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许筱竹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许筱竹坐在张子建的身旁感激道:“子建,今天真的多谢你了!俗话说人走茶凉,你也知dào

    ,阿姨懒得去看那些现

    在掌权人的脸色!所以,文清的工作阿姨宁肯舍得老脸来麻烦你!”

    “我知dào

    阿姨是神仙中人,安肯弯眉折腰事权贵!子建从小就最是仰慕阿姨雍容高贵的气质!今天能为阿姨效劳,

    子建荣幸之至,这可是子建梦寐以求的啊!”

    阿飞色咪咪地看着许筱竹端坐着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的雪白丰满的丝袜大腿,谀词如潮地赞美着她。

    “阿姨老了,现在是你们的时代了!”

    许筱竹听他如此发自内心的赞美,发xiàn

    他偷看她的浑圆大腿的色咪咪的眼光,心里欢喜自己居然对年轻男子还有如

    此魅力,嘴里却故yì

    感叹道。

    “谁说阿姨老了好?刚才公司员工都说是唐家姐妹三朵金花呢!”

    阿飞贫嘴道。

    苏惜春坐在副驾驶座上也忍俊不禁地扑哧一笑。许筱竹娇嗔地抬手打了张子建一下,嗔怪道:“小坏蛋,就会油嘴

    滑舌!阿姨都人老珠黄了,你还笑话阿姨!”

    “在我心里,阿姨永远珠圆玉润,我一直把阿姨比作当年的华贵典雅风仪万千的美龄夫人!”

    阿飞握住许筱竹的玉手,眼睛色咪咪地欣赏着她的羞红面容,发xiàn

    她虽然端庄贤淑,可是眉目流转之间,依然风情

    万种。

    许筱竹毕竟是虎狼之年,深夜里空虚寂寞,也喜欢男人的赞美和聚焦,也渴望男人的xx和关爱,被张子建连续不

    断的赞美声中,在他步步进逼的攻势之下,多年空旷的芳心,心潮起伏,萌动勃发,任由他抚摩着自己的白皙的玉手,

    娇羞地瞥了一眼前面的儿媳妇苏惜春,看她没有注意,妩媚地飞了张子建一眼嗔怪道:“小坏蛋,现在人模狗样的!还

    记得你小时侯,阿姨抱你,你还把阿姨的衣服都尿湿了呢!”

    柔媚的眼睛有意无意地向他的扫了一眼。

    “那我倒不记得了!”

    阿飞抚摩着许筱竹依然白皙娇嫩的玉手,淫笑着挑逗道,“我倒记得九岁那年,我还哭着闹着扑进阿姨的怀里要吃

    奶呢!阿姨还记得吧?”

    色咪咪的眼睛放肆地盯着她高耸的酥胸。

    “结果你被你妈妈狠狠打了一顿!”

    许筱竹娇笑道,前面的苏惜春听见也咯咯娇笑起来。

    “阿姨,你看那里是不是以前你们居住的大院所在地?”

    阿飞手指着窗外,却淫笑着靠过身去,轻轻伸手过去温柔地搂抱住许筱竹的纤细柔软的腰肢。

    许筱竹娇躯轻颤,感受着他的色手在她的腰臀上温柔地抚摩着,她的xx立kè

    不可遏抑地起了反应,这个比她小了

    十五岁的青年男子,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小男孩,这个儿子的好朋友,居然在抚摩着她,在挑逗着她,在调戏着她

    ,她瞥了前面的儿媳妇苏惜春一眼,祈祷千万不要被她发xiàn

    ,许筱竹只好顺从地侧身向窗外望去,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

    :“是啊!我们以前好象就在那里居住呢!”

    她清晰地感觉到张子建抚摩揉搓着她的丰腴肉感的美臀,更肆无忌惮地从后面顶住她的臀沟,她明显感受到他的巨

    大坚硬。

    阿飞淫笑着欣赏着许筱竹裸露出来的雪白浑圆的大腿,包裹着肉色透明的丝袜,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诱人的光

    泽,更显得肌肤的丰腴白皙,性感迷人,充满诱惑力。他放肆地探手进去,轻轻抚摩揉搓着她的大腿,依然光滑细腻,

    富有弹性。

    许筱竹突然张开樱桃小口,无声地喘息着呻吟着,拼命抓住他的色手,制止他在她的沟壑幽谷之间的肆虐,天哪,

    自己已经春潮泛滥,内裤完全湿润透了,半晌她才说出一句话:“应该到了吧?”

    “子建哥哥,你喜欢吃麻辣的还是喜欢吃甜的?”

    苏惜春问道,羞涩地不敢看他的眼睛。

    “麻辣也可以,甜的也可以,只要是惜春妹妹的手艺,我都喜欢!”

