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曾方媛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大学生曾方媛

    曾德华的女儿,曾方缓一个二十二岁的大二学生,长得清俊秀丽,身材也极端的好,虽然是在家里,因为有了客人,她特意修饰了一下,在连衣裙外面罩了一件镂空的小马夹,那俊秀的玉峰将连衣裙上衣高高的撑了起来,又被那镂空马夹遮了半壁江山去,更显得端庄典雅,秀而不媚,清而不寒了。在外面听见父亲跟齐心远谈话差不多了的时候,方缓走了进来。

    “齐老师,求你个事儿可以吗?”方缓很大方的看着齐心远道,那胸脯挺得很有分寸,正好显出绽放的花朵的美丽。

    “呵呵,什么事儿还求不求的?”齐心远笑道。

    “可不许难为齐老师!”父亲曾德华嗔道。

    “又不是向齐老师索要什么,老爸当官也当出过敏症来了,我不过是想请齐老师给我画幅肖像罢了。可以吗齐老师?”

    “呵呵,如果是素描的话,这个不难,几分钟的事儿嘛。”

    “有这么快?我就是想来个素描的。不过我可要齐老师署上您的大名的哟。”

    “好说。”

    “这丫头,净跟着凑热闹。”曾德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是齐心远信手拈来的事情。

    “这有什么。我有时候还在街头上给人画呢。”

    一小会儿,曾方缓便拿来了纸笔,看来平时也是喜欢涂鸦的一个女孩子,那东西都是现成的。

    当着曾德华的面,齐心远寥寥数笔便将一个美人画勾勒了出来。

    “爸,你看,真传神哎!”女孩子都好大惊小怪。方缓兴奋的拿了那幅肖像到父亲的跟前让曾德华看。

    “齐老师是什么人物?你丫头今天拣了个大便宜了!”

    “那当然了。齐老师,我们学校里也有一位画家,他说他是齐派国画的传人,你既然姓齐,肯定也是齐派的传人了?”

    齐心远笑而不答却反问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姓齐,也是心字辈儿的,肯定是您的同门师兄了!”

    说到这个同宗同辈儿的画家,齐心远一猜就知dào

    是谁了。当初齐心远在北边红起来的时候,这个人就曾经在某个媒体上声称自己才是齐派国画的真zhèng

    传人。当时就感觉那话就是冲着他齐心远来的,但他并没有在意。后来齐心远在国画圈里的名声越来越大时,他便又有了南齐北齐之说。不想今天在这里碰上了。

    虽然齐心远没有说什么,但善于洞察一切的曾德华似乎从齐心远的表情与沉默里猜到了什么,于是对女儿方缓说道:“我跟你们齐老师还有话要说,别在这里打扰齐老师了。”方缓得了齐心远署名的素描,心满yì

    足的出了父亲的书房。

    “关于齐派国画的南北之争我也有所耳闻呀。不过我不是行里人,不清楚那人是谁,却只知dào

    你的名字,如雷贯耳呀!”

    齐心远摆了摆手,谦虚的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可曾德华却没有弄明白齐心远是对南北之争的轻描淡写还是对那个所谓同门的蔑视,他也不好再问下去,又陪齐心远喝了会儿茶,齐心远便起身告辞了。

    出了曾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白天积攒下的热量渐渐散去,空气中不时有一阵阵的凉爽拂过齐心远的脸,撩起他的衣角。他真不想把身子挤进车里,而想好好的享shòu

    一下这南国的夏夜了。

    哎,可惜那个市长的千金不能陪着了!要是能搂着那小妮子的杨柳细腰在这江水滔滔的大铁桥上走一走,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呀。只是不知dào

    让苑秋棠知dào

    了自己的淫念会有什么想法不,女人都爱吃醋的,更别说是与市长的千金之间了,呵呵,虽然不能来个现实的,就是想一想也是很不错的。齐心远进了车子慢慢的朝大桥上驶去。他把车子打了一个弯儿,拐到了桥头的江堤上,迎风舞动的柳条如少女刚刚洗浴过的秀发,惹人爱怜。这更让他想起了刚刚在市长家里曾方缓那一头飘逸的秀发了。

    齐心远将车泊在了离开堤坝几十米的地方。人还未下车,一条腿踏在地上,一条腿还在车上,齐心远闭上眼睛享shòu

    了一会儿那边吹过来的阵阵江风。在这清凉的江边,看一看那些看景的美女也很爽呀,齐心远锁了车,朝着诱惑走了过去。

    “齐老师!”清脆如银铃般的女声与风声揉在了一起飘到了齐心远的耳际。他回头一看,一个穿着短t恤衫,下着牛仔短裤的女孩朝齐心远走过来,单凭那窈窕的身材跟那一头飘逸的长发,齐心远就认出了正是曾家大小姐方缓。

    “方缓?”齐心远的心里一阵莫名的兴奋。莫非她是来约会的?那就太煞风景了!这么漂亮的一朵鲜花要是让他齐心远亲眼看着插到某一朵牛粪上去的话,可就让他在这次南巡中留下终生的遗憾了。

    方缓的身影越来越近,齐心远最注意的是她那鼓鼓的胸脯,好像那件t恤故yì

    在炫耀着它所覆盖着的两座玉丘的高度与丰满。

    “家里闷得慌,出来走走,怎么,你没回宾馆吗?”方缓故yì

    装作不知dào

    他是那个苑秋棠总裁的朋友,她更不想让齐心远觉得尴尬。

    “呵呵,现在时间还不是睡觉的时候,要是闭起眼睛来的话,岂不是浪费了这大好的光阴了吗?”

