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诗音母女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从潇湘馆一出来,龙剑飞第一个想起的当然是林氏母女俩,一想起她们摸起来有韵味的爆乳,忍不住有些激动,这可是一起把她们摆上床的绝佳机会呀,趁着她们眼热其他姐姐妹妹都身怀有孕的心灵空虚,正好一次把她们拿下。

    路上淫笑着,快步来到她们房门前,还没等走近呢,龙剑飞疑惑地看到铃木杏里恭敬地站在房门口,可爱的小脸上尽是无辜的委屈,想起她多次打扰自己的好事,马上板起了脸,没好气地问:“杏奴,你在干什么?”

    “主人!”

    铃木杏里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但却难掩嘴角狡黠的浅笑,楚楚可怜的说:“人家犯了点错,这不就自己等您来责罚嘛!”

    “犯什么错了?”

    龙剑飞感觉脑皮嗡嗡作响,这不省心的圣女教护法,刚给她改过的机会,她又居功自傲调皮捣蛋了。

    “嘻嘻!”

    铃木杏里调皮地笑了笑,一脸暧昧地脱:“其实也没,就是太久没动手了,人家的身手有点生疏,不小心把春药和迷药混在一起,害玉芝姐姐现在……”

    春药?龙剑飞一听顿时愣住了,脑子里顿时浮现出林玉芝扭动着傲人的玉体婉转呻吟的美景,色色地咽了一下口水,有些虚伪的说:“你也太差了吧,这都能搞错!”

    “是呀!”

    铃木杏里窃笑了一下,挤眉弃眼地脱:“林阿姨现在在照顾她,不过药效很强,估计玉芝姐姐等等会很难受,您赶紧进去吧,为了弥补我的过错,一会儿我帮您把风好不好?”

    “好,好!”

    龙剑飞色眯眯地点了点头,心里暗赞圣女教护法真有前途,在这样的时刻竟然还记得主人的爱好,看来自己真是没白疼她呀。

    铃木杏里得yì

    一笑,将门轻轻推开,龙剑飞立kè

    急色地走进去,她马上殷勤的将门关上,一脸坏笑地守在门口。说讨好也行,说巴结也好,但经过钓鱼岛之事后,她也渐渐懂得一切得以主人为中心的思想,这也是真杏小百合皇后一直给她洗脑的成果。

    绕过屛风走进美妇的香闺,龙剑飞还没走近就听见林玉芝有些喘息的话:“妈妈,好热呀,我感觉好难受,这是怎么回事……”

    靠,娇滴滴的声音细嫩慵懒,龙剑飞一听不禁xx大涨,光这呻吟一般的话语就那么性感,看来铃木杏里的药真不是盖的。

    林玉芝躺在香塌上,脸色微红,眼里蒙着一层水气,似乎很难受地扭动着,看样子十分不自在,衣裳有些凌乱,微微露出雪白的肌肤,真是性感无比。

    林诗音坐在了床头,一边摸着女儿越来越烫的额头,一边焦急地说:“怎么会这样?刚才你不是好好的吗?你等着,妈妈去喊素云和婉碧,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刚一转身,龙剑飞就笑咪咪的将她拦住了,看着这对绝色的爆乳母女花的不同风情,不禁咽了一下口水,林诗音这时候急得很,马上满怀歉意地说:“飞儿,玉芝很不舒服,我得先去喊素云和婉碧了。”

    “不用!”

    龙剑飞一把将她拉住,凑到她耳边悄声把铃木杏里的话说了一遍,当然,重点还是强调春药的药效。

    林诗音张着嘴一脸不可置信,惊讶地说:“不是吧,这都能弄错。”

    刚一说完,突然感觉耳朵上一阵又热又湿的瘦,带来一阵麻麻的快感,浑身打了个颤。

    “是真的!”

    龙剑飞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笑咪咪地说:“除了上床以外,没别的办法咯。”

    林诗音羞得面红耳赤,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床上已经有些昏迷,还不安扭动着的女儿,低声地说:“那、那就拜托您了……”

    看她要往外走去,龙剑飞哪会让煮熟的鸭子跑了,这么好的机会不把她们一起吃了,以后还不知dào

    有没有,赶紧一把拉住她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用深情的口气说:“诗音岳母,一起留下来吧。”

    “不,不用!”

    林诗音慌忙地摇了摇头,羞得不敢去看龙剑飞。

    龙剑飞见她挣扎,将她一拉,环住她丰腴的小腰,感受着一对xx顶在自己胸口时的快感,不禁狠狠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喉咙似乎有火在烧,但还是满脸严色地说:“好岳母,别走了,反正迟早都要面对玉芝姐,正好趁这个机会把我们的事告sù

    玉芝姐,免得她以后受不了。”

    “这……”

    林诗音面露为难之色,毕竟要告sù

    女儿,自己和她都被同一个男人占有了,如此荒淫的事怎么开得了口。

    “别怕!”

    龙剑飞一边凑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一边诱惑说:“到时候你要觉得面子过不去,一切往我身上推就好了,玉芝姐肯定不会怪你的。”

    “这!”

    林诗音一脸的为难,但也渐渐的有些动心了。

    而这时候林玉芝正好难受地呻吟了一声,似乎听不见两人的对话一样,一边拉着自己的衣服乱扯,一边喃喃的嘤咛着:“妈妈,好、好难受呀……好热,好热!”

    看着女儿难受的模样,林诗音心软了,抿着下唇脸红地点点头,龙剑飞顿时欣喜若狂,但也没忘不能猴急,得让她喜欢上这种滋味,所以没再抱着她,而是朝她饱满的臀上拍了一下,在她耳边柔声地说:“你看玉芝那样多难受呀,穿着衣服和火在烧一样,你帮她脱了吧!”

    “你这个冤家呀!”

    林诗音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无奈地叹口气,妩媚地白了龙剑飞一眼,既撒娇又是嗔怪地说:“我看这事你是故yì

    安排的,要坏了我们母女俩的名声。”

    “我没有!”

    龙剑飞信誓旦旦的说:“我对什么发誓都行,这绝对不是我干的。”

    “哼!”

    林诗音不满地哼了一声,一转身看着在床上扭来扭去的女儿,尽管刚才已经劝自己别再想都么多,但现在要当着男人的面,将女儿剥得一丝不挂,还要与她同侍一夫,还是让人感觉很羞耻。

    龙剑飞也不说话,站在她身后笑咪咪地看着,一脸淫荡地期待着眼前的艳戏,想想美妇要亲手将女儿剥光献给自己享用,心里就一阵兴奋澎湃。

    “妈妈,我好难受呀……”

    林玉芝药效发作时,只感觉浑身似乎有很多蚂蚁在爬行一样,痒得不像话,又似乎像在发烧,全身发烫十分难受,这会儿稍微的清醒了一些,半眯着眼,一看龙剑飞在,立kè

    有气无力地撒娇说:“飞弟弟,我好热呀……”

    “热就把衣服脱了吧!”

