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叶真真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叶玉卿在医院里面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急的团团转,到处打电话寻找龙剑飞而杳无音讯,她眼看着项芷若昨天奇迹般康复回家,连疤痕都没有落下,她才真的见识到龙剑飞太极神功的神迹大能。

    碍于面子没有低头去求龙剑飞,一夜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今天实在害pà

    耽误了宝贝女儿真真的伤势,最担心的是落下疤痕,那可真是对花季少女最大的伤害。今天赌王胡鸿焱的宝贝女儿胡超云出嫁大喜,她们母女都应该出席的,虽然真真伤势已无大碍,可是疤痕恐怕会严重影响女儿的心情。作为妈妈,面子在母爱之前显得微不足道,只要宝贝女儿完美无损,她就是为昨天的失礼言语向龙剑飞赔礼道歉也在所不惜。

    “龙总,您终于来了!”

    看见龙剑飞突然出现在病房门前,叶玉卿喜出望外,激动万分迎上前来,毕恭毕敬地说道,“昨天我说话有些失礼了,我愿意向龙总道歉,可是请您还是大发慈悲治疗一下真真吧!”

    “玉卿姐,不必如此!”

    龙剑飞柔声说道,“母爱重于泰山,我也不忍心让真真这样的花季少女,白璧微瑕,芳心暗伤的。昨天要不是玉卿姐有所偏见,真真早就和芷若一起开开心心去参加酒会去了。”

    见她的一头黑色长发扎起华美的发髻,用三根白玉凤头簪精致的盘在脑后,耳朵上戴着白色的珍珠吊坠,从气质上看上去30多岁的年纪,其实已经年过不惑的成熟美妇,却是保养得方驻颜有术,一双风情万种的媚眼中带着成熟的高傲和风韵,下面是高挺的鼻梁和娇艳的红唇,以及她那秀美尖细的下巴。

    她穿着一身红色的烫金绣凤长襟旗袍,领口下在胸前开着一个大大的水滴状缺口,露出里面白皙的半边滚圆的xx和深深的乳沟。

    在她胸前那两团滚圆凸起的诱人的xx撑起的宽度下,是急剧变的纤细的腰身,两条修长的穿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和红色高根鞋的美腿在一直开到腰部以上的侧面开叉中暴露无遗,随着她轻盈的步子性感的扭动着。龙剑飞看着旗袍美娘那抖动的胸部和在那长长的下摆下时隐时现的肉丝美腿,想见她当年在《卿本佳人》《我为卿狂》《舞男情未了》《暴劫倾情》之中美艳动人的风采,情不自禁吞了一大口口水。

    “昨天是我不对,龙先生,您大人有大量。”

    叶玉卿急切地伸出芊芊玉手握住龙剑飞的大手摇晃着,软语哀求道,“她知dào

    芷若昨天就痊愈回家了,一夜心情都不稳定,吓得我也没有休息好,寝食难安,龙先生,您就帮帮我们母女吧!”

    “玉卿姐,稍安勿躁!”

    龙剑飞看了一眼叶玉卿丰硕高耸的乳峰和性感修长的肉丝美腿,柔声说道,“您只管安心在外面等待,我自会尽心尽lì

    为真真小姐治疗伤势祛除疤痕,保管让她可以陪你一起参加超云的婚嫁喜宴的!”

    当龙剑飞进入病房时,发xiàn

    只有叶真真一个人在。

    “真真,好些了吗?”

    “啊……”

    听到龙剑飞声音的叶真真,紧张得将身体缩成一团,她因汗流夹背,粉红色睡衣里面白皙的皮肤隐隐若现。

    “龙叔叔,我会不会落下疤痕啊……”

    叶真真紧张的用衣服去擦汗。

    “没事的,真真,相信叔叔,你会和芷若一样,康复痊愈而且能够完美无瑕地去参加超云的婚嫁喜宴,保准抢了胡超云新嫁娘的风头呢!”

    龙剑飞笑着走近畏缩于病床一角的叶真真。

    绑在后面的马尾巴,因运动后而显得凌乱,一阵阵甘香的汗味直扑龙剑飞的鼻子。

    “真的吗?龙叔叔,我哪里有超云姐姐漂亮啊……”

    叶真真俯着脸轻声说道。十七岁少女的娇羞,从后面的体态中就可感觉得到。

    “你妈妈就是大美人,我们的真真小姐当然也是美人胚子了,来,让叔叔看看!”

