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午时上身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张端公他们村子,本来就没有几户人,显得十分冷清,之前来到这里,路过清关谭的事情,还记忆尤深,那鬼猴娃将我抓到水里,差点没把我吃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水里竟然有这样的生物,也更加相信了以前村子里老人们所说的话。

    江离说,狼窝一般不会再有人的地方,我们可以在张端公以前住的屋子歇息,反正他的屋子也都空着。

    如今物是人非,至于张端公和我爷爷修九格宫的目的我们到现在还不得而知,两位老人也已不在这世上,留点念想也是好的。

    张端公家里的屋子在最高处,山坡顶端,正好也可以看到整个村子的布局,要说张端公家里虽然简陋,房屋漏水严重,但探测地形是绝对占据优势的。

    我们走到张端公的屋子里,林永夜在门口打望了一会,回来告诉我们,他发现,整个村子的地形有点像一个火山口,人烟稀少的原因也是因为每家每户之间挨的非常远,一个小山坡之间距离也约莫有十来分钟甚至更久,因为邻里之间的不便,所以这个村子显得落寞的很。

    我记得以前就听说,这个村子是莫名其妙的人越来越少,大家都着急搬出去,大概也是因为这些原因吧。

    江离说,虽然看上去整个村子,邻里之间挨的远,但是分部情况而言,又像是极其统一有规律可寻。

    不过单单从村子的风水布局上来看,并不能找到狼窝的点,江离只是说了句,住在这里一晚上,看有没有收获。

    江离告诉我,才认识我的时候,那时我阴气非常重,招惹不干净的东西十分常见,主要的原因跟我娘有点关系,后来修炼道法,体内的气逐渐变成纯阳之血,如果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体内的纯阳之血,可以让我保命,他叫我一定要记住。

    纯阳之血画的符,比朱砂还要管用,但是切忌不可一直用,这样会消耗阳气。

    但是也不太明白江离说这些话的意思,反正自己听着照做就是。

    江离又说,我弟弟出生的时候,就阴气极重,主要是因为半人半鬼,我娘又经常偷偷给它喂奶,让它的阴气加重,所以吸引到其他东西也很正常,不过这狼叼走我弟弟肯定有原因。

    这大白天的,狼群未必会出来,因为白天基本上看不见狼,可是狼的存在又是事实,那么他们多半都是在夜里行动,本来农村人到了晚上家家户户都不出门,外面有没有动静,也都不得而知了。

    到了晚上,江离让我们坐在屋子里,哪里也不准去,仔细听外面的动静,林永夜跟着我们这些日子,也都学了一招半式,没有之前那样紧张。

    隔了好一会,都没有动静,原本以为今晚大概就这样结束了。

    一个敲门声打破了当时的沉寂,“开门。”一声音低沉着。

    我们面面相觑,心里好奇,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有人来张端公家敲门。

    我上前去开门,眼前站着一个约莫四十岁的壮汉,一脸凶狠象看着我,指着我鼻子骂骂咧咧,“谁让你们私闯别人屋子的!你们是来偷东西的还是干嘛的!”

    我们跟他解释了一会,告诉他我们是张端公的故友,今天路过这边,所以干脆找个地方落脚歇息。

    后来这个男人告诉我们,他是这个村子的负责人,村子里有啥事情都是他在负责,他看到我们进了张端公家一直没有出来,怀疑我们是进来偷东西的,所以特地过来看一眼。

    他叫王虎,人如其名,手臂上的肌肉也十分发达,典型的下农田的汉子,他两眼炯炯有神,看上去也十分耿直。

    江离可能也是好奇,就问了一下这个村子的大概情况。

    王虎告诉江离,因为地势的原因,农田丰收一年不如一年,好多人都跑到城里打工去了,村子本来就人少,现在就更少了,再加之村子附近总有些不干净的东西,老百姓们害怕,晚上基本不敢出门,王虎他身正不怕影子斜,倒也不怕这些东西,除暴安良是他的职责,也请我们不要为他刚才的鲁莽而生气。

    王虎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笑了笑,“我就是个莽夫,只会下田做点农活和苦力,说话直了点,你们可千万不要生气。”

    林永夜当然想的是既然有个熟路人,倒不如从他嘴里打听点有用的消息,林永夜就问他,“你们村子里有狼吗?”

    王虎脸色一沉,“你个小娃子家家的,难不成还想去招惹狼,那东西可没人性,他娘的,去年我们村的一个孩子就被狼攻击了,吞到肚子里,死不见尸。”

    林永夜眼里一阵欣喜,“还真的有狼啊!”

