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雅琴母女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婷婷吓了一跳,见苏雅琴苏芳菲郭丽雅芳芳萍萍都笑眯眯地看着她,知dào

    自己上了这个小坏蛋的当了,羞赧无比地娇嗔道:“好啊!小坏蛋骗我,你们也合伙欺负我一个人,看我不……”

    大宝猛然俯身吻住婷婷那柔美鲜红的香唇,制止了她继xù

    娇嗔,立kè

    强闯玉关,婷婷当着众女的面,没有想到他肆无忌惮地强行亲吻,她一阵本能羞涩地银牙轻咬,不让大宝得逞,还挣扎着推搪他的胸膛,可是被他紧紧搂住一阵狂吻,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众女识趣的退了出去,她见卧室里只剩下他们俩了,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大宝舌头火热地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香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婷婷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婷婷樱桃小嘴被封,瑶鼻连连娇哼,似抗议、似欢畅。

    第170章一龙六凤(四)

    温暖的嘴唇接吻着,传导着爱的流畅,婷婷慢慢地不再挣扎了,听凭大宝的湿吻,她也根本不想挣扎,早就渴望爱郎的再次侵犯和疼爱,任由他探入连衣裙里随心所欲的抚摩,她娇挺柔嫩的xx开始变硬,嫣红色的翘了起来,虽然不是第一次xx了,却不知dào

    自己是否真的适应了爱郎的庞然大物,只感到心儿更跳得厉害。

    &;&;大宝从背后转到婷婷对面,把她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再一次吻住她,一只手抚摸着xx。婷婷原本僵硬的身体开始柔软下来,甜蜜幸福的感觉从心底流出,化为对xx的渴望,敏感的舌关也伸进大宝的嘴里,和大宝的互相交缠起来,甜蜜的津液如琼浆玉液,沁人心肺。

    &;&;婷婷已进入情迷意乱的状态,发出娇吟的喘息,伴随着急促的呼吸胸脯起伏着。大宝知dào

    她已经进入状态,把手伸到了她的最敏感的部位,婷婷无反抗地张开了大腿,兴奋地接受着那一刻的到来,充满着美丽的渴望和幻想。

    “好老婆,这两天想我吗?”

    大宝问道,禄山之爪不停地在她温润娇挺的酥胸上抚摸揉捏着。

    “想啊!”

    婷婷娇喘吁吁,佯作气呼呼地娇嗔道,“想咬你一口!”

    “为什么想咬我一口呢?”

    体大宝抓住婷婷雪白娇嫩的芊芊玉手探进薄毯下按在他xx裸的下身上调笑道,“好老婆,是不是想咬这里一口啊?”

    “小坏蛋,谁让你好多事情都瞒着我呢?”

    婷婷芊芊玉手使劲握住他揉捏一把,心里惊呼怎么又比前几天粗大了好多?是不是中毒导致的结果呢?

    大宝心里有鬼,陪笑道:“我哪里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了?”

    “哼!还敢说没有?”

    婷婷咬着他的耳朵追问道,“我问起你芳姐姐萍姐姐的事情,你转移了话题;我问起你苏雪梅的事情,你也没有说;而且,你还瞒着我和芳菲姨妈……”

    “啊?你知dào

    了?”

    大宝惊问道。

    “还有妈妈……”

    婷婷连珠炮似的逼问道。

    “啊?我和雅琴阿姨,你也知dào

    了?”

    大宝大惊失色,不禁有些愧疚地嗫嚅道,“好老婆,我没有给你说实话,感觉真的有些对不起你……”

    “废话!昨天晚上,妈妈和芳菲姨妈已经跟我说了。”

    婷婷娇嗔道,“你每次折腾得我身心疲惫,然后再下楼和我妈妈偷欢,撞击得惊天动地的,我早就知dào

    了!哼!”

    “你早就知dào

    了?”

    大宝暗笑自己总是以为和苏雅琴偷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其实,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点不假啊!“那昨天晚上妈妈和芳菲干妈还和你说了什么?”

    被人抓住了小辫子,只好老老实实地在婷婷面前装作一副可怜巴巴犯错误孩子的模样。

    “妈妈说起来你和她的探险历程,那些传说预言和古典书籍的暗示,炎都池底下溶洞的历险,百花谱的传说,十大家族的势力,今天的事情更让我见识到了不可预知的凶险。”

    婷婷和苏雅琴一样,长久的同学同桌,对大宝有种莫名其妙的母爱,看见他可怜兮兮又恢复了羞赧的大男孩的感觉,不禁想到一起上学一起放学牵手同行的美好时光,自己总喜欢亲他一口,然后看着他羞赧的模样娇笑着回家甜甜入睡,又想到偷吃禁果之后他在她身上威风凛凛凶猛彪悍的样子,和从前的羞赧真是美妙的对比和矛盾的统一,她不禁在他脸颊亲吻一口,芊芊玉手温柔抚摸套动着他的巨龙,含情脉脉地柔声说道,“不过,妈妈说她和你在一起很快乐,心甘情愿,快乐幸福,而且她是牡丹花,还是你的第一个女人,芳菲姨妈还是菊花,看来我们前生注定都是你的女人了!小坏蛋,便宜你了!”

    “好老婆,我爱死你了!”

    大宝欣喜若狂地搂抱着婷婷亲吻道,“我虽然有很多女人,不过,你妈妈是我的第一个女人,而你却是我得到的第一个处女呢!你们母女俩都在我身心里面铭刻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哦!”

