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奈何桥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陆判官一脸沉思,铁面的样子,看不出来他脸上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和林永夜都等着陆判官的反应,可他却突然沉默不语,一直盯着手中的茶杯,看了好久,一动不动。

    我和林永夜面面相觑,担心是不是说错了话,或者陆判官就根本没有想过要帮我们,心里面燃升起了无数担心的念头。

    这时,约莫有两三分钟,这陆判官才打破安静,说了句,“这事情不简单,我会去调查。我身为四大判官,就会依照阴司法典,赏罚分明,秉公办事。”

    这时陆判官从案前站起身来,缓缓走到我们面前,“把衣服换了。”

    陆判官随后拿了两件童子服递给我们,他告诉我们偷穿其他人的衣服,一旦被发现了,就别想伸冤了,他这里有两件童子服,穿上以后,就算是碰见阴差办事,都会给他陆判官的面子。

    我心里明白,这陆判官真是面冷心热的好人,阴司里这样的人确实不多,他让我们穿他府邸的童子服,外人看来,就会认为我们是判官府邸的人,四大判官在酆都城的地位非同小可,一般人是不敢轻易招惹。

    我们刚把童子服换下,外面就吵吵闹闹,说要报案。

    我和林永夜一人一边,站在陆判官身侧,两个鬼童子急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噗通一声就跪在陆判官面前,“李大人,有人拿了我们的官服,请李大人明察此事!”

    我和林永夜目视一对,心虚的很。

    陆判官恩了一声,指着一旁的衣服说,“你们的衣服掉在汤池里,是我的两个童子帮你们找到了,快拿去吧!”

    陆判官没有把我们偷拿衣服的事情抖落出来,反而还说是我们帮了它们,这反倒让我一阵脸红,有些不好意思。

    两个童子一脸兴奋,连忙说,“谢谢两位小哥哥!”

    陆判官倒也没说什么,让他们拿了衣服就赶紧走人。

    陆判官告诉我们,今天四大判官要去仙楼,他会带着我们一起,不过让我们不要说话,就以他的童子名义而去。

    仙楼实际上是重要官员才能去的地方,和酒楼没有太多区别,也是吃饭喝酒。但是酆都城,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享受食物,普通阴差以及亡魂,都是不吃东西的,它们顶多闻香,但是没有资格进食。

    而七十五司是所有重要官员中位分最低的,他们有进仙楼的资格,但是只能在一楼。十大阴帅进仙楼可以到二楼进食,但是决不允许上三楼,也是为了避免各阶层官员消息走漏,以及让这些人知道尊卑有别。十殿阎王可以进四楼、四大判官可以进五楼,而五方鬼帝用餐时,所有楼层都不让人进,这就是区别。

    相比之下,阳间的生活就没有这么复杂,酆都城本就沿袭古代制度,所以各种规矩不能理解也是很正常的。

    我们跟着陆判官一路在到仙楼,仙楼里确实没有阴森严肃,倒也很热闹,灯红酒绿,一楼是最嘈杂的,人声鼎沸,各路官员嘻嘻哈哈,饮酒高声阔谈,与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却别。

    上了二楼,相对于比一楼安静的多了,但也热闹的很,而且我发现一楼的菜系和二楼的菜系明显也有区别,难道这就是官职不同,所以享受的待遇也会有所不同?

    我们一路跟着陆判官上楼,越到上面,就越安静。

    直到走到五楼,五楼里是一间大的厢房,里面摆着各种美味佳肴,不比阳间的东西差,我原以为阴司吃饭估计吃的很可怕,这确实出乎我的意料。

    一个圆形桌子,主坐上坐着的是崔判官,他的地位最高,掌管阴律司,也是武成王最信赖的人,四大判官名声在外,虽然让人闻风丧胆,但有一半的人怕的是崔判官。

    坐在崔判官左手边的是赏善司的钟判官,他身材相对于最胖,面容憨笑可掬,并没有那么可怕。坐在右边的是罚恶司李判官,也就是我们正在找的那个人,他浓眉大眼,面目狰狞,眼珠子随时会瞪出来,看着渗人的很。

    陆判官随后坐下,我和林永夜站在他的身后,学着鬼童子的行礼方式,与其他三个判官礼毕,崔判官抬眼朝我们看去,“你也带童子了?”

    陆判官笑了笑,“这几天各方父母官的亲戚多,全往我们这里放,一会就轮到你们了。”

    钟判官听了乐呵呵的笑起来,手里夹着一粒花生米放在嘴里咀嚼,一边说,“今时不同往日,都是拉关系,现在的酆都城,一大半的人我都不认识。”

    一旁沉默寡言的罚恶司李判官突然开口,“最近不太平,你们注意分寸。”

    陆判官朝我们看了一眼,又转头问李判官,“怎么不太平了?”