    龙剑飞轻声地诱惑着。

    “我、脱不了……”

    林玉芝似乎小手没什么力qì

    ,说话的时候自己摆弄了几下,却怎么也解不开衣带,急得都快哭了:“妈妈,帮帮我……”

    林诗音给自己找了个可以心安的藉口,赶紧一边安抚着女儿的情绪,一边去拉她腰带上的小结,虽然一点都不麻烦,但不知dào

    为什么一想起龙剑飞在后边看着,就很不自在,动作也很慢。

    林玉芝这时候稍微有一点清醒,意识到即使爱郎在,但都不能让母亲给自己宽衣,但这一点点的理智立kè

    又没了,因为母亲的手刮过皮肤带来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再加上爱郎那热切的眼光,更是让人无法思考,林玉芝渐渐将矜持抛在脑后。

    林诗音别扭的动作在龙剑飞眼中极尽诱惑,缓慢的动作似乎在刻意挑逗,让人恨不能上去帮她一把,将眼前的宝贝女儿剥光,又舍不得这种富有情趣的场景,在纠结之中变得很兴奋。

    林诗音刚将腰带解开,林玉芝立kè

    迫不及待的将外领一翻,似乎挣脱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样拉扯着自己的衣服,迅速把长裙解开,身上只剩乳罩和小裤裤遮羞,雪白的肌肤细嫩得让人挪不开眼,这时候覆盖上一层情动的潮红,白里透红的粉嫩更是诱惑。

    母亲就在床前,爱郎就在旁边,这时候林玉芝脑子也有些迷糊,忘了思考这是多奇怪的情况,只是喘着气,有气无力地说:“还、还热……”

    这种情况下,林诗音脸红得都快滴血了,身后龙剑飞的呼吸那么粗重,让她很难为情,但这会儿一想反正爱郎那么荒唐,这也只是迟早的事,索性一咬牙,小手慢慢伸到女儿的背后,解开她乳罩上的小绳结。

    “妈妈……”

    手指一碰到皮肤,林玉芝就迷糊地呻吟了一声,似乎很舒服一样。

    林诗音羞怯得不敢抬头,小心翼翼的将绳结解开后,颤抖的小手轻轻一拉,乳罩立kè

    掉落在旁边,少妇饱满的xx立kè

    弹跳而出。龙剑飞看得眼睛都直了,玉芝的xx还是那么的丰润动人,这时候覆盖上一层薄薄的汗珠更是漂亮,粉色的小xx已经硬立起来,让人恨不能好好地含在嘴里品尝一番。

    林玉芝的呼吸渐渐急促,这时候身体里似乎有股邪火在烧,只想能和爱郎好好缠绵一下,熄灭这不知名的xx。

    龙剑飞已经兴奋得眼红了,但还是站在一边一动不动。林诗音一看就明白女婿爱郎还不罢休,只能红着脸将女儿最后一件遮羞褪去,让女儿一丝不挂的完美玉体呈现出来。

    看着母亲亲手为女儿脱去衣物,将宝贝女儿一丝不挂的xx献给自己享用,龙剑飞兴奋得都快疯了,尤其是林诗音脸上的羞怯,尴尬和难为情更是让人动心,恐怕这时候她自己都感觉很刺激吧!

    “飞弟弟……”

    林玉芝多少有些意识,一看自己浑身上下没半件遮羞,再一看眼前的情况顿时有些羞怯,感觉男人火热的眼光一扫,就像有只手在摸自己的身体一样,很痒,但又很舒服。

    林玉芝有些不明所以,迷糊地看着母亲比自己还难为情的模样,这时候不知dào

    为什么只想和爱郎好好缠绵,但女儿的矜持又不能开口让母亲离开,一时间很为难,忽略了现在房里的情况是多么奇怪。

    “宝贝,我在这呢!”

    龙剑飞有些受不了,轻轻地坐到床边,将她xx的身子抱在怀里,感觉玉芝姐姐的身子已经很烫了,立kè

    柔声地说:“还热吗?”

    林诗音这时候难为情地低下头去,因为龙剑飞抱着她女儿不说,一手已经忍不住开始偷偷地摸索过去,隔着裙子抚摩着她挺翘的美臀。

    “飞弟弟……”

    林玉芝如蛇一样的在龙剑飞的怀里扭动着,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更加的陶醉,有些自言自语地说:“人家不是故yì

    惹你生气的,我会听话的,好好听话的……”

    “乖!”

    龙剑飞一翻身将她压住,低头吻住她嫣红的小嘴。

    “妈妈,妈妈在这呢……”

    林玉芝羞怯地喊了一声,但马上抗议就被龙剑飞堵住了,两人的舌头自然地纠缠在一起,龙剑飞更是毫不客气地伸手握住她饱满而又充满弹性的xx,用手指轻轻地拨弄着她敏感的小xx。

    林玉芝一下就瘫软了,呼吸更加急促,虽然意识里说必须抗拒,但身体却无法拒绝爱郎温柔的疼爱,脸上的潮红更浓了,一看母亲在旁边,顿时羞得闭起眼睛,但小舌头依旧在贪发地吸吮着爱郎的味道,一想到一个是自己的男人,另一个是自己的母亲,心里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剌激感。

    趁着这功夫,龙剑飞赶紧悄悄地给林诗音使了个眼色,林诗音为难地低下头去,看着两人长长的湿吻,她也感觉身子有些发热,但更惊讶的是,自己竟然有点吃女儿的醋。

    直到林玉芝无法喘息时,龙剑飞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小嘴,可一看林诗音还木头一样地站着,立kè

    有些不满。

    林玉芝这时候虽然被吻得很舒服,但却感觉更加的需yào

    ,即使羞怯得不敢去看母亲,但也不安的在龙剑飞怀里扭动着,想用她xx的动人玉体唤起爱郎的xx。

    “飞弟弟,这段时间妈妈也好想你啊!你也亲亲她呀!”

    “玉芝!”

    龙剑飞感动得一把将她抱住,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对你们母女俩好的。”

    “飞弟弟!”

    林玉芝现在很喜欢随着赵钤叫,她温顺地靠在龙剑飞的怀里,身体有些发颤地说:“您什么都别说了,您的疼爱玉芝明白,玉芝知dào

    妈妈也喜欢你。”

    “玉芝!”