    婷婷自尊心得到了满足,嘻笑着不答话,小手却在薄毯下面轻轻的套弄起他的巨龙来了,无比温软的触感让他舒服的都要叫起来了,他的双手也更加温柔的在她的胸前活动着,挑逗着她少女的xx。婷婷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哼声,赛雪欺霜的娇躯上很快就浮现出了一层桃红色,她的小脸上也似乎渗透出了一层油油的香汗,果然是不堪挑逗的敏感xx。没多一会,他就感觉到一种奇异的香味从婷婷的身上传来,他低头一看,原来是小妮子已经动情了,从她粉红色肉缝里已经渗出了滴滴带着异香的春露。

    “婷婷,好老婆,你看这是什么啊?”

    他伸出手指在婷婷的xx里搅动了一下,然后拿出沾着透明液体的手指在婷婷面前晃了晃道。

    婷婷羞得满脸通红,扑到他的怀里,娇嗔道:“大宝,你好坏,你自己把人家逗得这样……却又取笑人家……人家不理你了……”

    随着她身子的扭动,她雪白娇挺的酥胸在他裸露的胸膛上蠕动着,带给他一种强烈的悸动。他忍住的冲动,笑着在她翘挺浑圆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追问着笑道:“刚才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说我把你逗得怎么了?”

    “死大宝……你坏……”

    婷婷的耳根都羞红了,她伏在他的肩上,贴在他的耳边娇喘着呢喃道,“你的好像比前几天更大更粗了,人家想咬你一口嘛!”

    说着掀开了薄毯,只见大宝的巨龙膨胀到粗如儿臂,血脉喷张,面目狰狞,吓得婷婷一声尖叫:“妈呀!”

    苏雅琴应声推门进来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婷婷?”

    一眼看见大宝的状况,她也不禁花容失色,娇躯轻颤,虽然昨天晚上终于通过谈话解除了母女俩之间的潜在隔膜,可是,看着女儿和大宝xx,她还是有点难为情,甚至对女儿有点愧疚不好意思。

    “妈妈,他是不是中毒很深啊?”

    婷婷拉住了妈妈的手,关切地问道,“我怕我应付不了,妈妈,我们该怎么办?”

    “和他xx,让他一次一次地发泄出来,也就是解毒了。”

    苏雅琴娇羞妩媚地呢喃道,美目却关心地看着大宝的眼睛。

    大宝搂着苏雅琴的柳腰,目不转睛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的眼睛,动情地说道:“好雅琴,我要你们俩……”

    苏雅琴跪在大宝胯下,用脸颊在大宝的男性图腾上磨擦,她要给大宝一次激情的体验,也要给女儿婷婷一个完美的示范。大宝只觉得血液从身体的各处聚集到,似乎能感觉到女人火热的呼吸,他在苏雅琴秀美的发间抚摸鼓励道:“雅琴,好舒服。”

    苏雅琴妩媚一笑,芊芊玉手轻轻抚摸大男孩的巨龙怒涨着,斜斜指向天空。苏雅琴用芊芊玉手握着大宝的巨龙滑动,大宝感觉全身有飘起来的感觉,他用力压着苏雅琴的头,声音有些颤抖说道:“雅琴,亲亲它。”

    “婷婷,学着点!”

    苏雅琴伸舌在巨龙顶端轻舔,撩拨着大男孩的xx。大宝头仰起,嘶嘶的吸着气,忽觉巨龙一热,感觉进入了女人温暖的口内,女人的双唇紧裹在xx的下方,甜美滑腻的舌尖在灵巧的舔弄着巨龙顶端。“噢!好雅琴,好舒服!”

    大宝“啊”的轻叫一声,女人的动作让他有些受不了。他低头看下,苏雅琴正仰头看他的表情,粗大的巨龙含在红润的双唇中。苏雅琴向他眨眨眼,头努力的前伸,尽lì

    让大宝的巨龙进入到更深处。

    大宝看着巨龙一寸寸的滑入苏雅琴口中,女人两颊潮红,两腮瘪凹了下去,鼻翼急促的扇动,显得很辛苦。“雅琴,不要勉强。”

    苏雅琴摇摇头,头猛得用力,嘴唇包裹到巨龙的底端。大宝感觉巨龙顶入狭窄的孔径,随着苏雅琴急促的呼吸,巨龙受到两腮有力的按压。婷婷也见样学样地趴过去和妈妈苏雅琴一起展开口舌服wù

    ,虽然她曾经吞吃过爱郎的宝贝,可是,今天由于魔毒,大宝膨胀的十分厉害,婷婷的樱桃小口根本含不进去,只好在棒身上亲吻舔弄着,看着苏雅琴婷婷母女俩如此口手并用,唇舌交加,大宝几乎忍不住爆fā

    出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激动。苏雅琴缓缓的让巨龙从口中退出,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大宝粗大的巨龙,火热起来。苏雅琴刚要再次含入,大宝把她和婷婷都拉了起来,紧紧得搂抱在怀里。大宝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她们母女俩的深深爱意。

    “好雅琴,摆一个最性感,最淫荡的姿势给我看吧?”

    大宝揉捏着苏雅琴丰硕饱满的乳峰坏笑道。

    “不要……不要这样当着婷婷的面……难为我……我真的不会。”

    苏雅琴羞赧妩媚地娇嗔道。

    “那我让婷婷教你,这总可以了把?”

