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点名处理的魂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当然,这也只是我和江离的猜测而已,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是要找我爹。

    没说太多题外话,江离立马又问这城隍关于我爹的去向。

    不过这城隍的话却让我们心里一紧,城隍战战兢兢说:“陈安荣一带下来,我就让阴差带着他去了刑房,生死不论。”

    江离听了城隍的话,咬牙将城隍提了起来,再狠狠按在了桌子上,厉声问他:“刑房在哪儿?”

    城隍已经怕极了江离,马上指明了刑房的方向。

    江离没有太多时间跟城隍纠缠,松开城隍带着我迅速往城隍指向的方向赶去。

    这路上有不少的阴差,但是看见我们是从城隍庙走出来的,那边城隍也没发出进一步的命令,他们也没有上前拦我们。

    阴间环境跟阳间有很大的差距,阳间白有烈日高照,昼有月光万缕。

    但是这阴司是没有白天黑色的,抬头全是暗红色的一片,四周也没有花草树木,有的只是泛着金属光芒的桩子,桩子上绽开着无数铁花,还有随处可闻的阴魂惨叫声和痛哭声。

    往前走着,这些嘈杂的声音很容易乱耳,扰乱人的心境,越在这条路上走,这种焦躁不安感就来得越强。

    江离看了看我,说:“众生皆苦,别看阳间风风光光的人,到了阴司不也一样流着跟普通人一样的眼泪吗?腰缠万贯,每日不过三餐。广厦千间,夜寝不过六尺。等世人明白争名夺利毫无意义,这阴间或许就不用听见这么多的哭声了。”

    我们行走的速度很快,这并不影响江离跟我说这些。

    这些在我现在听起来或许没用,但是我今后的生活中,江离有意无意说的这些话,却是我永远的指路明灯,不至于让我在浮沉尘世中迷失了方向,丢失了自己。

    路边的铁树不断往后退,我们距离刑房越来越近。

    靠近了刑房,我才知道,刚才那些哭声根本算不得什么。

    说是刑房,其实就是阴间划分出来的一块土地,设置各种各样刑具,专门来惩罚那些犯了过错的阴魂。

    吱呀一声。

    江离推开了刑房笨重的铜门,看见这铜门后面的景象,我才明白,什么是人间地狱。

    “走吧。”江离拍了拍我,让我跟着他往前。

    痛苦始终感受,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在这里,我却真真实实看见了,也真真切切听到了。

    进了这里,江离神色也不如之前那么轻松,多了几分凝重,低头问我:“能感受出你爹在哪儿吗?”

    我指了指前方:“就在前面,那根柱子那里。”

    江离看向那柱子,神色一变,马上拉着我加快步伐过去,两旁迅速有阴差上前,想要拦住我们,却被江离一声呵斥住了。

    到了我所看见的那柱子旁边,才得以窥视这柱子到底是什么。

    这柱子是铁铸的,足足有四五人环抱粗,柱子的外面插满了刀锋向上的罡刃,柱子下面围聚着不少的阴差仰头看好戏。

    柱子正下方,十来条恶狗抬头虎视眈眈看着上方,等待着上面的人掉下,它们好美餐一顿。

    而踩着罡刃正在奋力往上爬的人,正是我爹。

    爹的惨叫声传入我耳中,江离自然也听见了,马上上前揪住一个阴差,厉声呵斥:“马上停下,让上面的人下来。”

    这阴差不知道江离是干什么的,又没见人押送我们来,得知我们不是来受刑的,没对我们恶言相向,而是说:“这刀山刑罚一旦开始,就没有办法停下来,要停下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上了刀山的人拿到刀山顶上的血馒头,然后下来把血馒头丢给这下面的恶狗,恶狗吃了血馒头就不会吃人了。或者他可以选择跳下来,但是跳下来即便不摔得魂飞魄散,因为拿不到血馒头,也会被这群恶狗撕碎。”

    他们几句话,我听明白了这刑罚是什么意思,就是把阴魂赶上刀山,踩着刀刃上去,上去的同时,刀刃会一点一点切掉灵魂,一些坚持不了的,没爬到顶端就被切碎了,或者坚持不下去的,就会跳下来,到时候也会被恶狗撕碎。想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拿到顶上的血馒头,再下来用血馒头喂狗。

    “师父,怎么办?”我神情急切问江离,那上面站着的可是我爹啊,我已经没有娘了,也没有爷爷了,我不想看着我爹出事。

    江离瞥了我一眼,咬了咬牙:“你站在这里别动,师父去救你爹。”

    说完就往那刀山下走了过去,旁边阴差马上提醒:“别过去,恶狗不认人!”

