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女峰会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众女峰会

    两个女儿都安静下来之后,齐心远便去了美协办公室办了半天的公。多少日子积攒下来的活让他一个下午就处理完了,当然,也多亏了于音这个好帮手。

    “晚上陪我在这办公室里过一夜吧。”于音见齐心远终于干完了手头的活之后把身子贴到了齐心远的身上来,办公室里开着暖气,里面暖洋洋的,于音特地换了一条短裙儿,黑色的长筒袜将她修长的腿包裹得更加迷人。她的脯子挺得很有些夸张,深深的鸿沟从那领口处显露出来。

    “宝贝儿,今天我真的有些累了,改天,行吗?”

    “是不是跟我在一起就觉得累呀?”于音将两条长腿骑在了齐心远的身上,“那小床可是白花了钱了!”

    齐心远微微笑了笑。

    “晚上我总不能把廖姨摞在宾馆里不管了吧?”齐心远只好拿出了杀手锏来。

    “那你直说得了,干嘛还拐弯抹角的,真不爽快!”

    但齐心远还是解开了她的胸衣,两只手伸进了她的怀里揉了起来。

    “你把人弄痒了再走,真坏!”于音撒着娇把嘴凑了上来向齐心远索吻。一个下午齐心远忙得连摸都没顾得上摸她一下。于音也倒知趣,一直帮着齐心远干活,不打扰他。这也正是齐心远喜欢她的地方,她能分了轻重缓急来,不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嘿嘿,你不就是图个痒吗?”齐心远的手更重了。他直接把她的胸衣给扯了出来。

    “那今天晚上跟廖姨一起吃饭吗?”于音没有吻到心远,便挺起脯子来让齐心远揉。

    “估计还有夏部长吧。她们可是老朋友了,既然来了北京,能不一起吃顿饭?”

    “要不要我来陪?”于音的身子在齐心远的身上晃着。

    “夏部长一定会带了她的秘书的。不过你去她一定不会反感。”

    “我可没有那么贱,也不缺那一顿吃。还是算了吧。”

    于音是很懂官场上事体的,如果不是齐心远特意叫她作陪或是夏部长叫她,她都不会死皮赖脸的去的。

    “人家痒了!也不安慰安慰人家!”于音被齐心远摸得有些春情荡漾起来,她把小裙子卷了上去,露出了雪白的臀来。

    “现在几点了,我可不想糊弄你。”齐心远替她将那小裙子又放了下来,将她从腿上抱下来。

    “真坏,人家都湿了也不给擦擦。”于音努着小嘴儿,有些不情愿。

    但齐心远还是站了起来。

    他给夏菡打了个电话。

    听到是廖秋云来京了,夏菡也有些激动。她们可算是一个档次上的蜜友了。因为她知dào

    ,廖秋云一来,今天晚上必有一场恶战。

    夏菡主动提出今天晚上的招待由她来负责。齐心远心中暗喜,因为既然是部长安排生活,必然会有秘书秋烟现身了。

    不等廖秋云开完会的时候,齐心远就驱车来到了夏菡安排的酒店里。

    在大厅里,他就看见了秋烟那婀娜的身姿。

    两人见面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寒暄,而只是很默契的笑了笑。

    “在208号房间里。”秋烟说。

    她穿了身红色的旗袍样式的裙子,整个身段被勾勒得玲珑动人。施过淡淡的脂粉之后的她越发娇媚起来,尤其是她秋波流转,更有一番春情勾人魂魄。她那浑圆的屁股被那裙子包裹得特有韵味儿,要不是在大厅里,齐心远定会上去抚上一把的。

    秋烟的个头儿比起于音来要稍稍高一点儿,身材很挺拔,在其是那气质,如果跟于音在一起的话,便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她这个跟在部长身边的秘书要比在美协里办公的小职员高雅许多。

    齐心远来到了208号房间。他人坐在那椅子上,可他的心却跑到了秋烟那儿去了。

    当他听到秋烟一边朝这边走着一边跟服wù

    员说话的声音时,齐心远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当秋烟刚一进来的时候,齐心远突然一把抱住了她。

    “你吓死我了!”秋烟没想到齐心远会躲在门后等她。她的心脏跳动瞬间急促了起来,满脸绯红。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齐心远的嘴立即袭上了她那白晰的颈子。一只手抚到了她那高耸的秀峰上来,好有弹性!齐心远的嘴从她的脖子里滑了下来,伸出舌头舔着她那隐隐约约露出来的胸沟。

    “你喜欢凤求凰呀?”秋烟的身子被他捏得有些爽。

    “好想听你的声音。”齐心远的手一捏的时候,那雪白的乳壁就从领口处挤出一小片来,迷人心醉。但只是这样,齐心远似乎觉得不过瘾,于是他的手伸了进去,将她的胸衣解开了并抽了出来。

    “我还得出去你,这样你让我怎么到外面去?”当那胸衣被抽出来之后,那两座秀峰立即失去了束缚而欢快的跳了起来。齐心远最喜欢看女人不戴胸衣的样子,那才叫真zhèng

    的女人。

    “不要紧,出去的时候再戴上就是了。”

    “你坏蛋,一会儿夏部长就来了。”

    “没事儿,我就说是我给你解下来的,她会把你怎么样?”

    “我不敢,她会骂我的。”秋烟很注重跟上司之间的关系,她不是很随便的人,作风向来严谨。

    “今天情况特殊,不是没有别的男人吗?”

    “那也不行,别忘了我可只是个小秘书,要是在古代就是她手下的一个小丫头而已。”看来秋烟对自己跟夏部长的关系一直有一个明确的认识,怪不得夏部长那么喜欢她。她从来不会登着鼻子上脸。

    “好的,我听你的,让我好好的亲一会儿,一定再给你戴上。宝贝儿,想死我了!让我好好亲亲你。”

    齐心远将秋烟的上半身裙子从她的胳膊上退了下来,露出了她那雪白娇嫩的半个身子来,如果穿着那裙子的话,秋烟还是个人间美人儿,可露出这半截身子后,她便成了半个仙子了。那峭立的乳顶、那清晰的乳晕无一不性感得让人热血沸腾。

    齐心远俯下头来使劲儿的吮她,轻轻的咬她,同时一只手撩起了她的裙摆来,从她那光滑如玉的小腿儿上抚了上来,越往里越滑,滑得像条泥鳅。他的手指挑起了她的小裤裤的边缘爬了进去,他坏坏的用一根手指肚儿在那尖尖的肉肉上轻轻的揉动着。

    “哦……你好坏呀……”秋烟的身子情不由己的扭了起来,她的两条腿像是要夹起来,又像是故yì

    扭动着好让齐心远的手指钻进来。

    齐心远没有想到她那么快就动情了,他手指上的感觉最清楚。

    他一把扯下了她的小裤裤退到了她的腿弯儿处,抱着秋烟就坐到了他的腿上来。

    “快给哥拉开拉链儿。”齐心远却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而是坐享其成。

    秋烟的手有些抖的拉开了齐心远的裤链儿,替他掏出了作案工具来。秋烟也很配合的坐在他的身上起落套动起来。

    因为秋烟订好了房间之后,还没来得及跟夏部长汇报就被齐心远半路打劫了,夏菡没有等到消息便直接来到了酒店。当她的车子一在酒店门前停下来的时候,便有懂得高低的大堂经理立即跑上前来给她开车门,然后安排人停车。那漂亮的大堂经理一直带着她走到大厅,然后那女孩问夏菡,“请问是不是秋小姐订的房间?”

