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张红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吴欣婷还没有走进b超室,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熟妇已经迎面走来,只是动作有点弛缓,看年龄应该是三十岁出头,瓜子脸,刘海儿,两颗明眸特别的有神。也许是天气太热了,她的身上都黏满了汗水,孕妇装也被湿透,隐约可见黑色文胸。“张阿姨,你别走动,伤了婴儿不好,”吴欣婷忙跑过去。“你真是热心,一接到我电话就来了,”张阿姨擦去额头的汗水,说道,“夏天真的好热,一直呆在家里又不敢开空调,就是怕婴儿会出意wài

    。”“我现在就替张阿姨检查一下婴儿吧,”说着,吴欣婷拉着张阿姨的手就朝b超室走去。张阿姨却挣脱吴欣婷的手,说道:“其实……找你检查婴儿只是一个借口,我还有另一件事想来求教。”吴欣婷有点疑惑,皱着柳叶眉,说道:“张阿姨就说吧,只要能帮张阿姨的,小婷不会推辞的。”张阿姨温润的脸上浮现几朵红晕,朝后看了几眼,确定附近都没有别人,就说道:“我老公出差出美国了,我一个人很寂寞,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不那么寂寞,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我不是想出轨,只是想……”张阿姨羞红了脸,继xù

    道,“如果随便找男人的话,我又怕他们会胡来,弄坏婴儿就不好了,所以就来找你,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document.;无耻的邱于庭笑出声。

    推开厕所的门,往左边走是男厕,往右边走是女厕,邱于庭是先站在那里,闭上眼睛倾听着两边的动静,龙枪进化到拟龙态,邱于庭的听力比猫还灵犀了不少。男厕应该没有人,一点动静都没有,女厕有人,邱于庭还可以听到非常细微的抽噎声,应该是大哭之后的余音。他睁开了眼睛,也不管里面那位是不是张荭,他就大步走向女厕,并推开了女厕的门。

    正用纸巾擦拭泪水的张荭一听到开门声,她就抬起头,透过镜子,她就看到邱于庭站在门边,并将门合上,走向了她。

    看到邱于庭,张荭的眼泪就根本止不住,又流了出来,却不知dào

    该说什么好。

    邱于庭走到张荭面前,看着镜子中的她,然后就打算从后面抱住她的身子,让拱起的裤裆压在张荭高翘的屁股上,好解解渴。手刚做那种动作,张荭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般躲开了,睁着那双泪眼看着面前的邱于庭,手中的纸巾就扔到邱于庭脸上,掉落在地。

    面对张荭的过激反应,邱于庭就觉得很奇怪,就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一下子对我这么的冷漠?”

    “你还问你,自从上次从我家走出去后,你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我前天打电话给你,你竟然还将我按掉,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早知dào

    当初就不扶你公司了!”

    “我那时候正在警察局开会,根本不能接电话,后来我有回你电话,可是你已经关机了,”

    邱于庭忙解释道。

    “我是被你气得关机的!”

    张荭胸口不停起伏着,那对xx都快要跑出来了,乳罩的黑色边角也看得非常的清楚。

    “ok,算我的错,我现在是想知dào

    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怎么了?”

    邱于庭问道。

    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张荭就靠在墙上,眼泪再次汹涌而出,呜咽道:“周德隆那王八蛋,他说那孩子可能不是他的,就叫我去堕胎,但明明就是他的,我张荭这辈子就和两个男人发生过习惯性,第一个是他,第二个就是你这挨千刀的,呜呜呜,他却叫我去打胎,一点挽留都不给我,我恨死他了,我本想向你诉苦,想和他离婚,和你在一起,可你都不接我电话,我还以为你是飞黄腾达,完全将我忘记了,呜呜呜呜……”

    听到张荭的诉说,邱于庭的呼吸似乎就加快了不少,瞪大眼睛,低声咆哮道:“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竟然连自己的妻子都不相信,那他还相信什么?”

    正文第274章厕所疯狂,隔间有人(一)

    “他就相信钱!”

