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勾魂使者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幺爷爷几乎用尽全力敲我,疼得我当场就啊呀惨叫了起来。

    这衣服就是普通的中山装,我还真不知道幺爷爷是怎么认出这件衣服就是我爷爷的,不过这都不重要,爷爷他们三兄弟从小一块儿长大,他们三人对对方的了解比我们更为深刻,幺爷爷说这件衣服是爷爷,那么它九成九就是爷爷的,这也印证了之前的猜测,那九宫阵阵的是我爷爷凿出来的。

    江离马上对我使眼色,我怕再挨打,就赶忙脱下了这衣服,丢到了一边。

    幺爷爷看了下江离,又愣了下说:“江师傅你身上咋都是湿的?这样可不行,要感冒,我去给你们找件衣服来。”

    幺爷爷说完就进了屋。

    进屋后江离看着我笑了笑:“疼吗?”

    “当然疼。”我反手摸着刚才幺爷爷敲我的地方说。

    我以为江离会关心我一下,不过他听完只是微微一笑:“挨顿打也好,富养女,穷养儿,男孩就要穷生贱养,穷生贱养活得长。”

    这个世界就根本不是公平的,江离这话就可见一斑。

    幺爷爷很快从屋子里拿出了他以前的衣服,让我和江离换上,我们换衣服期间,幺爷爷提着保温瓶去给我们泡了两杯热茶递给我们,这才坐在凉椅上问我们:“你们这是干啥去了?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江离说:“不小心掉水里了。”为不让幺爷爷在这个话题上纠缠,马上转移话题继续问,“我听陈萧奶奶说,您和陈萧爷爷还有陈萧二爷爷年轻的时候出去闯荡过,那段时间你们在一起吗?”

    幺爷爷听了这话叹了口气,又把刚才已经灭掉的烟枪点燃,吧嗒吧嗒抽了起来,神色怅惘地咦了声,说:“那个时候到处都不好混,出去就是个死。我们仨还没出咱们乡,遇到个老瞎子,老瞎子说我们仨要是一起走的话,连县城都走不回去,非得让我们一个人往东,一个人往西,再一个人往北,这样才能有活路。”

    “老瞎子?您认识他吗?”江离对这个老瞎子很感兴趣。在川渝这边儿,一般都把算命先生称呼为瞎子。

    在这前两年,我家也来过一个年轻的瞎子,算命的,算出我有个贪水关,要扎个稻草人到堰塘边上烧掉才能破解了这贪水关。

    贪水关在《百关秘诀》中有记载,会落水就叫贪水关,会被开水烫或者被火烧就叫贪火关,会流血就叫血光之灾。

    我那时候听错了算命瞎子的话,以为他让爷爷把我抓到堰塘边烧掉,吓得哇哇大哭,边哭边骂他死瞎子,之后算命瞎子解释说,算命的窥视天机,一定会遭报应的,五弊三缺总会报应几样上身,为了不祸害家人,他们在当算命之前都会弄瞎自己眼睛,这也算是报应了,不至于祸害自家人。

    江离发问,幺爷爷摇摇头说:“不认识,以前没见过。当时他跟我们说这话,我们当然不相信,结果那老瞎子跟我们说了三件事儿,说完后第二天我们三兄弟就各奔东西了。”

    江离继续追问:“哪三件事儿?”

    幺爷爷说:“这第一件事儿,就是关于陈萧爷爷的,他告诉陈萧爷爷,晚上找睡觉的地方时候,千万要睡屋里,不能睡外面。”

    幺爷爷说着又抽了口烟,呼出一团白雾,满脸满足表情,顿了会儿继续说:“那时候交通没现在这么便利,要进县城得走一整天的路。路上有歇脚的地方,但是得花两分钱才能住进去,当时我们仨身上就五分钱,陈萧爷爷比我们大,就让我们进屋去睡,他剩下一分钱可以在门口的褥子上将就一晚上。”