    “是。”夏菡的话很简捷,而且脸上的表情也是不卑不亢,虽然没有开会发言时的威严,却也有几分逼人的英气。

    大堂经理那一句“秋小姐”三个字让正在跟齐心远亲热的秋烟立即清醒了过来,她像一条鲤鱼一样从齐心远的怀里弹了出来。

    “夏部长来了!”她慌乱的往那无袖的裙衫里套着,满脸潮红,“快帮我一下呀!”

    齐心远却不慌不忙。

    当秋烟刚拉开房门的时候,大堂经理也正好推门。夏菡就跟在那大堂经理的身后。秋烟只看了夏菡一眼,便赶紧收了她的目光,不敢再抬头。

    大堂经理退下去之后,齐心远才笑着上前将关了门一把将夏菡搂进了怀里。

    “夏姐,我好想你呀!”

    “你这嘴倒是挺甜的,我不在的时候,只顾了跟别的美女亲热了,早把夏姐我抛到脑后去了!”夏菡娇嗔着,却没有责怪他的意思。齐心远偶尔能洒给她些雨露已经让她很感激了,更何况每一次齐心远都会让她尽兴的。

    “我知dào

    夏姐日理万机,哪有什么空闲呀,我还不是怕打扰了夏姐的工作嘛。”说着,齐心远便把夏菡让到了正座儿上来。

    “廖姐还没来?”

    “我一会儿就去接她。”齐心远说。

    “让秋烟去也行。”夏菡抬起头来瞥了一眼站在一边很紧张的秋烟。夏菡的眼神里掠过了一丝不快。她看到了她的上身竟然很露骨的颤动着两座秀峰。

    “夏姐可不要怪秋烟呀,是我硬给她扯下来的。”齐心远从椅子上拿起了那件很精致的胸衣来递给了秋烟。

    “你们两个可真会忙里偷闲呀!”

    “嘿嘿,小插曲,小插曲。算是铺垫,大人物出场总免不了有些铺垫的嘛。”齐心远替秋烟打着圆场。秋烟赶紧转到了夏菡的身后快速的将那胸衣穿上。她站在夏菡的身后还一个劲儿的拿眼睛剜齐心远,意思是“都怪你!”

    “知dào

    廖院长在哪儿开会吗?”夏菡不冷不热的问道。她显然是在问秋烟。

    “知dào

    ,我这就开车接她去。”

    夏菡没再说话,秋烟整理好衣服之后就出了房间。

    “夏姐家教可真严哪,把人家小姑娘都吓坏了!”

    “没个规矩怎么行呢。你可不许把她给惯坏了。我好不容易调教出来的。谁想成天的换秘书。”夏菡掏出女士烟来,齐心远赶紧起身给她点上。她是很少抽烟的。只要跟齐心远这种约会的时候偶尔为之。

    “夏姐要是换个男秘书不是更方便了吗?”

    “那你还不得把我给吃了?坏小子,想试探我的口风?就是换了也不让你知dào

    。”夏菡嘴里吐出一个精美的烟圈儿来渐渐的向着齐心远漂移着,非常准确的将齐心远的脸套在了中间。夏菡得yì

    的笑着道:“还不快帮姐解开衣服,这房间里好热呀。”

    第345章峰会

    “呵呵,夏姐你也太讲究了,既然是出来吃个便饭,又不用摆你部长的谱,干嘛还穿得这么规整呀?”齐心远一边上前给夏菡解着西服,一边埋怨道,他更喜欢夏菡那种成熟里面透露出来的让男人魂牵梦萦的女性魅力。如果她也换了旗袍样式的裙子的话,并不比秋烟少什么姿色的。

    “我可不敢保证我在这里就碰不上一个熟人,你小子还嫩着呢。”在齐心远给夏菡解开衣服的同时,夏菡也开始解起了齐心远的腰带。

    “你好小心呀。”齐心远在夏菡那明净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你不知dào

    有多少人在我的脚后跟瞅着?稍稍走错了一小步,就不知dào

    会翻多大的跟头呀!你以前没有官场上呆过,当然不知dào

    其中的厉害了。别看平时风平浪静的,说不定哪儿就会有一个大漩涡的,当你靠近了那个漩涡的边缘的时候,你就再也不能拔腿了!”

    齐心远立即被夏菡说得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毕竟算是也步入了这个是非之地。而此前他却一点都没有在意。

    “你也太夸张了吧?”但齐心远的表面上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呵呵,我夸张?你不知dào

    进到了官场,就是一只脚在天堂,一只脚在地狱的。”

    “好姐姐,别再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好不?我想吃你的奶了!”说着齐心远就掀开了她的上衣,直接将她里面的胸衣推上去,那两只大白兔子一下子弹了出来,那暗红的乳*晕中间峭立着一颗红樱桃,又像是绽开裂纹的桑葚,惹人采摘。

    齐心远俯下头去噙住了一颗含在嘴里吸了起来。

    “你小子好性急呀。下面还没脱下来呢。”夏菡娇笑着说。

    “有这就够了,一会儿廖姨也就来了。”

    “你叫她廖姨,却叫我姐,是成心压低我的辈分呀?”

    “你没有姨那么老吧?”

    “我听说你小姨也回来了,是吗?”

    “听谁说的?”

    “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以为自己不说就没人告sù

    我了?我还知dào

    ,你跟你小姨生了一个女儿挺漂亮的,我的消息没有错儿吧?”

    齐心远的身上再次出了一身冷汗。看来夏菡刚才的话不假,如果一个官员在生活上出了这样的事儿,而让别人抓住了把柄的话,那他就死定了。他自以为做得巧妙,密不透风,可还是让夏菡打听了去。

    “我本来是想跟夏姐说的,这不还没来得及吗?”齐心远不想让夏菡觉得自己有什么秘密瞒着她。

    “这种事儿没必要向我汇报吧?我也是无意中听到的,我只想告sù

    你,做事不要太大意了。”

    “知dào

    了。”齐心远全身心的投进了夏菡的怀抱里,她那丰挺的秀峰间的温柔谷不止一次的让齐心远陶醉过。每一次掀起她的胸衣时,齐心远就会情不由己的回想起第一次两人在跑马场里的情景。

    “哟,咬疼姐了!”夏菡娇笑着把身子向后仰去。

    齐心远从她的怀里抬起了头来,“姐,还记得咱们第一次的情景吗?”

    “哪一次?”

    “就是在跑马场里的时候?”