    阿飞淫笑着,色手在苏惜春的丰满翘挺的臀瓣上捏了一把,然后转身跟着许筱竹上楼去了。留下苏惜春芳心砰砰乱

    跳,粉面绯红。

    →第090章-熟妇筱竹←

    许筱竹,女,44岁。唐文兴母亲。原省长夫人。粉红色牡丹图案的苏绣旗袍,丰胸高耸,从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的

    xx包裹着肉色透明丝袜,乳白色的高根鞋,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看得出来她绝对不是一般的看重自己的外在形

    象,美目流转,顾盼生辉,多年的豪门生活,骨子里面都透露出来雍容华贵贤淑高雅的气质。

    成熟美妇许筱竹柳腰款摆,扶梯而上,丰腴肥美的臀瓣在粉红色牡丹图案的苏绣旗袍里面,包裹得紧绷绷的,更加

    浑圆翘挺,两条雪白修长的xx随着上楼从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肉色的透明丝袜下面的肌肤十分白皙,在灯光照射下

    泛起诱人的粉红色,丰满的大腿和丝袜的蕾丝花边也若隐若现,配上乳白色的高根鞋,显得那么雍容华贵贤淑高雅,而

    且又那么性感撩人,浑身上下洋溢着成熟美妇的丰韵和风情。阿飞跟在许筱竹的后面,闻着扑鼻的法国高档香水的芳香

    ,饱餐旗袍下面走光的秀色,看得欲火熊熊,食指大动。

    防盗门,密码锁,这是许筱竹的密室,高档雅致的室内装潢令人无暇顾及,因为满室的古董玉器,书画文物,名贵

    经典,古色古香,无论是宋朝官窑的均瓷,还是王羲之的书法真品《兰亭序》画圣吴道子的《仕女图》蓝田美玉,挑出

    任何一件收藏都是世间极品,价值连城!而且阿飞还看见一把倭刀!刀身修长,制作精细,装饰典雅,非常引人注目!

    江户时期社会和平,刀剑更由实用转为注重华丽的外表装饰,当时的剑相学以刀的锐利品格判断吉凶,太过锋利的实战

    刀,被称为“妖刀”、“邪剑”所以到了江户后期,妖刀的观念已深入人心了。由于倭刀漂亮的外形,一向是影视名刀

    ,阿飞记得在美国电影杀死比尔里面就曾经看到过女主角手拎倭刀的艳照!阿飞虽然见过了父亲谢国华的收藏,但是

    父亲在这方面的知识的深度和广度,明显不如许筱竹贤伉俪更有研究更有造诣!两相比较,颇有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早就听说阿姨在收藏界大名鼎鼎,声名赫赫,可执牛耳!闻名不如一见,一见胜似闻名!子建今天真是大开眼界

    ,很有叹为观止的感觉啊!”

    阿飞心里的确叹服,谀词如潮,赞不绝口,“子建此时对阿姨的景仰真是如江水滔滔,连绵不绝!”

    许筱竹平生引以包自豪的有两样,一个是自己的美貌,一个就是自己的收藏!老公去世后,她就经常把自己关在收

    藏密室里面,沉醉痴迷不可自拔,籍此来麻醉自己的神经,逃脱长夜难耐的孤独寂寞!此时,听见张子建的赞美,她的

    内心得到了宽慰,得到了满足,嫣然一笑,百媚俱生,柔声说道:“阿姨欠你的人情,子建,你看中了哪一件?阿姨可

    以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话一出口,意识到容易引起歧义,让人产生遐想,她不禁粉面绯红,不自然地瞥了张子建一眼。

    哪知阿飞也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阿飞笑道:“满室收藏,都是稀世珍品,价值连城!可是,我都没有看中!”

    他看许筱竹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他潇洒一笑,继xù

    道,“我看中的是阿姨的另外一件收藏,可以说是人间极品,这

    满室珍品与之相比,也都黯然失色,不值一提!就怕阿姨舍不得!”

    许筱竹更是诧异道:“另外一件收藏?阿姨怎么不记得?阿姨已经答yīng

    你了,只要你说出来,阿姨哪里会不舍得了?”

    阿飞色咪咪地盯着成熟美妇许筱竹的美目笑道:“在我的眼里,这一件收藏可以说是风华绝代,美艳绝伦,满室的

    古董玉器在她面前也都化为粪土,不名一文了!她那美丽的容貌,窈窕的身材,雍容华贵的气质,贤淑高雅的丰韵,怎

    么是这些毫无生气的古董玉器可以比的呢!”

    许筱竹这才恍然大悟,明白张子建说的是什么,她不惑的芳心已经乐开了花,不由得羞喜交加道:“怪不得人家说

    你是花心大萝卜,居然会这样拐弯抹角的花言巧语,难怪能够骗取电视台第一美女主持的芳心呢!”

    阿飞却不管不顾地靠近她,轻轻揽住她的纤腰道:“阿姨还没有回答我,阿姨到底是舍得还是舍不得呢?”

    “小坏蛋,刚才揩油,还不满足?这么得寸进尺,小心阿姨生气哦!”

