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阴山将军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些孤魂野鬼不乏有我熟悉面孔,最前面那老太太我印象最深刻,她原本住的距离我们村子不是很远,前些年她儿子在外地打工出事,她伤心欲绝之下吊死在了门口的树上,那时候我还和爷爷一起去参加过她的葬礼呢,没想到现在再次见到了她。

    我跟她打了个照面,她就张开干瘪的嘴巴说:“萧娃子,你爷爷呢?”

    我刚要回话,江离猛瞪了我一眼说:“不要回答他们,他们这是想借尸还魂。他们知道你身上有鬼婴,说明适合鬼魂居住,对他们来说,你是个很好的容器,都想要抢夺你的身体,一旦你回答他们,就等于答应把身体让给他们,到时候他们就会一辈子缠上你,至死方休。”

    江离这话吓得我马上就不敢言语了,我身上这几个鬼婴就让我痛不欲生了,更别说这外面这么多的孤魂野鬼。

    后来江离告诉我,这种孤魂野鬼大多数是因为自杀、冤死、孤独而死,无法进入六道轮回而徘徊阴阳交界无处可归。

    往往这种孤魂野鬼的怨气也是最大的,最喜欢在人晚上路过时喊他名字,如果答应了它一声,人身上的三把火就容易灭,而我的身体适合鬼居住,所以这些鬼魂才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对面这些孤魂野鬼见我不回话,当下就变了脸色,个个龇牙咧嘴往我这边儿扑了过来。

    江离眼神骤然一凝,往前跨了一步,伸手就揪住了前面两个人,砰地一声砸在了这墙上。

    这些可怕至极的鬼魂,在他这里,却弱小得跟小猫小狗,看得我目瞪口呆。

    那两个被他丢出去的鬼魂砸在墙上之后,噗地一声变成了青烟消失不见。

    其余鬼魂马上停住了脚步,怔怔看着江离,满眼惊恐。

    江离启唇说:“三个数,再不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还没等江离数数,这些鬼魂作鸟兽状散去,现场马上就干净了。

    我也松了口气,可这口气还没呼出来,眼前陡然变红,我伸手摸了下,却发现我手上沾满鲜血,紧接着我口鼻中也流出了殷红的鲜血,顿时慌了神,头痛欲裂,忙喊江离:“师父,师父,我流血了。”

    江离回首看了我一眼,马上伸手盖在了我头上,在我额头上搓了起来,同时将手指上原先还没愈合的伤口再次掐破,将鲜血滴入我口中。

    刚才那痛苦感觉随之消散,江离跟我来了句:“捂住耳朵。”

    “啊?”我没太能明白。

    江离没跟我解释太多,随后启唇念咒:“雷祖圣帝,远处天曹,掌管神将,邓辛张陶,能警万恶,不赦妖魔,雷声一震,万劫全销,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他念完这咒语,外面天突然就阴沉了下来,乌云压得很低,看起来就像是天沉下来了似的,再往下一步,就要把这屋子压塌了。

    轰隆!

    突然一声响动,眼前闪过银白色亮光,刺得人睁不开眼,那声音也震耳欲聋,我整个人当场就懵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

    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刚才是打雷了,雷就劈在了这屋子外面。

    我和张端公都呆了,看着江离久久不语,道士果然是活神仙,连雷都能弄下来,这本事我以前闻所未闻。

    雷电过后,烟消云散,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江离转身看着我和张端公,皱了下眉:“不是让你捂好耳朵吗。”

    我还没从刚才震惊中反应过来,断断续续地说:“我没听见。”

    江离告诉我:“刚才有人在勾你的魂,懂得勾魂只有方士、道士之流,或者是阴间的勾魂使者,刚才鬼魂群里混进了会勾魂的人,希望不要是阴间的人。”

    我一个山村小子,哪儿知道什么阴间使者,什么勾魂法术,不过江离表情凝重,我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江离看我面容紧张,却又舒展眉头一笑,敲了我脑袋一下:“臭小子,这么紧张干嘛?就算是阴间的人来了,师父也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

