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江娜娜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萝莉江娜娜

    “去吧!”

    扈丽萍柔声说道,“你们年轻人更有共同语言!”

    话语之中却透着一丝酸溜溜的味道,她心底暗自奇怪,难道自己在吃女儿的干醋吗?

    餐桌上摆好了几道菜肴和罐装啤酒。

    龙剑飞这时才感到有些饥饿,还有些疲惫,禁不住先喝了一听啤酒,才觉得凉爽舒服。

    “哼!我看你才是馋嘴的偷吃狼!看我不告sù

    婷婷表姐!”

    一身粉红的小公主翩然降临在他面前。

    桃红色低胸小可爱搭配浅粉红的蛋糕短裙,亮皮马靴直过小腿,俏丽的装扮极为抢眼。巴掌大小的脸蛋上淡淡涂上一层蜜粉,桃红色的唇膏闪耀着晶莹的光泽,恰如其分的彩妆比起平日学生的模样有另一种风情,原本的可爱纯真变成极度令人心动的美丽。

    只见她落落大方地坐到身旁的位置,娇躯紧挨着龙剑飞,端起他的啤酒豪迈地大口干杯,然后吃了一块肉。

    “刚才我不是故yì

    的,你不会因为那个向你表姐告状吧?”

    龙剑飞笑道。

    “难道只是刚才吗?”

    江娜娜撅着小嘴娇嗔道,“在车上,还有那天在外公家……”

    “是呀!在车上我摸了你的小屁屁,那天在你外公家我也抚摩了你!”

    龙剑飞认认真真地说道,“都是姐夫不好,对不起。”

    面对一直狂吃不休的婉婷,龙剑飞只好厚颜主动开口。

    小嘴里塞满了马铃薯燉肉,鼓鼓的双颊说不出的可爱,江娜娜眨着明亮的大眼睛,画成深蓝的卷翘睫毛不停颤动,一副无辜的天真表情。

    “姐夫真坏,都跟婷婷姐姐那样了,还对我做出那种下流事情。”

    江娜娜撅着小嘴娇嗔道。

    “我和你婷婷姐姐哪样了?我又对你做出哪种下流事情了?”

    龙剑飞苦笑着,喝光杯里泡沫尽散、满是苦味的啤酒。

    “听说姐夫在大陆有很多的美女姐姐妹妹哦!姐夫还有对别的女人下毒手吗?例如公司漂亮的女同事女下属……”

    “你真的以为姐夫是大色狼啊!”

    龙剑飞的语气说不出的无奈。

    江娜娜吐出小舌头,轻声偷笑着。

    “真的很抱歉,姐夫刚才绝对不是故yì

    的。”

    龙剑飞只好再次赔礼道歉。

    “算了啦。”

    江娜娜狠很咬了一口炸鸡翅,双唇泛着油光,腻声说道,“其实人家一直很喜欢姐夫……”

    果冻一般柔软的红唇闪无比诱人,让龙剑飞忍不住想要伸手替她擦拭嘴角酒红色的沾酱,心底产生了一股他曾经有的悸动。

    “姐夫也很喜欢小娜娜……”

    龙剑飞只有用苦笑来回答。

    江娜娜放下筷子,凝视着龙剑飞的眼神变的好认真,突然之间,火热的娇躯贴了过来,双臂用力搂着他,两人之间的距离顿时化为零。

    一切开始天旋地转!

    四唇相接,口唇间柔滑的接触由一点逐渐扩大,水果般香甜的滋味在口中不断散开,甜美到几乎要窒息。

    “娜娜,其实,你在姐夫心里是个蛮口耐的女生哦……”

    江娜娜主动献上的热吻把来不及表达的下半截话硬生生压了回去,伴随着甜美的唾液滑入喉中。

    湿滑的香舌钻进嘴里,激烈地搅拌着,互相吸吮着浓稠的口水,来不及细心品尝,洪水般的激情再度涌入。甫分开的双唇再度贴合,抑止不了的冲动连结出浓烈的热吻,每次唇分不是因为起伏的情绪已平复,仅是因为缺氧罢了。

    第261章娜娜萝莉(一)