    龙剑飞来到她的面前,用力拉开她的粉红色睡衣。

    叶真真卷缩手臂,又因害羞而不敢出声。对方是代理校长,又是叔叔辈的,而且是帮自己治疗的,听说芷若昨天就被他治好痊愈回家了,连疤痕都没有落下,自然不好反抗,但如果把他当成男性看待的话,则他是在欺侮自己,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下半身只穿一条白裙子,而上半身没有穿内衣。

    “这个疤痕如果不祛除的话,会影响我们真真小姐的美丽的哦!”

    龙剑飞压抑自己的兴奋,以遗憾的口气说道。

    叶真真的右肘与右手腋下都是红色的伤痕。肘部被刺伤的伤痕并不严重,虽然有点痛,但比不上被看到时的难堪。叶真真右手被拉起,左手则用力地护在胸前,她一直羞得连大气也不敢喘。白里透红又光滑圆润上的肌肤,还留有汗的痕迹。而将脸部靠近其腋下的龙剑飞,不断地闻到一股馥郁的xx味。

    美少女的汗基本上不太一样,在男子病房的味道其臭无比,绝无如此馥郁的香味。腋下的毛与体毛好像是处理过似的,薄薄的挺光滑的,又不见剃过的痕迹。

    龙剑飞迅速地从病房急救车里,拿出冷却喷雾器来。

    “淤血的伤不会严重的,冷敷一下就好了,这种伤痕练武的人,每个人都会有,忍耐一下吧!”

    “好……”

    叶真真小声地回答,而因为太害羞,所以将脸别向左肩。

    龙剑飞将喷雾剂喷在腋下的伤口上。

    “啊……”

    一阵冰冷的感觉袭来,叶真真不自主地叫了出声。卷缩的右手被龙剑飞用力地拉起,现在只看到喷雾剂的痕迹。

    “啊……”

    叶真真痛得弯下身来,头也因害羞而垂了下来,在一阵混乱中,早已忘了疼痛的感觉了。

    “已经没事了!”

    “等一下,再等一下比较好!”

    龙剑飞用力地拉着叶真真,裤子下的巨蟒早已勃起。欲火再也压抑不住,这个叶真真看起来很文静,又害羞的样子,一定不会对她妈妈叶玉卿说的。

    “好香的味道,你洒过香水吗?”

    “没有!”

    他一边问着,一边将脸凑了过来。淡淡的清香飘了过来,龙剑飞迅速地趴在叶真真的脸上。

    “女孩子会自然发出这种香味吗?”

    龙剑飞自言自语地说着,脸部则在叶真真的肌肤上摩擦着。叶真真一直护在胸前的左手被用力地拉开。

    “啊……龙叔叔……”

    叶真真一时间搞不清楚这是受伤的治疗,还是老师与学生、叔叔与侄女之间的关系,整个人都震住了。美少女对于年轻英俊雄壮健美的男人,多少有些心慌意乱羞涩莫名的感觉。

    连接吻都不懂的处女,尤其是这所圣育强中学的女生,学校严禁学生与他校的男生交往,所以更增加学生的性感及羞怯。

    “呜……”

    脸不断左右摆动,拼命想要躲避的叶真真,嘴终于被强力吻着时,全身一片僵硬。红红柔软的双唇被压着,一股热气吹了过来。

    龙剑飞初次尝到如此清香的滋味,更是用力地将舌头挺过去。一边舔着唇,中间还夹杂着汗水,心里更冲动地想吸吮她的唾液。叶真真紧紧地咬住牙齿,而龙剑飞则将舌头左右地进攻两旁的齿列。然后抓住xx的手,更是使劲地捏着。

    “呜……”

    叶真真痛得张开嘴,趁这个空隙,龙剑飞滑溜的舌头进攻着羞怯又香甜的舌头。叶真真根本不想张开嘴,但是又避不开龙剑飞的舌头,只好又左右不断地扭动着脸部。叶真真zhèng

    是憧憬着恋爱的少女,作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初吻,竟然被强暴式地夺走了,美少女娇躯轻颤,感到整个人都在飘起来。

