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别吃她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小女孩出现在我身边已经很久了,不过到目前为止她并没有做过什么对我有妨害的事情,如果因为刚才那句话,她就被这豹子吃了的话,太过残忍。

    忙喊:“别吃她。”

    那豹子回头瞪了我一眼,原本我以为它会听我的话,但是只在看了我一眼后,突然怒吼一声,回头对准那小女孩便嘶吼起来,而后一口咬了下去。

    预料到画面太残忍,我已经不忍心再看下去,因为那小女孩在我眼中,已经魂飞魄散了。

    砰……

    接下来一秒,我耳畔传来一声沉闷响声,忙睁眼一瞧,却见那小女孩已经站了起来,至于那头花斑豹子,却狠狠撞在了这墙壁上。

    我都愣了,这小女孩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竟然能将硕大的豹子给丢出去,不过想起她能把我二爷爷都举起来,现在能做到这点,也算不得什么。

    花斑豹子被砸得不清,赶忙站了起来,虎视眈眈盯着小女孩,左右踱步,随时准备再扑上去。

    那小女孩眼中也没了之前的柔弱,同样与那花斑豹子怒目而视,也同样左右踱步,并不像是人的动作,跟那花斑豹子如出一辙。

    如此僵持几秒,我怕那花斑豹子再扑上去,连忙说:“算了。”

    那花斑豹子这才正视起我来,而后迈开步子朝我扑了过来,并没撞击到我,只电光火石间,那花斑豹子就消失不见了。

    王端公以及林永夜父亲满脸惊愕看着我,王端公还好,林永夜父亲指着我手指直哆嗦,说:“刚才那豹子,窜进你身体里了。”

    我一直搞不懂那花斑豹子躲在哪儿,听了林永夜父亲这句话,顿时明白过来。

    那小女孩见花斑豹子窜进我身体了,也放松警惕停了下来,拧着眉头盯着我,我与她对视两秒,她脸色渐渐变化,而后竟然咬着嘴唇皱眉抽泣了起来,不等我们说什么,她边抽泣边跑出了门外,渐渐远离了这里。

    等小女孩走了,王端公才靠上前来,连声称奇,夸我不是寻常人,就连身边的人也都不是寻常人。

    我只能嘿嘿迎合着笑,我自己都几斤几两我当然清楚,要是没那豹子的话,我要解决那红衣女人,怕是又得流一次鼻血。

    不过好在解决了,虽然不知道那红衣女人到底为什么缠上那林永夜,不过现在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我装模作样跟着王端公还有林永夜父亲上楼去看了看林永夜,因为林永夜现在还没醒过来,王端公有些担心,就问我:“小师傅,小林子咋还不醒呢?”

    其他的我可能不知道,但是这个问题,我还真知道,十分肯定地回答说:“因为他年龄还小,灵魂比较弱,才被恶鬼上了声,压迫了自己的灵魂,现在灵魂很虚弱,等休息一阵就好了。”

    王端公和林永夜父亲哦哦点头,然后对我连声道谢。

    这里已经没有我什么事儿了,自己一个人也不想待在外面过夜,想了想跟王端公还有林永夜父亲说要离开的事儿。

    王端公倒是没说话,林永夜父亲强烈邀请我在他家住下,说等林永夜醒过来,也能当面感谢感谢我这个救命恩人。

    不过被我婉言拒绝,说:“我师父还在家里等我呢,我晚上必须得回去,不然他该担心了。”

    因为我的坚持,他们最后还是答应了我,商量了会儿,因为外面天黑了,他们虽然认为我本事高,但是我看起来始终年龄太小,他们不放心,就商议让王端公送我回去。

    林永夜父亲这会儿跑到屋子里取了个信封给我,起先我不知道是啥,就接了过来,结果来打开瞧了眼,顿时吓傻了眼。

    里面是一叠红色的百元大钞,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哪儿见过这么多钱?平时爷爷奶奶给我零花钱,一个星期也就那么十来块,这么多钱,我可不敢要。

    再说了,江离帮我们家做事儿,都没收我们家半点东西,这些钱我又怎么好意思要?