    成熟美妇许筱竹从来没有和丈夫之外的男人如此打情骂俏,即使丈夫当年粗犷豪放,却也很少有如此的情趣,内心

    里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妙龄,很有意思,很有情趣,很是刺激,她被他一搂抱,立kè

    浑身酸麻,只好软弱无力地

    推拒他。

    “揩油不过是隔靴搔痒,让人更是心痒难耐!阿姨刚刚一口许诺要满足我的任何要求的哦!”

    阿飞xx高涨,紧紧搂抱住成熟美妇许筱竹,色手开始抚摩揉捏她的丰腴浑圆的臀瓣,“阿姨,好丰满,好柔软,

    好有弹性啊!”

    刚才车上那种熟悉的舒服的感觉又开始侵袭着成熟美妇许筱竹的芳心和xx,她喘息吁吁地娇嗔道:“怪不得惜春

    说你是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来呢!子建,别这样!我是你阿姨呀!”

    “阿姨收藏古董玉器,我却真的收藏了一根象牙,阿姨有没有兴趣呢?”

    阿飞色手抚摩揉捏着成熟美妇许筱竹的丰腴浑圆的臀瓣,嘴唇却紧贴着她的白皙柔软的耳朵,轻轻亲吻咬啮着她的

    耳垂。

    成熟美妇许筱竹娇躯颤抖,如被电击,她的空虚许久的春心已经被张子建挑逗的萌动勃发,喘息吁吁地转移话题道

    :“什么象牙?是泰国的吗?”

    “绝对原装的!阿姨,您感兴趣吗?”

    阿飞抓住成熟美妇许筱竹的玉手慢慢按在他的高搭起来的帐篷上,淫笑道,“如果感兴趣,阿姨可以尽情地观赏把

    玩!”

    成熟美妇许筱竹这才明白又中了这个小坏蛋的圈套,惊慌失措地想要缩手,却被他紧紧抓住,入手之处,隔着衣裤

    她也明显感觉到他的硕大坚硬,感觉到他在温柔地舔弄咬啮她的白皙柔软的耳垂,那是她最敏感的区域之一,她感觉到

    自己的内心深处的骚动和渴望在蠢蠢欲动,xx深处也开始酸麻酥软,骚痒难捺,粉面绯红,娇喘微微,哀求道:“子

    建,不要这样!我是你的阿姨呀!放开我吧!”

    可是,她的玉手却十分顺从地被他的色手拉动着轻轻地抚摩着他的高搭起来的帐篷。

    阿飞突然动情地亲吻住了成熟美妇许筱竹的樱桃小口,她惊慌地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可是,很快她就完全迷失在他

    娴熟的湿吻技巧里面,唇舌交织,吮吸舔动,津液横生,她动情羞怯的吐出香甜的小舌任由他纠缠吮吸,娇躯颤抖,玉

    腿酥软,她不知dào

    什么时候,他的拉链洞开,他的分身居然已经进入了她的玉手掌握之中,成熟美妇许筱竹又是害羞又

    是娇怯又是动情地欲拒还迎地熟练地抚摩着套弄着,久违的男人特征,伟大的男人图腾,而居然是这个比自己小十几岁

    的小坏蛋,居然是自己儿子的好朋友,他是她的老公去世之后唯一一个能够打动她的芳心的男人,可是,她不愿意对不

    起去世的老公,她娴熟地加快了玉手的套动,尽快让他达到xx,满足了他也算了却了自己欠他的人情,也可以避免他

    进一步的侵袭。

    但是,阿飞是既得陇复望蜀,他的色手探进她的旗袍开叉,直捣黄龙,近乎狂野地抚摩揉搓着成熟美妇许筱竹的大

    腿。成熟美妇许筱竹惊慌地弯下腰身,想要摆脱他的色手,可是,她清晰感受到他的色手已经按上了她的底裤,按摩揉

    捏着她的沟壑幽谷。成熟美妇许筱竹扭动着娇躯想要挣扎着推开他的怀抱,可是,她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手指已经从内裤

    边沿径直进入了她的禁地。

    “啊——”

    成熟美妇许筱竹长长地呻吟一声,扭动停止了,挣扎停止了,玉手的套动也停止了,她浑身酥软无力地瘫软在他的

    怀抱里面,任由他上下其手,肆无忌惮地轻薄羞辱。可怕的是她已经春水潺潺,幽谷泥泞,更可怕的是她居然分开两条

    雪白的xx,让他更加深入更加方便,她居然轻轻蠕动着腰身,曲意逢迎着他的手指,而她只能无助地喘息着呻吟着:

    “子建,不要啊!不要这样!”