    龙剑飞不断地舔着叶真真口中香甜的唾液,更努力寻找那柔软的舌头。在被不断地强吻下,叶真真早已没有反抗之力,反正梦与现实似乎是那么地遥远。不久,龙剑飞的舌头离开了叶真真的嘴巴,开始往下舔着沾满汗水的肩窝,然后将脸埋在美少女芬芳馥郁香味清醇的腋下。

    第481章叶真真(一)

    漂亮的胸部裸露出来,虽然才十七岁,但xx发育已成熟了,是淡樱色的樱桃,弹性非常好的样子。龙剑飞紧紧地抱住她,将嘴凑在樱桃上。叶真真因身体被压而不断地扭动,龙剑飞将叶真真zhèng

    面压着,脸则不断地吸着两边的樱桃,并不时用手抓着丰满的xx。

    “啊!”

    樱桃被含着的叶真真,突然之间全身僵硬。她无法反抗,叶真真对龙剑飞存有恐惧感,而且这里是病房里面,也许她会觉得龙剑飞是绝对的强者和支配者。

    疲弱的叶真真不断地卷缩身体,心里期待着这种不幸赶快过去。即使出声厨房也听不到,这更增加龙剑飞施暴的心意。龙剑飞早已克制不了了,强力吸吮着樱桃,并用舌头转动着,青春期所散发出来的清香,更刺激他把叶真真压在地板上。

    “不要……龙叔叔……不要……”

    叶真真用恐惧的声音求饶着。

    “啊……”

    叶真真不由得呻吟出声,身体弓了起来。舌头爬行在更敏感的腋底下,一切的感觉早已钝化了。叶真真难为情与恐怖感渐渐消失,卷缩的手正好被龙剑飞当作枕头躺着。

    龙剑飞不断地品尝这十七岁少女的汗臭味,舌头更是一路往下爬行,并伸出右手到裙子底下一探虚实。

    “啊……不要……”

    叶真真不断出声求饶,身体更是缩成一团,拼命抵抗着。

    叶真真和其他病号不一样,由于大腿有伤,裙子下没有穿内裤,这一切都便宜了龙剑飞,方便了他在裙下之探索,他的手指用力地拉开紧闭着的大腿。

    “啊……啊……啊……”

    叶真真急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也是著名的校花,与邬倩倩黄颖颖胡超莲并列四大美少女。虽然外表看起来相当柔弱,但是上半身裸露出来的体态以及摸到的大腿,感觉都相当健康,继承了其母叶玉卿的美艳基因,自然是一个天生媚骨丽质天然的美人胚子。

    手掌接触到平淡淡的耻毛。龙剑飞的中指滑下股间的正中间部位,接触温湿的花蕊,使叶真真的肌肉更加紧绷。

    “不要……”

    叶真真虽然出声求救,但是湿意愈来愈浓的身体,彷佛是在求偶一般。

    “xx过吧?真真,把腿张开,我会使你觉得更舒服的。”

    龙剑飞把头从腋下上抬起来,枕在叶真真的手臂上,一边用鼻子嗅着清香的发味以外,更轻轻地在其耳畔说道。这种声音根本不像叔叔,而是一个强暴者掳获猎物时的兴奋之情。

    突然咬住樱色的耳朵,叶真真受到刺痛,不由得将腿分开。其间,龙剑飞完全用手指,他用手探寻小蜜唇花瓣,以及膨胀的耻唇,最后是突出的珍珠花蒂。

    “你看,感觉很棒对不对?渐渐润滑了……”

    龙剑飞用口吸吮着耳朵,然后在舔着耳穴时,轻轻地说着。

    叶真真拼命地咬住嘴唇,压抑着急促的呼吸。手指在珍珠花蒂上画着圆圈,不断地刺激着,偶而将手指伸入蜜唇花瓣内部的膣口,少量的蜜液正不断地渗出来。但是感觉似乎仍嫌不足,如果再用力施暴,为了保护身体,蜜液必定会大量释出的。

    ?手指不断地爱抚着珍珠花蒂,叶真真的肌肤则呈正直的反应。不久,好像渐渐习惯了,震惊的间隔愈隔愈远,叶真真的下半身渐渐觉得气闷。

    叶真真脸红耳赤,额上泛起了一片香汗,少女如兰似麝的幽香不住涌出,连樱唇都紧紧咬住,竟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那媚态当真令人心跳加速,龙剑飞看得不由得也不自在起来,感觉到体内似乎也涌出了一股热力,虽说是伤势未愈,又兼病房里空调冷风袭人,身上却是愈来愈热腾腾的。