    “那时候你像个调皮的小坏蛋儿,你可把姐给摸慌了,告sù

    你,那是姐人生第一次出轨,你也算是姐的初夜了!”一想起当时的情景来,夏菡也是柔情万种,一把将齐心远搂进了怀里,“姐真想回到那个时候,再让你抱着姐骑在马上摸姐两下子。”

    “什么时候姐有空了,我再带你去跑马场……”

    “时过境迁了,恐怕不会再有那种感觉喽!”夏菡无限感慨的说。她说的是一种真实的感受,自从跟齐心远确立了情人的关系之后,却总觉得再也没有那种激情澎湃的时候了。她总也找不到原因,现在齐心远这么一说,才让她找到了根子上来。

    “我会让姐找到的。”齐心远信心十足的说。

    “我不信。”

    “只要姐答yīng

    我一个条件,我保证姐能找到那种感觉。”

    “什么条件?”

    “你再找一个我没有见过的姑娘陪着你一起去。”

    “小色狼,真够贪的。一个秋烟还不够呀?连我女儿都搭上了!”

    “现在你女儿也不管用了,必须找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答yīng

    我就是了。”

    “好,姐答yīng

    你。姐下面痒了,快给姐挠挠嘛……”

    夏菡真的有些春情荡漾起来。齐心远赶紧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下面,再冷的天,夏菡也不会穿长筒袜的,总是裸着她那光滑的小腿儿。

    “姐的腿好滑呀!”齐心远来回摸着一步步钻了进去。

    “姐不要你的手,姐要真家伙……”

    齐心远干脆把夏菡从椅子上抱了起来坐到了自己的腿上。他再也没有别的花招儿,就这一个姿势。

    “换个新鲜的吧。”夏菡央求着。她主动的从齐心远的身上下来,弯下身子,两手撑在了椅子上,翘起了屁股来。

    齐心远会意的掀起了她的裙子来,挺身靠了上去搂住了她的细腰。

    一股灼热从后面渐渐深入了她的体内。

    “哦……好舒服呀……”夏菡的身子在椅子上慢慢的动了起来,那雪白的臀也轻轻的摇晃着。

    正在两人激情之时,秋烟却带着廖秋云来了。

    “你们两个可真是惜时如金呀,这么一点儿小空儿都不放过!”廖秋云一见那情形便笑得前合后仰起来。

    夏菡赶紧直起了身子,那脸上还满是潮红。

    “你们进来也不敲一下门,是搞突击检查呀?”夏菡也笑着说,她跟廖秋云算是老相识了,又是一起参加过美女大会的主角,当然也不会太在乎了。

    “你们在门上标着请勿打扰,还不等于告sù

    人家你们在房间里办事儿吗?”廖秋云笑着说。

    “我可没挂那牌子。”夏菡把目光投向了齐心远。

    “总比让服wù

    员闯进了来看到好吧?”

    “也没好到哪儿去!”夏菡娇嗔道。

    其实齐心远一猜就想到那个牌子一定是秋烟临走的时候翻过来的,他根本就没注意那回事儿。

    秋烟见齐心远把责任揽了过去,便感激的看了齐心远一眼。这事儿要是落到了她的头上,夏菡未必会饶了她的,可齐心远说是他做的,夏菡便不会计较了。

    “怎么李老夫人没来?”廖秋云见房间里只有夏菡跟齐心远,便觉得这戏不够重了。

    “我还怕把她叫来你们两个不高兴呢。”齐心远说。

    “这话要是让老夫人听了去,我们两个可担待不起。”夏菡说。

    “那就让她来?我去开车接她可就没有人陪两位美人儿了。”齐心远为难的说。

    “打个电话让你姐把她接来不就齐了?”廖秋云对齐心语一直很看重。

    听到了廖秋云这么一说,齐心远也觉得这样最合适,便给姐姐齐心语打了个电话让她把老太太接过来。

    “还好,姐正好没事儿。”齐心远舒了一口气。

    “有事儿她也得过来陪陪我们两个的,更何况还有老太太呢。”廖秋云不依不饶的说。她很看重齐心语,更看重李若凝。

    “让老太太来了,不让你老姨来恐怕也不好吧?”夏菡瞥了齐心远一眼提醒道。她现在还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该让齐心远的小姨李霜凝参加这样的场合。

    “还叫谁就一股脑儿的说了吧,别这样一个个的折磨人。”齐心远撒娇的把身子靠在了夏菡的怀里。

    “算了就再叫你小姨来吧,我们也好认识认识。”

    齐心远不得已又给姐姐齐心语打了一次电话。

    夏菡考lǜ

    得确实周到,如果只叫了李若凝来的话,齐心语也会为难的。

    果然不到半个小时之后,李若凝李霜凝一起被齐心语接了过来。

    李霜凝今天跟姐姐穿着同样的裙子,那模样都分不出差别来,只是李若凝的眼角微微多了一道鱼尾纹,而且显得持重一些。两人的身材都保持得十分理想。

    “不用问。这就是心远的小姨了吧?”夏菡主动起身跟李霜凝握了握手。李霜凝显得有些腼腆,她没经过这样的场合,齐心远的几个情人聚在一起,让她有些不太自在,好在有姐姐李若凝在场,她才多少放松了一些。

    秋烟自觉成了服wù

    人员,就是齐心远也不能坐在那里坐享其成了,李若凝稳稳当当的坐在主座之上,左右分别是夏菡跟廖秋云两位要员美女,齐心远坐在李若凝的对面,两边分别是小姨跟姐姐齐心语,秋烟就靠在夏菡的身边。

    “我提议,今天的酒得让心远给咱们倒。服wù

    小姐就不让她们进来了。咱们也自由一些,都把衣服解开,放松些。这才叫真zhèng

    的开怀畅饮呢!”夏菡笑着说,一边自己带头把上衣扒了,只穿着里面的那一层。别看她都是四十的人了,可看那皮肤却是天生丽质,如出水芙蓉一般的娇嫩艳丽。

    “你这丫头就会出鬼点子!”李若凝娇嗔着道,但她向来给夏菡面子的,她也跟着脱了起来,“那今天咱们就来个开怀畅饮!”

    可李霜凝却没经见过这种场面,看到李若凝跟夏菡都脱得只穿上小胸衣,她的心便突突的跳了起来。

    “论辈分儿我可得跟着心远叫你一声小姨了,我们都脱了,偏你还穿着,多不雅观呀?”夏菡朝齐心远使了个眼色,齐心远便动起手来,给小姨李霜凝脱了起来。李霜凝更是娇羞难当,但形势却是拗不过的,她也只好半推半就着让齐心远给把上衣扒了下来。她那白晰的胸沟那么迷人,让在场的美女们都不免唏嘘起来。

    “小姨可真是好皮肤呀,一定得给我们传授一下经验哟!”秋烟也拍着马屁说。

    “我哪敢跟你们比呀。”李霜凝知dào

    这一些美女个个都是用的高级化妆品,那皮肤都跟珍珠似的白润,虽说自己天生丽质,可也不能太不自谦的接受了别人的恭维。

    齐心远顺手在小姨的胸上摸了一把笑道:“我小姨最迷人的地方还是这儿哪!”他那大手那么一握,让小姨李霜凝的身子立时酥软起来。

    第346章峰会二

    李霜凝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美女聚在一起,又加上齐心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竟然在她的身上摸了起来,两人虽然辈分儿有别,可年龄却差不多,而且她的心里,女儿的事情一直是她不敢当人提起的一块心病。

    当齐心远的手在她的身上乱摸的时候,她娇羞的把身子扭了起来。那一扭,胸前两只玉兔更是蹦跳了起来。

    “心远,别跟你小姨闹了,你不知dào

    你小姨从小就腼腆吗?”李若凝打趣着笑道。

    李霜凝当然知dào

    姐姐是在取笑她,便娇声道:“姐,心远没深浅你也说我!”