    阿飞坏笑道。

    “你好坏,看在今天你拼命除魔的面子上,我答yīng

    你就是了……”

    说完苏雅琴一脸娇羞。绝色美貌的苏雅琴脱去身上的睡衣,躺下后,把自己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雪白的双腿打开,变成m的形状。

    一个成熟美妇迷人的花瓣幽谷展现在他的面前。美妇苏雅琴的花瓣幽谷,一片黑亮、浓密的芳草如森林般呈倒三角形分布在两条丰腴、白嫩的大腿中间,覆盖在微微隆起的沟壑幽谷上,然后,羞涩万分的苏雅琴用自己的双手分开自己粉红、肥厚、滑润的大花瓣,露出粉红色的滑嫩的小花瓣和微微洞开的幽谷口,那里,早已经晶亮晶亮了。苏雅琴羞涩地闭上了自己美丽的眼睛,不敢看大宝和婷婷。

    第171章雅琴母女(上)

    婷婷的脸涨得通红,妈妈的xx自己不是没有见过,但从没有感觉像今天这样动人。洁白的肌肤泛起一片片的红晕,丰满的xx完美的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面前。高挺圆润的xx,顶端微褐色的乳晕上耸立着已完全勃起的长长,随着苏雅琴的激烈喘息而上下微微颤动,一手斜撑在床上,黑色长发洒落脑后,双腿蜷屈,放于身后,在床头柔和的灯光下,一切显得那样的完美。

    从苏雅琴的花瓣幽谷传来成熟美妇特有的体香,他看得血脉贲涨,抬起头去吻她成熟、美丽的花瓣幽谷,当他的嘴吻在苏雅琴的花瓣上时,苏雅琴浑身一阵颤栗,他用舌尖分开苏雅琴的花瓣,舌头伸进苏雅琴滑润的幽谷里搅动着,然后又用双唇噙住苏雅琴已经挺起的如豆蔻般小巧、美丽的珍珠裹吮着。绝色大美人苏雅琴扭摆着白嫩的丰臀,在女儿身旁娇喘吁吁呻吟着:“啊……大宝……你好坏啊……”

    一阵无色、无味、晶莹、透明的液体从苏雅琴的幽谷流淌出来,流在他的脸上嘴里。

    大宝再也不敢怠慢,怀着炙热的男xx望,趴下身体,挺起巨龙往xx的粉红细缝送去。大宝将巨龙顶住苏雅琴的花心嫩肉,就是一阵磨转,用大拇指轻轻拨开柔柔紧闭的娇嫩花唇顶端那滑润无比的珍珠,犹如羽毛轻拂般轻轻搓揉。阵阵酥麻的充实快感,令苏雅琴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整个人再度瘫软,内心感到羞惭万分,“好大宝,……人家受不了了……”

    大宝还想再戏弄苏雅琴一次。他不急于将巨龙插入苏雅琴的玉体内,而是将苏雅琴整个臀部高高抬起,美妇桃源洞口,如今已经微微翻了开来,露出鲜红的肥美嫩肉和那颗娇艳欲滴的粉红色豆蔻,随着苏雅琴的扭动,肥美的幽谷嫩肉一张一合缓缓吞吐,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似的,一缕清泉汩汩流出,顺着股沟流下背脊,一股说不出的淫糜之色,刺激得大宝欲火高涨。“嗯……大宝,好哥哥,……思……我受不了……”

    苏雅琴媚眼如丝地哀求道,芊芊玉手紧紧抓住了女儿婷婷的胳膊,动情地不可遏抑,雪白的肌肤微微染上樱花色,她已经抬起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双腿,脚尖向下用力弯曲。

    女人的春水是大男孩的最佳补品,就象大男孩的精华对于女人能养颜美容一样。

    大宝当然不能放过,他两眼直视着苏雅琴缓缓扭动的雪白xx,忍不住捧起了美妇丰腴滚圆的美臀,舌头向肉缝移动,一张嘴,盖住了苏雅琴的桃源洞口,舔时像吸食果冻一样仔细的舔弄吮吸,硕大的舌头肆无忌惮地刺激着苏雅琴肥美的花瓣幽谷。大宝就是一阵啾啾吸吮,吸得苏雅琴如遭雷击,仿佛五脏六腑全给吸了出来一般,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xx颤抖,内里痉挛,不由自主,一道洪流从小蜜壶激射而出,居然射了大宝个满头满脸,登时羞得她脸如蔻丹,双目紧闭,双手紧紧抓住女儿的胳膊,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长出一口气,苏雅琴才媚眼如丝地呢喃道:“小坏蛋,你们俩合伙欺负妈妈?你还是先疼爱婷婷吧!”

    “都是我的好老婆,一个也不能少!”

    大宝淫笑着将婷婷搂着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婷婷,看得春心勃发了吧?两天不见,旧痛养好了,该享shòu

    新的快乐了!”

    “大宝……你的更粗大了……在下面顶得我好难受……不知dào

    是不是能够放进去呢?”

    说话之间,婷婷的小手已经下探抓住了他的巨龙,他轻轻的托起她的小屁股,嘴却含着她小巧可爱的耳珠轻轻一吮,婷婷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甜腻媚人的娇吟,苏雅琴的芊芊玉手却已经引导着火热的巨龙来到了她馋得直流口水的玉门幽谷。

    婷婷双手扶在大宝的肩膀上,臀部慢慢下坐,一种温暖包紧的感觉也随之从巨龙的前端传来,婷婷头微微后仰,杏眼微闭着,小嘴微张着,不断的吐出灼热的气体。

    “啊……妈呀!好大啊!好疼啊……”

    婷婷皱着眉头慢慢坐下,娇喘吁吁,呻吟不止,大宝猛然耸动一插到底,让他粗硬的巨龙完全充满了她娇嫩窄小的xx,饱涨充实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娇喘吁吁,美目迷离地向上翻去。

    “死大宝,轻一点啊!”

    苏雅琴看见大宝粗如儿臂的巨龙没根而入,插得婷婷差点翻白眼了,不免关心地嗔怪道。

    “岳母心疼了吗?都干了几次了,婷婷还是这么紧这么窄!”

    大宝双手按着她柔软浑圆的小屁股,暂时按兵不动,柔声问道:“婷婷,感觉还好吗?”