    虽是这么说,但被龙剑飞娴熟手法挑逗撩拨她体内的春潮泛滥,已经快要到无法忍耐的地步了,叶真真甚至已经发觉,身体里面一股接着一股的热火奔腾,犹似海啸一般,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她理智的防线,自己虽是竭力忍耐、竭力抗拒,但那攻击接踵而来,毫不见停歇,反而愈来愈是强烈;加上她虽能勉力守着心头一点清明,可身体其他地方所受的影响,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忍受了,别说抗拒,她现在甚至是努力逼着自己不去感觉,否则一向冰清玉洁的她,都已经快被那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逼疯了。

    不只是热而已,在龙剑飞娴熟的手下,还有一种奇异的空虚感,令叶真真心中不由得起了一丝渴望,那渴望是如此强烈,却又那般的不可告人,整个人都像被火焚烫过一样,原本嫩滑柔软的肌肤,就好像被那股热力变得更敏感一般,光只是和衣裙的微细磨擦,都似化作虫蚁一般,在娇躯四处游走,再也不肯停歇。

    龙剑飞手法带来的那感觉又酥又麻、无所不至,叶真真明知不能继xù

    下去,再这样下去她必会崩溃,任由龙剑飞操控,到时候自己将会弄出什么声情动作,实是不敢想像;偏偏他带来的那感觉却又如此舒服甜蜜,让感觉到了的叶真真再难自制,身体竟似本能地去寻求、去激发那种感觉。叶真真登时惊觉,等到自己再也无法控zhì

    自己的身体,任由体内花花公子横行的同时,到那时自己把持不住,就真的没救了。

    更糟糕的是,不只是她软嫩犹如花瓣一般的肌肤,变得如此敏感,连自己体内的要害之处,竟都像是有了自己的灵魂似的,一对酥胸贲张骄挺,xx愈来愈硬、愈来愈热,甚至还有点儿疼痛之感,但若她娇躯颤抖之时,那种微疼,竟会随着和衣裙的摩挲,变成一种极为舒服、极为美妙的感觉,而那感觉却像是火上加油一般,令叶真真体内的感觉更无法自持。

    尤其羞人的是,她腿间那处女的禁地,早已是一片湿滑软腻,一阵阵的酸酥感不住窜起,使她的下腹处昇起一股股的暖热感觉,烧得她浑身滚烫,愈来愈是乏力。一阵奇妙的颤抖过去,叶真真娇羞地察觉,自己的股间已经湿透了,那一双修长有力的xx,再也夹不住,任得一丝丝黏腻的汁液,一点一滴地向外流出,甚至已浸湿了学生超短裙,现在恐怕从外表都看得出来她的虚弱了。

    看叶真真柔情偎依、神情娇柔妩媚,龙剑飞只觉心里头胀的满满的,快乐的都快炸了开来,忍不住向她那甜美柔软的朱唇吻去,只闻得叶真真一声娇吟,朱唇轻启、婉转相就,两人登时紧紧地贴到了一块儿,彷彿整个人整颗心都已经沉醉在那种火热的浓情蜜意当中,再也拆解不开。

    光只是朱唇的感觉,便是如此轻软润滑,令人魂为之销,龙剑飞登时色胆包天,再也管不得什么了,舌头缓缓吐出,轻柔地扫在叶真真朱唇上头。美少女的朱唇头一回落入男人口中,初吻的感觉如此甜蜜,叶真真还真没想到,龙剑飞竟会来这一下突袭,但吻都吻了,还怕它什么呢?心中原还有些七上八下的龙剑飞,只听得叶真真喉间轻嗯了一声,不但没退开去,反而伸出小香舌,甜甜地迎上他的舌头,还一点一点地,将他引导进她的檀口之中,任由龙剑飞贪婪地吮吸着香唾。

    龙剑飞虽有色胆,但面对的却是令他心中又敬又爱、不敢轻冒的叶玉卿的宝贝女儿叶真真,加上她又是头一回,美少女的动作一开始还嫌稚嫩,但随着丁香暗渡,龙剑飞的胆子一分分地大起来,舌头的动作也愈来愈大,叶真真只觉在龙剑飞愈来愈强悍、愈来愈深入的舌头之下,自己的身体正被他一寸一寸地弄热起来,彷彿气息都要被他席卷而去,偏偏他的手段温柔如蜜,这种自己正被步步侵犯的感觉,又是如此醉人,叶真真喉中唔嗯连连,竟是一点挣扎也做不到,只有任凭施为的份儿。

