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长母女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邱于庭起初还是带着笑意,一转过身,脸就黑下来,就像受了很大的刺激一般。走进厨房,他又换上了笑脸,看着正在厨具前忙碌的暮蓉嫣然,邱于庭就走过去,说道:“小妹妹,让大哥哥教你,我会教你很多的,你妈妈都说我很能干了,我现在就干给她看。”

    正文第267章女省长之女

    单纯的慕容嫣然根本不知dào

    邱于庭是话中有话,就以为他真的是要教自己怎么厨艺,就让在了一边,一想到这么帅气,这么年轻有为的邱于庭要教自己厨艺,慕容嫣然就心花怒放了,可她不知dào

    邱于庭在这张伪善的面孔下是多么的邪恶,多么的淫荡,多么的无耻!

    “我跟你说,炒田螺最重yào

    的就是掌握加水的时间,特别是爆炒田螺,如果你太早加水,田螺的腥味会很重;太晚加水,田螺闻起来会有焦味,你知dào

    哪里的炒田螺最正宗吗?”

    邱于庭笑了笑就装作很是随意地打量着女省长的女儿慕容嫣然,这个小妮子长得就像是一朵梅花,外表看去并不会那么的娇艳,似乎也没有打扮的习惯,估计是向她妈妈学的,但非常的耐看,是那种可以拿来放在自己面前一直看的类型。

    慕容嫣然眨了眨眼睛,就很是自信地回答道:“应该是重庆那边吧,因为炒田螺会辣!”

    看着慕容嫣然一脸的得yì

    ,邱于庭就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炒田螺其实是广东的特色小吃之一,它的特点是壳薄肉厚。与一种叫紫苏的芳香草同炒一镬,便会产生一种香中有辣,辣中带甜的怪味。这一怪味,不但南方人喜欢,连北方人、港澳同胞以及外国朋友都十分喜欢,常常在街头小食档,也可在高级宾馆酒楼里,围着小木桌津津有味地品尝紫苏炒田螺。炒时,还可放上辣椒、葱或蒜、豆豉、盐等调味料品,使其味道更佳。”

    听完邱于庭的讲解,慕容嫣然就更加的崇拜邱于庭了,像个好学的学生般使劲点头,应道:“谢谢于庭哥哥,对……对不起,”

    慕容嫣然的脸忽然红了,尤其是被邱于庭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锁定住时。

    “为什么说对不起?”

    邱于庭笑出了声,似乎对这个很是害羞的慕容嫣然燃起了几分的兴致。

    “因为我和你根本不认识,我却叫你哥哥,这就像是在攀关系啊?”

    慕容嫣然眨着那双清澈的眼睛,无邪地笑着。

    “没事,叫你,你以后随时都可以叫我于庭哥哥,喂,喂,喂,你再不加水,田螺就要变苦了!”

    邱于庭叫出声就抓住慕容嫣然的右手,控zhì

    着它去取水,然后倒进锅里,“让哥哥来教你,”

    说了声,邱于庭就贴在慕容嫣然的身后,裤裆处恰好顶在慕容嫣然翘翘的臀部,少女身体的敏感让慕容嫣然红透了脸,似乎不习惯和男人如此的亲近,“你刚刚有没有放酸笋?”

    “没……”

    慕容嫣然回答道。

    “呵呵,看来你还真的不会炒田螺,”

    邱于庭控zhì

    着她的两只手炒着田螺,隆起的裤裆就不停摩擦着慕容嫣然的臀部,让慕容嫣然脸上的红晕一阵高过一阵,她现在似乎在意的不是在锅里被炒过来炒过去的田螺,而是邱于庭,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她心都醉了。

    靠在沙发上看新闻的秦暮蓉本担心邱于庭和女儿相处不来,但听到邱于庭在教导女儿怎么炒田螺,而女儿都在细心听讲后,她也就放心了。她是今天早上才从福州那边赶到楠坪市的,非常的疲劳,下午又参加了竞选的演讲比赛,她就更累了,加之沙发软软的,她靠着靠着就睡着了,完全不知大厨房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有没有辣椒油,现在要放了,顺便倒一点盐下去,”

    邱于庭说道。

    慕容嫣然回过神,连忙点头,就有点手忙脚乱地拿着辣椒油往锅里倒,然后又撒了一些盐到锅里。

    “还有这个,”

    邱于庭拿起装着药酒的瓶子,拧开,就往锅里倒,然后故yì

    撒到慕容嫣然的胸前,“哎哟,这次应该我说对不起,弄脏你身子,”

    邱于庭叫出声,一脸的歉意。

    在料酒的润湿下,慕容嫣然里面那件白色的乳罩都露出了轮廓,正随着慕容嫣然急促的呼吸而上下浮动着。

    “没……没事……”

    慕容嫣然说了声就执起铲子炒田螺。

    “没事,再过四分钟,田螺就可以出锅了,那时你就可以去换衣服了,”

    邱于庭说了声就站定身子,感觉着慕容嫣然翘臀在自己裤裆处的摩擦,已经硬挺起的xx老是受到慕容嫣然臀部的刺激,让邱于庭非常的难受,都快要爆fā

    了,但还是要等田螺炒完再说,否则他就可能没有晚饭吃了。

    四分钟后,邱于庭就将火关掉,并引导着慕容嫣然的手将田螺都装进盘子里,然后就注视着慕容嫣然的胸部,似乎看到了两颗并不算大,但是很挺的xx。玩过这么多的女人,邱于庭就觉得xx的翘挺程度似乎是和大小或者质量成正比的,像小女孩的xx,那是非常非常的挺,只不过就像旺崽小馒头一样,没有什么玩劲;还有就像是熟妇的xx,由于受到男人的玩弄,xx会变大许多,也就会有点下垂了。

    “我去换衣服,于庭哥哥,”

    慕容嫣然将装着田螺的盘子放在一边,然后就准bèi

    去换衣服了,那种湿湿的感觉真的非常的不舒服。

    “等等,我还要教你一道菜!”