    张荭尖叫着,几乎要崩溃的她就主动投入邱于庭的怀里,尽情哭着,感觉到邱于庭的温暖,他的眼泪就禁不住汹涌着,宛如黄河泛滥,如果说嫁给周德隆只是为了钱和名利,那前天想和邱于庭在一起就只是为了寻找属于那份已经失去的爱,看中的是邱于庭这个人,而不是环绕在他身边的荣耀。

    邱于庭搂紧张荭,吻了下她的耳垂,安慰道:“你放心,我会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的,我不会让你蒙受莫有的侮辱,”

    这时,邱于庭拿出了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舞姬。

    “我现在就想和你在一起,其他什么都不要,你就带我去粒岛,好吗?”

    张荭呢喃道。

    邱于庭忽然搂紧张荭,问道:“你怎么知dào

    粒岛?”

    邱于庭记得自己去粒岛都是乘夜去的,怕的就是被人知dào

    自己在粒岛金屋藏娇,张荭却爆出了“粒岛”二字。

    “是小嗳和我说的,”

    张荭回答道,“如果不能去那里,那去别的地方也可以啊,只要是和你在一起。”

    “我哪有说你不能去,我只是好奇你怎么知dào

    那边而已,看来你和小嗳很合得来,等我解决了周德隆,我就带你去粒岛和小嗳住在一块吧,你绝对会爱上那地方的,相信我。”

    “只要是有你在的地方,那就绝对是我爱的地方,”

    张荭的眼泪已经停止流淌,靠在邱于庭胸膛上闻着他身上的男人味,被紧身窄裙包裹住的xx就靠在邱于庭隆起的裤裆处。

    闻着张荭的发香,又看到两颗躲在低胸紧身衣里的白嫩xx,邱于庭的xx就被撩起,xx抖了好几下,恰好每次都碰到张荭的xx周围。

    “嗯?”

    张荭愣了下,低头一看,看着邱于庭隆起的裤裆处,她的纤纤细手就摸上去,感觉着邱于庭伞状xx的轮廓,就说道,“我还以为你对我不感兴趣了。”

    邱于庭的xx之所以会如此的硬,主要是两个方面,其一是受了张荭女性魅力的诱惑,其二是受了纪芙的成熟诱惑,这会儿,他可不能如此坦率地说出来,一些谎言还是要的。邱于庭撩开张荭的刘海儿,吻了吻她的额头,很是温柔地说道:“其实我很多时候都在想着你,只是被很多事情拖着,还有就是因为你的特殊身份,如果被人知dào

    你和我的关系,我就怕你就成为娱乐的焦点,我是个男人,就算被媒体评委xx之王我也无所谓的,但是你是女人,可不能被媒体说成是一朵出墙的杏花,知dào

    不?”

    “道理我懂,我很多时候也在想着你,有时一个人躺在床上还会思念着你,然后……”

    张荭踮起脚尖吻住邱于庭的耳垂,呢喃道,“然后我就会将自己的手幻想成你的这东西,顺着洞口插进去,就好象感觉到你又进入了我体内一般,”

    说道这里,张荭脸上的潮红就泛起好几处,人都快醉了,忙再次埋头于邱于庭胸膛前,不感再继xù

    说下去了。

    “那我现在就进入你的体内,你才刚刚堕胎,应该没事吧?我怕会伤到你,”

    邱于庭抓着张荭的肩膀说道。

    “只要你愿意,让我做什么都行,”

    张荭低声道。

    邱于庭舔了舔有点发干的嘴唇看着张荭暴露在外的乳肉,xx的闸门就已经被洪流般的xx冲击开,就已经在幻想和张荭xx的情形。这里是公共厕所,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邱于庭就不感站在这里胡来了,但是这里还有十个完全隔绝开的单个卫生间,所以邱于庭就拉着张荭的手走进最靠里面的单个卫生间,门关上,他就抱紧张荭,像野兽般胡乱摸着张荭的娇躯,胳膊、脖子、xx、小腹、后背、大腿……邱于庭的手就在这些地方胡乱游荡着,惹得张荭一开始就娇喘连连了,似乎觉得长时间的分开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再次见面,再次xx就会非常的疯狂,当然,她心里还是有点担心自己的身体的,也才堕胎不久,一般是要休息十几天才能再次xx的。

    在xx与健康中徘徊的张荭最终还是选择了xx,毕竟这机会可不是每次都有的,她只希望邱于庭真的能像他刚刚说的那样,有空就带她去粒岛长期居住。

    “准bèi

    迎接我的野蛮吧!”

