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欣瑶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女儿欣瑶

    白桦那边的房子还没有着落,楚静茹又常常在思思面前唠叨,于是,思思在楚静茹那边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搬回了中关村的家里来了。她依然一个人住在她那间闺房里,欣瑶跟冬梅住在一起。除非齐心远不回来,一旦回到家里,萧蓉蓉就挨不上号,总是被三个女儿霸占了去。而多数情况下,他是跟思思住在一起的,一来是思思霸道,二来思思的成熟与体贴让齐心远倍觉温馨幸福。这样,欣瑶便把嘴撅得老高了。

    “爸,今天晚上怎么也得陪瑶瑶了!”快吃晚饭的时候,趁着思思不在跟前,欣瑶早就跟齐心远打过了招呼。

    “好的,爸陪瑶瑶。”

    “你老去思思那屋,连冬梅姐都有意见了!”欣瑶撅着小嘴儿说道。

    “今晚爸就陪你们还不行吗?”

    齐心远把欣瑶搂过来坐到自己的腿上,在她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她穿一件小小的吊带衫,很有小美人的样子。十岁的小姑娘还没有发育,胸前也只是隐隐约约的两个小疙瘩,齐心远的手经常会不经意的摸到她的胸前,只是感觉到那里像是被蜂子蜇了似的两个小包。但她那双大眼睛里却时常闪动着成熟的目光,让齐心远有些发怵。

    “爸,我什么时候才能是女人呀?”欣瑶忽然又天真的问道。

    “什么?难道你还成了男孩子不成?”齐心远此时还不太明白欣瑶说的是什么意思。

    “冬梅姐跟思思姐都说我不是女人,她们才是,所以爸爸睡觉的时候就不会搂着我。”

    齐心远这才知dào

    一定是思思这个坏丫头在捉弄小妹了。

    “她们骗你的呢,爸什么时候不喜欢欣瑶了?”

    “爸老也不回家,回家也不进我们屋里!”小欣瑶那眼神简直就是一个小怨妇!齐心远不禁笑了起来。

    “就那么喜欢跟爸一个屋?爸睡觉可是不老实的,会压着欣瑶的。”齐心远把欣瑶的身子正了过来,亲了一下她那溜直的小鼻子说道。

    “欣瑶不怕,”然后,欣瑶把嘴凑到齐心远的耳朵上小声问道,“爸,思思姐说,只要让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身上多摸两回就会变成女人了,是吗?”

    齐心远真的不知dào

    如何评价思思这个有着一定的道理却又十分混蛋的理论了。

    “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齐心远猜到了这个思思一定是在向欣瑶灌xx汤了。

    “昨天晚上你没回来,思思姐跑到我的床上睡的,她摸过我的胸脯,还说我根本就不是个女人,一点东西都没有。”欣瑶说到这里的时候,那小脸也不觉间红了起来。

    “有些东西,女孩子必须到了青春期才会有的,你还小着呢。到时候该有的都就会有了!别着急!”

    “也会像思思姐那样吗?”欣瑶的眼睛里闪现着羡慕的光芒。

    “当然了!这还用问!”齐心远十分肯定的回答道,他不想让不懂事的欣瑶有什么顾虑。

    “那……思思姐的也是爸给摸出来的吗?”欣瑶犹豫了一会儿才问道。她真的好羡慕两三个姐姐的样子,她们一个个都身材高挑,胸脯挺拔,特带劲儿。更让她向往的是,昨天晚上思思还真的让欣瑶摸过了自己的胸脯,那种柔柔的软软的感觉把小欣瑶羡慕得差点儿就哭了。她问思思怎样才能像她们一样的时候,思思便告sù

    她最快的方法就是让男人每天摸几回。而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自己的男人就是爸爸了,所以,欣瑶才想到了这个能让她快快变成女人的男人来了。

    “你那么想变成一个女人?”齐心远好奇的看着女儿那张稚嫩的脸。

    “当然想了,爸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什么话?”

    “就是思思姐的事儿呀!”

    “她呀,她可是比你要大好几岁呢。而且你也知dào

    的,你姐是今年才到咱们家里来的,以前爸爸都不知dào

    你还有这么一个姐姐呢。”

    “那是说,思思姐的……不是爸给摸出来的了?”

    “应该这样说,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但并不全是爸的功劳呀!”

    “那爸是说那一定管用了?”

    “呵呵,可以这样说吧。”

    “那从今天晚上开始,我就让爸帮帮我!我一定能赶上思思姐的。”欣瑶很有信心的说道。

    “爸,欣瑶,吃饭了!”思思朝欣瑶看了一眼,她似乎猜到了此时欣瑶坐在爸的腿上会跟爸说些什么,思思不禁别有用意的朝齐心远笑了笑。

    吃饭的时候,欣瑶很讨好的不断的把好吃的东西往思思面前夹,“思思姐,这是你最爱吃的,我不想吃都给思思姐了!”