    邱于庭叫出声就抓住慕容嫣然的手。

    慕容嫣然身子抖了下,脸蛋红扑扑的,低着头,说道:“那等我换好衣服再让于庭哥哥教,好吗?”

    “那就教不了了,这道菜就叫醉酒乳,就需yào

    你的配合,”

    说了声,邱于庭就再次拿起那瓶料酒,拉起慕容嫣然的领口,全部都倒在了进去,料酒就沿着慕容嫣然的乳沟往下流,有些似乎都流到了xx处。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慕容嫣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变成了半只落汤鸡。

    “于庭哥哥……”

    慕容嫣然睁大双瞳,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很想问邱于庭为什么这么做,可就是问不出口,也不知dào

    是被邱于庭这怪异的举动吓住,还是自己的性格决定她不会这样子做。

    “嘘……我现在要开始弄菜了,你别叫得太大声,否则你妈妈会听到的,”

    说了声,邱于庭就揽住慕容嫣然的小蛮腰,在她额头上亲了下,然后就吻住她的嘴唇,轻轻吮吸着她的上下唇,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将舌头伸进去,像慕容嫣然这种内向的少女,邱于庭不会第一次就将舌头伸进去,有可能让她反胃的。

    邱于庭在吻自己的嘴唇……

    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邱于庭在吻自己的嘴唇……

    慕容嫣然完全陷入了邱于庭设置的陷阱里,完全不能自拔,只能僵硬地站在那里任由邱于庭摆布。

    一边吻着,邱于庭的左手就将慕容嫣然的牛仔衣解开,将往下脱,反应过来的慕容嫣然就抓住自己的上衣,头直摇头,似乎不想让邱于庭炒那什么醉酒乳菜。

    “呵呵,乖,哥哥不会亏待你的,我以后都会和你在一起,”

    邱于庭安慰了声就使劲用力,力qì

    完全抵不上邱于庭的慕容嫣然就被迫松开了手,上衣就被邱于庭剥掉,接下来,邱于庭就轻易褪掉了慕容嫣然的白色内衣,上身就剩下了一件白色还带着黑色或者银色斑点的乳罩。

    邱于庭靠近慕容嫣然,深吸一口气,感叹道:“知dào

    吗?美女与美酒一直都是男人追求的东西,当能同时得到两样东西时,那这个男人就非常的幸福了,就如现在的我,嫣然,谢谢你,”

    这句话其实就是为自己即将进行的兽行做铺垫的。

    “于庭哥哥……请别这样子……我怕会被妈妈知dào

    ……妈妈一直都不允许我找男朋友……怕我会做出什么越轨的事……”

    慕容嫣然声音细得就像是嗡嗡嗡的蚊子般,只有邱于庭才会听得清楚。

    “那她有没有叫你不要找老公?”

    邱于庭反问道。

    “没……”

    慕容嫣然一说出来就很想收回去,就知dào

    自己这句话就彻底出卖了自己,也知dào

    邱于庭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子问了。

    “那你就不要找男朋友了,直接找老公吧,我就是最佳人选,你现在就是我的公主,我是你的王子,王子要做局长了,自然要开庆功宴,酒是必不可少的,懂吗?”

    说完,邱于庭的脸几乎都贴在慕容嫣然乳沟间,正伸出舌头舔着慕容嫣然的乳沟。

    “好痒……别……别……别这样子……唔……我不要学坏……唔……”

    慕容嫣然双眼紧闭着,就感觉到有一条挺温暖的舌头在自己xx处舔着,那种感觉是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或者认为自己也不可能会体验到,如今却真真实实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慕容嫣然也不知大这算是幸福,还是悲剧,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轻易地将自己的xx展现给一个并不算认识的男人看,但是……但是……但是他是自己爱慕的男人啊!

    “好好吃,”

    邱于庭的舌头在乳沟上上下下地舔着,觉得不满足后,他的手已经绕到慕容嫣然后背,将乳罩的扣子解开,伴随着慕容嫣然的低声惊叫,她的乳罩就缓缓落到地面,两颗白得好似刚出炉的馒头的xx就毫无遮掩地展现在邱于庭眼前,最突出的地方还有两个蓓蕾在点缀着,十分的诱人。二话不说,邱于庭就张开嘴巴含住一颗xx,就开始吮吸着,并发出“啧啧”的声音。

    “唔……唔……唔……”

    慕容嫣然是不想呻吟出声的,但是在邱于庭的刺激下,慕容嫣然还是本能地发出了呻吟声,听到自己的呻吟声后,慕容嫣然就以为自己不是一个好女孩,她却不知dào

    这是女人身体受到刺激时的本能反应。

    “下面有没有湿了?”

    邱于庭咬着xx,往外扯了下就松开嘴巴。

    慕容嫣然被问得都想堵住自己的耳朵了,哪里可能会去回答邱于庭的话呢。

    “让我来确定一点,”

    邱于庭淫笑了下就准bèi

    对慕容嫣然的xx发动攻击了。

    这时,秦暮蓉醒了过来,看了眼手表,觉得他们进去也太久了,就站起身往厨房走去。

    正文第268章干女省长

    邱于庭一边xx着慕容嫣然的xx,一边抚摸着她的臀部,手就像蛇一般往前移,沿着皮带的纵向一直摸到解皮带的位置,然后就轻轻将她的皮带解开,并将她的牛仔裤的拉链拉开,往下轻轻拉着。为了避免慕容嫣然有过激的反应,邱于庭手的动作非常的轻,但嘴唇和舌头就非常的疯狂了,正不停地吸着慕容嫣然的xx,慕容嫣然显然很受益于邱于庭的舌头攻势,完全不知dào

