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降实话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些事情,江离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只要跟着他的脚步走就可以了。

    回家还是老样子,爹和奶奶都颓靡着。

    爹抽着闷烟,奶奶靠在椅子上盯着房顶哼唱着,江离进屋后端把椅子坐在了奶奶旁边,跟奶奶说:“老人家,陈萧他爷爷的箱子,能给我看看吗?”

    奶奶头也不回指了下之前爷爷死的那房间,说:“就在柜子顶上,你自己去瞧吧。”

    江离恩了声就站起身去偏屋看爷爷那箱子去了,等江离进屋后,奶奶神神秘秘招手让我过去,我挨着奶奶坐着,她又掏出了身上那张照片,指着爹娘身后那个盯着摄像头的小姑娘说:“萧娃子,这个女娃娃我真的让她给你当媳妇了?你要不要?”

    这么好看的小姑娘,要是真的是我家亲戚,或者我家认识的人的话,我肯定是愿意跟她一起玩儿的,以前孤独习惯了,现在急于想要个玩伴,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媳妇。

    就笃定点头说:“我要。”

    奶奶笑呵呵摸着我的头:“那我就跟她说道说道,你可不能犯浑欺负她。”

    我说:“晓得了。”

    我跟奶奶说话的这期间,江离也从偏屋走了出来,奶奶一看见江离出来,马上闭口不再谈这件事情,有意无意避着江离。

    江离有所发觉,但是却不戳破这层膜,笑了笑走过来拍了下我的头:“睡觉去吧,今天累了一整天了。”

    我哦了声,屁颠屁颠跑到屋子里躺回到了床上,江离留在堂屋跟爹和奶奶说话。

    现在睡觉比之前安稳不少,躺下就睡着了。

    晚上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梦见奶奶给我看的那张照片上的那个小女孩就站在我房间的墙角,低着头,我就躺在床上盯着她。

    这个梦还没做完就被江离叫醒了,醒后闻到床上一股臭味,再仔细一瞧,我竟然在睡梦中吐了,满床都是污秽物。

    我马上掀开被子满脸尴尬坐在了床边上,不忍看床上的恶心玩意儿,江离皱了下眉,然后上前摸了下我的额头,掰开我眼睛看了看,并没说怎么回事,而是说:“走,去给你洗洗。”

    现在已经是深夜,爹和奶奶都已经歇息去了,烧热水也来不及,江离就舀了冷水放在盆里,让我脱了衣服给我搓了起来,边搓边抱怨:“我江离这辈子还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也就是你,换做别人我直接提着就丢出去了。”

    我本来就很尴尬,他这么一说,我脸红到了耳根。

    不过就快要洗完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个缝儿,咚地一声,一团黑色的东西被人从门缝外丢了进来。

    农村装的都是大开大合的木门,就算插了门闩,也会留下一条缝儿,稍微推一下,门槛和门之间的缝隙就更大了。

    江离马上站起身去把那坨黑色的东西捡了起来,拆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坨黑乎乎的鞋子。

    我从盆里出来,自个儿裹着江离道袍走过去问:“师父,这是什么意思?”

    江离说:“鞋谐音邪,有人往你家丢鞋,就等于往你家丢了邪,你们家被报复了,今晚怕是有东西要找上门来,去帮我把我的桃木剑拿来。”

    我马上屁颠屁颠跑去把江离带来的那些东西全都拿了过来,江离有备用的道袍,他取出一件披在身上,吱呀打开大门,端了把椅子坐在了门外,又回头看了我一眼:“你可以继续去睡觉,我守着,要是害怕的话,就站在我后面。”

    我咧嘴一笑,马上越过门槛站在了江离身后,跟他一起面对起了这漆黑的夜晚。

    我呆站了会儿,并没发觉有什么动静,就问:“师父,我们是不是搞错了?根本没人来呀。”

    江离笑了笑,对我勾了勾手,我弯下腰去,他用手指在我眼皮上抹了下,我再睁眼一看,顿时心里颤动起来。

    这屋子外面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比我们之前去杜海他们村子的时候还要多,少说也有上百个,他们围聚在屋子外,虎视眈眈看着江离。

    我有些怕了,江离头也不回对我说:“怕什么,师父在这里,谁也进不了屋。”

    我说:“到底是谁把鞋子丢进来的?”

