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需要一吻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江离认为,这个苗人阿四如果是周武王的人,那么他的本领肯定也不能小看,下蛊是他最擅长的,所以千万不能打草惊蛇,特别是我,因为我的身体还不足以和江离、游尸王这种活了上千年的皮囊相比。

    蛊能腐蚀人心,改变心性,一旦触碰,将会万劫不复。

    我从未想过,蛊术的厉害之处,竟然可以让人改变心智。

    我跟在江离身后,朝人群之中走去,四周的人都和我们一样,带着面具,看不清楚谁是谁,这些人似乎都很兴奋,十分期待祭祀的开始。

    隔了一会,祭祀大典开始,所有人有突然安静了下来,面朝着台子中间看去。

    台子上来了几个人,端着一个金色小盅,小心翼翼的放在台子上,另外一边有个人脸上涂鸦着各种彩色的图案,缓缓朝金色小盅的面前走去,兴奋的开口说,“这是我们苗族特有的情花蛊,是苗族女孩子特有的,用“心血”加“蛊”练成,每日以心血喂养,十年得一情蛊。”

    话音一开场,接下来的人都突然兴奋的吼叫着,还有吹口哨的。

    接着这个人继续说,“今天大家相聚在这里,老大为大家专门做了十份情花蛊,在场的每一位都有机会得到。当然大家都知道,每月情蛊会发作一次,那种感觉应该是撕心的。中了情蛊的人如果不吃解药的话,在情蛊发作的时候,大多数人忍受不住痛苦,自杀了。所以,一旦选择情花蛊,就必须在老大这里够买解药,否则你的情郎就会死在你手里,别怪我没有提醒在座各位。”

    我一脸无语的看着江离,嘴里泛着咕噜,“这是个什么玩意。”

    游尸王笑了笑,“我倒觉得这个东西挺不错的,我也可以拿一个来玩玩,放在江离的身上,多好呀!”

    我尴尬的看了一眼江离,江离的脸别提有多阴暗了,简直是恨不得将游尸王撕碎的表情。

    蛊是指将上百种毒物放在一起,让它们互相残杀,最后活下来的就是蛊。而最毒的蛊叫情蛊,中蛊之人一想到自己心爱的人蛊就会啃噬他的心,让他心痛。只有见到心爱之人,疼痛才会停止。

    古蛊经记载:“巫蛊中有一种情蛊。此蛊乃是花蛊的一种,以九十九个负心人的血肉培植,三月开花,极其艳丽,此时如以养蛊人的心血相触,即成情蛊。中蛊者不得思情欲,否则心痛难忍,每思一次,心痛更甚,九十九日后,心痛至死。蛊者必是个用情至深的人,同时要以命饲蛊,蛊方能成,故此蛊世间罕见。

    台上满脸花纹的这个人继续开口,“今天的祭祀,这一环节,是老大特地为大家准备的好东西,名额只有十个,如果想要得到情花蛊,就必须上来比试,赢了的人,就可以获得。”

    我转头正准备问游尸王有没有兴趣,才发现,此时此刻,游尸王突然不见了踪影,台上附近也没有她的身影,我吓得赶紧拉着江离的袖子,“游尸王不见了!”

    江离看了看四周,声音极其低沉的说,“找找看。”

    我跟着江离走出人群之中,试图寻找游尸王的身影,可是找了半天都没有丝毫线索,这平白无故怎么就会不见了呢?

    江离摘下面具,眼神骤然一举,朝着一个帐篷直直盯着,“有问题。”

    我连忙摘下面具,仔细一看,帐篷里有影子在动,像是有人在里面打斗,江离迅速冲了进去,我也跟在其身后,走进帐篷一看,竟然是游尸王躺在地上,四周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虫子。

    游尸王脸色煞白,江离迅速俯身而去,将游尸王抱在手上,准备离开,这在这个时候,游尸王猛然睁开眼,用力推开江离,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好像看见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随时会冲上来伤了江离。

    江离眉头紧锁,看了一眼地下的细虫,“她被人下蛊了。”

    “怎么会!她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我实在不明白。

    江离告诉我,一路上都有被拖动的印子,证明刚才有人用强大的力量把游尸王敲晕了以后,拖到这里来的,是有预谋的,看来已经有人发现我们进来了,这是在给我们警告。

    对方可以动的了游尸王,证明也不是平庸之辈。

    难道就是张老爷口中的苗人阿四?