    “你不会是在等人的吧?”

    “呵呵如果说有人等的话,那一定是你曾大小姐了!”

    “齐老师真会开玩笑,你刚从我家里出来,又没有约过我,怎么会是在等我的呢?”曾方缓妩媚的扭了一下身子,使她那两条裸露在短裤外面的优美长腿更显眼了。

    “呵呵,像曾大小姐这么出类拔萃的女孩子恐怕得排长队了吧?我齐心远要是也凑这个热闹的话,岂不要赚个老牛吃嫩草的嫌疑吗?”

    “齐老师不过三十岁的年纪就说自己老了?要是那样的话,人生还会有几天好时光呀!”

    “我倒是希望曾大小姐今晚独自一个呢。我这想法不算是色狼吧?”

    “看你说的,我真的是一个人,咱们一起走走好吗?”

    “能有美女伴美景那是人生一大幸事了,心远求之不得了!”齐心远主动的与方缓肩并肩的沿着江堤向前走去。对面走过来的一对对情侣不时向他们投来艳羡的目光,那目光告sù

    他们两个——无可挑剔的郎才女貌!

    不知不觉间,曾方缓的手勾住了齐心远的胳膊,一对男女在这样的夜晚,走在越来越幽静的江堤上,这是非常自然的动作了。齐心远的手也很自然的揽住了她的细腰,他感觉,那腰肢比江堤上的柳条还要细软!江风并不急,所以齐心远随时都能闻到从方缓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少女特有的体香,真是沁人心脾。

    齐心远从曾家出来时间这么短,她竟能换了衣服跟着出来,可见她是就有预谋的了。

    什么叫心想事成!齐心远的心里美美的,像刚刚做了新郎官儿,身边的美女正是他的新娘!他的手搂得越来越紧,两人的身子完全靠在了一起,似乎她也正有意的贴近自己。正所谓同性想斥异性想吸,如两块异极的磁铁,齐心远与方缓的身子紧紧的贴了起来,她的手臂也从齐心远的胳膊移到了他的腰上,她那鼓鼓的一只xx也自然的贴在了齐心远的身上,温热的柔软从那边传了过来,让齐心远的心里加快了血液的流动。

    向前望去,已经不见了人影儿,只有那迎风摆动的柳条如珠帘一般遮挡着好奇者的视线。一个冲动袭上来,齐心远的手指从方缓的腰间慢慢攀升,触到了那柔软的乳丘。齐心远明显听到了女孩那有点儿紧张的呼吸。

    “害pà

    了吧?”

    “怕什么?”方缓慢慢停下了脚步,身子转了过来。路灯光能照出她明亮的眸子里有一种火热的渴望。这是一只自动送上门来的羔羊,如果装斯文的话,一定会被骂个狗血喷头的!

    “告sù

    你个不幸的消息。”齐心远突然冷冷的说道。

    “什么?”方缓奇怪的看着他,不知所措。

    第101章幸福的苦力

    齐心远的恶搞并没有吓着这个在爱情树下徘徊的女孩。曾方媛怔怔的看着齐心远,似乎想看透这个比自己都大十岁,可看上去却像个大男孩的男人是不是一个勇敢的猎人。她相信自己对于这个男人的吸引力的,在爸爸的书房里让他画素描的时候,她那挑逗性的目光就已经起了作用。

    “千万要不说你爱上我了!”方媛早就猜出了他要说出的话。

    “为什么?”

    “太俗……”

    “那就让实jì

    行动来说话吧……”男人灼热的唇俯了下来,女孩也踮起了脚尖,让男人的唇贴在了她那温热的嘴上。要不是阵阵江风从两人的面颊间拂过起着冷却作用的话,两人的唇会熔化在一起的。滑溜的香舌从洁白的玉齿间探出来相互引诱着,像母亲把还没有开启的奶头捏出来引诱刚刚出生的婴儿吮吸。许多东西是竟然是天生就会的,更何况那些目不暇接的性教育片不断冲击着青年人的视神经。所以齐心远竟不知dào