    婷婷张开双眸,用带着xx的目光凝望向他,娇喘呢喃道:“大宝……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你的那个好粗……涨得我里面满满的……”

    她伸过头来亲吻他,双手扶着他的肩膀不知深浅地摆动起腰部来。感受到她贴在他身上肌肤的灼热,加上从传来的强烈的快感,他也变得冲动起来,嘴在空中追逐着婷婷的小嘴,同时双手托着她雪白柔软的小屁股来回做起活塞运动。

    “哦……妈呀!大宝……好棒……啊……顶得我好舒服……”

    婷婷的小嘴在他脸上乱亲着,还不断的泄出诱人犯罪的呻吟。他也呼吸急促的在她的脸上、脖颈上、胸脯上留下一串热吻,口水也在她身上沾得到处都是。尤其是饱涨硬挺的小樱桃沾了口水之后,显得更加晶莹透明,看得他欲火直冒,动作也有些冲动起来,托着婷婷臀部上下摆动的幅度也大了起来,速度也明显加快。

    “啊……大宝……不要这么快了……”

    在他突然加快速度和幅度之后,强烈的快感让婷婷一下子失去了方寸,大声娇吟了起来,“啊……大宝……啊……太美了……啊……要美上天了……啊……大宝……你慢点啦……啊……我不行了……啊……”

    想不到大宝中毒之后更加粗大更加坚硬更加持久,这小妮子这么不经搞,才二三十下就大叫一声瘫软了下来,xx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从花心喷出了大量的春水,浇得巨龙也是一阵肉紧。

    大宝的欲火刚刚被挑了起来,婷婷这小妮子就缴械投降了,这早在大宝和苏雅琴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罢了。也许是刚才的xx来得太突然、太强烈了,婷婷的双眸紧紧闭着,神情也有些恍惚,娃娃般的小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慵懒。大宝没有急于丢开她去找苏雅琴泻火,而是静静的拥着她,轻轻的吻着她的小嘴,细心的体会着她xx之后的xx里收缩紧束的独特快感,更是给她一种依靠感安全感和幸福感。苏雅琴知dào

    女人在xx之后的那一瞬最是快乐,同时也最是脆弱,最需yào

    男人的拥bào

    爱抚,而绝大多数男人都是自己满足了就不管不顾,翻身倒头就睡,偏偏大宝这个大男孩却总是在这个时候给每个女人以爱抚,不管有意还是无意,这份细心这份体贴,都足以让和他欢好的女人身心愉悦,心甘情愿死心塌地地爱他。

    苏雅琴感动地楼抱住大宝和婷婷的身体,也寻找着婷婷的樱桃小嘴,亲吻着给女儿安抚,却将自己丰硕饱满的xx递到大宝的嘴边,她看着女儿和大宝xx,早就春情荡漾,情不自禁了,渴望大宝狂风暴雨的疼爱。

    婷婷娇喘吁吁,睁开迷离的美目,看见大宝一边爱抚着她,一边吮吸着妈妈苏雅琴雪白丰满的xx,含住葡萄一样的xx肆意咬啮着,埋入她幽谷中的巨龙更是斗志昂扬;而妈妈苏雅琴一边亲吻着女儿的樱唇,脸颊,安抚着她,一边将丰硕饱满的乳峰往大宝嘴里送,春心荡漾之下,哪怕被他咬疼,也在所不惜。

    “老公,放下我休息一会,我要看着你疼爱妈妈哦!”

    婷婷善解人意地娇笑道,“妈妈那里可是我出生的地方哦!”

    “好婷婷,我会好好照顾你出生之地的!”

    大宝坏笑着,食髓知味,低下头来,继xù

    朝着苏雅琴xx的秘洞口及股沟处不停的舔舐,一股羞赧中带着酥痒的感觉,苏雅琴扭动着雪白丰腴滚圆的xx,怯生生的呻吟道:“别……好大宝……别这样……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

    大宝仍不罢手,两手紧抓住苏雅琴的腰胯间,不让她移动分毫,一条灵活的舌头不停的在秘洞口及股沟间不住的游走,时而含住那粉红色的豆蔻啾啾吸吮,或用舌头轻轻舔舐,甚至将舌头伸入秘洞内不停的搅动,时而移到那淡红色的菊花蕾处缓缓舔吻,一股淡淡的尿骚味夹杂着苏雅琴成熟美妇芬芳馥郁的体香,真可说是五味杂陈,更刺激得大男孩更加狂乱,口中的动作不自觉的加快了起来。

    “大宝,你好坏好下流,我不喜欢你这样的……”

    苏雅琴万万没想到大男孩会如此挑逗她。在大男孩不断的挑逗下,阵阵酥麻快感不住的袭入苏雅琴的脑海,再加上后庭的菊花受到攻击,一种羞惭中带着舒畅的快感,周身有如虫爬蚁行般酥痒无比,不自觉的想要扭动身躯,但是大宝紧抓在腰胯间的双手,那里能够动弹半分,一股炽热闷涩的难耐感,令苏雅琴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口中的娇喘渐渐的狂乱了起来,夹杂着声声xx蚀骨的动人娇吟,更令大宝兴奋莫名,苏雅琴再度“啊”的一声尖叫,有如一把巨锤般,把绝色美妇苏雅琴的xx带到xx,全身一阵急抖,幽谷蜜汁再度狂涌而出,整个人瘫软如泥,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阵阵浓浊的喘息声不停的从口鼻中传出。

    第172章雅琴母女(中)

