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十八层地狱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血河突然急湍的厉害,我伸手扑通拍打好几下,整个人渐渐沉了下去。

    “噗通”一声,一只手强劲有力的将我拖到岸边,竟然是林永夜。

    “你不会游泳啊?”林永夜一脸尴尬的看着我。

    我无奈之下只好点点头,我和林永夜趁着阴差没注意到异常,赶紧穿过奈何桥,来到鬼门关。

    这里的鬼门关与城隍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一座黑漆漆的山门,仿佛血锈一般的横匾上写着“鬼门关”三个阴森森的大字。四周皆是黑森森的铁树,直冲天际,看不到顶,一股血腥味从里面传了出来。

    推开鬼门关的大门,走了一段路,终于来到了阴曹地府的入口。

    地狱入口也是一扇一扇门推开,而里面的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更加恐怖。林永夜伸手用力推开第一扇门,进去以后一股血腥味刺鼻。

    四周回荡着凄厉的惨叫声,吓得我们都不敢往前走了。眼前阴司狱长正在押着一只亡魂,另一个阴差手里拿着钳子,往那亡魂的嘴里塞去,然后再慢慢拔舌,一股鲜血涌了出来。看来这里就是地狱的第一层,舌地狱拔。

    只要生前在阳间调拨离间搬弄是非、诽谤害人、巧言相辩,说谎骗人。死后被打入拔舌地狱,小鬼掰开来人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非一下拔下,而是拉长,慢拽......后入剪刀地狱,铁树地狱。

    这种酷刑极其残忍,我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心里不禁害怕要是我死了之后,被发配到拔舌地狱,那也太可怕了。

    林永夜见到此番景象,直接吓的脸色惨白,整个人都有些哆嗦。那个时候的我们,毕竟还是个小孩子,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更别说看到这么可怕的酷刑,心里自然发毛。

    两个阴差大哥看见我们进来,一脸冰冷的走来,“什么人。”

    我和林永夜心虚的很,林永夜几乎说不出话来,我赶紧告诉阴差大哥,“我们是陆判官手下童子,进来办事。”

    那俩个阴差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点点头,让我们进去。

    我们又推开第二扇门。

    在阳间,若妇人的丈夫不幸提前死去,她便守了寡,你若唆使她再嫁,或是为她牵线搭桥,那么你死后就会被打入剪刀地狱,剪断你的十个手指。而这里就是第二层地狱,剪刀地狱,我们四处看一会,并没有看见林永夜的父亲。

    四周惨不忍睹,我想这就是周氏霸道之处,用最残酷的方式去治理亡魂,手法极其狠辣。我想如果是阴长生来管理阴司,一定不是这种惨绝人寰的地狱,此时此刻,我更希望阴长生在世,整顿治理这些地方。

    推开第三扇门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双手发抖,因为每一扇门的背后,都充满了可怕的景象,那都是我不愿意看见的。

    在阳间生活的时候,离间骨肉,挑唆父子兄弟的情意,让姐妹或者夫妻产生矛盾的人,死后入铁树地狱。铁树上全部都是利刃,来到这里的人后背皮下挑入,吊在铁树之上。受完刑罚之后,还要被打入孽镜地狱,蒸笼地狱。

    我问林永夜他能不能感受到他父亲的存在,他摇摇头告诉我,这里实在太可怕,现在双腿发软,已经不知道还能坚持到第几扇门了。

    而这些人全部吊挂穿皮在这铁树上,着实看着背脊一阵发凉。不远处另外一个铁树正开着梨花,来阴司的一路上,但凡是有铁树的地方,都开着梨花,实在奇怪,铁树什么会开梨花呢?

    林永夜突然一本正经的看着我,“铁树开梨花,这是个不好的兆头啊。”

    我问林永夜,这是什么意思?

    林永夜告诉我,他师父曾经跟他说过,关于铁树开梨花的事情,总是就是天地轮换,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一股力量的转变,会导致铁树开花。

    我不太明白,也不能去理解。

    林永夜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低沉,“走吧。”

    我应了一声,又继续走到第四扇门面前。

    我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推开了第四扇门。

    如果在阳间犯了罪,不将真实的情况告诉判官,还贿赂官员,上下打点瞒天过海,到地府报道,打入孽镜地狱,照此镜而显现罪状。然后分别打入不同地狱受罪,所以这里看上去一片安静,人站在镜子前,然后阴差安排分别进入地狱之中。

    原来这些人都直接进地狱里里,难怪孽镜台前没有几个人。更准确的说,孽镜台是给阴司做事的人用的吧?