    正在享shòu

    的是一个高贵女生的初吻,因为她是那么的入境,不显半点生涩,那滑滑的香舌在齐心远的舌头上十分灵巧而又让人陶醉的挑弄着,滑动着,鼻子里不停的流动着激情的气息。男人的手从那细细的腰肢上往前滑动着,抚到了那鼓鼓的t恤上,柔软的面料渗透着女孩青春xx的活力,像是火山暴发之前的地动山摇,两座玉峰被地下猛烈的热气顶了起来又落了下去……

    “嗯……嗯……”

    巨手像龙卷风一样在两座山峰上肆虐起来,山摧树倾……香甜的津液成了两条香舌的润滑剂,整个身体的剧烈震颤都源于这两条小龙的兴奋。

    当男人的手企图从那短衫上滑进短裤的时候,女孩突然很警觉的挣了出来。

    “你真坏……”方媛欢快的在江堤上奔跑了起来。

    “小心前面黑影里有劫匪呀!”齐心远在后面大笑着追了上来。

    “我不怕……我练过武功的!”

    从树缝里漏过来的路灯光依然能照到她那两条雪白的美腿,跑动中,方媛跑掉了一只鞋子,她干脆连另一只也甩到了堤下,赤着脚丫在江堤上跑了起来。

    “你疯了?小心脚下有石子儿!”齐心远在后面大声叫着,发xiàn

    她跑起来那健美的身姿更好kàn

    。

    “格格格……”方媛银铃般的笑声在江风中飘曳着,长发也飘了起来,像喜马拉雅山上的旗云,只不过那旗云是乳白色的,而眼前却是黑色的。她那丰满的翘臀在跑动中更显活力,拉直了齐心远的视线,“呵呵,你追不上了!”

    “啊——”前面的方媛突然尖叫了一声,身形立即蹲了下去,齐心远知dào

    事情不妙,赶紧追了上去。

    “怎么了?”齐心远蹲下身来问道。方媛两手抱着自己的连袜子都没穿的脚疼咧了嘴。

    “啊哟——”微弱的灯光下齐心远看见了有暗红的液体从脚心处流出来,那显然是血了!

    “谁让你赤着脚跑了!”齐心远心疼的抓住了她的小脚查看起来,脚心处有一道大口子,鲜血汩汩的淌个不停。两人身上都找不到可以包扎伤口的东西,齐心远急了,从自己的衫上哧的一声撕开了一道口子。

    “你……”见齐心远撕坏了他的衬衫,方媛一下子也急了,刚想制止,齐心远却没好气的嗔道:“难道让我撕你的衣服?”

    方媛不再言语,任由齐心远用从自己身上撕下来的布条给她的伤口包扎,方媛好像立即忘记了那伤口的疼痛似的,借着那淡淡的路灯光看起齐心远来。齐心远在她的光脚上缠了一道又一道,做这个看起来要比他画画笨多了。最后在脚面上系了一个大疙瘩。

    “好了。先对付一下,得去医院了。说不定里面还有东西呢。”齐心远一把就将方媛抱了起来。这让方媛既觉得害羞又十分幸福,自从进入了初中之后,方媛还真没有让哪个男人这样抱过,就是自己的父亲也不曾抱过自己,所以当齐心远把她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她的身子还很拘谨的躲避着齐心远,虽然刚才让他亲吻过,那手也曾在少女那敏感的胸脯上抓过,可现在却不一样。

    “你想累死我呀?”齐心远感觉到她列着架子让他很吃力。

    “我……那我怎么办……”

    “抱着我脖子!”齐心远直接命令道。

    方媛这才不好意思的把手伸过来环住了他的脖子两手扣在一起,齐心远顿时觉得轻松多了,飞快地朝车子小跑过去。快到车子旁的时候,方媛掏出遥控器一按,齐心远两手抱着方媛腾不出手来,只能上她的车了,齐心远直接打开车门把方媛塞了进去。

    “你的车子怎么办?”

    “鞋子都不要了还要车子干嘛?”

    “喂,你搞明白没有?是车子贵还是鞋子贵呀?”方媛在后面叫了起来。

    “你那伤员脚还能踩油门儿还是能踩刹车呀?”齐心远没好气的关了门子快速上了车。

    “丢了我可不赔的!”

    “丢了我找你爸要,在你爸的地盘上丢了我的车子那可真是怪事儿了。”

    方媛只好努着嘴干着急,现在一切都得听这个小霸王的了。刚才亲吻她的时候也是那么霸道,竟然摸起了她的胸脯来,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人家可是只想让他亲嘴儿的,臭不要脸的家伙!

