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事出蹊跷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娘惊讶的看着江离,不大理解,江离继续告诉我娘,“它阴气过重就是因为你给它喂奶造成的,它现在已经是阴阳体质,要是继续下去,你的尸气引流进入它身体就成了纯阴体质那就和鬼婴一样了。”

    娘低着头放下怀中的婴儿,细声细语的说了声,“谢谢你,江离师傅。”

    我跟在江离身后探出脑袋看着我娘,见娘转身准备离开,我还是忍不住的喊了出来,“娘——”

    娘愣了会,转过身来呆呆的看着我,我从江离身后窜出来,也没多想就冲娘身上抱了上去,无论她是死是活,她都是我娘,我坚信她不会害我。

    娘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拍了拍我的后背,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记住娘的话,跑。”

    江离本想追问娘为什么要叫我跑,可娘似乎不想说出来,支支吾吾欲言又止,最后干脆一溜烟的钻进树林里。

    外边守灵的人早就闹炸了,三更半夜吵醒了附近的村民,只要是离我家不远的村民都披上大衣过来凑热闹,看稀奇似的来看我家。

    有不长眼的直接问我奶奶,“萧娃子他娘舍不得你老伴,又回来偷人啊?”这话硬是气的奶奶直跺脚,拿着木扫帚就往人身上打。

    江离见到外面情况不大好,赶紧走了出去,告诉村民们,“因果报应,不该看的莫看,不该说的莫说,因果循环报应到了身上,就难办了。”

    村民们听了江离说出这番话,都老老实实闭上嘴,大家都认为江离说话可信度高,毕竟也是观里的道士,内心里还是很敬畏的,所以江离说句话都可以抵过很多东西。

    村民们散去后,奶奶一人偎在房间里哭,边哭边埋怨,“死老头子,你死了都要给我整些事情出来,你让我们陈家的脸以后都往哪里搁啊,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做的孽!”

    我心疼的看着奶奶,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紧紧拽着自己的衣角,低着头闷声哭了起来。

    江离摸了摸我的头,“你会痛苦,是因为自己的修为不够,想要摆脱痛苦,就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我又赶紧抹了眼泪,点点头。

    到了白天,总有村民到我们家来,说是看看爷爷安慰一下我们,其实就是来看稀奇,然后转身去给自家七姑六婆长舌去了。奶奶先是客气让他们进来,后来惹怒了奶奶要进门来的全给赶了出去。

    刚有敲门声,奶奶就没给好脸色,“别敲了,该回哪里回哪去,少来我这里当长舌妇!”

    “大妹子开门,是我!”这是幺爷爷的声音,之前江离安排幺爷爷去调查跟娘配冥婚男人的身份,去了他们村里。

    奶奶这才起身去开门让幺爷爷进来,幺爷爷听到我爷爷去世的消息浑身颤抖,在我爷爷的灵堂前哭了起来,幺爷爷和爷爷从小关系好,感情是最深厚的,我爷爷这一走的消息,幺爷爷整个人再也绷不住了。

    幺爷爷伤心了好久,才缓过神来。江离让我给幺爷爷倒杯热茶,给他压压惊。

    之后江离和幺爷爷在我屋子里摆谈起来,之前江离托幺爷爷去冥婚男人的村子里调查他的身份,幺爷爷告诉江离,那个男人叫杜海,事情还真有些蹊跷。主要是幺爷爷身体不大好,走不了太久,待上一天就只好回来了。

    他去村子里的时候就发现不对了,村子里没什么人,据说以前人多,现在不知道怎么就越来越少了,整个村就六七户人,却意外发现张端公以前住过他们村,后来才搬到旁边村子的。

    更巧的是杜海的屋子和张端公以前住的屋子之间就隔着一户人家,后来他去中间那户人家的口中问出来,杜海小时候是张端公带大的,后来男人的爸妈打工回来,才又给送回去了。不过,那里这几天闹鬼,张端公以前住的地方总明明是空屋子了,这几天却总是有奇怪的声音出现。

    江离听了点头沉思,侧过头告诉我,“看来还是要我亲自去一趟才行,陈萧你跟着我一路。”

    我告诉江离,在我们这里死了人要守灵七日,我不能离开。江离却告诉我,爷爷死的愧疚不会强留我守灵,这个灵可以不守。

    江离要带着我去旁边的村子,奶奶知道了自然不同意,对着江离是又吵又闹。江离只是客客气气的跟奶奶说了一句话,“有些事老爷子临终叫我不要说出来。”奶奶听了不知怎的,突然不说话了,竟然松口同意我跟江离走。