    成熟美妇许筱竹心神迷醉,感觉胸前一凉,旗袍的腋下和领口的纽扣不知何时已经被解开,黑色的乳罩根本不能遮

    掩她那雪白丰满圆润的xx,连两个樱桃的突起都依稀可见,她犹疑着,迷离着,眼睁睁看着他慢慢地把乳罩推上去,

    然后,张嘴将雪白高耸的xx粗暴地含入口中,亲吻着,吞吐着,吮吸着,咬啮着,成熟美妇许筱竹猛地将头向后仰去

    ,双手紧紧地搂抱住他的头,仿佛要将他融入进自己的酥胸之中,她的漂亮的脸蛋扭曲着,是痛楚,是羞辱,更是无比

    适意的快感,从xx传向全身每一个地方,传向xx的深处。她已经春心勃发,春情荡漾,春潮泛滥,浑身酸麻,骚痒

    难捺,酥软无力,只知dào

    无可奈何地任由他亲吻着抚摩着揉搓着侵袭着她的xx的每一寸雪白丰腴的肌肤。

    等她感觉到他的进入的时候,一切已经发生了,“子建,不要!你不可以啊!”

    成熟美妇许筱竹近乎声嘶力竭地哀求,近乎羞辱无力地挣扎,她的内心知dào

    这些都是象征性的,随着他的挺进奋进

    亢进,她完全沦落了,喘息吁吁,心里呻吟着:“老公,对不起了!我不行了!因为他的气势和气质太象你了!他的势

    大力沉,他的势如破竹,好象比你当年还要厉害无比!啊!小坏蛋,我恨死你了!我也爱死你了!”

    收藏密室里春色无边,他在猛烈地xx着,律动着,撞击着;她在风骚地喘息着,呻吟着,迎合着。此时此刻的成

    熟美妇许筱竹眉目含春,媚眼如丝,秀发散乱,柳腰挺动,美臀款摆,纵体承欢,婉娈逢迎,很难想象她这样雍容华贵

    贤淑高雅的美妇人贵夫人居然也有如此风骚放浪的时候!

    成熟美妇许筱竹的十指深深陷进阿飞的背。阿飞虽然感觉有点痛,却更体会出成熟美妇许筱竹的陶醉。他更加强烈

    撞击,肆意挞伐。成熟美妇许筱竹立即产生一股妙不可言荡人心魄的快感,直涌心头,传上玉首,袭遍四肢百骸。散发

    出欲火的光彩把个许筱竹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宛如醉酒一般娇艳迷人玲珑浮凸成熟而美丽的xx由于有愉悦的快感而颤

    抖不已。她美绝人寰俏丽娇腻的芙蓉嫩颊媚态横生,荡意隐现。

    一股接一股无比畅美的快感纷涌向成熟美妇许筱竹的四肢百骸。许筱竹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

    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放浪不拘地呻吟不已。

    成熟美妇许筱竹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启,樱桃小嘴只张,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

    粉臀只扭,玉腰只扭,纵体承欢。

    许筱竹向马如兰娇笑着说:“子建这个人啊,也有才!可是,就是花心大萝卜,而且喜欢毛手毛脚的,动手动脚的

    ,不老实!”

    看来两女交谈甚欢,马如兰也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道:“看着英俊潇洒,人模狗样的,其实不是好人!”

    “是不是子建今天招待不周啊?惹得阿姨和如兰姐姐如此生气!”

    阿飞知dào

    美丽的女人总喜欢把自己装成一副圣洁、忠贞的样子,让人觉得难以靠近。但当她遇到一个可以让她依靠

    喜欢的人,就会撕下自己的伪装,也许淫荡,也许娇美,也许更加矜持,眼前两女仿佛在向他撒娇一样。他毫无顾忌地

    伸手一边一个搂住了她们的纤腰。

    两女尤其是马如兰根本没有想到他如此狂放不羁,惊惶失措,却又不敢用力挣扎,害pà

    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第110章-贵妇破处←

    许筱竹却温顺地任由他搂抱着到了昏暗转动的灯光下,她眉目含春地轻声说道:“听说子建收藏有非洲极品象牙,

    让阿姨和你的如兰师傅姐姐一起开开眼界吧?”

    阿飞大喜过望,欣然允诺,想起两女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喘息呻吟的媚态,他就忍不住欲火沸腾,急忙带领着两女

    偷偷上楼。

    许筱竹今晚打扮得格外漂亮:身着一件细棉紧身的黑色无袖夜礼服,坦胸露臂,外套一件玫瑰紫色绣花开胸上衣,

    长仅及腰,使她那优美的体型更加显得凸浮玲珑,婀娜多姿;脚登棕色高跟鞋,头挽高耸的发髻,上面别着一只镶满珍

    珠和各色裴翠的凤形赤金钗,凤嘴叼着一颗悬挂在金链上的明珠。走起路来,楚腰娉婷、体态轻盈,动人极了。那神态

    雍容嫺静,气质典雅,目光端庄凝重,俨然一派贵夫人的风范。马如兰一身深蓝色的长裙衬得她的象牙肌肤更加雪白娇

    嫩,玲珑剔透的身材无限美好,眉目如画,那俏丽娇艳的面容、清澈灵动的大眼睛、精致小巧的桃红小嘴、白皙细滑的

    香腮和似嗔非嗔的颦笑,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国色天香了,她身材苗条秀美,裙子衬托下的双臂和双腿更加显得白皙动人。这女人乍看美丽不可方物,细看眼角鱼尾纹隐隐约约,然这淡淡皱纹不仅没有影响她的美丽,反而更显她的丰腴成熟

