第一百九十六章:阳间情报员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江离看着游尸王,“有一部分的法力应该被拿走了。”

    游尸王愣了愣,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果然还是要让她回来。”

    江离不语。

    他们二人微妙的对话,我是一句也听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什么,谁要回来?为什么要拿走游尸王的法力呢,游尸王的法力不够,就永远不能变成成人的样子,永远都是个孩子。

    寿命也会跟着减少。

    这才是最关键的。

    既然已经拿到了《逆阴阳》,我也不必继续在这里逗留。刚从外面走出去,一群的食人僵尸和苗人阿四一脸警惕的看着我们,似乎不大同意让我离开的样子。

    团团将我们包围住。

    江离懒得和他们废话,怒吼一声,“滚!”

    这些食人僵尸抵不住江离的压力,瞬间散开,连忙打开了一条道路,苗人阿四一脸不爽的看着江离,“江离!你的好日子不会有几天了,等大王复活,就会来找你讨伐,你们都得死。”

    江离冷冷一笑,“但求一死,就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苗人阿四更是一脸不爽,愤愤的朝着江离怒吼,“江离你别得意,现在这里还是你可以一手遮天,以后,你就会成为阶下囚,等着大王对你的审判吧!”

    “你废话太多!”我心里听了气不打一处来,掏出法剑,摸上鲜血,直接冲着他砍了过去,刺中他的心脏,奋力一抽,一股浓烟腐蚀他的身体,果然,纯阳之血,僵尸的身体也都抵抗不住。

    苗人阿四突然阴邪的笑了笑,“杀了我小菜一碟,陈萧,难道你不想知道,你们村子的秘密吗?为什么你的家人都会离开你,为什么都会死,因为,江离是个倒霉鬼,他走到哪里,哪里的人就要倒霉,他才是你的仇人啊!”

    妈的!

    我听不下去,干脆抽着法剑狠狠劈去,将他的头颅砍下。

    “赶紧投胎吧。”我骂骂咧咧的吼了一句。

    江离只是轻声说了句,“走吧。”

    我恩了一声,点点头,连忙屁颠屁颠的跟着江离的身后朝外面走了出去。

    凌云山位于四川省乐山市乐山大佛景区内。乐山大佛坐落于凌云山上。江离告诉我,是时候带我去见见林永夜的师父了,李淳风现在也在那里。

    我问,林永夜的师父就在凌云山上,包括青龙和玄武也是去了那里吗?

    江离点头恩了一声,继续告诉我,“要说起来,林永夜的师父和李淳风的关系,可是不能比的,他们俩个人站在一起,就没有外面说话的份了。”

    游尸王突然羞涩的笑了笑,“这话说的,怎么怪怪的。”

    江离阴沉着脸,冲着游尸王说,“别瞎说话。”

    江离继续告诉我,林永夜的师父本事了得,天文学家、星象学家、预测家、风水大师、道士、相士,他都精通,而他的师父,正是药王,所以对于医术也是精通了得。

    总之,这个人,厉害的程度不言而喻。

    我问江离,那李淳风和林永夜的师父谁更厉害?

    江离说,他们两个分开来,各有千秋,各有长处,但是二人在一起,就是非常厉害的了。

    我越来越对林永夜师父感兴趣了,如果真的像江离这么说的话,那岂不是林永夜拜在他门下,也会变得很厉害。

    “师父,你和林永夜的师父,谁更厉害?”我继续追问。

    江离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你师父永远是最厉害的。”

    “好嘞!”我嘿嘿一笑。

    心里一想到,雯雯也在凌云山,可以见到雯雯,心里就特别激动,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没有见到雯雯了,可想她了!

    我再一想,我莫名其妙的签了真正的婚书,这下雯雯就真的是我的小媳妇了,以后我就要保护她,罩着她,不能让她受欺负。

    在去凌云山的路上,江离告诉我,李淳风和林永夜的师父,二人关系特别好,时常聚首论易,谈天说地。并在一起背靠背席地而卧、一个写一个画,为后人留下一部神奇的预测天书《推背图》。

    “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江离神神秘秘的说了句。

    我睁着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江离,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隔了一会,江离告诉我,“林永夜他师父做烧饼的手艺,可是真的好吃。”

    我愣了一下,江离这是才跟我开玩笑吗?

    后来我才知道,据说李淳风和林永夜的师父二人晚年进入仙界,作名士游于山水林泉间。一日二人相遇无事,便相背而坐,推古往今来之事。一人推前事一人推后事推一事画一幅秘象。写几句谶言偈语以记。一个专门画图,一个专门写歌,对在一起,分毫不差。如此数天,天帝怕天机泄露过多,即派陈博老祖去阻止。陈呼二人:“你们测什么天下大事,且先算我是进是退?”说着一步跨开,目视二位名家。李袁二人猛然醒悟,即相视而笑,飘然而去。

    后来二人隐居凌云山,再不出山。

    却因为江离,再次踏入世间纷争。

    来到凌云山,跟着江离走进凌云山里修的山庄中,这个山庄犹如世外桃源,四周包裹着一股浩然正气,同时也有结界包裹,故而阴司无法找到这里。

    周围的清气十足,道教气息浓郁,四周的环境更是清幽,仿佛来到了太上老君的天宫中。

    跟着江离走进正厅,隔了一会李淳风走了出来,看见江离很是激动,一个劲的告诉江离,这边的事情他都已经办好了,不用太过于担心,凌云山的结界和道法是最强的,阴司找不进来,也闯不进来,就算是周武王复活也要退让出去。

