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秦巧巧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小弟回来,没有给大嫂请安,嫂子不会生气了吧?”

    阿飞看她端坐着,旗袍开叉处裸露出雪白丰满的xx,非常性感,可是面容冷艳,如同冰霜,不知dào

    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小心翼翼地赔笑道。

    “生气?我凭什么生气?”

    秦巧巧冷笑道,“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听说,连岳群和陆宗禹都对你俯首贴耳了?你当真好大的本事啊!当真是深藏不露啊!嫂子应该恭喜你荣升帮主职位啊!”

    “嫂子您可能有点误会了”阿飞解释道。

    “张子建,你不要以为你大哥锒铛入狱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先抢班夺权,抢夺了帮主职位,坐着专车公然出入;现在又和林玉芝惺惺作态,作出如此肉麻的样子;接下来,是不是要名正言顺地成为别墅的主人,将我和孩子挤到犄角旮旯,甚至干脆狠心把我们扫地出门!张家从此都变成你张子建的天下!这下才称心如意,和林玉芝继xù

    出双入对,恩爱缠绵!可惜,林玉芝也未必真的喜欢你这个花花公子!”

    美貌妩媚的秦巧巧居然突然柳眉倒立,如此歇斯底里,如同泼妇一般兴师问罪。

    阿飞冷冷地盯着理她的眼睛,悠悠问道:“你怎么就知dào

    林玉芝不喜欢我呢?”

    秦巧巧毫不退让毫不顾忌地脱口而出:“谁不知dào

    你是花花公子,出了名的快枪手,银样蜡枪头!林玉芝背地里哭,现在还在我面前装出恩爱的样子!哼!当阿拉是刚豆啊!”

    “哦!是的吗?你居然还知dào

    我是快枪手,银样蜡枪头?嫂子,你知dào

    的还不少呢!”

    阿飞死死盯着她的眼睛,起身慢慢逼近她,淫笑着打量她旗袍紧裹下的丰胸xx。

    秦巧巧看见他的淫笑,不寒而栗,胆怯地急忙起身怒叱道:“你不要过来!你想干什么?”

    阿飞看着她胆怯慌乱的模样,淫笑道:“嫂子想我会干什么?”

    秦巧巧惊惶失措地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卧室,一边逃一边还回头望,跑进卧室,她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玉手捂住胸口,芳心怦怦地仿佛要跳出来一样,刚想销上保险锁。

    突然,一股大力猛地将房门推开,秦巧巧几乎被推倒在地。只件张子建淫笑着慢慢地踱进卧室。

    “张子建,你要干什么?你站住,不然,我就要叫了!”

    秦巧巧吓得花容失色。

    “你叫呀!叫管家和佣人都来观赏呀!”

    张子建反手将门关上,淫笑着,“我特意来让嫂子亲自检验一下我到底是不是快枪手?到底是不是银样蜡枪头?”

    “张子建,你干什么?我是你嫂子呀!你敢?”

    秦巧巧慌乱的脚步已经暴露了她的色厉内荏,散乱的旗袍襟角下面裸露出雪白修长的xx,丰满浑圆的大腿都清晰可见。她看见张子建的淫亵的眼光,惊惶地用手去拉紧旗袍想遮掩住雪白浑圆的大腿,可是,这样的动作反而更加充满诱惑,更加惹人遐想。

    “现在里里外外都是我在操心维持,为了救大哥我磨碎了嘴,跑断了腿,费尽了心思,你居然还如此冤枉我!”

    阿飞一步步将秦巧巧逼到墙角,他快意地看着眼前这个刚才还河东狮吼歇斯底里的秦巧巧,现在胆战心惊的抖若筛糠,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他欣赏着她玲珑剔透的身材,淫笑着。

    “流氓!”

    秦巧巧突然挥手猛然打向阿飞,被阿飞一把抓住一甩,就将她整个地甩在床上,然后合身扑了上去,死死地压住她的玉体。

    秦巧巧疯狂地挣扎着,手脚发疯地反抗,很快就被身强力壮的张子建制服,双手被按在头上,双腿被他紧紧地压住。经过挣扎反抗,此时,她的旗袍下襟已经凌乱地撩起在一旁,裸露出两条雪白浑圆的xx,叉开着被他压在身下,黑色的蕾丝性感内裤依稀可见,更显强暴的性感诱人。

    秦巧巧知dào

    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张子建的对手,挣扎反抗都无济于事,她索性放qì

    了挣扎,任由他压住,她冷冷说道:“张子建,你以为这样就能证明什么?恰恰证明你的心虚!证明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快枪手,一个如假包换的银样蜡枪头!我鄙视你!”