    江离说:“这也是黑巫术中的一种,名叫降实,有时候说的话被人利用会成为现实,就叫降实话。有些东西被人利用,发挥其作用,就叫降实物。这种诅咒术跟张端公中的诅咒术是同出一门的,由此看来,那个人就在村子里,他之前没有明目张胆对我们动手,现在却等不及了,说明我们已经触及到了他的身份或者利益,你猜猜还能有谁?”

    我想都不用想,今天我们就去见了幺爷爷一个人,江离还戳破了幺爷爷手上手链已经变黑的事情,如果真的是幺爷爷的话,他肯定知道江离已经怀疑他了,这件事情是他做的可能性最大。

    “幺爷爷。”我说。

    江离笑而不语,依旧端坐在门口,外面围着的这些孤魂野鬼愣是不敢往前半步。

    坐了约莫有半个小时,外面围着的那些孤魂野鬼才渐渐散去,等他们全部走了,江离才站起身来整理了下道袍,才刚要进屋,屋子旁边传来火光,紧接着就是村里人的喊声:“江师傅睡了没?”

    江离凝神看了下,确认是村里人后就回答:“没。”

    火光渐进,村里两个老人小跑着上前来,气喘吁吁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话来:“出事儿了,萧娃子他幺爷爷出事儿了。”

    我和江离都愣了神,我们才刚刚猜测那鞋子是幺爷爷丢进我家的,这才没多少时间,幺爷爷竟然出事儿了。

    江离马上问:“他怎么了?”

    村里人说:“死了,你快去瞧瞧吧,看看还有没有救。”

    村里人的声音惊醒了我爹和奶奶,他们穿好衣服出来又问了遍到底怎么了,明确是幺爷爷出事儿后,马上跟着他们往幺爷爷家里赶。

    死了人是大事儿,村里不少人已经聚集在了幺爷爷的屋子前,二爷爷也在。

    见到江离来了,他们让开路让江离进去。

    我紧跟着江离,走进屋子看见幺爷爷仰面靠在靠椅上,眼睛瞪着房顶,身子都已经僵硬了。

    江离伸手去摸了摸幺爷爷的尸体,然后说:“死了有几个小时了,老人家是怎么死的?你们知道吗?”

    村里老人说:“我半夜起床撒尿,看见陈家兴屋子灯还没关,就以为他没睡,过来看看,推门一瞧,就看见他死在了椅子上,我也不晓得到底是怎么死的。”

    如果幺爷爷在几个小时之前就死了,那么往我们屋子里丢东西的就绝对不是幺爷爷了,我微微抬头看着江离,想知道他怎么看这件事情。

    江离说:“连魂魄都没了,正常死亡不会这么快,能取人魂魄的要么是鬼神,要么是方士。”

    村里人马上就说:“村里不就江师傅你一个道士吗?”

    他们不带半点隐晦就明说了这件事情,自然会有人多想,不过江离毫不在意,站起身在屋子里走动起来,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幺爷爷碗柜里面。

    碗柜里面是幺爷爷晚上没吃饭的饭菜,还有一口锡锅,江离在锡锅面前站了会儿,然后把锡锅端了出来,打开盖子说:“里面是尸油,老人家是吃了尸油才死的。”

    这句话顿时让村里人都炸开了锅。

    我老陈家,不止是公公日了儿媳妇,现在又来一个吃死人身上油的。

    “陈家兴看起来挺正常的,怎么会糊涂到吃尸油?江师傅,你是不是搞错了。”有村民质疑江离说的话。

    旁边的爹这会儿眼神涣散开口:“这是我爹的油。”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