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不解风情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穷山恶水出刁民,农村人口无遮拦,天天在田地里滚的孩子,一般到十几岁就耳濡目染学会了说脏话。

    但是这小女孩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日这个字从她的口中说出来,我感觉十分突兀,因为这跟她的形象太不符合了。

    小女孩说完打量着我,我犹豫了下,只是在回味她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或者是我听错了,意识到我并没有听错,才跟她说:“我没有动你呀。”

    小女孩却说:“我不管,你不过来,我就跟你师父这样说。”

    那时候的我不解风情,她这么说了后,马上放开嗓子喊了声:“师父。”

    江离随后快步进屋,看见床上小女孩儿,又看了看我,然后皱着眉问:“怎么了?”

    我还没开口,小女孩先发制人:“陈萧把我抱到床上,他把我日了,还不认账!”

    我原以为江离会生气,不过他听了这话,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走到床边拍了拍床板,说:“小姑娘,别闹了,再闹的话,我就把你丢到外面猪圈里。”

    我松了口气,庆幸江离没有听那小女孩的话,不过等过了些年再想起这件事情,只觉得好笑,哪儿有人会相信这种低端的谎言。

    那小女孩起先天不怕地不怕,不过在砖窑的事情之后,她看江离的眼神也带上了些畏惧,现如今听江离说要将她提起来丢到猪圈里,她倏地爬了起来,跑到墙角站着,怯弱地说:“我不管,我要陈萧负责!”

    江离憋着不笑出声,不过还是忍不住,肩膀抖了起来,过了几秒换成严肃的面孔,往小女孩走过去,那小女孩被逼到墙角,怕极了。

    江离拧着眉头,伸手撑着墙壁,将小女孩堵在了墙角,然后说:“谁让你这么做的?不说实话,叔叔可要打你屁股咯。”

    小女孩本来就害怕,江离这么一吓,她的防线马上就被突破了,满脸委屈看着江离,说:“我爹让我来的,他说要是陈萧不签下那婚书的话,他就不要我了。”

    “那你爹呢?”江离又问。

    小女孩回答:“他回老家了。”

    江离哦了声,点点头思索了几秒,然后回头看着我:“臭小子,要是师父以前有你这样的机会,早就上了,也就你这么不解风情。”

    我啊了声,不明白江离什么意思。

    江离却把脸一虎,说:“还愣着干什么?你们俩赶紧洞房啊。”

    江离刚说这话,那小女孩儿脸色陡然一变,上前猛地一把推开了江离,然后慌忙逃出了这屋子,紧接着就传来她渐行渐远的哭泣声。

    等小女孩走了,江离刚才严肃的脸才变了,撑着墙哈哈笑了起来,笑了半天才撵我上床睡觉,他要去灵堂守着,等他出门的时候我说:“师父,你太过分了,都把她吓哭了。”

    江离回头瞪了我一眼,我马上住嘴不说话,闭上眼睛佯装睡觉。

    次日清早醒来,老瞎子的棺材已经被他们抬上了上,那花斑豹子也不见了踪影,这会儿他们都不在屋子里,我在堂屋百无聊奈等着他们。

    没等到他们,倒是等来另外一人。

    上午十点多钟,一个面熟老人火急火燎找上门来,站在门口往里面瞄了几眼,然后问:“小兄弟,你师父呢?”

    这个老人不久前才在阴间见过,就是那个到阴间去找林永夜的王端公,我们虽然打交道不多,但是毕竟认识了,他问了后我说:“他们上山去了。”

    王端公跨进屋子,我找了把椅子让他坐下,然后问他怎么了。

    王端公打量了我几眼,将他上门原因告诉了我,他说:“林永夜从阴间回来后,就一直高烧不停,我们找了好多人看了,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镇长求着我们救他儿子的命,我们实在没办法了,就想到了你们师徒俩,当时在阴间,我看小兄弟你也挺有本事的,所以就想过来找你们帮忙,还请你们一定要过去。”

    江离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过这事儿我做不了主,就说:“我师父还没回来呢,您先等会儿,等我师父来了,您跟他说。”

    王端公恩恩点头,我见他坐着无聊,就起身给他倒了杯水。

    喝水期间,他一直盯着我看,看了会儿说:“小兄弟,其实不用你师父出手帮忙,你答应了就行。”

    我忙摆手:“我不行,我啥都不会。”