    “哦!是吗?那接下来希望你还能有勇气坚持你的观点!”

    阿飞淫笑着,顶起的帐篷正好抵在她的xx之间。

    秦巧巧即使隔着内裤,也已经感受到他的硬度和热度,感受到张子建挺动腰身,增加着顶撞和摩擦的力度。她依然冷傲地无动于衷地看着他,甚至冷笑道:“你感觉这样有意思吗?要不要我给你计算一下时间?读秒吗?”

    可是,她表面虽然尽量平静,她的内心却开始随着他的碰撞而颤抖,娇躯开始过电一样酸麻酥软,喘息已经不再均匀。

    “哦!只要你有足够的镇定和耐心,你可以读秒!希望你能够数清楚哦!”

    阿飞淫笑着。

    秦巧巧长长地呻吟了一声,不知dào

    什么时候,他居然释fàng

    出来分身,xx裸地钻进她的黑色蕾丝镂空内裤,她清晰的感觉到他的长度硬度和热度,不由得娇喘吁吁,xx蛇一样地扭动,近乎羞辱地哀求道:“子建,不可以的!我是你的大嫂呀!你放开我吧!”

    她和张子强结婚时非常恩爱,可是,这些年来,尤其她生过孩子之后,张子强又有了新欢,而且很可能喜欢上了变态同性恋,对她已经熟视无睹,多年已经没有夫妻亲热,更不要说夫妻之间的性生活了!所以,她知dào

    张子建升任帮主总经理她并不生气,知dào

    岳群几个老梆子归顺他她也不生气,但是看见张子建林玉芝两人当着她的面缠绵浪漫如胶似漆的样子,她就象吃了苍蝇一样,歇斯底里地发作,恶言恶语,一发不可收拾,居然就到了这个地步。表面冷淡孤僻,不肯服软,可是她的xx已经背叛出卖了她,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内心的渴望,xx的空虚,情不自禁的春水湿透了内裤,怎么会这样?羞死人了!

    “只要嫂子求饶,我就放开你!”

    阿飞继xù

    摩擦着她。

    秦巧巧内心复杂地犹豫着徘徊着,不肯轻易求饶服输。

    阿飞不管不顾地毅然决然地挺进贯穿了她,这个张子强的妻子,张子建的嫂子,美艳著名的女明星喘息声呻吟声渐渐平息下来,激情的风暴慢慢停息,秦巧巧这才发xiàn

    自己居然双手紧紧搂抱住张子建的虎背熊腰,两条雪白修长的xx缠绕紧夹住他的腰臀,自己的xx深处还恋恋不舍地包裹着他,她还依然沉浸在难忘难舍的激情之中。

    秦巧巧才想起自己一开始是如何坚决的认定他是快枪手银样蜡枪头,然后是如何坚定地拒绝他的强奸,可是面对的张子建居然那么的强壮,那么的奋进,那么的律动,那么的尖挺持久,很快就摧毁了她内心的防线,后来他开始亲吻咬啮她的柔软的耳垂,抚摩揉搓她的丰满的xx,三管齐下,彻底征服了她的春心,彻底激发了她的春情,起先的羞辱完全转化为xx,转化为强奸的快感,转化为叔嫂xx的刺激,她多年空旷的枯井泛起了涟漪,空虚的芳心充满了渴望,春心勃发,春情荡漾,她情不自禁地双手搂抱着他,双腿缠绕着他,秀发摆动,xx扭动,挺动着丰腴的美臀,光滑的小腹,婉转逢迎,纵体承欢接二连三地攀上xx的高峰之后,秦巧巧这才从忘我的xx之中醒转过来,她趴伏在张子建的宽阔健壮的胸膛上面委屈羞辱地哭泣起来:“你坏死了!居然这样欺负人家!我毕竟是你的嫂子啊!我以后怎么见你大哥呀?”

