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我多了个师父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二爷爷虽然念过书,但是他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神的,所以跟我们传达他的那些迂腐观念的同时,他也会给我们讲一些民间怪谈。

    鬼喜欢把脚伸到活人脚下的事儿,他也说起过。

    身后突然出现的这三个人把我和爹都吓得不轻,马上窜到了这年轻道士的身后。

    爹盯着这三个人战战兢兢地说:“我们真的走过一个坟场,这可咋办?!”

    年轻道士淡淡恩了声,盯着那三个阴魂看了起来,刚才年轻道士提着我杵下来,踩痛了这三个阴魂,鬼魂的戾气重,受不得委屈,这会儿恶狠狠瞪着年轻道士,龇牙咧嘴大有扑上来的势头。

    年轻道士呵呵笑了声说:“怎么?还赖着不走了?”

    其中一个阴魂按捺不住,直接冲年轻道士扑来,他却在这时怒斥了声:“滚。”

    这声训斥把我和爹都吓得猛颤了下,不过那三个阴魂竟然真的愣住了,相互看了几眼,然后惊恐盯着年轻道士,慌忙逃窜走了。

    爹眼前一亮,虽然没找到这里的老道士,但是从刚才这个年轻道士做的事情来看,很显然,这是一根救命稻草,马上走上前对他满脸迫切地说:“小师傅,还请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家,不管你要什么,我都尽量给你凑。”

    年轻道士在我和爹之间看了几眼,又把目光放在了爹怀里的婴儿身上,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善恶有报,能看得出来你做过不少坏事,不管你们有什么麻烦,我本来不应该管这件事情,不过这两个孩子无辜。”

    他这么说,就是答应了。

    爹感恩戴德,他自己对这年轻道士下跪不太像话,就冲我说:“萧娃子,快跪下谢谢小师傅的救命恩德。”

    那时候家里人让我做啥我就做啥,也没有什么归天跪地跪父母的荣辱心,就跪在了年轻道士面前。

    年轻道士咧嘴呵地笑了下,把我拉了起来说:“男人要有骨气,我不值得让你跪。”

    在道观停留了真后他跟我们一路回村。

    路上他告诉我们,这几年没人信奉道观神仙了,道观没香客来,渐渐维持不下去,以前里面的老道士都去世了,年轻道士也都出道观另谋生路,他没地方可去就一直呆在道观,刚好趁着这次机会出来散散心。

    他叫江离,让我可以叫他江离哥,但是我爹却不同意,因为这个道士本事大,我没资格和他做同辈人。

    我们在路上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告诉给了江离。

    行走一路回村,我们才刚进村没多久,我爹请来一个道士的消息就不胫而走,回屋屁股还没坐热,附近村子里的村民也不在张端公的灵堂呆着了,纷纷跑到我家来凑热闹。

    在村民的眼里,妖魔鬼怪都怕的道士无异于活神仙般的存在,他们都要来看看这个活神仙。

    不过见到江离本人的时候,村民犯嘀咕了。

    幺爷爷则直接把我和爹拉到旁边低声问:“咋恁年轻,你们是不是遭骗了?”

    爹跟幺爷爷解释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过去跟江离交流了起来。

    村民也有跟幺爷爷一样的疑问,有好事的村民直接当面提出了问题让江离解决,他们问江离:“张端公这事儿,江师傅你有什么办法能给解决掉吗?还有萧娃子家这事儿,老这么闹腾,村里人也都不安心。”

    起先说得好好的会帮我解决,江离这会儿却直接摇头了:“这事儿我不能解决。”

    我和爹都愣了,爹急切地问:“江小师傅可别开我们玩笑,我们不会白麻烦江小师傅你的,你要多少,我到时候都能凑给你,你可一定要帮忙解决这件事情,我们实在没办法了。”

    江离说:“我们做事讲缘分,也讲因果。我们能见面,缘分足了,但是因果却不足,我跟你们素不相识就帮你们做事,没有因,就收不了果,这是规矩。”

    爹犯难了,问江离:“那咋才能让我们能有因呢?”

    二爷爷理解能力强,在旁边插嘴说:“干脆让萧娃子认你做干爹,这样就有因了。”

    认干爹在农村是很普遍的事情,一般小孩体弱多病,就会认龙王爷做干爹,然后龙王爷就保佑小孩,这就是江离口中说的因果。

    江离眨巴眼睛看着我,过了好几秒才说:“道士不能娶亲,凭空多个干儿子不像话,而且我也大不了他多少,我做他干爹不合适,这样,我做他的师父,种下这个因,我再帮你们处理事情这就是果。”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就成了江离的徒弟。

    那会儿的我还不知道,成为一个道士的徒弟到底有多难,道教有规矩,只准师寻弟子,不准弟子寻师。也就是说,要想成为道士的徒弟,只有被人挑中才行,否则是没有机会的。

    如此一来皆大欢喜,爹又赶忙说:“萧娃子,还不跪下给师父磕头。”

