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刘莽子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看起来像是江离在自我吹嘘,不过我作为见证者,可以断定他所说的是真的,说:“您走的是帝道,难怪阴间那群人不喜欢您。您作为帝道的继承者就这么厉害了,阴长生到底有多厉害。”

    我只是随意感叹一句,江离却停下脚步,良久后说:“厉害到整个周氏王朝忌惮他一个人,如果他愿意,振臂一挥,可以颠覆整个周氏王朝。”

    江离似乎很了解阴长生的事情,但是他也否认了他就是阴长生。

    现在我最好奇的人,还是只有两个,一个是阴长生,另外一个就是他,虽然他的身份一层一层剥开,先是江世祖,后又是江道祖,但我总觉的,他身上还有太多太多的秘密等待挖掘。

    只是他不愿意说,我也不能多问。

    回到道观已经是深夜,站在道观门口,江离看了眼门前空荡荡的石槽,又看了眼道观斑驳的大门,拍了拍我说:“这道观从来就没有名字,现在我们在这里住着,不如你给它起个名字。”

    我想都没想随意来了句:“未名观。”

    “好!”没想到江离还真的就答应了,在旁边找了个块木板,取出朱砂笔在木板上写下了未名观三个字。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块木板立在这里,就已经代表了这是我与江离的第二个居所了。

    回了道观,江离带着我先去三清殿给道教祖师爷的上了香,念诵了经文,然后让我在道观中等着,他提着旁边木桶离开了道观。

    没过提着两桶水回来,将院子里的石缸洗干净,装上了水,我先去洗掉了一身汗味。

    轮到江离时,我端了把椅子坐在客堂门口,江离脱掉道袍拿在手里,然后与我对视起来,良久后他才说了句:“你很喜欢看?”

    我忙说:“没有,没有。”

    “那还不滚进屋子去。”他直接将道袍丢给了我。

    我接过道袍回了屋,听着外面水声,斜趴在床上睡了过去,也不知江离是什么时候进屋的,我完全没知觉。

    等醒来已经是次日早上,江离已经从山下带回了食物,除却食物,他还呆了不少白纸,我问他:“这些白纸是做什么的?”

    江离回答说:“既然我们回到了道观,道观的传统也要保持下去,现在人们不缺粮食,但是他们心境还需要提高,写上静心咒放在外面石槽中,等需要的人前来取,到时候只要他们再手抄一份还回来就是了。”

    我认为这是无用功,不过就是在我眼里的这些无用功,没过多久,他就让这道观再次恢复了生机,香客也陆陆续续前来上香。

    当然这是后话。

    白天隔壁西玄山上传来考古队的声音,我与江离并没前去查看,江离料定一天时间他们也挖不出什么来,白天时间就在道观里整理起了这里面的东西。

    江离说道观有观主、执事,因为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就是观主,我就是执事。

    所以我现在除了是龙虎宗的掌教天师外,还是这未名观的执事。

    这也只是过家家般的游戏,我并未太在意。

    我和江离在道观呆到了下午四点多钟,终于有人上门了。

    是个年约四十的汉子,浑身黝黑,一看就是常年在野外行走,被晒成这样的,站在道观门口敲了敲门,等我们注意到他之后他才说:“两位道长你们好,我是旁边考古队的成员,在进行挖掘作业的时候招惹了一些不好的东西,晚上想到道观避避,不知道方不方便?”

    这跟江离预料的没有什么差距,我代替江离回答了:“可以呀。”

    但是他明显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儿,转而等待江离的回答,江离的回答跟我一样,说:“可以,下午六点钟之前过来,道观住的地方不多,你们人太多的话是居住不下的,就只能在院子里将就将就。”

    他自然满心欢喜答应,连声对江离道谢,然后走了进来,从兜里取出几张百元钞票递给江离,想当做住宿费。

    江离拒绝了,他也不是真心要给钱的,来回推辞了几次就揣了回去,然后重新往西玄山而去,通知他的队友们。

    我和江离在道观等着他们,他们估计也想趁着天黑之前多挖掘一点,直到临近六点钟,他们一行十二个人扛着各种工具才来了道观。

    带队的是个戴眼镜的中老年人,看起来文绉绉的颇有学问,这些人都听他的安排。

    这里面就两个人,他一眼就能看出谁是说话的人,径直往江离这边儿走了过来,满脸笑意说:“给你们添麻烦了。”

    他身后那些人扛着不少东西,准备往院子里放,江离看了眼说:“你们挖出来的东西带着血腥和杀气,这里是道观,放在院子里会玷污这神圣之地,让他们把东西放客堂里面。”