    林诗音眼圏也有些发红,但马上又有些难为情,因为女儿这一动,她清楚看到两条修长的美腿间有点点情动的xx。

    “宝贝!”

    龙剑飞喘着粗气,双手慢慢覆上了她的xx,一边揉弄着这对饱满的宝贝,一边说:“今天我要你们一起陪我!”

    “嗯……”

    林玉芝情动地点点头,羞怯地看看林诗音,轻声地说:“您问妈妈的意思,反正人家一人也满足不了您。”

    “我……”

    林诗音顿时慌了手脚,这时候反而有些想退缩。女儿的大度让她有一些羞愧,毕竟做为一个母亲,这么做确实不对。

    龙剑飞知dào

    这时候不能再心软,想等她主动伺候可没戏,伸手狠狠一拉,将她也拉到大床上,林诗音惊呼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倒了下来,饱满的xx颤了几下,甚是壮观。

    “我……”

    林诗音慌忙地想起身,话还没出口,龙剑飞已经一手环过她的腰压上去,狠狠地吻上她的小嘴唇,舌头顺利地进到她温暖清甜的小嘴里,准确着丁香小舌圾吮着。

    绝色母女花,一个妩媚少妇,一个成熟美妇,一手搂一个,不一样的风韵却同样诱人,龙剑飞兴奋得快要疯了,亲得也更加激烈,林诗音一直颤声的唔着,羞怯的挣扎随着龙剑飞的挑逗渐渐平息。

    看着爱郎搂着母亲热吻,两人的舌头那么清晰地纠缠着。林玉芝一时间感觉有些恍惚,但也隐隐的有点兴奋,身子又是一阵燥热,看了看床上就自己一丝不挂,两人却还都穿着衣服,这时候药劲发作,她竟然大胆地跪到龙剑飞的腰边,伸手去解龙剑飞的腰带。

    “不要!”

    林诗音从牙缝里挤出一声惊呼,但这种小抵抗马上被龙剑飞压住,趁着亲她的功夫,手也不老实地摸上她更加动人的乳峰,隔着衣服用力捏了几下,享shòu

    地采着手里这团软肉,有别于少女的柔软也特别不错。

    林玉芝第一次看母亲如此妩媚的一面,一时间还有些无法适应,但只是犹豫了一下,还是跪在龙剑飞的旁边,温顺地将龙剑飞的腰带拉开,轻声地说:“飞弟弟,人家伺候您宽衣好不好?”

    龙剑飞这时候也亲够了,抬起头来赞许的看着她,玉芝姐也有这么乖的一面,真是难得呀!

    林诗音满脸羞红地蜷缩在龙剑飞的怀里,一点都不敢面对女儿暖昧的目光,相比之下,林玉芝反而大方许多,一边用颤抖的小手为龙剑飞宽衣,一边轻声地说:“妈妈,您别想那么多了,飞弟弟会疼我们的,您现在孤身一人,没个男人疼怎么行呢?”

    林诗音更加难为情,别过头,声音有些颤抖地嗔道:“臭丫头,怎么和妈妈说话的。”

    林玉芝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时候,很放得开,轻轻把龙剑飞的上衣脱去后,看着爱郎健壮的身体不由得心神一荡,感觉身体越发燥热,如果不是这种奇怪关系的存zài

    ,恐怕这会儿已经按捺不住,让龙剑飞满足她空虚的身体了。

    “宝贝!”

    对于她的宽容龙剑飞自然很感动,但却突然想出一个坏主意,伸手阻止了林玉芝为自己脱裤子的小手,满脸淫笑的说:“公平一点嘛,衣服你脱了,裤子让你妈妈脱,免得说我偏袒你。”

    “好呀!”

    林玉芝笑咪咪地盯着母亲看,眼里的暧昧让人有些受不了,似乎很有兴趣看母亲难为情的模样,如果不是服了药,她也不敢这么大胆。

    林诗音犹豫了好一会儿,咬牙瞪了女儿一眼,毕竟是长辈,自然是不想在女儿面前落了下风,小手慢慢拉住龙剑飞的裤子,一点一点往下拉,一阵阵温热的男性气息开始蔓延,母女俩不由得有些迷茫。

    第1140章林诗音玉芝母女双飞(二)

    没了束缚后,硕大的巨蟒顿时暴跳而出,粗长的巨大,发紫的蟒头似乎都散发着一种充满诱惑的味道,即使两人对这根宝贝都不陌生,但母女俩一起面对它的时候,难免还有几分的尴尬。

    一股说不清的味道开始在房间里弥漫,林玉芝感觉脑子有一点发昏,下身更是痒得不行,突然大着胆子牵着龙剑飞的手到她的腿间,极尽妩媚地说:“飞弟弟,人家……受不了了!”

    入手潮湿一片,甚至泛滥得已经流遍她整个腿间,龙剑飞顿时兴奋不已,借着xx的滋润将她的小蜜唇花瓣拨开,一根手指很顺利地插了进去,瞬间被她紧紧的xx夹住。

    “好舒服呀……”

    林玉芝情动地呻吟了一下,投桃报李地握住巨蟒上下套弄着。龙剑飞也不客气,手指开始在她的xx里抽送着,一手马上抓住了她的xx轻轻搓揉,林玉芝的呼吸顿时火热不少,眼里尽是情动的妩媚,快速地喘息着:“飞弟弟……好、好舒服呀……”

    林诗音看着眼前两人互相爱抚对方的性器,女儿更是诱人的扭动着身躯,一时间有些傻跟,不过没等她多想,林玉芝突然一边喘息着,一边看着她,颤声地说:“妈妈,您也脱了衣服吧!”

    “不不,你们自己来!”

