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袁明明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主持人袁明明

    袁明明可是上海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一度曾经进入中央电视台,今天她穿著一身米黄色套裙,薄薄的裙子下丰满坚挺的xx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透明的玻璃丝袜裹在修长的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长长的头发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秀眉轻扫,给人一种端庄、清秀的感觉,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白衬衣,开口出露出一截白嫩饱满的胸脯,下身的裙子是现在流行的米黄色窄裙,紧紧裹住圆滚滚的屁股,修长的双腿裹着一双透明的玻璃丝袜,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俏美的面容薄施粉黛,更加显得亮丽照人,浑身洋溢着花信少妇的成熟丰韵和迷人风情。

    袁明明还要查找,阿飞突然拉住她的玉手,低声说道:“有人过来了,我们怎么办?”

    他抬头看了看上面天花板通气孔,想起来在日本首相夫人的办公室曾经和两个少女学生躲藏在里面。

    “到这里吧!”

    袁明明却拉着阿飞打开衣柜,钻了进去,衣柜虽然狭小,两个人还是可以容下的。

    办公室门响,进来一位短发的眼镜先生,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倒是显得与众不同十分利落。

    “是他?”

    袁明明在阿飞耳朵旁边低声呢喃道。

    “他?”

    阿飞明白她指的是谁,通过衣柜的门缝观看罗军,头发段平支楞着,乍看好像愣头青似的,他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罗敏的电脑。

    桌面显示就是罗敏的一张海滨的玉照,笑颜如花,十分美丽,罗军看见姐姐的面容,也不禁有些黯然,悠悠说道:“大姐,我对不起你啊!”

    阿飞和袁明明相视无语,罗敏至今生死下落不明,也难怪罗军如此黯然神伤了。

    罗军的确是个电脑高手,很快就破解了罗敏设置的密码,然后掏出来一个口香糖放进嘴里咀嚼着仔细查看起来。

    阿飞闻着袁明明吐气如蓝的芬芳,忍不住紧紧搂抱住她的娇躯。看着她娇羞无比粉面绯红地几乎低头埋进他的胸膛里面,他更加肆无忌惮,双手搂抱住她丰腴滚圆的臀瓣抚摩着揉捏着,欲火高涨得隔着黄色的碎花斜肩露背短裙顶在她的xx之间摩擦着。此刻被他如此亲密地搂抱在怀抱里,被他的色手如此抚摩揉捏,袁明明清晰感觉到他的巨大坚硬隔着短裙坚决地顶在她的xx之间的沟壑幽谷,一种酸溜溜麻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她几乎浑身酥软,站立不住,全靠他的色手把握住她的美臀才勉强依靠在他的怀抱之中。

    阿飞感受着袁明明饱满浑圆的xx在他胸膛的压迫下依然膨胀弹性十足,他更加欲火高涨,色手手指滑进了她的敏感的臀沟,她穿的是两截式透明丝袜,没有生育过的少妇才能拥有如此翘挺滚圆的臀瓣和如此紧绷绷美妙的臀沟。袁明明如被电击,娇躯在他怀抱里颤抖,眉目含春地低声呢喃娇嗔道:“你好坏!老实点!”

    “好姐姐,他坐那里不走,我忍不住啊!让我摸摸你吧!”

    阿飞轻轻咬啮着她白嫩柔软的耳朵,小声调戏道。袁明明害羞妩媚地依偎在他的怀抱里,不置可否就是最好的答案。

    阿飞搂抱着挤在衣柜里面,更加肆无忌惮,先是亲吻舔弄着袁明明白嫩柔软的耳垂,后来干脆用牙齿轻轻咬啮着,那可是袁明明最为敏感的部位之一,刺激得她娇躯轻轻颤抖,压抑着娇喘吁吁。而他的色手探进她的短裙里面,放肆地抚摩着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xx和凸凹饱满的沟壑幽谷。随着阿飞的手指刺破丝袜,肆无忌惮地揉捏住她的花瓣,她心里娇呼一声,浑身软弱无力,等到阿飞的手指轻车熟路地直接进入了她的寂寞幽径,成熟人妻少妇袁明明长长地呻吟一声,xx不由自主地夹紧,双手不自觉地抓住阿飞的衬衣领口,娇躯绵软地依偎在他的胸前,几乎瘫软下去,咬着他的耳朵低声呢喃道:“啊!你的手指!啊!他就在外面,不要啊!”

    阿飞娴熟而猛烈地挑动着手指,成熟人妻少妇袁明明情不自禁地喘息着呻吟着,紧夹的xx居然开始主动地分开,任凭他的手指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

    突然阿飞抽出来手指,袁明明感觉到xx深处竟然如此空虚寂寞刺痒难捺,她的身体居然不由自主地向前迎合着寻找着刚才侵袭过她的手指。阿飞咬着她白皙的耳珠,淫袭地挑逗着成熟人妻少妇袁明明低声说道:“好姐姐,你还想要吗?你不怕叫出声来被他听见吗?”

    “不要!”

    袁明明趴在阿飞耳朵旁边,娇羞地喘息低声呢喃道。

    “那你是不想要了!是吗?”

    阿飞故yì

    捏弄着她的花瓣撩拨道。

    “我不知dào

    !求求你,饶了我吧!他就在外面呢!小坏蛋!”

