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张端公出事了

作者:九包子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吞噬星空 全职高手 从零开始 英雄无敌之十二翼天使 重生之贼行天下 网游之剧毒 超级无敌变身美少女 网游之最强房东 重生之恶魔猎人 死灵术士闯异界 武侠世界大穿越 异界职业玩家 重生之法神传说 电影世界大盗 网游之天下无双
?    这是我从有记忆起,她第一次跟我说话,但是却是在这么不合时宜的场合下。

    我听了她的话,拔腿跑出去站在了正在商量怎么处置这个婴儿的爹和二爷爷他们旁边,二爷爷他们见我慌慌张张跑出去,马上猜出来,我娘又回来了。

    这么一次次的折磨,二爷爷他们也怒了,抄起旁边的就扁担就愤怒地说:“我今儿非要看看你到底是想要做啥,狗日的连自己娃儿都不放过,还是人嘛。”

    二爷爷和幺爷爷他们年岁已大,他们生在最混乱的年代,熬过了最恐怖的时期,这些鬼啊怪啊的事情根本吓不到他们了。

    我也跟着他们进去,但是屋子里空空如也,那个婴儿安安稳稳躺在床上,我们进屋后婴儿扭头咧嘴对我们笑。

    二爷爷他们没见到我娘,就回过头来问我:“萧娃子,你刚才看到啥了?”

    我说:“娘给弟弟喂奶,还让我跑。”

    爹颓靡打断了我,看着婴儿咬牙切齿地说:“他不是你弟弟,他是你老子的兄弟,是你幺爸。”

    如果这个婴儿真的是我爷爷的儿子的话,可不就是我爹的兄弟,我的幺爸么?

    二爷爷听了爹的话,回头又是一巴掌甩在了爹的脸上,吼了句:“瞎鸡巴扯。”

    爷爷三兄弟里,二爷爷是最凶的一个。二爷爷从小就比较懂事,即便在那个教育极度落后的时代,祖父也送二爷爷去学堂念过几年书,本以为二爷爷以后能有出息,没想到从学堂出来后却回村里当了个村长,没事喜欢叼着烟枪跟村里年轻人传授他的那些迂腐思想。

    我爹可能不会怕爷爷,也不会怕奶奶,但是唯独怕我二爷爷,村子里没有几个不怕他的。

    二爷爷吼了句,爹马上就安静了下来。

    等都安静下来了,二爷爷才说:“这件事情还是要去问问张端公的意思,这娃娃是走是留,我们的意见都不管用,张端公是行内人,问问他才管用。”

    爷爷倒下了,二爷爷的话就是唯一的指路明灯。

    眼见着娘这每天晚上都往屋子里跑,需要尽早解决。

    我们都没有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就打着火把,几个人结队往张端公家里去,留下奶奶也幺爷爷在屋里守着。

    三人一队加快步子赶往张端公家里。

    农村人一般到八点多钟就都上床休息去了,可这都深更半夜了,张端公家大门门缝里还透露着昏黄的灯光。

    二爷爷上前敲门喊了声:“张端公,我是陈家富。”

    不过敲了好几下都不见有人开门,二爷爷嘀咕一句:“糟了,出事了。”

    说完轰地撞开了门,门一开,里面就传出了一股粪便的味道,就连爹和二爷爷经常在农田干活儿的人闻到这股味儿都摆了摆头。

    我则直接捏着鼻子,再往前一看,顿时呆住了。

    张端公脖子上系着一根绳子,悬挂在房梁上,开门时刮进来一股风,张端公的尸体随风摇摇晃晃。

    张端公尸体下面已经被尿浸湿了,那粪便味道就是从张端公身上散发出来的。

    爹和二爷爷都盯着张端公的尸体不说话,过了好久爹才说了句:“造了孽了。”

    一向处惊不变的二爷爷这会儿声音都颤抖了,他说:“要翻天了。”

    我呆呆看着眼前一切,我那时候只知道张端公死了,根本没想其他的。

    后来才知道,张端公死的时候仰面朝天,但是脸上却盖了块红布,他的脚也并不是悬空的,而是踮着脚后跟的。

    农村人对死很看重,死了要瞑目,脚跟要着地,面部要朝天,不然就会永不超生。

    瞑目是不留恋阳间,脚跟着地是接地气,能去投胎,面部青天是祈愿能投个好人家。

    但是张端公一样都不占据。

    另外,吊死的人死后很多会大小便失禁,那股粪便味是张端公死后才排出来的。

    二爷爷他们愣了会儿神就把张端公放了下来,并在当晚就通知了附近村子里的人。

    张端公没有后人,这事儿只能是村里人帮忙操持。

    平日村里的婚丧嫁娶都是张端公帮忙操持,现在张端公出了事儿,附近村子里的人全都来了,他们纷纷扼腕叹息,说张端公这样的好人不应该死的。

    最终,他们把矛头对准了我家,跟我爹还有二爷爷说:“陈家这件事情做的要多不光彩,就有多不光彩,你们对你们家那个媳妇实在太差,有时候我们都看不过去了,她死都死了,你们还要去折磨她。现在报应来了,不止报应到你们身上,连张端公也都祸害了。”

