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叶菲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岳母叶菲

    “心远,今天是周末,我妈正好在家里,咱们过去跟我妈一起度周末吧。”中午刚吃过了午饭后,萧蓉蓉就嚷着齐心远道。

    “是呀,可是好久没去看妈了。再不去恐怕要有意见了吧?”

    “昨天就说我了呢,你要是再不去的话,我也解释不清了。”

    “那好吧,带着孩子们不?”齐心远拥着萧蓉蓉一起进了卧室。午觉对他们来说,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那是雷打不动的。

    “你说呢?”

    “我想,有思思跟冬梅在家里,欣瑶也不会闹到哪里去的。就咱们两个人吧。这样妈还清静一点儿。”

    “我可是想在妈那儿过夜的。”萧蓉蓉趴在齐心远的身上很温驯。

    “那就更不能带她们了。你看哪个是省油的灯呀?”

    “你真是我的好老公!”萧蓉蓉在齐心远的腮上叭的亲了一口。

    “下午我去准bèi

    点儿礼物。你就不用操心了。”

    “那好吧,你一定去单位里接我哟。”

    “你自己开车去不就行了?”

    “我不,我就让你去接我!”萧蓉蓉任性的掀起了睡衣,把那饱挺的圣女峰压在了齐心远的嘴上逼着他吃。

    齐心远勉强的吸咂了一口,笑道:“中午是休息的时间,要保证睡眠,不能乱来。”

    “要是杜月仙把乳送到你嘴里的话,你还会这么说吗?”萧蓉蓉有些不高兴的努起了嘴来。

    “咱们不是都老夫老妻了吗?”

    “是不是老夫老妻就没有激情了?”

    “谁说的,昨天你表现得不错,仙儿都让你调教成精虫儿了!”齐心远的手在老婆的圣女峰上抚摸着说。

    “我敢保证昨天晚上她在宿舍里肯定睡不着觉了。”说到这里,萧蓉蓉不免又得yì

    起来。

    但她还是尊重了齐心远的意见,中午好好的睡了一觉。然后再去单位上班。周五的下午让当着处长的萧蓉蓉格外有一种工作欲。每一个周五的下午她都是一分钟不少的坐在办公室里的。她很享shòu

    那种感觉。人就是这样,越是有工作的时候,越是讨厌工作,越是没有工作了,却希望有工作干着。所以,萧蓉蓉周一的热情就比不上周末。

    到了下班之后,萧蓉蓉也没有离开办公室,虽然是下班了,可看到当处长的都没有走,其他人也都下意识的要落在后面。

    直到齐心远的车子开了进来之后,人们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

    齐心远走进了处长办公室又跟处长一起走了出来。萧蓉蓉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她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因为到了她这个年龄的女人差不多都有这样的心理。男人到了事业有成之后,自己的女人也就人老珠黄了。所以,三十几岁的夫妻的家庭往往会出现一些不稳定的状况。而萧蓉蓉正是想向她的属下们炫耀自己的成功婚姻的。

    她挽着丈夫的胳膊很骄傲的上了齐心远的车子,却把自己的车子扔在了单位里。

    连秘书杨珊珊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要吃醋了。

    齐心远微笑着向那些投来羡慕目光的人们打着招呼。而萧蓉蓉却完全不顾了处长的尊严,与丈夫甜蜜起来。

    “表现不错,今天晚上我一定好好的犒赏你的!”一上了车子之后,萧蓉蓉就在齐心远的脸上亲了一口,车窗还开着,她根本就不担心让职员们看到她跟丈夫的亲密,相反,她更希望让别人看见。

    “打算怎么犒赏我呀?”

    “到时候再跟你说!”

    齐心远开着车子来到了北京军区高干大院。凭着岳父岳母的地位,齐心远才得以在这个大院里随便出入。

    虽然很长时间没来了,但那些警卫员还都认得他。

    对于女儿女婿的到来,岳母叶菲好像早就知dào

    。齐心远的车子刚刚停下来,叶菲就迎了出来。

    “谁让你们又买这么多东西了,我一个人哪消费得了?还不是浪费了?”看到齐心远跟女儿萧蓉蓉手里提了那么多的礼物,叶菲不免又说起他们来了。

    “这是你女婿的一片心意嘛!”走到叶菲的跟前,萧蓉蓉故yì

    撒娇的在妈妈身上蹭了蹭笑道。

    这个叫叶菲的女人看上去竟然四十岁出头的样子,风韵十足,眉宇之间神采飞扬,那玲珑的身段更不会让人以为是萧蓉蓉的母亲,而会误以为是她的姐姐了,因为她的脸上竟不见一丝的皱纹儿,身上凡是能露出来的地方,那皮肤竟都是那么娇嫩细腻,保养极佳。

