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妈和她母亲任雨情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静儿,娘听说雄儿出事了。现在怎么样了。”

    刚说完,何静的母亲任雨情看到自己的女儿和一个男人搂在床上,一下子惊呆了,

    “女儿。他是谁,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而何静舅妈和小天,也呆了一下,想不到这个时候有人会闯进来。

    何静急道:“妈,他是我的外甥小天。”

    “小天,你怎么和小天上床了,以后怎么见人啊。”

    “不行,我要告sù

    你父亲。”

    何静舅妈急了,她知dào

    如果被父亲知dào

    了,如果不是被逐出家门才怪。

    “娘,女儿错了,不要告sù

    父亲”何静裸着身体,急步到母亲的面前,拉住了母亲。小天,这时也想,这样事情如果传出去,还是比较麻烦的,毕竟是自己的舅妈。

    小天看着前面的舅妈的母亲,任雨情身体丰腴艳丽,娴静优雅,浑身洋溢着成熟美妇的丰韵。好象熟透的水蜜桃,令人垂涎欲滴,不逊于自己的舅妈,恨不得咬上一口。任伯母恨恨地瞪了小天一眼,却没有说半句话,她知dào

    在小天面前说什么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对他没有半分的影响。小天也不再说话,迳自以行动来代替言语。手掌掠过秀发抚摸在玉颈、香肩上,小天那细滑而修长的手指如抚琴般在任伯母那光滑的肌肤上来回摩掌着,尽管这并不是什么太敏感的部位,但却是让任伯母觉得被抚摸得痒痒的,不得不极力忍住。小天赞赏的看着任伯母高挺丰满的美乳,这不愧是个美丽熟妇的玉体,xx之坚挺,要强过他的任何一个红颜知己,而那种丰满的熟妇xx,也是清纯少女也无法比拟的。双手先试探性的环绕住玉峰轻轻抚摸,尽管早前小天在这具美丽的xx上猛烈的发泄过一回,但小天根本没有达到满足。小天蹲坐到床上把任伯母抱在怀中,让她的两条修长大腿分得开开的,分别搭在自己的两腿上。如此—来,白腻的大腿的尽头处那块迷人的之处,彻彻底底的爆露在自己女儿,眼前。当看到那因大腿被大大的分开而同样缓缓张开,因而露出了里面粉红色之地的美景时,舅妈也谁眼前的美景看的有些发直了。任伯母也做出应有的反应,小天左手从玉臂下钻进,绕到她的胸前抓住她半边的乳峰,他抓得如此的用力,五指都已经深深的陷人到了嫩肉中,雪白的xx更是因而泛起了红色,而那鲜红欲滴的xx则自五指的缝隙间悄悄的探出头来。“好丰满滑腻的玉峰!”小天一边赞叹一边让五指在xx上大肆来回活动着,他的手法看似胡乱而又有条理,每根手指都抚摸过任伯母乳峰上的敏感穴道,给予她的xx最大的刺激:“呃……啊……”任伯母紧紧的咬着嘴唇,努力使自己尽量不发出声音,因为她知dào

    自己一旦开口发声,那必然是因为被小天的高明的催情手法挑逗得呻吟出声,而女儿就在离自己的身前不远处:本来双腿大大的劈开任由自己女儿尽情欣赏她胯下xx问的无限风光已经就够让她感到羞耻了,小天大概知dào

    任伯母的想法如何,他也并不急于求成,似任伯母这般贞烈刚强的女性,要耐心的加以挑逗颇长的时间才会让她就范,而其中的乐趣更是小天所要享shòu

    的。左手的五指在充分的享shòu

    着xx的美好,右手的五指也要不甘寂寞了。小天伸处右手,同样抓住另半边的xx,双管齐下,从两面一起佻逗刺激她的xx。指头从xx上面的每一寸肌肤上滑过,不时还分出一两根手指去研磨、捏弄她那有些寂寞的xx。而且小天的嘴舌也没闲着,从后方不住啃咬着任伯母的后颈,或舔或吸,在光滑细嫩的颈子上留下了无数的牙印。

