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阴司任职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游尸王说完这话,马上拔腿跑了出去。

    我还没缓过神来,江离看了看我,揉了下自己的太阳穴,说:“可能最近事情太多,有些紧张了。”

    之前也没见他这样,睡到中途醒过来并不是第一次,就算有起床气也不应该这么大啊,思来想去,肯定是刚才那游尸王说的话刺激到了他。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啊。

    那游尸王是三千多年前的人物,阴长生也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可能知道阴长生这样的人,或许在游尸王眼里,阴长生是个恐怖的人,所以才用这话来吓唬江离,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

    江离左右也睡不着了,干脆翻身起床,换上了之前的道袍,出门去看看刚才被吓得不行的游尸王。

    我和跟着江离出去。

    游尸王看起来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这会儿却被江离吓得服服帖帖,原本坐在堂屋椅子上,目光涣散呆滞地愣着,见江离出来,马上站起身往距离江离远一些的地方躲去,然后断断续续解释说:“我真的只是吓吓你而已,你刚才……好可怕。”

    江离皱了下眉,说:“你没事儿吧?”

    游尸王点了点头。

    江离又说:“以后没事不要打搅我。”

    游尸王立马恩恩点头,然后试探性地往江离这边儿走过来,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着江离说:“我见过阴长生,他也吓过我,刚才你跟他好像。”应该是怕江离生气,她又马上解释,“不过阴长生是坏人,你是好人。”

    江离颇为无语,看了看外面朦朦胧胧的天色,走出门外双腿微微弯曲站了起来。

    江离跟我说过,道教最基本的几个姿势中,除了五心朝天外,就是这站桩了,五心朝天可以与天地沟通,站桩却可以吸纳恒宇四方的灵气。

    等江离出去了,游尸王才慌忙拍着自己胸脯,呼呼呼地喘起了气,嘴里不断说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迄今为止,我想要了解的人越来越多,最想了解的就是江离,他的过去我一无所知,但是他又不跟我说,我没办法,只能慢慢发掘。

    其次就是阴长生,似乎我们现在身边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在围绕着阴长生这个人物转悠。

    最后就是鬼谷子,传说阴长生的徒弟,从目前我所了解的片段,这个人简直是传奇般的人物。

    刚好这游尸王见过阴长生,更是被鬼谷子关了三千年,肯定知道他们俩的事情,趁江离在外面站桩的功夫,我到游尸王身边问:“你认识阴长生和鬼谷子啊,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啊?”

    之前在那牢笼中,我故意给游尸王让路,她对我多多少少心存感激,爬到了旁边椅子上,盘着腿坐没坐姿站没站姿地说:“认识呀,他们两个,都是很坏很坏的人,不过他们很厉害,我有点怕他们。”

    这说了跟没说一样,正要多问,村子里的牲畜却传来嘈杂的声音,原本沉睡的飞鸟也被惊了起来。

    事出反常必有因,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并不多,要么是有很厉害的鬼怪进了村子,要么就是阴兵进村了。

    江离也注意到了,回头对我说:“去你幺爷爷家。”

    我马上拿了东西出去,游尸王紧跟着我,江离加快步伐带我们往幺爷爷家走,才刚到屋旁板栗树下,就见二爷爷火急火燎往我们屋子这边儿赶,见到我们连气都没歇,就说:“江师傅,快去看看,下面来了人,要带老幺下去,不好处理。”

    游尸王听了马上说:“有好戏看了。”

    二爷爷看了她一眼,问:“这个女娃娃是哪个?”

    游尸王的事儿很难说清楚,江离随意应付了句,然后继续赶路。

    到幺爷爷家门口时,见只有二十来个阴兵站在幺爷爷家门前,而幺爷爷就坐在门口一言不发,我们去了后,阴兵竟然还很礼貌地对我们拱手行礼。

    幺爷爷扭头看见我们,说:“你们来了啊,就等你们了。”

    “发生什么了?”江离问。

    为首的那个阴兵好声好气地说:“陈老先生原本是阴间之人,已经在阳间游荡太久,这不符合规矩,我们是奉判官指令,来请他去阴司任职的。”

    “任职?”二爷爷发问,“任什么职?我们跟下面早就闹翻了,说得好听,指不定下去就翻脸,哪儿来的滚哪儿去,我们不干了。”

    那阴兵面色有些为难:“这怕是不行,陈老先生在阴司职位不低,名字已经写在了酆都殿中,如果想要脱手,只能去判官府面见四位判官,说明情况,如果判官点头,就可以脱离阴司了。”

    二爷爷又要反驳,幺爷爷却打断了二爷爷:“二哥,算了。”

    阴兵转向幺爷爷,说:“阴司鬼王之职已经空缺一段时间,原鬼王陈安荣魂飞魄散,判官府商议良久,认为陈老先生与原鬼王颇有渊源,又正好是阴司的人,所以让我们来请陈老先生去阴司任职。”

    阴间跟我们关系一直就不好,之前让我爹去让鬼王就是另有所图,现在又把鬼王位置让给我幺爷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哪儿有这么好的事情,肯定还有什么打算,插嘴说:“幺爷爷,您不能去。”

