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乌鸦喙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人死后,灵魂会在次日子时才离开人的身体。

    医院这些经常接触到尸体的地方,医生们在见到尸体后,一般是沉默不语的,这已经是共识了,因为这时候死者其实是能听见别人说话的,一旦说了不该说的话,那么如果死者有未完成的心愿,极有可能托付于你。

    因为灵魂尚未离去,死者喉咙还憋着一口气,只要能保留住这口气,那么死者的灵魂就能一直停留在身体中,直到找到合适的办法,就能将死者复活了。

    这搭桥之术,就是借助了死者喉咙的这口气。

    江离根本没有走近去看奶奶,只是回头看了下写字台上搭成的三角形,对我说:“你们要看好这三角,一定不能让它倒了,一旦三角倒了,你奶奶灵魂脱离而出,她的年事已高,到时候就算把灵魂再放入身体中,也回天乏术,只能当个孤魂野鬼。”

    我恩恩点头,先前的悲痛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江离说了,他不让奶奶死,奶奶就不会死。

    江离随后又在那三角旁边贴上了几道符纸,转身出了门。

    爹依旧在堂屋浑浑噩噩呆着,旁边的婴儿哭闹得不停,江离见后过去将婴儿抱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婴儿鼻子,那婴儿马上止住可哭声,婴儿哭声止住世界都清净了,江离这才跟爹说话,“我刚才看了,陈萧她奶奶并不是自杀,而是被人动了手脚,你在这里看见什么了吗?”

    爹对江离的话丝毫没有感到意外,指着房门说,“陈萧他幺爷爷来了,恨我现在是个残废,根本拦不住他,他进屋一趟后就变成这样了,怪我没用,眼睁睁看着自己亲娘被人害死。”

    江离听后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为不让爹继续伤心,就将奶奶现在的情况跟爹说了。

    爹听完大喜,要是这会儿他有能力下跪的话,肯定会给江离跪下的。

    江离又嘱咐我爹要看好那三角,不要被人碰到,那是留住奶奶性命的最后一线希望了。

    跟爹交代完毕,江离暂时让爹看这屋子,不让别人进去,然后对我招招手,让我跟他去一趟。

    出了屋子我才问他:“师父,我们要去干什么啊?”

    江离说:“找地宫藓、乌鸦喙、这两样东西,只有这三样东西才能救回你奶奶,不然光靠那搭桥之术,是远远不够的。”

    这三样东西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要是村子里有的话,村民们也应该经常说起才是,就跟江离说:“可是我们村没有这些东西。”

    江离却摇摇头否定了我的说法,告诉我:“公社化的时候,你们这里死人太多,很多来不及处理,又因为饿死属于枉死,死者魂魄阴司不会立即收去,为防止饿死鬼作祟,所以你们这里当时大多都把死者放在了土地庙前,目的是祈求下面尽早带死者灵魂投胎转世,不过有些尸体搁置时间一长,尸水流出来,浸润土地庙前的泥土,久而久之,土地庙前就会长出一片灰色的苔藓,这苔藓有通阴功效,可稳固灵魂。至于乌鸦喙,乌鸦通报死亡,它们的喙也具有通阴作用。只要找到这两样东西并给你奶奶吃了,她的魂魄就能被固定在身体中,也就不会这么快就死去。”

    土地庙前的苔藓我倒是见过不少,但是没有见过灰色的。

    村里乌鸦也不少,不过想要逮住它们,也难上加难。

    听起来很常见的两样东西,想要弄到他们却十分困难,江离自然明白这其中困难之处,想了想就问我:“你知道你们村哪里的土地庙是一直没有拆过的?”