    “欣瑶可真是个好孩子,都能知dào

    让着姐姐了!”萧蓉蓉夸奖道。

    思思抬起脸来瞥了齐心远一眼,会意的笑了,又故yì

    戏谑的问欣瑶道:“欣瑶妹妹,不会是有事儿求姐了吧?怎么不给你冬梅姐一些呀?”

    欣瑶不禁脸红了起来,但她也挺机灵的,赶紧说道:“冬梅姐不是跟爸坐在一起吗,爸会给她的。爸可不会小气的,是吧爸?”

    冬梅看着欣瑶那被逼急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道:“我可不喜欢。”说着,冬梅还翻起眼皮来瞥了齐心远一下。

    “真不要爸可不给了。”

    “我又不挑食,专吃一样我还所营养不均衡呢。”冬梅懂事的说道。来到这个家里已经不少日子,但冬梅始终收敛着,一点也不让齐心远担心。

    “就凭欣瑶这么乖,今天晚上爸也会搂着欣瑶睡的了,是吧老爸?”思思趁机给了欣瑶一个奖赏。

    “你们倒是轮来轮去的,老妈可就只能独守空房喽!”萧蓉蓉也掺和道。

    “呵呵,你就不要跟孩子们争了吧,我把这几个小家伙安抚好了,再来照顾你也不迟呀!”

    “小东西们,妈可都忍不住要吃你们的醋了!”萧蓉蓉绝对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女人,她吃起醋来都让孩子们觉得那么的温馨。

    “谁让我爸这么优秀的呢!”欣瑶也学会了恭维。她这话竟让萧蓉蓉跟齐心远听了都舒服。

    “看,我们欣瑶都知dào

    欣赏男人了!”萧蓉蓉赞许的看着欣瑶说道。

    “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这么优秀的,是吧姐?”欣瑶美美的把小马尾辫甩了甩。

    饭后,思思凑到了冬梅的面前小声道:“冬梅,今晚姐跟你换一换床行吗?”

    思思是老大,说话哪个都得听,现在她这话听上去是求,其实就是命令。

    “这有什么不行的。”冬梅知dào

    思思的心思,人家既然提出来了,自己怎么好说不呢。

    “好妹妹,等姐有了什么好事儿,也会让着你的,谢谢你了!”

    等到睡觉的时候,齐心远却不见了冬梅过来,便问欣瑶:“你冬梅姐呢怎么还不上床睡觉?”

    “不知dào

    。”欣瑶早早的躺到了床上,因为天热,她不穿睡衣,而只穿了一个小背心和一条小裤衩,“也许冬梅姐还在思思姐的屋里吧。”

    “噢!”齐心远上了床躺在了欣瑶的身边。

    一会儿,思思却走了进来并把灯熄了。

    “冬梅呢?”齐心远问道。

    “她说要跟我换一晚上,让我到她的床上来。”

    “不会是你要跟人家换的吧?小霸道!”

    “是冬梅自愿跟我换的嘛!”思思争辩道。

    “我看看冬梅哭鼻子了没有。”说着齐心远便下了床。

    冬梅已经熄了灯躺在床上,借着窗子外面射进来的光辉,齐心远能看见冬梅身上也是只穿了背心与内裤,两条修长的xx正盘在一起。

    “没睡吧冬梅?”

    “没睡,爸你不是在那屋吗?”冬梅坐了起来。

    “我过来看看你。思思姐没欺负你吧?”

    “没有,思思姐就是想跟爸一个屋,我能不答yīng

    她吗?冬梅又不是小孩子了!”

    “真懂事儿,让爸亲亲你!”齐心远搂了冬梅在她的脸上亲了下,冬梅已经是个大姑娘了,那胸前的丰满很是惹人,软软的压在了齐心远的胸前,少女身上诱人的芳香让齐心远十分蓬勃。

    “爸快回去吧,欣瑶妹妹还等着你呢。”冬梅也在齐心远的脸上亲了一下。

    “那……爸去了?”

    “去吧。”

    门被轻轻的带了上来,齐心远又回到了欣瑶的房间里。

    “爸,先陪我睡下了再陪妹妹好吗?”思思在黑暗里幽幽的说道。

    “好的,那我可要在欣瑶的床上睡到天亮了?”