    袁明明惊恐地发xiàn

    自己的内心虽然感觉羞辱,可是内心深处久违的渴望被眼前这个男人完全撩拨引诱出来,她的花径湿润,她的幽谷泥泞,她不知不觉地挺起粉胯,主动迎合着吞吃着吮吸着阿飞剧烈律动的手指。袁明明被揉搓得春水潺潺,已经浸湿了内裤和丝袜,她春情荡漾地分开xx,方便他的色手更加深入更加为所欲为。

    罗军在外面“啪啪”地熟练地敲打着键盘,袁明明却几乎瘫软在阿飞的怀抱里,两人的身体亲密无间地紧紧贴着,他高搭起来的帐篷正好隔着衣裙顶在她的xx之间,袁明明被他恣意的摩擦和碰撞,刺激得好久没有被丈夫爱抚的美好xx居然颤动痉挛着泻身了。

    阿飞听着罗军敲打键盘的声音,更加欲火高涨,食指大动,色手偷偷地搂抱住袁明明丰腴滚圆的美臀抚摩揉搓着。袁明明瞪大了美目,可是不敢做出任何挣扎反抗,只好通过眼睛传达着羞辱哀求的神色,但是在阿飞手法娴熟的抚摩揉捏着她丰腴滚圆的臀瓣之下,一丝丝麻酥酥的感觉从她的美臀传向她的玉体深处。袁明明透过衣柜门缝就可以看见丈夫罗军,而自己却在衣柜里被情郎阿飞偷偷抚摩揉搓,少妇人妻感觉羞辱之中包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地冲击侵袭着她空旷已久寂寞幽怨的身心。毕竟,丈夫罗军的技术和情郎阿飞的水平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罗军还在那里敲敲打打,这边阿飞已经开始撩起了袁明明的黄色的碎花斜肩露背短裙,肆意地抚摩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大腿,包裹着黑色透明丝袜,更是手感滑腻性感迷人,令阿飞产生更加强烈的冲动。

    袁明明洁白的贝齿咬住红嫩的樱唇,脸颊上全是娇媚诱人的神情,美目已经开始迷离,情郎的大手在她的玉体上下抚摩,又有丈夫在外面敲打键盘,这种偷情的感觉刺激得少妇人妻芳心有如鹿撞,浑身酸麻酥软,被阿飞的色手按住她的xx之间沟壑幽谷一番挑逗,她立kè

    联想到了刚才阿飞在快艇上面抚摸自己的娴熟手法,现在正在抚慰刺激撩拨着她幽怨空虚寂寞难捺的春心。

    阿飞看着袁明明娇羞柔媚的娇态,听见罗军在外面敲打键盘,禁不住热血沸腾,更加肆无忌惮,双手把握住袁明明丰满浑圆的臀尖,双腿顶进她雪白的xx之间,释fàng

    出来庞然大物径直顶住了她的沟壑幽谷。

    袁明明猛然感觉到阿飞的庞然大物顶住了她的xx之间,两截式的黑色透明丝袜和粉红色的丁字性感内裤在阿飞的横冲直撞之下形同虚设。她才瞪大了美目想要设法阻止他的进入,就立kè

    情不自禁地张大了樱桃小口,几乎压抑不住地呻吟出声,因为此时此刻,阿飞已经毅然决然地挺身进入了袁明明的xx,并且直达深处。

    袁明明的美目立kè

    舒爽惬意如痴如醉地迷离闭合,樱桃小口微微张开,极力压抑着急促的喘息,可是她害pà

    惊动了不远处的丈夫罗军,芊芊玉手紧张激动地抓住阿飞的胳膊,头动情地向后仰去,然后又酥软无力地耷拉在阿飞的肩膀上面。

    →第407章-帝国酒店艳遇(六)←

    阿飞双手搂抱住袁明明雪白丰满的大腿,将她丰腴柔软的玉体紧紧顶压在衣柜壁上,身躯并不动作,实行分身自动,在她的甬道里面伸缩膨胀撞击律动,好滑腻温暖紧缩柔美的玉器啊!

    袁明明再也无法控zhì

    自己,张口狠狠地咬住阿飞的肩膀,拼命压制着自己内心深处发出的动情的呻吟。

    阿飞也担心惊动了外面的罗军,就这样搂抱着袁明明,尽可能减轻声音,分身自动,伸缩膨胀抽送撞击一番。袁明明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喘息呻吟,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

    罗军将电脑里面的存储档查看一番,没有发xiàn

    什麽值得他关注和寻找的资料,他无奈地关机,四处打量着办公室里面的其他东西,拿起来那份《霸道征服》游戏的开发策划书,仔细地翻看其中,确定没有什麽夹藏,才失望地放下,打量墙壁上的书法绘画,然後若有所思地看向衣柜,起身踱步过来。

    袁明明紧张万分地搂抱住阿飞,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从衣柜门缝盯着逐渐走近的罗军,她害pà

    地几乎窒息晕厥过去,阿飞也暂时停止了耸动,右手运气准bèi

    出手,一旦罗军打开衣柜门,让他立kè

    昏厥倒地。

    罗军抬起手来准bèi

    打开衣柜,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死了都不卖,不涨到心慌不痛快,投资中国心永在,就算深套也不卖,不等到暴涨不痛快,你会明白卖会责怪,心态会变坏,到顶部都不卖,做股民就要不摇摆,不怕套牢或摘牌,股票终究有未来……”

    “喂!哦,什麽?不要着急,无论什麽时候都要沉住气,要有大将风度,天塌不下来!我马上就过来了!”

