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化骨为精 (今日第三更)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林永夜本来想跟着我一起去,可是我又担心西玄女妖没人照顾,就让雯雯和林永夜都待在这里,小晴知道了,非要跟着我来,说不在我身边看着,她心里不踏实,雯雯本来不同意的,但是也只有雯雯的本事大,能帮忙照顾。

    我跟着何头他们一起到了西玄山,天色本来就很暗了,黑咕隆咚的,走进西玄山,一直走了好久,终于来到一个洞口面前。

    这个洞口看上去像是人为打出来的,四周圆润光泽,如果是天然洞口,棱角应该会很不平整,我指了指洞口跟何头说,“这洞被开采过了,老头,你确定这里面东西还在吗?”

    何头皱着眉,“先进去看看再说。”

    跟着何头从洞里进去,发现这个洞比之前我们去过的洞都要热的很,就像是有一团火将我们包在洞里,川渝两地的防空洞非常多,因为在之前的轰炸,好多防空洞都被炸毁了,所以也就没人再管这些洞。

    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本对战时中华民国战时首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市区房屋被毁,农村田地被坏,所有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市区里比农村更加惨,所以当时我们村子没有什么重大的破坏,大部分的炸弹,都是往城里面炸,但是农地也被破坏了不少。

    渝洲地洞子最多,以前也经常听我爷爷讲起,大轰炸那会,好多人都躲在防空洞里,保住了一命,但是也有很多防空洞被炸毁了,洞子的出口被碎石堵住,洞子里面没了氧气,不少人直接被活活闷死在里面。

    死的死,伤的伤,那段时间的经历,才是黑色的。

    我虽然没有经历过爷爷他们那会的事情,可是也能感觉到他内心里的悲愤。

    这个洞子我突然好像有点印象,之前听爷爷他们摆龙门阵,说起过西玄山上还有几个洞子,没被炸,那个时候爷爷还开玩笑,说是西玄山是神山,有山神保护,所以一点皮毛都没伤着,还说以后要是再有大轰炸,就躲西玄山的洞子里,准没错。

    不过那个时候听爷爷他们摆龙门阵,也就当听故事罢了,根本不晓得洞子到底有没有。

    小晴作为纸人一直跟着我,虽然考归队几个人的表情都挺害怕的,不过他们晓得我是道士,所以也没说什么。

    可偏偏这个时候小晴说了句话,“陈萧,这里好热呀!”

    几个考古队的人,差点没吓尿。

    纸人走路本来就很吓人,这还突然开口说话,又在黑咕隆咚的洞里面,要不是我了解小晴,我也会被吓的半死。

    何头儿怕大家害怕,就乐呵呵的搭了句,“没想到纸人也怕热呀。”

    整个考古队就跟着尴尬的哈哈笑了两声。

    别提这气氛有多尴尬了。

    我也怕小晴觉得大家不喜欢她,就拉着她的手往前走。

    如果我们现在走的这个洞子是防空洞的话,那为什么洞口是被人工开采过的,难道这里不是防空洞。

    刚走没过几步的时候,就听见了奇怪的声音。

    像是汹汹烈火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声。

    虽然这里面特别的热,还非常的闷,可是一点火光都没有,洞里黑森森的,还是考古队们自己打着大电筒,才看得见路。

    我心里越发毛,总觉得,这个洞子是有人故意挖开来,让何头进来的。

    我问何头,春秋时期的那把名剑,到底什么来头。

    何头讳莫如深的说了句,“那把剑有点邪门,你听没听过,干将莫邪?”

    我摇摇头,问何头,“这把剑怎么邪门了?”

    何头说,“干将莫邪这不是一把剑,而是一雄一雌的两把夫妻剑。可是铸造这个剑的时候,却有了极其血腥的惨案。当初楚王霸道残酷,干将是唯一的出色铸剑师,他做的剑可以杀敌万千,锋利无比,要求干将做出这世间上最厉害的宝剑,可是一天一天过去了,楚王下了命令,如果干将迟迟再不交东西上去,楚王就杀了他,可是炉中采自五山六合的金铁之精无法熔化,铁英不化,剑就无法铸成。”

    何头讲的特别动听,我十分好奇,“然后呢?”

    何头继续说,“人体含有大量的磷,在铸造过程中,可起到催化剂的效果,干将的妻子莫邪就跳到了火炉之中,铸剑而燃,与这宝剑合二为一,最后终于铸成了这把宝剑。后来这剑的下落不明,听说是被干将的后人带走了,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剑的消息就失踪了,我们考古队也是一直在找,直到这几天才听到消息,说东西在这里面。”

    何头说的跟真的似得,用人在炼剑,也是够血腥的,听的我头皮发麻,我宁愿人认为这一切都是神话,或者是何头故意编的故事来唬我。

    何头又神秘的看了我一眼说,“虽然是两把剑,可是因为莫邪跳进火炉之中,所以两剑合并在了一起,一正一反,更像是一把剑。”

    窸窸窣窣——

    我头皮一阵发麻,总觉得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在我的头顶上,我有点哆嗦的看着何头,“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何头侧着脑袋听了一会,摇摇头,“没有,什么也没听到。”

    我心里一沉,从进洞开始,我先是听到了熊熊火焰的声音,像是在燃烧着什么噼里啪啦的声音,走到这里,也总是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难道我这几天没睡好觉,出现幻听了?

    小晴拉着我手的拽了一下,“我听到了,好像有东西在我们头顶上。”

    小晴没有眼睛,可是听觉不输任何人,我也是觉得声音是从头顶上发出来的,何头听到小晴也这么说,拿着铁锤子救往头顶上的石壁狠狠锤去。

    破了一个大窟窿,众人一惊,这头顶上的石壁竟然是空的,也就是一瞬间,忽然窟窿里掉出来了一大堆的骷髅,看上去是人骨。

    直接把考古队吓的惊声尖叫起来,我仔细一看头顶上的窟窿,竟然是联通着另外一个洞子,难道我们头顶上的这个才是防空洞,而我们这个位置是防空洞的下面。

    这时,掉落下来的骨头突然动了起来,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听着鸡皮疙瘩都要起来,这些骨头瞬间合并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骷髅人,漏出牙齿,阴森森的笑了笑。

    这声音就是从它的嘴里发出来的。

    考古队的人吓的有个人直接拿出射钉枪,朝骷髅射去,打在它的身上,发出乒呤乓啷的声音,丝毫对它没有任何作用。

    看着它的样子,应该是化骨成精,就算是打断它无数次,它也可以再次合并起来,可它是从防空洞里掉出来的,之前我们在这附近,也没有看见有其他的洞子,所以上面的这个防空洞的洞口是早就被堵住了。

    那么我眼前的这个白骨妖怪,很有可能是当年大轰炸时候,躲在防空洞里被活活闷死的人,因为怨气太深,怨念不散,死了化成一堆白骨,不愿离去。

    我用着家乡话的口音,跟它说,“你也是川娃子所,我斗住在旁边村子里头的,我一天背时的很,老人们说我黑千翻。”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想用家乡话来试试,看能不能让它想起来,它曾经是川渝人。

    背时和黑千翻,都是川渝这边,指小孩子闹事不懂事,特别不让人省心的意思。

    这白骨似乎挺懂了我的话,愣了一下,缓缓张开那阴森森的牙齿,“飞机都散去了吗?”

    飞机散去?

    我点点头,“鬼子都被打跑了,我们胜利了,小鬼子死的特别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