    齐心远竟没叫一声妈,只是跟叶菲很默契的对视了一下,两人就擦肩而过。

    “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人吵架了呢,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来。”

    叶菲不无埋怨的说道。她的声音很好听,嗓音里有着浓浓的京味儿。

    “早就想您了,可腾不出空儿来。”齐心远笑着解释起来。

    “妈就不信,连几个小时都挪不出来了?”叶菲娇嗔的看着女婿齐心远说。

    “呵呵,今天我们来了可就不走了,蓉蓉说要来住一晚的。”

    “房间有的是,妈又不是不让你们来住,孩子们呢?”

    “都在家里玩儿呢。不让她们来闹您了。”

    “以后周末也把她们带过来吧。时间长了不见她们,我还真想呢。”

    “好的,下回吧。”萧蓉蓉说。

    叶菲早就做好了菜,显然萧蓉蓉早就把去吃晚饭的事告sù

    了叶菲。齐心远萧蓉蓉又帮着小忙了一阵,添了几个菜,岳母带着女儿女婿一起喝起了小酒来。

    “我爸不在家,妈一定挺寂寞的吧?”

    “他在家不在家的倒无所谓,寂寞还不都是你们给我造出来的呀,一个月也不来看我一趟!”萧蓉蓉的话又惹出了叶菲的一顿埋怨。

    “那以后我们每个周末都来,看您还盼不盼我们来了!”萧蓉蓉努着嘴在妈妈面前撒起娇来。

    “你们呀,别说是每个周末都来,一个月能来一趟妈就知足了!净说些不实jì

    的话来糊弄妈。”叶菲偷偷的看了齐心远一眼说。

    “我倒是没有问题,可有些人却没有那么多时间的,这能怪你女儿吗?”萧蓉蓉将身子伏在妈妈叶菲的腿上,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呵,我要是天天来的话,你还不得撵不迭呀!所以,我才故yì

    少来几回,这样倒还能让妈有些念想。”齐心远总是能为自己找到理由。

    “你呀,妈就不说你了。想妈了就来,没空妈也不怪你,妈还不知dào

    你是个大忙人嘛。”

    “我也是为了妈好嘛,我要是天天来折磨您的话,那您还受得了吗?”齐心远也像萧蓉蓉那样把身子凑到了叶菲的怀里来。那样子,齐心远不像是叶菲的女婿,倒像是儿子了。

    “妈,我们来敬你一杯。”萧蓉蓉跟齐心远一起跟叶菲干了一杯。也许是酒的作用,叶菲两杯酒下肚,那脸变得绯红起来,越发面若敷粉,唇若施脂。就是那双眼睛也顾盼多情起来。

    “喝了这些妈可不敢喝了,妈都醉了。”叶菲满脸春意,好像都要坐不住的样子。

    “再喝一点儿总可以吧?”齐心远端着杯子把那杯子送到了叶菲的唇边上。

    “你想让妈喝个酩酊大醉才罢休呀?”

    “我跟蓉蓉都想看您的贵妃醉酒,”齐心远执拗着用那杯沿压住了叶菲的红唇。叶菲不得已才抿了一小口,“妈,这红酒可是养颜的,多喝一点儿没关系的。”齐心远一手揽着叶菲的细腰,一手端着杯子喂她。叶菲干脆仰起了颈子来,将那一杯红酒全部饮尽。

    “不喝了,妈真的醉了。我得回我屋里休息了。”说着叶菲站起来就要往楼上走。

    “妈,让心远送你上去吧。”萧蓉蓉说。齐心远也不推辞,搀扶着有些醉意的叶菲离开桌子往楼上走去。

    刚到了二楼上,叶菲的身子便倒在了齐心远的怀里。

    “看来妈真的喝醉了,快躺下休息一会儿吧。来,我帮您把衣服脱了。”刚一进到房间里来,齐心远就急着给叶菲解起了衣服。

    “顺便给妈按摩一会儿,你那手艺真好!”叶菲的身子完全依靠在了齐心远的身上,齐心远把叶菲抱到了床上去,换了睡衣之后才准bèi

    给她做按摩。

    “那里还有你一身睡衣,换上吧,你穿得这么整齐怎么给我按摩呀?”叶菲一双美目,柔情似水的望着齐心远说。

    齐心远依言换了睡衣又来到了岳母的床前,摊开了两只大手在岳母那高耸的玉胸上揉了起来。他双手压着那峰顶,先顺时针揉动十下,再逆时针揉动十下,如此三番,那睡衣的扣子也绷开了,中间那雪白的乳壁便从那缝隙里露了出来。