    罗军直接在电话里训斥着手下,然後急急忙忙地走了。

    “小坏蛋,你坏死了,那样欺负人家,人家吓死了!”

    袁明明眉目含春地娇嗔道,终於可以放声说话了,嘴里娇嗔埋怨,却还像八爪鱼似的缠绕住情郎阿飞,尤其是下体更加不舍得分开。

    阿飞搂抱着袁明明从衣柜里面走了出来,一边走动,一边将她抛起,迎着落下的丰满滚圆的美臀大力顶动,袁明明娇喘吁吁,大声呻吟,眉稍眼角春意正浓,俏美的眼中透着盈盈水光,诱人的薄唇微张,吐出丝丝的xx。

    更令人亢奋的是,她瘦不露骨的玉臂环到阿飞的後腰,十根纤细的玉指扣紧了阿飞健美的臀部,下体急速的向上迎合挺动,贲起的阜部猛烈的撞击着阿飞胯间的耻骨,将俩人正在狂野交合的下体密实的紧插在一起纠缠蹂躏。她柔嫩的幽谷壁一xx强烈的收缩蠕动,夹得阿飞粗壮的巨龙隐隐生疼。

    看清了胯下的袁明明,上海电视台当家花旦傲气美艳的眼神这时变得似水般的柔美,一xx持续的xx使得她的叫嚣漫駡变成了粗重的喘气及舒爽的呻吟。

    阿飞俯下头将嘴盖住了她柔薄细嫩的樱唇,她立即伸出甜美柔软的舌尖,与阿飞的舌头纠缠翻卷,阿飞贪婪吸啜着她温热的香津玉液,她也大口大口的吞下阿飞的津液,而两人下体的交战这时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只因两人的手都紧抱着对方的臀部狂猛的迎合彼此,一时只感觉两人的下体完全粘合,分不出谁是谁的下体了,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袁明明缠在阿飞腰间两条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细长却柔若无骨的美腿突然在阵阵抽搐中收紧,像铁箍一样把阿飞的腰缠的隐隐生疼。她胯下贲起的阜部用力往上顶住阿飞的耻骨,两片花瓣在急速收缩中咬住阿飞的巨龙根部。

    “阿飞,就这样!顶住……就是那里……不要动……呃啊……用力顶住……呃嗯……好人啊!”

    袁明明两颊泛起娇艳的红潮,在粗重的呻吟中不停的挺腰扭着俏臀耸动着阜部磨擦着阿飞的耻骨。

    “好姐姐,舒服吗?”

    阿飞在她指点下,将大龙头的肉冠用力顶住她子宫深处的花蕊,只觉得她子宫深处的蕊心凸起的柔滑小肉球在她强烈的扭臀磨弦下像蜜吻似的不停的厮磨着阿飞大龙头肉冠上的马眼,强烈交合的舒爽由被包夹的肉冠马眼迅速传遍全身,刹时阿飞的脑门充血,全身起了阵阵的鸡皮。在此同时一股股浓烈微烫的春水由袁明明蕊心的小口中持续的射出,阿飞大龙头的肉冠被她蕊心射出的热烫春水浸淫的暖呼呼的,好像被一个柔软温润的海绵洞吸住一样。而她幽谷壁上柔软的嫩肉也像吃冰棒一样,不停的蠕动夹磨着阿飞整根巨龙,她的xx持续不断,高挑的美眸中泛出一片晶莹的水光。

    “啊!阿飞,你太棒了!你为什麽还不出来?”

    数波xx过後的袁明明脸上红潮未退,媚眼如丝瞧着鼻头见汗却犹未喷发的阿飞。

    “久别重逢,胜过新婚,好姐姐,你喜欢我喷发出来吗?和他相比怎麽样?谁厉害?谁能干?”

    阿飞一边调笑,一边挺动胯下愈发粗壮硬挺的大巨龙往她被蜜汁淫液弄得湿透滑腻的紧小美穴用力顶一下,她子宫深处的花蕊再次被阿飞的大龙头狠撞一下,立时混身酥麻,忍不住轻哼一声。

    “呃嗯~你好坏……你明知dào

    你那个很大……故yì

    ……啊!好老公,你厉害你能干你最棒!”

    袁明明忍不住娇喘吁吁,呻吟连连。

    阿飞不待她说完,手掌抓住了她丰满白嫩的xx,伏下身去一口含住了微微泛红的乳珠,她的乳珠受到阿飞那有如灵蛇的舌尖缠绕及口中温热的津液滋润,立时变成一粒硬硬的樱桃。

    “呃哼!你不要这样,阿飞会受不了的……你……呃~”阿飞不理会她的抗议,一边用嘴吸吮着她的樱桃,另一手将她的墨绿丝质上衣脱下,她也羞涩的配合解下了她挂在xx下方的蕾丝透明胸罩。

    当阿飞脱下上衣,她那富有弹性的嫩白双峰被阿飞xx壮实的胸部压得紧紧的,敏感的肌肤密实相贴,双方都感受到对方体内传来的温热,加上阿飞胯下坚挺的大巨龙同时开始在她湿滑无比的窄小幽谷中xx挺动,使得她再度陷入意乱情迷之中。

    “啊!你……你真是太猛了……哎呃……轻一点……嗯……啊!”