    自己的牛仔裤已经被邱于庭扒了,她还在想,如果邱于庭要对她下面做什么的话,她就会恢复理智,并阻止他的,但是……

    慕容嫣然忽然觉得下面有点冰凉,眼角一瞄,才知dào

    自己的牛仔裤都被退到脚腕处了。

    “唔……不能……不能做那种事情……会……会被我妈妈骂死的……求……求你了……唔……”

    慕容嫣然低声呜咽着,却不知dào

    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她是一个没有多大主见的女孩,很多事情都是由她那寡妇妈妈决定的。

    “放心,我会好好对待你的,”

    邱于庭淫笑了声,三根手指已经按在慕容嫣然白蓝相间的内裤最隆起处,根据手指的触觉,准确找到了慕容嫣然那已经有点突出来的阴蒂,手指就在上面不停地搓弄着。

    “唔……唔……唔……唔……”

    慕容嫣然似乎很喜欢这种感觉,那种欲仙欲死的酥麻让她都站不住了,两只手就落在邱于庭的肩膀上,杏眼微闭,还会时不时舔着自己的嘴唇,似乎是在赞美邱于庭的高超技艺。

    就在邱于庭和慕容嫣然都玩得不亦乐乎之际,一声重响吓到了慕容嫣然和邱于庭,邱于庭还没有回过头,慕容嫣然就看到了自己的妈妈秦暮蓉正一脸怒意地看着她,握拳的手正砸在门上。

    “妈妈……对不起……”

    慕容嫣然吓得用手捂住自己的xx,忙朝后面退去。

    秦暮蓉胸口不停地起伏着,似乎觉得这画面实在是太荒唐了,邱于庭明明是来教自己的女儿炒田螺的,怎么变成这样子了,她的情绪马上就由平静转为暴躁,叫道:“邱于庭,没想到你是这样子的人,快给我滚出去,你现在什么也得不到,不管楠坪市民的反响如何,我都不可能让你进zf部门!”

    “其实你本来就不想让我进的,你让我去做什么科长只是要敷衍我,做样子给大众看而已,就像在一个本长得很丑陋却要把她打扮得光艳夺目的女星,我邱于庭是不可能做那种在脸上涂着胭脂水粉的明星的!”

    邱于庭狂笑着,拉住慕容嫣然的手就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两只手就握住她的xx使劲揉捏着,就像在捏泥巴一般。

    “于庭哥哥……”

    慕容嫣然睁大了眼睛,这次她却不是在享shòu

    ,而是在害pà

    ,看着邱于庭那张笑得非常狂妄的脸,慕容嫣然就觉得自己受骗了般,明明他刚刚是说要对自己好的,现在为什么要挡着妈妈的面玩弄她的身体?

    “放了我女儿,否则我就报警!”

    秦暮蓉娇声喝道。

    邱于庭闻了闻慕容嫣然发丝的香味,眯眼笑着,说道:“局长就在你面前,你还打电话,你这不是太傻了吗?”

    看着邱于庭玩弄女儿xx的情景,秦暮蓉就大步往前走了几步,说道:“回头是岸,如果你不停止你的亵渎行为,我会让你坐牢,到时候你就连公司都保不住!”

    “那做样子呢?”

    邱于庭手快速地移动,拉住慕容嫣然内裤一角,使劲一拉,慕容嫣然那只被几根阴毛点缀着的xx就暴露在秦暮蓉面前。

    “呀!”

    慕容嫣然叫出声就晕了过去,软倒在邱于庭的怀里。

    被邱于庭这么一搞,秦暮蓉都快吐血了,咆哮道:“我秦暮蓉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想怎么样?忘记告sù

    你了,楠坪市的黑道都是我控zhì

    的,你一个小小的省长算什么,我动一动手指,你在街上都会被人xx了,呵呵,秦省长,你都守寡那么多年了,一定很寂寞吧,我的xx很大,可以满足你的,要不要让我操你啊,”

    邱于庭嗤笑着,手指已经落在慕容嫣然肉缝间,随便摸了下,“啧啧,你瞧瞧,你女儿都这么湿了,看来她是很想要我的xx插进去了,你是想我操你女儿还是操你?”

    秦暮蓉戴着眼睛,视力非常的好,邱于庭手指与女儿xx分开的那一霎那,她也看到了女儿黏腻的xx,她捂着额头,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气球般,说道:“你放了我女儿,我都听你的。”

    “给个理由吧?”

    她这么轻易就投降了,邱于庭还真的有点不放心。

    “我女儿身子还很干净,我不希望她被玷污了,”

    秦暮蓉僵硬着表情说道。

    “噢~~”邱于庭意犹未尽地笑着,“那就是说只要有人做样子威胁你,你都会翘起屁股给他干了?那你下面是不是很黑了?”

    “请你放尊重一点,我会给你你想要的,现在请不要再碰我女儿的身体,”

    秦暮蓉面色变得铁青,如果邱于庭再多刺激几次,估计她就会发飙了。

    “我想要的?比如?”

    邱于庭反问道,手继xù

    在慕容嫣然xx上蹂躏着。

    “你想要做局长,没问题,你想要我,也没问题,这样子可以了吧?”

    秦暮蓉胸口不停起伏着,双手握得非常的紧。

    “嗯,差不多吧,呵呵,那我就先来享shòu

    你这个寡妇了,不知dào

    你下面是不是还很紧呢?”

    邱于庭将慕容嫣然放倒在地上,然后就慢慢走向秦暮蓉。

    秦暮蓉看着像野兽一般的邱于庭,不经摇头,说道:“如果让你一直活下去,不知dào

    你还要祸害多少良家少女,这就算是替社会除害吧,”

    秦暮蓉突然从浴袍内抽出一把手枪,瞄准邱于庭的额头。

    “砰!”

    子弹就已经射出。

    子弹像痔一样定在邱于庭额头,却没有流下一滴的血,邱于庭一直盯着秦暮蓉,眼珠子转都没有转,秦暮蓉就以为邱于庭已经死了,就放松了警惕。

    “game-over!”