    王端公却呵呵笑了:“小兄弟可别开玩笑,我可看见了你的那头花斑豹子,龙虎宗掌教以前坐的是白虎,你跟着的是豹子,这能力肯定也不简单了。再者说了,你手里拿的那法剑和法印,我都认得出,那两样东西可不简单,不是一般人能拿得起的,人不可貌相,小兄弟你肯定是哪个道派的高人。林家小子已经等不得了,小师傅你要是有时间的话,还请跟我去救救那小子的命,这也是桩功德。”

    所以说啊,人都是从不成熟到成熟,想到以前的事情觉得好笑,就说明你成长了。这之后再想这个时候我做的事情,我也会觉得可笑。

    我受不得夸耀,王端公这么一顿湖夸海捧,我整个人都膨胀了,又心想这反正是救命的事儿,江离肯定会答应的,就一口应承下来了,说:“我们会去救他的,但是我还要等我师父回来。”

    王端公叹了口气:“行吧。”

    之后就一直在屋子里坐着,快到晌午了,江离才和二爷爷他们一同回来了。

    回到屋子见了王端公,心生诧异,不知道王端公来做啥。

    就把事情缘由问了遍。

    当得知我已经答应王端公要去帮忙后,江离却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最后来了句:“臭小子,既然是你答应的,这事儿就你自己去,做事要有因有果,师父我帮不上忙。”

    我啊了声,我完全是先替江离先答应的,但是他现在却把这事儿推到了我的头上,我顿时慌了神,马上拉扯着江离衣角:“师父,别这样……我哪儿行呀,没有你的话,我什么都做不了。”

    江离听了我的话,蹲在我面前看着我笑了笑:“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在阴间是你救了他,说明你跟他有因果,现在这事儿也是你答应的,说明你们以后交集肯定挺深的,不是师父不愿意帮你,这是上天注定的,我不是神仙,打破不了这规则,刚好,你也可以趁着现在没什么大事儿发生,去历练历练。”

    我懵了,我到目前为止,就会几个简单的法咒,会掐几个简单的法印,那钉头七箭的法咒我虽然记得,但是我可施不出来,我念个普通法咒都能口鼻流血,要是施展钉头七箭法术的话,还不得直接魂飞魄散?

    但是江离已经决定了,无论我怎么拉扯他,他都不为所动。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将法印和法剑背在了包袱里,然后跟着王端公一同去林永夜他们镇子。

    因为有些距离,临走前二爷爷和幺爷爷一直在嘱咐我不要饿着,不要冻着,还帮我给江离求情,但是江离这会儿变成了铁石心肠,根本不管我。

    我一路上紧张到极点,那王端公却满脸希望,一直捧我,说我本事多高多高,弄得我就算不帮忙也不好意思了。

    行走半天,才到了林永夜他们镇子。

    这镇子叫朱衣镇,在我们这个贫困县里,算是比较繁华的地方了,每个月的七号,这里都有赶集大会,方言叫做赶场,睡觉有东西都会到这里来买卖。

    到朱衣镇,王端公直接带着我去了林永夜他们家。

    可到门口,我不敢进去了。

    我在泥坯房里住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到这三层的小阁楼面前,一副农民伯伯进城的模样,有些自卑。

    王端公见我站在门口不进去,催促我说:“小兄弟你咋不进去?”

    我额了声:“要不然,让我师父来吧,我怕我搞不定。”

    我这话音刚落,屋子里走出一个衣着整洁的中年男人,看见我和王端公愣了下,然后走过来,看都没看我,直接问王端公:“王叔,您说的那两个高人呢?他们不愿意来吗?您要不然再去找他们商量商量,出多少钱,我都愿意。”

    王端公却指了指我:“他就是。”

    我嘿嘿一笑。

    那中年男人眼睛一愣,瞪了我老半天,然后虎着脸,直言不讳当着面对王端公说:“王叔,这事儿开不得玩笑,这小娃娃看起来还没咱家小林子大,这不是来添乱的吗。”

    王端公却讳莫如深笑了笑,对我谦逊有礼地说:“那天送小林子回来的那头豹子,就是这小兄弟的,小兄弟,你快把你豹子给镇长看看。”

    我都不知道那豹子在哪儿?它什么时候出来,什么时候消失,根本不受我掌控,尴尬到了极点,嘀咕说了句:“它这会儿不出来。”

    那中年男人及其不相信我,不过都到这会儿了,也死马当做活马医,不耐烦地说了句:“那就进屋看看吧,要是处理不了,赶快请别人,莫浪费时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