    此时任伯母的xx已经不能用紧咬牙关来抑制了,她必须要头部不住的晃动,

    小嘴或开或合才能勉强抑制住因为挑逗而发出的呻吟声。

    而尽管如此压抑,却依旧阻止不了喉间一丝丝娇哼的声响。

    小天心中暗笑,这任伯母实在是不够聪明和变通,明知dào

    如此的忍下去,

    到最后来的结果依然会是她经受不住自己的挑逗,彻彻底底的被xx之火支配,

    而要知dào

    ,这样逐分逐分的把一个贞洁烈女调弄起xx来,进而让她自己投怀送

    抱,正是男人的最大乐趣之了小天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唇舌间的频率也加快加

    重了许多。

    任伯母已经不知dào

    要用什么有效的方法来躲避小天的侵袭了,她只能通过

    不是十分有效的晃动来躲避小天唇舌的进击,因为后颈处是她不逊色于xx处

    的敏感部位。

    “你要乖乖的哦!”小天把口中的热气吹到任伯母的耳孔里,唇舌也转移

    方向开始进攻她的耳珠。含在口中一会儿后,像是怕融化般的不时再轻咬两口,

    以证实道鲜嫩可口的小耳朵没有被他给吞到肚去。

    任伯母不住的从鼻息间喘著有些沉重的气息,从愈来愈急促的呼吸可以知dào

    ,

    这刚强烈性的美女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乖乖的把身体放松,一会儿你就要享shòu

    到人世间最大的乐趣了!”小天

    不住的在她耳边灌着xx汤,手掌也开始从乳峰上撤下而改为抚摸上她的大腿。

    在女性当中,任伯母的忍耐力的确是非常了得的,尽管抵抗力至少已经去了

    一半,但她的意志还能保持适当的清醒。小天突然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掌让她知

    道,只要对方想,他可以轻而易举的顺着大腿内侧直接抚上她最为xx的xx。

    “不!我绝对不会让他轻易得逞的!即使是到最后无法坚持,我也要坚持下

    去!”任伯母如是想着,她更进一步的咬紧牙关,抵抗着身体内泛滥的xx。

    对于这个贞烈的妇人,小天也是暗暗敬佩,的确是个有韧性的熟妇,不过

    同样的,这也给他带来更大的征服快感。

    看来上半身的刺激还远远不能让她屈服,小天决定加大进攻的力度,伸到

    任伯母大腿上的手掌开始活动起来,并没有立kè

    急于直接沿着大腿内侧直达xx,而是在大腿和膝盖的部位的肌肤上来回的抚摸了起来,那细致光滑的肌肤令他赞赏。

    本来已经做好了这坏蛋要玩弄自己最xx的部位的准bèi

    ,任伯母紧闭美目等待着被狗咬了一口的感觉。而片刻之后,想像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小天反而是以温柔的手法抚摸起她的大腿来。并没有认为对方是就的那样,任伯母此时明了了,小天的xx手法实在是无比高超,小天要的不仅仅是她的xx,而是要她从身体和心灵的最深处都对他臣服。任伯母彷佛预料到了自己被挑逗至癫狂的境地,放浪淫荡的狂呼乱喊着,做出种种淫荡至极的无耻举动,放浪的迎合著