    邱于庭宇眉皱了下,子弹就“当啷”一声落地,他就像猎豹一样扑向秦暮蓉,并抢过她手里的手枪,直接将她按在了门上,“这句话是曾经以为杀死我的非师范对我说的,也是我会的几句英语之一!今天你似乎把我惹火了!”

    “不可能的!明明打中了!”

    秦暮蓉叫出声,瞳孔不停闪烁着,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存zài

    的,还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我没有说你没打中,你确实打中了,只是打不死我而已!”

    邱于庭冷笑了声就扯开秦暮蓉的浴袍,两颗并不算很挺的xx就弹了出来,上下摇摆了好几下才停了下来。

    “不要!”

    秦暮蓉叫出声就死死抓住遮住下体的剩余浴袍。

    邱于庭力qì

    绝对比秦暮蓉大的,所以她想护住自己的私地根本不可能,邱于庭猛地一用力,秦暮蓉就不得以松开了手,浴袍就被拽了下来,直接抛向了后方,此刻,这个受到万人景仰的一省之长就xx裸地暴露在邱于庭的面前,那份自豪感让邱于庭都差点发疯了,就想好好蹂躏蹂躏秦暮蓉的身体。

    “女省长啊,女省长,你的身体保养得真好,都过五十岁的人了,还能有这么嫩的皮肤,实在是难得啊,不过就是下面毛太多了,把洞口都挡住了,我就怕等下会差错洞,爆了你的菊花!”

    邱于庭抓住秦暮蓉的双手,又用两只脚顶住她的大腿内侧,强行将她的大腿分开,如此一来,秦暮蓉最重yào

    的部位就完全暴露在邱于庭眼皮底下了,看着秦暮蓉那被阴毛覆盖着的xx,邱于庭的喉咙就有点发干了,就需yào

    有女人来滋润他。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有种就杀了我,否则我会让你死得非常的难看!”

    秦暮蓉别过脑袋,不想去面对邱于庭,但是她知dào

    邱于庭正用贪婪的暮光看着自己,那种感觉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向来,人们只能用羡慕、崇拜、害pà

    之类的眼神注视秦暮蓉,邱于庭这个禽兽般的暮光还是第一次看到。

    “没事的,等我进入了你的身体,你就会知dào

    xx有多爽了,放心吧,我会满足你的需求的,”

    说着,邱于庭就用左手扣住秦暮蓉的一双手,并用空出来的手解开了皮带,并拉下拉链,将已经硬得生红的xx掏出来,随意套弄了几下,整个人就靠近了秦暮蓉,扶正xx,就在秦暮蓉xx处来回滑动着,感觉到软软的两瓣xx后,邱于庭的xx就已经顶住了xx口,正准bèi

    插进去。

    “混蛋!”

    秦暮蓉怒骂道。

    “我本来就是个混蛋!”

    邱于庭淫笑了声,身体猛地一挺,xx就分开了秦暮蓉的xx,直接朝深处挺进。

    “啊!”

    秦暮蓉面孔都有点扭曲了,浑身痉挛了下,似乎还不敢相信插进自己xx内的xx有那么的粗,而且还在往深处挺进,那种塞满的感觉让她几乎要背过气了。

    “女省长,舒服不舒服,你都不知dào

    有多少男人在你上电视的时候对着你的视频打飞机,知dào

    吗?女人官做得越大,男人想征服你的xx也就越大,想想被那么多男人意淫的女省长的逼现在被我操了,我真的感觉很光荣,你说这是不是我祖上积下的德,看来我改天得去上香了,呵呵,我要开始动了,不管你有没有准bèi

    好,”

    说着,邱于庭就抓起秦暮蓉的右腿,强行让它架在自己的虎腰处,然后就开始不快不慢地挺动xx。

    啪唧、啪唧、啪唧……刚刚开始的频率还不会很快,感觉到秦暮蓉的xx已经开始分泌出了xx,邱于庭就加快了抽送的频率了。

    晕过去又醒过来的慕容嫣然一看到这个场面时,她就呆住了。

    正文第269章玩弄女省长和她女儿

    “妈……你怎么和于庭哥哥……”

    慕容嫣然愣在那里,似乎认为是妈妈抢了她的男人,而不认为是邱于庭强奸她的妈妈。

    遇上女儿那种哀怜的目光,秦暮蓉都有点心碎了,可xx在xx抽动引起的热度又让她说不出话,她现在就是咬着下唇,不敢说话,怕一张开嘴巴,冒出来的都是呻吟声,那就更大程度上伤害了自己的女儿。

    “你妈妈很舒服的,嫣然,你想不想也这么的舒服,你瞧瞧,你妈妈还用脚夹着哥哥的腰,这就是舒服的表现,再看你妈妈的xx,xx都硬起来了,这就是兴奋的表现,嘿嘿,你妈妈不知dào

    肯不肯让你体会这么快乐?”

    邱于庭盯着秦暮蓉那张娇红的脸,笑得十分的邪恶,宛如咬住兔子的大灰狼般。

    “妈妈……”

    慕容嫣然看着邱于庭挺动的模样,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唔……嫣然……你……你绝对……不能……这样子做……唔……”

    秦暮蓉再次咬住嘴唇,真的不敢再说话了。

    慕容嫣然听到的都是妈妈秦暮蓉微弱的呻吟声以及邱于庭和秦暮蓉性器撞击发出的啪唧声,两种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就像梦魇般不断钻进慕容嫣然耳朵里,让她都快崩溃了。慕容嫣然堵住耳朵,轻声抽泣着,冰凉的眼泪就滴在地板上,她不知dào

    自己为什么会哭,更不知dào

    自己是为谁哭的,只知dào

    自己真的太脆弱了,习惯了妈妈无微不至关怀的她似乎无法面对这个事实。

    “嫣然……唔……”

    “妈妈……我……我……我……我不想看到这个……”

    慕容嫣然低声哭泣着。

    听到女儿的哭声,秦暮蓉就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女儿如此伤心的模样,秦暮蓉也有点过意不去,就一边享shòu

    着邱于庭的抽送一边说道:“唔……唔……唔……如果嫣然也想要这舒服的感觉……那你也来吧……”

    听到秦暮蓉这话,慕容嫣然就吓住了,似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妈妈嘴巴里说出来的,她的身体好像被烈火燃烧着,看着妈妈和邱于庭交合处不断喷出来的xx时,慕容嫣然就忙低下头,都不知dào

    说什么了。

    “省长,看来你是真的太寂寞了,需yào

    男人的安慰,怎么样,爽不爽?”