    也不知被龙剑飞这样吻了多久,等到龙剑飞松开了口,让叶真真可以喘气的当儿,这美少女已是娇喘嘘嘘、手足酥软,几乎要靠着他出手扶住,才不至於滑下地去,一双眼儿更是媚眼如丝,微启似闭的眼中媚光流散,光是呼在龙剑飞脸上的气息都是如此火热,彷彿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光用手指一定不够爽快?告sù

    我,你希望用舔的。”

    龙剑飞轻声说道,叶真真第一次听到这种淫秽的台词,身体一直,奋力的抵抗着。不久,龙剑飞站了起来,伸手去解开叶真真裙子上的钮扣。

    “不要!不要!”

    叶真真半推半就,虽然身心已遭受莫大的侵犯,但是本能地想保护自己最重yào

    的部位。

    “你想叫你妈妈来吗?你想让你的伤疤公诸于众人的面前吗?”

    难道她不怕本身的丑态被曝露出来吗?混乱中的叶真真不觉地悲从中来的掩住脸。就在此时,龙剑飞已将超短裙的钮扣解开,而裙子也顺势滑落地上。

    ?”啊……啊……”

    叶真真全身光溜溜的,彷佛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如被向上强压着,龙剑飞用双手压着她的双膝,并用力将它们往左右拉开。

    “不要……不要看……”

    叶真真娇羞无比呢喃哭道,并且娇喘挣扎着想用手及脚将私处隐盖起来,但是龙剑飞将脸埋在她的蜜唇花瓣上。

    下体完全笼罩在汗臭之中,左右大腿内侧,青色的静脉横在白色肌肤上,而那沟壑幽谷则具有相当弹性。中间有淡淡的杂草掩住私处,而其股间则有一道纵贯的裂痕,惹人烦恼。脚被撑得大开时,仅仅裂开的私处,绽放出浅桃红色的小心型的花蕊。龙剑飞伸出手,用手指将小蜜唇花瓣撑开。

    “啊……”

    叶真真娇躯剧颤,压抑不住的呻吟声,透过大腿内侧的震惊,由脸部和手指覆盖之间透露出来。打开蜜唇花瓣的深处,就是处女可怜的膣口。那内壁彷佛是玫瑰花瓣一样,它正随着叶真真的喘息而烦恼地收缩着。内侧粉红色的粘膜早已湿漉漉了。

    第482章叶真真(二)

    龙剑飞的脸正凝视着裂缝上部仅有的突起,在阴核包皮下鲜艳、小小的彷佛珍珠般的珍珠花蒂。不久,龙剑飞的手指离开了,代之而起的是他的脸部以及鼻子。

    “啊……”

    叶真真的呻吟反射在大腿上,不自觉地夹紧龙剑飞的脸。

    龙剑飞的脸左右摆动,鼻端不断地抚弄着耻毛,心中吸满这青春期待的香气。这地方不光是香味,再加上叶真真本来的体臭、及处女特有的耻垢、残留的尿骚味等,百味杂陈的浓香馥位,更刺激他的男性本能。

    “不要……不要……”

    叶真真的脸向后仰,双手用力地推开龙剑飞的脸,但是就是使不上力,只是呼吸更加急促而已。

    龙剑飞鼻子嗅着美少女的体香,舌头则开始爬向裂缝的内处。当舌头舔上内部的肌肉时,感觉到一股特别的咸味,在同时,他更用力地压着叶真真大腿的内侧。龙剑飞将舌头插入,并来回舔着膣口的周遭,儿且慢慢地舔着最敏感的部位珍珠花蒂。

    “啊……”

    叶真真将身体翻了过来,以好逃避攻击。龙剑飞紧紧地拥bào

    着叶真真的腰,并固执地进攻着珍珠花蒂。珍珠花蒂在唾液的濡湿之下,闪闪发光,包皮下的巨蟒迅速勃起。偶尔用舌头舔一下裂缝深处,好滋润那私处,咸咸的汗臭味早已转换成含着酸味的蜜液。羞耻心强烈及胆小的性格,在xx上则呈现相反的反应,xx特别多。

    “感觉很舒服吧!再大声叫看看!”