    丈夫以外的男人。好像是明了了她的想法,小天此时所展露出来的笑容对任伯母来讲不啻于是恶魔的微笑。小天的魔手也不再拘泥于在光滑的大腿内侧抚摸,而是逐渐一

    分一分的向里面摸去,速度是无比的缓慢,但却带给了任伯母心上无比沉重的压力,她只能感觉着小天的逐渐接近。

    “好滑腻……!”小天的手指摸到了任伯母xx处盛开的两片花瓣,轻理着那因为激情已经肿胀不堪的嫩肉,小天用两根手指不住的来回摩掌着、刺激着。

    随着手指的动作,小天渐渐感觉到了从xx深处传来的一片湿润的意味,四周的肉壁完全违背了主人的意思,夹住了侵入的异物,而且还在不住的蠕动抚

    摸着。“好紧的xx!”小天赞道,他重重的在任伯母的xx上捏了一把,让她疼痛得睁开眼睛。“看看吧!这就是你的xx里流出来的东西!”小天把手指

    伸到她的面前,在她眼前不住的晃动着沾满了她的下体里流出的蜜汁的手指。

    任伯母羞愧欲死,她有些恨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敏感,被小天在xx处稍

    加挑逗就湿成了这个样子。

    小天看着她那有些因为羞赧而显得发红的脸,强行把手指伸进了她的小嘴

    里,强迫她品尝着自己下体内传来的味道。

    任伯母的小嘴香舌只能被动的含住侵

    入进来的手指,不情不愿的品尝着上面的味道、自己下体的味道。

    “嗯,很淫荡的样子,看来你很有荡妇的天分啊!”小天微笑道,务要进

    —一步的摧垮她的心理防线,“等会要记得用这个样子吸我的xx,”小天抽回手指,

    重新又返回到了她的xx处抚弄。只是这回是右手五指齐上,两根手指撑开两片

    肉唇,其余的手指着寻找着顶端的xx。

    鲜嫩的肉唇顶端,嫣红的xx很快的就被小天的手指找到翻出,他的手指

    灵活的控着那粒近似于红色的珍珠状的东西,加紧刺激着任伯母的xx处最脆弱

    的所在。

    “呃!呃…啊啊……”任伯母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嘶叫声,xx探处的肉壁剧

    烈地收缩着,明显是要达到xx前的征兆。

    尽管已经玩弄过这美艳的妇人一回了,小天还是没想到她会如此敏感而易

    达到xx……;小天语带讥讽的问着,“伯母!你好淫荡,难道这么快又要xx了。”