    林诗音也是被眼前这刺激的一幕弄得有些脑抽筋,说话时都不知dào

    自己到底在说什么,虽然低着头不敢去看,但也忍不住偷瞄了几下,一看到女儿娇嫩的羞处被玩弄,立kè

    有些莫名的兴奋感。

    龙剑飞早就被眼前的母女花刺激得快没理性了,这时候一听到林玉芝大胆的话,更是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再也忍不住大吼了一声,一个翻身将林玉芝压在了身下,一低头对着少妇饱满而有弹性的xx啃咬起来。

    林玉芝舒服的“啊”了一声,随后似乎很难受地扭动着香臀,喘息着说:“飞弟弟,您快进来吧!……人家好……好痒呀。”

    听着女儿放浪的话,林诗音羞怯难当,传统的思想让她还在犹豫是不是要继xù

    这荒唐的游戏,不过龙剑飞这时候一心想先征服眼前这个青春美丽的xx,也就没再动她。

    有些粗鲁地将林玉芝的双腿屈成了m字形,将早已经泛滥成灾的私处暴露在空气之中,软软而又稀少的阴毛早被xx打湿,小蜜唇花瓣粉嫩得如同花瓣一样,一层美丽的露珠让它更加诱人,横流的xx甚至将整个小菊花也打湿了,散发着一股迷人一味。

    尽管同为女儿身,但自从女儿成了个亭亭玉立的大女孩后,林诗音还真没看过她的身体,这会儿看见女儿已经足够让男人疯狂的身体,惊讶之余,也感觉有种莫名的诱惑,身体深处深处似乎有股邪火开始燃烧。

    龙剑飞也是故yì

    要挑起她的xx,所以将林玉芝的双腿往她的手臂上压,将美丽动人羞处彻底暴露在林诗音的面前,发xiàn

    美妇的呼吸急促许多,马上满yì

    地笑了笑。

    “飞弟弟……好痒呀!”

    面对如此香艳的场景,体内的药刺激得林玉芝已经有些无法思考,一边呻吟着,一边妩媚地勾引着龙剑飞:“您快插进来呀,您的玉芝快痒死了……快呀!”

    龙剑飞贼笑一下,故作为难地看着她,说:“我知dào

    你难受,但你妈妈穿衣服在旁边看,我感觉很别扭枒!”

    林玉芝一听也不多想,立kè

    转过头来看着母亲,苦着脸哀求说:“妈妈,您把衣服也脱了吧,反正我们都做了飞弟弟的女人,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一如龙剑飞所料的一样,面对女儿的哀求,林诗音心也软了,红着脸瞪了龙剑飞一眼,矫羞地拉开自己的裙带,扭捏的将外衣脱下,轻柔的衣物一件件落下,完美又成熟的玉体一展露,胸前比林玉芝还大一些的美乳立kè

    弹跳而出。

    林玉芝屏着呼吸,看着母亲当着她的面一件一件脱下衣服,直到全身一丝不挂,丰腴的成熟,妩媚的风韵都让她羡慕不已。

    眼前的母女花都已经一丝不肖,龙剑飞左右看来看去,将她们不同的风情和美丽的身体做着比较,但一个丰腴圆润,一个娇嫩妩媚,各有动人之处,根本就难分上下,当然是一起享用了。

    “别、别看了!”

    尽管脱光了衣服,但本能的矜持还是让林诗音用手护住羞处和胸前的春光,盘腿坐在床头,根本不敢靠近。

    “飞弟弟……”

    林玉芝娇滴滴地呻吟了一下,一边扭动着香臀,一边含糊不清地喘息着:“快,快来呀……”

    “好!”

    龙剑飞红着眼压了上去,扶着蟒头对准她布满蜜汁的xx,拨开蜜唇花瓣的保护后腰一挺,一寸一寸挤开嫩肉的保护,侵入少妇娇嫩的身体。

    龙剑飞慢慢地挺入,当挺入一半的时候,突然一用力,有些粗鲁的尽根插了进去,似乎还顶到最深处的小洞口,突然的满足让林玉芝不由得叫了一下,皱起眉头不知dào

    是痛苦还是欢愉。

    “好大呀……”

    林玉芝满足地叹息了一声,这时候她饱满的xx上已经布满龙剑飞的口水和咬痕,满足之余眼角一瞄,看到母亲的xx上也有同样的红色印记,脑子里不禁开始遐想:母亲要是情动的话,会是怎样诱人的妩媚。

    林诗音娇羞的看着两人彻底结合在一起,尽管还是有些不自在,但也忍不住被女儿性感的叫声弄得有些心神恍惚,仔细看着女儿被男人一点一点占有,这种视觉上的冲击实是太强烈了,让她感觉心脏有些负荷不了。

    “飞弟弟!”

    林玉芝无意识地呻吟了一声,一边扭着腰,一边情动地挑逗道:“您快动呀……”

    “宝贝,我来了!”

    龙剑飞一手覆在她的xx上揉弄着,一手环着她的一只xx,往外一退后又深深地插了进去。

    “嗯。”

    林玉芝开始哼哼着,被这满足的快感所牵引,丝毫不管母亲就在一旁看着。

    龙剑飞开始缓慢地做起活塞运动,毎一次进入都能感觉到少妇的xx是那么紧窒,甚至如处子一般,暖暖湿湿地包围着,嫩肉的蠕动像是婴孩的小手在为你服wù

    一样,舒服得让人无法言语!

    林诗音在旁边看得眼睛都直了,亲眼看着爱郎和女儿xx的感觉和想像中还是不一样,男人强壮的身体和女儿娇小的身体一起蠕动着,即使做了再多的心理准bèi

    ,但还是被这激情四射的一幕弄得心慌不已。

    随着强烈的快感,林玉芝开始舒服地呻吟起来,龙剑飞一把拉过在旁边的林诗音,一手环过她的肋下,抓住她一只柔软的xx揉弄着,低头吻住她的小嘴,另一手却是在她女儿的xx上不停搓弄,母女俩最动人的xx同时在手,一瞬间让人兴奋得都快疯了。

    林诗音红着眼闭上眼,有些僵硬地回应着龙剑飞的挑逗,这时候三人凑在一起,隐约能感觉到女儿身体的摆动,甚至清楚地看见男人是如何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女儿娇嫩的身体,感觉脑子都有些发空。

    美妇的xx是自己所有女人中最大的,少妇特有的手感是柔软而又细绵,捏起来很舒服,而玉芝的xx虽然也很大,但却充满弹性的结实,握在手里有不一样的感觉,龙剑飞暗自比较了一下,发xiàn

    自己脑子都快空了,根本无法去评判她们的xx哪一个漂亮。

    林诗音一边和龙剑飞亲吻着,一边偷偷地观察着女儿的反应,娇嫩的呻吟,美丽的xx随着男人的撞击而上下晃动,这一切实在太香艳了,眼前的荒唐让她也是情动不已,小手不由自主搂住龙剑飞的腰,情不自禁的将柔软的身子紧紧贴了上去。

    林玉芝微微睁眼一看,母亲正在和爱郎热吻着,羞怯的感觉还没上来,也被龙剑飞的撞击淹没在快感的浪潮中,继xù

    哼哼地呻吟,似是哭泣但感觉又特别的快乐。

    龙剑飞一看美妇竟然主动将成熟的身子贴到自己身上,频时欣喜不已,看来她也是放开了才会这样温顺,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大了一些,亲得也格外热烈,直到将美妇吻得嘴里含糊不清的呻吟时,才不舍的将她放开。