    二爷爷和爹自己心中也过意不去,拉着我一起跪在了张端公面前,给张端公磕头认罪。

    人死要穿寿衣,他们在帮张端公换寿衣的时候,却在张端公身上搜出来一张纸条,村里的人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看不懂上面写的啥,就把纸条递给了二爷爷。

    那张纸上写着:人在做,天在看,我做了这种事情报应迟早要来,陈萧的事情我帮不上忙了,你们还是去请正规道士来吧。

    这就是张端公给我们最后的指引,我们来的目的也是这个。

    不过因为天太晚,我们没有在夜里去请正规道士,而是先帮张端公置办了灵堂,当晚由我爹和二爷爷还有村里一些人都在为张端公守夜。

    守夜小孩子不能在场,爹让我跟着村里另外一个人老人先回屋去。

    到了屋子旁边,老人不再送我了,说:“萧娃子,我在这里看着你,你回去吧。”

    我恩了声,在老人注视下回屋,可是还没到屋,老人突然啊呀喊了声,关掉了手电筒,回身就跑了。

    我往旁边一看,原来在屋子正前方的石堆后站着一个身着大红袍的人,那人自然是我娘。

    她怀里抱着的是那个婴儿,她也正在喂奶。

    我盯着她,她也盯着我。

    过了一分多钟,她才迈开步子,身体摇摇晃晃走到了我面前,伸手把婴儿递给了我。

    我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因为其他的,我接过婴儿后竟落了泪,嘀咕了声:“娘。”

    娘眼神空洞,牙齿咯咯响了几声,然后启唇再次说出了那个字;“跑。”

    她说完就走了,我抱着婴儿进了屋,奶奶和幺爷爷这会儿在偏屋看着爷爷,我抱着婴儿回了自己房间后才去跟奶奶他们打招呼。

    那时候我不知道怎么想的,我不想让奶奶和幺爷爷知道我娘又回来过了。

    现在想想,我应该是不想让奶奶和他们再继续仇视我娘,因为我娘没有害过我,我不太相信她是那么可怕的人。

    守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爹早早回了屋,抱着婴儿去找正规道士,原本没打算带着我,幺爷爷说了句:“他娘每次回来都会看萧娃子,你带萧娃子也去看看,是不是身上有招脏东西的玩意儿。”

    爹想了想有道理,就让我也跟着他一起去了。

    乡里以前有过不少道观,不过大多数在破四旧那会儿被拆了,如今只剩下了一座。当时有十来个红卫兵试图去去拆过这座道观,不顾老道士的劝告砸了观里的神像,结果没多久这十来个红卫兵死的死伤的伤,后来有明眼人看出端倪,重新去修好了神像这事儿才被压了下来。

    我以前听爷爷说起过那道观,说道观门口有个盆大的石槽,以前里面装着的都是白米,那会儿都穷,有断了粮的就可以去那里舀一碗救急,只要日后补一碗就行。不过现在各家各户吃穿不成问题,那石槽也就没用了。

    张端公看日子、寻墓穴的那些本事,也是在这个道观跟个老道士学了几天才会的。

    我憧憬村民口中什么事情都能解决的道观,甚至已经在脑海中勾勒出了正规道士仙风道骨的形象,但是真正到了道观前,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道观正门旁边确实有个石槽,但是已经被杂草遮的严严实实。

    进了道观发现道观里面也根本没有仙风道骨的道士,破破烂烂很久没人居住了。

    今儿本来就是阴天,再加上这么个环境,这地方显得更加荒凉了。

    爹喊了几声没人回应,我说:“这里根本没人。”

    爹尝试几遍后无奈叹了口气:“这都是命,观了没人了,白跑一趟。”

    不过就这时候,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年轻人穿着打扮跟我们稍微有些不同,头发也比我们长得多,怕是几年没剪过头发了,看见我们愣了下,然后问:“找谁?”

    我爹马上去陈述实情,并说我们是来找道观的老先生的。

    但是这个年轻人听后却来笑呵呵了句:“老先生都死了,不过我可以帮你们看看。”又面向我说,“小朋友,你跳几下,能跳多高跳多高。”

    我和爹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愣着没动静,爹估计也只是想试试,扒拉我一下:“快听这个兄弟的话,跳几下。”

    我这才扭捏跳了几下。

    不过他却不满意,说:“跳高点。”

    我奋力起跳,但是却根本跳不起来,爹在旁边看着着急:“你以前不是跳得老高吗,莫敷衍。”

    我委屈地说:“我跳不起来。”

    这个年轻人伸手按在了我肩膀上说:“你跳不起来,因为你背上背了一些东西,我来帮你。”

    年轻人说完突然单手把我给提了起来,然后用力杵在了地上。

    我竟然没多大感觉,反而感觉脚下软绵绵的,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

    我身后突然啊呀有人喊几声,我回头一看,顿时吓懵了,我背后竟然竟然多出了三个人,紧紧地贴着我。

    年轻人说:“你们来的时候肯定经过了坟场,只要你们一踮脚后跟,他们就会找准机会把脚尖伸到你们脚下,然后让活人背着他们走路。”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