    “哪家医院最近?”齐心远的车子几乎是就地打了个旋儿驶上了公路。

    “往前走左拐再右拐。”

    车子在公路上飞驰了起来。

    “再左拐就到了!”方媛提醒着,其实齐心远一边开着车子的时候,他就早低着脑袋向外观察着,他在她提示之前就看到了那个非常醒目的大牌子子。齐心远没说话,趁着一辆救护车出来时那升降杆还没落下去的当空儿直接将车子开进了医院的大门。

    “停车停车!”门口保安提着皮警棍儿迅速从门卫室里窜了出来跟在齐心远的车屁股后面。齐心远把车子嘎的停在了急诊的门前。

    “谁让你开进来的?”两个保安紧跟着追了上来。齐心远不说话,拉开车门把方媛从车上抱了下来,这一次,方媛不再拘谨,不等齐心远发火就先两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一个保安拉了拉另一个的衣角,朝那车屁股上努了努嘴,那“渔a0002”的车牌号吓了两人一大跳。两人舌头吐得老长赶紧悄悄的退了回去。

    “包扎室在哪?”齐心远问一个小护士。

    “在三楼!”小护士回答。

    “什么破医院!越是不能走路越要爬高!”齐心远气乎乎的抱着方媛上了楼梯。

    “这里应该有电梯的!我们还是乘电梯吧。”方媛是担心累坏了齐心远,心疼他。

    “你不怕让那电梯卡在里面呀?万一你失血过多,我可成了洗不清的杀人犯了!”

    “你这张乌鸦嘴!你敢咒我?狗咬吕洞宾!”方媛赌气的把本来环在齐心远脖子上与他分担重量的手松了开来,故yì

    全身放松着让齐心远的两只胳膊来承担她这一百一十多斤的体重。

    齐心远一口气上到三楼,两个护士问了两句便把齐心远挡在了外面,用小车把方媛推进了隔离室杀菌。然后又进了无菌室。

    不到半个小时,方媛便被推了出来,脸上的笑容说明没有什么大碍,一切都很顺利。齐心远的心也松了下来。

    “好了!”方媛笑着说道。

    “我还在这里等着给你输血呢!”齐心远撸起了袖子来,露出健硕的胳膊。可那两个推着方媛的小护士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齐心远低头一看,他那件衬衣被撕得像琼崖游击队里的党代表洪常青了!

    齐心远尴尬的笑了笑,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狼狈过。

    “等我伤好了我再去买一件赔你,今天只能先将就着穿了!”方媛心里热热的,却故yì

    来逗他。

    “呵呵,这样就挺好的,凉快!”齐心远又故yì

    扇了扇那撕得一条一条的衬衫,两个小护士更笑得前合后仰的了。

    “还不快把电梯门打开!”小护士娇嗔道。

    “我不坐电梯,他有的是力qì

    !”方媛调皮的看着齐心远。

    “今天你算是逮着不花钱的苦力了!”齐心远乐此不疲,弯下身来要去背她。方媛赖着不下推车。

    “我的脚不敢着地了!”方媛竟然撒起娇来。齐心远只好又回过身来把她从推车上抱了下来。这一回方媛贴皮贴骨的把身子伏了上去,竟不顾那小衫子下面的娇挺紧压在齐心远的身上。两个小护士羡慕的撇了撇嘴。齐心远前面走着,方媛正好身子朝后向两个小护士摆了摆手道:“谢谢了!”

    一个护士小声对另一个道:“你知dào

    她是谁吗?”

    “谁?你认识她?”

    “咱们的市长千金!我看她的名字了。”

    “那男的是她男朋友了?”

    “看样子像,真是绝配呀!”

    齐心远没有听到后面小护士的议论,抱着美人下了楼。

    “我要坐前面。”

    齐心远只好让她坐到了副驾驶上。当车子慢慢的开到门口的时候,两个门卫特地笔直的站在了那里,早早的升起了拉杆。齐心远朝两个小保安笑了笑,他们一齐立正还打了个敬礼。

    “真逗!”齐心远笑着说道。车子一溜烟的驶上了大路。

    “还是去看看你的车子吧?要是真丢了,我可赔不起的。那是不是别人的车子呀?”

    “我朋友的!没事儿,不是说过了吗?就是丢了我会找你爸要的,又不用你来赔!担心啥?”

    “我爸又不是公安局长,你凭什么找他?”

    “他可是管公安局长的呀,不找他找谁去?我先把你送回家吧。”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可别逞能哟!”

    “真的不严重。我开得慢点儿,没问题。老车手了!”方媛骄傲的说道。

    到了跨江大桥,那车子还在。

    “我说没事儿吧?小偷是不会去偷这样的车子的,他们还会以为咱们正里面偷情呢。”

    “谁跟你偷情了!”方媛不觉脸上烧了起来,像一抹晚霞一样的美丽。

    第102章寂寞少妇

    曾方媛真的上了车子的时候,便感觉那左脚有些不支,她再次试探着去踩了一下离合,脚底一阵揪心的疼痛,脸上的汗珠儿立即冒了出来。

    “行吗?”齐心远担心的问道。

    “没事儿,走你的吧。”曾方媛怕被齐心远看出来,便强忍着疼痛,发动了车子。

    “对了,把你的电话给我。”齐心远依然像是在下命令一样。

    “13……”曾方媛一口气说出了一长串数字来。

    “哪有这么长的电话号码?”

    “那是两个。”

    “哪个是你的?”