    邱于庭邪笑着,目光非常的冷峻,就知dào

    秦暮蓉已经被龙枪夺走了自我意识。现在连省长都是他的女人,他哪里还怕自己当不了局长,或者说他有了更大的追求!

    “舒……舒服……”

    当自己说出这两个字时,秦暮蓉都快要崩溃了,心里是知dào

    被强奸根本不该说出这种话,但是张开嘴巴时,说出来的就是这种话了。

    “妈妈……”

    慕容嫣然叫出声就不知dào

    该怎么办了。

    “过来,让哥哥好好疼你,”

    邱于庭招呼道。

    鬼使神差的慕容嫣然就顺从邱于庭的意走了过去,站在邱于庭面前,性器撞击发出的声音更加的明显,慕容嫣然紧闭的xx缝就分开了一点点,黏腻的xx就从里面流出来,藕断丝连地滴在地面上。

    “啧啧,都湿了,看来你女儿也很想要了,”

    邱于庭扬起眉毛,十分的得yì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玩弄女省长和她的女儿,自己只是一个商人,却让女省长变成了自己的胯下之物,要爽就有多爽!

    正文第270章美妙滋味

    “你觉得你妈妈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邱于庭就问慕容嫣然。

    “我妈妈……”

    在慕容嫣然心里,秦暮蓉应该是一个职业女性,是一个女强人,但是看到此刻妈妈那享shòu

    被操的表情,慕容嫣然就有些退缩了,好像自己的信仰顷刻间破灭了一般。

    “说不出来吗?那你看你妈妈这样子就知dào

    她其实是一个找操的女人!”

    邱于庭淫笑着,然后就开始更加快速地操着秦暮蓉,交合处喷出来的xx有些都喷到了慕容嫣然的腿部,那种温暖让慕容嫣然都有些迷失了。

    “来,帮哥哥吸一吸,”

    邱于庭抽出xx,放下秦暮蓉的右腿,让她靠在门上,他则转个方向,粗长的xx就展现在慕容嫣然的面前,由于是朝上翘的,xx上的xx就顺着xx流向睾丸,并滴在了地上。

    慕容嫣然直摇头,就觉得非常的恶心,撒开脚就想跑出去,却被邱于庭一手拉住,并强行将她抱进怀里,在她光洁的脖子上吻着,一只手揉着她的xx,另一只手则沿着平坦的小腹往下面摸去,爬过一丛有点稀疏的阴毛,邱于庭的手就按在慕容嫣然那有点湿的两瓣xx间,用力一按,中指就插了进去。未经房事的少女的xx就是紧,邱于庭手指抽动都有点困难,但是被那软软又暖暖的肉包裹并吮吸着,那种感觉非常的爽。

    “别……求你别这样子……唔……我不要……妈妈……妈妈……快救我……”

    慕容嫣然哭道。

    靠在门上的秦暮蓉根本就没有力qì

    都关自己的女儿了,而且已经被龙枪控zhì

    的她哪里还会像之前那样管慕容嫣然,她现在就希望邱于庭再次进入她的体内,让她早点忘却心中那份自尊心。

    “妈妈!”

    感觉到邱于庭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慕容嫣然就叫得非常的大声。

    秦暮蓉的心似乎被刺了一针,脑子清醒了点,看着邱于庭玩弄女儿的情景,秦暮蓉就无力地说道:“嫣然明天还要和我回福州,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子,她真的还小。”

    “小也可以做的,但今天就算了吧,我玩得挺开心的,你帮我吸干净就是了,”

    邱于庭放开了慕容嫣然,慕容嫣然就像是一只受伤的兔子般跑到客厅,整个人就缩成一团,坐在沙发上。

    秦暮蓉跪在邱于庭脚下,张开嘴巴就非常生涩地舔着邱于庭的xx,将那些本是属于自己的xx都吸得干干净净的。

    看着一省之长替自己xx的情形,邱于庭就笑出了声,问道:“你以前有没有这样子服侍过男人?”

    秦暮蓉用力吸着邱于庭的xx,含糊不清道:“唔……你……你是第一个……”

    “那我岂不是很幸运,伟大的秦省长第一次替人xx,”

    邱于庭大笑着。

    缩在沙发上的慕容嫣然双瞳不断闪烁着,似乎不知dào

    应该怎么办好,她那小小的世界似乎完全崩溃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的明媚,扭头往厨房那边看去,就看到做为省长的妈妈跪在地上吸着邱于庭的xx,那吞吐的动作让慕容嫣然羞得都红到了脖子。

    秦暮蓉帮邱于庭清理干净xx后,她就站起身,像拥bào

    自己的男人般抱着邱于庭,邱于庭也回抱着秦暮蓉,沉浸了片刻后,邱于庭就拉着秦暮蓉的手往外面走去,并让她带着慕容嫣然坐到餐桌上,他就进厨房拿炒好的田螺了。

    秦暮蓉走到女儿面前,说道:“嫣然,怎么了?”