    “我没意见的。”思思伸出手来把齐心远拉到了自己的床上来。

    “我也没有意见。”欣瑶稚气的说道。

    思思穿了一个吊带衫,至于下边穿没穿东西,齐心远也不知dào

    ,因为那吊带衫正好包到了她丰满的屁股上。看上去好像光着身子似的。

    黑暗中,欣瑶好像看到齐心远正压在思思的身上并在她的身上搓着,思思还微微的发出了呻吟来。

    “爸,你们在干什么呀?”欣瑶好奇的问道。

    “爸在给我做按摩呢。”思思躺在那里说道。

    欣瑶从床上爬了起来,看见好像父亲的手伸到了思思的吊带衫底下在她的胸脯上搓动着。思思的身子也随着齐心远的搓动而不住的晃动着。

    “为什么要按摩那儿呀?”欣瑶不太懂得按摩的道理。

    “我可是爸的模特儿,身体不合格怎么能行呢?这叫胸部按摩,很重yào

    的。”

    思思两条xx向两边分开着,齐心远的身子正压在她的两腿中间,两人的身子在黑影里轻轻的蠕动着,极有韵律。

    “嗯~~哦~~”也许是按摩得舒服了,思思很享shòu

    的哼哼了起来。

    “要是给我按摩几次是不是我也就可以做爸的模特儿了?”稚嫩的童声从另外一张床上飘过来,满是羡慕。

    “当然了!一会儿……也让爸给你按摩一下。你不是想……快快变成女人吗?这可是最好的办法了!”思思一边哼哼着一边说道。

    齐心远顾不上说话,蓬勃的力量向思思的身上传递着,发泄着,不知是天太热还是被按摩得身子热了起来,思思挽着那吊带衫从头上撸了下来……

    第148章幼稚的期盼

    “真热……”思思一边脱着吊带衫一边说道,当那吊带衫盖住了她的脸的时候,齐心远停了下来,他的注意力全被吸在了思思那洁白如雪的胸脯上了。虽然是仰躺着,可那两座乳峰依然挺拔,樱桃般的乳顶傲然峭立,在黑暗里也辨得出来。

    “打开空调吧。”欣瑶从床上下来,拿了遥控器启动了空调,把温度调到了23度。这是卧室里一般要求的温度。

    “谢谢欣瑶!”思思说。她的衫子已经脱了下来。

    “一会儿让爸给我按摩也会热的。”欣瑶不太喜欢别人说自己是雷锋。

    她在黑暗里看不清什么,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父亲那伟岸的身躯半支着骑在思思的身上。而且看到那伟岸慢慢的压了下来,她想像不出,思思姐那苗条的身材如何承shòu得了父亲的体重。她回到了床上,让父亲按摩的想法有些动摇。但她依然侧着身子朝思思床上看着,好像父亲在用身体给思思按摩起来。

    “哦……”思思轻轻的哼着,像是肚子不太舒服时的呻吟……

    “姐,你怎么了?”欣瑶担心的问道,她猜,或许是父亲的身体太重,把她压坏了。

    “姐……是舒服得。”思思说。

    “舒服还叫唤,我还以为你肚子疼呢!”欣瑶不解的说。

    思思舒服得把腿盘了起来,那种按摩带来的快感让她的身子微微拉动着。欣瑶看不到,她只能看到父亲庞大的身躯在那里不停的蠕动着,同时伴着粗重的呼吸……

    “爸歇会儿吧。”欣瑶猜到父亲一定是累了,老是不停的晃动着身子哪能不累呀!老师在学校里惩罚那些调皮的男生就经常用这样的方法,让他做五十个俯卧撑!可刚才欣瑶在那里粗略的数了一下,现在父亲已经做了不下一百五十个了!她的心里便觉得父亲很了不起。

    “思思姐还要按摩多长时间呀?”欣瑶不知是等不及了还是担心齐心远累着。

    “再……有……一小会儿……哦……”思思的声音被按摩的运动撕扯得七零八乱。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没有规律了。齐心远加快了按摩的节奏,两人的身子同时快速的晃了起来。齐心远那两只大手的揉捏让思思浑身痒得不行,那光滑的xx立即如蛇一样的扭了起来。

    齐心远的嘴压住了思思的芳唇,轻轻的吸出了她的香舌,他抬起了屁股,让那花枪头扎在思思的洞口处,快速的按摩着,他一口气扎了她二三十下却不深推进去,直磨得思思两腿翘了起来。父女两人正吻得热烈,齐心远却突然抽出了舌头来,让那大舌头沿着她的乳沟舔了下来。他极力张开嘴,恨不能把整只乳子都吞进嘴里去,这让思思的胸部得到了最大的快感,可是,因为身子下滑,下面那条长枪却脱了出来,于是思思的屁股便控zhì