    “从第一次见面,人家就偷偷喜欢姐夫了。”

    气喘吁吁的娜娜继xù

    着令龙剑飞不敢置信的表白。

    “那天在姥爷家见到姐夫喜欢婷婷表姐穿着打扮,我就心里对自己说,只要姐夫到家里来,我就忍不住偷偷换上漂亮的衣服,想让姐夫欣赏人家最美丽的一面……”

    贴满亮屑指甲装饰的小手牵引着龙剑飞,在餐桌底下顺着大腿内侧抚摸,大手伸进裙底,掌心在柔润的肌肤上滑移,青春的水嫩弹性表露无遗。原始而奔放的热度袭来,龙剑飞知dào

    神mì

    花园近在咫尺,可是,xx伴随着不安而颤动着,始终在入口处徘徊,不敢再前进半公分。

    “当姐夫摸……人家的时……候,其实人家心里又紧张又……兴奋……”

    娜娜小脸涨的通红,夸张的星形耳环左右摇晃着,诱人的红晕蔓延到脖子,一直到高耸的胸膛,形成绮丽的绯红。

    “姐夫,你摸摸看,人家的心跳得好快。”

    火焰一般炽热的告白粉碎了内心的防卫,娇嫩而狂放的xx让龙剑飞无法招架,意乱情迷的花花公子自然而然丧失了所有理性。

    没有江潮夫扈丽萍夫妇在场,餐厅内大男孩美少女的气氛温柔而多情,内心澎湃汹涌的xx无法克制,龙剑飞忍不住伸出另一只空闲的魔爪,隔着单薄的衣衫抚摩着江娜娜娇嫩的酥胸,指头持续用力,传到指尖上的弹力变的更加强烈,不光震撼着不安分的手,还震动着蠢蠢欲动的心。

    “姐夫,你先去我卧室呆着,我先洗澡,好吗?”

    江娜娜娇羞妩媚地呢喃道。

    龙剑飞躺在美少女粉红色的床上怡然自得,享shòu

    着香闺的温馨和浪漫。

    浴室的玻璃门慢慢开启,灯光暗了下来,耳畔传来轻柔的脚步声,龙剑飞慢慢抬头。

    娜娜包着浴巾站在床前,纯白的浴巾难掩其玲珑有致的xx,饱满深邃的沟峰,下摆仅盖到膝上数十公分高度,丰润的大腿若有似无地闭合着,之间蕴藏着令人疯狂的魔力。

    “如果姐夫是真心的,今晚就让我们尽情玩一场游戏吧。”

    娜娜柔顺地依偎在龙剑飞怀里,总是调皮的表情突然间认真起来。

    “如果……姐夫不是……真心的呢?”

    龙剑飞坏笑道,想不到香港的美少女羞赧之中却透着如此开放,他调笑的声音低到连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香滑的唇瓣就已经贴封住龙剑飞的嘴,美味的香甜涌入口中,电流般的激动在体内狂野奔流,午夜梦回的悸动再度变的真实。

    不是妄想,不是幻觉,一切都是真实的……

    充满弹性的少女酥胸贴着龙剑飞的手臂,弄得龙剑飞心痒痒的,手搭上她的肩凝视着她清澈如深潭的眼睛,“娜娜,姐夫好喜欢你,你喜欢姐夫吗?”

    娜娜羞红着脸,撒娇似的呢喃娇嗔道:“人家要是不喜欢你早把你踢下去了!”

    听到她这般告白,龙剑飞忍不住将她紧紧抱住,低头往她微微颤动的樱唇吻去,“啊——嗯”娜娜发出的声音真是诱人。龙剑飞将舌头伸入她吐着香气的小嘴里,“啊——啊——嗯”轻轻触着她香滑的小舌,娜娜情绪高亢起来。将香舌伸过来缠绕着龙剑飞的舌头,慢慢伸进龙剑飞嘴里让龙剑飞吮吸。当龙剑飞和娜娜的嘴分开时,混着龙剑飞俩的唾液牵引成一条线。娜娜满脸通红。

    江娜娜小手捧住龙剑飞的脸,娇喘吁吁道:“我好喜欢你亲人家啊——来啊—人家还要!”

