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太极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门后竟然是我们之前所走过的有走肉的那石室,只是那走肉如今不知道去了何处。

    何头儿大惊,忙退了回来说,“江道长,这,这……”

    “这里其他两壁也一定是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的地方,墓室所有一切都在围绕这间石室转,这石室的地位就好比是道教阵法中的阵眼,是推动整个墓室运转的中枢。”

    墓室结构太过复杂,即便我已经在这里走了这么久了,还是搞不清楚这里的具体构造,不过这并不重要,既然这里面并没有《逆阴阳》这本书,那么我们再待在这里也就没有意义了,就对江离说,“这里有三道门,我们应该走哪道门才能出去?”

    江离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不过却说起了这墓室的事情,“鬼谷子耗费这么大的精力建造这衣冠冢一定有他的原因,这里既然是这坟墓的中枢,那么这坟墓的秘密一定在这里。”

    何头儿思索良久,“鬼谷子能有什么秘密?”

    他对鬼谷子以及阴长生的事情自然不了解,听不懂江离的话,江离笑了笑没跟他细细解释,这事儿要是解释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江离从身上掏出铜钱,往这墓室的四周抛了起来,铜钱落地并没有什么动静,我问江离这是做什么。

    江离说,“等一会儿就知道了。”

    这一等就是将近半个小时,这期间,我对江离书说,“听西玄女妖说,杨玄原本只是一个书生,后来弃笔从军,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成了名镇一方的抗金左将军,之后又在西玄山神秘消失,带着军队进入了鬼谷子墓,他肯定是知道这坟墓的秘密的,他的成就也一定离不开这鬼谷子坟墓的秘密,不然也不会带着他的所有军队前来此处。”

    江离诧异盯着我看了起来,良久后欣慰一笑,然后说,“西玄山上尸体不少,说明杨玄部队和金国部队在这里交战过,既然是交战,双方必定各有死伤,而事实是,西玄山上并没有杨玄部队的尸体,你想到了什么?”

    江离将这个问题交给了我。

    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但是我所想到的却让我十分惊恐,就连我自己都有些不大相信,震惊地说,“金国的人,是杨玄一个人杀的,他的部队根本没有插手,而是之后在进入鬼谷子墓之后才死亡的。”

    江离恩了声。

    何头儿也在旁边听着我们的话,听了我的推断,他也开口说,“野史记载,杨玄与金国交战不下十次,每次都大获全胜,而且每次都是以少敌多,有万夫不当之勇,按照陈萧的说法的话,岂不是之前的十数次交战,也是杨玄一个人对敌一支部队,他的军队根本没有参战?”

    江离再点点头,“极有可能是这样,也是有这个可能才能解释为什么西玄山上没有杨玄军队的尸体。”

    何头儿满不相信,“和尚原之战,原本颓废的南宋军队大胜骁勇善战的金国部队,杨玄也参与了和尚原战争,但是那一次,金国将士数十万,就凭杨玄一个人,能与数十万金国部队对抗,这也太令人不可思议了,怕是神仙下凡也难以做到吧。”

    以一人敌万军,这场面我见过,并一定要神仙下凡才能做到,江离就能做到,着急反驳,张口就来,“我师父也可以。”

    何头儿一愣。

    江离却瞧了我一下,我马上止口不谈了。

    何头儿权当是我在吹嘘,呵呵笑了声,“江道长本事确实挺大的。”

    他分明就是不相信我所说的。

    江离说,“不管是学习武术还是法术,这么短时间内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成就,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有人在协助杨玄,而那个人跟这鬼谷子墓脱不了干系。”

    “《鬼谷子》。”我一下就想到了这本书,“行兵打仗百战百胜,肯定有《鬼谷子》这本书从中辅助,而杨玄个人能力提升这么快,也一定有《逆阴阳》这本书的作用。杨玄下这么大本钱来这鬼谷子墓,说明这两本书极有可能真的就在这坟墓中。”

    我得出了这样的推断。

    何头儿只知道鬼谷子这本书,却不知道逆阴阳是什么,他的职业让他十分多疑好奇,忙追问我,“这《逆阴阳》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江离对他并没隐瞒,说,“一本集世上最高深法术的书,杨玄如果之前就已经得到了这两本书,一定不会再来这鬼谷子墓,所以,杨玄得到的只是《逆阴阳》和《鬼谷子》的残卷,他来这鬼谷子墓的目的,是为了寻找这两本书的完整宗卷。他一介书生能知道这么多,一定有人从中指引,甚至连进这鬼谷子墓也是被指引的。”江离说到这里,突然站起身来,“我明白了,是这坟墓中的东西指引杨玄前来这里的。”

    说完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江离迈步到这石室中,将他之前抛在地上的那些铜钱全都捡了起来,当捡到第三个石门时,江离停下了脚步。

    我和何头儿走了过去,何头儿问,“怎么了?”