    我才出生没多少年,这我哪儿知道,脸上有些为难。

    江离看着我也无奈叹了口气,说:“去找你们村里的老人问问。”

    如此几句,我与江离又在村子里游走起来,不过这个点儿,村里大多数村民,都已经下地干活儿了,二爷爷也不在家。

    游走了好一阵,才遇到一个从田地里回来喝水的老人,老人见了江离和我,马上把我们邀请进了屋。

    村里人对江离热情极了,本来是自己回来喝水的,不过我们坐下后,他却首先跟我们端茶倒水,然后跟江离说起了话。

    还没等江离表明来意,他倒先有事跟江离说了起来。

    农村人见识面狭隘,平日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白天下地干活儿,有空的时候就各家各户串门儿聊天,聊的大多也就是这家那家的一些家常琐事儿和八卦事情。

    他要跟江离说的,自然也跳不出这其中,故作神秘往屋子外面看了几眼,确定外面没人后才神神秘秘跟江离说:“江师傅啊,今天白天我们可看见了一件事儿,都不晓得该不该跟你说。”

    江离笑了笑:“有什么事儿,您直说就成。”

    江离跟这些村民一向亲近,鬼怪见了他压力很大,但是村民见了他,却不会有半点压力,村民的感觉跟我的感觉应该是一样的,江离是个和蔼的人,不会那么盛气凌人。

    江离都这么说了,村民马上徐徐道来:“昨天晚上我从田里回来得晚,路过陈萧他爷爷坟场的时候,可看见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关于我爷爷的事情,我马上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江离也听得认真。

    村民见勾起了我和江离的好奇心,颇为满足,呡了口茶水继续说:“我在陈萧他坟前看到个女人在给他爷爷烧纸,以前都没见过。我当时还问她是哪个,非亲非故干嘛要来烧纸。你猜那个女人说了啥?”

    村里人都是聊天的好手,这种事情自然不能他一个人说,要是我们也开口参与进去,到时候就不是他一个人八卦了,传出去也是我们三人八卦。

    江离哪儿能不明白村民的意思,就顺着他的意思问:“她说了什么?”

    村民说:“那女人看起来六七十岁了,穿金戴银看起来有钱得很,一看就是我们这里的人。我问了她后,她说陈萧他爷爷以前日了她就跑了,她是来算账的。以前陈萧他爷爷出去闯荡过几年,你说是不是那时候在外面惹的桃花债,现在找上门儿来了。”

    农村人说话粗鄙,不过意思表达清楚了。

    江离听了村民的话竟忍不住笑了笑说:“老人家已经死了,她要是真的来讨债的也晚了,不用太担心这个。”

    我却想起先前我被拉去坟场的时候,那个村民也跟我说,在坟场看到个人在给我爷爷烧纸,不过我们去的时候却只见灰,不见烧纸的那人。

    我马上把这事儿跟江离说了,江离听完仔细想了想,却没立即发表意见,而是把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跟这村民说了下。

    这村民听了江离的话想了想说:“一直没拆的土地庙啊,这个我也没注意过,村里每家每户都有土地庙,我还得去给你们问问,江师傅要是你能等的话,我明天给你答复。”

    江离托他办事,他自然欣喜不已,要是一旦搭上江离,到时候就算他们死了,江离也能把他们拉回来。

    江离点头答应,谢了这村民,又跟村民说了下乌鸦喙的事情,村民也满口应承。

    在村民家呆了个把小时,我和江离才离开这里。

    等出了屋子,江离神色渐渐开始凝重了起来。

    我看出他脸色变化,就担忧地问:“师父,怎么了?”

    江离说:“你爷爷以前确定是在龙虎宗不假,那三年时间他应该是没有时间去惹什么桃花债的。现在找上门的这个,极有可能是来拿回你爷爷法印、法剑的龙虎宗道士,龙虎宗的人行事果断雷厉,也很固执,如果拿不到东西,很可能做出极端的事情来。”

    江离担心龙虎宗道士直接去我家要东西,不准备在外面继续闲逛了,马上带着我回家。

    不过还没到屋,二爷爷就从我家方向火急火燎下来,见了江离马上急切说:“江师傅,出大事儿了,陈萧他爷爷的棺材被人抬走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