    “呵呵,不说了不说了,我妹妹脸皮儿薄,说不得。”李若凝一边戏着自己的妹妹李霜凝,眼睛却一边看着对面的秋烟,笑道,“我看秋烟姑娘是越来越水灵了。”

    “还不是你儿子给滋润的好呀?我来之前人家心远还又给浇了一遍水呢,要不会这么水灵?”夏菡瞥了秋烟一眼笑道。

    “夏姐。”秋烟求救的把身子晃了晃在夏菡面前撒起了娇来。她知dào

    夏菡没有责备她的意思,其实她也是在帮着夏菡拴住了齐心远的心。像齐心远这样到处拈花惹草的男人,没有实力的女人是绝对套不住他的。

    “哎,真是年龄不饶人呀,看着你们年轻人,我们就觉得自己老了。”廖秋云无限感慨的说。

    “廖姨一点儿都不显老,倒是我们跟你们一比惭愧了。等我们到了你们现在的年纪的话,一定比不了你们的。你看廖姨夏姐还有我妈,虽然都是四十多的人了,可看上去三十岁都不到呢。”齐心语在一边终于插上了话来,别看她在工作上叱咤风云的,可在这些长者面前,她总是说起话来让她们开心。

    “我呀,就是喜欢听大姑娘说话。”廖秋云看着齐心语从心眼儿里夸奖起来。

    “可不是我会说话,而是廖姨喜欢夸人。”齐心语羞涩的脸上微微一红,更增添了几分妩媚出来。她的身子白嫩而又娇丰,绝对不是那种瘦骨如柴的模特儿架子。她的身上透着一种健美。

    “你们呀,谁也不必夸谁了,在心远眼里,咱们可都是超级大美女,自然是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的了,要是说话粗鲁,那也算不得美女了。要不现在选美的时候还有即兴演讲这项目呢。你们说是不?”李惹凝说话总是能高屋建瓴,让大家不得不佩服。

    “好了,咱们还是开始喝酒吧。不过,今天这酒呀,得换个喝法儿,不然也就没什么意思了。”夏菡提议道。

    “夏姐有新招儿?”

    “姐哪有什么新招儿?我不过是想让心远劳动劳动罢了。”

    “我就知dào

    姐要打心远的主意了。”齐心语说。

    “是不是我劳动他,你这个当姐的又心疼他了?现在是你妈在这儿,可轮不到你疼他了。”

    “还说我呢,有你在这里,还能轮到谁?”李若凝娇媚的瞪了夏菡一眼笑着说,“心远,今天就先服侍服侍你夏姐吧,先把她伺候舒服了,我们几个就好说了。”

    “有你在这里我可不敢夺这个头彩的。”

    “你们都别争了也别推让了,就从李姐这个开始吧。谁也不会攀比的。秋烟,倒酒吧。”

    秋烟果然站起来走到了李若凝的跟前,先把她的杯子倒满。然后她依然将廖秋云、夏菡、李霜凝还有齐心语姐弟两个,最后才是她自己的。

    “今天咱们每喝一杯酒都要心远端着喂咱们,不然咱们就不喝了。”夏菡那眼睛狐媚的看着齐心远,那雪白的玉胸很诱人的起伏着,她的胸衣很有情趣的裂开了一道缝儿,好像是故yì

    要勾引人似的,边上那一溜的小花也在凑热闹的替主人卖力。

    “呵呵,这还不简单嘛,我最愿意为美女人效劳了,别说端着让你们喝了,就是用嘴对着喂你们,我也会心甘情愿的!”齐心远很豪爽的端起了酒杯来,“那从谁开始?”

    “臭小子,不早就说好了吗?从你妈那儿开始!”廖秋云娇媚的看着齐心远笑道,她的上身一耸之间,那两座秀峰便呼之欲出了。

    这场面看得李霜凝早就两股战战了,特别是光着膀子喝酒,她还是第一回见,因为自己很不习惯,虽然房间里开着空调,可她却觉得像是光了身子一样的不自在,那两只胳膊便下意识的老往胸前抱,想遮住那一对骄人的玉兔儿。

    “霜凝姨,我们都没感觉到冷,你怎么还抱着膀子呀?我们还没有那么拘谨呢,您倒在乎了。快把手拿下来吧,我们这里又没有外人儿。就是心远不想看,我们还想看呢。格格格……”夏菡笑得格外爽朗,让李霜凝那小脸儿更加羞红起来。

    “我……不习惯……老觉得这身上空荡荡的没个约束了!”李霜凝羞涩的说。

    “你觉得空荡荡的?这好说呀!来,心远,把手放到你小姨的胸口上去,让她的心里也好踏实些!”夏菡吩咐着齐心远说。

    “算了夏姐,你就别难为我小姨了,她初来乍到的,可比不了你驰骋疆场的夏姐的。要是夏姐带个头儿,把你身上的小兜兜也脱了的话,我小姨就不会觉得拘谨了!”

    “大丫头你激我?你还真别把你姐我看扁了,不就脱一个破罩子吗?你道我不敢?”夏菡向来是个经强的女人,更不想在齐心语面前落下风。

    齐心语却只是娇笑着不语,端起茶来抿了一小口儿。

    可有李若凝在场,夏菡怎么也不好带这个头儿,可她要是不带头儿,就失了刚才的风度,她有些不甘的看向了李若凝。

    “看我干嘛,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儿。”李若凝笑着说。

    “脱就脱,姐啥没脱过?下面的毛还被心远这小子剃过呢!秋烟,帮我一把。”说着她看了一眼坐在她身边的秋烟。

    秋烟是她的秘书,甚至早就成了生活秘书了,夏菡让干啥就得干啥,听到吩咐,秋烟连忙替夏菡从后解开了她的胸带儿。

    “拿下来吗?”秋烟小心的问道。

    “废话,不拿下来你给我兜着呀?那我解了干嘛?”夏菡以胜利者的笑容看着齐心语说道。

    “夏姐就是有气魄,说到做到了。”齐心语又抿了一口茶笑道。

    “你这个鬼丫头,别想看我的热闹,你说了让我带个头儿,可你们也不能一个都没有响应的吧?”夏菡看到一圈儿人没有行动的,只她一个人脱光了上身赤在那里,便有一种上了当的感觉。

    “我只说让夏姐带个头儿,可没说也让别人跟上呀,你脱了,我小姨也就不会觉得不自在了不是?哪还用得着别人也跟着脱?”