    “好姐姐,小弟我早就被你的国色天香迷得神魂颠倒,今天得偿所愿,能够与姐姐春风xx一度,小弟就是死了也无悔无怨了!”

    阿飞搂抱着她丰腴圆润的xx,软语温存。

    “人家都人老珠黄了,你家林玉芝就是一个绝色美女,又是著名主持,你和她缠绵浪漫如胶似漆的,现在又说这样的花言巧语来骗我?”

    秦巧巧掐着他的,不依不饶地嗔怪道。

    “谁说姐姐人老珠黄了?姐姐正是珠圆玉润!最是成熟诱惑,最是充满魅力的年龄!大哥误入歧途,冷淡嫂子,让嫂子如花似玉却独守空房,忍受那长夜难耐的寂寞空虚!”

    阿飞爱抚着她的丰满柔软的xx,说着甜言蜜语,“以后,小弟一定会让嫂子和侄子幸福的!我已经和玉芝说过了,把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分到嫂子和侄子的名下!好吗?”

    “以后,嫂子和孩子就全靠兄弟了!子建,你可不要辜负嫂子啊!”

    秦巧巧又是感动又是羞涩地搂抱着他强壮的身躯。

    “只要嫂子需yào

    ,小弟怎么敢不全力以赴尽心竭力让嫂子满yì

    呢?”

    阿飞动情地抚摩着她的丰腴圆润的xx,秦巧巧肌肤滑腻柔嫩,显见平常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真是动人尤物。而神mì

    一被男子侵袭,反应敏感无比,防线马上溃堤,急速的春心荡漾,欲火难耐,显见礼教的道德无法压制少妇人妻久未享鱼水之欢的xx欲求。阿飞见她丰腴圆润的娇躯在自己双手亵玩挑逗之下,婉转呻吟,春情荡漾,更有种变态淫荡的成就感,深埋在她的xx里面的分身立kè

    再起雄风,喘息声呻吟声,满室春色

    新寡文君秦巧巧呆若木鸡地端坐着看着张子强的遗像,一身黑色的孝衣,更显得妩媚动人。俗话说:要想俏,一身孝!的确如此!

    “他死了?!”秦巧巧喃喃道。

    “是的!人死不能复生,嫂子不要再难过了!”阿飞轻轻搂抱住秦巧巧的纤腰,软语劝慰道。

    “你真的要去日本?”秦巧巧继xù

    喃喃道。

    “是的!我已经决定了,一定要为大哥报仇!”阿飞心里想的是一定要为父亲报仇雪恨。

    “不要!”秦巧巧突然反身搂抱住张子建,紧紧地搂抱住他,近乎哭泣着说道,“我不让你去!他已经死了,我不能让你再身陷险地!我不要你去!”娇艳的檀口微启,贝齿轻舐著樱唇,散发出芬芳馥郁的幽香,轻纱的黑色孝衣掩不住佳人婀娜美妙的曲线,玲珑有致xx若隐若现,衣下玉峰高耸,裂衣欲出;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纤纤细腰仅堪盈盈一握。

    阿飞的双眼目不转楮地盯著佳人新寡文君嫂子,美人玉体娇躯山峦起伏,美不胜收,玲珑浮突得恰到好处,高耸的酥胸前两处丰挺娇翘的乳峰将黑色孝衣前襟鼓鼓的顶起,双峰之间形成一道高高的山梁,随孝衣紧贴著雪峰上下完美的弧线下来,上面连接著浑圆柔美的肩部,粉嫩娇躯在黑色孝衣掩映间,惹人遐思。紧缩的小腹与腰部纤细美妙的曲线浑然一体,佳人丰盈高翘的臀部和柔美修长的xx浑圆紧绷绷的,性感无比。

    阿飞听出她对自己的真情,轻轻而狂热地亲吻着新寡文君秦巧巧的樱桃小口,唇舌交织,她动情地喘息着。他的色手抚摩揉搓着新寡文君她的玲珑剔透的xx,揉搓得她瘫软如泥。

    “我们俩一起去日本!我们打着影视公司赴日合zuò

    的幌子,掩护我做事!我决定的事情,不可更改!”阿飞的色手脱掉她的裤子,气喘吁吁地说道。

    “嫂子陪你赴汤蹈火,同生共死!可是,今天不要这样。”新寡文君秦巧巧喘息着,无力地挣扎着,“好弟弟,你大哥看着呢!”