    一边享用着她女儿青春的xx,一边将美妇搂在怀里爱抚,这种刺激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龙剑飞让林诗音跪着,抱着她的小腰开始啃咬她美丽的xx,含着小xx在嘴里不停吸吮着,下身的蠕动也没停止过,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林玉芝动人的身体。

    林诗音跪直了身子,但却被爱郎抚得瑟瑟颤抖,小手不由得抱着龙剑飞的头,闭眼享shòu

    着这轻轻的快感,但不知dào

    为什么,一闭上眼脑子里却不由得浮现以前为女儿哺乳时的场景,可这时候美丽的xx却被女婿享用着,一时间真有些心乱如麻。

    母女俩都羞怯地闭着眼不敢看这荒淫的场景,但却一样感觉到兴奋,林玉芝更是不住呻吟着,龙剑飞一看这情况,色念一动,拉着林诗音的手慢慢地放到林玉芝的另一只xx上。

    林诗音惊得像触电一样要往回缩,但龙剑飞马上用力的按住,一边亲吻着她的耳朵,一边诱惑道:“好岳母妈妈,揉一下吧,她会很舒服的!”

    林玉芝这时候的身体无比敏感,微微睁眼,一看母亲竟然红着脸用手按着自己的xx,羞怯之余却有一阵强烈的兴奋,突然全身的神经如同触电一般,从子宫里傅来一阵让人难以抗拒的痉挛。

    “妈妈……”

    林玉芝顿时睁大了眼睛,全身僵硬地颤抖着,语无伦次地叫了起来:“飞弟弟……用力插……揉、揉我的xx……我、我要……来了……”

    林玉芝这时候头发早就散开了,xx时充满诱惑的表情更是性感,一看女儿马上就要享shòu

    快乐的颠蜂了,林诗音心里微微有些羡慕,听着龙剑飞的话,用手捏了几下女儿的xx。

    这一捏,林玉芝的反应突然变得十分剧烈,感觉似乎第一波的xx还没出来,第二波立kè

    澎湃地涌动着,舒服得灵魂都快出窍了。

    龙剑飞也感觉到她xx里突然一阵有力的收缩,马上抓着她的腰用力地干了起来,十几下粗鲁xx后,林玉芝疯了似地扭动着,摇着头似乎很痛苦,随着她全身一僵,身体深处渗出一股滚烫的xx。

    蟒头被浇得一阵舒服,龙剑飞也停下粗鲁的动作,一看旁边的林诗音有些呆滞地把手按在女儿的xx下,不知dào

    有意还是无意地揉捏着,心里就一阵的兴奋。

    髙潮的侵袭是那么潋烈,林玉芝全身布满了香汗,抽搐了许久才平息下来,身子一软,闭上眼只能喘息,舔着发干的嘴唇回昧着这欲仙欲死的快感,似乎抽去全身的力qì

    ,连话都说不出来。

    林诗音在旁边看得百感交集,但出于对女儿的疼爱,还是本能出手为女儿抹去脸上的汗水,温柔的慈爱让人动容,不过在这种时候却多了一种别样的情趣。

    一看少妇已经得到莫大的满足,龙剑飞慢慢将巨蟒从她的xx里抽了出来,失去塡满的xx立kè

    流出大量的xx,瞬间将被单打湿了一大片,水量之多让人瞠目结舌,看来这春药的效果真的很强呀!龙剑飞不由得赞叹了一声,真是奸淫掳掠、诱骗强暴的最好选择。

    “宝贝,舒服吗?”

    尽管旁边还有一个成熟妩媚的美妇,但龙剑飞并不急于在林诗音身上发泄剩下的xx,而是抱着林玉芝软软的身子,一边亲吻着她一的小脸,激情过后女人是很需yào

    温存的,林玉芝有气无力地睁开眼,娇羞地看了看在旁边坐立不安的母亲一眼,同为女人,自然知dào

    母亲这时候一定很需yào

    爱郎的抚慰,点了点头柔声的说:“嗯,就是还感觉你那个比以前更加粗大,胀得很……”

    “乖宝贝,你休息一会儿!”

    龙剑飞一转头看着旁边早已经情动的美妇,色笑着说:“看飞弟弟怎么样疼爱你妈妈,她看戏早就看得受不了。”

    露骨的话让母女俩同时都很难为情,不过林玉芝还是细细的“嗯”了一声,这时候药效过去反而没那么放得开,不过她还是好奇又期待地看着母亲。

    想到要在女儿面前和爱郎缠绵,林诗音感觉心眺一下加快了不少,龙剑飞色笑着将她拉了过来,将她推倒在林玉芝的旁边,她躺下时那美丽的xx晃动,真是赏心悦目。

    母女俩的肌肤猛然接触在一起似乎有触电的感觉,二人都有些难为情地挪出距离,但龙剑飞可不想这样简单就放过她们,突然压住林诗音,先亲了她的小脸,才往下栘,在她紧张的呼吸中慢慢亲吻着她细嫩的xx,当xx被龙剑飞含住时,林诗音不禁呻吟了一下,但马上羞怯地咬住了下唇。

    “好香呀!”

    龙剑飞故yì

    让林玉芝看得很清楚,一边舔着乳肉,一边含着她的xx,淫笑着赞叹道:“这就是玉芝吃过奶的地方呀,可惜没有奶水了,不然我也试一下味道怎么样。”

    林诗音全身一阵颤抖,不知dào

    是因为羞耻还是因为兴奋。林玉芝慢慢地恢复体力,如此近距离的看着母亲被自己的爱郎爱抚,羞怯之余也难掩兴奋之情。“玉芝,来”龙剑飞故yì

    侧了侧身,虽然还在把玩着林诗音的xx,但却挺着腰将还硬硬的巨蟒对准她的脸。

    林玉芝犹豫了一下,巨蟒上莹莹一层全是自己的xx,显得淫秽无比,让她有些犹豫,龙剑飞一看她有些不适应也不勉强,索性一个翻身躺了下来,手一指硬立的巨蟒,有些无赖地说:“不管了,你们母女俩决定谁来吧。”

    “哪有你这样的呀!”

    林玉芝立kè

    红着脸嗔怪着。

    龙剑飞也不理她,笑咪咪地将林诗音的头往胯下按,无耻地说:“好岳母妈妈,看来只好女债母还了,玉芝不肯的话您来吧。”

    林诗音刚才已经被逗得情动,这会儿被龙剑飞按跪在他的腿间,眼前就是那根让人xx的大宝贝,还布满女儿的莹莹xx,羞怯地看了女儿一眼,一咬牙闭着眼低下头,握着巨蟒在马眼上亲了一下。“乖,好舒服呀!”