    “你爹也不在这里。”我心里有些紧张,如果继续往下走,一旦进入第十层地狱的话,第十层地狱的一天,相当于外面的十年,我们就算是进去带上几分钟,再回到阳间也是隔了很久了。

    只要在第十层地狱之前找到林永夜的父亲就行,一旦超过第十层,只怕我们只能撤退,不能继续。

    第五层地狱,是蒸笼地狱,有种人,平日里说人长短,以讹传讹,陷害他人,诽谤和辱骂。这种人,就是村子里常说的长舌妇,嘴巴极其利索,不讨人喜欢,我们村子里就有好几个这样说人长短的人。这种人死后,则被打入蒸笼地狱,投入蒸笼里蒸,受完这种刑法之后,还要去拔舌地狱,拔舌,反复循环。

    “这里这么可怕,说不定你爹会在这里面。”我心里一阵反胃。

    这里这么多的蒸笼,活生生的将人煮熟,皮开肉绽,心里发毛,难受的很。

    我轻手轻脚打开一个蒸笼里,躺着好几个人,它们看到我的时候,眼里放光,伸手向我求救,呼喊,似乎认为我可以带他们离开这里。

    我吓得赶紧把蒸笼盖上,浑身哆嗦。

    一个阴差顿时朝我走来,“兄弟,习惯就好了,我们都见怪不怪了。”

    我本以为他来找我茬,原来是把我当成它们一伙的,我点头恩了一声。

    那个阴差继续说,“陆判官没告诉你们人在哪里吗?”

    我告诉阴差大哥,陆判官手里事情最近多,我们也都在帮忙分担,事情杂乱了,都记不住交代的事情了。

    阴差听了后,点点头,让我们继续找人。

    多亏了陆判官亲自给的童子官服,不然我们肯定早被阴差抓住。

    我们把这里所有的蒸笼全部翻了个遍,却还是没有看到林永夜他爹,着实有些着急,每推开一扇门,就意味着离十层地狱越近。

    我们陆续推开一扇扇门,最后推开第九扇门。

    第九层油锅地狱,一口巨大的大锅,里面的油锅翻腾滚滚,锅中的人,拼命的扯着嗓子尖叫,震耳欲聋,极其残忍,一些想要从锅里逃出来的人,刚爬到边缘,就被几个阴差拿着长叉子,狠狠叉了回去。

    就在我以为要去第十层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一个声身影,被一个阴差从油锅里提了出来,那个阴差对着旁边的人说,“送去冰山地狱。”

    我和林永夜面面相觑,我生怕是我看错了,林永夜点头告诉我,就是他爹。

    我们跟着阴差身后,又回到第八层冰山地狱之中,冰山极其寒冷,受刑者必须上冰山,而林永夜他爹受的是上完冰山又进油锅,反复循环,这种手段的残忍至极,估计只有周氏身边的人才做的出来。

    我和林永夜朝阴差走去,“我们奉陆判官命令,审问一下犯人。”

    那两个阴差上下看了一眼我们的官服,点点头,“赶紧的,这犯人是李判官在管,你们抓紧时间,别太久。”

    林永夜又将之前偷来的阴阳钱递给阴差。

    林家英奄奄一息的躺在一旁,林永夜眼里的泪花止不住的流,林永夜问,“爹,他们为啥要抓你。”

    林家英看着他,一脸倦容,“孩子,你快走。”

    林永夜说:“爹,我要把你救出去!”

    林家英抬头看了我一眼,脸上苦不堪言,“孩子,你们现在是救不了我的,我死不了,他们也不会让我死,等你们真正强大了,可以平定这酆都城的时候,就是你们救我的最好时机。”

    林家英向我招招手,突然把林永夜的手放在我的手上,拍了拍,极其认真的说了句,“萧娃子,我儿子林永夜就交给你照顾了,你一定会保他安全的,我相信你和江离道长。”

    “走吧。”林家英说。

    林永夜眼里是哭的稀里哗啦,我看着眼前这番情景,忍不住的跟着他一起掉眼泪。后来林家英小声的在林永夜的耳边说了什么,说的悄悄话,我听不见,不过林永夜的脸色大变,闷着头不做声,只是说了一句,“陈萧,我们走吧。”

    我和林永夜最终还是离开了地狱。

    我们刚从地狱里出来,就看到一群阴差朝着判官府邸气势汹汹的冲了去,我和林永夜趁着此时兵力最少,赶紧朝酆都城外跑去。

    来到门口,两个阴差直接将我们拦住。

    眼见着时间紧迫,我学着江离的气势,眼神用力的朝那两个阴差吼去,“让开!”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