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李郁君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终于又见到了李郁君,不知dào

    是不是刑警队副队长高亚龙的面子,她居然是国际学校的教研主任,虽然称得上是小家碧

    玉,个子娇小,皮肤白皙,长发垂肩,她也有30多岁了,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胸部高耸,腰躯柔软,却在眉目之

    间显得清高冷傲许多,与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应该是典型的冷若冰霜古典式美女。乌黑的秀发依然松松地盘在头上,

    丰满的玉体罩在一套价值不菲的咖啡色及膝套裙里,裁剪大方庄重却又不失女性的妩媚。一双修长圆润的xx上若有若

    无裹著一层肉色透明水晶丝袜,足蹬乳白色半高根皮鞋,素雅又有丰韵,端庄而又娴静,眼神之中本来还有点温柔,不

    过看见阿飞的时候,目光却立kè

    恢复了冷傲,仿佛有了什么成见似的,对他热情的目光熟视无睹。

    阿飞先发制人地冷笑道,“李老师,李主任,李大姐,高夫人,您刚才临时变化搞突然袭击,是不是满心地想看我

    出丑啊?”

    “实话实说,本来的确有点捉弄你的意思。”

    冷艳少妇李郁君倒是直言不讳地娇笑道,“不过,没有想到你临场发挥这么好!讨论课或者说是脱口秀非常精彩!

    我给龙总沏杯咖啡算是赔罪好了!”

    “习惯了嫂子冷若冰霜的模样,现在再看嫂子阳光灿烂的笑容,真是感觉受宠若惊如坐春风啊!”

    阿飞说笑着,他的眼睛已经不够用了,冷艳少妇李郁君走动之间,她咖啡色及膝套裙里包裹的浑圆丰满的美臀在他

    面前轻轻摆动着,她的xx微微分开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色泽让露出的大腿显的粉光致致。

    “我最讨厌男人嬉皮笑脸的了!”

    冷艳少妇李郁君故作冷傲地说道,“我只是想到你在课堂上讲的几个笑话,感觉可笑而已,并不表明我已经完全改

    变了对你的固有看法哦!”

    “哦?看来嫂子对我早有成见啊?”

    阿飞大大咧咧地坐在冷艳少妇李郁君的座位上面,毫无顾忌地继xù

    嬉皮笑脸道,“我不知dào

    哪里得罪嫂子了?怎么

    会惹得嫂子对我如此耿耿于怀呢?”

    “我就是看不惯自以为是的男人,上次紫罗兰宴会的时候,你知dào

    不知dào

    你言谈举止有多么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冷艳少妇李郁君幽怨的眼神转瞬即逝,娇笑着揶揄道,“我今天就是想看看你有没有目中无人的本事?有没有狂妄

    自大的本钱?不过,看来堂堂国华集团公司的总经理也并非是浪得虚名啊!好了,别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了,喝杯咖啡算

    是嫂子赔罪了!”

    说着冷艳少妇李郁君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在阿飞面前。

    鼻中闻到不同于婶婶田秀玫的香味,想起刚才柳玉茹温香软玉的娇躯,冷艳少妇冷艳少妇李郁君曲线玲珑曼妙美好

    的xx近在眼前,使阿飞兴起了一股飘然欲仙之感,胯下小弟也不听使唤地昂首挺胸蠢蠢欲动。见冷艳少妇李郁君将披

    肩的长发拢在脑后,咖啡色及膝套裙裁剪大方庄重却又不失女性的妩媚,一双修长圆润的xx上若有若无裹着一层肉色

    透明水晶丝袜,足蹬乳白色半高根皮鞋,然而此刻,阿飞并没有去注意她的头发和她露出的雪白颈项。

    从冷艳少妇李郁君弯身放咖啡的那一刹那,他的目光便集中在冷艳少妇李郁君胸前,那一对丰满高耸的酥胸像磁铁

    般的吸引着他,只见冷艳少妇李郁君上衣的前襟敞开着,露出了一部分雪白深邃的乳沟,彷佛要将人吸进去似的。桌上

    的宽度不过才一公尺,一伸手便可触及她那神mì

    的高耸酥胸。在他的脑海里正幻想着自己握着那对xx的感觉,好想一

    头埋到那里面去,剥开她的衣服,慢慢舔着、吸着那对樱桃,想到这里,阿飞的底下便不由得坚硬起来,他慢悠悠一语

    双关地调笑道:“不吹牛的男人不是男人,不狂妄的男人不是男人。男人自大的本钱不是仅仅看出来的,还需yào

    亲手摸

    一摸掂量掂量。至于我这个总经理是不是浪得虚名,我承认我很浪,但是没有虚名,更没有小肚鸡肠斤斤计较哦!不过

    ,嫂子亲手调制的咖啡,我是无论如何要好好品尝的,真是送我咖啡,手有余香啊!”