    不住的一阵狂扭。

    “啊!爸~~思思要~~”齐心远听着思思的叫唤,更加动情,他快速的滑了下去,将唇舌盖在了她那水淋淋的私处。思思的阴毛好茂盛,总撩得齐心远鼻子上好痒。他用手压住了那萋萋的芳草,唇舌用力的舔了起来,那已经冒上来的小豆豆如果在灯光之下的话一定非常鲜嫩,可惜现在看不见了,但齐心远却能想像得出来。他卷起舌头钻进了她的小洞里,极尽撩拨之能事,挑得思思雪臀不停的扭动起来。

    “爸……里面……”思思实在痒得不行,齐心远只好再次爬了上来,压住了她的xx,将那一根灼热的肉枪扎进了她的深穴,这一次,齐心远一下子就撞到了她的花蕊上,让思思娇躯不禁一颤,同时轻叫了一声。里面的xx汩汩的溢了出来,齐心远快马加鞭,一阵猛撞,思思两条xx随之举了起来,在空中不停的颤抖……

    “啊……我……”思思似非常痛苦的勾起了脖子,张嘴咬住了齐心远的肩膀……

    体内一股热流在以极快的速度冲击着她,她感觉自己又像是被抛到了幸福的云端。她的两手紧紧的抓住了齐心远的胳膊。两座玉峰也顶了上来,那么热,那么柔软,好像上面还有汗水。

    “好了吗姐?”欣瑶有好些时候没有说话,只在听着思思那高一声低一声舒服的呻吟了,开始的时候她总是不明白,为什么舒服却还要那样的叫唤,现在听着思思姐那喘息的声音跟呻吟便能多多少少的与舒服联系起来了。

    “行了……”思思的身子依然在间歇性的打颤。

    欣瑶心想,总算轮到我了!

    许久之后,两人还是趴在床上,并没有像欣瑶预料的那样立即到她的床上来。黑影里,她好像看到了父亲又捧着思思姐的脸在亲了起来,而且她还能听到他们两人那清晰的咂嘴声。父亲也经常这样亲她的,这她已经很习惯了,连萧蓉蓉都司空见惯了。

    齐心远慢慢的爬了起来,身子侧到了一边。思思从床上下来穿了拖鞋朝卫生间走去。

    “爸,快过来嘛!”思思还在床上的时候,欣瑶还不敢说这话,她对思思还有些害pà

    的。

    “我先去趟卫生间。”齐心远也下了床。

    “思思姐还在里面呢。”

    “不要紧的。”齐心远也下了床朝卫生间走去,里面没有开灯。思思正蹲在坐便器上。齐心远拿下了淋浴的喷头在那里清洗起来,在卫生间里没有灯光的情况下,里面更黑暗,只能相互看清人的轮廓。

    齐心远背对了思思,用那喷头在冲洗。突然,思思从后面又紧紧的抱住了他,她那丰满而柔软的酥胸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腰部以上,热热的。思思从来没有这样过,齐心远从她那紧箍着他的手上,感觉到了此时这个女孩的内心世界是多么的热烈,这好像绝不仅仅是人最低级的那种欲*望所带来的冲动,但这种力量的来源就是思思自己也说不清楚。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与齐心远的关系只是一种报复跟好奇,那么现在,这冲动里却掺杂了更多的东西了。

    到底是什么呢?思思本人连想都没有想过,但齐心远却明显的感觉出来了。

    或许这是青春期女孩的恋父情结?但那似乎已经包含在了最初的关系之中了。现在绝不是这么回事儿。

    “你也洗一洗吧。”齐心远淡淡的说。在这种时候他不想再火上浇油了。

    思思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齐心远的腰,把脸贴在了他的后背上。几分钟之后,她的手在齐心远的胸前抚摸了起来。

    齐心远不止一次的接触过思思的玉体,可思思这样的表现还是令齐心远激动,她的手在齐心远的胸大肌上有力的抓挠着,那滋味让齐心远浑身酥麻起来……

    这时候,齐心远不敢说话了,他不想打破了思思的幻想,她一定是进入了一种特别的境界,那自然是一种特别的情感境界,而不单单是与异性的接触。她那纤柔的手指从他坚实的胸脯上滑了下来,经过了他的小腹,穿过了那片茂密的原始森林,那小手在齐心远的粗大的不停的捋动着,竟比在她的蜜洞里穿梭更加让人xx,很快,刚刚消肿了的肉枪再一次硬了起来。

    “啊……”齐心远竟轻声呻吟了起来。

    “这样舒服吗?”思思无比温柔的问道。

    “舒服极了!”