    阿四肯定只是一个代号,并不是真名。

    而目前对于我们而言,棘手的不是游尸王对我们充满敌意,而是我们不懂解蛊之术,我和江离虽然对道法精通,可是这种黑巫术,未必就了解。

    游尸王眼神充满了恨意,直勾勾的朝江离咬去,江离回身一转,迅速避开了游尸王的攻击,伸手直降将游尸王一把提了起来,不让她继续乱动,可是中了蛊术的游尸王,力气变得极大。

    江离看着地上的虫子,眼神一愣,“这个才是情花蛊的解药。”

    我一脸茫然,问江离,如果这个细虫子是情花蛊的解药,为什么游尸王还会对我们这样。

    江离告诉我,所有的事情都有两面性,游尸王如果中了情花蛊的情况下,再用解药,就可以恢复,但是没有中情花蛊,就用了解药,就会适得其反,对自己在意的人变成恨意,只有杀气。

    我心里一愣,如果说负负得正的话,我只要拿到情花蛊说不定就可以救游尸王了,可是心里又有一丝担心,这会不会是阴谋?

    江离一掌打在游尸王的肩上,游尸王身子一软,昏睡在江离的身上,江离把游尸王抗在肩膀上,准备先送她回张家府邸。

    “那逆阴阳怎么办?”我问江离。

    此时的江离似乎已经不在乎逆阴阳的问题了,“这件事可以往后在挪,先救涂灵。”

    江离正准备离开,突然转身看了我一眼,“你去把情花蛊拿来。”

    话音一落,江离抱着游尸王就朝张家府邸的方向走去,留着我一个人准备去抢情花蛊。

    我冲进人群之中,台子上两个人正在比试蛮力,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要是硬拼的话,肯定没有办法赢。

    只能偷了。

    摆在台子上的只有一个情花蛊,而之前这个人说,他们老大说要给十份出来,那也就是说另外两份肯定是在屋子里的。

    台子的背后,有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屋子。

    我穿越人群,朝帐篷屋子里靠近,掀开布帘朝里面一看,里面有个人正在打盹,我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朝里面走去,躲在箱子后面,小心的看着四周哪里有金色的小盅。

    就在这个时候,打盹的人突然醒了,他的脸上没有戴着面具,是一张清秀的脸,仔细一看,他的脸上还涂了白色的粉底,脸上打上了腮红,嘴巴也涂了朱红色,看上去妖异的很,如果不是他突兀的喉结,我一定会认为这个人是个女的。

    我记得张老爷曾经说过,这个苗人阿四娘里娘气的,难道这个人就是苗人阿四。

    我心里一咯噔,他要是妖魔鬼怪,我倒可以理直气壮,偏偏是人,既不能伤害他,还要防止他对我下蛊,简直要了我命。

    江离现在又不在我的身边,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的身体里的小鬼终于安奈不住的跟我的脑子说话,“陈萧,这个人就是苗人阿四,他虽然擅用蛊术,可是纯阳之血可以化解所有污秽的东西,下蛊是属于黑巫术,是不被认可的东西,你体内的纯阳之血,就是最好的武器。”

    我心里一咯噔,这个小女鬼已经好久没有跟我说话了,我还以为她死在我身体里了。

    “你大爷的,你才死了!我听得到你心里说话的声音好吗!”小女鬼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句。

    “那我去了。”我心里说。

    我掏出法剑,伸出手想也没有想,直接往手腕上一割,鲜血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我纵身一跳,冲到阿四的面前,直接把剑举过他的头顶,直直放在他的脖子上,极其严肃的口吻说,“情花蛊拿出来,逆阴阳也给我拿出来!”

    这个阿四突然妩媚一笑,“臭毛小子,怎么是你来的,江离呢?”

    我学着江离的语气,奋力呵斥,“废话少说,东西拿出来!”

    阿四呵呵一笑,似乎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反倒是一脸有趣的看着我,“江离是不肯来见我,当年他血洗我们家族的人,手里不知道有多少亡魂,你就是他的徒弟吧?我已经打听你们很久了,你当真认为,你的英雄师父是个好人吗?”

    “你想说什么!”我伸手用力将剑搁在他的脖子上,我手腕上的血洒在剑上,正好割伤了他的皮肉,竟然发出烫伤的烟雾。

    看来这个阿四不是普通人,他怕我的纯阳之血。

    阿四见我割伤了他,眼神立即变得严肃起来,突然凶狠的看着我,“臭小子,我和江离的恩怨,需要了解,如果他不来见我,他心爱的那个小姑娘,就只有死路一条,除非他愿意放下身段,摒弃他所谓的情爱道德,要想救那个姑娘,除了情花蛊,还有就是解毒最好的灵药。”

    “什么灵药!”我呵斥。

    他呵呵一笑,“出家人,不得近女色,可是情花蛊为什么可以以毒攻毒,那是因为,虫蛊里需要一味药,那就是情爱。江离如果能放下身段,以吻来将那姑娘身体里的蛊虫消灭,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江离之所以这么厉害,就是因为,他无情无爱,一旦出破,他就有了软肋,有了柔情,他就不再是天下无敌了。”

    原来他的目的,是为了摧毁江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