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滴血婚书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个小女孩自然是奶奶给我介绍的那个小女孩。

    这些天每天晚上她都会如期而至来我房间,只不过这一次出了意外,躺在我房间的是二爷爷,刚好撞上了。

    我进了门,二爷爷和那小女孩同时看向我,我根本没预料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也懵了,马上回身先关好房门,二爷爷发现已经够了,我不想让更多人发现她的存在。

    二爷爷见我关了房门,马上对我招手说:“萧娃子,你快过来,这个女娃娃说来找你的,你看看认识不认识。”

    我走过去,小女孩对我微微笑了笑,我说:“你怎么又来了?”

    小女孩语气怯懦地指着二爷爷说:“我来找你,但是你不在,我看到了他。”

    二爷爷没等我跟这个小女孩说太多,他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他的身上,对着我嗯了声,我走到床边,站在二爷爷面前说:“二爷爷,她是我的玩伴,是来找我的,您不要跟我师父他们说。”

    二爷爷点头嗯了声:“我不反对你跟其他小娃娃交朋友,但是你们家现在事情本来就多,你要是真的闲得没事做,村里还有好些小娃娃,你跟他们多出去玩玩。可你看这个女娃娃,明显就不是人,你快跟二爷爷说,她到底是咋回事?你要是说不出个头绪来,二爷爷可要撵走她了。”

    听到二爷爷说要撵走她,我还没张口,小女孩先我一步开了口,依旧是怯懦模样,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我心底胆寒,她说:“他已经看见了我,我要杀死他。”

    小女孩面貌看起来柔柔弱弱,但是从她口中说出杀死这种字眼,除了让我感到及其别扭外,就是从心底而发的恐惧。

    二爷爷愣了,我也愣了。

    这个小女孩依旧用她那天真无邪的眼神看着二爷爷,二爷爷愣了几秒竟然呵呵笑了声:“女娃娃,你赶快出去,你还想杀死我,要不是我看你只是个小化生子,早就把你赶走了,赶快走,不要呆在我家了。”

    二爷爷这话说完,小女孩突然迈步上前,伸手便抓住了二爷爷的衣服,然后奋力一举,二爷爷竟然被她给活生生举了起来。

    这么个柔弱的小女孩,竟然能将一百多斤的二爷爷给举起来,看得我目瞪口呆。

    另外,鬼魂始终是灵体,只有在特殊条件下才能触碰到活人,这小女孩没有经过任何手段就能抓住二爷爷,这让我也颇为震惊。

    二爷爷被举起来,预防不计,发出了哎呀一声,想要挣开,但是却根本动弹不得。

    “你不要说话。”眼见二爷爷要开口喊江离了,小女孩来了这么一句,二爷爷还真的就闭口不再说话。

    我看得目瞪口呆,回过神来忙跟这小女孩说:“你快放下我二爷爷,那是我二爷爷。”

    她却语气坚定地说:“他看见了我,我一定要杀死他,谁看见了我,我就要杀了谁。”

    她说着就要举着二爷爷往外走,我哪儿敢让她走出去,走出去要么就会被江离撞见,要么就会把二爷爷杀掉。

    马上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摊开双臂挡在她前面:“你不准走。”

    小女孩见我这么坚定地要拦住她,她的眼神有些闪烁,蠕动嘴角额了声,刚要点头,在这房门口,却出现了一个男人,凝神盯着小女孩,摇了摇头。

    小女孩看了这男人一眼,马上也跟着摇头:“不行。”

    这个男人就之前一直在窗子外面叫走小女孩的人,这次是我第一次知道他,但却不是第一次见到他。

    在之前我曾经见过他一次,那次在板栗树下,就是他穿着蛤蟆鞋过来戳破了那个婴儿是爷爷和娘所生的秘密。

    他就出现那么一次就不见踪影了,我们也猜测过这个男人是谁,当时认为最大可能的就是跟我娘冥婚的那个杜海。

    不管他的身份如何,现在这个小女孩只听他的话,他要是不同意的话,小女孩肯定会杀掉我二爷爷。

    我鼓起勇气看着他说:“我师父就在外面,我要是叫我师父过来,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了,你们放了我二爷爷,我不喊我师父。”

