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阴阳钱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我听到他们的谈论,心里憋着一口气,不愿意他们在背后诋毁江离,干脆快步上前喊了声,“叔叔婶婶!”。

    我这突然来的一声,弄得他们都尴尬不已,互相使了眼神,闭口不谈这个话题,笑呵呵跟我打招呼,问我做啥去了。

    我简短干脆回答了句:“师父让我买黄表纸。”

    去灵堂的一路上,我都闷声不语,他们也看出来了,也都不说话了。

    回到灵堂,他们直接奔着爹和奶奶去了,我提着黄表纸到江离旁边,把东西交给了他,江离接过黄表纸瞥了我一眼:“怎么了?吃苦瓜了?”

    我想了想,没把这些事情告诉给江离听。

    之前跟我一起来的那几个邻里乡亲,这会儿已经到奶奶跟前跟奶奶说起了话,或许是没有注意到我和江离就在这里,他们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能传过来,我和江离站在旁边看着那边儿。

    那几个姑婆在跟奶奶嚼舌根,“他奶奶呀,这江离师傅不是本事那么大吗?怎么来了以后你们家的人都接连死了,你倒是长个心眼吧!”

    另外一个姑婆也跟着附和,“就是啊,谁知道那人家打着什么心思呢!毕竟是外人,肯定不会真心真意帮我们,别到时候把陈萧也害了。”

    奶奶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但是脸色已经变了,我了解奶奶,她是个很排外的人,江离虽然为我们家做了这么多,但是在她的眼里,江离的话始终比不上这三姑六婆的话。

    我以为江离听了这些话会生气,不过江离却笑了笑,伸出手在我头上摸了摸:“方为处世之道,圆乃立身之本,方圆做人才能长久不倒。愚人除事不除心,智者除心不除事。自己修为够好,就不会被别人的话影响,不去看,不去想就好。”

    我恩了声,心里却还是有些不痛快。

    江离又说:“我有些累了,你陪我回去一趟吧,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之前从没听过江离说累,我以为他这个人是不知道累的,所以听到他这话稍微有些诧异,不过而后一想,他这么尽心尽力,却还要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换做是其他人也会心力交瘁,他累是正常的。

    我和江离离开灵堂回了家,回家后江离并没有休息,而是从他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一铁制的圆印来,用这个圆印在问我所买的黄表纸上敲打起来。

    敲打一下,黄表纸上就会留下一个铜钱模样的印记,我在旁边看着奇怪,问他:“师父,这个是什么?”

    江离说:“这叫钱印,你们平时买的黄表纸以及外面印刷的阴阳钱,在下面根本没法使用,只有印上钱印的黄表纸才能在下面真正流通。”

    以前逢年过节,爷爷也会经常给死去的先人烧纸钱,不过大多都是外面印刷的那些面额较小的阴阳钱,我问过爷爷,为什么不买面额更大的,爷爷说面额太大,下面找不开。每次烧纸的时候,爷爷还会额外烧一叠,说是收买下面的人,让下面的人把阴阳钱送到先人手上。

    江离在摆弄着黄表纸,直到凌晨,江离看了眼哈欠连天的我,将那些印好的黄表纸装在一起交给我说:“你今晚凌晨一点钟去你幺爷爷的灵堂,把这些阴阳钱都带过去。”

    我点点头,“要把这些阴阳钱烧给幺爷爷吗?”

    江离摇头说,“这个阴阳钱可不是拿来给你烧的,你幺爷爷的魂被别人藏起来了,阴间勾魂的人找不到他魂的话,今晚肯定会到灵堂闹事,有些事情我不适合露面,这件事情你去处理。”

    我眨巴眨巴眼,以为江离说错了,这么大的事儿让我去处理?就面带苦相说:“师父,我不行……”

    江离见我满脸不自信,就跟我详说起来,“阴间的人也是人变的,他们也有七情六欲,你把他们当成跟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就好了,如果今天下面的人捣乱的话,你就用这些阴阳钱收买他们,我再教给你几句话,一会儿见到他们用得上。”

    江离随后跟我说了几句一会儿见到阴间那些人要说的话,然后拍拍肩膀让我去灵堂。

    这是江离第一次把事情交给我独自做,虽然心虚,可又觉得是件特别得意的事情,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带着一袋阴阳钱跑到幺爷爷灵堂去守着。