    思思的两只手轮换着从那xx处捋到根部,让齐心远的粗大极度的膨胀起来。

    “还要么……”男人轻轻的问候。

    “不要了……”柔柔的女孩的声音。她留恋这样的感觉,却不敢再经受父亲的折磨了,那肉枪每次都扎得她晕天黑地的。

    “回去睡吧,睡眠少了会影响皮肤的……”

    “抱我回去……”

    齐心远把思思抄了起来,她松垂着双臂与整个身体,全凭齐心远双臂的力qì

    托着她的身子回到了床上。她安静的躺了下来,齐心远拿了一条毛巾被盖在了她的身上。

    当齐心远躺到欣瑶的床上的时候,欣瑶有些埋怨的道:“我都差点儿睡着了!”她的声音很小,思思几乎听不到。

    “那还是困了,快睡吧。”齐心远摸了摸她的身子,空调已经起了作用,欣瑶的身上有点儿凉。

    “关了空调吧,你姐要睡了,会着凉的。”

    “好吧。”欣瑶懒懒的摸到了遥控器关了空调。她刚刚把那遥控器放下,就搂住了齐心远的脖子。

    “快睡吧。困得跟只小猫儿似的。”齐心远轻轻拍着欣瑶的身子说。

    “我不困了,我要按摩……”她好不容易争取到了跟父亲同床的机会,她可不想放qì

    ,只有父亲是可以接近的人,她只能向父亲求救了。

    “你已经是小女人了!”齐心远捏着她的小鼻子笑道。

    “我要做像思思姐那样的女人!”欣瑶好坚决的说。

    “好吧。”齐心远把手按在了欣瑶那平平的小胸脯上,那上面只有两个小疙瘩,在齐心远看来只不过是有个征兆。齐心远禁不住笑了。“干嘛急着要当女人呀?”

    “你看思思姐的身材多好kàn

    呀!”欣瑶不好意思的道。

    齐心远知dào

    ,欣瑶只是为了让自己长成思思那样的身段儿,的确,思思在同龄的女孩子里也显得格外成熟丰满些,那身段儿让不少女孩都羡慕得不行。但齐心远也知dào

    ,女孩子要是过早的性成熟的话,身体也许就不长个儿了。他可不敢太刺激了她。

    “那可是慢慢长出来的,没听说过拔苗助长的故事吗?”

    “当然知dào

    了。可我也知dào

    ,不浇水施肥的话,禾苗也是不会长的。”

    “吃饭喝水就是浇水施肥了。”

    “禾苗成长还需yào

    阳光呢!”

    “你这小嘴儿还挺厉害的,爸可不是你的对手呢!”齐心远觉得欣瑶这小脑袋瓜子越来越聪明了,高兴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好,爸就算是浇水施肥了!”

    欣瑶也学了思思的样子把身子平躺下来,等着齐心远来按摩。但齐心远并没有像按摩思思那样骑到她身上去,只是把小伸进了她的小背心里面,在她的小疙瘩四周轻轻的揉了起来,他相信,经过这样的按摩之后,她的身体是一定能有变化的,而且变化应该很明显。虽然房间里的空调关了之后气温又开始回升,但当齐心远的手抚上去的时候,他感觉到欣瑶的皮肤上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但欣瑶怎么也没有体会到思思所说的那种极舒服的感觉,至少她没有叫唤的欲*望,她有的只是轻微的害羞。但这种害羞很快就慢慢的消失了,因为齐心远的按摩逐渐成了抚摸,对于一个不太懂事的孩子来说,那是催眠术,欣瑶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爸,你怎么好些日子不回家了!”欣瑶从沙发上跑过来,跳到了齐心远的怀里。快十一岁的女儿俨然成了大姑娘了,可在父亲的面前永远是那么顽皮。

    “怎么,想爸爸了?”

    “人家还等着爸爸给按摩呢,可你一去不回,也不知dào

    哪儿去了,你怎么就那么忙呀?”小女儿显然对父亲的忙碌很不满yì

    。

    “你思思姐回来了没有?”

    “我姐到楼上睡去了。”

    “那你怎么还不睡?”

    “我在等爸爸回来。”欣瑶很认真的说。

    “谁告sù

    你我今晚一定回来的?”

    “是思思姐姐说的。”欣瑶奶声奶气的说道。

    齐心远抬起头来朝楼上看了看,楼上的房间里已经熄了灯,这小家伙,她怎么就知dào

    今天是晚上我会回来睡觉的?

    “那她怎么去睡了,不等我了?”