    大宝缓缓的压到她丰腴圆润的xx上,再度吻上她那娇喘吁吁微张的樱唇,两手在丰硕高耸的酥胸上轻轻推揉,拇食二指更在峰顶蓓蕾不住揉捻,正沉醉在xx余韵中的苏雅琴,此时全身肌肤敏感异常,在他高明的挑逗之下,再度浮起一股酥麻快感,不由张开樱口,和大男孩入侵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顾不上女儿婷婷在旁边观战,两手更是紧抱在大宝的背上,在那不停的轻抚着。

    正在欲火高涨的苏雅琴忽觉阵阵舒畅快感不断传来,尤其是胯下秘洞处,被一根热气腾腾的巨龙紧紧顶住,熨藉得好不舒服,她玉臂一伸,紧勾住大男孩的脖子,口中香舌更和大宝入侵的舌头纠缠不休,一只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迷人的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大男孩的腰臀之间,柳腰粉臀不停的扭摆,桃源洞口紧紧贴住大男孩的巨龙不停的厮磨,更令大宝觉得舒爽无比。

    婷婷没想到妈妈苏雅琴平时矜持冷静,端庄娴雅,现在会如此风骚柔媚,在大宝挑逗撩拨之下婉转呻吟曲意逢迎近乎淫荡。

    “好大宝,快点给我吧!快点进来吧!人家真的好难受啊!”

    苏雅琴娇喘吁吁,嘤咛声声。

    “好岳母,好阿姨,好雅琴,当着婷婷的面叫声老公,我就让你快乐到极点!”

    大宝还在挺动着庞然大物肆意研磨着苏雅琴肥美湿润的沟壑幽谷挑逗着调笑道。

    “小坏蛋,你敢欺负妈妈?叫”在一边的婷婷实在看不过去了,苏雅琴可是她的妈妈,母女情深,如今共侍一夫,更加同舟共济了,她促狭地伸手轻轻抓住大宝的巨龙,对准苏雅琴粉嘟嘟的幽谷口,然后调皮地使劲一压大宝的臀部。

    “婷婷,真是妈妈不急,急死女儿啊!好雅琴,我干进来了啊!”

    大宝淫笑道,大男孩如铁般坚硬的巨龙分开绝色美貌的苏雅琴滑腻娇软的花瓣,快速刺进苏雅琴的幽谷……他深深地进入苏雅琴体内……

    苏雅琴的幽谷紧紧地箍夹着那火热熟悉的“不速之客”……成熟美妇苏雅琴芳心含羞、美眸轻掩,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美妙光滑的雪臀xx挺送迎合,婉转承欢。她早就和苏芳菲一起和大宝上演过三宿三飞了,而婷婷还是第一次眼睁睁地看着爱郎和女人xx,而且居然还是她的妈妈苏雅琴,做是一回事,看是一回事,都足以令她惊心动魄叹为观止。

    只见大宝顶进苏雅琴的花房,塞满她紧窄幽深、淫滑玉润的幽谷时,苏雅琴就忍不住开始娇啼婉转了……

    “唔……真好……人家好舒服……嗯……”

    苏雅琴玉颊晕红,桃腮生晕,绝色娇靥娇羞万般地娇啼轻喘……他的巨龙在苏雅琴幽深紧窄、火热淫滑的幽谷中浸泡了一会儿,开始轻抽缓插起来……“大宝,嗯……轻……轻一点……”

    苏雅琴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

    就这样大宝大力地xx了两百多下后,把苏雅琴变成了跪伏的姿势,然后,扶住苏雅琴的玉柔细腰,巨龙向前一挺,从后面再次插进苏雅琴地娇柔玉体内。

    他在如花似玉的成熟美妇苏雅琴的幽谷中进进出出,逐渐加快了节奏,越顶越狠,也越顶越深……“嗯……轻……轻……点……嗯……啊、轻……一点……嗯……好大宝,你要干死人家了……”

    绝色美貌的成熟美妇苏雅琴被他顶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柔软雪白、一丝不挂的娇美玉体火热地蠕动起伏,挺送迎合着他的抽出、顶进……

    这时,婷婷也从身后抱住了大宝,娇喘吁吁地爱抚着爱郎汗津津的后背胸膛,为大宝助力。

    “啊……嗯……啊……”

    苏雅琴娇靥羞红,桃腮生晕,娇羞万般地含羞娇啼,“大宝……大宝……啊……你好会插啊……人家……被你插得……快美死了……啊……”

    听着苏雅琴的樱唇里不断泄出的“大宝大宝”、“人家”之类的字眼,他突然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错觉,眼前的景象也变得模糊起来,身下婉转娇吟、曲意承欢的成熟美妇也仿佛变成了在身后娇喘的少女婷婷了。

    一种强烈的禁忌不伦感和着一种莫名的快感在他心中同时升起,刹那间他的神智都变得有些不清起来,口中发出野兽般的一声低吼,向苏雅琴发起了近乎疯狂的冲刺,“啪”、“啪”之声如急骤的雨点般在室内响起,伴随着的是苏雅琴风骚淫荡的xx呻吟声。

    苏雅琴玉体一阵痉挛、哆嗦,在强烈至极的xxxx中再次泄了身……大宝一次又一次地将苏雅琴送上了xx交欢的极乐xx,苏雅琴娇喘柔柔,香汗淋漓,娇靥晕红,娇羞万般地美眸轻合呢喃道:“好大宝,怎么还不出来啊?你今天更加强悍了!妈妈都死去活来几次了,婷婷再来享shòu

    一下吧!让他好好地再插你一回!”