    王虎一脸气愤,“操了,那些畜生简直是丧尽天良,神出鬼没,都不晓得他们啥时候出来,一出来就吃人,这种肉食性动物,只能祈求自己别那么幸运被狼给盯上,不然哭到黄河去。”

    王虎告诉我们,虽然这一带有狼,村子里的人都晓得,但是从来没有找到狼的踪迹,来无影去无踪,这么些年来,对于狼的事情,村子里的人都已经是束手无策,只能自求多福,以前张端公在村子里的时候,写了几张符,吓走这些狼,倒也有些效果,不过自从张端公出事以后,偶尔总能听见狼叫声,渗人的慌。

    这话说的,还真让我们几个难住了,来无影去无踪的,这些狼在暗处,人类的明处,只有被宰割的份,根本就别想抓到它们的行踪。

    就连江离一向淡定,也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

    王虎眼前一亮,看着我和江离身上的道袍似乎找到了一线生机,“两位道长,要不你们给我们画些符,让我们镇宅驱邪保个平安,之前张端公就是用了这些招数,那些狼崽儿些才安静不来骚扰我们。”

    不过是画一些镇宅符,倒也难不住我们,我便答应了他,手持朱砂笔,按照之前书上所教的方法,写了几张镇宅符,递给王虎,王虎一脸感激,说出门的时候没带钱,请我们明天中午到他们家吃饭,他们家就在清关谭的前面。

    王虎说太晚了,就先回去了。坐在屋子里的江离却一直没有说话,沉默的很,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是在分析整件事情有没有切入点,毕竟从王虎的口中得知,要想找到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我现在更担心的是,我弟弟还活着吗?王虎说村子里的有个孩子就直接被狼吞掉了,我弟弟难道会幸免于难?想想都觉得,这种希望十分渺茫。

    整个一晚上也没有听到狼叫声。

    到了白天,江离早早就让我盘腿坐下念静心咒,弄的我莫名其妙,江离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也没管原因。

    上午跟着江离在村子附近转悠,来到清关谭附近,江离说因为清关谭以前那个不是个潭,而是人家的祖坟,是别人挖人祖坟来修潭,弄得清观潭养了邪物,而这个邪门的东西是鬼猴娃,它聚阴的效果,不比聚阴池差。

    狼的通灵气又异常的高,指不定是不是这里面的东西吸引这它们。

    我低头一看,现在已经不能鬼猴娃掉毛的时节,可是清关谭四周散落着一堆毛发,颜色呈黑白,看上去极其像狼的毛。

    “师父你看看这个。”我指着地方的毛。

    江离朝我指的地方走来,蹲下身子低头一看,“这些毛发的掉落不是自然掉落,是被人硬生生扯下来的,毛上带着血。”

    我心里不禁有个可怕的念头,是不是因为这些狼曾经袭击过这里,所以这里的村民对他们怀恨在心,有人故意生拔了它们的毛,说不定还有更残忍的事情。

    冤有头债有主,难怪这里不太平。

    或者说,是这里的村民在害这些狼,所以狼才会报复他们。

    眼看快要到中午了,昨晚答应了去王虎家吃饭,正好也在清关谭附近,我们三个又朝王虎家走去,起先还怕走错路,后来发现,清关谭前面就只有一户人家,肯定是王虎家。

    我们敲了好几下门,也不见王虎出来。

    心里想着,真是奇怪,明明说好了请我们来吃饭,咋个就不在家呢。

    江离皱着眉,一脸严肃,“出事了。”江离侧身一脚踢了上去,门轰的一声,被狠狠推开,里面听见吚吚呜呜的声音。

    王虎躺在床上,翻着白眼,嘴里一直发出吚吚呜呜的声音,十分诡异。江离见势一掌拍在王虎的脑门上,并掐印念咒,“敕东方青瘟之鬼,腐木之精;南方赤瘟之鬼,炎火之精;西方血瘟之鬼,恶金之精;北方黑瘟之鬼,溷池之精;中央黄瘟之鬼,粪土之精。四时八节,因旺而生。神不内养,外作邪精。五毒之气,入人身形。或寒或热,五体不宁。九丑之鬼,知汝姓名。急须逮去,不得久停。急急如律今。”

    这话音一落,王虎嘴里突然口吐白沫,嘴角抽搐的厉害。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