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总苑秋棠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女老总苑秋棠

    渔江,华夏国最大的中央zf直辖市,占地及水域8000多平方公里。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城市之一。

    在漂亮的城市中心,高高的电视塔下面,有一座举世闻名的摩天写字楼,是目前世界上最高最豪华的建筑之一,与纽约的国贸大厦齐誉。

    此时,站在四十八层办公室窗前的是一位容貌清丽,风姿卓绝的女人,浅灰色的西装套裙勾勒出她窈窕的身材,那浑圆的翘臀透着一股三十岁女人特有的风韵。她正俯瞰着楼下鳞次栉比的建筑,胸中翻腾着一个宏伟的计划。

    一个穿着标准制服裙的年轻女孩拿着一个文件夹向三十多岁的女人走来。

    “苑总,下午有三个客户要约您见面,您看如何安排?”

    女人慢慢的回过身来,姣好的面容让人见而忘俗,那娇挺的玉峰使那套裙上衣稍微显得有些紧张,雪白的鹅颈不饰半点金银却光彩照人。

    “推掉所有的预约,下午我要去见市长。”女人的目光是那样坚决,不拖泥带水,十分的干练。那年轻女子便应了一声是就回去了。

    北方还在春末的余韵里,而南国却早一步窜进了炎炎的夏季。

    下午三点二十分,骄阳似火。苑秋棠穿一身标准的职业女性套裙,清秀的面庞不施脂粉也透着妩媚,浅灰色的面料把她雪白的肌肤又衬托得不失庄重与典雅,那娇挺的胸脯并不张扬却内含着女性特有的魅力,作为市长的第一预约人,苑秋棠准时走进了市长办公室。

    “曾市长好!”

    “苑总真是个守时的人哪。我这屁股可是还没坐热哪,你就不想让我先喝上一口水吗?”全国极有影响的新闻人物,渔江市长曾德华不无幽默的说道。

    “我还怕让大市长等我呢,我倒无所谓,耽误了市长的时间那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呀!”苑秋棠非常爽朗的笑着,并不拘束,苑秋棠与这位知名市长打了多次交道,甚觉这是一个始终站在改革前沿的实干家,她苑秋棠的那些雄伟规划如果不是得了这位敢于承担责任的市长首肯的话,即使现在也不过是一张美好的蓝图而已。她对这位市长既尊敬又感激。

    “可别这么说,苑总不但是给本市创造了经常利润,同时也让咱们渔江市越来越漂亮了!现在你的知名度都要超过我这个市长了,我可得罪不起你这个财神呀!呵呵……”

    苑秋棠这次与市长会面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关于渔江城市道路建设的事情。

    “关于招标的范围问题,上边不会有意见吧?”苑秋棠担心的问,因为这事儿定下来,她才能够踏踏实实的去做筹备工作。

    “有关中央领导也默许了。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这次招标不让国外建筑介入会不会让外人说闲话从而影响了上面的看法?”

    “我是经过反复考lǜ

    的。现在的外国人已经不是从前了,他们已经学会了咱们某些中国人的那一套,搞起了小动作来。况且,这是咱们渔江自己的事情,我不想外人参与进来,谁能真zhèng

    了解咱们渔江人对渔江的感情?你的工程队不敢说是全国一流的,至少在咱们渔江也是很有名气的嘛,咱们就在全国范围内招标,谁也说不出个毛病的。咱们的钱凭什么让外国人挣去?”

    “我当然是希望这个工程由我来做。可要是市长不帮我说话的话,那我可争不过那些老牌子队伍的。”

    “呵呵我看你缺的还是自信嘛。别的建筑虽然在某些方面具备优势,可他们远道来战,能会比你还有优势吗?这可不像我们的苑总风格呀!我想这次竞标评委应该有几个是你的老师吧?他们可是对你非常欣赏的呀!”