    “妈你真白!”看着岳母那雪白的玉胸,齐心远的血沸腾了起来,身下同时刚硬刚硬的把睡裤支起了帐篷来。

    “又不是给你第一次看,才知dào

    白呀?”叶菲娇媚的看着齐心远,一只手向齐心远身上伸了过来。她的细长而白润的手指顺着齐心远的胯往下滑着,滑到那突出的帐篷处就停了下来。握着那粗硬的滋味让叶菲很满足。她知dào

    这就是女儿幸福的根源了。

    “可每一次都给我一种全新的感觉。”齐心远的手从那绷开扣子的缝隙里伸了进去,他觉得这种情境比直接暴露出来更有味道。他的大手在岳母叶菲的睡衣里面一起一伏的抓挠着,握得叶菲整个身子都酥了。

    “你这手可真厉害,抓得人真舒服……”叶菲一双凤眼媚媚的看着齐心远,胸上却感受着齐心远那禄山之爪痛快淋漓的揉捏,即使没有那酒的力量,她也醉了。

    “这才刚刚开始呢。”齐心远的手从这一边移到另一边,轮换着在两座圣女峰上揉捏着,好不快意。

    “一会儿蓉蓉也就上来了吧?”叶菲的一双凤眼渐渐的迷离起来,没有一个女人能逃得了齐心远这一关,他的大手能将女人最最原始的欲求搅动起来。

    “不急着让她上来,咱们先热热身吧。”齐心远把身子向床边靠了靠,这样,叶菲的手就能很容易的抓到他了。

    第302章磨胸搓掌

    “哪有你这般按摩法儿的?抓着一个地方就不放手了!”已经醉了的叶菲让齐心远给她抓了十多分钟之后,齐心远竟然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两手在她的胸上揉搓。

    “那还要按摩哪儿?”齐心远明知故问。

    “下面也好想按摩一下了。全方位嘛。”叶菲把身子横在了床边上,这样,齐心远给她做按摩就方便多了。

    齐心远终于从她的怀里抽出手来,开始按摩她的两腿。

    叶菲不仅相貌姣好,就是那身材也是一流的,而那两条长腿长得也相当匀称,而且平时叶菲就注意锻炼,所以那腿就不仅仅是优美,而是健美了。

    齐心远隔着那睡衣在她的两腿上捏着,这让叶菲有些不够味儿。

    “把手伸进去嘛,我又不是外人,看你还扭捏起来了,弄得人不痛不痒的,怪不好受的。”

    “那我可要插进去了?”齐心远笑着,撩起了那睡衣来,只伸进了一只手去。

    他的手沿着她那光滑的腿往上走着,而两个人的眼睛却是对视着,尤其是叶菲那双凤眼更是秋波流转,柔情万种,那眼神撩得齐心远心神荡漾,蠢蠢欲动。他的手在那睡衣底下扯着叶菲的小裤裤往下拉。

    “小心给我扯破了。”叶菲配合着不时把臀抬起来,那小裤裤便一点点的往下走。

    “破了就破了嘛,不就一条小裤裤嘛,不穿才好呢。”说着,齐心远的左手再次伸进了她胸口闪开的那条缝里去,握住了那白灿灿的一团软肉。

    “你两手都不闲着呀!”叶菲娇媚的说,那眼睛看得齐心远野马奔腾。尤其是叶菲那只手已经伸到了他的胯下,握住了他的命根子。

    “好长时间没给你按摩了,没到外面找小白脸儿按摩吧?”齐心远不无担心的问道。

    “去你的,你以为我就像你一样到处拈花惹草呀?我就喜欢你的手法儿!”她两腿一抬,那小裤裤便从腿弯上退了下来。而齐心远的手则再次抄了进去,沿着那光滑如玉的腿摸了进去。

    “呵,泉水很旺呀!”齐心远坏笑着说道。

    “还不是让你给掏的!”叶菲用那好kàn

    的脚丫在齐心远身上勾了一下,两腿正好分开,让齐心远的手指钻了进来。

    “我可还没动你一指头呢,这就赖到我身上来了?”