    龙剑飞又轻舔她粉红的嘴唇,左手轻放在她微凸的酥胸上,“嗯唔——嗯——嗯嗯”她娇媚的呻吟越来越高,酥胸顶端娇小的xx逐渐变硬。把单薄的睡衣顶起,龙剑飞将手指夹住乳峰顶端摩擦揉捏,右手往她大腿处移过去伸进裤腿里摸着光滑的皮肤。

    娜娜敏感的苗条娇躯如同被电到一般震动起来。“嗯”她柔媚的轻吟。龙剑飞的手在她滑嫩的大腿上慢慢地移动。娜娜断断续续地喘息着,龙剑飞抬起娜娜匀称的美腿举到面前,看着她玲珑的小脚,低头隔着香袜舔上脚趾,“啊——不——啊”娜娜腼腆的羞吟,丝丝的xx流出,濡湿她的内裤,正好被龙剑飞刚刚抵达xx下的手指发xiàn

    ,似乎脚丫被龙剑飞舔弄令她极大的兴奋。

    “好湿啊,你怎么了?”

    龙剑飞用手指压上她薄薄的内裤沿着那片湿痕画着圈。

    “啊——你好坏啊——啊—人家不来了啊!”

    娜娜羞急的扭动着。

    龙剑飞把娜娜抱个满怀。温润满怀隔着衣服感觉到她柔嫩的肌肤,皙白光滑且富弹性,娜娜被龙剑飞突然拥入怀中,嘤咛低呼,娇躯酥软,脱力似的趴在龙剑飞怀里。龙剑飞清楚的感觉到胸口有两团丰肉顶压着,娜娜激动的心跳从紧贴龙剑飞的乳峰传过到龙剑飞体内,充满弹性的乳峰轻微的颤动着。龙剑飞微微托起娜娜的俏脸,娜娜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娜娜连忙将眼睛紧闭,以掩饰自己的羞涩,睫毛颤跳着,羞愧得想把头低下,樱红的小嘴润晶亮像甜蜜的樱桃般,龙剑飞低头亲吻娜娜软软的嘴唇,舌头贴着嘴唇轻磨,娜娜的呼吸急促,小手轻轻在龙剑飞背上滑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蠕动,发出断断续续“嗯——嗯”的呻吟。龙剑飞把舌头伸进娜娜的小嘴里搅动着。接着又往娜娜的耳根、颈项、香肩滑游过去。娜娜把螓首尽lì

    向后仰,xx颤抖着,娇喘嘘嘘,龙剑飞微微分开娜娜的前襟,亲吻雪白的酥胸,娜娜酥软的伸手环抱着龙剑飞的脖子斜卧在龙剑飞的腿上。半长的黑发披散着,从散乱的睡衣里露出的白嫩xx显得晶莹剔透。

    显现最吸引人的曲线,龙剑飞右手解开她的睡衣,展露出无瑕的娇躯。

    羊脂白玉似的酥胸出现,薄薄的胸罩下椒乳怒突,猩红的乳珠闪闪生光。浑圆的xx立即弹出,宛如水滴般优美的形状没有一丝外扩与下垂,挺立饱满的模样甚至违抗着重力作用。微微翘起的乳蒂稚嫩可爱,精巧的粉色似乎还不太了解它存zài

    的真zhèng

    意义,宛如刚刚成熟的鲜美果实。

    整片美丽的小麦色匀称地摊开在龙剑飞面前,平坦小腹下方一丛浓密的漆黑,在蕾丝内裤包裹下隐约可见,充满森林的原始芬芳,浓郁香甜的气息飘散开来,让人心跳不自觉开始加速。

    天使般无邪的脸庞像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魔鬼般引人堕落的xx却无比成熟,近距离观察因呼吸而剧烈起伏的酥胸,视觉上的震撼是任何想像力不能凭空建构出来的。小心抚摸着圆弧的边缘,托起沉重的娇乳,质感丰富的球体近乎于完美,小心翼翼推挤着奇妙的弹力,压迫掌心的重量是梦寐以求的负荷。

    “太大……太挺了……”

    龙剑飞忍不住喃喃自语。

    “姐夫不喜欢吗?”