    “思思姐说她累了,想早睡。对了爸爸,今晚你能陪欣瑶睡吗?爸爸可是好久没有陪欣瑶了!”欣瑶努着小嘴说。

    “那得你妈妈同意才行。”

    听到齐心远的话,欣瑶推开了齐心远,来到了萧蓉蓉的身边,趴在萧蓉蓉耳朵上耳语了几语。萧蓉蓉抬起头来看了看齐心远,小声对欣瑶说:“去吧。”

    从萧蓉蓉的目光里,齐心远看到了一丝丝埋怨,又有一丝丝宽慰。

    “你先去洗个澡,爸爸去看看你姐。”

    “好的。”欣瑶高兴的去了浴室。

    齐心远来到了二楼思思的房间,他轻轻的一推门,门开了,窗帘拉得严严的,只有走廊里微弱的灯光透进来冲淡了房间里的黑暗。他估计这个时候思思应该不会睡着。

    齐心远摸着坐在了思思的床沿上。

    可他刚坐了一会儿,思思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趴在床沿上呕吐起来。

    “你怎么了思思?”齐心远轻轻拍着她光光的脊背很有些手足无措。

    “啊——”思思连吐了几口好容易停了下来。

    她吐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然后就趴在了齐心远的腿上,“没事儿。正常反应呗!”

    “吐过几回了?”

    “第二次。你身上酒菜味儿太大了!思思受不了!”思思艰难的说。

    “爸这就去冲洗一下!”齐心远一听思思呕吐原来是怨自己,他赶紧把思思身子扶正了,走出她的房间,他回来只急于上来看思思了,却忘了洗澡,把酒店里的酒气都带到了房间里来了,现在的思思正好是反应期,当然闻不了那种难闻的味道了。

    齐心远急匆匆的冲进了浴室,可没想到里面已经有了人,但此时的齐心远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再说了,反正是在自己的家里,也没有什么人会值得避讳的,所以他一关那浴室的门就脱起了衣服来了。

    直到他脱光了之后,才发xiàn

    站在那里沐浴着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小女儿欣瑶。

    欣瑶两手抱在了胸前,用胳膊挡着胸前那一对小小的还没有发育起来的馒头,有些羞涩的看着齐心远。

    “对不起,我忘了你早进来了。那我先出去吧。”齐心远转身就要走。虽然晚上可以搂着欣瑶睡觉,但两个人同浴他还从来没有想过的。

    “不用了,一起洗吧,我一会儿就好。”欣瑶竟然把手放了下来,将那一对小馒头亮在了齐心远的面前,也许她是想展示一下这一段时间以来自己成长的结果,或许她不想让齐心远觉得尴尬。她连身子都没有扭转一下,一直站在那里,那喷淋下来的水线像雨帘一样包裹着她那苗条的小身子,将她那乌黑的长发很熨帖的披在了她的身上,只是那浓密的秀发把她的脸给遮挡住了一部分,让齐心远看不太清楚女儿的表情了。

    齐心远背对着欣瑶走了过去,慢慢的,他也感觉到了那热水喷淋到了他的身上来,他倒了沐浴液抹在了身上,胡乱的搓洗了一下,让那热水冲刷着,他知dào

    ,只要稍稍一冲就能去除身上的酒气。

    他只所以不敢正对着欣瑶,还有一个原因,他身体的某个部位起了明显的变化。

    忽然,小欣瑶从后面走了过来,她伸出双臂环住了齐心远的腰,她那滑滑的小身子极像一条鱼,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那两个小馒头轻轻的刺扎着她的神经末梢……

    齐心远极力控zhì

    着自己的呼吸,压制着那疯狂的心跳。

    “欣瑶,快松开……”

    “我给你搓不好吗?”欣瑶的脸也贴在了齐心远的背上……

    尤其是她那硬硬的小xx,抵在齐心远的背上更让齐心远浑身燥热起来,他的生命之根一下子失去了控zhì

    的弹了起来。

    而这还没有停止,小欣瑶的两只小手从齐心远的肚子上慢慢的滑了下来,像是不经意间碰到了齐心远那扬起来的生命之根。女孩子因为早熟,刚刚进入了青春朦胧期,但她对男人身体却充满了好奇。她知dào

    ,那硬硬的一根之所以挑了起来,正是因为她的缘故,这让她很有些成就感。其实她早就明白了好几次齐心远趴在思思姐姐身上是在做什么了,她也很想尝试那种滋味,只是从未敢说出口来。

    第350章安抚一个又一个

    虽然说齐心远经常搂着欣瑶睡觉,可他从来没见欣瑶这么主动过,如果说之前她在齐心远的眼里还一直是个小孩子的话,那么,现在她却让齐心远忽然觉得她成了一个大姑娘了,这让齐心远很感局促不安。