    人在最无助的时候被人帮助,就最容易被感动,即便我年纪小,这会儿我也感觉心里暖暖的。

    江离没等我回话就又把目光放在了张端公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下张端公问他:“你接着说吧。”

    张端公多半被江离刚才那本事吓到了,这会儿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他叹了口气,满脸愁容说:“陈家也不知道积了什么德,攀上了你这门亲戚。瞒也瞒不住了,我实话告诉你们吧。”

    我和江离细细听着,张端公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僵硬地坐在了后面布满灰尘的椅子上,说:“其实跟陈萧他娘配阴婚的人是我儿子,他叫杜海。我年轻的时候进城挑煤炭,路上遇到个半吊子神汉,他告诉我,我鳏寡孤独残这五弊中,中了独这一弊。会克死自己儿子,我哪儿舍得我儿子被自己克死,就把他送给别人养着,我就出门闯荡去了。”

    张端公这时指了下江离,继续说:“我去了你那个道观,当时你还不在道观里呢,道观里只有个老道士,我听他讲了几堂课,后来他不给我讲了。只能又在外面闯荡了些年,等四五十岁才到陈萧他们村附近找了个住的地方,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道我儿子在煤矿出了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老张家不能绝后啊,刚好陈萧他娘出了事儿,所以我就琢磨着给杜海配桩阴婚,不管能不能生,尽人事听天命。”

    我听呆了,从我记事起张端公就一直住在我们村附近,村里也根本没人知道他有过后人,都把他当成孤寡老人,没想到他竟然有儿子,而且他儿子还跟我娘配了冥婚。

    江离听完神色不善问张端公:“仅仅是为了给你儿子配阴婚,你就给陈萧他娘选择风水那么差的地方做墓地?”

    张端公连忙摆手:“这真不关我的事,我虽然有私心,但是还有良知,那种地方埋了人会永不超生的。全是陈萧他爷爷一定要我选那么个地方埋陈萧他娘的,我也没问为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要想知道具体的事情,你回去问陈萧他爷爷。”

    我插嘴说:“我爷爷已经死了。”

    张端公愣了神:“啥时候的事情?我就说,他选那样的地方害人,肯定要遭报应的。”

    这事情算是明了了,江离又问了另外一桩事情:“到底是谁害的你?”

    张端公现在能跟我们说话,但是他并不是活人,而是一具死尸,全靠我娘那坟墓,他才能行走说话。

    张端公听了这话题,本就无神的眼珠子转动了几圈,开口一个啊字还没说完,双眼一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江离马上上去检查,在张端公身上按了几下,摇摇头说:“魂飞魄散,没救了。”

    说完从身上取出一把拇指上的小刀,转头对我说:“捂住鼻子。”

    我这次听清楚了,马上捂住鼻子。

    江离这才割破了张端公的喉咙,一道黑气从张端公喉咙里飘荡了出来,散在了空气中,好一会儿后江离才让我松开鼻子,并对我说:“行尸都会在喉咙里留一口气,这口气就是尸气,尸气不除就会由行尸变成僵尸,到时候更难处理。”

    我吞了口唾沫问江离:“张端公怎么了?”

    江离把张端公翻了个身,详细检查一遍,扒掉张端公衣服时,在他的背上发现了一道道有规律的伤痕。

    张端公背上刻着一道符,符上刻着‘敕令阴山将军显煞罡’。

    江离看了这道符,眼神有些不对劲了,这屋子安静得有些可怕,我打破这安静问:“这个是什么?”

    江离说:“茅山术是由巫术演变而来的,分为黑巫术和白巫术两派,因为黑巫术太过阴邪,逐渐被茅山淘汰,不过民间各处还有黑巫术流传。这道符出自黑巫术分支下的阴山派,叫做阴山将军符,有诅咒的功效,被诅咒者一旦说了不该说的话,这诅咒立即生效,看来你们这小小的村子很不简单,竟然有会阴山法术的人混了进来。”

    我犹犹豫豫地问:“师父您厉害,还是那个人厉害?”

    江离呵呵一笑:“你师父是最厉害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