    “我就是要他看着,让他放心离去,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阿飞不管不顾地让新寡文君秦巧巧趴伏在张子强的灵台前,丰腴雪白的美臀高高翘起,他腰身挺动,毅然决然地进入了新寡文君她的xx。

    新寡文君秦巧巧上身还穿着黑色的孝衣,趴在丈夫张子强的灵台前,眼睁睁地看着丈夫的遗像,在亡夫的注目下,小叔子居然肆无忌惮地昂然挺进,新寡文君秦巧巧的眼神羞辱羞涩,继而难为情娇羞无限,在他的抽送下,她继而刺激动情,“对不起,子强,我无法控zhì

    自己了!”

    “子强dà

    哥,你放心去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嫂子和侄子的!”阿飞喃喃着,索性将新寡文君嫂子秦巧巧翻身搂抱起来,放在灵台上,色手撕扯去上衣,揉搓着她的丰满雪白的xx,粗暴挺进奋进。

    “嗯……嗯……你真行啊!啊!”新寡文君秦巧巧这时已被阿飞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欲火烧身、xx横流。她难耐得娇躯颤抖、呻吟不断。

    “美人儿嫂子,你说什么呢?”阿飞下面不停,嘴里还要继xù

    挑逗她。

    “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那个!”新寡文君秦巧巧不胜娇羞,闭上媚眼细语轻声说着,看着丈夫的遗像,还要对小叔子说如此淫猥的性话。这些话现在使得成熟的少妇深感呼吸急促、春心荡漾。

    阿飞是故yì

    让端庄贤淑的秦巧巧再由口中说出些性器的淫邪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耻,全心享shòu

    男女交欢的乐趣。

    →第114章-新寡文君(下)←

    阿飞是故yì

    让端庄贤淑的秦巧巧再由口中说出些性器的淫邪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耻,全心享shòu

    男女交欢的乐趣。

    “你说哪里爽?……”“羞死啦……你……你就会欺负嫂子,就是下……下面爽啦!……”她娇喘急促。阿飞爱抚着秦巧巧那一对丰盈柔软的xx,她的xx愈形坚挺。他用嘴唇吮着轻轻拉拨,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挑逗使得新寡文君秦巧巧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xx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新寡文君她完全沉溺xx的快感中,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急促娇啼,新寡文君秦巧巧骚浪十足的喘息呻吟,使往昔端庄贤淑的风范不复存zài

    ,此刻的她骚浪更加风情迷人。

    “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泄……泄了!……”新寡文君秦巧巧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xx从甬道里面急泄而出。新寡文君秦巧巧纵情淫荡地前后扭晃肥臀迎合着,xx不停的前後摆动,使得两颗丰硕肥大的xx前后晃动着,飘曳的头发很是美丽。

    成熟美艳的秦巧些巧品尝如此激情的xx,兴奋得四肢百骸悸动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xx直冒。“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亲哥哥!……亲丈夫!巧巧被你xx得好舒服!……哎哟!……喔……喔……”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亲丈夫!……我受不了啦!……好勇猛好强悍!……啊……美死了!……好爽快!……我又要泄了……”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xx加速前後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就在丈夫张子强的灵台前,新寡文君秦巧巧一次又一次地被张子建送上了xx的xx。

    阿飞痛痛快快地洗个凉水澡,穿着睡衣躺倒在床上,感叹着人生无常,须臾如白云,须臾如黑狗,从家乡来到南方市,从中学闭门羹到见义勇为负伤,从保险公司到朱卫东绑架案,从慈善宴会到周末酒会,从黑帮火并到父子相认,从天伦之乐到卧底张府,从风流快活到晴天霹雳,从舞林大赛现在又到了***东京,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如果是一个局外人会情不自禁地叹为观止,可是阿飞亲身经lì

    ,只能感叹命运多舛,造物弄人。

    秦巧巧推门娇笑着走了进来,撒娇地扑进了阿飞的怀抱。

    “好嫂子,今天让你把我捉弄惨了!”