    邱于庭咬了下张荭的下唇,然后就解开了自己的皮带,将西裤和内裤一同拉下去,粗长的xx就呈现在张荭眼皮底下。

    张荭吓了一大跳,就觉得邱于庭这根巨物似乎又粗长了不少,看起来非常的可怕,好象会捅死人一般,而且还往上翘,整个xx都露了出来,新月形的马眼就分泌出晶莹的液滴。

    “好可怕!”

    张荭感叹了声。

    “等它动起来,你会觉得更可怕的!”

    邱于庭淫笑了下,然后就解开张荭上衣的纽扣,三颗解开后,紧紧裹着xx的上衣就自然地分开了,一件黑色条纹的乳罩就成了xx最后的守护者,正捍卫着张荭的xx。

    看着张荭这对32d的xx,邱于庭就将乳罩往上一托,xx就xx裸地呈现在邱于庭眼前,他遂握住这两颗热乎乎的xx,开始随意揉捏着。

    张荭闭上眼睛享shòu

    着邱于庭的揉捏,表情时难受,时开心,似乎都是随着邱于庭的手力变化而变化的。

    邱于庭低下头吻了吻张荭的左乳,然后就咬住她的xx,用牙齿轻轻厮磨着,非常的温柔。

    “唔……唔……唔……好……好痒……唔……”

    张荭低声呜咽着,又怕有人来上厕所,所以都不敢大声叫出来。

    “这里好象已经湿了,”

    早就放qì

    攻击xx的手已经游进了张荭裙内,正按在女性最为柔软的xx处,前后抚摸着,感觉着那些不断从xx内流出来的xx,都已经湿透了张荭的内裤,看来张荭现在是非常的兴奋,已经迫不及待渴望邱于庭的插入了。

    邱于庭收回了手,放在张荭唇边,张荭就张开嘴巴吮吸着邱于庭的手指,她知dào

    邱于庭手指上都是自己的xx,但吃着自己的xx会让她更加的xx饱满,所以她就开始吸了。

    “我要准bèi

    进去了,”

    说着,邱于庭就抽出还在张荭嘴巴里的手指,两只手都伸进张荭裙内,将她的内裤扒下来,低头一看,张荭今天穿的是白色带花的半透明内裤,护住xx那部分布料早就被xx弄得全透明了,十分的xx。

    “唔……”

    感觉到自己可能已经暴露出xx,张荭就更不感睁开眼睛了,两只手就勾住邱于庭的脖子,双腿都在颤抖了。

    邱于庭将张荭的窄裙边缘的拉链拉开,窄裙就慢慢滑下来,一朵被阴毛环绕着的娇花就被邱于庭窥探道,邱于庭将张荭的窄裙和内裤拉到她的脚腕处,拉起她的右腿,让它架在自己虎腰上,然后就压住张荭,让她靠在隔开单个卫生间的塑料隔物上。

    两人的性器官慢慢接近,当邱于庭的xx顶到张荭的xx口时,张荭几乎要晕厥了,都快三个月了,张荭都没有感受过邱于庭xx的滋味,如今它靠自己这么的近,而且马上就要进来了,张荭激动得xx就流出了不少,都浇在xx上。

    “好象还不够湿,我怕插进去,你会疼的,因为我的太粗了,”

    邱于庭眯眼笑着。

    “已经够了,”

    有点性急的张荭就抓着邱于庭的虎腰,往自己这边用力一拉,邱于庭的xx马上分开张荭的xx口,遂插进去了三分之一。

    “唔……好……好舒服……好麻……于庭……我会死掉的……唔……唔……就这样子已经非常非常的满足……噢……”

    张荭感叹道,然后就紧紧抱住邱于庭,激动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这样子就满足了,那等会儿你岂不是会死掉,呵呵,”

    邱于庭笑了声就往xx深处一挺,整根xx就插了进去,直接顶到张荭的花心处。

    “唔……坏……坏掉了……”

    张荭低声呜咽着,自己的世界似乎都集中在邱于庭的xx上,好象都是围绕着它而存zài

    的了。

    这时候,刘莲的妹妹刘婷因尿急跑到厕所来。

    “我讨厌邱于庭!”