    齐心远不知是用了什么力量挣脱了欣瑶的束缚急匆匆的出了浴室,他衣服都没拿,只扯了一条浴巾胡乱的裹在了身上,就朝楼上走去。

    “心远,欣瑶呢?”萧蓉蓉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正好kàn

    到齐心远往楼上走。

    “她……还在洗呢。”

    “小东西,真够可以的了!”萧蓉蓉娇骂着来到浴室的门口朝里瞅了瞅,看到欣瑶还在里面洗,她放心的退了回来。

    齐心远进了思思的房间里想看看思思现在怎么样了。

    “好些了吗?”齐心远又坐到了思思的床沿上。

    “没事儿了。”思思又把身子移过来,将头枕到齐心远的腿上来。她穿了低胸的吊带衫睡裙,仰躺在那里的样子很迷人。

    “你怎么知dào

    我会回来的?”

    “第六感觉呗!”思思得yì

    的说。

    “所以你就回来了?”

    “你不在的地方,我呆在那儿还有啥意思?”

    “想让我陪你吗?”

    “我知dào

    你身不由己,我没那么任性的,好像欣瑶很希望你去她那儿。”思思伸出了细长的藕臂来勾住了齐心远的脖子。齐心远也低下头来,将思思拥入了怀里。思思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体香再一次让他迷醉起来。他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紧张。他的手在思思那跟她的身子一样光滑的睡裙上抚摸着。

    “那我过去了。不生我的气吗?”

    “去吧。你不在,我睡得更安稳些。”

    齐心远把思思在怀里拥了拥,起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此时的欣瑶刚刚上来,她正一条小浴巾裹着她那还不怎么招摇的身子,她看都没看站在走廊里的齐心远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如果不是齐心远快步上前,他就被欣瑶关在门外了。

    “你进来干啥?我要睡觉了。”欣瑶冷冷的说。

    “生气了?”齐心远陪着小心问道。

    “我干嘛要生气?我生谁的气?”

    “呵呵,人不大,火气还不小呢。”齐心远打开了床头上的灯,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欣瑶旁若无人的扔掉了脚上的拖鞋上了床,随便一扯,解开了身上的浴巾,拉开被子就盖在了身上,面朝里侧身而睡。

    齐心远伸手关了床头灯,解开浴巾搭在床头上,扯着一个被角把身子伸了进去。

    “别盖我的被子!”欣瑶把被子又拽了过去。

    “讨厌爸爸了?”齐心远很想抚摸她,可他觉得此时这种安慰恐怕也要遭到拒绝。

    “明明是你讨厌欣瑶。”齐心远的手刚刚伸过去搭在她的胯上,就被欣瑶的小手给挡了回来,齐心远只好尴尬的把手从她的屁股上滑了下来。

    “爸什么时候说过讨厌欣瑶了?”齐心远明明知dào

    是刚才在浴室里他伤了她那脆弱的自尊。但他知dào

    当时不那样又不行。

    “要是思思姐那样搂着你,你还会那样吗?”欣瑶竟然抽泣起来。

    这总算给齐心远找到了个突pò

    口,女孩子要是一直冷着,别人就没法儿进招儿,她要是一哭,男人的安慰就能乘隙而入了。

    齐心远借着她哭的当空儿,一把将欣瑶抱在了怀里。

    “别哭了,你哭得爸爸好心疼的。”

    “你才不心疼我呢!”欣瑶突然转过了身子来,伏在齐心远的怀里哭得更伤心了。那香肩不住的颤抖着。

    “你还小,不懂爸爸的心。”

    “我哪儿小了?”欣瑶抬起了泪眼来。如果亮着灯的话,应该是梨花带雨了。她故yì

    把脯子挺上来,拉着齐心远的手摸她。

    以前齐心远冲动过,可他有些后悔了,但是现在看来,想纠正这一切,却是那么困难了。

    “你还挺自大的呢。”

    “我想让你知dào

    ,我在成长。”

    “嗯,是在成长了。感觉得出来。”齐心远逗她笑着。

    “今晚哪儿也不许去!”

    “小霸道!就依你了!”

    ……

    齐心远捏着她的小xx,身下登时硬了起来。欣瑶的手也伸了过来,慢慢的向那儿靠近,刚才在浴室里齐心远挣出来,把她伤得不轻。到现在她还是有些胆怯。

    她试探着抚到了那一根上来。小手一握,那一根硬加坚强。她挪着身子,钻到了齐心远的身下,齐心远翻身骑上,欣瑶很乖巧的分开了两腿,齐心远小心翼翼的顶着她的软处,研磨了一小会儿,马眼里渗出来的水润滑了她,他稍一用力,挺进了那个光头去。