    他却呵呵笑了笑,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看着我:“小朋友,你没听见吗?谁看见了她,她就会杀了谁,包括你的师父。”

    我没有把这个小女孩的事情告诉给江离,是认为她只是一个小化生子,没有必要让江离知道,因为江离肯定会比她厉害。

    但是听了男人这话,我犹豫了。

    或许他是在吓唬我,但是之前我跟奶奶提起这个小女孩的时候,奶奶得知小女孩来找过我,一口咬定我们家有救了。

    江离种种手段,收服了我们所有人的心,但是奶奶从不认为江离可以解救我们家,却偏偏对这个小女孩极度相信,是不带丝毫怀疑的相信。

    我有些犯嘀咕了。

    那个男人见我犯嘀咕,紧接着又开口说:“除非,你在这个上面滴血,我就让她不杀你二爷爷。”

    这个男人从身上取出了一张破破烂烂的布帛,布帛上写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我完全看不懂。

    如果在以前,我会毫不犹豫就滴血,但是现在我变得谨慎了,每个人的血不同,代表的是各自的身份命运,要是被不良居心的人弄去,我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女孩也看着我,等待我的抉择。

    我犹豫了几秒,扯开嗓子喊:“师父!”

    刚喊完,这房门就被推开了,江离倚靠在门口似笑非笑看着我,带着斥责地说:“臭小子,早就知道你有事情瞒着我,一直没戳穿,现在有麻烦了,想到你师父我了?”

    我嘿嘿笑了笑,然后指着小女孩和那男人说:“他们要杀二爷爷。”

    江离把目光放在小女孩和这男人身上,男人见了江离,却突然转身拱手行起了道礼,毕恭毕敬地说:“江道长。”

    江离听闻这个称号,神情陡然变化,不过却很快恢复镇定,目光在小女孩和这男人身上扫视,迈步过去从这男人手中接过了那块布帛,端详看了起来。

    男人见江离在看这布帛,满怀期盼地说:“道长若想护他周全,她必不可少。”

    江离看了布帛一阵,将布帛收了起来说:“滚吧。”

    男人颔首,对小女孩招招手:“该走了。”

    小女孩恩了声,放下二爷爷,跟在那个男人身后准备离开,小女孩目光却一直没离开我,在出门时还挤眉弄眼对我笑了笑。

    等他们走了后,我才问江离:“师父,他们是谁呀?”

    江离把手中那帛书拿出来给我看了看:“这是婚书,只要你滴了血,那个小女孩就是媳妇了,你想不想跟她结婚?”

    我犹豫了,江离却笑了笑说:“别想这么多,等你哪天想滴血了,告诉我就是。”

    我恩了声,这东西交给江离保管确实最佳。

    江离之后过去将二爷爷扶起来放在了床上,我屁颠屁颠跟在江离背后,又问江离:“他们到底是谁啊?”

    江离想了想说:“一个急于给自己女儿找到依靠的父亲而已,我不认识他,不过那个小女孩,你要是真的跟她结了婚,以后师父或许不用这么累。”

    “为什么?”

    “你不觉得她很厉害吗?”江离面带笑意说,“没准儿比师父还要厉害。”

    江离说完就出了门,进奶奶房间继续摆弄着,我被这么一闹,也睡不着了,同样跟着江离去了奶奶房间。

    江离在这屋子摆弄他的那些东西,我在旁边强撑着不睡,看着他做动作,都已经快天亮了,江离才终于收起了他的那些东西,穿好道袍说:“今天村里要来贵客,咱们得一起出去迎接,洗把脸,不要让人笑话。”

    我问:“是谁呀?”

    江离指了指窗子外那团泛紫色的云彩说:“紫气东来三万里,圣人西行经此地,如果猜得不错,那个给你爷爷他们算命的老先生今天会来你们村子。”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