    刘婷低声骂了句就走向女厕最里面的单个卫生间。

    见最里面那个的门锁着,她就选择旁边一个,推门进去,她就将门锁好,转过身,脱下裤子和内裤,她就坐上去,微微用力,一道略显黄色的尿流就稀里哗啦地撒出来,尿尿的那种顺畅让她舒服得都想多尿几次了。

    此时,邱于庭和张荭就在她隔壁那单个卫生间里xx。

    邱于庭听出了刘婷的声音,他就吓了一大跳,忙捂住张荭的嘴巴,继xù

    不断抽动着,张荭也知dào

    旁边有人,那偷情的快感就让她全身紧绷着,xx似乎变得越来越热了,阵阵的酥麻就让张荭都快要上天堂了。如此此刻刘婷往脚下瞄去,她也许就会看到四只脚以及窄裙和白色内裤了,就会知dào

    在离自己不到二十厘米的另一个卫生间里,自己最讨厌的男人邱于庭正在和张荭xx!

    做着做着,张荭就已经被带到了龙枪制造的幻境中去。

    张荭本以为自己还在和邱于庭xx,但眼睛一睁开,就发觉自己是在医院里,正在打点滴,她想要挣扎起来,旁边的一名护士就让她不要乱动,如果针错位了,会伤到血管的。

    “我到底怎么了?”

    张荭有气无力地说道。

    “堕胎后,身体需yào

    进行营养液的输送,请好好休息,”

    护士说道。

    “堕胎?”

    张荭似乎还不感相信这个是事实,但是事实上周德隆真的带他来堕胎了,将自己的亲身骨肉直接抹杀在胎腹之中,“堕胎……”

    张荭睁大了眼睛,那刻,她连自杀的冲动都有。

    正文第275章厕所疯狂,隔间有人(二)

    “周先生签字的,我先出去了,请好好休息,”

    护士抱着病情记录就走了出去。

    张荭睁大眼睛看着白得好象冰凉的天花板,眼泪就流了出来,她现在才知dào

    自己刚刚是在做梦,她还以为自己和邱于庭在厕所里xx,原来都是梦一场而已,伤心欲绝的她就拿出了手机,想要拨通邱于庭的电话,这时候,她就愣住了,明明这些场景应该已经发生过才对,自己怎么可能再次重温呢?看着邱于庭的电话号码,张荭就不知dào

    该不该延续这不知dào

    是真是假的现实,她只记得自己前天打电话给邱于庭,结果是被邱于庭挂掉了。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恰是邱于庭打过来的。

    张荭犹豫好几秒才接通电话。

    “喂,你怎么样了,我听说你被迫堕胎,我现在就赶过去看你!你等我!”

    邱于庭说的话就像是温暖的火焰般在张荭心里燃烧着,照亮她心中那点黑暗之处。

    “嗯,嗯,嗯,嗯,”

    张荭连续应了四声后就在等待着邱于庭的到来。

    其实这都是龙枪意象制造出的幻境,他一直都站在门外,捏裂手中的手机,松开手,光碎状的手机碎片就飘向地面,却消失在落地那刻。龙枪意象推门走进去,看着张荭,他就换上迷人的笑容,坐在床边,他就握着张荭的手,温柔地说道:“现在身体怎么样了,我真的好担心。”

    这次堕胎是张荭心中最大的伤痛,龙枪意象正是抓住了这一点,让张荭再次重温堕胎的噩梦,只不过这次不是打不通邱于庭的手机了,而是邱于庭亲自来看张荭,他要让张荭在关怀中献出自己的自我意识。

    “有你在,我的身体就会恢复得好快好快,”

    张荭眼角闪烁着泪花。

    “那你要好好休息,等身体好了就和我在一起吧,如果你同意的话,就把手伸出来放在我的掌心,”

    龙枪意象说道。

    张荭当然是一百个愿意了,只是另一只手还插着针,根本不能移动,她正想解释,却连输液管都没有看到,右手竟然是平放在病床上!难道之前的护士都是自己虚拟出来的?张荭吓了一大跳,但还是很开心地将右手放在龙枪意象的掌心。

    “欢迎加入邱于庭的大家庭,”