    “都是我们家的!”

    “这丫头!”齐心远心里默默的记下了那两个电话号码。

    车子缓缓的调转身子驶上了公路。好几次换档的时候,那左脚很觉吃力,她只好用脚后跟来操作,可还是一阵阵的疼。她忍不住心里狠狠地骂起齐心远来——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说不让你送还真就不送了!今晚让你一夜不能睡着!

    曾方媛乘着齐心远的车子两人来到了一处非常适合情侣散步的地方,更让他们惬意的是路旁还有一片片的竹林,林中幽径更让情侣们方便亲密接触了。在这里,各人做着各人喜欢的事情,互不干涉,竟是一片自由的天地。两个年轻人很快就默契的相互勾住了对方的腰。

    “怎么回事?我忽然间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了?”齐心远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那天我的脚伤了,爸问我怎么回事儿,我就编了个你英雄救美的故事,谁知他竟信了。我可不是成心的。”方媛像做错了事儿孩子,“我还不是想让我爸更喜欢你嘛!”

    “你还真能编,差点儿让我傻了眼。”

    “我看那那一愣一愣的样子也挺可爱的。”

    “可苦了我了,你费这心思干啥?我又不会娶你!”齐心远一半玩笑一半是认真的。他得让这个已经坠入爱河的女孩头脑清醒些,免得到时候自己也跟着吃苦头。

    “我说让你娶我了吗?”

    “那你这是何苦?”

    “我不管你结没结婚,我也不在乎你能不能娶我,我只在乎你是不是爱我。”方媛正过身子来正对着齐心远,很认真的问道,“远,你爱我吗,至少在你吻我的时候……”

    “爱!我爱你!可我真的无法娶你!”

    “我说了,我只要你的爱,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方媛一下子扑进了齐心远的怀中,滚烫的脸贴在了滚烫的胸膛上。

    “可是,……”

    “我不管那么多可是不可是的,我知dào

    我爱你,自从见到你那天起,我就知dào

    我再也不会喜欢别人了!”方媛在齐心远的怀里亲吻着,嘴里的热气与空气中的热风交融在一起。

    “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况且……那会很苦的。”齐心远想到了苑秋棠,他已经愧对苑秋棠这个女人了。

    “没有你我会更痛苦。”

    “我们不可能经常在一起,我有家庭有孩子还有我的事业。”

    “这些都不能成为我们爱情的障碍的。我知dào

    咱们不可能天天在一起,可那种相思之苦也是带着甜味儿的。”

    “天哪。”齐心远心里叹道,他感觉到这个女孩子已经着了魔了,仅凭几句话看来是无法让她改变这辆刹不住的车的轨道了。

    “你很优秀,会有很多机会等着你的,千万不要让自己后悔。”齐心远心里很感动,这是一个多么痴情的女孩呀!

    “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你是上天赐给我的,我不会放qì

    你!远,吻我吧,吻了我就是你的女人了!”

    第105章女人跟女人

    不大不小的竹林里面竟有一片空旷的草地,南方的青草过早的茵成一片柔软,高高的竹林浓密的叶子严严实实的遮挡了好奇者的视线,一阵激动的悉悉窣窣的声响之后,粗重的喘息在竹林中弥漫开来,一对激情男女在平整而柔软的草地上演绎着自然主义作家莫言《红高粱》里的精彩片断。

    “远……啊……喔……”

    “媛……”

    齐心远紧紧的抱住方媛优美雪亮的xx,身下的软草挣扎着呻吟起来。灼热的xx向着另一个xx的xx里深扎着疯狂的根。

    光滑的xx在柔软的草地上拨动着,混合着痛苦与幸福的呜咽一阵又一阵……细长的手指抠进了男人奔腾着兽血的躯体,但是,男人好像没有一点感觉,他的意识全部集中到了正在炽烈燃烧的欲火之中。根越扎越深,像一杆枪刺进了对方的命门,因为金属的枪被血浸染拔不出来。

    “啊……”金枪刺得太深,因为害pà

    而紧张的肌肉把对方的武器吃得紧紧的,不能撼动……

    “啊……疼……”曾方媛的眉头紧蹙了起来,银牙紧咬,她真的没有想到那灼热的一杆肉枪竟让她如此的疼痛,她的两条腿既不敢并起来又不敢再分开,就那么支在那里。齐心远一边抚摸着她的一条xx,一边亲吻着她的脸颊,用他那坚实的胸膛感受着方媛那娇挺的玉峰的温热与柔软。

    “远……不会……拔不出来了吧?”

