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婚礼邀请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些饿狼还有恶狗迅速退去,是因为惧怕我身后的这头花斑豹子,我也一样,我惧怕这些已经化作鬼魂的恶狗饿狼,更惧怕身后的豹子。

    它距离我不到半米,就站在我身后,只要稍微往前一步就能把我扑倒,等这些恶狗饿狼退去,我依旧学着江离,并起手指缓缓回头,然后几乎是闭着眼大喝一声:“敕!”

    不过却没半点动静,身后那花斑豹子早就不见了踪影,令我诧异无比。

    而这时,另外一人从山岭下走了上来,随着他的走近我渐渐看清楚了他的容貌,正是我那师父江离。

    “师父。”看见他后,先前都快要跳出来的心马上沉静了下来,我忙对他招手。

    江离也看见了我,快步上来,凝神盯着我,有些恼怒:“臭小子,让你出来一趟,你跑这里做什么?这地方阴气比坟茔地还要浓郁,跟我这么久,连这点都分辨不出来?”

    我说:“奶奶丢了,我是跟着奶奶到这里来的。”

    江离也没多问,只是说:“没事就好,走吧。”

    说完伸手抓住我,牵着我往山岭下走。

    刚才那些饿狼恶狗虽然被花斑豹子吓退,但是依旧在山岭四处隐蔽着,我们下山岭时,它们虎视眈眈,不过江离从喉咙发出几个奇怪音符后,它们飞也似地远离了我们。

    刚下山岭,又见几人举着火把往我们这边儿过来。

    这些人我都见过,是二队的人,经常到我们村子走动,他们也认识江离,见我们安然从山上下来松了口气,一个年龄较长的人走上前说:“刚才听见村里狗叫,我们赶忙过来看看,这山岭晚上可不能随便进,还好没出事。”

    我好奇地问:“这山岭咋了?”

    村民说:“山岭叫恶狗岭,以前这里没住人的时候,到处都是狼,人来了后就把那些狼全都撵到这岭子上,放火一把烧了。再加上那会儿没东西吃,饿坏了的人就到处找野狗杀了来偷吃,那时候所有东西都归大队,不准私自吃够,就躲到这岭子上杀狗,死在这山上的狗没有五十也有一百了,那些东西死得冤,变成了鬼整夜整夜在岭子上游荡,没有活物敢进去。不过有江师傅在,我们算是白担心了。”

    江离随后对这些村民表示了感谢,带着我离开此处。

    等到了这些村民看不到的地方,江离并起手指念咒,等了约莫一分钟左右,几个身着银色甲胄的人手持长枪迈步走了过来,到江离旁边,单膝跪地恭敬地道:“参见江世祖。”

    江离恩了声,指了下恶狗岭的方向:“你们联系阴间,让他们今天之内将恶狗岭清理干净。”

    “是。”他们应是。

    江离不再管他们,与我一同离开。

    行走期间,我跟江离讲了那豹子吓走那些恶狗的事情,江离听完并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了句:“你应该将另外一个袋子也提起来的。”

    我愣了下,好像明白了什么。

    老道士说,要是我提起来他的袋子,他就把里面东西全都送给我,我提起其中一个,就出现一头豹子往我扑来。

    而刚才出现那豹子,就是追我的那头,或许那豹子不是害我的,而是保护我的。

    “我们马上回去提另外一个袋子。”我对江离说。

    江离却敲了我一下:“贪多嚼不烂,该是你的你才能拿,你跟另外一个袋子没有缘分,就不要拿了。”

    我哦了声,却还是舍不得那袋子,说不定另外的那袋子里面装着的是头老虎呢,到时候左边一头花斑豹子,右边一头白额老虎,甭提多威风了。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江离说我与另外一个袋子没有缘分,这事儿就只能就此打住。

    途中我也提起了奶奶消失不见的事情。

    江离指了指村子堰塘的方向:“你奶奶在那里,走吧,你二爷爷他们也在那里等着呢。”

    我听后,与江离加快步伐赶往堰塘。

    到堰塘旁的时候,我脚步放慢了。

    奶奶躺在堰塘坎上,身上湿哒哒的,双腿被一条围巾绑着,已经断了气。

    二爷爷和老道士在一旁站着,等我走过去,二爷爷对我说:“萧娃子,跪下送你奶奶上山。”

    我听从他们的话,马上跪在了奶奶尸体面前。

    我认出了奶奶脚上的那围巾,之前我娘就是用这条围巾系着我,拉着我和她一起跳进了这堰塘中。

    娘的死,也是因为这件事。

    老道士在旁边说:“天理循环,因果报应,因为这堰塘,这条围巾害死了你娘,你奶奶用这种方法来给自己赎罪,也不算枉死。”