    龙枪意象笑出了声。

    张荭缓缓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还是在单间卫生间里,xx非常的热,就像要燃烧了一样,邱于庭的巨物还是在自己xx内驰骋着,时不时会撞击到花心,那份舒麻让张荭都快要晕厥过去了,左腿不停地颤抖着,右腿就将邱于庭的虎腰夹得更紧,感觉着他的疯狂与邪恶,她很想和邱于庭说自己刚刚做的梦,但嘴巴被捂住,又知dào

    隔壁的卫生间内还有人,张荭就只好用心享shòu

    着邱于庭的xx冲击。

    邱于庭的xx就像是电动机一般在张荭那并不算是很紧却xx汪汪的xx内抽送着,xx时不时往两边分开着,已经充血,那颗xx征兆之珠阴蒂也充血,十分的可爱。

    啪唧、啪唧、啪唧、啪唧……

    正托着两腮一边尿尿一边思考事情的刘婷听到了隔壁出来的性器撞击声,她的脸一下就红了,还没有男朋友的她虽然没有xx过,但也知dào

    那声音就是xx的声音,她不敢想象竟然有人会在女厕里xx。听着性器撞击声,她就吞了一口口水,就很想去看一下到底是谁和谁在里面xx,如此的疯狂,实在是太可怕了!但是她不能这样子做,她能做的就是坐在这里听。

    听了一会儿,她也有点激动起来,她怕自己会受不了,她就忙摘下一段卫生纸,伸向自己的xx,那刻,她都觉得有个男人正握着xx要进入她的xx了。

    卫生纸按在xx表面,由下至上擦拭着,碰到躲在两瓣xx间的阴蒂时,刘婷的xx就像被一道闪电击中一样,她都差点发出呻吟声了,她的脸顿时红了,觉得自己都快要变坏了。

    舞姬走到纪芙家外面,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保安,她就绕着这间大宅走着,走到没有人的地方,她的手指就指着面前的水泥围墙,身体里的利刃快速地刺出,在水泥围墙上刺着。一会儿之后,一个人形的细缝就出现在舞姬面前,舞姬随手一推,水泥围墙就轰得一声倒下去,发出闷沉的声响。

    走进去,舞姬就看到之前在看门的两名保安朝自己这边跑了过来,舞姬伸出两根手指,确定他们都进入了武器的射程范围,她体内的液态武器就从指甲缝射出,顷刻间转变成世界上最刚刃的武器,便贯穿了他们两人的脑袋。

    两名保安无声地仰倒在地,柱状鲜血不断喷起来,绿色的草地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

    猎杀者是最喜欢杀人的,是猎杀者出身的舞姬也不例外,只要邱于庭没有特殊的交代,舞姬一般是遇到阻碍就执行猎杀命令的。

    保安死了之后,舞姬就走进里屋,朝正沉浸在纪芙美妙音律的舞池走去。

    凭借着娇小可爱的外表,舞姬完全没有引起里面的保安的注意,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认为这个女孩会是坏人,都放行了,如果他们胆敢阻拦舞姬,估计下场就是死了。

    走到密集的人群前,舞姬就开始搜寻目的。

    她来这里要杀的人就是德隆钢业的执行总裁周德隆,仅仅是因为邱于庭的命令而已,邱于庭最讨厌的就是看低女人的男人,这个周德隆就是这种人渣,明明是自己的骨肉,他竟然会叫张荭去堕胎,多可恨的一个男人,这种男人就应该死掉,死是对他最大的宽容!如果时间够,邱于庭都想把他抓来好好处罚处罚,把他xx都割掉!

    找寻了一会儿,舞姬终于找到了正驻足观看纪芙表演的周德隆。

    这里人太多,站得太远,舞姬就不敢放出武器,她倒不是担心多杀几个人,只是这里有些也是邱于庭的人,她如果滥杀,就怕受到邱于庭的责罚。

    走向周德隆,舞姬就已经准bèi

    猎杀他了。

    刘婷拿着卫生纸的手在自己xx表面快速移动着,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尤其是碰到阴蒂时,她的身体就颤抖得更加的厉害,俏脸绯红,却不敢发出声音,正闭眼幻想着,幻想在隔壁那间里xx的女性是自己,正承shòu着男人疯狂的蹂躏。

    “唔……”