    慕容嫣然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是妈妈那完全被阴毛覆盖着的xx,那因xx而变得深红色的xx微微朝两边分开,非常的明显。慕容嫣然忙低下头,使劲摇着,一言不发。

    “乖,”

    秦暮蓉说了声就伸出手将慕容嫣然抱进自己怀里,并轻声呢喃道,“刚刚妈妈确实很失态,但是那样子做真的很舒服,之前你和他在厨房里,他舔你的时候你也有那种舒服的感觉吧?嫣然,那时候妈妈不是故yì

    责怪你的,请别生妈妈的气。”

    “妈妈……他那东西好可怕……”

    慕容嫣然第低声呜咽着。

    “等你用过之后就不会这样子想了,呵呵,”

    秦暮蓉拉着慕容嫣然的手就走过去,坐在方形餐桌前。

    邱于庭端着炒田螺就走出来,扫了眼这对一丝不挂的母女,就觉得喉咙有点干涩,将炒田螺放在正中间,又返回厨房,从柜子里拿出几盘中午吃剩的菜,放在锅里热一热就拿了出去。

    菜都上来了,邱于庭又替秦暮蓉和慕容嫣然打好了饭,然后就开始吃了。

    邱于庭是完全没有将自己当作外人,就很自然地用筷子夹起菜往嘴巴里塞,见慕容嫣然连筷子都不动,他就疑惑了,就问道:“嫣然小妹妹,你怎么了?”

    慕容嫣然一遇上邱于庭那有点恐怖的眼神,她就直摇头,似乎怕被邱于庭吃掉,在无形的压力下,慕容嫣然就拿起筷子,夹起一颗田螺就开始吸。

    “我觉得你吸田螺的姿势可以用在吸我那根东西上面,”

    邱于庭就调笑道。

    “噗哧”一声,慕容嫣然就笑出了声,但马上收起笑容,都不敢去吸田螺了,就去夹青菜吃。

    见慕容嫣然已经有所放开紧绷的心情,邱于庭就扫向秦暮蓉,秦暮蓉现在的表现很淑女,和做女省长时有着很大的区别,看着她那对随着手臂运动而不停颤抖的xx,邱于庭的胃口就变得更好了,就开始津津有味地吸着田螺。

    “于庭哥哥吸田螺的样子就跟我刚刚一样,”

    慕容嫣然小声道。

    “噗”的一声,邱于庭直接将嘴巴里的田螺吐在了桌上,他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的汁液,瞪了慕容嫣然一眼,说道,“我只对女人感兴趣,不是玻璃(同性恋)”

    “嫣然又没有说什么,”

    慕容嫣然装作很无辜地耸了耸肩膀,然后就不说话了。

    “好吧,那就当我的联想能力太强了,”

    邱于庭耸了耸肩膀,看着满盘的田螺,最后还是决定继xù

    吸田螺,毕竟这田螺的味道太好了。

    吃了一会儿,邱于庭就开始变得非常的正经了,就问道:“秦省长,对于警察局职务安排,你有什么想法?还是坚持之前的观点吗?”

    秦暮蓉脸上红晕片片,低声道:“我都是……你的人了……一切由你决定……好不好?”

    邱于庭要听的当然就是这句话,他很是开心地点头,就知dào

    自己这趟算是没有白来,就说道:“那就麻烦秦省长了。”

    “叫我暮蓉,或者小蓉,秦省长这称呼太建外了,”

    秦暮蓉小声道。

    “哈哈,那也是,那就叫你慕容吧,这名字挺好听的,小蓉太多人同名了,我怕在街上大叫一声都有上百个小蓉应我呢,噢对了,”

    邱于庭顿了顿,继xù

    说道,“如果让我做了局长,那警察局那边你要怎么交代,据我所知,警察局里面的人都是很挺刘莲的,就怕我进去会给排挤,到时候就变成光杆司令了。”

    “这么和你说吧,就算你是一个光杆司令,你还是局长,权利总是握在你手里,到时候会有很多人需yào

    向你套近乎,这样子你就可以在警察局树立自己的势力了,我之前有估算过,估计你做局长,刘莲做副局长,警察局就会分裂成两派,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我心里就有一个想法,我想直接空了副局长这个位子,只有一个局长。”

    邱于庭怦然心动,但还是为大局考lǜ

    ,问道:“这样子似乎不符合常理,人们会开始议论的。”

    “是啊,所以我说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并不一定要实现,你现在是我……我的男人,我就应该凡事都为你考lǜ

    ,”

    秦暮蓉温柔地望着邱于庭,继xù

    道,“那你就做局长,刘莲做副局长,如果出现了分裂,我会来调节的,大不了进行人员的调动,把刘莲调到另一个警察局去,再派一个支持你的人过来。”

    “那倒不用,我相信我和刘莲会相处得非常的愉快,呵呵,”

    邱于庭眯眼笑着,然后就开始吃着这份并不算很丰盛,但是收获颇多的晚餐。

    吃完之后,xx还没有完全消解的邱于庭就将秦暮蓉按在沙发上猛干了一阵,让秦暮蓉xx两次,他才有点不舍地将精液射进秦暮蓉的xx内,并趴在她身上休息着。

    和秦暮蓉xx整个过程,慕容嫣然就坐在他们旁边看着电视,她的心情非常的复杂,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所以就继xù

    看着电视。

    整理好衣服,邱于庭也就要返回贼溜溜家中了,和秦暮蓉慕容嫣然道别后,邱于庭就离开了。

    门被推开,一身笔挺女士黑色西装的秦暮蓉省长站在门口,一见邱于庭这个模样,她就忙跑过去,手落在他的虎背上,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邱于庭咬着牙齿,无力地说道:“老子栽在一个小毛丫头的手上!”

    “那……我打电话叫救护车!”

    秦暮蓉记得都有点乱了,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颤抖得抓不住手机,手机就掉落在地上。

    “不用!”

    邱于庭抓住秦暮蓉的手,干笑了声,说道,“在我死之前,你能不能陪我做一次爱?”

    “你别开玩笑了!”