    “我试试看吧。”齐心远轻轻的提着身子,却做出了很努力的样子,他在抽着那根的时候,感觉到了那紧缩的肉壁也在紧紧的夹着他。她完全是不由自主,下意识。齐心远感觉到那杆枪仿佛扎进了一块生肉中被夹住了一样,粗大的龟帽阻碍着让他的抽动多少有些艰难,这更让齐心远一阵兴奋,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名器,自己像是被一个环套住了一样。

    “行吗?哦……”

    “抽不出来就让它在里面吧,里面挺暖和的,又很舒服,嘿嘿……”

    “……哦……抽一下嘛……”虽然从来没有过xx经验,但她也知dào

    男人跟女人扣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是啥样子,她希望齐心远能在她的身上动起来。

    “那你让我亲一亲你的小奶奶儿!”齐心远竟要胁起来。

    “人都光着了,你亲就是了!”方媛羞涩的把脸别到了一边,让齐心远去亲她的xx。齐心远的嘴从那白晰的玉颈上滑下来,直奔进了那道深深的幽谷。那两座玉峰只要用手轻轻一碰,就会轻轻的颤动起来,那样子好让人喷血。齐心远那枪一挑,让方媛整个身子都为之一颤:“哦——”可齐心远的花枪却是挑在了她的花蕊上不下来。

    “啊~~哦!!”她的双腿不停的错了起来。

    齐心远慢慢直起了身子,但那根却还深深的扎在那刚被犁开的地里。里面的蜜液越来越多,里面愈加润滑。齐心远后仰了身子,与方媛反方向对躺着,不再动弹,此时方媛的xx却正被那炽热的欲火灼烧着,她只得自己动了起来,身子一点点的蠕动着去套齐心远那粗大的花枪,同时两只玉笋似的手在齐心远的腿上抚摸着,揉捏着,越套那欲火越炽烈,整个身子都被烧得难受极了,她恨不得齐心远能爬起来狠命的捣她。

    “啊~~嗯~~哦~~远!!”她剧烈的抽拉着自己的xx,让那痒痒难当的下体能得到齐心远那过瘾的刺激,她尽可能的让那大xx从那紧缩的xx里拉出来,只凭那两片蛤肉轻轻的夹着那硕大的枪头,然后身子在那柔软的青草上滑下来,一下子把那灼热的肉枪再次套下去。两人同时享shòu

    着一阵阵快感。齐心远以逸待劳,只等着方媛来套自己,那滋味的确很爽。野蛮的方媛终于从地上爬起来,坐到了齐心远的肚子上,上下起落着套弄起来,那硕大肉枪在一片泥泞的xx里来回穿插,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突然,一阵剧烈的快感让方媛一下子快了起来,胸前两只玉兔欢快的甩动起来……

    终于,两具xx一阵剧烈的拨动之后,炽热的岩浆从聚集了巨大能量的深处喷发出来,射进了孕育生命的地方……

    方媛躺在地上不想起来,幸福的余韵让她有些不舍,同时身下剧烈的疼痛依然持续着。

    “走吧,不早了。”齐心远从草地上爬起来,把一边的裙子拾起来盖在了曾方媛的身上。

    “我不想走了,我想在这儿睡……”

    “底下潮……小心身子呀……”齐心远又侧下身来,抚摸着她的脸,让她又情意绵绵起来。

    曾方媛几乎是让齐心远搀扶着从竹林里走出来的,外面的人已经很少,只在远处还有几对恋人偎依在一起,默默的享shòu

    着柔柔的晚风。

    现在曾方媛还不想回到车里,这样偎在齐心远的肩头让她感觉到今生都有了依靠。

    “你这次来渔江就是为了她吧?”曾方媛幽幽的说道。

    “……”齐心远知dào

    曾方媛说的“她”不是别人,肯定是苑秋棠了。她的感觉太敏锐,她应该早就察觉到了的。所以他没有必要回答什么了。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十四年前吧。”

    “那时候她应该也在读大学吧?我知dào

    她是建筑学院毕业的,而且现在还是操着老本行,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换了我,也许只能在机关里做事了。”言语中流露出了对齐心远的试探来。

    “那时忘记了是哪个好事者组织了一个建筑与美术的联谊会,当时参加的女孩子不多,而其中一个就有她。很快我们就相爱了。”

    “你那时结婚了吗?”

    “你不是个侦探吗?”

    “不过是想吓唬你一下,需yào

    那么详细的资料吗?我只知dào

    几点你就会以为我知dào

    了你全部的底细了,男人也这么不经唬!”曾方媛得yì

    的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开始的调查?”

    “我想征服你的时候!”

    “现在你赢了!”

    “还没有!我要的是你的心!她的女儿是你的吗?”

    “我想是。”

    “那么不自信?”曾方媛立即意识到自己将要面临的麻烦,“如果将来我有了孩子,你也会怀疑吗?”

    “要是今晚上你成功了,我只能信了。”

    “坏蛋!”曾方媛身子贴得更紧了,“我不会再给第二个男人的!”

    “不要吓我哟!”

    “你是真的害pà

    了?我会缠你一辈子!别想躲着我!”

    “单身妈妈日子可不好过。”

    “有你我就不怕。”

    曾方媛的身子一歪,差点儿扭倒,齐心远一把搂住了她。

    “还疼吗?”