    阿飞近乎惩罚的亲吻揉搓得秦巧巧娇喘吁吁,瘫软如泥。

    “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

    秦巧巧眉目含春地爱抚着他的宽阔强壮的胸膛,娇嗔道,“你还叫人家嫂子吗?”

    “我应该叫你老呀婆?”

    阿飞扯开她身上红色的睡衣,张嘴亲吻咬啮吮吸着秦巧巧饱满圆润的xx。

    “你叫人家姐姐也行,老婆也好,总之不应该再叫人家嫂子了!”

    秦巧巧动情地喘息着呻吟着,突然说道,“阿飞,你说对吗?”

    阿飞如被电击,头脑嗡的一声,有种东窗事发的感觉,强自镇定地装作莫名其妙地看着秦巧巧道:“嫂子叫我什么?阿飞?嫂子开玩笑吗?”

    “阿飞,人家连身心都属于你了!你就忍心一直这样欺骗人家吗?”

    秦巧巧搂抱住阿飞的面庞,幽怨地说道,“阿飞,你对人家连最起码的信任感都没有吗?”

    这无异于一个赌博,甚至是拿生命在赌博,如果秦巧巧有异心的话,阿飞恐怕就难以回去了,弄不好会死无葬身之地。

    阿飞叹息了一声,慢慢揭开脸上的面皮,露出自己的庐山真面目:“我知dào

    姐姐早晚都会察觉的!”

    是啊,林肯曾经说过:你可以在有些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有些人,但是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所有的人!假的就是假的,总有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

    “你从看守所回来就表现的与平日里的张子建大相径庭!说话高屋建瓴,办事雷厉风行,玉芝突然变得温柔顺从,夫妻关系变得恩爱缠绵,就连那方面也变得雄伟强悍,这一切都说明你已经不是往日的张子建了。就说你那天强奸人家,就是给张子建吃春药他也绝对不敢的!”

    秦巧巧温顺地依偎在阿飞的胸前。

    “是姐姐那天穿着旗袍太妩媚迷人了!再说,我什么时候强奸姐姐了?是姐姐半推半就的啊!”

    阿飞的色手滑过秦巧巧光滑平坦的小腹,探进了她的xx之间。

    “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

    秦巧巧动情地挺起羊脂白玉的xx,分开丰满浑圆的xx,任由他的色手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她喘息着说道,“当然还有很多破绽,可是最让我确定你不是张子建的,也是最让我感动的是你宣bù

    把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分给姐姐,张子建吝啬刻薄,要他这样做,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何况还分给子妃,甚至岳群等人。姐姐故yì

    和玉芝谈心,不知不觉地从她那里套出了蛛丝马迹!再加上,你后来说去和阿飞谈判,玉芝还陪你去给你父亲祭奠,三天没有回来,回来就说了那些话。姐姐更加确定你就是阿飞了!”

    “那姐姐为什么不点破呢?”

    阿飞将色手上的汁液抚摩在她饱满的乳肉上面。

    “因为人家已经离不开你了,因为人家要作你的老婆!好吗?”

    秦巧巧动情地搂抱住阿飞的虎背熊腰,两条雪白修长的xx紧紧缠绕住他的腰臀,毫无隔阂肆无忌惮地摩擦着他的庞然大物,她媚眼如丝地发骚道,“好阿飞,以阿飞的身份进入人家好吗?”

    阿飞早就欲火高涨,压住她挺身进入,近乎狂野地抽送,近乎猛烈地撞击,近乎粗暴地轰炸。阿飞爱抚着秦巧巧那一对丰盈柔软的xx,她的xx愈发坚挺膨胀。他用嘴唇吮着轻轻拉拨,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

    秦巧巧春情荡漾,美臀款摆,粉胯挺动,纵体承欢,喘息呻吟,淫荡xx:“好弟弟,好老公!”

    阿飞把秦巧巧两次送上xx的颠峰之后,感觉爽快到了极点,叫道:“老婆,张开嘴巴!”

    他迅速抽出来捅入秦巧巧的樱桃小口,腰眼一麻,剧烈抖动,喷射而出,滚烫的岩浆充满了秦巧巧温暖柔软的口腔,从嘴角溢出。

    “老婆,不许浪费我的酸奶,必须吞咽下去哦!”