    秦暮蓉很是无奈地笑了声。

    “我愿意在你的怀中死去,做一只风流鬼,所以你就满足我吧,我是怕我是要下十八层地狱,到时候会被阎王爷绑起来鞭打,连女人也看不到,呵呵,”

    邱于庭攒足力qì

    ,一下子就将秦暮蓉扑倒在地,浑身的神经似乎都不受自己支配了,但是盯着这位女省长美轮美奂的xx轮廓,邱于庭胯间的xx硬是竖了起来,看来龙枪就是龙枪,根本不会受到毒药的侵蚀,但是身体的其他部位就受不了了,邱于庭的全身关节已经开始出现酸疼现象。

    “老公……”

    秦暮蓉双目闪烁着,就知dào

    自己应该干什么了,她就颤巍巍地摸索着,帮邱于庭脱掉长裤和内裤,握住他那根热得好像可以融化一切的xx,快速套弄着,并说道,“老公,我可以满足你的,你就操我吧。”

    邱于庭用尽最后的力qì

    脱掉了秦暮蓉的衣服,手在花色内裤上滑动着,感觉着秦暮蓉xx的湿润,看来遇到这种特殊情况,秦暮蓉的身体还是很快就有了反应,已经达到了最爱的要求。

    看着目光有点闪烁的秦暮蓉,邱于庭就将她的内裤拉下去,调整好姿势,就靠着秦暮蓉双手的指引,xx已经顶到秦暮蓉的xx口,用力一挺,秦暮蓉的xx就被分开,“呲”的一声,xx就插进去了一大半。

    秦暮蓉的xx并不算紧,但是很多xx,邱于庭随意挺动几下就顶到了秦暮蓉的花心,然后他就趴在秦暮蓉身上,听着她的心跳声,忍着浑身的酸疼以及肚子的疼痛,就说道:“如果我死了,请照顾好我的女人们,让她们好好地活下去,不管她们要做什么,我都无所谓了。”

    肚子阵阵绞痛,邱于庭就握紧双拳,努力想象着xx被淫肉包裹着的舒爽,尽lì

    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但是他办不到,就像酒鬼渴望喝酒一般。

    “老公你可以动了,我需yào

    你的xx,”

    秦暮蓉抚摸着邱于庭的脸颊,不停地亲吻着他的面颊,吻住他的嘴唇,就很是主动地将香舌伸进去,想让邱于庭吮吸。

    邱于庭却吐出了秦暮蓉的香舌,然后就开始挺动屁股,靠着xx与秦暮蓉xx壁的摩擦让自己忘记身体的疼痛,但是那种程度的爽滑似乎满足不了邱于庭,邱于庭就抽出了xx,肆意搓着秦暮蓉的左乳,说道:“我现在要你的菊花。”

    秦暮蓉愣了下,她很想摇头,但是见邱于庭目光如此的炙热,她就点了点头。

    邱于庭翻过身子直接躺在地上,他使劲摇着头,脑子的不清醒让他时不时会产生错觉,他刚刚甚至误以为秦暮蓉长了四颗xx。

    秦暮蓉也翻了个身,直接压在邱于庭的身上,她深情地望着邱于庭,然后用手汲取着自己的xx涂于肛门上,如此反复着,感觉肛门附近也挺湿后,她就抬起屁股,身子往后移动,让xx与肛门处于同一竖直线上,接着她就握住邱于庭的xx,身子慢慢往下沉,知dào

    邱于庭的xx正离自己的肛门越来越近,秦暮蓉的心跳就加快了数分。

    xx已经顶到了肛门,并慢慢往里面挤。

    “唔……老公……要裂开了……唔……老公……暮蓉要将屁眼的第一次也给你……这样子就不会有遗憾了……老公……你记住……如果你真的死了……暮蓉也不会独活的……我会和你一起下地狱……就算是十八层……我也要去!”

    秦暮蓉咬紧牙关,猛地坐下去,邱于庭的xx就插进她的直肠内,那种疼痛远比当初她被破处时疼,就好像有一把刀正刺进她的心头,并往里面压一样。

    “暮蓉……”

    邱于庭已经不知dào

    说什么了,他只觉得xx被秦暮蓉的肛门包裹着非常的舒服,他甚至觉得自己全身各处关节的疼痛好像减低了几分,是错觉吧?不管是不是错觉,邱于庭现在想做的事就是开始抽送,要将精液射进秦暮蓉肛门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能活在龙枪中的龙枪意象就出现在一个类似于混沌的空间里,他看着面前那些漂浮在空中的白色液体,脸色微变,惊叫道,“难道是要进化到第四态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龙枪意象的话说完,他所处的世界就出现一道道的白光,正划破空间的混沌,照耀在他的身上,他全身的龙鳞都被直接剥夺了,一股股血流就被无形的力量从身上抽离,像雨般射向四面八方。

    “没错!龙枪是要再度进化了!”

    龙枪意象咆哮着。

    龙枪意象最初的形态是终极状态,但随着邱于庭龙枪的进化,他自身就会开始蜕化,如果邱于庭进化到了终极状态,龙枪意象就会蜕化到初态,然后直接变成邱于庭终极进化的活祭品!如今,龙枪要进化到第四态,龙枪意象就会被强制性蜕化到第三阶段。

    邱于庭已经开始挺动屁股,xx就在秦暮蓉肛门内横冲直撞着,秦暮蓉肛门被挤裂开,血丝就从交合处流了出来,但是她完全不觉得这是虐待,就觉得这是邱于庭爱的表现,非常火热的爱的表现。

    “啊!”