    阴兵很耐心在等待幺爷爷的回复,我跟幺爷爷说了后,幺爷爷却和蔼一笑,看着我说:“萧娃子啊,幺爷爷无儿无女,我是真的把你当成自个儿孙子的,这要是下去了,还真舍不得,现在见着面了,幺爷爷也该下去了,这都是命。”

    “时辰快到了,还请陈老先生尽快动身。”阴兵又开始催促。

    我看向江离,本以为江离肯定会做些什么的,但是没想到江离却对那些阴兵说了句:“如果让我知道你们阴间对老人家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别怪我到时候去拆了你们判官府。”

    他们马上回应:“不会,不会。”

    江离的意思很明了了,他答应让幺爷爷下去任职。

    这让我们所有人都不理解,幺爷爷却对着江离笑了笑说:“以后一切事情还麻烦江师傅多上上心,萧娃子现在也就剩下二哥和江师傅你了。”

    江离点头说:“一定会的,您安心去。”

    之后又交代了几句,幺爷爷在我们很不解的情况下,蹒跚地跟着阴兵离开了这里。

    等他们离开之后我才问江离:“师父,您怎么能让幺爷爷跟着他们去呢?他们肯定没安好心的。”

    江离却颇为无奈地说:“阴司要员都会在酆都殿的册子上留名,那册子由中央鬼帝保管,但凡违抗阴司命令,只要勾掉名字就会魂飞魄散。你幺爷爷本来就是阴司的人,如果他不去,将会十死无生,而我们现在还没能力直接进入酆都殿,跟中央鬼帝要那册子。”

    难怪江离不阻止,幺爷爷也不反抗,合着阴间职员会有这么多的限制和要求。

    幺爷爷走了,二爷爷是最消沉的一个。

    现在他们三兄弟中,真正只剩下他一个了,他看起来顿时像是苍老了数十岁,取出烟枪叼在嘴里,步履蹒跚往屋子里走,边走边感叹:“当年我们仨要是没出去闯荡就好了,安安心心做个种田的农民,多好。”

    我们目送二爷爷离开,伤感不已。

    不过那游尸王却失望至极,嘀咕一声:“没好戏看了。”

    既然没好戏,她马上决定自己找乐子,左右扭头看四方环境,然后瞧见了砖窑那边儿,脸色一喜:“那里好像很好玩儿,我要去。”

    我和江离没搭理她,她估计觉得有些无趣,将先前对江离的恐惧抛之脑后,上前就抱住了江离的大腿:“你陪人家去玩儿好不好?”

    江离瞥了她一眼:“松开。”

    “好不好嘛?你之前都吓坏人家了,你陪我去玩儿的话我就不怪你了。”她死缠着江离不肯放开,不断摇晃着江离。

    江离再说了句:“你松开我,听见没?”

    她却无视江离的话,不再挂在江离腿上,从江离腿上下来,直接拉着江离的手往砖窑那边儿扯:“走,我们快去。”

    我很清楚听见江离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被她拉出几步后,江离对我说:“你先回去吧,我陪她去走走。”

    我点头应好,又目送着江离被游尸王拉走了。

    之前江离跟我寸步不离,他被拉走我肯定有些不爽快,但是拉走他的人是游尸王,我怎么却嫉妒不起来。

    等他们走了后,我撇撇嘴独自回了屋子。

    我们走的时候将门虚掩着,但是这会儿门却被打开了,我马上警惕起来,要么是风吹开的,要么就是有东西进了屋。

    我轻手轻脚推门进去,在进门的刹那,那头花斑豹子突然出现在我的身旁。

    一般只有危险的时候它才会出现,见此情况,我马上退出了屋子,花斑豹子也退了出来,在门口站了不到一分钟,见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从偏屋中走了出来。

    等从黑暗中出来,昏黄的灯光照在那绿色眼睛身上的时候,我惊得张开了嘴:“我的天呐。”

    那绿色眼睛的主人是一头硕大的灰色野狼,野狼嘴里叼着的,是那个安安静静躺在裹布中的婴儿。

    看见我和身后的花斑豹子,野狼停住了脚步。

    花斑豹子扯开嗓子吼了一句,震耳欲聋。

    而那野狼愣了会儿,却脚步不停地往前,花斑豹子也迅速挡在了门口,互视对方来回踱步。

    以前不听话,爷爷奶奶经常会说把我丢到门外,让狼拖走,现在还真的发生了,野狼进了屋子,叼着婴儿准备离开。

    好在花斑豹子出来挡住了它,豹子肯定比狼厉害。

    但是我错了,狼在某种程度上是最恐怖的生物,甚至超越了万兽之王老虎。

    因为狼是群居动物,它们很少单独行动。

    叼着婴儿的野狼此时喉咙里发出了低沉的声音,像是在召唤着什么。

    果然,随后数十双绿油油的眼睛出现在了屋子周围的黑暗处,并不断逼近我们。

    我和花斑豹子都愣住了,忙退到安全地带,随着它们慢慢逼近,野狼也从屋子走了出来,叼着婴儿与其余的狼汇合,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后,其余野狼为它让开了路,它先一步离开。

    剩下的那些野狼跟随着一起离开。

    天已经快亮了,但是那些野狼却没能安静,打破这份宁静,它们一路行走一路高声嘶吼,听起来是在唱着它们自己才能听懂的赞歌。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