    冷艳少妇李郁君隐隐约约听出了他的话里有话,夹杂着半荤半素的调笑,听得她粉面绯红,可是经过了讨论课以及

    学生爱心大行动之后,她发xiàn

    这个名声在外的花花公子并不是象她想像的那样令人厌恶,至少亦庄亦谐风趣幽默,颇有

    绅士风度男人魅力,此时听他这样近乎xx地说笑,却又无可奈何地娇嗔道:“你宽宏大量宰相胸怀,是我小肚鸡肠斤

    斤计较,好了吧?喝咖啡吧!男人话太多了,很招人烦的哦!”

    “看来嫂子工作之中也很有情调啊!品着咖啡,听着音乐,身心放松,陶醉其中啊!”

    阿飞说笑着伸手去摆弄办公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就是不知dào

    有没有我喜欢的音乐啊?”

    “你干什么?你不要乱动人家的东西呀!”

    冷艳少妇李郁君好像没有想到阿飞会摆弄她的笔记本电脑,不禁花容失色,慌忙上前来阻止。她心慌意乱,可能由

    于紧张,高跟鞋一歪,身子一个踉跄,跌坐到阿飞身上,也是巧合,她那丰满滚圆的美臀的股沟刚好贴坐在阿飞高高搭

    起的帐篷上,丰满柔软弹性十足的股沟与他硬邦邦的庞然大物紧密的贴合,使他内心一阵悸动,挺立的庞然大物差点发

    射。

    冷艳少妇李郁君立kè

    也感觉到顶在她股沟坚挺的庞然大物,脸上一阵羞红,欲挣扎起身,扭动的美臀磨擦着阿飞的

    庞然大物,虽然隔着衣裙,却依然使他更加亢奋,欲火高涨,忍不住在她起身时伸手抚弄她丰满浑圆的大腿,她紧张惊

    慌之下小腿又一软,再度坐到阿飞身上来,说时迟那时快,这都是一瞬间发生的事。

    她背向靠坐在阿飞身上,又慌忙向他道歉:“对不起!”

    说完挣扎着急忙起身。

    阿飞的xx这时已经一发不可收拾,顾不得她是刑警队长高亚龙的妻子,当她挣扎着欲起身时,忍不住右手搂抱住

    她的柳腰,左手隔着外衣握住她挺立秀美的乳峰,不理她的惊叫,揉动着她一手很难掌握的丰满浑圆的xx。

    冷艳少妇李郁君大吃一惊惊慌失措地叫道:“哦!不可以,你干什么?……”

    阿飞不理会她,伸手探入她衣内拨开胸罩,一把握住她丰满柔软的xx,触手一团温热,她的xx已经硬了。

    冷艳少妇李郁君大惊失色地哀求道:“求求你放手,我们不能这样……哎呀!”

    阿飞欲火如焚,抚着她大腿的色手径直探入了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内侧,隔着她的蕾丝内

    裤抚摸她大腿根部已经湿热的幽谷上,她扭臀挣扎,伸手拉他伸入她粉胯的色手,反而更激起了他的xx。

    冷艳少妇李郁君又羞又急地叫着:“你快把手拿出来,不要这样……哎呀!”

    她的美乳被阿飞抚摸揉捏了一把,他这样上下其手,抚摸揉搓,将她逗得手忙脚乱,同时也激起了她的原始xx,

    因为他伸在她胯间的色手已经被她渗出内裤的潺潺春水弄得xx了。同时挺在她股沟中硬邦邦的庞然大物也不停的向

    上挺动,顶得她全身发软。

    冷艳少妇李郁君浑身酥软,娇喘吁吁地呢喃道:“你放手……别这样……不可以啊!”

    她说话时,阿飞伸在她胯间的色手已经探入她的肉色透明水晶裤袜,巧妙的拨开她的蕾丝内裤将手掌盖在她浓密芳

    草掩映的沟壑幽谷上,指间同时触摸到她的花瓣已经被春水弄得湿滑无比。

    冷艳少妇李郁君开合着大腿,娇喘吁吁地哀求阿飞不要再继xù

    :“我已经结婚了,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哎!

    我是有夫之妇啊!”