    娜娜俏皮地笑道,“不比婷婷表姐的小吧?”

    “姐夫爱死了!”

    龙剑飞笑道,盈满的弹性在舌尖激荡开来,大嘴整个包覆住樱色的乳轮,贪婪吸吮着圆满的香甜,另一只手紧握着无法掌握住的硕乳,死命的搓揉着。

    不是感受到扈丽萍那样母性象征的神圣,而是满满的少女萝莉肉欲之念。

    把脸埋在双峰之间,嗅着牛奶般的香气,拧着可爱的xx旋转,大手反转揉捏着,舌头与牙齿竭尽所能地挑zhàn

    极限,压搾着此时此刻属于龙剑飞的美乳,随着力道不同,娜娜发出不同音调的悦耳呻吟。

    不知dào

    如此猛烈的抚弄会不会让娜娜呼吸困难,只是连续不断的波浪几乎令龙剑飞心跳停止,比梦想中更美妙的波峰乳浪震得龙剑飞头晕眼花。

    难以形容此时内心的感觉……

    盈盈一握的小腰xx颤动,龙剑飞双手握住她浑圆小巧的xx,埋首在她酥胸前,喃喃地说道:“哦好香啊!”

    她挣扎着急促地羞嗔道:“你——你——好坏!”

    腻腻地富磁性的嗓音,令龙剑飞欲火如焚。龙剑飞伸手抓住她的内裤向下一拉,带着少女体香的丰嫩xx便xx得出现眼前,如痴如醉的娜娜身无寸缕的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小手分别上下遮掩酥胸和xx,龙剑飞的双手不急不徐的在娜娜xx的xx轻拂着,并不急着拨开遮掩的手,在她小手遮掩不住的地方搔括着乳峰边缘、大腿内侧、小腹脐下,娜娜在龙剑飞轻柔的挲摸下,遮掩乳峰的手不禁微微用力一压,慢慢的移动自己的手搓揉淑乳,遮掩xx的手也不禁曲指欲搔,手指碰触自己微微湿润的硬胀珍珠,娜娜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不自主的动作都被龙剑飞看在眼里,龙剑飞轻轻拨开娜娜的小手,张嘴含着娇小乳峰上胀硬的xx、左手拨弄温热蜜洞口外的蜜唇花瓣,右手牵引娜娜凉腻的小手握住巨蟒。娜娜害羞的握住巨蟒,手不觉的一紧。

    “它——它好大啊!”

    白嫩细腻的手指圈住温热的巨蟒。龙剑飞含着娜娜娇挺的xx舌舔,或轻咬或力吸,让娜娜顾不了少女的矜持,呻吟着淫荡的亵语。温热的蜜洞里,一xx的xx涌出,入手温润滑溜。

    婷婷的表妹,丽萍的女儿正被龙剑飞压着,无礼的怪手尽情爱抚绮丽的xx,少女珍贵的神mì

    地带无私地任龙剑飞享用,兴奋与罪恶感同时笼罩龙剑飞的脑海,无法比拟的快感作用之下,理智的角落有一团阴影正逐渐扩大,随着龙剑飞越来越放肆的动作,暗影宛如黑洞般吞噬了理性。

    “姐夫……人家好……热……热”整齐的黑色绒毯与粉红色的花瓣映入眼帘,洋溢着青春的稚嫩,饱满的裂缝和肥美的肉唇散发出诱人的吸引力,抛弃赏析艺术品的高雅兴致,浓郁的xx牵引龙剑飞来到最神mì

    的溪谷,发抖的大手翻开表层,更艳丽的色泽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崎岖的折皱与稚嫩的黏膜充满新鲜感,正在含羞地抽搐蠕动。

    第262章娜娜萝莉(二)

    “娜娜,你好美。”

    “好奇……怪的感觉喔……”

    指头挖掘着火热潮湿的蜜洞,肥厚的肉膜,指头规律地旋转让娜娜的腰部开始配合着扭动,浑圆的蜜色翘臀按耐不住地舞动。

    抚弄的动作开始转变为残忍而狂暴,坚锐的指甲刺激着含羞的秘核,不顾痉挛的嫩芽淌着蜜泪,无视剧烈蠕动的秘肉在讨饶,龙剑飞继xù

    折磨着回荡在xx边缘的美少女女体,欣赏眼前激起的官能xx。

    “呜、呜、呜,人……家那里变……的好奇怪……”

    感觉娜娜并不如想像中贪玩,当龙剑飞碰触到敏感处,女体轻微的颤抖是如此真实,隐藏在热情与大胆的外表之下,娜娜对官能的渴望充满生涩而疑惧,却无从掩饰地被挖掘出来,任龙剑飞恣意探取最宝贵而真挚的xx。

    “啊——啊!”