    “然后呢?”我迫不及待地问。

    幺爷爷说:“那天晚上下大雪,睡屋子外面的就陈萧爷爷一个,结果睡到半夜又来一个人,哆哆嗦嗦站在他爷爷旁边,他爷爷当时年轻,又是个老好人,就把褥子让给那个人了,到旁边稻草上将就一晚上,结果第二天就出事儿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旁边那个人不见了,雪地上是豹子的脚印。”幺爷爷说到这里,拍了下手再摊开,动作有些滑稽,再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昨天睡陈萧他爷爷褥子的那个人被豹子叼走了,豹子吃了一个人就饱了,没有吃陈萧他爷爷,那个人实际上是救了陈萧他爷爷一命。后来我们去看,看到那个人留在旁边的衣服,就是我们白天看到的那个老瞎子的衣服,这不巧了。”

    江离释然点点头:“您是说,那个老瞎子算出晚上有豹子来,又知道陈萧他爷爷要睡外面,就专门过来救他的?”

    “可不是。”幺爷爷一摊手。

    江离又问:“这是陈萧爷爷的事情,那么您和陈萧二爷爷的事情呢?”

    “那老瞎子跟我说,晚上有人找我借烟袋,我千万要借给他,不然就要出事儿。”幺爷爷继续说道,“那时候路上饿死的人多,见到死人很正常,当时我们仨赶去找住的地方,天都已经黑了。因为我们摸黑走路,看不见路上有啥,走半路烟袋一个不小心就掉坎下去了,当时天太晚,他爷爷不准我去找,怕有长虫。等第二天我去找,不得了,坎下一个死人,我那烟袋就夹在他胳肢窝里。要是晚上我去把烟袋捡起来了,指不定那死人就找上我了。”

    我听着觉得玄乎至极,只觉得那个老瞎子太神了,这么两件事情都被他说中了。

    我问:“那二爷爷呢?他跟二爷爷说了啥?”

    幺爷爷愣了愣:“跟你二爷爷说了啥,我们还真不晓得,当时他是偷偷跟你二爷爷说的,我们去问你二爷爷,他啥也不说。”

    “后来你们去了哪儿?”江离正身发问。

    幺爷爷笑了笑说:“我去了北边儿,陈萧他爷爷去了南边,他二爷爷去了东边,我去在黑煤矿干了几年,至于江离他爷爷和二爷爷去做了啥,我也没问,他们也不说,你们怎么突然问起这事儿来了?”

    江离说:“想了解了解。”

    说完之后江离开始跟幺爷爷道别,说不放心我爷爷和我爹在家里,要回去看看。

    幺爷爷起身送我们,到门口的时候,幺爷爷突然开口说:“江师傅,你是不是觉得这事儿跟我们仨有关呐?”

    我和江离都愣了神。

    农村人都很圆滑,就算看出来也不会直接问出,幺爷爷这么一问,我都觉得尴尬了,不知道江离要怎么回答。

    看了江离一眼,江离回身说:“我只是问问,另外您手上的手链已经变黑了,说明您身上阴气重,您家那块石头可以克制一下阴气,您最好把那块石头也带在身边。”

    我顺着江离目光看去,果然发现之前江离送给幺爷爷的手链已经变黑了。

    幺爷爷低头看了眼,眼睛恍惚了下。

    江离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讳莫如深笑了笑,带着我离开这里。

    往回头的时候,我问江离:“师父,幺爷爷手链怎么变黑了?”

    江离深吸了口气:“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记得之前在杜海村子里,那个想要勾你魂魄的人吗?”

    “记得。”我连连点头。

    江离说:“会勾魂的人除了方外之人,就只有阴间的勾魂使者。我怀疑你幺爷爷就是阴间的勾魂使者。”

    江离这话太大胆了,幺爷爷看起来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可能是阴间的人?

    “师父,您搞错了吧。”

    江离笑了笑:“还只是猜测,是不是,很快就知道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