    袁明明也本能的挺动凸起的阜部迎合着阿飞的xx,嫩滑的幽谷壁像小嘴似的不停的吸吮着阿飞在她胯间进出的大巨龙。

    阿飞将她的黄色的碎花斜肩露背短裙撩起,她顺从的举起双手让阿飞将短裙里她的头上脱出。

    阿飞突然将在她美穴中xx的大巨龙拔了出来,她失落的轻嗯一声。

    “啊……你……老公,不要离开人家嘛!人家要你射在里面嘛!”

    袁明明恋恋不舍地搂抱着情郎阿飞的虎背熊腰。

    阿飞怕她失落太久性趣荡然,踢掉自己脚上的皮鞋,脱下裤子往地上一扔,赤条条的站在她面前,胯间使力,控zhì

    着挺立的大龙头在她眼前上下挑动,不停的点头。

    “好老婆,接受我的检阅吧!”

    阿飞调笑道。

    袁明明被阿飞这淫邪的动作弄得满脸羞红,不敢回应,却也默默的配合阿飞的意愿,穿着黑色透明丝袜,粉色丁字内裤和细长高跟站在阿飞面前,展露着曼妙美好的身材。

    刚才在衣柜里面偷偷摸摸无法欣赏,现在只见她长直的秀发披下肩头。似水柔情的美眸凝视着阿飞,微薄的小嘴微张,好似期待着阿飞去品尝。奶白的玉颈下是瘦不露骨的圆润光滑的肩臂,胸前挺立着凝脂般的秀峰,纤腰一握,小腹上是那粒诱人遐思的小玉豆,丰美圆滑的俏臀向上微趐,那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浑圆的xx因为足下着了约三寸的高跟鞋而显得更加的修长。

    阿飞想起来父亲去世的时候第一次见袁明明就暧昧缠绵动手动脚,後来和杨玉娴杨玉雅来上海参加舞林大会终於在办公室里得到了这个着名美女主持,此时此刻又是在办公室里面,她的丈夫刚刚离开,自己却在随心所欲地享shòu

    着他的妻子。曾几何时,她在阿飞眼中如此娇媚动人,她修长匀称的体态让阿飞内心怦然悸动。

    看到她胯下贲起的阜部,那又浓又黑的卷曲芳草上沾满了晶亮的液体,是两人刚才酣战的遗痕,一时又刺激得阿飞血脉贲张,胯下尚未发射的粗壮巨龙更加面目狰狞蓄势待发。

    阳光穿透窗帘照射进来,罗敏办公室里明亮却充满了xx的氛围,阿飞和袁明明两人就这样一丝不挂的面对面站着。

    “阿飞!给我……”

    她微挑的美眸中又开始水波荡漾,芊芊玉手搂住情郎的腰身,两人肌肤相贴,她坚挺丰满xx被阿飞壮实的膛压贴成圆润的扁球型。

    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阿飞毫不犹豫的把他的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两人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阿飞胯下呈仰角状的大龙头抵在她小腹下浓黑密丛中那两片油滑粉润的花瓣上。她一手扶着阿飞的肩头,抬起一条柔若无骨的xx向後环绕挂在阿飞的腰际,xx的胯下分张得令人喷火。她另一手引导着阿飞约有鸡蛋粗的坚硬大龙头趁着淫液的湿滑刺入了她的花瓣,在柔嫩湿滑的幽谷壁蠕动夹磨中,阿飞近十八公分长的粗大巨龙再次整根插入了她紧密的美穴,把她压在罗敏的办公桌上大力抽动,肆意挞伐,猛烈撞击。

    “啊!阿飞,你真的……好棒好深好大……啊……”

    她发出一声幽长满足的呻吟,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啊~你轻点……小坏蛋大色狼居然在大姐的办公室和办公桌上这样欺负人家……人家又来了……快点……抱紧人家……老公,人家要出了……出来了……啊!”

    如此端庄美丽的夫人有什麽烦恼和忧愁呢?阿飞看着桌子上面罗敏端庄美丽的相片正在神游太虚限入冥想之时,突然感觉到臀部被袁明明的纤纤玉指紧紧的扣住,使阿飞粗壮的巨龙与她的美穴接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她微微贲起的阜部不停的在阿飞的耻骨上揉动顶磨,而阿飞的巨龙因为看着相片上罗敏丰腴圆润的娇躯而产生的冥想,无意中变得更形粗壮,幻觉之中似乎阿飞现在胯下插的是罗敏那神mì

    的幽洞,亢奋得情绪使得粗长的巨龙在罗敏的美穴中像活塞般的不停的进出。

    “啊!抱紧人家……用力……快干人家……啊……”

    阿飞眼下出现的是罗敏正被阿飞干的娇啼婉转,如梦的猫眼荡漾着浓情蜜意,阿飞口中含的舌尖是罗敏柔滑的香舌。这时袁明明的幽谷如火烫般的发热,她子宫深处的蕊心喷出最後的温热花蜜,淋在阿飞硕大的龙头马眼上,两人密实相贴的大腿传来她嫩滑腿肌的抽搐,滚热的幽谷急速的收缩,将阿飞粗挺的巨龙挟得与她的美穴似乎完全溶合,阿飞的巨龙在她湿滑紧窄的幽谷夹磨吸吮下,阵阵快感充上脑门,再也忍不住,一股浓稠热烫的岩浆像火山爆fā

    般喷入袁明明的蕊心,使得她再度呻吟不已。

    “啊!好美……你烫得人家好舒服……不要动,就这样……不要动……啊!”