    阿飞声色俱厉地命令道。

    秦巧巧媚眼如丝地瞪了他一眼,乖乖地温顺地吞咽了下去,伸出香艳的小舌把阿飞舔拭干净。

    “这才是我的好老婆呢!”

    看着美艳的著名演员秦巧巧如此吞咽自己的岩浆,阿飞心里近乎变态一样的舒服兴奋,奖励似的揉捏着秦巧巧雪白丰满的xx,淫笑道,“姐姐被我调教得越来越骚越来越浪了!真是我的小娼妇!”

    “好弟弟,姐姐心甘情愿地做你的xx荡妇!只要你不嫌弃姐姐是残花败柳,姐姐就感激不尽了!”

    秦巧巧温柔顺从地依偎在阿飞的胸前,白嫩纤细的手指揉捏着他的。

    “少妇人妻更有风情,更懂情趣,更了解男人的g点,更知dào

    什么是如胶似漆,什么是xx,什么是水乳交融。”

    阿飞捏弄着秦巧巧的樱桃一样的,“你看少妇池田香织就懂得纵体逢迎,村田和美就只会被动挨打,当然少女破处的滋味也是相当美妙的!那么狭窄,那么紧涩,那样紧张的收缩,那样快感的痉挛!”

    “小色狼,是不是还对那两个***xx荡妇念念不忘呢!”

    秦巧巧看见他说着说着雄风再起,不禁用玉手掌握住他娇嗔道,“小坏蛋,提起她们就兴奋了吧?”

    “好姐姐,我们来个破处吧?”

    阿飞淫心又起。

    “小坏蛋,人家都是残花败柳了,哪里有什么处可破?”

    秦巧巧妩媚地嗔怪道,玉手却不停地套动。

    “谁说姐姐是残花败柳?姐姐还有一朵菊花没有开发呢吧?”

    阿飞的手指一击中的径直按在了秦巧巧的菊蕾上。

    秦巧巧被按得娇躯颤抖,媚眼如丝地瞪了阿飞一眼道:“哪里学得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小坏蛋!啊!”

    她感觉到阿飞的手指居然插入了进去,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人家怕疼,好老公,你一定要温柔点啊!”

    说着,她温顺地跪在床上,高高翘起丰腴滚圆的美臀,任由他的手指为所欲为。

    “小娼妇,又出水了!”

    阿飞的色手在秦巧巧的沟壑幽谷里面抚摩了一把,顺手将汁液抹进了她的菊蕾,然后,他兴奋无比地抚摩揉捏着她丰腴滚圆的臀瓣,双手掐住她的腰肢,挺身进入。

    “疼!老公,太大了!疼啊!”

    才一探头,秦巧巧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呻吟,菊蕾近乎撕裂一般的疼痛,“你饶了我吧!老公!”

    阿飞也感觉到了少女一样的狭窄和紧涩,他慌忙爱怜地按兵不动,色手抚摩揉搓着秦巧巧玉瓜一样的xx,扳过她的脖子亲吻吮吸着她甜美的小舌,缓解她的剧痛,慢慢运用九浅一深的技法,先使她的菊蕾渐渐适应,然后猛然深入到底,自然又引发了她惊天动地的呻吟。

    秦巧巧感受到整个xx好象被硬生生撕裂一样,不过,在极度痛楚之后慢慢地开始随着他的抽送泛起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这样的破处的确是密不可分的接触,的确是惊心动魄的插入,比少女真zhèng

    的破处还要疼痛和xx!秦巧巧已经苦尽甘来,春情荡漾,向后挺动着丰腴滚圆的美臀,迎合着阿飞猛烈的撞击。阿飞爱抚着秦巧巧那一对丰盈柔软的xx,她的xx愈发坚挺膨胀。挑逗使得秦巧巧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xx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她完全沉溺xx的快感中,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急促娇啼,秦巧巧骚浪十足的狂呐,使往昔端庄贤淑的风范不复存zài

    ,此刻的她骚浪得有如发情的母狗。小腹与臀瓣拍打得“啪啪”作响,粗重的喘息,淫荡的呻吟,几度缱绻缠绵,几度死去活来,几度飘飘欲仙,几度欲仙欲死!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