    你推我往好几次,我实在拗不过他,就免费其难收了起来,心说的回了屋子,交给江离处理这些钱。

    大概到晚上九点多钟,王端公给我拿了支手电筒,他手里也握了支,两人打开手电筒上路。

    出门走了没多大会儿,王端公就跟我聊起了天,问我:“小师傅,你那法剑和法印,真是龙虎宗掌教天师用的?”

    我恩恩点头:“我爷爷以前用的,爷爷死了后,我师父就把这两样东西给我了。”

    王端公哦了声,又说:“那你那师父是做啥的呢?本事那么大,都能教出你这样的徒弟来。”

    我额了声,江离的具体身份我还真不知道,只知道以前有人叫他江世祖,另外这事儿很多人都知道,我就没有隐瞒,跟王端公说了。

    王端公听了倒也没多说什么,开始安安静静赶路。

    出了镇子往我们村子方向去,有一条河沟,我们村旁的那条河沟就是汇入这里的,不过这几天没有下雨,河沟里没有流动的水,只有低洼地段还有些残余的死水。

    经过这河沟时,王端公特别嘱咐我说:“小师傅可要小心点,这河沟有些水洼,可别掉下去。”

    我说:“没多深,肯定淹不死的。”

    王端公却呵呵笑了声:“可不能这么说,命中注定,该死的时候,就算只有一捧水,也会淹死,还是小心点好。以前有个读初中的女娃娃过这河的时候就被淹死了,花了三天时间才找到她,找到她的时候她身上少了一条胳膊一条腿,他们都说是水打的,那是他们瞎说,那些天根本没下雨,这河里哪儿有水,依我看,肯定是被鬼架走了。”

    鬼架人!

    以前经常听见此类的传闻,不过却没有见过,村里老人说,鬼也跟人一样,有些贪心,有些贪色,有些贪玩。

    鬼架人就是遇见几个贪玩的鬼了,他们架着活人到处跑,一个朝东一个朝西,一个朝南一个朝北,反正就用力扯,直到把活人扯断为止,这跟古代的五马分尸很相似。

    这大晚上听王端公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背后有些发凉,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很害怕,就加快步伐,没有江离在身边,始终觉得不靠谱。

    王端公见我加快步子,在后面笑了笑说:“莫跑那么快,你本事那么大,鬼架不走你的,我老了,跑不动了。”

    我这才停下脚步等他,等王端公走上来,我们继续往前走。

    可才走一步,突然感觉背后有人在扯我,被扯得往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回头一瞧,背后啥人也没。

    心说可能踩到石头了,就再往前一步,不过这次还是被扯了回去。

    但是这次,我感觉出来了,吞了口唾沫看着王端公说:“我感觉有人在扯我背后的法剑。”

    王端公一愣,回头瞧了眼说:“没啥人呐?是不是感觉错了?”

    我摇头说:“没有,肯定有人在扯我法剑。”

    王端公说:“你要不把法剑弄到前面试试。”

    我恩了声,反手过去摸法剑,但是摸到的却不是法剑,而是一双冰冷的手,吓得我啊呀一声跳开,再回头看,背后也还是什么都没有。

    王端公也看出了端倪,忙对我说:“今晚我们不能走,有东西看上了你背着的东西,你赶快把法剑和法印丢在这里,明早再来取,不然我们走不了。”

    这法剑和法印不简单,让我丢在这里,有些舍不得,但是要是不丢在这里,老有人来扯这两样东西,也不是办法。

    就问王端公:“放这不会被人拿走吧?”

    王端公说:“哪儿能,这玩意儿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得起的,估计就是个贪玩的鬼,你放这里他要是拿不走,也就没兴致了,明早上咱俩早点过来捡起来就行了。”

    王端公说得有理有据,我相信了他,连同包袱一起取下来,丢在了这水沟的石头上,还嘱咐那贪玩鬼说:“我给你放这里,但是你不能拿走,玩够了就放在这里,明天我来取。”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