    这个点儿已经没多少人在灵堂了,一般能守夜守到这个点儿的,也就平时比较亲近的一些亲戚。

    之前灵堂还挺热闹的,现在基本上安静下来,我一路小跑到灵堂,站在灵堂门口往里面里面瞧了眼,果不其然,在幺爷爷棺材正前方看见俩人高马大的黑袍人,个头起码有一米八,黑色袍子将他们遮盖得严严实实,只露了张冷冰冰的脸出来,他们肩膀斜挎着一条黑黝黝的铁链。

    二爷爷、爹、奶奶以及其他的一些邻里乡亲都站在两旁惊恐盯着这俩人。

    看到他们两个正脸的时候,我都惊呆了,不是因为他们是阴间使者,而是因为我在两年前见过他们俩。

    村里以前就经常流传有勾魂使者的事儿,之前村里有老人得了胃癌,已经到弥留之际,村里所有人都去老人家看老人最后一眼,我们在老人床前守到半夜,我尿憋得慌,一个人又不敢出去撒尿,就让爷爷打着手电筒陪我。

    农村没那么多讲究,我站在屋檐下撒尿的时候,看见老人家牛圈旁边有两个黑影子,连忙指给爷爷看,爷爷打着手电照过去,那两个人跟我对视了眼,我也记清楚了他们的样子,就是在灵堂里面的这两个人,衣着打扮跟两年前一模一样。

    不过他们那时候看见我就走了,等我和爷爷回屋,床上的老人喊了句‘莫拉我,我不走’,然后断了气。

    这是我亲眼见过的一次勾魂,我听过的阴间使者勾魂的事情就更多了。

    我都认出了他们俩,二爷爷和村民他们自然知道这两个是什么人,活人哪儿敢跟阴间的人斗,万一惹怒了他们,把自己魂儿勾去了,不划算。

    没等我多想,这两人中其中一个开了口:“陈家兴食亲兄的油,罪大恶极,城隍爷点名要我们带他下去。不过我们俩在这附近找了一圈并没找到陈家兴的魂,只可能是你们给他藏起来了,人鬼各行其道,劝你们还是尽早把他的魂魄交出来。”

    他们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二爷爷,很明显,他们认为是二爷爷把幺爷爷的魂魄藏了起来。

    附近村民哪儿遇到过这种事情,以前只是听说勾魂使者的事情,现在亲眼见了,他们连话都不敢说。

    倒是二爷爷,胆大回答了句:“我也不晓得我兄弟魂魄去了哪儿,我晓得你们两个是来勾魂的,你们看能不能先让我们把我兄弟送上山……”

    “不行。”二爷爷还没说完,他们就断然拒绝了,“既然你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就别藏着掖着了,我知道你们陈家三兄弟个个都有些本事,藏人魂魄的事情,也就只有你能做到,再给你们几秒钟时间考虑考虑,如若不然,就把你们陈家的人全都勾下去,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陈家的人都做了什么,如果不是有人庇佑着,我们早就带你们下去了。”

    二爷爷看了爹和奶奶一眼,脸色很为难。

    在我娘那件事情上,爹和奶奶做的要多不光彩就有多不光彩,要是阴间的人真的要拿这件事情来说事儿的话,爹和奶奶能不能保得住,都不一定。

    眼见那两人要动手取身上铁链了,我深吸几口气,壮着胆子就走了进去。

    我刚进去,二爷爷就冲我吼了句:“狗日的,你进来做啥?赶快给老子滚回屋睡觉去。”

    二爷爷吼着让我走,是怕阴间的这两个人把我也盯上了。

    我不敢看那两个人,只顾着按江离说的做,走到幺爷爷的棺材前,抓了一把香全都点燃,插在了香坛里面。

    顿时屋子里烟雾缭绕,我再看了眼那两个人,他们在这烟雾中果真露出了满足的神情,有些贪婪的吸着这些烟雾。

    江离跟我说,人吃饭,鬼闻香。勾魂使者也不例外,他们也要靠闻香补充能量,但是阴间对勾魂使者颇为苛刻,他们很难得到足够的香烛,所以这个时候,要是能有足够的香烛给他们,或许能让他们暂时冷静下来,不至于那么快翻脸。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