    江离指了下地上的铜钱。

    “变黑了。”我说,“这石门后面有东西。”

    铜钱外圆内方,代表的是天圆地方,铜钱上又刻着字,代表了人,小小一枚铜钱代表了天地人三才,再加上铜钱经过千万人之手,沾染了人气,极具灵性,所以才会被当做镇邪法宝。

    现在这地上的铜钱变成了黑色,只能说明被邪气沾染了。

    很多邪物可以瞒过人的眼睛,但是瞒不过这些死物。

    江离弯腰将铜钱拾取了起来,“看来,这鬼谷子墓的真正秘密,就在这道门后面了,你们退后。”

    我和何头儿马上往后面退去,江离走到这石门前方,将石门上的灰尘抹了个干净,露出了石门上的纹路。

    当石门上的纹路显露出来时,我顿时惊呆了,指着石门说,“这纹路跟封印游尸王的那道大门的纹路一模一样。”

    何头儿不懂我们在说什么,诧异地问,“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这坟墓的秘密?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没回答他。

    江离也专注看着石门,而后咬破手指,将自己的鲜血从滴在了石门之上。

    石门先前黯淡的纹路瞬间变得猩红,上面还残余的泥土尽数掉落了下来,变得光滑无比。

    等纹路全部显现,再看这石门,跟之前那封印游尸王的石门又不尽相同。

    石门的中间刻着纹路,在石门的上下各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之前江离跟我讲过《天藏》中记载的一段话,姜尚将周武王比作黑龙,将阴长生比作白龙,而这石门上刻着的正好与天藏上记载的如出一辙。

    我惊呆了,江离脸色也变了,我满眼震惊地看着江离,“师父,这里面不会是阴长生,或者是周武王吧?”

    江离恩了声,“门上法术是封印所用,鬼谷子为阴长生徒弟,如果是阴长生的话,他不会用这符文,里面的东西,极有可能跟周武王有密切关系,这道门,绝对不可以打开。”

    我也明白这点。

    我虽然没见过周武王,也没听说过他的事迹,但是能与阴长生抗衡这么久,最后还压过了阴长生,这样的人物哪会儿简单,在我眼中,周武王的神秘程度直可以媲美阴长生了。

    摒弃这些不谈,就凭他手下的武成王建立了阴司,就足以说明他的不凡。

    “了解《逆阴阳》的,除了阴长生之外就只有周武王,杨玄能短时间变得这么厉害,只可能是周武王从中帮助。看来他是想利用杨玄打开这道石门,好脱离鬼谷子的封印,可惜杨玄以及他的部众根本没能活着来到这里。”江离说。

    最了解一个人的往往是他的对手,毫无疑问,周武王是了解阴长生,连同《逆阴阳》也一起了解,所以江离说的这番话并没什么可以反驳的点。

    不过我有一个疑惑,“周武王那么厉害,连阴长生都能被他压过去,怎么又回被鬼谷子封印在这里?没准儿里面根本不是周武王呢。”

    江离说,“鬼谷子当然没能力封印周武王,不过万事有例外,我们寻找其他出路,不管这里有什么,都不能打开。”

    我恩了声,何头儿虽然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但是也能勉强能清楚这门背后的东西有多么的凶险,三人马上在石室中寻找起了出路。

    推开了另外一道门,那里也是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因为方位已经改变,从那里出去已经不现实了。

    找了半天,根本没有可行的路,正在我们准备放弃时,何头儿有所发现,忙喊我们过去,“你们快来看。”

    我和江离马上过去,站在何头儿的位置往下看去。

    这里有条石缝,下面灌满了水银,我原以为他发现了出路,但却失望了,一旦下去就会被水银吞没,必死无疑。

    我没看出什么,江离却瞧见了,神色更为凝重。

    下方水银并不是平静的,依旧在流动,形成两个漩涡,再仔细看,那水银形成的漩涡竟然是太极的阴阳眼,两股水银泾渭分明,各自行走自己的路,到汇聚点成了漩涡,只是肉眼很难发现而已,

    江离马上在我们所在的这石室中点出了阴阳眼的位置,根据阴阳眼的位置精确画出了太极的图案。

    阴阳鱼交汇之处,正对那扇没有打开的石门所在方向。

    “这下糟了。”江离叹了句。

    我看这只是一个太极而已,没什么好奇怪的,就问,“到底怎么了?”

    “太极囊括生死,鬼谷子在这里设下太极,意在告诉进来之人,生就是死,死就是生。”

    我还是没大懂,“然后呢?”

    江离指了下那扇没打开的大门,“那里就是死路,想要出去,只有那一条路可以走,如果想要在这里寻找生路,只有死路一条。”

    我有些不以为然,认为江离想多了,这就是一个太极而已,代表不了什么。

    不过就在随后不久,这石室四周传来沙沙声音,石室又开始震动了起来。

    何头儿叹了口气,“看来这墓室又要开始移动了。”

    江离摇了摇头,“那并不是墓室移动的声音,而是墓室周围流沙的声音。”

    何头儿顿时会意过来,“以前见过不少墓室,在墓穴正室的四周都会填满流沙,但凡触动机关,那些流沙就会流入墓室,将盗墓之人活活掩埋,完了,这下完了,流沙过来,我们一个也别想活。”

    我和何头儿都把目光放在了江离身上,现在他是最后的希望了。

    江离深吸了口气,“打开这道石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