    老道士一言道破了奶奶死因,她是死于自杀,目的是为了偿还以前欠我娘的债。

    现在整个家就剩下了二爷爷一个人,所有事情都由他做决定,二爷爷决定不用葬礼了,就在当天晚上背着奶奶到了爷爷坟前,挖开爷爷棺材,把奶奶和爷爷合葬在了一起,烧掉了我之前放在坟墓前的阴阳钱。

    就这样,我在这个世上最后一个真正自家亲人,没了。

    一想到这,鼻子酸酸的,眼泪止不住往下落。

    爹没了,娘也没了,爷爷没了,现在奶奶也没了,如果不是江离还在身边的话,今后我就真的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江离早已经看穿我的心思,蹲在我面前,微微抬头帮我擦了眼泪:“我是你师父,你是我徒儿。我跟你年龄相差不大,我可以是你哥哥,你可以是我弟弟。既然我是师父,你是我徒儿,我也就是你半个父亲,你则是我半个儿子,师父陪着你,你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独。我向你承诺,师父绝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地活着的,至少你还活着,师父也会活着。”

    我恩了声。

    江离微微笑了笑,站起身来牵着我的手,一起面对着这冰冷的坟墓。

    忙到清晨,二爷爷一个人先去了村子里,通知村民关于我奶奶已经死亡的事情。

    我和江离还有老道士先回了屋。

    不过到门口的时候,老道士站在了他的那俩袋子旁边,指了指袋子说:“遇到有缘人了,这袋子被人提起来了。”

    我听了有些失落,如果当时不犹豫的话,那里面的东西就是我的了。

    不过老道士并没有太在意这个,就提了这么一句,便将袋子的事情抛到了脑后,我问了句:“那袋子里面是什么呀?”

    老道士讳莫如深笑了笑:“当然是好东西。”

    等我们跨过门槛,却在地上看见一个红色的信封,我弯腰捡起信封,拆开来交给了江离,江离看了信上的文字,脸色大变。

    我忙问:“师父,写了什么?”

    江离将信递给我,让我自己看。

    看完这信,我心狂跳不已,一股无力感席卷上来,伴随着的还有不甘。

    这封信是杜海放在门口的,是一封邀请函,他邀请我们参加他和我娘的婚礼,杜海还在信上特别注明,我一定要去,因为我是他和娘的亲生儿子,这是没有半点错误的,就是血脉相连的父子关系。

    “我不去。”我看完了信,把信撕扯了个稀烂,“他抢走了我家所有东西,现在还要抢走我娘,打死我也不去。”

    我才刚刚发表意见,二爷爷火急火燎冲到了我家门口,手里拿着的也是一叠红色的邀请函。

    喘了几口气对江离说:“江师傅,杜海这狗日的要跟萧娃子他娘结婚,还邀请了整个村子里的人去参加,这是要打我们陈家的脸呐。”

    江离面色严肃,皱着眉头说:“他这不止是在打陈家的脸,更是在打我的脸。”

    “那我们咋办?现在村里人都晓得了这事儿,要是陈家的那些事儿被村里人晓得,以后就真的直不起腰杆了。”二爷爷对这事儿十分焦灼上心。

    江离说:“去,全部都去,就算不去杜海也有一万种方法让村里人知道陈家当年发生的事情,既然他要打我的脸,那就让他试试。”

    二爷爷取出一张邀请帖,打开指着其中一行对江离说:“要是在阳间还好,你看看他要我们去的地方,是阴间,那地方是他的地盘,我们要是去了凶多吉少。再说了,村里这么多人要咋带下去?”

    二爷爷话音刚落,另外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老二,我带他们下去。”

    说话的人是我失踪已久的幺爷爷,他本来就是阴间的人,要带一些人下去,应该不难。

    老道士见了幺爷爷,咧嘴笑了笑:“龙虎宗为天、阴间地狱为地、阴山派为人,天地人三才少了个龙虎宗,不过又多了个江世祖,这三才,又齐了。”

    我没懂老道士的话,但是幺爷爷二爷爷还有江离都没接着这话说,显然他们听懂了老道士的话。

    村里人醒来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一直没有宁静下来的村子顿时炸开了锅,经久不停,纷纷上门来询问怎么回事儿。

    又说杜海跟我娘已经结了阴亲,咋又结一次婚,还是在阴间结婚,这种事儿,他们闻所未闻,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他们讨论时,江离站起身说:“好劳烦各位跟我走一趟,我以性命担保,只要我一息尚存,就绝对不会让各位出事的。”

    有村民问:“江师傅,这事儿完全没必要啊,我们不去也不碍事,去了求啥呀?”

    “尊严。”江离看了看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