    “大宝……对不起……我不如妈妈配合的好……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

    回过神来的婷婷仿佛做错事的孩子般,有些羞愧的望着他。

    大宝笑着亲了亲她渗出香汗的鼻尖,从妈妈苏雅琴肥美柔嫩的幽谷中抽出来,温柔插入进女儿婷婷粉红娇嫩的玉门中去,柔声道:“好老婆,做这种事情最重yào

    的是双方的全心投入,至于男女双方能不能同时达到极乐的颠峰,那就由很多因素决定的,并不是完全可以人为控zhì

    的,根本不能强求的。这个方面,雅琴阿姨是我的启蒙老师,当然更了解我的敏感点和喜好所在,也教给我很多知识。雅琴妈妈丰腴圆润,你呢娇嫩可人,以后我们一起三宿三飞,尽情切磋,自然会如鱼得水,妙不可言,一起达到xx的巅峰的。记住了,此时此刻,任何多余的想法都是不必要的,你只需yào

    用心去感受,尽情的享shòu

    xx的快乐就好了!”

    “大宝,现学现卖,妈妈是个好老师,你也是个好老师……”

    婷婷羞笑着亲了他一口,望着他媚声道,“老公,来吧,我这个同学同桌还想从你这里学到更多呢……”

    “好婷婷老婆,雅琴老婆的里面肥美柔嫩一些,你的则是紧缩娇嫩许多哦!”

    看着她这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媚态,大宝心中的欲火更炽,本来就胀得有些难受的巨龙也变得更粗更硬了。

    被他刚刚进入的婷婷自然感受到了,娇羞呻吟道:“大宝……你的好像变得更粗了……哦……好胀……”

    婷婷的娇吟仿佛是燎原的星星之火,xx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下子充斥了大宝的全身,他不可自制的抱着婷婷一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然后一刻也不耽搁的抱着她的腰肢冲刺起来。少女的嫩穴依然是如此的紧窄狭仄,巨龙与穴壁嫩肉的快速摩擦产生出无比强烈的快感,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也传遍了婷婷的全身。

    她娇喘吁吁,不管不顾妈妈在身旁看着,也放情地大声呻吟起来,雪白浑圆的双腿紧紧的缠住了他的腰部,一双柔荑也勾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拉向姣美娇挺的酥胸。

    “嗯……大宝……老公,你真会弄……弄得婷婷快活极了……”

    婷婷的螓首在枕头上无助的摆动着,满脸潮红,双眼紧闭,两鬓的秀发都被汗水所浸湿,贴在脸颊上,显得水淫淫的,秀丽更增几分。

    他抱着她的腰,卯足了劲飞快的冲刺着,粗长的巨龙在她少女的花房无情的蹂躏着,穴内的粉红色嫩肉也不断被巨龙带得翻起。随着“噗滋”、“噗滋”的xx声和“啪”、“啪”的撞击声,春水也被巨龙带得四处飞溅,婷婷洁白无暇的小腹和苏雅琴丰硕的胸脯上也被溅了不少,不过沉浸在xx欢乐当中的婷婷对此毫无所觉,急速的抬挺着自己的翘挺柔软的美臀,迎合着他迅猛无比的攻击。“啊……老公……你太猛了……啊……轻点……啊……”

    婷婷略带痛苦的娇吟声,如泣似诉的呼痛声将他从迷乱的状态中惊醒,他低头一看,婷婷的秀眉轻皱,银牙轻咬,似有不胜之态。他心中暗愧,立时放缓了冲刺的力度和速度。

    婷婷的表情也重新变得欢快起来,刚才还皱着的秀眉也舒展开来,眉开眼笑的浪吟起来:“老公……这样就好了……太舒服了……嗯……又顶到人家花心啦……哼……哼……大宝……人家爱死你了……啊……又要不行了……大宝……人家又要来了……啊……啊……啊……来了……啊……”

    大宝魔毒正盛,依然强悍持久,屹立不倒,搂抱过来苏雅琴,不依不饶地让她和婷婷母女俩一起趴在床上,高高翘起雪白丰满的美臀。岳母苏雅琴的美臀在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的映衬下丰腴滚圆熟美性感,婷婷的美臀在雪肌玉肤的映衬下翘挺浑圆娇嫩诱人。看到眼前一大一小两个雪白美丽的臀部,大宝的眼睛里开始冒火了,邪恶的欲火也在胸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他有些不能自制的伸出手去,一手一个抓住了母女俩各自的一个屁股蛋儿,大力的捏了起来,那种柔软中充满弹性的感觉让他流连忘返,母女俩趴在床上发出低低的哼声,有如小猫叫春般,让他一阵阵肉紧。感觉到血液都要沸腾起来,大宝不再迟疑,手掌顺着臀缝下滑覆盖上了母女俩风景各异的花园,两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敏感,他的魔手只不过是在她们的花园外稍事逗留,玉露就从她们的花径当中汩汩流出,他也就顺水推舟的伸出中指分别在她们已经湿滑的花径当中抽动了起来,母女俩立时哼哼唧唧起来,显得情动已极的把臀部往后顶着,把xx尽可能地分开,好让他的手指能够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地挑逗撩拨她们的花径。

    第173章雅琴母女(下)

    大宝灵光闪现,命令苏雅琴和婷婷反向交错趴着,这样一来,妈妈的脸就在女儿的屁股旁边,女儿的小脸也就靠在妈妈的屁股旁了。

    大宝挺起昂然屹立的巨龙顶进苏雅琴的樱桃小口里面,按住她的头大力拉动身躯,在她温暖湿润的口腔里抽送着,几次深喉,色手却使劲抚摸揉捏着婷婷雪白娇嫩的屁股和湿润不堪的玉门花径。“大宝……别逗人家了……要痒死人了……”