    “心语呀,不是姐夸你,我看让你做个小小的总经理也太委屈你了,你呀,要是做个总理夫人什么的,我看保证是个能里能外的主儿,可惜你出生的不是地儿,要是换了个年代或是地方的话,说不定连撒切尔夫人也得对你刮目相看了。”

    “夏姐这当然不是夸我,这是在损我,是我说太阴了吧。我这又不是让夏姐出丑,你们看看,我们这一桌子的人,不论是身份地位还是气质风度,谁能比得了夏菡姐的?你说,你不带这个头儿,谁敢?”齐心语眯起眼睛来笑着,她的话既反驳了夏菡的进攻,又让夏菡听着心里滋润得要命。

    “不过,正是应了那句话了,长江后浪推前浪,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呀!我们跟你妈都不年轻了,也风流不了几年了!咱们光顾了打嘴官司了,却忘了喝酒了,来来来,心远,快先敬你妈第一杯!”

    夏菡知dào

    这嘴仗打下去也不会在齐心语这儿得到什么便宜,便见好就收的敛起了阵势来,催着齐心远给李若凝敬酒。

    齐心远端起酒杯来,双手捧着来到了李若凝的面前。虽然说这里没有外人,可这敬酒的事儿尤其是在这阵势之下她还是头一次,不免有些拘谨起来,她抬起那藕臂来接那酒杯的时候,腋窝里露出了浓密的腋毛。夏菡朝廖秋云使了个眼色,廖秋云也朝那里看去,廖秋云笑着说道:“女人腋毛多,说明xx旺盛。”

    “说谁呢?”李若凝娇嗔的瞪了廖秋云一眼。

    “人家可是权威人士,比那盖了大章的文件还管用呢。”夏菡打趣着说。

    “我看你们两个快成了一丘之貉了。专门对付我这个老妈子。”

    “对了,你可不能这样喝了,得让心远端着你喝,不能你自己动手的。”

    “就你话多!”李若凝娇笑着把手又抽了回来,让齐心远把那酒杯送到了她的唇边上。

    其实别人端着喝并不比自己端着得劲儿,也不知dào

    是齐心远故yì

    的还是无意的,那酒竟然从杯口上溢出来正好滴在了李若凝的胸口上来。那红酒把她的雪白小罩给染上了两朵艳丽的梅花。

    “人家真不愧是国画大师哟,那酒随便这么一洒竟然就成了两朵梅花!”秋烟正好在对面看得清清楚楚,她忍不住赞叹起来。

    李若凝低头一看,果然那胸衣被染上了两朵梅花,看倒是挺好kàn

    的,可已经弄湿了,还戴在身上便有些不舒服了。

    “心远,都湿透了,快给你妈脱了吧。那滋味儿可不好受。”夏菡的笑里有几分诡秘。

    “脱了?”齐心远征询的目光看着李若凝。

    “不脱有什么办法?我看你小子是故yì

    的。”李若凝努着嘴娇嗔道。

    “我真的是不小心洒出来的。”说着,齐心远放下杯子,手伸到李若凝的后面去解开了那两个挂扣儿。

    当那胸衣摘下来后,李若凝那两只兔子呼的窜了出来,那丰韵让在场的美女们都不免一惊。因为那乳型简直美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而且是那么娇挺,一点儿都不下垂。虽然夏菡的也很娇挺,却总觉得比起李若凝的来微微逊色了那么一点儿。现在她真的后悔脱了胸衣了,如果李若凝早一步脱下来的话,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脱下来的,她清楚的记得,那次美女大会的时候,她还是跟自己不相上下的,怎么过了这么一段时间竟然有了如此的变化?

    第347章峰会三

    别说夏菡惊艳,就是比姐姐小了不少的李霜凝也很惊艳了。她还是自从与姐姐分别之后十几年来头一回看到姐姐的那一对玉兔。她也偷偷的拿眼朝姐姐的玉胸上瞥去。

    李若凝却是镇定自若的笑道:“你们都看什么呀?有什么好kàn

    的,没见过还是咋了?”

    廖秋云却先开了腔:“若凝姐,要说见过,我们几个除了霜凝可是都见过的,可上一次见你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骄人呀,你是使了什么秘方了吧,也不教教我们姐妹几个?”廖秋云就差没用手去捏了。

    “我也觉得我妈这胸丰得够牛的了,妈,快给我们说说,你是用了什么秘方呀?”

    “这恐怕得问心远了吧?”夏菡心想,这事儿除了心远,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这可与他没有什么关系。”李若凝洋洋得yì

    的说着,把剩下的那半杯红酒喝了下去。

    齐心语也不信会是弟弟齐心远的手段,因为如果是他的话,那她这个当姐姐的一定会知dào

    的。

    而这些人中最纳闷的,要数齐心远了,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dào

    妈妈为什么会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有了如此的变化。

    “若凝姐,你就别卖关子了,你看你把我们急的,”夏菡看到李若凝脸上那洋洋得yì

    的表情,就知dào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方子的,“你不会是用了进口的丰乳药物吧?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劝你还是别用那玩意儿了,因为那东西会有副作用的。”

    李若凝却撇了撇嘴,笑道:“我可没有你们那么前卫,外国的药物我从来不用,我用的是自己造出来的纯绿色东西。”

    “你自己造出来的?”秋烟惊奇的问道。

    “中医可是博大精深哟,里面有好多东西是妙不可言呀,今天只要你们当中有谁表演一个让我看着过瘾的节目的话,我就把秘密告sù

    你们。”李若凝越发沉住了气。端起茶来抿了一口。

    “那你想让谁出节目?”夏菡问。

    “谁都可以。”

    “那我们也不知dào

    你喜欢什么样的节目呀?对了,不是菜还没上来吗?正好咱们用这桌子摆一个人体晏,怎么样?”秋烟突发奇想。

    她一直很向往吃一回人体宴,可就是没有这样的机会。

    “那你上来?”齐心语笑着问道。

    “我可不行,要上也得挑一个漂亮的,我算老几呀?”秋烟立即脸红了起来。她没想到自己把战火引到了自己的身上来了。

    “这里面数你年轻,身材又好,你不上来谁上来呀?”廖秋云也附和着道。

    秋烟把目光投向了夏菡,想向她求救。可夏菡却只是喝茶,并不说话,心想,谁让你多说话来着。现在她唯恐有人提出来要她上,虽然她并不在乎脱不脱了,可毕竟自己也算是有身份的人物,而且有秘书在身边,这种事儿也轮不到她上阵呀。

    “我看秋烟姑娘就挺合适的,还推托什么呀。”李霜凝也大着胆子插话进来。

    齐心远也向秋烟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你们可不许笑话我!”秋烟终于妥协了,她羞涩的站了起来,慢慢的解开了还裹在她胸上的胸衣。脱那裙子的时候,她身子稍稍侧转了一下,便勾着身子从她那修长的腿上退了下来。

    她的身材的确是一流的,无可挑剔,就连齐心语也忍不住赞叹起来。她的身子很丰润,皮肤极细腻,她不像在场的其他女人,都生过孩子。那身材再好,也无法与她这个几乎是处子之身的女孩相提并论。

    脱光了的秋烟便有些拘谨起来,她不好意思劈开长腿爬到桌子上来,便为难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看着齐心远。齐心远走过来,将她轻轻的抱了起来,别看她个头一米七六,可体重却不过一百一十斤。她两手勾住了齐心远的脖子,齐心远正好俯下脸来在她的雪胸上亲了一口,把她羞得满脸红润起来。