    袁明明娇喘吁吁,八爪鱼似的紧紧楼抱住情郎呻吟呢喃着。

    袁明明还要查找,阿飞突然拉住她的玉手,低声说道:“有人过来了,我们怎么办?”

    他抬头看了看上面天花板通气孔,想起来在日本首相夫人的办公室曾经和两个少女学生躲藏在里面。

    “到这里吧!”

    袁明明却拉着阿飞打开衣柜,钻了进去,衣柜虽然狭小,两个人还是可以容下的。

    办公室门响,进来一位短发的眼镜先生,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倒是显得与众不同十分利落。

    “是他?”

    袁明明在阿飞耳朵旁边低声呢喃道。

    “他?”

    阿飞明白她指的是谁,通过衣柜的门缝观看罗军,头发段平支楞着,乍看好像愣头青似的,他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罗敏的电脑。

    桌面显示就是罗敏的一张海滨的玉照,笑颜如花,十分美丽,罗军看见姐姐的面容,也不禁有些黯然,悠悠说道:“大姐,我对不起你啊!”

    阿飞和袁明明相视无语,罗敏至今生死下落不明,也难怪罗军如此黯然神伤了。

    罗军的确是个电脑高手,很快就破解了罗敏设置的密码,然后掏出来一个口香糖放进嘴里咀嚼着仔细查看起来。

    阿飞闻着袁明明吐气如蓝的芬芳,忍不住紧紧搂抱住她的娇躯。看着她娇羞无比粉面绯红地几乎低头埋进他的胸膛里面,他更加肆无忌惮,双手搂抱住她丰腴滚圆的臀瓣抚摩着揉捏着,欲火高涨得隔着黄色的碎花斜肩露背短裙顶在她的xx之间摩擦着。此刻被他如此亲密地搂抱在怀抱里,被他的色手如此抚摩揉捏,袁明明清晰感觉到他的巨大坚硬隔着短裙坚决地顶在她的xx之间的沟壑幽谷,一种酸溜溜麻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她几乎浑身酥软,站立不住,全靠他的色手把握住她的美臀才勉强依靠在他的怀抱之中。

    阿飞感受着袁明明饱满浑圆的xx在他胸膛的压迫下依然膨胀弹性十足,他更加欲火高涨,色手手指滑进了她的敏感的臀沟,她穿的是两截式透明丝袜,没有生育过的少妇才能拥有如此翘挺滚圆的臀瓣和如此紧绷绷美妙的臀沟。袁明明如被电击,娇躯在他怀抱里颤抖,眉目含春地低声呢喃娇嗔道:“你好坏!老实点!”

    “好姐姐,他坐那里不走,我忍不住啊!让我摸摸你吧!”

    阿飞轻轻咬啮着她白嫩柔软的耳朵,小声调戏道。袁明明害羞妩媚地依偎在他的怀抱里,不置可否就是最好的答案。

    阿飞搂抱着挤在衣柜里面,更加肆无忌惮,先是亲吻舔弄着袁明明白嫩柔软的耳垂,后来干脆用牙齿轻轻咬啮着,那可是袁明明最为敏感的部位之一,刺激得她娇躯轻轻颤抖,压抑着娇喘吁吁。而他的色手探进她的短裙里面,放肆地抚摩着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xx和凸凹饱满的沟壑幽谷。随着阿飞的手指刺破丝袜,肆无忌惮地揉捏住她的花瓣,她心里娇呼一声,浑身软弱无力,等到阿飞的手指轻车熟路地直接进入了她的寂寞幽径,成熟人妻少妇袁明明长长地呻吟一声,xx不由自主地夹紧,双手不自觉地抓住阿飞的衬衣领口,娇躯绵软地依偎在他的胸前,几乎瘫软下去,咬着他的耳朵低声呢喃道:“啊!你的手指!啊!他就在外面,不要啊!”

    阿飞娴熟而猛烈地挑动着手指,成熟人妻少妇袁明明情不自禁地喘息着呻吟着,紧夹的xx居然开始主动地分开,任凭他的手指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

    突然阿飞抽出来手指,袁明明感觉到xx深处竟然如此空虚寂寞刺痒难捺,她的身体居然不由自主地向前迎合着寻找着刚才侵袭过她的手指。阿飞咬着她白皙的耳珠,淫袭地挑逗着成熟人妻少妇袁明明低声说道:“好姐姐,你还想要吗?你不怕叫出声来被他听见吗?”

    “不要!”

    袁明明趴在阿飞耳朵旁边,娇羞地喘息低声呢喃道。

    “那你是不想要了!是吗?”

    阿飞故yì

    捏弄着她的花瓣撩拨道。

    “我不知dào

    !求求你,饶了我吧!他就在外面呢!小坏蛋!”