    “哦——”她小声的呻吟着,她的呻吟有一半是真实的感觉,有一半是从思思那儿学来的。她的身子还不够高,齐心远即使勾下头来也咬不到她的xx,他只能吻住了她的脖子。

    齐心远只用那一小截钻着她,这已经让她很爽了,她轻轻的扭起了她的小身子来,呻吟不断,两手不住的搓捏着自己的小xx……齐心远一下子拉开了床头上的灯,她那迷醉的样子让齐心远热血沸腾起来,他快速的运动着,终于屁股一抖,生命的岩浆喷射而出。

    小欣瑶主动的勾起了脖子来向齐心远索吻,在整个过程里,齐心远还没有吻她的唇,她的小舌头如一条小蛇一样的在齐心远的嘴里钻动着,下面不断的用力夹动着那一根粗大的海绵体……

    “给我按摩一会儿吧。我想跟思思姐一样快快长大。”她的小手在齐心远的身上胡乱摸索着。

    齐心远忽然想起了晚上在酒宴之间老太太说过的蜂蜜按摩法来。

    “人说用蜂蜜按摩效果最好。”

    “我不要什么蜂蜜,那东西粘乎乎的,多难受呀。我就要你干手按摩。”欣瑶任性的拽住了要起身去拿蜂蜜的齐心远。

    他只手支起身子来,两腿跪在欣瑶的身子两侧,用两只手给她按摩了起来,虽然没用蜂蜜,但那手法却完全是按照老太太的指导来做的,顺时针按摩数圈,再逆时针按摩几圈,直到她觉得身子发热才勉强答yīng

    齐心远停下来。

    等欣瑶安静的睡着了之后,齐心远悄悄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没有去思思的房间,估计现在思思早应该进入梦乡了。

    “今天是我的十六岁生日了,你打算拿什么礼物送给我?”

    齐心远正在无比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跟孩子们高兴的玩耍着,突然一个美丽的少女跑了过来。

    如果你不仔细去看,你不会相信,她就是五年前的欣瑶,现在已经是美女初长成了,那娇挺的乳峰跟那挺拔的苗条身材让男人看了无不流口水。她穿一身轻纱一样的绿色小裙子,那裙长没不过膝盖,还露着一截雪白的大腿,那两条长腿笔直而且健美,没有丝袜的装饰,同样养眼。

    “呵呵,你想要什么礼物?”齐心远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个漂亮的小公主。

    “到了我的房间我再告sù

    你!”欣瑶拉起了齐心远的手,齐心远依然像五年前那样身体健硕,他被欣瑶的情绪所感染,跟着一起跑了起来。

    刚刚走进别墅的房间里,欣瑶就返了身子搂住了齐心远的脖子。

    “我要你给我变个魔术!”

    “什么魔术?”

    “把我变成一个女人!”欣瑶羞涩的眼神一直看着齐心远。她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因为胸脯压在齐心远的胸前,那丰满的乳壁就要从那领口里挤出来。

    然后,她慢慢的撤回了身子,站到了离齐心远不到一米的地方,把自己的裙子慢慢的脱了下来。那裙子从她那丰满的xx上滑落了下来,垂落到了她的脚下。她的目光一直充满期望的看着齐心远。齐心远慢慢走上前去,抱起她,轻轻的放到了那张檀木床上。

    欣瑶的玉胸高高隆起着,两座雪峰傲然挺立,那xx如雪山顶上的两朵红莲。齐心远俯下了身子先在欣瑶的额上亲吻了一下,继而滑到了她那丰满的胸脯上来,他的舌尖在那xx上轻轻的打着转儿,让欣瑶一阵阵的爽快。他的大手轻轻的掠过了她那娇嫩无比的肌肤,最后停在了那并不茂盛的阴毛之间。只是稍做停留之后,他的手指就轻轻的抠动起了那卷曲的阴毛之下的xx之上。

    本来一直羞涩的望着齐心远的欣瑶被那手指撩拨得有些难为情,她不得不微微的闭上了眼睛。齐心远没有继xù

    下去,而是俯下身来,在她的两腿之间很是温柔的舔了起来。很快,她的阴蒂就峭立了起来。他唇舌并用,将她的xx舔得湿漉漉的,滑滑的。

    “哦……唔……”小欣瑶一阵阵的轻唤着,两腿越分越宽,她努力的把自己的美胯挺上来去迎击齐心远那已经要命的唇舌。xx一阵阵的从那狭小的缝隙里喷出来……

    齐心远从容的除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趴到了那美丽的xx上……

    “啊——”一声美丽动人的尖叫融入了疯狂的海涛声中……

    齐心远慢慢的蠕动着自己那健硕的身体,轻吻着欣瑶的香舌,直到将他那有着强dà

    生命力的种子播撒到这片新开垦的土地上……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