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城隍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阴差盯着三途河时而哭,时而笑。

    站在旁边的几个阴差原本准备上前来帮忙,但是却被江离一眼给瞪了回去,江离足足将这阴差按在河边将近一分钟,才将他提了起来丢到了旁边,并对之前想要上前来帮忙的几个阴差说:“看住他。”

    那阴差虽然被丢回来了,但是却还是不断往河边冲去,作势要跳入河中。

    江离跟其他几个阴差说了这话,他们马上将这阴差抓住,不让他跳进去,江离随后又问,“城隍庙在哪里?”

    这几个阴差满脸后怕指了一下左边的那条路。

    江离恩了声,背着我往那条路走了过去。

    先前的疼痛已经渐渐消失,我知道我给江离添麻烦了,挺不好意思的,不过我还没开口,江离就说:“你觉得师父是坏人吗?”

    我知道江离是什么意思,三途河是死物,并没有感情,善恶界限分得很明显,江离站在桥上,河水流得前所未有的快,自然昭示了他是坏人。

    不过我眼前这个男人,在我这里却感觉不到他半点的坏,他心地善良,不忍心伤害任何一个阴魂,就连刚才的阴差,他也只是小小惩罚了一下,跟坏人完全搭不上边,我回答说,“不你是。”

    江离呵呵笑了声,“在别人眼里,师父是坏人,但是在你这里,师父永远都是你师父。”

    我那时候没明白江离这绕弯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也知道他对我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恩了声,然后趴在他的背上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江离走了多久,我听见耳边传来人们说话的声音,我才睁开眼睛,江离抖了抖我说,“臭小子,睡够了就下来,你师父老了,背不动你。”

    我打量了下四周。

    这里是个不大的殿堂,殿堂两旁站着数十个阴差,在这殿堂的正上方摆置着一张红色的文案,文案后面坐着一个一字眉的红袍大汉,红袍大汉两旁各站着一个执笔的阴魂。

    我从江离身上下来,上方那红袍大汉开口:“下面两人,见了本城隍还不跪下听从判定!”

    我这才知道,这红袍大汉就是我们要找的城隍爷,掌管着我们那一片生死的人。

    第一次见到城隍,我自然紧张得很。

    我看着江离,反正他做什么,我做什么。

    江离面带微笑,对着上方城隍爷行了个道礼,礼貌至极,而后说,“本人天师道第六十九代传人江离,受阳人托付,特来向城隍爷求明一事。”

    城隍听见江离自报家门,得知江离是道士后面孔多了几许无奈,皱了下眉颇为不快地说,“又是你们这群道士,这阴司是归我们管辖的,道门管好阳间妖魔鬼怪就好了,怎地现在都插手我们阴司的事情了。”

    从城隍爷的嘴里,我判断出了道门和阴间的关系。

    阴间管阴司的鬼魂,道门管阳间的妖魔鬼怪,但是因为道门的人经常受人托付来阴间办事情,阴间早已经不耐烦了,又因为能来阴间的道士大多有些本事,阴间的人也无可奈何,不敢对道士怎么样,但是却十分厌恶他们。

    城隍嘀咕着抱怨了句,然后问,“问吧,什么事情?问完了快走!”

    江离依旧面如春风,说道:“烦请城隍爷告知陈安荣的阳寿年限,以及他的魂魄如今在何处。”

    听了江离这话,城隍爷原本脸上的耐烦变得有些窘迫,却连查都没查,直接摆手就说,“阴司秉公办事,阳人寿终正寝自然会到阴司报道,那陈安荣既然已经到了阴司,就说明他的阳寿已经尽了,无需再查,你们快走吧。”

    城隍摆手催促我们离开,下了逐客令。

    江离却邪魅笑了笑:“天师道有一法术,名叫命相术,本不巧,小道对命相术略知一二,我早已经算出陈安荣阳寿未尽,却被你们阴司的人勾魂带走,这分明是滥用职权,我敬你是本地城隍,才没有戳破此事,如果你还刻意隐瞒,就别怪我一纸文书呈交到判官府去。”