    这老人有些犹豫,估计那里面就是他们挖出来的宝贝,要随身携带着,不过思索了几秒,回头招呼他的人将东西放进客堂,也就是我和江离的屋子。

    道观顿时热闹起来,晚上江离也跟他们聊了不少。

    这老人姓何,别人都叫他何头儿,是带队的人,今天来打招呼的那个黑粗汉子姓刘,因为长得粗犷,别人都叫他刘莽子。

    川渝方言的莽子就是胖子的意思,这称号跟他形象倒颇为符合。

    聊了一阵,他们多多少少透露了些战场的情况,这个何头儿知识渊博,也摸清了战场的一些来由,跟江离说:“这战场应该就是当年杨玄抗金的战场,但是挖掘出来的东西却很奇怪,只有金国的兵器和甲胄,杨玄部队的兵器一件没发现,有野史记载说杨玄是在这战场神秘消失的,现在看来,不止是杨玄,就连杨玄的部队也在这里神秘消失了,想要弄清楚原因,还得继续挖掘。”

    之后又聊了聊西玄女妖的事情,江离大多当成了旁听者,偶尔发表一下意见。

    等到了九点多钟,我和江离进屋歇息,他们在外面搭起了帐篷。

    我原以为这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不过才刚刚躺下,江离就敲了敲我:“别睡得太死,晚上还有事情要做。”

    我哦了声,然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约莫睡了三个多小时,江离拍醒了我,他已经穿好道袍在旁边等着了,我艰难睁开眼睛,江离满脸嫌弃地说:“不是说好晚上还有事情的吗。”

    我嘿嘿笑了笑,也起身穿好道袍,与江离一同离开了道观,直接前往西玄山。

    路上我问江离:“这么晚了,我们要去做什么?”

    江离回答我说:“外面考古队的那个刘莽子,趁他们睡着之后离开道观去了西玄山,事出反常必有妖。”

    因为我们行走速度较快,没多久时间我们就追上了那刘莽子,他并没发现我们,他上山后先左右看了几眼,然后从地上捡起了几块石头,直接冲远处丢了过去。

    丢完满脸希冀打量着四周,这手段十分明显,他是想让西玄女妖出来。

    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他们那么害怕西玄女妖,为什么还故意来引她出来?

    西玄女妖但凡听见跟马蹄声相似的声音就会出现,这次也不例外,石头落地不久之后,西玄女妖便出现在了西玄山上。

    依旧面色不变打量着四周,没有见到战马归来,这才将目光放在了刘莽子的身上。

    刘莽子自然也瞧见了西玄女妖,忙退后了几步,盯着西玄女妖开始吞口水。

    西玄女妖没有等到杨玄,直接往刘莽子方向走了过去。

    她除了对江离的态度好一些之外,其他人的态度一律不是很好,更何况这刘莽子故意用马蹄声来引她出来,以她的性子,这刘莽子怕是好不了了。

    刘莽子连连后退,西玄女妖身影飘忽不定,刘莽子一介凡人怎么可能跑得过她,西玄女妖不到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刘莽子的面前。

    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伸出手便放在了刘莽子的头顶上。

    我跟妖魔鬼怪打交道多了,能看出人的头顶有三把火,道教中称其为顶上三花,人之所以活着是因为这三花还燃烧着。

    西玄女妖将手放在刘莽子的头上,他头顶三把火迅速熄灭,刘莽子眼睛一瞪,差点儿没死过去。

    “他干嘛要自己找死。”我说了句。

    江离摇头叹了口气:“美色误人。”

    说完往西玄山顶走了过去,西玄女妖听见动静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江离对西玄女妖使了个眼色,西玄女妖随后收回了手,消失不见。

    我们马上上前去,江离伸手在刘莽子头上按了几下,他的顶上三花这才重新燃烧起来,刘莽子恢复了意识,见是我和江离两人,有些诧异,忙问:“你们怎么来了?”

    江离问他:“你来这里故意招惹西玄女妖做什么?”

    刘莽子面色有些难堪,眼神飘忽不定,支支吾吾好久才说:“说出来丢人,前几天我看了她一眼,就念念不忘,整个人也没心思工作,晚上躺着胡思乱想睡不着,就过来想见见她,没想那么多。”

    那西玄女妖确实长得好看,我估计也就江离这种油盐不进的人能没杂念,就连我这小屁孩见了她,也都忍不住多看几眼,更别说这成天在野外工作的莽夫了。

    得知了原因,江离神色严肃地说:“不想死的话,以后就少来这西玄山,赶紧下山去。”

    刘莽子连忙对江离道谢,然后屁颠屁颠下了山,下山的路上还不停回头看刚才西玄女妖消失的地方。

    等刘莽子下了山,西玄女妖再次出现,站在江离面前淡淡地说:“他并不是为我而来,而是为了西玄山中的坟墓而来,之前我已经发现了,别人挖掘时,他都在旁边测绘,这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江离并没觉得多奇怪,只是点了点头:“看来西玄山中坟墓的秘密,已经被他发现了,这个人有点意思。”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