    袁明明惊恐地发xiàn

    自己的内心虽然感觉羞辱,可是内心深处久违的渴望被眼前这个男人完全撩拨引诱出来,她的花径湿润,她的幽谷泥泞,她不知不觉地挺起粉胯,主动迎合着吞吃着吮吸着阿飞剧烈律动的手指。袁明明被揉搓得春水潺潺,已经浸湿了内裤和丝袜,她春情荡漾地分开xx,方便他的色手更加深入更加为所欲为。

    罗军在外面“啪啪”地熟练地敲打着键盘,袁明明却几乎瘫软在阿飞的怀抱里,两人的身体亲密无间地紧紧贴着,他高搭起来的帐篷正好隔着衣裙顶在她的xx之间,袁明明被他恣意的摩擦和碰撞,刺激得好久没有被丈夫爱抚的美好xx居然颤动痉挛着泻身了。

    阿飞听着罗军敲打键盘的声音,更加欲火高涨,食指大动,色手偷偷地搂抱住袁明明丰腴滚圆的美臀抚摩揉搓着。袁明明瞪大了美目,可是不敢做出任何挣扎反抗,只好通过眼睛传达着羞辱哀求的神色,但是在阿飞手法娴熟的抚摩揉捏着她丰腴滚圆的臀瓣之下,一丝丝麻酥酥的感觉从她的美臀传向她的玉体深处。袁明明透过衣柜门缝就可以看见丈夫罗军,而自己却在衣柜里被情郎阿飞偷偷抚摩揉搓,少妇人妻感觉羞辱之中包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地冲击侵袭着她空旷已久寂寞幽怨的身心。毕竟,丈夫罗军的技术和情郎阿飞的水平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罗军还在那里敲敲打打,这边阿飞已经开始撩起了袁明明的黄色的碎花斜肩露背短裙,肆意地抚摩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大腿,包裹着黑色透明丝袜,更是手感滑腻性感迷人,令阿飞产生更加强烈的冲动。

    袁明明洁白的贝齿咬住红嫩的樱唇,脸颊上全是娇媚诱人的神情,美目已经开始迷离,情郎的大手在她的玉体上下抚摩,又有丈夫在外面敲打键盘,这种偷情的感觉刺激得少妇人妻芳心有如鹿撞,浑身酸麻酥软,被阿飞的色手按住她的xx之间沟壑幽谷一番挑逗,她立kè

    联想到了刚才阿飞在快艇上面抚摸自己的娴熟手法,现在正在抚慰刺激撩拨着她幽怨空虚寂寞难捺的春心。

    阿飞看着袁明明娇羞柔媚的娇态,听见罗军在外面敲打键盘,禁不住热血沸腾,更加肆无忌惮,双手把握住袁明明丰满浑圆的臀尖,双腿顶进她雪白的xx之间,释fàng

    出来庞然大物径直顶住了她的沟壑幽谷。

    袁明明猛然感觉到阿飞的庞然大物顶住了她的xx之间,两截式的黑色透明丝袜和粉红色的丁字性感内裤在阿飞的横冲直撞之下形同虚设。她才瞪大了美目想要设法阻止他的进入,就立kè

    情不自禁地张大了樱桃小口,几乎压抑不住地呻吟出声,因为此时此刻,阿飞已经毅然决然地挺身进入了袁明明的xx,并且直达深处。

    袁明明的美目立kè

    舒爽惬意如痴如醉地迷离闭合,樱桃小口微微张开,极力压抑着急促的喘息,可是她害pà

    惊动了不远处的丈夫罗军,芊芊玉手紧张激动地抓住阿飞的胳膊,头动情地向后仰去,然后又酥软无力地耷拉在阿飞的肩膀上面。

    →第407章-帝国酒店艳遇(六)←

    阿飞双手搂抱住袁明明雪白丰满的大腿,将她丰腴柔软的玉体紧紧顶压在衣柜壁上,身躯并不动作,实行分身自动,在她的甬道里面伸缩膨胀撞击律动,好滑腻温暖紧缩柔美的玉器啊!

    袁明明再也无法控zhì

    自己,张口狠狠地咬住阿飞的肩膀,拼命压制着自己内心深处发出的动情的呻吟。

    阿飞也担心惊动了外面的罗军,就这样搂抱着袁明明,尽可能减轻声音,分身自动,伸缩膨胀抽送撞击一番。袁明明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喘息呻吟,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

    罗军将电脑里面的存储档查看一番,没有发xiàn

    什麽值得他关注和寻找的资料,他无奈地关机,四处打量着办公室里面的其他东西,拿起来那份《霸道征服》游戏的开发策划书,仔细地翻看其中,确定没有什麽夹藏,才失望地放下,打量墙壁上的书法绘画,然後若有所思地看向衣柜,起身踱步过来。

    袁明明紧张万分地搂抱住阿飞,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从衣柜门缝盯着逐渐走近的罗军,她害pà

    地几乎窒息晕厥过去,阿飞也暂时停止了耸动,右手运气准bèi

    出手,一旦罗军打开衣柜门,让他立kè

    昏厥倒地。

    罗军抬起手来准bèi

    打开衣柜,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死了都不卖,不涨到心慌不痛快,投资中国心永在,就算深套也不卖,不等到暴涨不痛快,你会明白卖会责怪,心态会变坏,到顶部都不卖,做股民就要不摇摆,不怕套牢或摘牌,股票终究有未来……”

    “喂!哦,什麽?不要着急,无论什麽时候都要沉住气,要有大将风度,天塌不下来!我马上就过来了!”

    罗军直接在电话里训斥着手下,然後急急忙忙地走了。

    “小坏蛋,你坏死了,那样欺负人家,人家吓死了!”