    婷婷娇嫩的玉体难耐的扭动了起来,小脸憋的通红扭头向他求饶起来,看来连续经lì

    xx的她身体已经异常的敏感。

    看着婷婷那少女天真的脸上流露出的淫媚神情,大宝心中的邪火再也无法忍耐了,他拔出已经被她的玉露弄得湿漉漉的手在她雪白的屁股上擦了擦,单手握着硬挺的巨龙抵住她还滴着玉露的xx口用力一挺,粗壮的巨龙就应声而入,瞬间充满了她湿漉漉的xx。苦忍了半天的欲火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他一刻也不停息的冲刺起来,婷婷放浪的xx声也在室内响起。

    却抬起苏雅琴的粉面狂野湿吻,近乎粗暴地吮吸咬啮着美妇岳母甜美滑腻的香舌,大宝一直将苏雅琴吻吮咬啮、挑逗得娇哼细喘,xx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中已开始湿滑了,大宝在婷婷幽谷中猛烈xx几下,已经不满足如此的方式了,从婷婷xx深处抽出来再次顶进了苏雅琴的樱唇之中,他的色色手指这边抚摩揉捏着婷婷的臀沟,紧涩的菊蕾,那边抚摩玩弄着苏雅琴雪白丰满颤颤巍巍的xx,享shòu

    着她樱唇香舌的舔弄服wù

    ,将婷婷沟壑幽谷里面流出的汁液悉数抹进了婷婷娇嫩的菊蕾内外。然后,大宝再次从苏雅琴的好樱桃小口中抽出身来,扶住婷婷雪白的臀尖,硕大的蘑菇头杀了进去。

    “啊!疼啊!老公!”

    婷婷感觉臀沟里面撕裂一样的疼痛,那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

    “小坏蛋,都是芳菲教坏你了!怎么喜欢干那里了呢?”

    苏雅琴看得心惊肉跳的,不禁含羞带怨地娇嗔啐骂道。

    “好雅琴,好婷婷,为了解毒,今天你们就从了我吧!”

    大宝淫笑着,爱抚揉捏着苏雅琴雪白饱满的乳峰,突然挺动腰身用力一顶,凶猛巨大再一次冲破了重重的障碍,狠狠地向婷婷菊蕾深处钻去……

    “妈呀!疼死了!大坏蛋!快点出去啊!妈妈,快救救我啊!”

    这时,大宝的庞然大物已开始强力地抽动,毫不怜惜地向她发动了最残酷暴虐的破坏,婷婷只觉得下身疼痛如裂,像是快要被大宝的庞然大物割成两半似的;她绝望地摇起头来,向大宝发出了楚楚可怜的求饶,向妈妈苏雅琴发出了风骚放浪的求助,一时间,散乱的秀发在风中无助地甩动,豆大的泪珠和汗珠在夜空中飞散。

    “好老婆,忍一下就苦尽甘来了!”

    大宝在婷婷的菊蕾内横冲直撞,她的嫩肉紧紧地夹着他,每一下的抽、插、顶、撞,都要他付出比平常多几倍的力量,但也带给了他几十倍的快感,这时,别说他听不到她的求饶,就算听到了,在这失控的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停下来,他只能一直的向前冲,不断的冲、冲、冲、冲、冲、冲、冲……只觉婷婷菊花蕾口的一圈嫩肉紧紧地住勒他的根部,那紧束的程度,甚至让他感到痛楚,然而,那一圈嫩肉后面,却是一片少女的紧凑温润柔软,美如仙景。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抽后;这时,婷婷双手一紧,已抓住了他的手臂,指甲深深地陷入了他的肉中,脸上神色似痛非痛,似乐非乐。大宝进出已不像之前的艰涩,婷婷只觉菊蕾痛楚慢慢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酸又软,挠人心烦的异常快感……

    “好深啊……我又要死了啊……”

    婷婷xx不断,她那双醉人而神mì

    灵动的星眸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柔和挺立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大宝的脸上。

    大宝已经从床尾赶到了床头,在婷婷樱唇上亲吻一口,然后将湿漉漉雄赳赳气昂昂的巨龙顺势顶进了她的樱唇,色手开始抚摸揉捏着苏雅琴丰腴滚圆的美臀,把xx之间潺潺不断的春水悉数抹在了她的菊花上,按住婷婷的头,在她樱桃小口里面大力xx几下,充分润滑之后,抽出身来过来按住苏雅琴雪白丰腴滚圆的美臀。

    “小坏蛋,不要啊!那里不可以啊!啊!你好坏啊!”

    在苏雅琴的羞怯呻吟声中大宝已经挺身杀入进去。

    “好雅琴,好阿姨,好岳母,我们俩最早欢好,却被芳菲姨妈抢了先,这次我无论如何都要破了你的菊花了啊!”

    大宝轻轻抚摸揉搓着婷婷娇挺浑圆的酥胸,死死顶住苏雅琴丰腴滚圆的美臀。

    “啊!求求你请一点啊!太大了太深了!老公,疼啊!”

    苏雅琴娇喘吁吁,呻吟连连,她在听苏芳菲得yì

    洋洋说起来被大宝开发后庭菊花之前,从来没有想到屁股美臀也能成为爱的焦点,伦理道德之中始终认为那是肮脏不堪的,本来也想交给爱郎大宝,总感觉那里如此肮脏不堪,怎么可以成为献给他的宝贝礼物呢?

    此时此刻第一次被大宝开发菊蕾,一阵汹涌澎湃的痛楚丝毫不亚于处女破身,干涩疼痛很快过去了,苏雅琴感到后庭谷道都被爱郎大宝塞的满满的,他在她的xx内抽送着,佳人彷彿置身仙境,一道又一道无法言喻的快感震撼着她每一寸肌肤,她痛快的发出惊天动地的xx,连续达到前所未有的xx。“好雅琴,好阿姨,好岳母,太舒服了!太爽了!你的这里和婷婷一样紧缩干涩好像处女一样啊!”