    “你站在这里就管用!”

    “那我再给你掏掏,或许更旺的。”说着,齐心远的手就真的掏了起来。

    “你明明有现成的却不用,干嘛非用手指?我不喜欢!”叶菲一边娇媚的用眼睛勾着齐心远,一边将身子蹭下去,双腿叉住了齐心远的腰。那睡衣也翻卷到了她的腿根儿处,露出了两条雪白的腿来,煞是迷人。

    与那几个岳母相比而言,叶菲是显得最年轻,也是最时髦的一个,无论是她的相貌还是她的身材,都堪称一流,完全可以跟她的女儿萧蓉蓉相提并论。而越是这样,齐心远却越是不常到她这里来,为的就是让她尝一尝那种思念的滋味。只有让女人尝到了思念之苦了,两人聚到一起的时候,她才会像火山一样的爆fā

    出来,那才够劲儿。

    “来,上来让我也给我女婿按摩两下子吧,试试我的手艺如何。”叶菲两条腿盘着齐心远的腰将他的身子挟了过来,齐心远顺势趴到了岳母的身上,借着这个机会,叶菲的两只手便撑着齐心远的睡裤扒了下来,一边娇嗔道,“你把我的小裤裤都脱了,却站在那里装模作样起来!”

    “你也太急了,一大晚上的工夫呢。蓉蓉又不跟你争也不跟你抢的,你何必呢?”

    “你不知dào

    ,我可是等了你好几个月了的!我这里旱得地都裂开了,你都不降点儿甘霖下来!你小子也太狠心了吧!”

    “嘿嘿,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旱裂了土地了?”齐心远硬撑着把身子缩了回去,掀开了叶菲的两条腿,查看起来,那两条腿的内侧比起别的地方来更加白嫩,也更加细腻,简直就是两块细润的羊脂白玉。

    齐心远正趴在那里欣赏的时候,门却开了,萧蓉蓉走了进来。

    “刚吃了饭,哪有就接着按摩的,也太不讲究养生之道了吧!”

    当妈的两条白腿露在外面让女儿进来碰上了,叶菲怎么着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于是,她有些收敛的将两条腿收进了睡衣里,笑着对萧蓉蓉说,“你男人看我喝醉了就乘人之危,过来欺负我,哪里是给我按摩呀?你看他这是按摩的样子呀?”

    “心远,别闹了,快起来让妈洗澡去。”萧蓉蓉在齐心远的头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说道。

    “我早就洗过了,你们要洗的话就去洗吧。我躺一会儿,酒劲儿还没退呢。”叶菲说。

    萧蓉蓉看她的脸,的确还在红了,不过,萧蓉蓉估计那肯定是跟齐心远两人闹腾得潮红,而不是酒的作用。

    “妈,你这床这么小,我还想过来跟你一起睡呢。要不快去大房间里吧,咱们把两张床拼起来作一张床,不就宽敞了吗?”萧蓉蓉说。

    叶菲也从床上坐起来,“要拼你们去拼,这种体力活还想折腾我呀?”

    萧蓉蓉瞥了齐心远一眼,又扯了齐心远的胳膊道:“那就得咱们动手了?”

    大房间里两张床是分开摆放的。齐心远跟萧蓉蓉两人一人抬着一头把那床并到了一起,重新铺了床单,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两张床拼到一起的。

    在浴室里简单的冲了个澡之后,萧蓉蓉就迫不及待的拉着齐心远出来了。叶菲早就躺在了那张大床上,身上盖了一条毛毯,两座圣女峰将那毛毯都顶得高高的。

    “这床这么大,就是思思来咱们四个人也躺得下了!”叶菲对于齐心远跟女儿萧蓉蓉的安排很满yì

    ,“来,快上来吧。”

    萧蓉蓉跟齐心远分开在叶菲的身边一人一侧。

    “熄灯睡觉!”叶菲伸手熄了床头灯,房间里一片昏暗,只有外面的天光从窗口里射进来,依稀辨得清那床上躺了三个人。好久没有跟女儿这么亲热了,叶菲的孤独感终于因为女儿的到来而渐渐消散。

    “我听说你都在美协里做了副秘书长了?是真的吗?”叶菲转过脸来问齐心远道。

    “我才不稀罕那个职位呢。”