    “像裂开了似的,你这家伙真狠!”曾方媛慢慢的移动着脚步。

    “像个伤员似的,不怕家里人问呀?”齐心远笑道。

    “会痛多长时间?不会一周吧?”曾方媛担心的问道。

    “我又不是个女的,没经lì

    过,谁知dào

    呢,也许不用一个周的吧?”

    “笨蛋,你有了好几个女人却不知dào

    ?早知dào

    这么疼就不让你得逞……”曾方媛娇羞的把脸贴在了齐心远的胸膛上。

    “你能捱得住?分明是你勾引的我。你知dào

    ,男人都是受不住勾引的,何况你这么漂亮呢,就是千军万马也得拜倒在你的脚下的。”

    “我有那么吓人吗?”

    “我又没说是让你吓退的。”

    就在齐心远与曾方媛一起欢娱的时候,苑秋棠在家里便有一种坐卧不宁的滋味,她从这儿走到那里,又从那里走到这里,电视也看不下去了。

    “妈,你快坐下吧,我都让你转晕了!”冬梅看见妈妈走来走去,真的受不了啦。她正穿着睡裙盘腿坐在沙发上。

    “困了就去睡吧,都啥时候了?”

    冬梅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

    “我爸怎么还不回来呀?”

    “等他干嘛?快睡去。”

    “我爸不回来我就不睡了!我要他陪着我睡。”苑冬梅任性的努着嘴,心里也埋怨起爸爸来了,“我爸干什么去了?都十一点了怎么还不回来呀?真是的!”

    苑秋棠心里倒想说,一定是让哪个狐狸精勾去了。想到这里,苑秋棠心里不免伤感起来,自己苦等了他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来了却在一起呆不了多久。

    “妈,打个电话催一催他吧!”小孩子不懂得人情世故,只想让爸爸尽快回到自己身边。

    “不打,想回来的时候他自然会回来的,不想回来你就是打了也是白打!”苑秋棠已经从盼望转到了怨恨。她真想等他回来的时候不再理他,也让他尝一尝被人冷落的滋味儿。

    “你睡吧,我等他,我想他不会在外面过夜的。”苑秋棠坚信齐心远还不至于到了这一步。她来到了窗前朝着灯火阑珊的城市远处望去,也许此时齐心远正与那个市长的千金躲在某个角落里亲热呢。但愿他只是与她缝场作戏,不是动真感情。

    ……

    “你快回去吧,也许她在家里正等着你呢。”曾方媛主动提出来回家。她知dào

    ,她要是不说,齐心远是无法说出这话来的。而且她也知dào

    ,这个时候,他的心里一定又想起了那个等着他回家的女人的。

    “真不想让走。”齐心远亲吻着曾方媛娇嫩的面颊,两手又忍不住抄进了她的怀里,握住了她的两只玉兔儿。

    “那我跟你回去,她不会介yì

    吗?”

    “我想她不会用鞋子把你给轰出来吧?”

    “是因为我是市长的女儿吗?”

    “不,是因为你也是我爱着的女孩儿!”

    “爱是自私的,女人都好嫉妒的,也许她嘴上不说,可她的心里一定在骂我了。自己找个理由向她解释吧。”说着,曾方媛带着齐心远朝车子走去。

    车子在因为很少车辆而显得宽绰的公路上行驶着。从这里出发,到苑秋棠的家和市长的家是差不多的路程。按照经济的原则,当然是先送曾方媛回去,齐心远再开着苑秋棠的车子回到苑秋棠的住处。

    “我想去看看她住在哪儿,可以吗?”

    “你还真想能跟她成为朋友?”

    “我只是在外面看看,不会进去的。紧张啥呀?”

    齐心远只好把车子朝苑秋棠的家开去。

    苑秋棠居住的那座小型别墅刚刚进入视野的时候,齐心远的车子就放慢了速度。

    “那就是。”

    很明显,亮着灯的那家就是了。齐心远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热流,同时伴着一阵愧疚。他已经看到了窗前那个美丽却明显带着忧伤的影子。

    “她真没睡!”曾方媛的心里不禁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说不定哪一天,自己也会如此忧伤的等待在窗前,独自守候着那孤独的灯光,“别送我了,你上去吧,直接跟她说,车子让我借去约会了!别让她伤心,女人是愿意被骗的。好吗?”

    齐心远还在犹豫着。

    “下去吧,我一个行,谁还敢在大街上劫了市长的女儿去不成?别忘了,我也会武功的!”曾方媛探过身子来给了齐心远一个香吻,又从右边下来。她转到左边来拉开了齐心远的车门,把齐心远从车上拽了下来。

    “明天早上我来还她的车子,误不了她上班的,油我也会给她加满!”她像一个男人一样的决断,而齐心远却像一个女人似的优柔寡断起来。曾方媛忽然间又是那副男孩子的风范,满不在乎的开动了车子。

    齐心远站在那里并没有感觉到被女人包围的幸福,倒是像一个欠了女人债的可怜虫。晚风已经有些凉意,让齐心远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齐心远摇了一下头笑着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可他却吓了一大跳——床上躺着两个人!