    之美,典雅知性之美,却多了知性女人少有的妩媚。马如兰的心情十分复杂,尽管平时她显得那么端庄、高贵、典雅、

    雍容、清高、自尊、贤惠、嫺静、温柔,尽管她在男人面前装得如何的冷漠、冷淡、无情、无心、无求、无欲,但是到

    了床上,她就开始思念男人,渴望粗暴的男人、雄壮的男人、凶扞的男人来侵犯她、占有她。有人说,女人需yào

    温柔、

    需yào

    体贴。其实此论大错特错。在她清醒的时候,在她装出高雅的时候,爲了显示“门当户对”她似乎需yào

    高雅之士,

    所以她嫁给了那个上海大学的学者,其实在她的心目中的好男人,仍然只是具有阳刚之气的男人,前天晚上被张子建强

    悍征服,她终于体会到了男女之间的快乐真谛,她的反应敏感无比,防线马上溃堤,急速的春心荡漾,欲火难耐,显见

    礼教的道德无法压制少妇人妻久未享鱼水之欢的xx欲求。

    阿飞将许筱竹马出如兰带进了秦巧巧的卧室,如约亮剑,亮出自己的极品象牙,任由许筱竹观赏把玩,贵夫人春心

    荡漾,如狼似虎,干脆品尝享用起来。马如兰开始还娇羞无限,看见他的身体都难为情,被他温柔搂抱,亲吻抚摩,又

    见许筱竹如此放浪,她也春情勃发,浑身酥软,瘫软在床上,任由他肆意轻薄,为所欲为。

    三个精光xx的男女忘情地沉溺在肉欲淫海中合体交媾着行云布雨,阿飞狂野猛烈地抽送撞击轰炸,平素高贵端庄

    的贵夫人许筱竹柔媚放浪纵体逢迎,美丽圣洁的绝色丽人马如兰此时正羞羞答答地欲拒还迎婉转承欢。马如兰那羞红如

    火的丽靥暂态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癡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许筱竹顿时

    娇躯剧震,一双雪臂紧箍住他的双肩,一双柔美纤长的雪滑xx紧紧夹住他的腰身,一阵阵难言而美妙地剧烈痉挛、抽

    搐,丰姿姣媚娇艳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肤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无力地躺在

    床上一动也不动。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无比的羞意,秋水盈盈的杏眼不胜娇羞地一闭,螓首转向里面,羊脂白玉般的芙蓉

    嫩颊羞怯得醉酒一般红艳欲滴,就是连耳珠及白皙的玉颈都羞红了。阿飞双手一用力,腰杆一挺,一手抱住许筱竹浑圆

    雪白的柔软xx,一手搂住她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站了起来。美丽绝色的贵夫人又羞红了小脸,娇羞怯怯地一声声不

    由自主地娇啼轻哼。她不敢抬起头来,只有把羞红无限的美丽螓首埋在他肩上,一对饱满可爱的娇挺xx也紧紧贴在他

    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纤滑修长的优美xx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他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

    当又一波xx来临时,许筱竹一阵急促地娇啼狂喘,“啊……”

    一声淒艳哀婉的撩人娇啼从春色无边的室内传出,许筱竹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阵令人窒

    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银牙死命地咬进阿飞肩头的肌肉中,高贵端庄的贵夫人再一次体会到那令人欲仙欲死的

    交欢xx。

    也不知dào

    他们翻云覆雨地疯狂交媾欢好了多久,只见马如兰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xx后的

    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经过这几度香艳刺激又xx蚀骨的xx后,

    马如兰有如盛放的鲜花般瘫软在阿飞身下,她半眯着一双媚眼,如丝缎般粉嫩娇滑的雪白xx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香汗,

    圆润的双肩和平滑的小腹都在轻微的颤抖,xx内散发出阵阵催情的幽香。马如兰娇喘着,口鼻中喷出来的热气芬香甜

    美,胸前那双傲然挺立的雪白丰乳亦随着她的喘息上下颤抖起伏,映起一片雪白乳光,乳峰上两颗勃起挺立的粉红乳珠

    微微翘起,似是在与她娇媚的面容争妍斗丽。马如兰那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

    搐……

    阿飞兀自屹立不倒,雄风挺拔,他搂抱着许筱竹温言软语道:“好老婆,下面让我来给你们破处吧?”

    “人家哪里还有什么破处啊?小坏蛋!”