    娜娜的呻吟越来越高,娇躯颤动次数越来越密集,握着巨蟒的手也一紧一松的,弄得龙剑飞的巨蟒彷佛又胀大了许多。龙剑飞用手指拨开娜娜的蜜唇花瓣,舌头贴上她可爱的xx,蜜洞口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珍珠被龙剑飞用舌头舔舐后,娜娜的娇躯剧烈地扭动,分泌的xx十分粘稠。

    “娜娜,姐夫……爱你!”

    代表xx的钥匙嵌入,深刻地旋动着,开启了禁忌的门扉,持续扩张的xx无从抑止,应该保持平行的两条直线扭曲纠缠在一起,释出的xx是如此激烈而狂野,而且永远无法再收回……

    “啊啊—姐夫,娜娜好爱你!”

    娜娜忘情的呻吟着。龙剑飞的xx已经达到最高点,翻身把娜娜修长的秀腿左右一分,扶着巨蟒顶在蜜洞口。轻轻将巨蟒抵在娜娜的肉缝之上,然后缓缓的往伊甸园直插,娜娜的伊甸园可真是鲜嫩紧小,伊甸园两边的花瓣,被他硕大的蟒头直撑至极限,才总算勉强吞下了龙剑飞蟒头的开端。

    蟒头挤开蜜唇花瓣顶着阴核,娜娜扭腰把肉缝往上一挺,“滋”巨蟒竟顺溜的插进半个蟒头。

    当他粗大的巨蟒揉开了娜娜那两片鲜嫩湿润的花瓣时,她的本能令她自然地把右腿分开了一点,好让那散发着高热的粗大东西更容易、更方便地向前挺进,同时,小嘴里还发出了像是鼓励般的娇吟……

    龙剑飞腰部用力缓缓地送了进去,娜娜肉壁紧束摩擦的压迫感让他眉头一皱,娜娜的身体扭曲着发出痛苦的哀鸣。

    “姐夫,疼啊……”

    佳人的处子甬道是多么的紧迫狭窄啊!

    龙剑飞并没有急着进入,而是在缓慢的研磨旋转中逐步地撑开娜娜的密道,刚硬的巨蟒如同金刚钻一般,一点点一点点地向着美少女娇美绝伦的xx深处前进着。

    在反复的推进和挤压过程中,龙剑飞尽情地享shòu

    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各种细緻而敏锐的感觉。

    他令巨蟒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一点点的侵入娜娜珍贵无比的处子之身,从中攫取尽可能多的快感。

    娜娜的幽谷甬道比想像中更为紧窄,虽然经龙剑飞大力一插,但巨蟒仍只能插进一寸许,美少女灼热的阴肉紧紧夹着他的巨蟒,像阻碍他更进一步般。

    龙剑飞把巨蟒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一插,巨蟒又再进入了少许,真的很紧,龙剑飞不禁惊讶娜娜幽谷甬道的紧窄程度。

    娜娜只觉一根火荡粗大的异物一点一点地割开了自己处子的娇嫩肉壁,向从未有人探索过的幽谷甬道里挤去,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痛得她几乎痉挛起来的摧心裂痛。

    这时,她只能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羞痛的眼泪如泉涌出。

    “疼,姐夫,啊,快拔出来。”

    娜娜拼命夹紧xx。

    娜娜本来就很紧的小蜜壶强烈的夹紧,龙剑飞的巨蟒此时享shòu

    着比平时更为猛烈收缩,差一点射了出来。

    龙剑飞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得yì

    的亲吻娜娜的雪颈,佳人顿时娇羞无限,龙剑飞不断用力xx,经过了十来下的努力,终于遇上阻碍,龙剑飞的蟒头抵在一块小薄膜上,他知dào

    已触到娜娜的处女膜。

    “姐夫,疼死我了,快拔出来。”