    阿飞的中指不管不顾地插入了冷艳少妇李郁君的嫩穴,感觉到她的内壁上有一层层的嫩肉蠕动收缩,紧紧夹着他的

    中指,他用中指不停的在她嫩穴中快速的xx,指尖撞击在她子宫深处的阴核上,花蕊为之开放,一股股的淫液不停的

    流了出来。

    强烈的刺激,使得冷艳少妇李郁君的身子像瘫了一样软绵绵的贴靠在阿飞身上,张着樱桃小嘴不停的娇喘吁吁,嘤

    咛声声。

    阿飞趁机将她身子扳转过来,下面他的中指还不停的xx着她的美穴,上面将嘴印上了她的柔唇,舌尖伸入她口中

    翻绞着,啜饮着她口中的香津,突pò

    她残存的一丝理智,使她并未配合他的亲吻,只是闭上眼睛,任他吸吮着她柔软滑

    腻的香舌。

    她勉强挣扎着最后一丝理智,急促地喘息说道:“不可以这样,让我起来……我是高亚龙的妻子,你不能这样对我

    ……”

    阿飞淫笑着安抚她道:“嫂子放心!我知dào

    你是高亚龙的妻子,我不会强迫你的,最大的尺度就像现在这样,你太

    美丽漂亮了,你让我这样抚摸我就很满足了……”

    冷艳少妇李郁君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地呢喃道:“这是你说的喔!你要是食言,我就……我就……”

    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阿飞再次亲吻住了樱桃小口,禄山之爪温柔而手法娴熟地抚摸揉捏着冷艳少妇李郁君雪白丰

    满的乳峰,很快他的嘴离开了她的柔唇,低头猛然含住了她雪白坚挺的xx,她忍不住呻吟一声,动人的身躯在他大腿

    上扭动着,使他更加亢奋。

    阿飞将在冷艳少妇李郁君幽谷里xx的中指缓缓退出,出于本能,她似乎有点失落的挺着粉胯追求吞食他的中指,

    他不予理会,用指尖拨开她湿滑的花瓣,点在她鸡头般的肉芽上轻柔的抚动时,她挺动着xx的沟壑幽谷,亢奋的张

    大樱唇想大叫,想起来现在是在办公室,又赶紧捂住了樱桃小口,唔唔的喘气声,令阿飞的xx更加高涨。

    而阿飞也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裤袜及蕾丝小内裤悄悄的褪到沟壑幽谷下的大腿根部,如此更方便手指的活动,冷

    艳少妇李郁君则不由自主地趴在办公桌上面,情不自禁地分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任凭阿飞的

    手指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

    阿飞用舌尖绕着她已变硬的乳珠打转,她畅美的呻吟出声,激情的挺腰扭臀,滑腻的xx在他脸颊上揉动,阵阵醉

    人的xx激得他丧失了理智。于是阿飞空着的手悄悄的拉下裤裆上的拉炼,连着内裤将西裤脱到膝部,硬邦邦的庞然大

    物这时已高举起过九十度,坚硬的大龙头马眼流出一丝晶亮的液体。

    由于冷艳少妇李郁君始终是闭着眼趴在办公桌上面,娇喘吁吁,嘤咛声声,无奈的任阿飞亲吻爱抚,所以并不知dào

    他的下身已经xx了,阿飞悄悄趴伏下将硬邦邦的庞然大物贴到他揉动她肉芽的中指边,将已经坚硬的大龙头替换了中

    指,用龙头的马眼顶着她红嫩的肉芽揉磨着,冷艳少妇李郁君突然咬着牙根唔唔呻吟着,全身像抽筋般抖动,刹时幽谷

    花心内涌出浓稠乳白色的阴精,她居然出了第一次xx。

    xx过后的冷艳少妇李郁君玉体酥软地趴在办公桌上面,娇喘吁吁,嘤咛声声,阿飞却趁着她闭目享shòu

    xx余韵之

    时,用他的大龙头拨开她的花瓣,借着湿滑的淫液将整根硬邦邦的庞然大物挺入她把被春水弄得又湿又滑腻的幽谷之中。

    冷艳少妇李郁君幽谷内感受到突如其来的肿胀,惊的尖叫一声,阿飞的大龙头已经戳入了她的子宫深处,大龙头吻

    上了她的花蕊心。她惊惶挣扎着叫道:“不要!好痛!你快拔出来……你说过不进去的……不要啊!你不可以的啊!”