    江离微微一笑,“感谢。”

    隔了一会,又一个人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道士服,身轻如燕,浑身散发着一股仙气,非常坦然的走进来。

    他身后跟着一个男人,长得有几分面熟,我定眼一看,竟然是林永夜,十年而已,他竟然长的个头有一米八了,样子也稍微有些变化,难怪我刚才差点没认出来,这小子,越长越标志了。

    林永夜走到我面前,呵呵的笑了起来,“陈萧,都十年了,你咋个还是这么小!”

    我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这个也不是我想长大就可以的。”

    这个时候江离和林永夜的师父聊了几句,江离说,“这次过来,也是迫不得已,四方神兽虽然已经找到了两神,但是周武王这边的动静最近有点不大对劲,所以跟你前来商量一下。”

    这个人点点头,讳莫如深的看了我一眼,又转头望着江离说,“江世祖,这个孩子留在我这里,他身体里的东西,我要研究一下。”

    他是说的我身体里的小鬼吗?

    江离点点头,朝我看了一眼,伸手招了招手,“陈萧你过来。”

    我哦了一声,连忙朝他们走去,站在江离的身边,江离客气的说了声,“陈萧,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林永夜的师父,袁天罡。”

    原来他就是袁天罡,果然名不虚传,整个人浑身的气质就是不一样,袁天罡给我们安排了一下住宿的事情后,隔了一会,他告诉我,我的女朋友就在后院的第一个屋子里,让我自己去找她就是了。

    我想也没想,撒腿就朝他说的地方跑去。

    冲击屋子的那一刹那,就听见让人心碎的哭声,小声的抽泣,仔细一看,雯雯躲在墙角,蹲着身子,埋着头,难受的痛哭着。

    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才发现,她的屋子里躺着一个人,正是之前在我们村子打过照面的,雯雯的爹,之前听江离说起过,雯雯她爹出了事情,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雯雯现在的样子,我心里实在是不好受。

    “雯雯……”我轻声喊了一下。

    她原本抽泣的身子,突然愣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泪眼惺忪的看着我,楚楚可怜的眼眶里泛着滚滚泪花,“你怎么来了。”

    我低着头,尴尬的说了声,“顺路。”

    雯雯眼神黯然一淡,失落的说了句,“我爹受伤了,袁天罡让我做好后事的准备,他说,我爹已经救不了了,元神已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天你去黑市买药就是为了你爹吗?”我继续问。

    雯雯缓和了一会情绪,才告诉我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情。那次因为刘病病的事情,雯雯心里委屈就跑了出去,回去找她爹诉苦,他爹正好收到消息,我们村子好像又有东西在那里活动,应该是阴司的人,就带着雯雯过去一探究竟。

    后来碰到了武成王,武成王直接把雯雯她爹打成了重伤昏迷不醒。

    我问雯雯,武成王在阴司待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到我们村子那里。

    雯雯说,当时武成王身边都是阴司重要官员,四方鬼帝、判官都在那里,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在一个九格宫里面,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我听到了他们说了你爷爷的名字,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我心里一沉,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大简单,我爷爷修建九格宫的原因我也不大清楚,反正奶奶说,都为了我,具体的原因奶奶也不晓得。

    后来因为发生了太多事情,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九格宫都惊动了武成王亲自从阴司过来,这件事情远远比我想的还要可怕。

    其他的事情,每次都是武成王部署,安排各路阴司官员去分头行动,他基本上是从来不会露面的,而从雯雯嘴里听出来,这件事情……必须要告诉江离才行。

    我问雯雯,她爹为什么知道他们在那里。

    雯雯告诉我,她爹是阳间情报员,专门打探阴司的事情,他爹原本是阴长生的部下,因为以前阴司也有过动乱,为了力求阴阳两界和平,所以成了阳间情报员,专门搜集各地信息,以前她爹和我爷爷的关系也特别好,阴司有什么情报都是通过爷爷告诉他,省去了很多麻烦,所以才给我爷爷订了娃娃亲。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之前奶奶说,我和雯雯的事情,只有爷爷晓得。

    我告诉雯雯,“小媳妇,你别怕,以后有我陈萧在,就不会让人欺负你的,以后你要是哭了,肯定就是我陈萧做的不好,好丈夫是不会让自己的媳妇成天哭哭啼啼的!”

    我一本正经的样子,雯雯倒是笑的合不拢嘴,隔了一会又一脸失落的看着我说,“你和刘病病?”

    我把刘病病的事情告诉了雯雯,雯雯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告诉我,“我早就觉得她不对劲,你们离开的时候,我在屋子里照顾她,发现她做梦的时候,喊了周武王的名字,我就觉得这件事情,肯定不对劲。”

    知人知面不知心,算我陈萧这次栽了跟头。

    雯雯突然兴奋的笑了笑,拉着我手说,“既然你承认我是你小媳妇了,那我要跟你睡觉!”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