    江离已经开始要挟这城隍了,我也看出来了,那城隍肯定是知道我父亲的,不然怎么可能冒着得罪江离的风险直接拒绝帮江离查探。

    江离的话让城隍脸色大变,不过为了维护他自己在这片的威严,猛然拍案而起,啪地一声吓得这殿内阴差包括我都心里一颤。

    城隍拍案站了起来,怒视江离:“好大的胆子,阴阳各行其道,你们阳寿未尽就擅闯阴司,早就已经犯下滔天大错,现如今还来要挟本城隍,简直胆大包天,赶快给我滚,否则让你们俩都留在这里。”

    城隍已经撕破了脸,根本不顾忌江离道士的身份,江离也不再好声好气跟这城隍说话了,转身看了我一眼:“你与你爹血脉相通,灵魂相连,你好好感受一下,他是不是在这里。”

    “在这里。”我很肯定的回答,没有原因,这只是直觉。

    江离恩了声,又回过身去,直接迈步往城隍的那桌案走了过去。

    城隍嘴角抽搐了几下,指着江离喊,“你要干什么?这里是阴间,不是你阳间,你不要乱来!”

    江离却不管不顾,直接走上城隍所在的高台,站在了桌案旁边,旁边俩执笔的阴差迅速挥拳上来,却被江离一手一个,提着丢了下来。

    城隍见后,挥动手中判定生死的笔就往江离戳了过来,却被江离一手抓住,咔擦一声折成了两段。

    “阴司给你生死笔,是让你秉公行事,而不是肆意妄为,既然你玩弄生死,那就不配用这生死笔。”

    江离将折断的生死笔丢到了大殿之中。

    这里面的阴差都惊呆了,城隍之所以是城隍,是因为城隍手中有酆都殿授予的生死笔,这代表的是阴司的权威,也代表的城隍的地位,现在去被江离活生生折断了。

    城隍也看呆了,他没想到江离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折断生死笔,错愕无比地说,“你,你简直无法无天。”

    江离却漫不经心瞥了这城隍一眼,笑了笑说,“就算是你们判官在这里,我也敢折断他的判官笔,更别是你小小一个城隍,我以礼相待,你自己不懂得珍惜,怪不得我。”

    江离说完走到城隍后方的书架下,左右看了起来,最后选定一本翻开查看起来。

    城隍本就没什么本事,仰仗的全是一支生死笔,现在生死笔没了,他的底气也没了,只能搬出酆都殿说话,“你就不怕酆都殿找上你吗?”

    “你让他们来。”江离淡淡回答,而后目光锁定在了眼前簿子上,回身走到城隍旁边,猛然将城隍的头按在了桌案上,发出砰地一声,又把那簿子丢到城隍面前,“这簿子上分明记载陈安荣阳寿七十九,如果你秉公执法,怎么现在就把他的魂魄给勾了下来?你最好说清楚,我或许可以考虑不递交文书入判官府。”

    我嘴巴长成了o型。

    以前我认为鬼魂最厉害,但是鬼魂见了江离动都不敢动。

    之后我又认为阴差厉害,但是阴差见了江离直接被吓得拔腿就跑。

    我以为城隍总比江离厉害吧,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江离把城隍按在了桌子上。

    想起江离之前跟我说的那句话‘你师父最厉害’,之前以为他在吹牛,现在我相信了,他确实是最厉害的。

    城隍挣扎了几下,对江离恨得咬牙切齿,不过始终挣脱不了,最后只能如实交代了,“这事不能怪我,我只不过是按照上面指示做事的。”

    “谁的指示?”江离问。

    城隍说:“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姓陈,他是阴间放在阳间辅助管理这一片的使者,连我也要听他的指挥,他让我收掉陈家一干人等的魂魄,并将其毁灭,这不关我的事情。”

    姓陈,又是阴间的人。

    我和江离不约而同想到了同一个人,那就是魂魄失踪不明的幺爷爷。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