    袁明明眉目含春地娇嗔道,终於可以放声说话了,嘴里娇嗔埋怨,却还像八爪鱼似的缠绕住情郎阿飞,尤其是下体更加不舍得分开。

    阿飞搂抱着袁明明从衣柜里面走了出来,一边走动,一边将她抛起,迎着落下的丰满滚圆的美臀大力顶动,袁明明娇喘吁吁,大声呻吟,眉稍眼角春意正浓,俏美的眼中透着盈盈水光,诱人的薄唇微张,吐出丝丝的xx。

    更令人亢奋的是,她瘦不露骨的玉臂环到阿飞的後腰,十根纤细的玉指扣紧了阿飞健美的臀部,下体急速的向上迎合挺动,贲起的阜部猛烈的撞击着阿飞胯间的耻骨,将俩人正在狂野交合的下体密实的紧插在一起纠缠蹂躏。她柔嫩的幽谷壁一xx强烈的收缩蠕动,夹得阿飞粗壮的巨龙隐隐生疼。

    看清了胯下的袁明明,上海电视台当家花旦傲气美艳的眼神这时变得似水般的柔美,一xx持续的xx使得她的叫嚣漫駡变成了粗重的喘气及舒爽的呻吟。

    阿飞俯下头将嘴盖住了她柔薄细嫩的樱唇,她立即伸出甜美柔软的舌尖,与阿飞的舌头纠缠翻卷,阿飞贪婪吸啜着她温热的香津玉液,她也大口大口的吞下阿飞的津液,而两人下体的交战这时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只因两人的手都紧抱着对方的臀部狂猛的迎合彼此,一时只感觉两人的下体完全粘合,分不出谁是谁的下体了,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袁明明缠在阿飞腰间两条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细长却柔若无骨的美腿突然在阵阵抽搐中收紧,像铁箍一样把阿飞的腰缠的隐隐生疼。她胯下贲起的阜部用力往上顶住阿飞的耻骨,两片花瓣在急速收缩中咬住阿飞的巨龙根部。

    “阿飞,就这样!顶住……就是那里……不要动……呃啊……用力顶住……呃嗯……好人啊!”

    袁明明两颊泛起娇艳的红潮,在粗重的呻吟中不停的挺腰扭着俏臀耸动着阜部磨擦着阿飞的耻骨。

    “好姐姐,舒服吗?”

    阿飞在她指点下,将大龙头的肉冠用力顶住她子宫深处的花蕊,只觉得她子宫深处的蕊心凸起的柔滑小肉球在她强烈的扭臀磨弦下像蜜吻似的不停的厮磨着阿飞大龙头肉冠上的马眼,强烈交合的舒爽由被包夹的肉冠马眼迅速传遍全身,刹时阿飞的脑门充血,全身起了阵阵的鸡皮。在此同时一股股浓烈微烫的春水由袁明明蕊心的小口中持续的射出,阿飞大龙头的肉冠被她蕊心射出的热烫春水浸淫的暖呼呼的,好像被一个柔软温润的海绵洞吸住一样。而她幽谷壁上柔软的嫩肉也像吃冰棒一样,不停的蠕动夹磨着阿飞整根巨龙,她的xx持续不断,高挑的美眸中泛出一片晶莹的水光。

    “啊!阿飞,你太棒了!你为什麽还不出来?”

    数波xx过後的袁明明脸上红潮未退,媚眼如丝瞧着鼻头见汗却犹未喷发的阿飞。

    “久别重逢,胜过新婚,好姐姐,你喜欢我喷发出来吗?和他相比怎麽样?谁厉害?谁能干?”

    阿飞一边调笑,一边挺动胯下愈发粗壮硬挺的大巨龙往她被蜜汁淫液弄得湿透滑腻的紧小美穴用力顶一下,她子宫深处的花蕊再次被阿飞的大龙头狠撞一下,立时混身酥麻,忍不住轻哼一声。

    “呃嗯~你好坏……你明知dào

    你那个很大……故yì

    ……啊!好老公,你厉害你能干你最棒!”

    袁明明忍不住娇喘吁吁,呻吟连连。

    阿飞不待她说完,手掌抓住了她丰满白嫩的xx,伏下身去一口含住了微微泛红的乳珠,她的乳珠受到阿飞那有如灵蛇的舌尖缠绕及口中温热的津液滋润,立时变成一粒硬硬的樱桃。

    “呃哼!你不要这样,阿飞会受不了的……你……呃~”阿飞不理会她的抗议,一边用嘴吸吮着她的樱桃,另一手将她的墨绿丝质上衣脱下,她也羞涩的配合解下了她挂在xx下方的蕾丝透明胸罩。

    当阿飞脱下上衣,她那富有弹性的嫩白双峰被阿飞xx壮实的胸部压得紧紧的,敏感的肌肤密实相贴,双方都感受到对方体内传来的温热,加上阿飞胯下坚挺的大巨龙同时开始在她湿滑无比的窄小幽谷中xx挺动,使得她再度陷入意乱情迷之中。

    “啊!你……你真是太猛了……哎呃……轻一点……嗯……啊!”

    袁明明也本能的挺动凸起的阜部迎合着阿飞的xx,嫩滑的幽谷壁像小嘴似的不停的吸吮着阿飞在她胯间进出的大巨龙。

    阿飞将她的黄色的碎花斜肩露背短裙撩起,她顺从的举起双手让阿飞将短裙里她的头上脱出。

    阿飞突然将在她美穴中xx的大巨龙拔了出来,她失落的轻嗯一声。

    “啊……你……老公,不要离开人家嘛!人家要你射在里面嘛!”