    大宝一手压住苏雅琴的粉背,一手扶住着她纤腰,压得美妇苏雅琴一双玉臂根本撑不住沙发,只有把丰腴滚圆的美臀高高挺起,迎上大宝在她菊蕾内一下接着一下的大力抽送。大宝耕耘得更加卖力,此时此刻,苏雅琴芳心深处已被阿光完全挑起,兴之所至,已经无法阻止本能的需索,菊蕾内外胀痛虽未全消,却已被异样的快感完全盖过,畅快感如浪拍潮涌般扑来,舒服得她浑身发抖,顿时间,什么端庄高雅校长尊严什么岳母身份伦理道德什么娴静淑女风范,全都丢到一旁了,不但不再求饶抗拒,还本能地耸起了丰臀,纵体承欢,动情逢迎。

    “我要干死你!好雅琴,好阿姨,好岳母,我要干死你!”

    大宝大举抽送,他的攻势也慢慢地展了开来,开始耸动起苏雅琴又紧又热的菊花蕾尽头的肠道,很快就将苏雅琴的xx完全挑起,软语呻吟之间,谷中春泉又不断潺潺流出,纤腰更是前后不住挺送,迎合着大宝的攻势,嘴中发出了鼓励的呻吟……

    “好大宝,好老公,我要死了,要飞了……”

    苏雅琴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唇在颤抖中收放,苏雅琴感觉菊蕾一种很难形容,涨涨的,酥酥的满足感。她已经喘息呻吟着接连泻身……大宝也在苏雅琴菊蕾深处疯狂xx,放开架子,使出浑身解数,感受美妇岳母苏雅琴逐渐产生快感的同时,自己也享shòu

    着苏雅琴那美妙后庭娇艳菊花蕾所带给他的欲仙欲死,飘飘然,如登仙境的xx余韵,突然机伶伶的一个冷战,大宝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同时,抽出庞然大物顶进美妇岳母苏雅琴的幽谷深处猛烈撞击肆意轰炸;迷糊间,苏雅琴只觉得身体里那可怕的庞然大物从后庭菊花抽出来重新插入了幽谷之中,然后近乎粗暴地肆意挞伐,突然震动了起来,一缩一胀间,终于,他又粗又长的巨巨龙紧紧地顶住苏雅琴幽谷深处含羞带露的嫩滑花蕊,顶住柔软娇羞的子宫颈,一股股的热流火山爆fā

    一样喷射进了她的幽谷深处。幽谷深处被女婿爱郎大宝滚烫的岩浆一冲,苏雅琴玉体一阵痉挛、哆嗦,也在强烈至极的xxxx中泄了身,也到达了xx的xx,一股浓白的岩浆从娇艳肥美的幽谷流淌出来,湿透了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真是性感诱惑之极。

    大宝仍然不肯罢休,搂过来婷婷羊脂白玉一般娇嫩的xx,从苏雅琴幽谷之中抽出身来,余勇不减地插入婷婷的幽谷,在巨龙的剧烈抖动中猛烈抽动,随着婷婷的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xx临近,他也不再刻意的压制那份难言的酥麻,加快速度做最后的冲刺。随着婷婷一声悠长的娇吟,她的人也像只四爪鱼的紧紧缠住了他的身体,娇嫩的一收一放,春水也随之从穴心深处冒了出来。已经到了极限边缘的本书转载文学网。16k。cn巨龙再也受不了这强烈的刺激,剧烈的抖动了几下,然后就火山再次爆fā

    ,猛烈的喷射出大量的岩浆。受到滚烫岩浆冲激的婷婷全身一阵急颤,口中又是“啊”的一声长吟,穴心深处再度冒出了大量的春水,和他一起登上了极乐的颠峰。

    他们三人三宿三飞,一起达到了xx交欢的极乐xx,苏雅琴娇喘柔柔,香汗淋漓,婷婷娇靥晕红,娇羞万般地美眸轻合,被大男孩左拥右抱着紧紧搂在怀里,享shòu

    着xx的余韵……

    十多分钟后,苏雅琴才平静下来,她对大宝嗔道:“你今天好坏,以后你想要的时候我要婷婷,芳芳,萍萍她们联合起来,都不给你。”

    “你真的舍得把我憋坏啊?我的雅琴?”

    大宝揉捏着苏雅琴丰硕饱满的xx调笑道,“你不是想和芳菲一起分享我吧?”

    第174章芳芳萍萍(上)

    “到时候妈妈才舍不得憋坏你呢!”

    婷婷娇笑道。

    “小妮子,什么时候和小坏蛋穿一条裤子了?真是有了老公忘了娘!”

    苏雅琴娇嗔道。

    “不仅我和小坏蛋穿一条裤子,妈妈不是也和小坏蛋穿一条裤子吗?”

    婷婷娇笑着揶揄道,“好像刚才妈妈叫老公比我叫的还多还响还甜还亲呢!不知dào

    爸爸听见了合不合吃醋呢?”

    “死妮子!你还说……看我饶得了你?”

    苏雅琴难为情地娇嗔道,伸手去胳肢婷婷的腋下,婷婷生来怕痒,吓得躲闪着喘息着笑成一团。

    “好雅琴,要不要我现在做婷婷的爸爸,再来一次啊?”

    大宝看着苏雅琴婷婷母女俩其乐融融的样子,心里开心地抚摸着两人光滑柔润的xx坏笑道。

    “小坏蛋,我们娘俩可是筋究疲力尽了,实在侍候不了你这个大色狼了!”

    苏雅琴媚眼如丝地在大宝胯下揉捏一把,刚刚在她们母女俩身上喷射泻身,那个坏东西依然神气不减,被她芊芊玉手一摸,立kè

    蠢蠢欲动起来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