    许筱竹媚眼如丝地娇嗔道。

    阿飞在她柔软白皙的耳朵上低语了一句,许筱竹娇羞妩媚地啐骂道:“小坏蛋!你好坏!”

    马如兰不知dào

    他们说的什么,但也知dào

    不是什么好话,含羞带怨地看着,也不知dào

    他又要玩弄什么花样。

    阿飞看许筱竹没有拒绝,又不失时机好好奖励了她一番,他吻住贵夫人许筱竹柔软湿润的鲜红香唇,轻缓地柔吮着

    那饱满、肉感的玉唇,又吻卷住她那羞答答的娇滑兰香舌,久久不放,直吻得许筱竹娇躯连颤,瑶鼻轻哼。阿飞的嘴一

    路往下滑,吻住一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葡萄,一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后一路下滑。阿飞一直

    将贵夫人许筱竹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xx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

    沟中已开始湿滑了,他这才抬起头来,吻住美眸轻掩的许筱竹那娇哼细喘的香唇一阵火热湿吻。

    阿飞咬住贵夫人许筱竹那正狂乱地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强闯玉关,但见许筱竹故yì

    地羞涩地银牙轻咬

    ,不让阿飞得逞,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阿飞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

    美妇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贵夫人许筱竹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

    狂吻浪吮……许筱竹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此时,阿飞的色色手指抚摩揉捏玩弄着贵夫人她的xx粉股,紧涩的菊蕾,他将她沟壑幽谷里面流出的汁液抹进菊

    蕾内外。

    阿飞突然挺动腰身用力一顶,凶猛巨大再一次冲破了重重的障碍,狠狠地向贵夫人许筱竹菊蕾深处钻去……一阵汹

    涌澎湃的痛楚把许筱竹拉回了现实,这时,阿飞的庞然大物已开始强力地抽动,毫不怜惜地向她发动了最残酷暴虐的破

    坏,她只觉得下身疼痛如裂,像是快要被阿飞的庞然大物割成两半似的;她绝望地摇起头来,向阿飞发出了楚楚可怜的

    求饶,向马如兰发出了风骚放浪的求助,一时间,散乱的秀发在风中无助地甩动,豆大的泪珠和汗珠在夜空中飞散。

    阿飞在贵夫人许筱竹的菊蕾内横冲直撞,她的嫩肉紧紧地夹着他,每一下的抽、插、顶、撞,都要他付出比平常多

    几倍的力量,但也带给了他几十倍的快感,这时,别说他听不到她的求饶,就算听到了,在这失控的情况下,他也不可

    能停下来,他只能一直的向前冲,不断的冲、冲、冲、冲、冲、冲、冲……只觉贵夫人许筱竹菊花蕾口的一圈嫩肉紧紧

    地住勒他的根部,那紧束的程度,甚至让他感到痛楚,然而,那一圈嫩肉后面,却是一片紧凑温润柔软,美如仙景。他

    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抽后;这时,许筱竹双手一紧,已抓住了他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肉中,脸上神色似痛

    非痛,似乐非乐。阿飞进出已不像之前的艰涩,许筱竹只觉菊蕾痛楚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酸又软,挠

    人心烦的异常快感……

    许筱竹xx不断,艳绝天人的贵夫人许筱竹那双醉人而神mì

    灵动的星眸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柔和

    挺立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阿飞的脸上。

    阿飞耕耘得更加卖力,此时此刻,许筱竹芳心深处已被阿光完全挑起,兴之所至,纵然理智尚在,却已无法阻止本

    能的需索;菊蕾内外胀痛虽未全消,却已被异样的快感完全盖过,畅快感如浪拍潮涌般扑来,舒服得她浑身发抖,顿时

    间,什么羞耻、惭愧、尊严,全都丢到一旁了,不但不再求饶抗拒,还本能地耸起了丰臀,阿飞大举抽送,他的攻势也

    慢慢地展了开来,开始xx起贵夫人又紧又热的菊花蕾。很快就将许筱竹的xx完全挑起,软语呻吟之间,谷中春泉又

    不断潺潺流出,纤腰更是前后不住挺送,迎合着阿飞的攻势,嘴中发出了鼓励的呻吟……佳人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

    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许筱竹感觉菊蕾一种很难形容,涨涨的,酥酥的满足感。她已经喘息呻吟着

    接连泻身。

    美妇马如兰看得也是动情到了极处,爽的神魂颠倒。她方娇喘吁吁,就被阿飞扑倒在下面。

    干涩疼痛很快过去了,马如兰感到后庭谷道都被塞的满满的,他在她的xx内抽送着,佳人彷彿置身仙境,一道又

    一道无法言喻的快感震撼着她每一寸肌肤,她痛快的发出惊天动地的xx,连续达到前所未有的xx。阿飞一手压住美

    妇她的粉背,一手扶住着她纤腰,压得美妇马如兰一双玉臂根本撑不住床,只有隆臀高高挺起,迎上阿飞在她菊蕾内一

    下接着一下的大力抽送。阿飞也在美妇马如兰菊蕾深处疯狂xx,放开架子,使出浑身解数,感受佳人逐渐产生快感的

    同时自己也享shòu

    着佳人那美妙后庭,娇嫩菊花蕾所带给他的欲仙欲死,飘飘然,如登仙境的xx余韵,突然机伶伶的一

    个冷战,阿飞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同时,庞然大物向美妇马如兰的深处急冲;迷糊间,佳人只觉得身体里那可怕