    大家将那桌子收拾了一下,腾出了让秋烟躺下的地方来,她的身子好长,多亏那是一张大桌,不然她的身子就得放到桌子外面去了。秋烟因为害羞的缘故,两腿微微的绻了起来并拢着,将那隐秘的部位藏了起来。

    “秋烟,你得把腿伸开呀,一会儿还得往你身上放菜呢。”齐心语笑着用手轻轻的拍了拍秋烟的膝盖。她这才慢慢的羞涩的伸开了两条腿,即使这样,小腹之下那一片浓密的丛林也依然遮盖着她的桃源深处。

    “心语,先去跟服wù

    员说一声,不要急着上菜了,我们又不图吃喝,就是玩玩儿嘛。”

    齐心语把房门拉开一条小缝跟外面的服wù

    员打了个招呼又缩回了身子。

    面对着这情景,齐心远的热血便控zhì

    不住的沸腾了起来,为了控zhì

    一下情绪,他掏出烟来点上了一支。

    看着齐心远嘴里吐出来的烟圈儿,小姨李霜凝偷偷的戳了齐心远一下,眼睛向秋烟两腿间瞟了一眼,小声说:“让她也抽一根。”

    别看李霜凝轻易不说话,可她与齐心远却从小就有着一种默契。小姨戳他的时候,齐心远就猜到了小姨的意思了。

    于是,齐心远一边抽着烟,问秋烟道:“秋烟,你这名字是谁给起的?”

    “是我妈起的。”秋烟此时说话的声音里都有几分羞涩了。因为说话时需yào

    额外的气息,所以她的脯子便起伏得格外厉害些,那样子就更加迷人了。

    “实jì

    上这个名字在有些方言里会被说成是‘抽烟’的,你会抽烟吗?”齐心远问道。

    “不会。”

    “可以学嘛,其实很简单的。想不想抽一口试试?”

    “抽烟有什么好学的,太呛人了。”

    “嘿嘿,你要是不用嘴抽的话,保证不会呛着你的。”

    “抽烟不用嘴用什么?”

    齐心远没再说话,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走到了她的头部立在了那里。

    “抽一口试试嘛。”齐心远把烟从嘴里抽出来,送到了秋烟的嘴里,秋烟只吸了一小口,便呛得咳了起来,她一咳,那两座秀峰便不住的抖动起来,比起刚才的样子更加迷人了。一桌子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齐心远赶紧用手在她的胸口上抚摸起来,他哪里是抚摸,而是在揉捏了。因为那一阵咳,她竟忘了紧紧的并拢着两腿了,两条腿之间竟然闪开了一条不小的缝隙。

    李霜凝没有经见过这种场面,便偷偷的指给齐心语看。齐心语只是笑了笑,没有作声。在她的眼里,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了,那次美女大会上,什么风头没出过呀。心想,一会儿让你见识见识更好kàn

    的。

    在这群美女当中,除了李若凝的乳型保持的好之外,就数秋烟姑娘的了,因为她还是真zhèng

    的姑娘身子,那两座秀峰煞是挺拔,摸起来也不是一种感觉,硬硬的,很有弹性,让齐心远爱不释手。

    “烟都让你一个人抽完了。”李霜凝着急着看下边的节目,于是催促起齐心远来了。

    “不要紧,我这里还有呢,”齐心远俯下了头来在秋烟的芳唇上吻了一下,小声说,“表演一个抽烟吧,大家都在等着看你呢。”

    他的手顺着秋烟的上身一直摸到了她的腿上,所到之处,秋烟的身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她是个敏感的女孩,齐心远的手一碰她,她就有了反应。

    随着齐心远的手上微微用力,秋烟的两腿便慢慢的分开了,那浓密的丛林掩映之中的桃源洞口便显露了出来!

    阅女无数的齐心远还是忍不住心脏狂跳了起来。他的手指情不由己的伸向了那个滑滑的洞口。秋烟的娇躯不由的轻轻一颤,看得所有在场的美女们不免为之一动。

    齐心远两个手指夹着的香烟嘴儿被送了进去……

    当齐心远松开手之后,秋烟的两片xx便紧紧的夹住了烟嘴儿,而她的两条白腿也极力的分开着,她害pà

    那烟头会烫着她的嫩肉。

    一个美女极力的劈开着两条美腿,用xx紧紧的夹着香烟的样子的确有些刺激,那洞口还不住的往外渗着晶莹的液体。

    “烟,用力吸一下试试嘛。”齐心远鼓励着她。

    秋烟xx用力一吸,那香烟立即向里走了一点儿,同时,烟头竟然跟着亮了一下,就像是被人吸了一口似的。

    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齐心远立即把那香烟抽了出来,趴到了秋烟的两腿之间在她的xx上吻了一下,算是对她的奖赏。

    “再吸一个嘛!”不知是谁跟着起哄道。

    齐心远又分开了秋烟的两腿,将那香烟插进了她的xx里。这次他插得更深。将那长长的过滤嘴都包了进去。

    或许是为了让大家都能看到,秋烟把腿劈开得很开,但那xx却由得很紧,将香烟牢牢的夹住了,重重的吸了一下,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为了吸那一下,她的小腹都极力的收缩了一下,果然,那烟头又狠狠的亮了一次。当齐心远把那得烟从她的xx里取出来后,里面竟然喷出了一阵烟雾来。不等那烟雾吐完,齐心远快速趴上去将那烟全都吸进了嘴里。

    “嗯,不错,这个节目不错!”李若凝带头鼓掌起来。

    “这下你该跟我们说说你丰胸的秘方了吧?”夏菡说话不离主题。她没忘了让秋烟出来表演这个节目的目的是什么。

    “你呀,也太功利主义了吧。”李若凝指着夏菡笑道。

    “可是你自己说的,你都带头鼓掌了,说明我们秋烟的表演还是成功的嘛,你可不能食言呀。”

    “那当然。不过,也没有什么。我说出来你们可不要说我糊弄你们。”

    “我们当然要试试的,我们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们说,是不是?”廖秋云也站在了夏菡一边,因为她也很想得到那个丰胸的秘方。只是廖秋云表现得不像夏菡那么急躁而已。

    “我就知dào

    若凝姐会卖关子,到了现在都不肯说呢。”夏菡现在真想快把衣服穿了,因为她觉得自己无法与秋烟跟若凝相比。她是个好强的女人,什么事儿都想争个头彩。

    “那么急干嘛,我又不是就要咽气了,这么催?”李若凝竟对自己开起了玩笑来,弄得别人也不好再催她了。

    “那就让老姐先喝口水润润喉咙,看来咱们要得到这个秘方也不是易事儿呀!”夏菡逼问了半天也没有个结果,便觉得丢了面子,于是自嘲的给李若凝续了杯水。

    两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凑在一起,那雪胸都够迷人的。

    “你们看见了吧?你们夏姐不是过去倒水,是过去要跟若凝姐比胸的呢!”廖秋云看到夏菡跟李若凝两人的身子几乎碰在了一起,便打趣起来。

    “姐,你就站起来跟夏部长比一比嘛。看谁的更大。”李霜凝早就按捺不住了。

    “这有什么好比的,就你多嘴!”李若凝娇嗔起来,“你怎么不跟她比呀?”说着李若凝就要扯霜凝的胸衣。霜凝赶紧笑着躲到了一边。

    “我可不敢跟她比,要比我也得跟你比才对。”夏菡赶紧转了身子对廖秋云说。

    “算了吧,我还是把那秘方给你们说了吧。”