    李判官讳莫如深的说了句,“上面有大动作,让我抓了几个人,我也不清楚原因,反正闹的凶,最好别滩这趟水。”

    崔判官突然咳嗽两声,李判官这才停了嘴,闭口不提了,又换着话题说了些其他不痛不痒的事情。

    李判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崔判官肯定知道,这几个判官做什么事情,都要经过崔判官之手。

    我本来以为他们的话题就此结束,崔判官却突然问了句,“老李,那件事情处理好没?”

    李判官摇摇头,“姓林的什么话也没说,用刑嘴巴还是紧,啥也问不出来。”隔了一会,李判官又突然想到什么,问崔判官,“不是说他儿子会上钩,怎么半天还没消息。”

    崔判官恩了一声,“等。”

    林永夜吓得脸色惨白,我生怕他绷不住情绪,直接冲上去找李判官麻烦。

    一直到他们吃完饭后,他都忍住了,我们跟着陆判官回到察查司。

    陆判官让林永夜赶紧走,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一定是个陷阱,他们抓走林家英,目的应该是为了让林永夜上钩。

    这时我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江离安排林永夜去高人那里拜师学艺,所以阴司的人找不到他,为了找到林永夜,夜游知道我和江离在镇上,所以他们想出了一招让林家英消失,这样江离一定会告诉林永夜他爹的事情,林永夜救父心切,就一定会来酆都自投罗网,所以一旦林永夜踏进酆都,就中了他们的圈套。

    此时的我又陷入了一种困境,他们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抓林永夜,林永夜到底有什么秘密?

    我问陆判官,为什么阴司的人要抓林永夜,他明明就是个孩子。

    陆判官叹了口气,“越往上,越复杂,你们不懂也是情理之中。孽镜台中,林永夜显示的是一滚清水,所以我知道他绝不是恶人,这才是我为什么要帮你们的原因。这几年,上面一直情绪不稳,做了许多不通情理的事情,我虽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心里清楚的很,他们是为了自己,所以孩子们,你们赶紧走,不要让他们发现了。”

    我扭头看着林永夜,我知道他此时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明知道这些人设了一个陷阱等着他跳,可是他又纠结明明知道他爹就在酆都城被人囚禁,骑虎难下,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一旦他选择离开,他就会背负不孝,一旦选择继续,也许赔了夫人又折兵。

    见林永夜脸色惨白,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别担心,我们先去找江离。”

    林永夜突然一脸严肃,眼神深邃,低声问我,“如果现在在酆都城被困的人是江离,你会怎么选?”

    我心里一沉,低下头,“我晓得了。”

    我和林永夜告辞了陆判官,准备离开。

    我们心里明白,陆判官是个好人,不想连累他,至于寻找林永夜他爹的事情,不能不管。

    从李判官的口吻里,如果没猜错的话,林永夜他爹应该是在地狱里,接受拷问,只有那里才有刑罚。

    而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就是十八层地狱。

    十殿阎王分别掌管一方地狱,地狱一共十八层,而最后的八层是在阴司更高的人手里,而不是这些十殿阎罗了。

    据目前所知,只知道林永夜他爹在地狱,却不知道到底在第几层。

    这件事情,确实让我们有些苦恼。

    十八层地狱的“层”不是指空间的上下,而是在于时间和刑法上不同,尤其在时间之上,而第十层地狱的一天,相当于外面的十年,一旦我们去了第十层,后果将不堪设想。

    虽然之前江离都告诉了我们,而林永夜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一心只想救他爹出来。一路沿途,我们披着童子官服没有人来阻挡我们。

    去十八层地狱的途中,我们来到奈何桥。

    奈何桥的事情除了江离告诉我们以外,以前我爷爷也经常提起,喝了奈何桥的水就可以忘记一切,进行轮回,我原本以为这奈何桥的河池应该很宁静。

    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血河汪洋,充满了一股血腥味,极其刺鼻,四周还不断有亡魂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而这片血河之上,有一个窄桥,又窄又险,桥上的亡魂本来就多,挤来挤去,不计其数的从桥上纷纷掉落,有不少的亡魂掉进这血河之中,染成血人,看上去极其可怕。

    青石桥面,五格台阶,桥西为女,桥东为男,左阴右阳。

    我拉着林永夜走上奈何桥,我们基本上不敢走的太快,桥路太窄,前面有不少亡魂窸窣掉下血河之中,身后又来了一拨亡魂,进退两难,生怕被这些亡魂挤了下去。

    此时的血河也开始急湍了起来,大概是亡魂掉落的数量越来越多。我心里一沉,让林永夜走快一点,后面的亡魂越来越多,已经开始互相挤兑了。

    我正准备开口,突然身后被用力一挤,我身体重心一空,我根本来不及抓住任何东西,就被身后的亡魂,猛的推了下去,直接从桥上翻了一圈,掉进血河之中。

    我扑腾了半天大喊,“救命!”,血河之中无数的亡魂朝我扑来,似乎他们十分厌恶我,故意用力压我的头,将我闷在血河之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