    龙剑飞很夸张地吐了口凉气,虽然很舒服,但也不至于舒服到这地步。林玉芝一看母亲竟然没有拒绝,巨蟒上可是布满了自己体内的东西,急得想开口喊停,但话到了嘴边却不知dào

    该怎么说。

    林诗音挽了一下有些散乱的发丝,脸红红地张开樱桃小口,慢慢将蟒头含住后吸咣起来书小手也开始上下套弄着,看起来很熟练,林玉芝没想到一向保守的母亲也会有这样大胆的动作,一时间看得有些呆了。“宝贝!”

    龙剑飞一把将林玉芝拉到自己的身边,一边把玩着她的美乳,一边喘着粗气劝道:“别再想那么多了,我们好好的享shòu

    吧!”林玉芝温顺地靠在龙剑飞懐里,看着母亲在爱郎的胯下吞吐着,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后,才红着脸说:“妈妈,您也别不好意思了,人家都想开了,您就不用再拘谨什么。”

    林诗音突然浑身一颤停顿了一下,但却马上更卖力地呑吐着,比起刚才更加地殷勤。让她触动的并不是女儿的话,而是眼前男人的身分,国华集团的掌门人,女儿以后肯定要位列后宫重yào

    媳妇,据说他有个“三宫六院八姐九妹十二金钗十六爱妃”的计划,既然都这样了,自己何不卖力的讨好,为女儿搏得一个宠爱呢?她还不知dào

    自己在龙剑飞的这个后宫计划中位置比她的宝贝女儿林玉芝还高,与君茹妈妈杨玉卿一起位列三宫之一呢!

    林玉芝突然感觉爱郎的身体偻硬,抬头一看,龙剑飞正瞪着眼似乎很紧张一样,顿时有些疑惑,再往下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一向矜持的母亲这时候居然在添拭着巨蟒,从上到下的将自己的xx舔食进嘴里,甚至小舌头还轻点着睾丸,母亲看上去没有半点拘谨,反而是一脸陶醉。

    如此大胆的动作饶是她也会犹豫很久才做,再看看爱郎一脸舒服的表情。不难看出母亲是多么殷勤,林玉芝的小脸顿时就有些红了,无法置信地看着这香醣的一幕。

    林诗音也彻底放开了,丝毫不顾女儿惊讶的目光,慢慢的将巨蟒吐出后,开始沿着龙剑飞的大腿亲吻着,小手也不停在龙剑飞的皮肤上爱抚着,眼里已经赚上一层迷洁的水雾,看起来妩媚至极。

    龙剑飞舒服得直颤抖,再也忍不住地将林玉芝的头按在一己的胸口,喘着粗气说:“玉芝,你也来!”

    林玉芝犹豫了一下,但一看母亲那么放得开,似乎也没在看自己,还是大着胆子一小口,慢慢亲吻着爱郎的胸口,这段时间在龙凤山庄姐妹交流经验也学了不少取悦男人的技法,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娇羞少妇,小香舌慢馒滑过,让龙剑飞舒服得说不出话。

    母女俩似乎有了默契,一个在下半身含弄着,一个占有上半身,当林诗音再次将巨蟒含住的时候,林玉芝不知dào

    有意还是无意,竟然用小舌头开始舔龙剑飞的xx,心理上的兴奋再加上xx上的刺激,让龙剑飞眼睛开始发红,爆乳母女花一起用小嘴游走在自己身上,光是这一幕相信已经能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了。

    “宝贝!”

    龙剑飞全身颤抖着,看着林诗音不容拒绝地说:“帮我乳交一下”林玉芝闻色一红,在龙凤山庄住了这段时间,林婉碧就不只一次说她的xx很适合乳交,这会儿一听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她也是半懂不懂,好奇地看向了母亲,直直地盯着她那对迷人的xx看。

    林诗音几乎没什么犹豫,反而是妩媚地笑了笑,有些羞赧地娇嗔道:“小坏蛋,您就会作践人!”

    第1141章林诗音玉芝母女双飞(三)

    “好岳母妈妈,因为舒服嘛!”龙剑飞无耻的了笑,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林诗音也不说话了,慢慢捧起自己的xx挤在一起,跪在龙剑飞的胯下,将巨蟒一点一的包裹进深深的乳沟里,自己托着xx上下摇动,小舌头也灵活地开始舔起蟒头,动作顺畅,没有丝毫扭捏。

    龙剑飞舒服得直叹一声,虽然快感不像真枪实弹那样的剧烈,但光是视觉上的冲击就让人有些受不了,被这么大的xx一夹,那种软绵绵又特别紧凑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林玉芝呼吸一下快了不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趣方式实在太刺激了,尤其是母亲当着她的面做出来更让人感觉兴奋,不知dào

    为什么心里也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龙剑飞一眼就看穿她的想法,伸手在她雪白的嫩臀上拍了一下,诱惑说:“玉芝,你也帮帮忙吧,你妈妈有些累了。”

    林诗音抬起头来,暧昧地笑了笑,竟然很配合地直起身来,轻佻地说:“玉芝,一起来吧!妈妈教教你,你xx那么大肯定没问题。”

    林玉芝扭捏着不肯,但却被林诗音拉着手将她拉到龙剑飞的胯间,甚至还绘声绘色地告sù

    她该怎么做,包括怎么挤压自己的xx,如何一边乳交还可以一边用嘴去亲蟒头,大胆的话别说林玉芝了,就连龙剑飞都诧异不已。

    “妈妈!”林玉芝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怯怯地问:“您没事吧?”

    确实,林诗音这时候的大胆风骚让人很惊讶。

    林诗音妩媚地笑了笑,轻轻地摸摸她的小脸,有些调笑的说:“傻孩子,妈妈能有什么事呀!就是看你这丫头不省心,以后当了妈妈,脸还这么薄可怎么办呢,按我说的做吧。”

    林玉芝毕竟单纯,没听出林诗音的话里有话,“嗯”了一声后,有些扭捏地将自己的xx捧起,尝试去夹龙剑飞的巨蟒。龙剑飞听出了林诗音话里的意思,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含情脉脉的注视下也不用再保证什么了。

    “乖,就这样。”在林诗音的指导下,林玉芝有些笨拙地夹住巨蟒,不过上下晃动时好几次都脱了出来,林诗音一急,自己用手握住巨蟒帮女儿夹住后,竟然双手捧着女儿的xx晃动起来。

    林玉芝红着脸,看着母亲捧着自己的xx为爱郎乳交,没等她害羞,林诗音就殷勤地说,“玉芝,蟒头露出来了,用舌头舔。”