    “啊”刺痛的感觉让娜娜立即下腰退身。龙剑飞觉得巨蟒彷佛被吸吮了一下,随即又被“吐掉”立即沉腰让巨蟒对着洞口再顶入。“噗滋”一声,蟒头挤入娜娜的肉缝。“啊”娜娜小手紧紧按住龙剑飞的大腿,“啊啊——嗯好痛——嗯啊”龙剑飞将腰腹一点点地慢慢靠近。巨蟒缓慢插进娜娜紧窄的蜜洞里,相对于娜娜痛苦的境遇,龙剑飞这边却充满刺激的快感。

    “啊呀——嗯怎么会——这么大啊!”

    巨蟒进到蜜洞深处,突然龙剑飞觉得蟒头戳破了一层薄薄的肉膜,刚开始感觉的阻力,也随之消失。

    “啊——啊——不行——嗯——痛!”

    一声声混着喘息的呻吟从娜娜口中吐出。

    “不会吧,你竟然是?”

    龙剑飞有点不敢相信,他缓缓xx着巨蟒注意她的反应,虽然龙剑飞不想造成娜娜的痛苦,可是产生痛楚却是在所难免的。

    “你以为呢,你当人家是什么啊,小xx吗?”

    娜娜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口气里带着明显的不满。龙剑飞轻轻的转动腰臀,让蟒头在娜娜的肉缝里转揉磨动。也不急躁着把巨蟒再深入,“我不是那个意思,只不过”龙剑飞真的有点不知说什么好了。

    “只不过这么轻易的被你拿下是吗?”

    娜娜的眼神里有些哀怨,“人家是真的喜欢你,才想把自己给你的,看来你并不是真的喜欢人家啊!”

    清澈的眼睛里涌出一滴晶莹的泪花,线条圆滑的肩膀轻轻抽动。

    看着她梨花带露的俏脸,龙剑飞俯下身亲吻着她滑落脸颊的泪珠,“我怎么不是真心喜欢你呢?”

    身下的少女xx柔若无骨,让龙剑飞感到肌肤的柔嫩与热度,尤其是紧顶靠胸前的两团丰肉俱有无限的弹力。龙剑飞以舌头撬开娜娜的皓齿,把舌头伸到她的小嘴里搅拌着,吮吞她香甜的唾液,发出“啧滋”声,热情的拥吻让娜娜意乱情迷,小手胡乱的挥舞着。

    “你想停止吗?”

    龙剑飞又降低了本就缓慢的节奏。

    “不是——这样子好。啊——嗯——嗯啊!”

    娜娜如痴如醉的娇声呢喃,龙剑飞轻柔的动作让娜娜觉得刺痛渐消,起而代之的是蜜洞里不搔不快之感。轻轻的挺动着xx想藉着这样的动作搔搔处,却让巨蟒又滑入蜜洞许多。娜娜用力挺腰,巨蟒慢慢的被吞入蜜洞内,紧箍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幽谷甬道壁的皱摺正藉着轻微的蠕动,搔括着蟒头,舒服得“哼!哼”地呻吟着。龙剑飞觉得巨蟒已经抵到蜜洞的尽头,快速的提腰,蟒头退到蜜洞口再慢慢的插入深顶尽头。重复着挑逗着娜娜的xx……

    龙剑飞亲吻着娜娜,轻轻移动的下半身,柔声问道:“舒服吗?”

    “嗯……嗯……很舒服……喔……喔!”