    阿飞紧紧按住冷艳少妇李郁君雪白丰满的臀尖,大力的挺动腰身在她的幽谷美穴中xx撞击着,她哀叫着挣扎,踢

    动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冷艳少妇李郁君不禁流下泪水哀求道:“你放开我!放开我……不要这样……”

    阿飞不理会她的推拒,只是用大龙头猛烈的撞击她的子宫深处的蕊心,顺势将她的丝袜及内裤褪下脚踝,两手撑开

    她雪白修长的美腿,这样可以清楚的看着阿飞下体粗壮的庞然大物进出她的美穴,小腹撞击拍打着她雪白柔软的臀瓣,

    庞然大物带出阵阵的春水,使阿飞亢奋至极。

    阿飞温情款款地对冷艳少妇李郁君说道:“对不起!嫂子,你实在太美了,我忍不住……”

    说话间阿飞卖弄手段大力挺动下身,因为冷艳少妇李郁君幽谷花心壁上的嫩肉好像有层次似的,一层层圈着阿飞的

    庞然大物,每当阿飞的庞然大物抽出再进入时,幽谷花心壁的嫩肉就会自动收缩蠕动,子宫腔也紧紧的咬着阿飞龙头肉

    冠的颈沟,像是在吸吮着阿飞的龙头,没想到她有如此美穴,是阿飞插过的穴中极品。

    阿飞将冷艳少妇李郁君翻转过来躺倒在办公桌上面,将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修长xx扛在肩膀上,挺身肆

    意挞伐撞击。

    “啊!小坏蛋,太大了!太深了!疼啊!”

    冷艳少妇李郁君柳眉紧锁,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说道,阿飞看着她,她脸上泪痕未消,而阿飞底下粗壮的庞

    然大物又被她幽谷花心壁蠕动收缩的嫩肉夹磨的更加粗壮,阿飞强制的控zhì

    自己不再抽动庞然大物,按兵不动。

    阿飞欲擒故纵地说道:“嫂子,我不该这样,真对不起!我现在把下面抽出来……”

    当阿飞要拔出庞然大物时,冷艳少妇李郁君浑圆修长的美腿突然缠上阿飞的腰。

    冷艳少妇李郁君皱眉轻哼:“小坏蛋,不要动,你的太大,好痛!”

    阿飞立kè

    停止抽出庞然大物,赔笑道:“是是是……对不起!太大太大……我不动!好嫂子!”

    冷艳少妇李郁君娇喘吁吁地看着阿飞,眉目含春,含羞带怨地娇嗔道:“大色狼,你认为你现在把它拔出来,就能

    弥补你犯的过错吗?”

    “那嫂子想要我如何弥补过错呢?”

    阿飞说话时,又感觉到冷艳少妇李郁君的极品美穴在吸吮他的庞然大物,在这种无限畅美的xx夹磨纠缠中要让他

    按兵不动,实在难上加难。

    冷艳少妇李郁君晶亮的眼睛娇羞柔媚地看着阿飞,只是娇喘吁吁地不说话。

    阿飞继xù

    欲擒故纵地挑逗撩拨李郁君,做势抽出庞然大物道:“嫂子实在不愿意的话,又好像真的很痛,我还是把

    它拔出来好了!”

    阿飞的庞然大物正要离开冷艳少妇李郁君的美穴时,她反而用两手抱住阿飞的臀部,他的庞然大物又被她压了下去

    ,与她的美穴密合在一起。

    冷艳少妇李郁君含着泪娇喘吁吁含羞带怨地娇嗔道:“小坏蛋,玩都被你玩了,你别认为拔出来就没事了!大色狼!”

    “那我就负责让嫂子享shòu

    到人生最大的快乐,爽快到极点,好吗?嫂子?我的冷美人?”

    阿飞知dào

    冷艳少妇李郁君已经被挑逗撩拨得春心萌发春情荡漾,感觉她的春水顺着他的庞然大物潺潺不断地流淌出

    来。

    “大坏蛋,你非要这样羞辱折磨人家吗?”

    冷艳少妇李郁君娇喘吁吁,闭上眼,泪水流下脸颊,却春情荡漾,抱住阿飞臀部的芊芊玉手开始向下轻压,下身又

    缓缓挺动起xx夹磨阿飞的粗壮的庞然大物,女人真是矛盾的动物,表面冷若冰霜的美人内里却更加火热妖媚,一旦点

    燃,如同xx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好嫂子,好温暖好湿润啊!”

    于是阿飞不再多说,也配合着冷艳少妇李郁君的挺动将庞然大物在她的美穴深处大力xx着。

    “啊!”