    邱于庭咆哮着,双手撕裂秦暮蓉的西装,将里面那件白色的内衣也扒掉,看着被黑色乳罩裹住的xx,邱于庭就将乳罩往上一托,秦暮蓉的xx就蹦了出来。邱于庭双手抓住秦暮蓉的xx,使劲地捏着,在上面留下一条条淤青,就像是发疯了一样。

    “老公……好疼……唔……”

    秦暮蓉低声哭泣着,也不知dào

    她是说肛门被操得很疼,还是说xx被捏得很疼。

    正文第284章龙神现世

    面对秦暮蓉的哭泣,邱于庭完全没有表态,他继xù

    揉捏着秦暮蓉的xx,继xù

    操着她的肛门,每次都是大进大出的,就好像完全不在乎秦暮蓉的感觉,只管自己享shòu

    一样,但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子的,如今的邱于庭处于龙枪的进化阶段,身体似乎已经不能受自己控zhì

    ,他就觉得胯间燃起一股根本扑不灭的业火,不好好发泄的话,自己可能就会被燃烧殆尽,所以他只能不停地抽送xx,操着秦暮蓉的肛门;不停捏着秦暮蓉的xx,感觉着它的柔软。

    “老公……唔……唔……好热……好疼……唔……暮蓉要疯了……”

    秦暮蓉就像在坐蹦蹦床一般,上升下落的幅度越大,就证明邱于庭操得越狠。

    邱于庭表情变得有点冷,他干脆闭上了眼睛,感觉着那股不知dào

    从哪里来的业火的燃烧,好像是在精囊里面,正随着他的抽送缓慢往xx的方向移动,这让邱于庭觉得有点像是要射精一样,但感觉又完全和射精不一样,精液不可能慢慢流出来的,而是像子弹一样射出来才对。记得上次和两个怀孕了的高中生陆依依还有吴章雪xx时,邱于庭也有过这种感觉,那是龙枪要进化的迹象!

    “暮蓉!”

    邱于庭咆哮着,直接将秦暮蓉反压在地上,和她玩着狗爬式,邱于庭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可以自如活动了,就像没有中毒一样,但他还能感觉到肚子阵阵的绞痛,这就证明他体内的毒还没有完全解开。

    此时刘婷正跑进警察局的卫生间里,拧开水龙头,不断往嘴巴里舀水,还将手指伸进喉咙内,试图将刚刚喝下去的咖啡都吐出来。她事前确实是吃了解药,但是解药有部分已经被胃液溶解,她还是有轻微的中毒现象,只不过不会致命。

    刘婷脸色苍白,吐出暗黄色的咖啡津液混合物,干咳了好几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语道:“姐姐,你完成不了的事就由妹妹来完成,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邱于庭可能已经死了,到时候你就是局长,我们姐妹俩可以联手打垮黑虎帮,还要没收邱于庭的公司!”

    她的计划非常的好,可惜第一步就没有做好,事实上,邱于庭没有死,正在承shòu着龙枪进化带来的痛苦。

    邱于庭拍着秦暮蓉的臀部,xx在她肛门内不断驰骋着,秦暮蓉的身体一前一后地摇摆着,就像是受到雨水拍打的方舟般,她的肛门附近已经变成深红色,就好像充血了般。并没有被xx塞着的xx口微微分开,xx不断从里面流出来,滴在光洁的地面上。

    “要出来了!”

    邱于庭咆哮了声,猛地一用力,精液就噗、噗、噗射进秦暮蓉肛门内,接着,邱于庭就拔出xx,后退数步,整个人像发疯了般翻过办公桌,跪在地上不停颤抖着,xx并没有因为射精完而软下去,反倒变得更加的坚硬,就像是非常渴望女性的xx般。

    “这感觉……”

    邱于庭昂起头,嘶吼着,“啊……要爆zhà

    了……”

    一道道冲击波朝四面八方荡开,玻璃完全忍受不了冲击波,纷纷裂开,如果再强烈点,估计玻璃就碎开了。

    秦暮蓉趴在地上,双手堵住耳朵,脸色非常的难看。

    邱于庭嘴巴张大一直嘶吼着,衣服全部被撕裂开,整个人xx裸地跪在那里,全身的肌肉鼓起,就像有股力量躲藏在他体内不停地膨胀着,那些血管全部鼓起来,十分的可怕,急速流动的血液都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邱于庭握紧拳头,似乎不愿意进化,上一次进化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次却极为的痛苦,更可能用痛不欲生来形容。

    渐渐地,邱于庭全身都冒出一片片闪着金光的龙鳞,龙鳞就像疯了般都长到了他的脸上,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开始变大,就像充气娃娃般。不到十秒钟,他的身高就达到了五米,都快顶到天花板了,手指脚趾的指甲都掉落,长出三寸长的利爪,那是一根根可以将人类像撕纸片般撕开的利爪!

    唯一没有发生变化的就是他的脸型,只是被龙鳞覆盖了。

    “好热!”

    邱于庭喘着粗气,胯间巨龙挺得更加的夸张。

    邱于庭本以为自己要进化到第四态,身子却急速变矮,龙鳞也渐渐退去……

    当他恢复意识时,就发xiàn

    自己还是自己,一点变化都没有,看着自己的双手,爪子早已不见,邱于庭看着被自己搞得乱七八糟的办公室,就在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跳过办公桌,邱于庭就忙扶起地上的秦暮蓉,看着那张憔悴的面孔,邱于庭就紧紧搂着她,吻着她的红唇,呢喃道:“暮蓉,让你受惊了。”

    秦暮蓉微微睁开眼睛,见邱于庭已经恢复生气,就露出笑意,喃喃道:“老公……下次不能再对我这么的粗暴了……人家那里还是第一次……”

    “没事,下次就不疼了,”

    邱于庭狠狠地吻了下秦暮蓉的嘴唇,然后就拿着桌上的纸巾擦着染血的肛门,之后就替秦暮蓉穿着衣服。

    休息一会儿,邱于庭就问道:“你刚刚有没有看到刘婷?”

    “好像……”

    躺在邱于庭怀里的秦暮蓉皱着细眉,继xù

    道,“好像是去洗手间吧,我刚来的时候,看见她很慌张地跑到洗手间里面去了。”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邱于庭爽朗一笑,然后就让秦暮蓉先趴在办公桌上休息,他则走出办公室朝卫生间走去,脸上的笑容极度邪恶,就像一直恶魔般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