    一听说评委中还会有自己的老师,苑秋棠的心里便有了底。当初许多工程的竞标就与老师的抬爱不无联系。苑秋棠知恩必报,虽然之前并没有做那些拉拉扯扯的事情,可过后都给那些投了自己票的评委老师们一些丰厚的回报。这次竞标他们自然不会不帮自己的忙的。至于这位大市长,苑秋棠到现在也还没有把准他的脉,因为在她看来,这是个油盐不进的“老顽固”。苑秋棠几次试图用打倒别人的方法来俘虏这个传说中的清官,可每次却都让他拒之门外。“我可不想在这方面犯错误。我就是有些人怎么也想不通的人生哲学。我要在我的有生之年实现我的抱负,钱,对我来说没有任何诱惑力,你们更不要想别的,那是对我人格的污辱!呵呵,也许你们认为我这是作秀,随便怎么想吧。我有我的原则,看你是个女同志,我不想让你尴尬,那种让我丢乌纱帽的事情赶紧打住!再有第二次我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但苑秋棠却一直觉得得想个法子抓牢这个牛逼的市长才行,什么人都有软肋的,况且人都是感情动物,有了这个硬派市长做后盾,她的事业何愁不发达?只是有一点她是坚守的,那就是自己的感情与身体。因为她身上的这两样东西她早就给了一个人。

    苑秋棠回去之后抓紧亲自打电话联系那几位老师,说是有几个问题要请教,而实jì

    上,她是借了这个机会去送礼。院校派的权威是很容易被打倒的,尤其是里面还掺杂了那种纯洁得让人感动出泪花来的师生之情呢。现在剩下的就差那个老顽固市长了。总得人家的支持,无论如何也得表示一下,但直接送礼是绝对不行的了。被弄个大红脸倒无所谓,怕的是齐心远被这个市长拒之门外。那可就再也难泼进去水了!

    现在苑秋棠心里唯一想到的人便是那个身心相许的齐心远了。已经快三个月没有见面了,心里还真有些想他,要不是天天被工作折腾着,这日子还能有法过吗?现在是求他帮忙的时候了,齐心远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助她一臂之力,她想这一次他也一定能帮她过了这道坎儿的。苑秋棠很兴奋的拨通了齐心远的电话。

    晚上,苑秋棠的心便起伏起来,刚刚吃过晚饭她就有些坐卧不宁。

    “你这是怎么了,远?”苑秋棠看见齐心远衣衫褴褛的进来,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跟人打架了,“让人抢劫了还是咋的?”

    “好歹车子没被抢去,总算给你保住了!”齐心远借题发挥起来。

    “人伤着了没有?”

    “还好,四肢都在。”

    苑秋棠急忙掀开齐心远的布条衬衫检查起来,身上竟然没有半点儿青伤。

    “到底怎么了?”

    “呵呵,英雄救美来着!”

    “怎么没把美女领回家来呀?”见齐心远好好的没伤着,苑秋棠也娇嗔着打趣起来。

    “怕你吃醋,送人回家了。”

    “没心没肺的家伙!把人家都吓死了!”苑秋棠在齐心远的胸口上狠狠的扭了一把,娇怨的白了他一眼。

    “嘿嘿,我是刀枪不入的金刚之躯,哪那么容易就会伤了的。”

    “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跟人打架!”

    “秋棠,你知dào

    今天晚上我救的人是谁吗?”

    “不会遇见了哪个歌星影星了吧?”

    “你觉得那些歌星影星就比我齐心远更值钱吗?说实话,歌星影星比不上我的建筑之星。”

    “去你的,嘴贫!”苑秋棠娇羞的推了齐心远一把,却让齐心远搂进了怀里。

    “还是爱妻心里有我呀!”

    “快去洗澡吧,身上都粘乎乎的了!出苦力了?”苑秋棠在齐心远的肚皮上摸了一把。

    “怀里抱一大美女能不出力吗?”

