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狐泪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游尸王看起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唯独害怕江离,在江离面前这么大声说话,也是第一次。

    我和江离都诧异盯着她,她多半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为了缓和气氛,马上嘻嘻一笑:“开玩笑的啦,我要出去玩儿了。”

    说完也没留下其他的话,直接出门走了。

    等他走了后,我问江离:“她这是怎么了?”

    江离说:“她们俩都是岐山一脉传承下来的,有矛盾很正常,她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就好。”

    江离说着从身上掏出了之前在幺爷爷那里拿来的那块红色朱砂石,以及从鬼谷子囚牢里面拿来的那淡蓝色石头,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将那蓝色石头递给了我说:“这东西你保管好,能滋养你的魂魄。”

    “这是什么?”我问他。

    江离先把那红色朱砂石给我展示了下说:“这是龙砂,那是狐泪,龙为至阳之兽,龙砂也是如此,可以用来画符布阵,制鬼降妖。而狐狸擅长魅惑术,从它们眼睛里流出的东西也带有魅惑之力,这狐泪放在你这里,虽然不至于勾走你的魂魄,但也能时常历练你魂魄,时间一长,你的魂魄能强大不少。”

    跟在江离身边好处很多,其中一个好处就是能了解很多以前不曾了解的事情,以前哪儿能知道龙砂狐泪这些东西,既然江离说这东西能滋养魂魄,那就一定能了,马上收了起来揣在身上。

    天已经大亮,村里有人来请我们去他们家过早,现在我们家没有会做饭的人,也只能靠村里人救济,谢过村民后去了那里。

    他们自然热情款待我们,我们村每家每户都有养猪,没年养两头,临近过年时就会杀过年猪,腌制成腊肉储存起来,接下来一年的肉食来源就全在这两头猪上。

    因为招待我们,当然主要是招待江离,他们将平时只有过年才吃的猪蹄都取了下来,不过江离却不吃肉,只能便宜了我们。

    江离做事很规矩,食不言寝不语是他的准则,村里人见他不说话,觉得气氛不活跃,就找起了话题,说:“那个女娃娃呢?是打哪儿来的?长得还挺乖的,性格也活泼。”

    她的来头解释起来太麻烦了,估计他们也很难相信,江离就随便说:“以前朋友托付照顾的。”

    村里人好管闲事,听了江离的话,说:“陈家最近衰事太多了,是时候要冲冲喜,我看那个女娃娃挺不错的,现在陈家没人了,陈家的事儿就只有他二爷爷和江师傅您能做决定,你看,跟女娃娃那边商量一下,让那个女娃娃跟萧娃子结个娃娃亲,没准儿陈家之后就转好运了呢。”

    我听得差点没把嘴里的东西喷出来,也就不知情的人敢说游尸王是女娃娃,要是知道她是三千多岁的老妖怪,而且还不是人,最重要的还是个行尸,谁敢说让我跟她结娃娃亲。

    江离也明白这点,没在这个话题上接下去,转移话题跟村民说:“这事儿不着急,不过有件事儿想请问一下你们。”

    “江师傅你说。”村民十分热情。

    江离说:“关于张端公这个人,以及他和陈萧爷爷以前的关系,你们应该知道一些吧?”

    从上次去了阴间,他们已经知道张端公一些事情了,现在江离问起来,他们也没啥可以隐瞒的,就说:“张端公以前不是这边儿的人,你们都晓得的,以前做啥的不晓得,来了这附近后,跟陈萧他爷爷两人关系挺好,经常看见他们俩在一起扯淡说话,在你没来之前,陈家的事情也都是由张端公操办的,至于其他的,我就不大清楚了,你可以去问问陈萧他二爷爷,没准儿他知道些。”

    江离恩了声。

    饭毕后从村里人家中出来,江离说去找二爷爷,并对我说:“你爷爷摆九宫阵的目的还不明确,张端公既然跟他一起挖了九宫阵,应该知道你爷爷的目的,不过张端公自己的目的,跟杜海兴许有关,或者说,跟他学习阴山法术有关。”

    我说:“爷爷他们都已经死了,这些事儿其实都不重要了。”

    江离却摇头否定:“别看现在太平得很,暴风雨来临前都是寂静的,你幺爷爷、那婴儿以及目前发生的其他琐事儿,都在预示着下一波暴风雨即将来临,抢占先机最重要,搞清楚你爷爷他们目的,是最紧要的事情。”

    我哦哦点头,之前没多想,江离这么一提醒,我想了起来,忙说:“鬼王魂,我幺爷爷成了鬼王。还有阴童心,那个婴儿也被带走了。是不是接下来又要出现天师油了?”

    我说完这话,江离十分诧异地盯着我,好似发现不得了的东西,然后惊愕地说:“你竟然能想这么多?是你心思复杂了,还是你变聪明了?”