    娜娜觉得蜜洞慢慢被填满,充实的舒畅感让她“嗯——嗯”的呻吟着,龙剑飞将娜娜的秀腿岔开、把她玲珑的小脚丫搭在肩膀上。手用力地抓住她的圆臀向上提起。巨蟒也因为姿势的变化而从蜜洞里徐徐退出大半,娜娜觉得蜜洞一阵空虚,“啊”一声失望的哀叹。龙剑飞立kè

    凑上前,蟒头重新深入。娜娜的蜜洞里越来越滑溜顺畅,龙剑飞加快xx的速度。娜娜的呻吟伴随着巨蟒抽送的节奏“嗯——嗯啊——嗯嗯啊”有韵律的吟唱着,平添盎然的春光。幼细的小蛮腰尽lì

    往上顶,娇躯拱出又没的弧线,肉缝便在圆弧的最高点上,龙剑飞用力抱紧娜娜圆滚滚的小屁股,下体紧密的贴着她软软的xx,巨蟒深深的顶在蜜洞的尽头。

    “啊嗯——嗯。唔——嗯啊——好棒”被快感紧紧缠绕着的娜娜好像即将达到xx。

    “求求你——已经——不行了啊—人家——快要来了!”

    当龙剑飞继xù

    冲刺时,娜娜的蜜洞内突然强烈的收缩,“啊唔——嗯姐夫——你看门口好像有人!”

    她的呻吟有些发颤。

    “哪有人啊,你是不是眼花了?”

    龙剑飞抬头看了一眼卧室门口。

    “啊——不是—我刚才真的看到了——好像是妈妈——不,就是妈妈!”

    娜娜的蜜洞一阵阵插搐,把蟒头夹的好紧,像要把巨蟒全都吸进去似的。

    “不会吧,你是不是看错了?”

    想到成熟妩媚的扈丽萍,龙剑飞的巨蟒仿佛又涨大了几分。

    “啊啊好涨啊——啊啊你轻点啊!”

    龙剑飞用力的顶耸让娜娜有点不堪,“好羞人啊,让妈妈看到了,人家怎么办啊?”

    娜娜有些羞忏的呢喃。

    龙剑飞突然往前一顶,整个巨蟒完全进入蜜洞,娜娜猛然“啊”了一声,语调中充满着满足感。龙剑飞轻扶着她的蛮腰慢慢的进出,娜娜的xx真多,蜜洞里既湿热又黏滑的感觉,龙剑飞低头看着进出间发亮的巨蟒,随着进出的速度加快,娜娜忍不住地大叫“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啊”她圆滚滚的小屁股前后摆动配合巨蟒的进出。

    坚硬的棍棒逐渐入侵,膨胀的xx塞满柔软厚实的甬道,几近极限的勃发还忍不住膨胀着,巨蟒硬直的程度难以想像,注入海绵体的不只是沸腾的热血,还有无比浓郁的情感与欲求。

    他们俩都没开口,疯狂地亲吻着彼此,舌头紧紧缠绕在一起,他们俩努力让彼此的每一处尽量碰触对方,仿佛要融合成为一体,深入到极点的巨蟒开始产生了剧烈的反应。

    卖力地冲刺着,虽然想要疼惜怀里的小宝贝,在内心翻腾的爱欲却越来越汹涌,不知节制的xx,仿佛要把整个人都挤进娜娜身体里,激烈地深耕在细腻的蜜肉上刻画出甘甜的快感,享shòu

    着震撼着灵魂的愉悦。

    第263章夫旁侵犯(一)

    鲜嫩的膣肉摩擦着,酥麻快感虽然都要让龙剑飞忍不住投降,那种身心剧烈燃烧的感觉已经好久不曾再发生了,仿佛灵魂都一瞬间升华,超越官能的快感几乎要让龙剑飞炸成碎片!

    为了给她更强的刺激,龙剑飞故yì

    跟她反方向动作更用力撞击她,巨蟒完全顶到子宫颈停止抽动,蟒头急遽的膨胀,“嗤嗤嗤”浓浓的精液往柔软温暖的子宫口注入。直射花心的舒畅至极感觉让娜娜的娇躯颤栗。

    不停呻吟的她无视妈妈扈丽萍刚才在门外偷窥的可能,狠狠搂住龙剑飞,纤细的腰肢不断扭动碰撞龙剑飞强劲冲刺的雄躯,似乎随时会折断一般,洁白的皓齿用力印在龙剑飞的肩上,仿佛是不堪彼此融合释fàng

    出的能量,依偎在龙剑飞身上喘气着。

    江娜娜身心疲惫,甜甜的睡去;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