    大家一齐支起了耳朵来,眼睛瞪得大大的,唯恐漏掉了什么。

    可没想到李若凝却不紧不慢的把那茶碗又推到了夏菡的面前,夏菡不得不又给她续了水。

    李若凝喝了一口茶,道:“就是用蜂蜜按摩。”

    第348章乱了阵脚

    听到李若凝说出那秘方竟是用蜂蜜按摩时,大家不免有些失望。都以为那一定是什么很复杂而且从未听说过的什么深宫秘笈,却没想到如此简单,便觉得不太可信。

    “大姐没糊弄我们吧?”夏菡很怀疑的问道。

    “我骗你们干嘛?不信就回去试试嘛。”李若凝依然很悠闲的喝着茶,也不急于辩解,一副信不信由你的架势。

    “那你也总得给我们演示一下嘛,比如说按什么方向按摩多少圈儿,具体的方位什么的,手指放在哪儿,这可都是些细工夫,不可能随便一按摩就起效的。”廖秋云很专业的问道。

    “那倒是。不过,也不复杂,我稍作演示你们就学会了。”说着,她放下茶碗儿,手按在了两座秀峰之上,给在场的人示范起来。

    她双目微闭,两手轻轻按着秀峰,五指叉开捂住乳顶,同时向内旋转九圈,然后按相反的方向又旋转九圈儿。唯一让大家觉得好笑的是,虽然是她自己按摩自己,可是,她脸上那副表情却像是云*雨之中,如醉如痴。大家也都把手按到了自己的秀峰上学着按摩起来。

    揉了不到三分钟,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笑道:“行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回去照着这个法儿练就是了。保证有效。”

    “那到底一次按摩多长时间为佳?”廖秋云笑着问道。

    “这个根据个人情况,有心情了就多按一会儿,没心情了,就少按几圈儿,不过,每天必按的,至少二十分钟。”

    “原来还得这么麻烦呀?”李霜凝便觉得二十分钟太长了些。

    “像夏菡就有条件了,平时工作闲下来的时候,可以让秋烟姑娘给你做嘛。”

    “好孩子都让你给教坏了,我们又不是那个……”夏菡娇羞的瞥了李若凝一眼,刚才她转了那几圈儿之后,竟然那乳顶也立即峭了起来。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靠的就是个功夫,三日打鱼两天晒网当然不行了。”

    刚才秋烟是躺在桌子上学的,按了那几下之后,竟然起了欲念,齐心远眼瞅着她那地方汩汩的流出了液体来。

    “你们看,秋烟都入境了!”李霜凝指着秋烟那儿笑道。

    秋烟这才意识到自己出了大丑,连忙坐起来,两腿并紧,遮盖起来,她的脸也羞得通红。

    “霜姨再取笑我,我可不给你们摆什么人体宴了!”秋烟娇嗔着道。

    “可别,今天好不容易把老太太请出来,你可不能扫了她老人家的兴呀!”齐心远赶紧又把秋烟按了下去。

    齐心语也嫌李霜凝多嘴,笑着道:“小姨要是惹得秋烟不干了,那你可得上来替她了!”

    “有你在这儿,轮也轮不到我呀!”李霜凝因为看了刚才秋烟吸烟那一幕羞得到现在还满脸潮红着,她越发显得妩媚动人起来。那脯子也不住的起伏着,好像怀春的少女一般。

    “心语,上菜吧。咱们一边吃一边喝。”李若凝吩咐道,于是,齐心语站起来让小姐上菜。很快,一道道的菜摆了上来,秋烟静静的躺在桌子上面,那些盘子摆得恰到好处,正好不挡住秋烟那些迷人的地方。

    秋烟躺着的方向,两腿正好冲着齐心远。他的两眼不时的瞅向秋烟的花蕾处,身下早已崛起。早已有些按捺不住的齐心远竟拿起一双筷子来,轻轻的捅进了秋烟的那流着水的洞口里,秋烟羞涩的夹紧了两腿。

    “心远,刚才只敬了我,其他人你还没有敬呢。”

    于是,齐心远端着酒杯站起来,从廖秋云那开始,一个个的敬酒。

    “先停一下吧,这样敬酒也太乏味了些,不如换个方式。”夏菡总是要出新招儿。

    “怎么不早说,偏偏若凝姐喝过了之后再说。”廖秋云埋怨道。

    “从你开始还不是一样吗?反正还有我呢,你怕啥?”夏菡挤眉弄眼的。

    “好吧,你快说,怎么个喝法儿?”

    “这酒不能光咱喝,咱让心远把酒倒进每个人的怀里,然后让他从下边接了喝。你们别误会,就是让他趴到咱们肚子上喝就行了,喝完了咱就用嘴喂他一口菜吃,当然要喝得一滴不剩!要是漏了就罚他再喝一杯。”

    “呵呵,这倒是个好主意!”李霜凝也觉得这个喝法儿过瘾,其实她骨子里就是个很荡的女人,只是不随便对着别的男人荡而已。

    “既然这样,那我也脱了吧。反正已经有你们两位先锋脱了,我不过是个第三名了。”说笑之间,廖秋云已经把上身的那件小胸衣扒了下来扔到了一边,大有赤膊上阵的架势。

    廖秋云稍稍转了一下身子,离开桌跟,让齐心远来到了她的跟前蹲下,“小心一点儿,可别倒进了我的裙子里去了,我今天可就穿了一条裙子出来的。”

    “放心吧,没事儿。”

    为了不让那酒到处流淌,廖秋云两手挤住了自己那雪白的两座秀峰,中间只留了一条小缝隙,以便那酒顺着那道沟流出来。齐心远将酒从上面慢慢的倒进去,没想到那酒却倏的从上面流了下来,他没来得及张嘴接住,结果那酒全流进了她的裙子里面,顺着她的小腹流进了她的小裤裤里面了,廖秋云立即感觉到两腿之间一阵冰凉,那里已经彻底湿透了!

    “你这个冒失鬼,说让你小心点儿,还是洒了,你知dào

    弄到哪里去了?”廖秋云娇嗔起来。

    从她脸上的表情,大家便猜到了那酒一定是顺着淌进了下面的沟里去了!于是大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你们看,廖院长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来了大姨妈了呀?”夏菡凑过去指着顺着廖秋云的腿流出来的红色液体大笑道。

    廖秋云知dào

    夏菡是故yì

    捉弄她,只是娇嗔的瞪了她一眼,“心远你可得赶紧给我去弄一条小裤来换上,我可受不了啦,难受死了!”