    龙剑飞瞪着眼有些怀疑自己在做梦,林诗音一向比较传统,竟然会说这样露骨的话,而且还是在教她的女儿,太不可思议了。

    “我…”林玉芝脑子有些迷糊,不知dào

    为什么xx被母亲挤着竟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尤其是母亲热热的手掌按在xx上,更让人兴奋难当。

    林诗音一看女儿还在扭捏也有些焦急,竟然自己低下头来,对着蟒头一阵舔弄,这香艳的情况让龙剑飞都快疯了,林玉芝更有些呆滞,因为母亲的小舌头偶尔舔过xx时,那症痒的舒服让她更是有些招架不住,全身发软。

    龙剑飞瞪着眼,被她们母女俩这春戏刺激了好长的一段时间,说真的,林玉芝还有些青涩,弄起来不是很舒服,但看着母亲在自己胯下调教女儿的场景就足够让人疯狂了,这种另类的快感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

    这时候龙剑飞也忍不住了,闷吼了一声后直起身来,猛然将林诗音推倒在床上,林玉芝微微的愣住了,随后就扭捏地问:“飞弟弟,是人家做得不好吗?”

    “很好!”

    龙剑飞红着眼说:“就是太好了我才受不了。”

    说完,在林诗音的xx上掐了一下,用有些粗鲁的口气说:“跪起来!”

    林诗音娇媚一笑,温顺地跪伏下来,将高挺的美脊对着龙剑飞,刚才即使已经下了决心才那么大胆,但这种刺激的姿势也早让她心痒难耐,羞处上早已经是泛滥一片。

    林玉芝这时候少妇的羞涩完全表现出来,明显她没有林诗音那么放得开,站在旁边看着母亲的羞处有些不知所措,龙剑飞这时候可管不了这些,慢慢跪到林诗音后边,将她的双腿分开一点后,握着已经硬得快爆zhà

    的巨蟒,对准她成熟饱满的xx插了进去,粗鲁的尽根没入。

    “好舒服呀……”林诗音满足的一声呻吟,兴奋地扬起头,一头秀长的青丝飞舞着,看起来更是性感。

    龙剑飞深吸了一口气,马上迫不及待地扶着她的腰前后挺动起来,看着自己的巨蟒一下又一下地进出着这个生育玉芝的地方,心里的兴奋加上xx上的快感,一时间兴奋得都快疯了。

    “飞儿啊女婿啊…您越来越粗大呀,好舒服……好舒服呀!”

    不知dào

    是不是因为女儿在一边看着,林诗音竟然兴奋得xx起来,一脸情动让她更加妩媚,林玉芝害羞得有些看不下去。

    龙剑飞抓着她的xx抽动得更卖力,每一下都撞得她饱满的香臀啪啪作响,没多久两人身上全是大汗,而林诗音一对xx随着男人的撞击而摇摆,那种震撼的硕大更让人眼花缭乱。

    “女婿啊老公啊,我、我来了……”一声大叫之后,林诗音竟然很快就来了第一次的xx,呻吟几声后,子宫内xx喷出,整个人瞬间柔软无力,不知dào

    是不是女儿在旁边看的关系,她总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很敏感。

    龙剑飞色笑一声,也不急于再次侵占她,伸手一拉将旁边的林玉芝拉了过来,一推让林诗音躺在床上,再将她女儿面对面地放在她的身子上。

    “老公,我……”林玉芝脸红得就要滴血了,面对面看着母亲xx后满足的表情,甚至还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两人的xx挤压在一起时的滚烫,还没等她抗议,龙剑飞将她的双腿一分,按着她的翘臀,将依旧僵硬的巨蟒狠狠地插了进去。

    林玉芝呻吟了一下,不知dào

    是痛苦还是因为羞怯。

    一看她想挣扎,龙剑飞马上按着她的香臀不让她动弹,还沉浸在xx中的林诗音也红了脸,但却一把抱住女儿的腰,轻声地劝慰起来:“玉芝别动,妈妈想抱着你!”

    “妈妈,这、这……”林玉芝一时间羞得六神无主,两人面对面地看着,而母亲说话时自己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呼吸,更难为情的是母女俩赤身xx地抱在一起,身后的爱郎竞然荒淫地想用这种姿势来作践人,实在太难为情了。

    “别看……”林诗音妩媚地笑了笑,轻声细语地诱惑说:“妈妈抱着你就不怕了,老公的巨蟒会让你快活死的,你一休息还妈妈在,你安心的享shòu

    就行……”

    露骨的话让林玉芝羞得脸都快滴出血来了,正想说话时,龙剑飞突然色笑着顶了一下,她不禁往前一倾,竟然很准的在母亲的小嘴上亲了一下,频时吓得目瞪口呆。

    林诗音也是微微的一愣,不过随后也暧昧地笑了笑,小手摸摸女儿的小腰,宽慰说:“不怕,没什么的,以前你还在吃妈妈的奶呢,母女俩没什么关系的。”

    “妈妈,我……”

    林玉芝感觉脑子都快抽筋了,为什么母亲的态度会突然变化这么大?

    “别再说了!”林诗音竟然嬉笑地亲了亲女儿的小嘴,朝龙剑飞挑逗说:“女婿老公,您怎么还不动呀?玉芝下边肯定很湿哦,您再不动的话,妈妈得等到什么时候。”

    她大胆的挑逗让龙剑飞更是兴奋,全身似乎有用不尽的力qì

    一样,按着林玉芝的臀部开始做起活塞运动,没多久就将少妇的抗议变成了呻吟。

    林诗音本来还没什么事,但随着撞击更加激烈,女儿的xx磨蹭着她敏戚的xx,龙剑飞的睾丸更是一下接一下地撞击着她的羞处,另类的快感让她情动不已,不禁也开始呻吟起来。

    母女俩完美的xx重叠在一起在胯下被自己宠爱着,这种视觉上的冲击强烈得让人窒息,龙剑飞已经有些机械性地蠕动着,比起xx上的欢愉,这时候心理上的兴奋更是激烈,更加地快速。

    “好女婿好老公,我……我不行了……”林玉芝翻着白眼“啊啊”的叫了几声后,全身一软,又来了一次高湖,龙剑飞一看立kè

    将巨蟒从她体内抽出,往下一挪插进林诗音成熟的体内,林诗音满足地叹息了一下,尽管女儿还压在身上,但她还是扭动着小腰迎合着。

    龙剑飞第一次尝试这种xx蚀骨的双飞,而且还是母女同床,兴奋得一直用力地蠕动着,终于在林诗音第二次xx来时也忍不住要射了,立kè

    大吼着加快xx的速度。

    这时候母女俩都感觉到了,林玉芝红着脸趴在母亲身上,母女俩刚才在快感中又亲了好几下,林诗音突然一个机灵,一边摇着头,一边呻吟着说:“女婿、老公…您……射给玉芝……我、我要……抱外孙……”