    袁明明恋恋不舍地搂抱着情郎阿飞的虎背熊腰。

    阿飞怕她失落太久性趣荡然,踢掉自己脚上的皮鞋,脱下裤子往地上一扔,赤条条的站在她面前,胯间使力,控zhì

    着挺立的大龙头在她眼前上下挑动,不停的点头。

    “好老婆,接受我的检阅吧!”

    阿飞调笑道。

    袁明明被阿飞这淫邪的动作弄得满脸羞红,不敢回应,却也默默的配合阿飞的意愿,穿着黑色透明丝袜,粉色丁字内裤和细长高跟站在阿飞面前,展露着曼妙美好的身材。

    刚才在衣柜里面偷偷摸摸无法欣赏,现在只见她长直的秀发披下肩头。似水柔情的美眸凝视着阿飞,微薄的小嘴微张,好似期待着阿飞去品尝。奶白的玉颈下是瘦不露骨的圆润光滑的肩臂,胸前挺立着凝脂般的秀峰,纤腰一握,小腹上是那粒诱人遐思的小玉豆,丰美圆滑的俏臀向上微趐,那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浑圆的xx因为足下着了约三寸的高跟鞋而显得更加的修长。

    阿飞想起来父亲去世的时候第一次见袁明明就暧昧缠绵动手动脚,後来和杨玉娴杨玉雅来上海参加舞林大会终於在办公室里得到了这个着名美女主持,此时此刻又是在办公室里面,她的丈夫刚刚离开,自己却在随心所欲地享shòu

    着他的妻子。曾几何时,她在阿飞眼中如此娇媚动人,她修长匀称的体态让阿飞内心怦然悸动。

    看到她胯下贲起的阜部,那又浓又黑的卷曲芳草上沾满了晶亮的液体,是两人刚才酣战的遗痕,一时又刺激得阿飞血脉贲张,胯下尚未发射的粗壮巨龙更加面目狰狞蓄势待发。

    阳光穿透窗帘照射进来,罗敏办公室里明亮却充满了xx的氛围,阿飞和袁明明两人就这样一丝不挂的面对面站着。

    “阿飞!给我……”

    她微挑的美眸中又开始水波荡漾,芊芊玉手搂住情郎的腰身,两人肌肤相贴,她坚挺丰满xx被阿飞壮实的膛压贴成圆润的扁球型。

    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阿飞毫不犹豫的把他的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两人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阿飞胯下呈仰角状的大龙头抵在她小腹下浓黑密丛中那两片油滑粉润的花瓣上。她一手扶着阿飞的肩头,抬起一条柔若无骨的xx向後环绕挂在阿飞的腰际,xx的胯下分张得令人喷火。她另一手引导着阿飞约有鸡蛋粗的坚硬大龙头趁着淫液的湿滑刺入了她的花瓣,在柔嫩湿滑的幽谷壁蠕动夹磨中,阿飞近十八公分长的粗大巨龙再次整根插入了她紧密的美穴,把她压在罗敏的办公桌上大力抽动,肆意挞伐,猛烈撞击。

    “啊!阿飞,你真的……好棒好深好大……啊……”

    她发出一声幽长满足的呻吟,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啊~你轻点……小坏蛋大色狼居然在大姐的办公室和办公桌上这样欺负人家……人家又来了……快点……抱紧人家……老公,人家要出了……出来了……啊!”

    如此端庄美丽的夫人有什麽烦恼和忧愁呢?阿飞看着桌子上面罗敏端庄美丽的相片正在神游太虚限入冥想之时,突然感觉到臀部被袁明明的纤纤玉指紧紧的扣住,使阿飞粗壮的巨龙与她的美穴接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她微微贲起的阜部不停的在阿飞的耻骨上揉动顶磨,而阿飞的巨龙因为看着相片上罗敏丰腴圆润的娇躯而产生的冥想,无意中变得更形粗壮,幻觉之中似乎阿飞现在胯下插的是罗敏那神mì

    的幽洞,亢奋得情绪使得粗长的巨龙在罗敏的美穴中像活塞般的不停的进出。

    “啊!抱紧人家……用力……快干人家……啊……”

    阿飞眼下出现的是罗敏正被阿飞干的娇啼婉转,如梦的猫眼荡漾着浓情蜜意,阿飞口中含的舌尖是罗敏柔滑的香舌。这时袁明明的幽谷如火烫般的发热,她子宫深处的蕊心喷出最後的温热花蜜,淋在阿飞硕大的龙头马眼上,两人密实相贴的大腿传来她嫩滑腿肌的抽搐,滚热的幽谷急速的收缩,将阿飞粗挺的巨龙挟得与她的美穴似乎完全溶合,阿飞的巨龙在她湿滑紧窄的幽谷夹磨吸吮下,阵阵快感充上脑门,再也忍不住,一股浓稠热烫的岩浆像火山爆fā

    般喷入袁明明的蕊心,使得她再度呻吟不已。

    “啊!好美……你烫得人家好舒服……不要动,就这样……不要动……啊!”

    袁明明娇喘吁吁,八爪鱼似的紧紧楼抱住情郎呻吟呢喃着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