    江离却一把拉住我,虎视着我不准我跪,并说:“现在的我还不值得让你跪,你喊我一声师父就可以了。”

    我浑浑噩噩喊了声:“师父。”

    江离点头恩了声。

    认了个正规道士做师父,这是村里人羡慕几辈子都羡慕不来的事情,在场的人当时就炸了锅,说:“陈家苦尽甘来了,后人成了道士的徒弟,以后那是要成龙成仙的。”

    这是题外话。

    缘分因果凑齐,江离开始着手处理正事儿,一众人赶往张端公灵堂,准备先把张端公的事情处理了再来处理我爷爷的事情。

    只是江离一进灵堂就皱起了眉头,在灵堂严肃来回走了几步。

    村民看着着急,忍不住问:“江师傅,张端公这到底是被谁害死的?”

    江离回身说:“今天晚上不用守夜,你们都回去休息,我和陈萧留在这里就行了。”

    这时候的村民没那么信任江离,不确定问了几遍,最后抱着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的心态走了。

    这灵堂就只剩下了我和江离两个人。

    我们也并没有呆在灵堂里,他带着我到偏屋休息,整个灵堂除了棺材和一些花圈就没其他的东西了。

    江离躺在床的外侧,我在内侧,第一次和陌生人同眠,我肯定有些别扭,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也不敢跟他说话。

    江离笑了笑说:“你要是睡不着的话,就跟我讲一下张端公死时的情况。”

    找到话题,我马上一五一十把当时的情况讲给江离听。

    江离听完没发表什么意见,没多久就没了动静,直接睡着了。

    到第二天早上,村民聚集在了张端公灵堂前,我和江离听见吵闹声音才起床出去,村民看见江离昨晚上竟然在这地方睡觉,根本没办事儿,有些不满意了,更怀疑江离是不是骗子,沽名钓誉来骗钱的。

    他们语气也没之前那么和善,直接开口就问:“晓得是谁害死张端公了么?”

    江离走到棺材旁边,轰地一声,竟然单手就把几百斤的棺材盖子给掀开了,惊呆了一众村民。

    棺材打开,村民凑上去看,顿时慌了神。

    因为棺材里面空空如也,张端公的尸体早就不是所踪。

    江离说:“道教有替命、改命、天命三种命理学之说,天命就是奉天承运,不反抗,顺其自然。改命就是逆天改命,改变自己的命势。而这替命就是用他人的命替代自己的命。张端公不是自杀,而是被人用来替命了。”

    他又补充了句,他说《百鬼录》中记载一种吊死鬼,吊死鬼是枉死之鬼,死后不能投胎,只有找到替命的人后才能去投胎转世。

    有人想用张端公的命替换自己命,现在只要弄明白张端公现在去找谁了,就能知道是谁害死了张端公,或许也能找到这件事情的幕后元凶。

    村民顿时对江离改观了,这简单的几句话就把张端公真正的死因,以及怎么解决这件事情的方向说了出来。

    没人再怀疑他是骗子,他们伸出大拇哥称赞江离,夸他是活神仙。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自豪,因为我前一天成了江离的徒弟。

    江离告诉村里的人他会解决这件事情,不过要等到晚上。

    趁着白天这段时间,他回到我家,说是趁有空看看我爷爷,他在爷爷床前站着,看了爷爷会儿。

    奶奶性子本来就急,见江离不说话,以为事情很严重,当场就摇摇晃晃快要站不稳了,问:“江师傅,我家老头子是不是不行了?”

    江离说:“不是不行了,而是好得很,比你们都好,没有什么大问题。”

    江离都没碰到爷爷身体就得出这言论,爹和奶奶半信半疑,江离却不再多言,喊了我一声:“陈萧,出来帮我忙。”

    出去后他对我说:“去找一块白布、八根红绳、一根棉芯、一碗煤油给我。”

    那时候家里刚好有写着东西,马上进屋去把这些东西找来给了他,江离然后专心致志摆弄起这些东西,没多久就扎好了个孔明灯。

    并从他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里取出一支毛笔,在孔明灯上画了起来。

    我在旁边看着好奇,问他:“师父,这是画的什么?”

    江离冲我一笑说:“孔明灯又叫招魂灯,也叫引路灯,晚上可以靠这个找到张端公。这上面画的是引路符。”

    我摇摇头说:“看不懂。”

    江离说:“敕令金舆神煞显煞罡,以后教你。”

    熬过一天,到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江离将孔明灯里的煤油点燃,孔明灯逐渐升空并渐渐远去,江离马上去追赶孔明灯,我爹说要跟他一起去,怕他这里人生地不熟迷了路。

    江离想了想,指了我一下说:“陈萧跟我一起去就可以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