    刘婷好象被点了穴道般僵硬着,xx口却分开了不少,一股阴精就喷出来,那种好象被电流电击的错觉就让刘婷都要疯狂了。

    她怕被隔间的人知dào

    ,她就冲冲拉起内裤和长裤,系好皮带,就忙走了出去,心脏噗通噗通跳着。

    “已经走了,”

    邱于庭呢喃了声就松开一直捂着张荭嘴巴的手。

    “唔……好男人……你太厉害了……知dào

    吗……我刚刚……噢……又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噢……好……好麻……又要xx了……啊……啊……啊……”

    张荭知dào

    女厕里就她和邱于庭后,她就开始xx了,双手搂住邱于庭的脖子,每当邱于庭的xx退出xx时,她还会挺着屁股去迎合邱于庭的xx,将她再次迎接入自己的xx内。

    “你刚刚怎么了?”

    邱于庭小声问道。

    “人家刚刚……刚刚梦到你了……好美妙的梦……噢……舒服……舒服……我以后就要做你的女人……你别嫌弃我……唔……”

    张荭又开始呻吟了,身体不停地抖着。

    感觉到张荭的xx收缩频率加快了不少,邱于庭就知dào

    她又快要xx了,之前她被带到龙枪制造的幻境中时,她就有xx了一次,都撒在了邱于庭的裤子上。

    “来……来了!”

    张荭忽然咬住邱于庭的脖子,就像是一只吸血鬼一样,身体不停抖着,一股阴精就喷洒出来。

    邱于庭继xù

    操着张荭,手在交合处抹了下,就将粘着xx和阴精的手指放在张荭嘴边,让她吮吸着。

    舞姬正慢慢走向周德隆,正在欣赏纪芙表演的刘莲突然看到了舞姬,确定她一直盯着周德隆,她就知dào

    周德隆有危险了,正要叫出声,舞姬小指已经指着周德隆的脑袋,片刻后,舞姬就转过身朝外面走去。刘莲身上冒出冷汗,她还以为舞姬改变了主意不去杀周德隆,当她看到周德隆的身体就像一座小山一样倒向地板时,她才知dào

    那不到一秒的时间内,舞姬已经完成了她那几乎不可能被人看到的猎杀行为。

    “啊!”

    站在周德隆旁边的一名女士被他脑袋喷出的鲜血弄脏了xx,她歇斯底里地叫着,人都晕了过去。

    “快抓住她!”

    刘莲指着正走向外面的舞姬。

    舞姬站定身子,扭头看了眼刘莲,如果这个刘莲不是邱于庭想要收服的女人,舞姬绝对已经将她杀掉了,面无表情的她继xù

    朝外面走去,两名高大的保安正将门堵死,想抓住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舞姬。

    舞姬举起双手,五指同时射出武器,直接将这两个保安肢解了,然后就踏着他们的尸块往外面走去,那背影让人看了就像看到了死神一般。

    刘莲双腿一软,都快跪到了地上,她现在才明白舞姬这个女孩根本不是人能挡下来的,那种致命又看不到的武器杀人简直就像切菜一样,让刘莲的血液都快停止了流动。

    本来是一场宴会,现在似乎就变成了死亡的葬礼,人群都疯狂了,都乱了套,只有卫生间内的邱于庭和张荭还在不断进行着撩人的xx。

    “老公……唔……唔……我快受不了了……”

    张荭双手按在做屁股的那里,邱于庭则站在她身后,两人正在玩狗爬式。

    邱于庭一边拍打着张荭的美臀一边抽送着越来越硬的xx,虽然有点射精的xx,但还是在继xù

    坚持着,不断被挤出来的xx就滴在白色田字格状的地板上。

    正文第276章纪芙做客警局(一)

    “我也要出来了!”

    邱于庭低吼了声,抽送的速度又快了不少,正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就用力往张荭的xx深处一挺,浓热的精液就射进去,全部都献给了张荭的xx,而且又是狗爬式,估计精液全部都会被张荭吸收的,就可能会怀孕了。

    张荭知dào

    邱于庭已经射了,她就长松一口气,她完全没有想到邱于庭的性功能竟然如此的厉害,都快要把她操死了,她还记得第一次和邱于庭xx时,他非常的嫩,都还要自己教,而且一下子就射了,没想到这次竟然坚持了这么久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