    冷艳少妇李郁君闭上眼享shòu

    着阿飞那无与伦比的庞然大物抽动产生的巨大快感,阿飞也闭上眼感受她极品美穴的夹

    磨,他们俩就这样默不出声静静的迎合着对方。

    不多时,冷艳少妇李郁君缠着阿飞腰部的雪白美腿开始收紧,手也搂着阿飞的颈部将阿飞头部往下压,让阿飞的嘴

    唇印到她的柔唇上,张开嘴将嫩嫩的舌尖伸入阿飞的口中,任阿飞吸吮着她的香津,又将阿飞的舌尖吸入她的口中与她

    的舌头绞缠玩弄着,下身的幽谷花心开始旋转挺动同时收紧幽谷花心夹磨吸吮着阿飞的庞然大物,美得阿飞全身的骨头

    都酥了。

    李郁君平日里冷若冰霜清高冷傲,连丈夫高亚龙这个刑警队长都从心里怕她,夫妻生活平淡,高亚龙乐得在紫罗兰

    另开新天地,逍遥自在,李郁君对xx本身冷淡,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两不相扰。却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现在被阿飞近乎

    强奸的挑逗撩拨居然使她前所未有的春心萌发春情荡漾,在阿飞的庞然大物的深入抽动之中体会到了从来没有体验到的

    xx乐趣和动情xx,压抑冷淡多年的xx潮水一般涌动冲击着丰满成熟的少妇xx,情不自禁地曲意逢迎纵体承欢。

    阿飞感觉冷艳少妇李郁君虽然xx经验不多,可是幽谷花心却天赋异禀,极度的亢奋使阿飞在她美穴中的庞然大物

    更加卖力的抽动,阿飞真羡慕高亚龙,有这么一个在外是淑女,在床上是荡妇的极品美妻。

    冷艳少妇李郁君双手突然抱紧阿飞,幽谷花心快速的旋转挺动,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修长xx紧密缠绕住阿

    飞的腰臀,柳腰款摆,美臀起伏,粉胯挺动,娇喘吁吁,呻吟连连:“快点,用力!阿飞……快……求你了!啊!”

    阿飞一边大力抽送,一边调戏人妻道:“我的比他大不大?嫂子舒不舒服?”

    冷艳少妇李郁君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少妇教师的冷艳清高理智和矜持,忍不住娇喘吁吁,呻吟连连,淫荡妩媚地浪

    叫道:“好大!比他的大多了……戳得人家好舒服……快点,用力戳嫂子……用力……”

    说着她主动张开嘴咬住了阿飞的唇,贪婪的吸吮阿飞的舌尖,使阿飞亢奋的挺动庞然大物迎合着她花心的顶磨,用

    尽全身力qì

    狠命的干着她的美穴,她的幽谷花心突然开始急速收缩吸吮阿飞的庞然大物,深处的子宫腔也收紧咬住的大

    龙头肉冠的棱沟。

    两人的生殖器已经完融合为一体,她花心大力的旋转顶磨中,她的xx又来了,一股股浓烫的春水由花心深处喷出

    ,浇在阿飞的龙头上,阿飞的精关再也把持不住,龙头又麻又痒。

    阿飞的大庞然大物用力的冲刺冷艳少妇李郁君的美穴几下之后,想拔出来发射。阿飞喘着气说:“好嫂子,好老婆

    ,我射在你体外……”

    当阿飞做势要将庞然大物拔出冷艳少妇李郁君体外之时,冷艳少妇李郁君却将两条美腿死命的缠紧阿飞的腰部,两

    手伸到后面用力压住阿飞的臀部,同时粉胯用力向上挺,子宫颈猛力收缩,像钳子一样扣紧阿飞龙头肉冠的颈沟。

    她娇喘吁吁呻吟xx道:“不要拔出来,人家是安全期,求你用力……老公用力戳到底……老公喷射给人家吧!”

    有了她这句话,阿飞还顾忌什么,大开大阖,猛烈挞伐,肆意撞击,大力抽送,何况此时她的幽谷花心好像大吸管

    ,紧吸着阿飞整根庞然大物,阿飞与她的生殖器紧密结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舒服得阿飞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全张开了。

    在龙头持续的猛烈耸动中,用力一挺,龙头马眼已经紧顶在冷艳少妇李郁君的花心上,马眼与她花蕊上的小口密实

    的吸在一起,火山爆fā

    一样,阿飞滚烫的岩浆喷射而出,全部注入了她的花心。

    “好老公!啊!人家飞了啊!”

    冷艳少妇李郁君花被灌满了阿飞滚烫的阳精,忍不住又大力呻吟,全身再度抽搐痉挛,一波又一波的持续xx,使

    她整个人瘫痪了,只是闭着眼陶醉在xx交合的快感中,胯下的幽谷花心则紧紧的咬着阿飞的庞然大物不停的收缩吸吮

    ,似乎非把阿飞的射出的岩浆吞食的一滴不剩似的。

    “我的郁君,你真好!”

    阿飞搂抱着李郁君软语温存道。

    “你坏死了,人家是有夫之妇,被你害得失去了贞操了。”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