    “我知dào

    ,你稀罕的就是女孩子,可别把精力全放到了女人的身上!事业要紧哪!我看你是不是也得搞个画展了。这样也好提高一下自己的知名度。”

    “妈,这一年里心远的画可全都是女人了!他的本行都扔下了!”萧蓉蓉并不是想在妈妈面前告齐心远的状。她对于齐心远搞什么画展也不感兴趣。她只想他能好好的爱她就行了。

    “还不是你放纵了他?男人就得有女人拴一拴心,老是野心朝外可不好。特别是那些得寸进尺的女孩子,一定要小心一点儿,如果让她们闹得全城沸沸扬扬的,可不好听。”

    “我知dào

    。没人能占了你女儿的位置的。她可是里里外外一把手。”齐心远很会讨得岳母的欢心。

    “要是什么时候你让蓉蓉落了单儿,我可不依的!”叶菲总是替女儿着想。

    “我不但不会让蓉蓉落单儿,也不会让你落单儿的。来,接着按摩吧。”齐心远说着,一只手摸到了岳母的身上来,不轻不重的揉了起来。

    “就会糊弄人,起来像样的给我按摩一会儿吧。”叶菲不满足于齐心远那一只手挠痒痒似的抓挠。齐心远只好翻身掀掉了叶菲身上的毛毯,跪在了她的两腿之间,双手按在她的雪胸上,很认真的按摩起来。

    叶菲的身子随着齐心远的手而动。那两团柔软也在她雪白的胸上滚动起来。

    “你这是揉面哪?”叶菲娇嗔着,虽然看不太清她的脸,但齐心远能想像出来,此时的叶菲是多么的惬意。

    “心远,你要是给咱妈一边打着气儿,一边按摩的话,那效果肯定会好多了,或许咱妈喜欢那样呢!”萧蓉蓉在一边撮合着说道。

    “那可是加重了我的工作量了,我可要多收费了!”齐心远呵呵笑着。

    “你小子什么时候还少从我这里拿钱花了?我看你这个小坏蛋都快钻到钱眼儿里去了!跟丈母娘也这么斤斤计较!”

    “谁让您有钱的,你可是个大肥户哟!”

    在萧蓉蓉的协助下,齐心远脱下睡衣准bèi

    轻装工作。他的两腿将岳母的两条白腿支开,两手抄到了她的雪臀下面,一托,岳母叶菲的身子就抬了起来。叶菲两手撑着那床,向齐心远身上靠过来,齐心远借着那机会,将一根神针刺进了岳母的身体里!

    “哦——”岳母叶菲很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那根针热热的带着滚烫的热度向里面滑去。然后,齐心远的两手就抚到了岳母的腰上来。别看叶菲都是做姥姥的人了,可那小腰却还是蛮细的,不盈一握,而且从那细腰到胯上,线条匀溜,整个身体也显得柔若无骨,齐心远两手握着她的细腰,激情格外高涨。

    “我还是用全身来给你按摩吧,我有一个办法。”说着,齐心远就把身子倒了过来,就在齐心远将身子倒过来的过程之中,两人的身体竟然没有脱开。齐心远将身子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之后,两手捏住了岳母叶菲的两只秀气的小脚,一边一只轻轻的揉捏着,捏得岳母叶菲不住的娇呼着舒服。

    与此同时,齐心远的身体还趴在岳母的身上轻轻的蠕动着,那根扎进叶菲身体里的长针不时刺扎着她的深处,那滋味像是针灸一样的舒服。

    “你这方法也不新奇,如果换个姿势倒还算是创新的。”说着,萧蓉蓉把齐心远的身子摆弄成了与岳母叶菲身体成十字架。这样,萧蓉蓉就可以趴在母亲叶菲身上撒娇了。萧蓉蓉跟叶菲母女两个胸胸相磨着,她们的胸都十分的丰挺,磨在一起也格外有味道。

    第303章母女一起来

    “妈,这样舒服吗?”萧蓉蓉的身体与叶菲成垂直状态,两人的秀峰便正好叉开,紧紧的扣在了一起。这样四座秀峰交相辉映的情形,萧蓉蓉还是第一次创作。她非常得yì

    于自己的创新。

    “死丫头,就你鬼主意多。舒服死了!不会是心远从外面学来了又教你的吧?”叶菲一下子就想到了齐心远来。

    “妈这可就小看了女儿了,这可绝对是我的独创,谁也没教过我,就是齐心远也不见得在别的女孩子身上用过呢!”