    “净想好事儿!快去吧,我等你……”苑秋棠甜蜜的说着推着齐心远进了浴室。苑秋棠来到女儿冬梅的房门口,没听见里面有什么动静便轻轻的推开门借着走廊里的灯光朝里看了看,冬梅已经睡着。她便抑制着自己的兴奋,轻轻的带上门来回屋里躺在床上等着。躺了一小会儿,不见齐心远进来,又从床上爬起来在那睡衣架子上挑来挑去,挑出了一件桃红色的吊带儿式的睡裙来换上。那睡裙虽然遮住了她那细细的腰肢,却让她的酥胸更加迷人,若隐若现的乳根给人更加丰富的联想,只到膝盖以上的裙摆将那好kàn

    的xx露出来,像两截削了皮的莲藕。屋里的灯被她调成了橘黄色,一派暧昧情调。

    齐心远浴巾也没披就进来了,身上还挂着水珠儿。

    “手里拿着啥?”

    “剃须刀。”

    “今晚出去的时候不是刚刚刮过了吗?”齐心远的行为让她觉得有些异常。

    “给你……”

    “坏蛋……”

    睡裙被撩了起来……

    平滑的小腹小是很有秩序的三角地带,黑色的丛林如同士兵守护着女人的阴私。齐心远拿着刮刀在那上面轻轻的刮了起来。

    “小心点儿呀!”苑秋棠身子紧张着,轻声叮嘱着,生怕齐心远手上有失。

    “我可是老屠户了!”

    “你才是猪呢!坏蛋~~”

    “别动啊,一动就会割破皮的。”

    苑秋棠老老实实的让齐心远刮起来,那是一种很淫荡的享shòu

    ,反正自己也不会跟别人一起去厕所,不会有人看见自己的下面被人刮了的,齐心远这个家伙也真淫邪,竟然想到要把她剃成光光的样子。

    “这样真好,像是处子一般!”齐心远用手抚摸着被他刮得光光的阴部。

    “你有处子情结吧?处子千好,也比不了我们会心疼人的!”

    “我又没说少妇不好。我只是喜欢这样。”

    “好像没见过处子似的,人家还不是被你从处子时候带过来的吗?”苑秋棠嗔道。

    “嘿嘿,这样再亲起来就不会毛人了!”齐心远得yì

    的在那光滑的地方抚摸起来。然后又俯下了身子伸出舌头舔起来。

    “哦~~坏……”齐心远的舌尖在苑秋棠那已经充血的阴蒂上轻轻的挑弄着,弄得她下身带着上身一颤一颤的。

    “哦~~啊~~”声音很轻,却很淫荡,那身子也跟着扭动起来。

    “啊——调过来嘛,也让我……”

    齐心远爬上来,捧着她的脸给了她,她由浅入深的吞了起来。

    “这次可别浪费了,都是补品哪!”齐心远坏坏的笑道。

    苑秋棠抬起脸来,那表情已经无法控zhì

    ,因为嘴里含着东西。她轻轻的咬了他一下。

    “哟——”齐心远浑身都酥了。

    可能是苑秋棠觉得不舒服,便让齐心远站了起来,她却爬起来跪在了他的身前,两手捧着他的屁股卖力的吞吐着。半个小时后,齐心远又抱起她,进入了她的娇躯让她舒服了一阵子,然后又站在那里让她吞吐起来。如此三番,两人都快活得散了架似的,齐心远才一松精门谢在了她的小嘴里。苑秋棠真的没吐,全都咽了下去……

    自从齐心远开着她的车子出去,苑秋棠似乎就已经忘记了他今晚的任务是什么了,而坐在家里只盼着他回来,与她这样并躺在一张床上。一年的时间里,她一共也不会有几次与齐心远这样相聚的日子,如果不是齐心远主动提出来去市长家里,苑秋棠是不会让他去的,她十分珍惜这短暂的相聚时光,她甚至可以为他放qì

    自己的一部分业务不做。齐心远不在的时候,工作时别人都一口一个苑总的叫着看上去很得yì

    ,可一旦静下来,她就被陷进那可怕的寂寞之中,她唯一可以填充这寂寞的,就是齐心远的影子。按说像她这样的条件完全应该能找一个与她匹配的男人过生活的,可是,齐心远的影子在她的脑海里却是挥之不去,谁也无法替代这个让她痛苦让她孤独的男人。在别人的眼里,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可在家里她却柔弱得要命,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思念的泪水经常打湿她的枕头或手背。想极了就会骂,骂完了又想。一旦齐心远回到了她的身边,她倒想是欠了他什么似的,恨不能把所有的东西——她的身体、她的温柔……都拿出来让他享用。