    不过他们话还没说完,江离已经靠近了刀山,那些恶狗发现江离,立马回身扑了过来。

    江离连城隍都不怕,怎么会怕这些恶狗,三两下就将这些恶狗丢到了一边,然后冲着上面喊:“你在那里别动,我来接你。”

    爹听见江离声音,低下头看下面,见了我和江离后大喜,不过马上对江离说,“江师傅,你莫上来,这刀划脚,会把你的脚切没的。”

    我爹的小腿已经全部被切完了,按道理说,灵魂就是一团能量,消失一部分,整体就会匀过来一部分补上,但是我爹的双腿已经被切太多次,整体为了保护自己,根本不再为他双腿补充灵魂了。

    江离自然不依,伸手捏住罡刃的背部,然后踩在了罡刃上,并不断往上挪动。

    我眼看着刀刃割入江离脚底,心疼不已。

    而旁边阴差却诧异地说:“一般人踩上去就会被切掉一块,他这只割出一条口子来,不简单呐。”

    江离拾级而上,刀刃不断切割着他的双脚,但是他却很快又把伤口填补完整了。

    不消十分钟就已经到了我爹的旁边,根本没等我爹说话,单手抓住我爹,然后又一级一级踩着刀刃往下。

    落定在地上,江离喊了我一声:“陈萧,扶着你爹。”

    我马上过去将爹扶着,因为他双腿没了,根本站不稳。

    爹回头看了眼江离,然后叹了口气说:“江师傅,你们来做啥,这地方是有来无回的。”

    江离不语,靠在这刀山没有插刀的空隙上休息了起来,我看他的双腿一直在颤抖,即便他再厉害,刀切在身上,还是会疼的。

    歇息不到半分钟,江离说:“走吧。”

    我们刚要离开,这四周阴差马上围了上来,江离虽然救下了爹,但是他们却不放我们走,说,“这是城隍爷亲自点名要处理的鬼魂,没有城隍爷的命令,你们不准带走他。”

    江离瞥了他们一眼,声音低沉说,“那就让你们城隍爷亲自来拦我。”

    这话音刚落,之前被江离按在桌子上打的城隍爷带着一队阴差走了过来。

    我以为他们是来抓我们的,不过这城隍慌慌张张的过来,看见这些阴差围着我们,马上满脸死灰地说,“我地大爷们哟,谁让你们拦着他们的,赶快放他们走吧。”

    然后又到江离旁边,满脸谄媚笑容说,“江道长,今天的事情还请高抬贵手,千万不要向判官府提交文书,今后我们办事,一定循规蹈矩。”

    江离刚才才从刀山上下来,这会儿不愿意多说话,只是淡淡恩了声,就带着我们离开了这刑房。

    出这大门时,我回头看了眼,那城隍正在教训刚才准备拦住我们的那些阴差,再看看江离,他只是满眼坚定往前,并没有因为城隍对他的鞠躬屈膝而有半点波动。

    应该是城隍下了命令了,我们回去的路十分平坦,没遇到半点波澜。

    经历一段黑暗过后,再睁眼瞧,我们却站在土地庙的外面。

    依旧是夜晚,但是却并不平静。

    因为我家周围已经被游魂野鬼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都是冲着屋子里的三具躯壳来的,江离说过,那些游魂野鬼认为抢夺了别人的身体,就能起死回生了。

    从这边另外一个传统可以看出,这事儿不假。这边讲究封棺不过三,意思是用铆钉封棺材盖子的时候,最多只能敲三下,不管能不能封严实,都不能继续,因为敲棺材的声音会引来附近野鬼,到时候钻进棺材抢夺尸体,一旦被恶鬼抢夺了尸体,就会有起尸的现象发生,这种事情,我已经听村里老人讲过不止一次了。

    这屋子周围除了围聚着的游魂野鬼,还有就是屋子里面传来的二爷爷的吆喝声音,他在驱敢着那些野鬼。

    江离没来得及歇息,马上往屋子方向赶去。

    不过,还没进屋子里,就听见了从二爷爷口中传出的一个‘敕’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