    我嘿嘿一笑:“变聪明了。”

    说话期间已经到了二爷爷家门口。

    幺爷爷走了后,二爷爷连个说话的人也没,也不来找我们了,他是爷爷他们三兄弟中最精神的一个人,现在却满头白发,整日整日地抽烟,见了我们后还是热情起身邀我们进屋,等我们刚坐下,二爷爷又开始感叹了:“要是当时不出去闯荡就好了,也就没这么多事情了。”

    二爷爷一直纠结于过去的事情,他不愿意接受现在这个结果,不过这个时候都已经没有用了,江离劝解他说:“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事不必思量,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既然过去已经不可以改变,未来又渺茫无知,那就埋头往前走就是,该来的总会来的。”

    二爷爷显然没听进去,很敷衍地点了点头,然后才问我们前来的目的。

    江离这次没问张端公,而是问二爷爷:“陈萧他爷爷当初有跟你们透露过,他挖九宫阵的目的吗?”

    二爷爷思索了会儿,摇头说:“他孤僻得很,啥也不跟我们说。”

    江离又问:“那么,你学阴山法术的时候,有人告诉过你需要做什么吗?”

    二爷爷这才陷入沉思,良久后才回答:“其他的也没啥,学了三年时间,那边儿就不让我学了,让我抓紧时间回村子里,不要在外面闯荡,我也没问原因。”

    “您师父是谁?阴山派虽然不属于正统道门,但也继承了道门的规矩,您去阴山派,肯定会有师父的。”

    二爷爷听了江离的话一愣,这一愣就是将近一分钟,愣完面色不对了,说:“咦,我还真想不起来了,我一直以为我记得的,现在一想,我都忘记了,连他长什么模样都不记得了。”

    我有些不太相信,那是改变二爷爷命运的节点,这么重要的人物怎么可能会不记得,而且最诡异的是,就连二爷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忘记那个人的长相的。

    江离跟我表情差不多,也有些诧异。

    二爷爷又思索了会儿,还是没想起来。

    江离这会儿说:“之前你幺爷爷在的时候,应该问问他是怎么成为阴间的人的,如果你幺爷爷也忘记了的话,这件事情就有蹊跷了。”

    二爷爷干脆不想,跟我们一起推测起来:“我猜是不是那个老瞎子?他让我们去那些地方的,肯定晓得我们要做啥,不过他现在已经死了,想问也问不出来。”

    二爷爷说完,我突然想起来,之前二爷爷给我过我一个布袋,说用来给我保命的,不过江离那次一个人吧事情全都解决了,那布袋也就没有用上。

    现在所有事情都已经陷入了绝境,所有线索都断了,或许那布袋里面能有一些线索,马上把布袋拿了出来,说:“这袋子。”

    二爷爷见了这袋子也恍然大悟:“对对对,这袋子是当时我从阴山派走的时候,我那师父说给我保命用的,我用掉了一个,这是剩下的那个。”

    江离接过袋子看了几眼,最终把目光放在了那袋子上的‘武’字上面,看了看说:“武王!这跟你爷爷的那口黑金纹棺材,是出自同一脉的,属于周氏的东西,阴山派怎么会有周氏的东西?”

    江离之前跟我简单说过。

    周氏建立后,周武王命麾下的武成王统一了阴司,武成王成为了阴间的第一人东岳大帝。

    而阴长生一脉,却走的是修道这条路,为道门的统一打基础。

    道门和阴间想来是不合的,阴山派怎么也是道门一份子,所以出现周氏的东西,江离会觉得奇怪。

    我却来了句:“龙虎宗不也是道门的吗,那个龙虎宗的天师,不是说受一个姓周的人指使的,阴山派已经被道门踢出去了,加入周氏很正常。”

    我说完,江离瞪了我一眼,我以为我说错话了,江离却来了句:“这种可能极大。”

    既然是周氏的东西,这布袋拆开就要小心谨慎,我和二爷爷先退后了几步,江离才将袋子打开。

    我原以为至少会出现什么光华云雾之类的东西,但是让我失望了,打开这布袋,啥动静也没有。

    江离伸手从布袋里面取出了一块粗布条,拆开来看了看,上面工工整整写着几个字,不过我不认识。

    江离看见布帛上的字,脸色渐渐变了,手指关节捏得发青。

    我和二爷爷更好奇,忙问他:“这是什么?”

    江离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

    这句话,我不止第一次听见了,我自己无法理解这句话,不过从江离口中得知,这句话所说的是,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能达到完美的状态,总有一点缺陷。比如大道,遁去的那个一,就是一线生机。

    江离紧接着又说:“这句话是阴长生亲自写上去的,道教古籍中记载过这么一件事情,说阴长生羽化登仙后,给他的后人留下过一句箴言,其中蕴含了他什么时候复活的奥秘。很多年过去,所有人都以为那布条只是后世人臆造的,现在看来,并不是。”

    “这布条,就包含了他活过来的奥秘?”二爷爷问。

    江离恩了声:“看来布条被周氏的人获取了,他们或许是由这布条知道阴长生复活的秘密,我现在可以理解为什么你们这里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了,因为周氏的人断定,阴长生会在你们村里复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