    爹在旁边听了这话又看到奶奶的表情后,直接气的摔碗又踢凳子的,闷头嗷嗷哭了起来。江离看家里气氛不对劲,就让我跟着江离一起出门。

    来到旁边村子,确实跟幺爷爷说的一样安静的很,没看到有几户人。正巧路上碰到一个老人,江离向他问了那男人家的屋怎么走,老人指了方向又告诉我们,说那男人屋前有个清观潭,邪门的很,总有孩子被水里的东西抓下去,据说以前那个不是个潭,而是人家的祖坟,不知道哪个缺德人干的挖人祖坟来修潭,弄得清观潭养了邪物。

    我们谢了老人后就往那边走去,果然有一口水潭,当时年纪小对什么都好奇,清观潭边上有很多小石头,我随便捡起了一个就往潭里丢了去,看了半天也没啥动静。

    正准备转身跟着江离进去,我脚踝就被什么东西重重扯着,那东西的力气极大,我根本甩不掉它,我就看见它一双棕红色的毛手使劲拽着我,从水里我看见长得跟猴子一样。

    我怎么用力都扯不开那个猴子,一下子就把我拽进水里去,它爪子锋利挂了我好几条血印子,我在水里扑腾了几番,就觉得视线开始模糊了。

    我捡起身旁的石头想要打那猴子,那猴子朝我肚子上扑来,我的肚子正好滚动起来,猴子也突然停住了,发出刺耳的叫声,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江离一手捞上岸了。

    江离赶紧让我把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来,“不是让你离这潭远点吗?这清观潭有些年代了,草丛边上都是些黄毛,三月灵物掉毛的时节,估计是住着鬼猴娃,专门吃小娃儿血肉。”

    以前听我二爷爷谈论起过关于鬼猴娃的事情,说是这东西本来是灵猴,在我们农村熊孩子特别多,有用鞭炮炸的,有用火烧,总之整死了好多灵猴,这些灵猴怨气不散,形成灵体专门喜欢待在阴暗潮湿或者水里进行报复,以前小孩子不听话,大人就喜欢用鬼猴娃吓唬我们,原来真的有鬼猴娃。

    我把刚才的情况告诉江离,他微微一笑朝我肚子指着,“看来这鬼童子有保护母体天性,知道你有危险它们也不想死,怨气让那鬼猴娃看见了,五个童子的阴气比鬼猴娃厉害,这肚子里的阴物反倒是救了你一命。”

    当时我很庆幸还好是江离把我捞起来,不然肯定被鬼猴娃吃掉了。

    我小腿上已经有了很深的咬印,血不停的流。江离看了皱着眉说我这血阴气重,肯定要引来这附近的孤魂野鬼,这个村子本就邪门,人少了自然阳气也就少了,阴气养阴物,这个村子里的东西比我们村子里要多。

    简单包扎止血后,我跟着江离师傅到冥婚男人的屋里,可我腿疼不想走了。江离没法,让我在外面坐着,他来看看屋里的情况。

    我站在门口正好可以看到张端公的屋子就在前面,张端公出事后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我看到他屋子虚掩着。

    江离刚走出来,我就指了指旁边,告诉他那是张端公的屋子。江离本来想开口跟我说什么,见到张端公的屋子就拉着我往那边去。

    进了屋,房子很干净,像是有人打扫过的。江离让我别出声,他告诉我张端公变成行尸逃走多半是来这里避难了,他一手持木剑,一手拿着符纸,打算活捉张端公。我问江离那个符纸会伤害张端公吗,想来之前张端公一直在帮我,于心不忍。江离告诉我,这只是定住他的身,让他不逃走。

    一个黑影忽然从我们面前跑了出去,江离直接追了出去,我跟着他身后,他将木剑飞射投了去,刺在黑影的左肩上,他转过脸来发现,正是已经变成行尸的张端公,肤色虽然已经黑紫僵硬,可是脸没有变化看的一清二楚。

    张端公见到我们,浑身一惊,又突然凶神恶煞对着我们,“小兄弟,无冤无仇你打我不合理吧?”

    江离趁不注意在他身上贴上符纸,“说吧,你为何要给陈萧他娘选个穿心煞的坟地。”张端公听了,赶紧告诉江离,这事情跟他没关系,都是陈家人自己干的,这事情赖不着他。

    我在一旁听了忍不住,““坟地是你选的!”

    张端公低着头,“坟地虽然是我选址,但也是你们陈家自己要求的,要问就去问你爷爷吧,这事他脱不了干系!”

    江离一听凶斥他,“胡说八道,你说其他人还有些理由,陈萧他爷爷绝不可能选这个坟地,你能唬弄他们,别想唬弄我,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张端公露出白牙笑了起来,“就是他爷爷。”

    我当时没明白他说的意思,我本来想说我爷爷已经死了,可江离打住了我的话,“你确定是陈萧的爷爷?”

    张端公正准备开口,突然背后传来奇奇怪怪的声音,我转过背来,后面集聚了一群孤魂野鬼正虎视眈眈准备朝我扑来。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