    “我闺女就是厉害!”叶菲一面感受着来自齐心远在下面那特别的按摩,一面享shòu

    着女儿在她胸部上的新法按摩,爽快至极。齐心远为了方便,还特地拉过了一个枕头垫在了岳母叶菲的臀下,那样,叶菲的臀就翘起来了。

    母女身体叠在一起,这让齐心远也激情倍增,他时而抚摸着岳母那杨柳细腰,时而伏下身子来舔着萧蓉蓉那光滑的雪肌,同时不忘了有力的挺动着屁股,让叶菲一阵阵的xx起来。

    “哦!啊——”叶菲的xx总是配合得恰到好处,让齐心远在出力的同时有一种成就感。

    “妈,你倒是爽了,可我却只能临渊羡鱼。”萧蓉蓉抚摸着叶菲的脸撒娇的蠕动着身子说。

    “你这丫头,在家里还少让心远按摩了吗?偏偏爱跟妈来争这一时半会儿的!来,妈给你弄弄!”说着,叶菲扳着萧蓉蓉的身子将她托到了头顶。

    萧蓉蓉也不客气,叉开两腿骑在了叶菲的脖子上。

    叶菲抱住了萧蓉蓉的雪臀,在下面用舌头挠起了女儿来,萧蓉蓉很快就欢叫了起来。

    等到挠得女儿溪水潺潺之后,叶菲却又让她下来,转过了身子,让萧蓉蓉坐到了自己的肚子上来,跟齐心远两人抱在一起,而叶菲又掀起了蓉蓉的雪臀。

    蓉蓉身上各处都洗涤得干干净净,叶菲勾起了身子来,在女儿的后面舔了起来。

    “哦——妈!痒死了!”蓉蓉撒娇的转动着屁股,同时与对面的齐心远拥吻着。

    齐心远也上下齐动,让叶菲不住的哼哼了起来。等到那按摩达到了最高峰的时候,叶菲浑身都痒了起来。齐心远借着叶菲娇躯不断扭动的劲头,来了一个最后的冲刺,让叶菲的快感达到了最高峰。

    “心远~~我~~”蓉蓉从叶菲的身上也滚了下来,求着齐心远给她一个痛快的交待。齐心远扳过了她的身子让蓉蓉趴在床上,四肢着床,而他从后面握了她的细腰,将按摩棒从后庭放了进去。

    那灼热的感觉立即传遍了蓉蓉的全身。

    叶菲也没闲着,她把手从齐心远的后面伸过去,也给女婿放松着,她的纤指时快时慢的揉动着,搓捏着,让齐心远激情万丈,劲头儿十足。

    等齐心远用完了力qì

    瘫软在床上之后,叶菲自告奋勇的下了床,弄来了热水给女婿洗身子……

    她用那纤指在女婿那软了的巴子上搓洗着,笑道:“能一次干我们娘儿俩已经不错了。”

    齐心远笑着说:“要是你能把我再弄硬了的话,我还能再干你一回的。”

    “你以为这就难住我了?”叶菲娇媚的看了齐心远一眼,竟立即伏下头来,含了那软巴子在嘴里,慢慢的吞吐了起来。那巴子一进叶菲的嘴里就硬了起来。那嘴里温温热热的让齐心远好舒服。齐心远仰着身子,分着双腿,叶菲就趴在他的两腿之间。那垂着的两只xx不时碰到齐心远的腿上,热热的,软软的,好舒服。

    看着叶菲那双峰如此诱人,齐心远的下身立即胀到了最粗,他突然一把按倒了岳母,叶菲的身子压住了她自己的双腿,而那私处却朝上露着。叶菲本以为齐心远会插她的花穴,可没想到齐心远却把身子骑到了叶菲的胸脯上来,将那一根粗大铺在了那雪白的双峰之间,来回抽送起来。借着叶菲吞吐时留在那龙枪上的浔液,xx被齐心远抽送得也滑腻起来。叶菲很会配合的两手捧着那xx,让女婿在那夹紧了的xx之间猛劲儿的干了起来。