    龙剑飞一听也不多想,把巨蟒从她体内抽出,狠狠插进林玉芝的xx里,林玉芝情动的嘤咛几声,感激地看了母亲一眼后,猛烈地摇晃香臀迎合着。

    全身如同触电一样的兴奋,每一寸的肌肉都剧烈痉挛着,龙剑飞闷吼了一声后精关大关,一股精液全都射进林玉芝的体内,深深地灌溉她娇嫩的子宫里,全身一软,趴在她的身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三人如同叠罗汉般的一起喘息着,最底下的林诗音被压得有些难受,不过她却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闭着眼享shòu

    着这荒淫的快感,激情过去后,感觉女儿的xx流到自己的腿间,似乎还混杂着男人的精液,有一些些难为情。

    三个呼吸一样急促,过了好一会儿后才渐渐平息下来,龙剑飞慢慢把软化的巨蟒从林玉芝的体内抽了出来,大量的乳白色黏稠也流了出来,母女俩浑身一软,各倒在一边,齐身躺着一起回味着xx的余韵。

    第1142章林诗音玉芝母女双飞(四)

    看着母女花满足的表情,龙剑飞淫笑了一声,将巨蟒在林诗音的xx上涂抹了几下后,色色地说:“玉芝,过来帮我清理。”

    林玉芝这时候也没多想,红着脸看了母亲一眼,有些艰难地支起无力的身子,低下头来一边亲吻着龙剑飞的巨蟒,将残余的精液呑入肚子里后,开始去舔林诗音的xx。

    “不要……”

    林诗音羞怯的挣扎着,但龙剑飞一瞪眼她又立kè

    不说话了,红着脸享shòu

    着女儿有些调皮的口舌,刚才沉浸在xx中,即使母女俩亲了好几次嘴都没什么感觉,这会儿理智稍稍平复了一些,多少还是有些尴尬。

    林玉芝可不管,细细地舔着母亲xx上的精液,还调皮地亲吻着爱郎种下的草莓,一会儿又笑味味地含着母亲的xx吸吮了几下,有些调戏地说:“妈妈,饿了,怎么没奶水呀?”

    “你这个臭丫头。”林诗音红着脸将她推开,妩媚地白了龙剑飞一眼,嗲嗲地说道:“您满yì

    了吧!”

    “太满yì

    了。”龙剑飞哈哈大笑着,躺到她们中间,一左一右的把母女花抱在怀里,一边讲着黄色笑话,一边色色地揉着她们的xx,没多久就消除了有些尴尬的气氛,母女花娇羞的嗔怪那么诱人,刚刚软下去的巨蟒又开始有点发硬。

    在龙剑飞无耻的哄骗下,母女俩红着脸一起跪在胯下,一个亲吻着巨蟒,另一个添舐着睾丸一起服侍着。这时候满屋全是xx的味道,也渐渐让她们忘却矜持,殷勤地伺候着自己的爱郎。

    “妈妈,你的口水!”林玉芝不知dào

    是调皮还是报复,突然一口亲在林诗音的嘴上,还做了个鬼脸说:“弄了人家一嘴,好难闻呀!”

    林诗音呆滞了一下,刚才母女俩的舌头和嘴唇或多或少碰在一块,但都当看不见,这会儿一看女儿调皮地嬉闹着,心里一放松,也不禁一把抓住女儿的腰挠起了痒痒,红着脸说:“你这个臭丫头,胆子大了居然敢调戏为妈妈!”

    “老公,救命呀……”林玉芝吃吃地笑着,伸手去抓母亲的xx,林诗音也不甘示弱,将女儿压住后也去挠她。

    母女花嬉春时真是春光无限,两具完美的身体一个成熟妩媚,一个青春动人,毎有动作时饱满的xx都在上下摇动,看得人眼睛都快花了。

    龙剑飞狼嚎了一声,忍不住再次将她们叠在一起,继xù

    宠爱着这对美丽的母女花,轮流在她们体内横冲直撞着。这一夜满屋的春情荡漾,成熟和妩媚的声线没有停止遇满足的呻吟。

    最后在龙剑飞的诱骗下,母女俩很难为情地吻了一下对方的小嘴,但怎么都不肯舌吻,又互相爱抚着对方的xx,这已经是她们最大的极限了,龙剑飞也不再强求,继xù

    在她们体内粗鲁地冲撞着,享shòu

    着母女花不同的风情。

    两对xx的颤动让龙剑飞空前的兴奋,每每听着她们意乱情迷的嘤咛更是无比地刺激,全身燃烧的欲火在母女花的纠缠中更加强烈,三具一丝不挂的xx不知疲倦地蠕动着,让房里的空气始终那么火热。

    一夜激情过后,龙剑飞难得睡了个大懒觉,算一算昨晚真是第一次做了三次爱,毎一次都是在林玉芝妩媚动人的身体里爆fā

    出来,母女花完美的xx一直灼热地纠缠箸,让人疯狂的臀波乳浪一直在面前来回晃荡着,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晨曦初昇,林玉芝早早收拾回到蓝田馆去,不比杨玉卿梅玉萱阮玉钗现在受宠,她也知dào

    自己还不能和那三个贤内助姐姐相比,所以也不敢逗留太久。

    林诗音也等到女儿走后才醒来,看了一眼沉沉入梦的女婿爱郎,再想想昨晚那欲仙欲死的快感,不由得脸色一红,昨晚比起xx时的疯狂,过程中的旖旎更是让人无法忘却,尤其是和女儿接吻时的恍惚,这一切简直是南柯一梦般的虚幻,但快感却那么的真实。

    林诗音小心翼翼地挪开龙剑飞摸在她xx上的手,温柔地为女婿爱郎拉了一下被子后,道才拿着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地下床,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轻盈,深怕打扰了女婿爱郎的美梦看到自己的xx上布满了点点的红斑,林诗音心里又羞又喜,满足过后的容颜更加妩媚,全身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就连皮肤看起来都水嫩不少,性感得一点都不像已为人母的半老徐娘。

    深怕吵到入梦的女婿爱郎,林诗音也不敢在屋里梳洗妆扮,简单地穿好衣服,也不管头发还乱糟糟的就开门走出去,轻轻地合上门后,这才去清洗身上激情的痕迹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