    的东西突然震动了起来,一缩一胀间,一股股的热流喷进了她的菊蕾深处。

    菊蕾深处被阿飞滚烫的岩浆一冲,马如兰也到达xx,她婉转呻吟,在与阿飞共赴巫山下,攀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快

    乐高峰。

    一阵xx交欢、颠鸾倒凤,只见床上三具一丝不挂的xx翻滚交合、缠绕交媾……

    三个疯狂的男女舍死忘生地交配、疯狂合体……

    汹涌的阴精玉液浸湿了他的庞然大物,并渐渐流出花房口,流出玉溪,流出沟壑幽谷,湿濡了一大片洁白的床单…

    …

    “我爱你们,我要你们永远做我的女人!”

    “筱竹姨妈,惜春表嫂,我们好久不见了,你们好啊!”

    阿飞微笑问候。

    “怎么?你们早就认识吗?”

    林凭祥问道,暗想阿飞传奇般的经lì

    也不是吹嘘出来的,在黑道有些影响力也不是虚假的。

    阿飞笑道:“当然认识了。我应文兴表哥邀请到家中饮酒吃饭,好好品尝过惜春表嫂——的手艺,还参观过筱竹姨

    妈的收藏呢!至今仍然令我魂牵梦绕叹为观止呢!”

    许筱竹和苏惜春呐呐应和,少妇苏惜春想到自己脑海里面连做梦都是张子建的面庞,却无论如何想不到那个在轿车

    里面酒桌下面调戏骚扰自己,在酒后引诱自己xx,在丈夫唐文兴烂醉如泥的身旁诱奸占有她把她一次又一次送上xx

    的xx的张子建竟然是眼前这个阿飞乔装改扮的,想起来他的强悍就让她春心荡漾玉体酸软,可是现在看见他的面目全

    非,又感到羞辱难堪,她羞愤地瞪了他一眼,轻轻离去。

    “你筱竹姨妈是收藏的行家!你如果感兴趣,可以多多向她请教!”

    许筱蝶说道,“筱竹你们娘俩聊天交流,你也可以带着阿飞在花园别墅四处参观一下。”

    林凭祥许筱蝶乘坐电梯先上去了。

    “姨娘不仅丰韵不减,反而更加光彩照人了!姨妈有意带我四处参观一下吗?”

    阿飞色咪咪地打量着久违的成熟美妇许筱竹,她丰腴肥美的臀瓣在粉红色牡丹图案的苏绣旗袍里面,包裹得紧绷绷

    的,更加显得丰腴滚圆,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两条修长浑圆的xx从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肉色透明水晶丝袜下

    面的肌肤十分白皙,在阳光照射下泛起诱人犯罪的粉红色,雪白丰满的大腿和水晶丝袜的蕾丝花边也隐约可见,配上乳

    白色的高根鞋,显得那么雍容华贵贤淑典雅,而且又那么性感撩人,浑身上下洋溢着成熟美妇的丰韵和迷人风情,闻到

    成熟美妇许筱竹身上扑鼻的法国高档香水的芳香,饱餐旗袍下面走光的秀色,想起那次在唐门收藏室里面熟妇许筱竹的

    风骚放浪熟美媚骨,惹得阿飞欲火熊熊,不禁食指大动。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

    许筱竹转身走到电梯门前,冷若冰霜地说道,“你这个骗子!就会装神弄鬼,那样欺骗欺负人家!现在又摇身一变

    ,什么时候认了我姐姐作干妈了?”

    “好姨妈,不是我有意欺瞒你,是形势紧迫身不由己啊!不然的话,你那收藏的珍品宝贝早就让慧敏姨妈转移到日

    本东京博物馆去了!”

    阿飞追随过去轻轻地搂住许筱竹的柳腰,温柔地低声说道,“何况我当时脸皮虽然是假的,可是当时说的话都是真

    心实意肺腑之言,我赞美姨妈是人间极品,风华绝代,美艳绝伦,满室的古董玉器在您面前都化为粪土,不名一文!赞

    美您那美艳的容貌,曼妙的身材,雍容华贵的气质,贤淑高雅的丰韵,怎么是那些毫无生气的古董玉器可以比拟可以相

    提并论的呢!我当时的赞美是发自内心的,当时的身体反应也是情不自禁的,好姨妈,我对你的爱心天地可见!好姨妈

    ,都是我不好,好了吧?”