    龙剑飞抬头往上看,淡淡杂草的山丘上,滑过白色的肌肤,达到形状良好又健康的xx上,眼光直落下巴。

    叶真真似乎要摆脱那淫秽的语言似的,不断地摇着头。呜咽的声音加上汗液不断地抖落下来。不久,龙剑飞乾脆将叶真真的双腿抱起,并用手指去扳开巨大水蜜桃间的屁股,并用舌头去舔那最神mì

    的菊花部位。

    “不要……不要……”

    当裂缝被舔时,叶真真不断地呻吟出声,身体则不断扭动着。

    屁股沟是集全身所有味道之大成者,如花蕾般的菊花,配合着叶真真天生的异质,感觉特别香馥,但这一切无疑地对龙剑飞而言,是最佳的兴奋剂。龙剑飞用双手的打大姆指扳开菊花,先用舌尖品尝一下味道之后,舌头直向前挤,直到舔到直肠的粘膜为止。

    “呜……啊……”

    叶真真的下半身非常气闷,因为龙剑飞的脸一直在她的下体打转着。龙剑飞抬起头来,用唾液去润湿菊花,并用食指一口气地插入菊花内。

    “呜……”

    叶真真彷佛要断气一般,由喉咙深处发出呻吟,而菊花则迅速地紧缩起来。整只手指都插入里面,龙剑飞正细细品尝那紧缩的感觉。龙剑飞更用大姆指插入处女的膣口,并用将手指来回地抽送着。

    “不要……”

    叶真真香汗淋漓,苦不堪言,纷乱的长发贴在额头上,脸上是脉脉含情的神态。

    “以前你就想这么做,对不对?感觉不太一样,整个人都飘飘欲仙吧!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的女生都比男生成熟的早,更想了解性的美妙!”

    龙剑飞胡说乱语一通,早已蜕下严肃的表情的假面具,而且手指蠢蠢欲动。

    “啊!”

    充份滋润的膣口以及菊花都有想排泄的感觉。当手指拔出的同时,叶真真不觉得发出呻吟声,瞬间彷佛是柠檬突起的菊花,马上恢复花蕾般的样子。龙剑飞先将手指拿到鼻子前面闻一闻后,马上将它伸到叶真真的鼻前。

    “啊……”

    叶真真闻到自己的臭味,迅速地将脸移开。

    “这就是你的体味,我是用舔的,现在换你把我的手指舔乾净。”

    龙剑飞将手指伸入叶真真的口中。

    “呜……”

    叶真真拼命抵抗,但是鼻子被捏住时,嘴巴自然就打开了。伸进去的手指在叶真真的嘴里搅动。

    “用力舔,你是想舔手指,还是舔我的呢?”

    龙剑飞迅速地用左手解开自己裙子的扣子,他与叶真真一样一丝不挂,巨蟒不断地勃起。

    “不用舔手指了,现在舔这个!”

    龙剑飞突然跨到她的胸前,赤黑的蟒头已在眼前,令她呼吸更加急促。

    “啊啊!……”

    叶真真看见巨蟒逼近时,直觉反应的把头撇开。

    “仔细看清楚第一次吧?如何,这个宝贝将要进入你的小妹妹。”

    龙剑飞用手握住巨蟒,然后将渗出液体的尿道口对准叶真真的鼻子。

    本来龙剑飞也不打算现在夺走叶真真的贞操,而且时间又如此短促,做这种事他不喜欢猴急。像叶真真散发如此青春气息的美少女,至少也得花上整晚时间好好享shòu

    才是。但是,看叶真真的情形,略加挑逗撩拨就应该可以尽情享用美少女的xx,他更多的时候并不忍心对处女施暴,即使熟女他也不舍得肆意摧残,只是少数的熟女可能在他近乎粗暴的挞伐下享shòu

    那种欲仙欲死的痛快。可是叶真真现在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东西,除了恐惧外,膣口也可能会裂开。

    “如果不想被插入,就将嘴打开。真真乖啊!”