    “放心吧,你就是不穿也不要紧的,反正一出去就坐进车里,又不让你走路。”李若凝笑道,根本没拿这当回事儿。

    “心远,重来。这一杯酒全流到她裆里去了,都怪你廖姨贪杯,连下边都要尝一口,格格格……”李霜凝已经完全融到这个群体里了,现在是她主动挑起了战争来。她亲自给齐心远又倒了一杯递了过去。

    “我看这样也行,就让霜凝给你倒着,你在下面喝,免得再弄你廖姨一身。”夏菡说。

    李霜凝果然替齐心远倒起酒来,齐心远两手亲自捧着廖秋云那两座秀峰,让那秀峰中间留出了一道合适的缝隙。而廖秋云这次也有了经验,把身子朝后仰了仰保持了一个坡度,这样那酒再流下来的时候便不会那么急了。

    李霜凝跟廖秋云齐心远三个人配合得十分默契,那酒真的一滴不剩的喝到了齐心远的嘴里。

    喝完之后,齐心远站起来抹了抹嘴,意犹未尽,那眼睛还是紧紧的盯在廖秋云那雪白的胸上,有些依依不舍。

    接下来便轮到夏菡了。还没等李霜凝把酒倒满,夏菡就早早的双手挤了秀峰等着齐心远来喝了。

    “夏部长真够急的了。我这里还没倒酒呢。”霜凝笑道。

    “我可不想让你们倒得满身都是。”

    “这酒杯可是掌握在我的手里,我说快就快,说慢就慢的。”霜凝说。

    “别看你辈分儿高,要是你洒到了我裙子里,一会儿我就全倒进你下边那里面去,让心远趴在你那里喝个够!”夏菡笑着把一只手伸进了霜凝的裙子里戏闹起来。

    趁着齐心远趴在夏菡肚子上喝酒的时候,齐心语也早早的扒了小胸衣,当着小姨的面脱让她有些难为情,还不如早脱了呢。

    齐心远从夏菡的身上起来之后就奔着齐心语走了过来。

    “你可别弄我裙子上呀!”齐心语很担心会重蹈廖秋云之覆辙,便先提醒着齐心远起来。

    “姐,你放心,我保证不会的,我有绝招儿呢。”说着,他的一只手顺着齐心语的小腿儿摸了上来……

    “你要干嘛?”齐心语感觉到齐心远的手直奔她的腿叉而来,便知dào

    齐心远不安好心,顿时紧张起来。

    “嘿嘿,我给老姐堵住呀,免得酒流进去。”说着,他的手挑进了她的内裤,一个手指戳进了她的洞里,那里面已经湿滑一片,进得很顺利。

    “你这个坏蛋!”齐心语娇嗔着,却躲不过去。

    齐心语不得不赶紧两手夹紧了xx,而齐心远的嘴紧紧的贴在了她的乳沟下面的小口上,把从那乳沟里流出来的酒慢慢喝着,同时那个手指在她下面的洞里快速的抽送起来。

    当喝完了那乳沟里流出来的酒之后,齐心远突然站了起来,捧住了齐心语的脸在她的芳唇上热吻了起来。刚刚从她的下身抽出来的那只手也按在了她的乳子上狠劲的揉了起来。

    从齐心语那儿喝完了之后,齐心远不知dào

    下一个该喝谁的了。

    “现在秋烟还躺在桌子上,就先喝你小姨的吧。”夏菡说。

    “小姨,那咱们就开始?”

    “既然下雨不带伞,还不临着了嘛,喝就喝吧。反正她们也都被你喝过了,还差了我一个了吗?”虽然李霜凝还是有些娇羞,可她还是主动的两手捧住了那两座秀丽的山峰。

    “小姨,要是跟她们都一样也太没有新意了吧?”齐心远坏笑着,手已经抚到了她的腰上来,他的手指已经按在了她裙子的拉链儿上。

    “我可不能搞特殊化的,我只能跟她们一样。”霜凝知dào

    齐心远要在她身上起新花样了。

    “小姨,你是从美利坚回来的,当然得前卫一些了,其实很简单,就是你用嘴喂到我的嘴里去。”齐心远已经把李霜凝的身子拥到了自己的怀里,他那硬硬的一根结结实实的顶在了她那平滑的小腹之上。

    “那你解我的裙子干嘛!”霜凝的手并不想真zhèng

    的阻止齐心远。她也情不由己的两手环住了齐心远的腰。

    “看不到你的全景,我的心里就痒得慌。”齐心远欣赏着她那娇嫩而且美丽的脸庞,在她那高挺的鼻子上吻着。

    “小坏蛋,我就知dào

    你会特别招待你小姨的。”霜凝娇嗔着,感觉到下面他那硬硬的一根。

    “这就对了,谁让你是他小姨的呢。”众人齐起哄。

    齐心远的手已经很从容的解开了她的裙子,只要拉开拉链儿,那裙子便刷的掉了下来。齐心远一把将霜凝抱起,放到了桌子上来,让她坐在了秋烟的一边。

    为了凑热闹,夏菡跟廖秋云也忙活着帮着齐心远解开了腰带。

    齐心语也跑了过来,从后面抓住了齐心远那长长的一根硬是塞进了小姨霜凝的下面。霜凝也很配合的两腿叉在了齐心远的腰上,主动的晃动着身子,套动着齐心远那粗大。齐心语每让霜凝喝一口酒,霜凝就会一滴不剩的全部嘴对着嘴的吐到了齐心远的嘴里去。

    两人干得热火朝天,晃得那桌子都跟着动了起来,原来一直躺在桌子上的秋烟也着急的爬起来看起了热闹。

    李若凝也站起来,把身子贴到了齐心远的背上,那两只娇挺的xx让齐心远更加来劲儿了,他感觉到那根花枪好像瞬间增大了许多,直插得小姨妈xx了起来。

    “啊——心远,你插死小姨了!”

    齐心远捧着小姨的雪臀,一个劲儿的狂捣,里面的蜜汁都被捣了出来,并发出滋滋的声响来。

    “心远,你可不能只便宜了你小姨呀,别忘了还有这么多的人在等着你呢!”廖秋云提醒着说。

    “我知dào

    。”齐心远没忘了桌子上还有一个秋烟呢。

    齐心远怀里抱着李霜凝,那眼睛却跟坐在霜凝身后的秋烟含情脉脉的对视着。要不是身边还有那些碍事的杯盘的话,她早就跑上来了。但即使这样,她还是双眼狐媚的勾着齐心远,两手在自己的胸前搓了起来。

    齐心远忽然听到了身后有娇喘声,他猛的放开了霜凝,把身子转了过来。

    他一把抱住了若凝,扳过了她的身子,让她趴在了椅子上,翘起了屁股,他两手搂着她的细腰,将那火棍从后面插了进去,快速的抽送起来。

    “唔——哦——”李若凝摇摆着雪臀,两只xx被齐心远的手把揽着,大家一齐凑了过来,观看这最让人震撼的镜头。见有人围观,齐心远更来劲了,他长抽深挺,枪枪直捣李若凝的花蕾,让李若凝一阵阵的颤抖起来,娇呼救命。

    齐心远让在场的每一位都酒饱饭足之后,又特别照顾了一下齐心语。

    “我就知dào

    心远他偏心眼儿。”夏菡打趣着道,她并不吃齐心语的醋。她心里很清楚,在场的每一个人谁也比不了齐心语跟弟弟的关系的。那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感情,无人能敌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