    要不是齐心远心理素质好,一定会被吓炸了肺的。

    两个女人身上只穿了睡衣,一个四仰八叉的,一个则是侧了身子微微绻缩着,外面的空调机轰轰的响着,成了这两个女人的催眠曲,齐心远进来也没有把她们惊醒。不等齐心远的心平静下来,他已经猜到了这两个女人是谁了。两个女人穿着同样花色的睡衣,头发都披散开,不猜还真看不出来是谁。

    不管怎么说,反正是秀色可餐呀。仰面躺着的不用猜齐心远就知dào

    是方媛了,而严淑娴却是侧着身子,不过这倒显出了她那浑圆的翘臀。严淑娴是躺在里面的,那床一个人睡还差不多,现在却两个女人躺在上面,齐心远蹑手蹑脚的走过来,坐在了床边的一把椅子上。方媛突然睁开了眼。

    “你回来了?”方媛小声的问道。

    “怎么跑到我床上来了?”齐心远并没有责怪的意思,相反,倒让他喜欢得不行,刚才那凉透了的心又热乎了起来。

    “我们过来等你,你却一直没回来,我们看了会儿电视就困了,谁也不想回去……你……也上来一起睡吧。”

    看着方媛睡意朦胧的样子,齐心远真不想搅了她的觉。

    齐心远朝床上努了努嘴,意思是这么窄的床,我怎么上去睡呀。

    “挤一挤,行的。”方媛想把身子再往里挪一挪,给齐心远腾出一块地儿来。齐心远赶紧摆了摆手:“我到沙发上去睡得了!”

    “还是我到沙发上去吧,那上面不舒服的。”

    “没事儿。”齐心远感激的在方媛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一个人弓着身子,找出自己的睡衣,把灯关了,换上睡衣,便躺到了沙发上。他并不累,也不是不喜欢那个严淑娴,他只是觉得,趁人家睡着了去……那也太下作了些。

    齐心远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一会儿,他听见床上有轻微的动静,方媛从床上摸了过来。

    “这么窄……”齐心远小声说道。

    “你搂住我就掉不下来了。”方媛把身子紧紧的贴到了齐心远的身上,那鼓鼓的胸脯在空调下也觉得热乎乎的。她的手摸到了下面,握住了一个把儿……

    “还行吗?”期待的声音。

    “我什么时候不行了?”

    “宁死不屈的家伙!”她的手上一用力,立即让她想起了一条真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我是东方不败!”

    “吹吧你!她们也真够狠的,三个人欺负你一个!”

    “没事儿,都让我摞趴下了!”

    “没磨细了吧?”

    “你试试。”

    “坏!”

    睡衣从沙发上扔了下来。沙发不但承shòu着两人身体的重量,还得承shòu着上下运动的冲击力,沙发里面的弹簧发出了不堪重压的呻吟……

    齐心远跟方媛都有一种释fàng

    不出来的压抑。

    “咱们到下边去吧……”

    齐心远靠着手脚的支撑力,带着方媛光滑的身子滚到了地毯上,那有些粗糙的地毯扎得她脊背有些疼,也有些痒。齐心远俯下身来,吸咂着她的香舌,两手在那丰满上揉捏着,像在揉面……白花花的肉在黑影里闪动跳跃……

    “嗯……哦……”压抑着的呻吟藏着兴奋,两条雪白的腿盘在了男人的屁股上。强烈的快感让女人的身体拨动起来,深潭里腾跃着一条威猛的巨龙……

    女人突然从下面翻了上来,她像是报复一样,骑在了男人的身上,使出了浑身的力qì

    ,发泄着她的狠劲儿,她恨不得拗断他的骄傲,让那不可一世的家伙永远把耻辱留在自己的地盘上。她用力的坐了下去,那道紧缩的肉环很有力量的套住了他。她的xx深处有一个硬硬的环,当齐心远的肉枪插进去的时候,那环便像是戒指一样的套住了他,好在那环并不粗,也有一定的弹性,只因齐心远太粗,才觉得那环好紧,当他来回抽拉着那花枪的时候,那肉环便很吃劲的套着并磨着齐心远的xx儿,那肉环正好套在xx上,让他那肉枪拉都拉不回来,每拉一回,都像要被撕断似的,让齐心远非常担心。方媛努力的折着身子,上下起落,左右扭动,它却像一柄老式的汽车档把子,随着她的身体左右旋转,却不屈不挠。

    她努力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疲惫的趴在了他的身上……

    “你……还是人吗?”她娇喘起来,却非常满足,阵阵快感从里面汩汩的泻了出来。可他却还是那么坚挺……

    “你怎么还没……”

    “我要是每次都……那还不得皮包骨头了!”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