    女人喜欢生气喜欢找茬,因为女人都喜欢男人这样小心翼翼的赔不是,温情款款的赞美,和情话绵绵地哄逗女人开

    心乞求女人原谅。成熟美妇许筱竹也是听的芳心迷醉暗喜,又害pà

    引起旁边佣人的注意,任由阿飞搂着柳腰进入电梯,

    她含羞带怨委屈埋怨地娇嗔道:“你知dào

    人家听说了真相,人家多么伤心吗?小坏蛋!”

    说着在阿飞的胳膊上使劲拧了一把。

    “好宝贝,都是我不好!你如果打我骂我还不解气的话,干脆你就咬我两口算了!”

    阿飞搂抱住许筱竹软语温存调笑着,色手抚摩揉捏着成熟遗孀美妇许筱竹的丰腴浑圆的臀瓣,嘴唇却紧贴着她的象

    牙雕刻的颈项,轻轻亲吻咬啮着她白嫩柔软的耳垂。

    “啊!”

    成熟遗孀美妇许筱竹被阿飞一搂一抱就感觉玉体酥软无力,久违的冲动渴望刺激得春心萌发,娇喘吁吁地嗔怪道,

    “咬死你也不解恨!小坏蛋!”

    “姨妈是不是想咬我的极品象牙啊?”

    阿飞淫亵地坏笑着按上成熟美妇许筱竹丰硕高耸的酥胸使劲揉捏了两把。

    “大色狼!不要这样啊!”

    成熟遗孀美妇许筱竹想起在收藏室里面就是一句象牙点燃了熊熊欲火的,被阿飞揉捏得她浑身酸麻酥软,依靠在爱

    郎的胸膛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娇喘吁吁嘤咛呢喃道,“电梯马上到四楼了啊!”

    “那就再下去!”

    阿飞迅即按键,他是既得陇复望蜀,色手探进许筱竹的旗袍开叉,直捣黄龙,近乎狂野地抚摩揉搓着成熟美妇许筱

    竹丰满浑圆的大腿,包裹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更显得手感滑腻弹性十足,成熟美妇许筱竹春心荡漾,微微抬起xx主动

    迎合着爱郎的抚摸,可是,当她清晰感受到他的色手已经按上了她的蕾丝内裤,按摩揉捏着她的沟壑幽谷的时候,成熟

    美妇许筱竹扭动着娇躯想要挣扎着推开他的怀抱,可是,她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手指已经从内裤边沿径直进入了她的禁地。

    “啊——飞儿,不要啊!人家这几天还没有干净呢!”

    成熟美妇许筱竹长长地呻吟一声,扭动停止了,挣扎停止了,她浑身酥软无力地瘫软在他的怀抱里面,任由他上下

    其手,肆无忌惮地轻薄羞辱。可怕的是她已经春水潺潺,幽谷泥泞,更可怕的是她居然分开两条雪白的xx,让他更加

    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她居然轻轻蠕动着腰身,曲意逢迎着他的手指,而她只能无助地喘息着呻吟

    着:“阿飞,不要啊!不要这样!”

    阿飞突然动情地亲吻住了成熟美妇许筱竹的樱桃小口,她很快就完全迷失在他娴熟的湿吻技巧里面,唇舌交织,吮

    吸舔动,津液横生,她动情的吐出香甜的小舌任由他纠缠吮吸,娇躯颤抖,xx酥软,芊芊玉手不由自主地隔着衣裤按

    上他高高搭起的帐篷,她也明显感觉到他的硕大坚硬,感觉到他转移着温柔地舔弄咬啮她的白皙柔软的耳垂,那是她最

    敏感的区域之一,她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的骚动和渴望在蠢蠢欲动,xx深处也开始酸麻酥软,骚痒难捺,春水潺潺

    汩汩地顺着他的手指流淌出来,成熟遗孀美妇许筱竹粉面绯红,娇喘微微,哀求道:“好飞儿,饶了人家吧!人家真的

    没有干净呢!晚天人家任凭你予取予求,好吗?老公!”

    “不生气了吧?我的筱竹?”

    阿飞恋恋不舍地放开怀里的成熟美妇。

    “人家哪里敢生你的气呢?”

    许筱竹爱抚着爱郎阿飞的胸膛,在他脸颊上亲吻一口温柔呢喃道,“晚上是你的洞房花烛夜,刚才已经安排好了玉

    芝玉倩和雅诗三女服侍你,有你忙活爽快的了!就怕你晚天都堕入温柔乡中,想不到人家了呢!”

    “我怎么舍得我的筱竹我的姨妈呢?”

    阿飞咬啮着遗孀美妇许筱竹的耳朵低声命令道,“我要你以后穿上吊带丝袜和丁字内裤,随时随地等候我的召唤我

    的临幸我的疼爱哦!”

    “小坏蛋,大色狼,就知dào

    想方设法地欺负折腾人家!”

    遗孀美妇许筱竹眉目含春媚眼如丝地啐骂娇嗔道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