    因为连射了两回,齐心远一时射不出来,找不到快感。萧蓉蓉赶紧凑过来,又用自己的小嘴儿给他弄了好一阵子,让齐心远继xù

    在叶菲的xx间抽送。

    叶菲一直勾着头看着那粗大在自己的xx间猛抽狂送,看着都过瘾。齐心远一阵抖动,一阵玉液狂射了出来,打在了叶菲的脸上。可她并没有躲避,继xù

    让那玉液往自己的脸上喷射……

    折腾了一夜之后,叶菲的身体也有些疲乏,所以清晨她起得很迟,倒是女儿蓉蓉起得更早一起。

    齐心远同样还躺在床上。每次狂风暴雨过后,齐心远总是以功臣自居,家务活从来不干。

    叶菲翻了个身儿,看到齐心远身上的毛毯竟然支起了一架帐篷。

    叶菲的手从底下伸了过去,握住了那一根柱子。

    齐心远从梦中醒来。

    “蓉蓉呢?”齐心远问。

    “可能是下厨房了吧?”

    “我还以为是蓉蓉还躺在这儿睡呢。”

    “女儿帮妈这是应该的嘛!”叶菲对于女儿的辛劳是理所当然。

    “昨晚她也挺累的!”

    “就知dào

    疼你媳妇,却不疼丈母娘了?”叶菲娇嗔着捏了齐心远一把。那大虫子在她的手里一胀。叶菲顺势翻到了齐心远的身上来。

    “看来你一点儿都不累!”

    “我可是休息了一两个月的!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来看我!”叶菲在齐心远的脖子里亲吻着。女人的舌头格外撩人。她的身体同时在齐心远的身上蠕动着,两人很快竟合在了一起。

    “我可真的动不了啦!”齐心远装着不想动弹的样子,他是想引叶菲来动,而自己却躺在那里享shòu

    。

    “我能动!”叶菲竟直起了身子来,一下一下的起落着,胸上两座秀峰起劲的甩动起来。

    两人正在床上折腾着,萧蓉蓉却走了进来。

    “妈,该起床了吧。”萧蓉蓉好像看到妈妈在洗脸一样的平常,根本就没在意他们在床上的动作。

    “一……会儿就好……”叶菲也是没有因为女儿的突然进来而停下来。

    叶菲毕竟很少运动,这一阵可把她折腾苦了。她终于疲惫的停了下来。她求饶的趴在齐心远的身上哀求道:“以后能不能对我优待一下呀?”

    “怎么个优待法儿?”齐心远问道。

    “我想要的时候你就别再坚持,马上给我,行吗?别累死我了!”

    齐心远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突然一把将叶菲搂进了怀里,吻住了她的唇。叶菲也很配合的探出了舌头来回应着他。两人吸吻了一阵之后,齐心远突然又挺动起来。可不到几十下,他又猛的拔了出来,将叶菲的头按到了自己的胯间。

    叶菲知dào

    他要干什么了,很顺从的吹起了玉箫来。

    齐心远没有让她鸡啄米似的工作,而是很快就给了她。

    所有的美颜补品被叶菲悉数咽下。

    齐心远最后如一滩烂泥一样的躺在了床上。而叶菲却像伺候小孩子一样的帮齐心远穿好了衣服。

    “你呀,在我面前却享shòu

    着老爷的待遇来了!我还没这么伺候过蓉蓉呢。”

    “蓉蓉小时候还不都是你给她穿衣服的吗?”齐心远懒懒的伸伸着两条腿。

    “那是她小时候!”

    “我当然也得找补一下嘛,等你上了年纪的时候,我也这样伺候你不就行了?”

    “现在说的好听,就怕到时候嫌我老了,看都不愿意看我的!”

    “哪能呢。”

    两人穿好了衣服之后,一起下了楼。

    萧蓉蓉已经将早餐摆放整齐。

    “对了,心远,你们美协搞的那个下乡活动还有戏吗?”

    “算了。报上名来的也没几个美女。让他们去吧,我就不参加了。”齐心远无奈的说。

    “那你不是没有兑现你的承诺吗?”萧蓉蓉提醒道。

    “什么承诺不承诺的,美协里有那么的事务等着我去处理,哪有时间呀。”齐心远报怨道。

    “不去就不去了,事必躬亲的话,那还了得!有时间还不如在家里陪陪我呢。”

    “他能有时间吗?光那些新晋的夫人就够他忙活的了!”萧蓉蓉并不是在母亲面前告状,她说的是实话,也是在为齐心远不能常来看望岳母而开脱。

    “那我可要打电话叫了。”

    “是叫我吗?”齐心远坏笑着。

    叶菲娇媚的瞥了一眼女婿,将身子靠了过去,那样子甚是缠绵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