    如果放qì

    了她的事业她就能够跟在齐心远的身边的话,她宁愿放qì

    一切。但她很清楚,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在她看来都十分完美的家庭,这也正是她一直不想让冬梅认这个父亲的缘故,认了,却不能让她得到完整的父爱的话,真的不如不给她,就像一个曾经见过光明的孩子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或是不能随时随地的看到光明的话,那将是一件更加痛苦的事情。但现在这一切都由不得她了,今晚吃饭的时候冬梅就已经正儿八经的叫起了爸爸了,苑秋棠没有再说什么,这一段时光毕竟是幸福的,她所担心的只是齐心远走后给冬梅心里留下的空白她会难以接受。

    “你都告sù

    她了吗?”

    “什么?”齐心远的思绪刚刚跑到了方媛的身上,刚才趴在苑秋棠身上的时候,他就有一段对方媛的意淫。

    “冬梅呀。”

    “她很高兴。”

    “可是你走了以后呢?她会跟我闹着去找你的,你那边……”

    “我会常来看你们的……”

    “我要不说冬梅是你的骨肉你怕是不会来了?”在淡黄色的灯光下,苑秋棠定定的看着齐心远的眼睛。

    “……”

    “对不起,生我的气了?”苑秋棠把脸贴在了齐心远宽厚的胸膛上,无比的温存,硕大的娇乳在他胸膛上滚动。

    “我想过去看看咱们的女儿。”

    “想含到嘴里了?”苑秋棠幸福地娇嗔道。

    “快进来吧,外面凉。”一个女人带着凄凉而幸福的细柔声音飘到了齐心远的耳畔。

    “秋棠?”齐心远不知dào

    苑秋棠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边的。她只在睡裙外面罩了一件外套。她亭亭玉立的身子是依然是那么动人。

    两人什么也没说,相拥着一起回到了屋里。

    屋里静静的。

    “轻点儿,你那调皮的乖女儿刚刚睡下呢,她非要等你回来,不然我早就睡了。”齐心远看见了苑秋棠眼角似乎还留着泪痕。他知dào

    她说的全是瞎话,刚才她还站在窗前等着他呢。齐心远心里很温暖,他轻轻的抱起了秋棠来,进了他们的卧室。

    “累了就休息吧,我可以等明天……”苑秋棠害pà

    齐心远为了应付自己而累坏了身子。她已经把齐心远当成了自己的真zhèng

    的丈夫,而不仅仅是自己的情人,她觉得自己的一生都与他绑在了一起了。如果齐心远有什么闪失的话,她可就成了真zhèng

    的孤雁了。

    话还没说完,齐心远的嘴已经堵住了她的唇,两只大手抄进了她那宽松的睡裙,摸到了她光滑的xx。

    “啊~~我……”

    睡裙被翻卷了上来,露出了底下的诱惑。

    “帮我一把!”齐心远轻轻的咬着她那几乎透明的耳垂说道。

    于是女人的手伸到了男人的腰部,慌乱的解起了男人的腰带。两具被热血燃烧的躯体压在了一起。

    山摇地动……

    “啊!远~~”苑秋棠幸福的哼哼了起来,齐心远身子架在那美丽的xx上,卖力的抽拉着屁股,那血红的肉枪一枪是一枪的刺扎着身下那个喷着xx的xx,xx从那火山口上冒了出来。

    “来个推车吧……”齐心远突然停止了运动,双膝跪在了她那两条雪白的长腿间,苑秋棠很自觉的抬了起来,搭到了齐心远的肩上。将那鲜嫩的唇朝向着齐心远,齐心远捧起那雪臀来,让那花枪对准了洞口,身子一推,“滋”的推了进去……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