    “呜……”

    叶真真长长的睫毛上沾满泪珠,紧闭的嘴唇好不容易被扳开。

    龙剑飞坐了下来,将蟒头插入叶真真的口中。

    “不要用牙齿咬,先用舌头舔。”

    龙剑飞快活地深呼吸着,叶真真照着他的话去做,开始用舌头舔。

    叶真真的柳眉紧锁,只是先用舌尖试探地去接触一下而已。柔软的舌尖接触到前端时,舔到了里面渗出来的粘液。很快地,美少女的清净的唾液代替了一切。呼吸愈来愈急促的龙剑飞,其耻毛在唾液下变得光滑,蟒头将叶真真的嘴弄得胀鼓鼓的。于是龙剑飞的身体更往前倾,将巨蟒挤入喉咙深处。

    “啊……”

    蟒头前端接触到喉咙的粘膜时,叶真真痛得叫了出声。充满唾液的口中是温润的,而想要逃避的舌头在左右闪避时,正好接触到整根巨蟒。

    不久,整根巨蟒都浸在唾液之中,龙剑飞一旦润湿就将巨蟒拔出。然而叶真真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他的巨蟒又已经压到嘴边了。

    “全部用舔的,然后放入口中用吸的。”

    睾丸好像要被挤出来一样,龙剑飞的下体在温热的呼吸与唾液中,不觉得呼吸急促。

    龙剑飞的腰部更是不断进攻,然后用手指去扳开自己的菊花,并且对着叶真真可怜的嘴。

    “用力舔,你是要舔的,还是要我的巨蟒放入你的小妹妹里呢?我是两样都可以哦!”

    龙剑飞一边说道,在叶真真的舌头接触下,勃起的巨蟒更是硬挺。

    菊花的热气不断向叶真真袭击,有一股趐麻的感觉,令人觉得颇为舒服。叶真真心里虽然想拒绝,但却情不自禁仍用柔软的舌头及唾液舔着巨蟒。有美少女初次舔自己菊花的感觉,更令龙剑飞觉得飘飘欲仙,而且对方是叶玉卿的宝贝女儿。自己现在身为生育强中学代理校长,曾经多次想像与自己的学生做这种游戏,一直到今天,来到香港生育强中学,才得以一偿宿愿。

    再也无法忍耐了,况且叶真真也应该回到妈妈叶玉卿的身边了。龙剑飞将腰部抬起,然后再一次深深地将巨蟒插入叶真真的口中。

    “舌头用力搅动,或是发出声音地用力吸。”

    龙剑飞的腰上下不断地在叶真真的口中抽动着。唾液润湿的巨蟒,隐约若现并发出啾啾的声音。

    叶真真也想早点结束这场恶梦,于是脸颊涨得鼓鼓的,再也没有时间去抵抗,于是舌头也激烈地动了起来。

    “对对,不错!现在要射出来,你要全部吞进去。”

    龙剑飞边说,腰部运动得更加迅速。叶真真舌头的动作与龙剑飞的鼓动已配合一致,快感徐徐的散布全身,终于爆fā

    了。激烈的快感由巨蟒贯穿脑门,龙剑飞在叶真真口中用力地射精。

    “呜……咕……呜……”

    热液直射喉咙,叶真真开始咳杖。因此巨蟒离开了口中,而使叶真真的嘴唇布满精液。

    “吞下去,还要再射出来了。”

    龙剑飞一边品尝快感,一边用力地握着抖动个不停的巨蟒。还有大量的精液由勃起的尿道口,直喷射向叶真真的脸部。

    “啊……”

    整个眼睛、鼻子、脸颊全都是精液,叶真真迅速地将脸转了过去。但是龙剑飞用双膝压着,让叶真真固定地向上仰卧着,精液自然全射在叶真真的脸上。

    叶真真漂亮的脸上沾满白浊的粘液,好像泪水流到脸颊,然后耳朵直到发梢。不久龙剑飞紧握的巨蟒,将最后一滴精液挤出来,注入叶真真口中。

    “很好喝吧!全部喝下去。”

    好不容易快感过去了,龙剑飞用力地喘息着,然后屁股移位,用手指将叶真真脸上的精液涂在叶真真的嘴唇上。叶真真向上仰躺着,被弄脏的嘴唇中不断”哈啊、哈啊”地喘息着。

    叶玉卿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只隐隐约约听见宝贝女儿哼哼唧唧的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她正在胡思乱想忧心忡忡之时,门开了,龙剑飞衣服整齐地走了出来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