    居然在女儿的注视下达到了xx,这——瞬间任伯母直欲钻入到地下去。

    小天此时的下体已经被刺激得高高挺起了,要不是另有个奇妙的想法在支

    撑,他已经要用力弄开任伯母的大腿,直截了当的以猛烈的力量彻底占有她了。

    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小天一手托住任伯母的玉体,另一只手居然顺势伸

    到了任伯母的xx之下。

    “啊!你要做……什么…呃,当任伯母察觉到小天的举动的时候,已经有

    些晚了。小天以指头略微试探了她的后庭,手指猛地向里一伸,硬生生的闯入

    了她的下体中。

    经过早些时候的开发,任伯母已经能够承shòu异物的入浸,只是有些出其不

    意让她没有准bèi

    而已。

    手指在下体的深处摩学着里面的嫩肉,加上小天突然又一次从前面的xx

    处插入了手指,前后的两处手指彷佛能够相互触碰到一般,两下前后夹击,将钟

    夫人刺激得死去活来,小嘴里这次可是没有声音发出了,不是忍耐xx的功夫够

    好,而是被强烈到极点的快感刺激得发不出声音来。

    小天的真气透人任伯母的体内,可以清楚的把握到她体内的每一处状况,

    他发出了神mì

    的笑容,忽地腾出一只手点在任伯母的小腹上,一股真气透体而人,

    直接刺激着深处的神经。

    “啊!啊!”任伯母张大了小嘴,小腹处被小天一点,开始剧烈的收缩起

    来,身体用力的抖了抖,一股水流由小到大的从里面涌出。

    在小天霸道的刺激下,任伯母竟然被刺激得失禁了。

    任伯母的脸色变得苍白,但仔细瞧去,苍白中还蕴藏着红晕。小天的这一

    无赖招数,将她最后的自尊打得粉碎。

    “我来了!”小天解放出自己胯下之物,俯下身去缓缓接近她的xx。

    任伯母的所有信念全部被摧毁,一丝的反抗意识都已经不见了,她只知dào

    尽

    量的放松身体,迎接小天的下体的侵入。

    雄伟的xx缓慢的插入到了鲜嫩的xx中,随着xx的深入,磨擦着四周的

    肉壁,激起了阵阵的声响,引得她再次蜜汁狂涌。

    眼前有着这么美艳而成熟的xx,小天此时带着想享shòu

    的心情,。

    用上了御女经,一丝丝的凉气在两人的交合处传来,小天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蕴藏在任伯母

    花心深处的那股生命精华。他双手抚摸过她的xx,放肆的捏着那两粒鲜艳的乳

    头,腰部则猛烈的做着运动,让下体猛地全部抽出,又猛地全部塞进去。尽管任伯母xx颇深,但小天那长长的阳物依然能够每次都重重的戳在她的花心深处,

    顶得花心处的软肉不住的向里收缩着,而当软肉收缩到极点的时候,那大量的生

    命精华就会伴随着任伯母的阴精大量的涌出了。

    在小天狂猛的攻势下,任伯母的小嘴长得大大的,甚至唾液还顺着嘴角流

    出,妩媚的美目再也没有xx迭起时的眼波迷离、盈水欲滴了,任伯母双眼无神,

    显然是被小天那超乎常人的尺寸弄到了失神的地步。“喔——”随着小天一下特别猛烈的撞击,任伯母眼角流泪、嘴角带笑,被弄得无法控zhì

    自己的面部表情,她双手双脚有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在小天的肩背处,死命的紧搂着,怎么也不肯松开。小天知dào

    她这是xx到了极点的征兆,再让他以极其猛烈的态势向里面狠

    狠的戳了数下,终于如愿以偿的迎来了任伯母最大而且是最后一次的xx。小天等待了一下任伯母的身体从xx中回复,一个翻身,让任伯母座在自己的xx上,而任伯母还没有从刚才的迷乱中配来,不由自主的上下挺动着。套弄了几十次,巨大而强烈的快感猛然袭来,任伯母四肢发软,再也无力支持身体,娇吟一声,一屁股坐在小天的身上,趴在小天身体上娇喘,喘过气来又一摆一摆的扭动雪白浑圆的屁股,感受带来的快感。小天也是咬牙吸气才能忍住任伯母的套弄,任伯母趴在他身体上之后,他紧紧搂住任伯母,让任伯母的雪白双峰压在自己身上,每当任伯母娇躯扭动,就

    可以感受到两个肉团的摩擦,而他的另外一只手抚摸着任伯母那光滑的后背,柔

    软的粉臀。

    任伯母把俏脸埋在小天的胸口,扭动粉臀摩擦小天的身体,而小天粗

    糙的大手在后背和粉臀上的抚摸,也令她感到非常舒服。小天笑道:“怎么样?伯母,舒服吗?”任伯母身体的快感已经不那么强烈了,神智也已回到了她的身体,她羞涩的把脸蛋埋在小天胸口,不敢回答。小天把她身体向上一提,便和她面面相对了,只见任伯母清秀的脸上一片娇红,闭上眼睛不敢看小天,小天笑道:“别不好意思嘛!快回答!否则,嘿嘿……,”任伯母咬了咬嘴唇,小声回答道:“嗯!还可以”小天笑道:“好!刚才是你舒服,现在我来舒服怎么样?”任伯母红着睑点了点头,看都不敢看。她翻身躺到床上,分开雪白浑圆的大腿等待小天的进来。小天一笑道:“我不用这个姿势了,换一个姿势。”

    任伯母奇道:“还有别的姿势?”她心中暗想:“没想到原来行房还有那么多奇妙的花样,自己以前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也不知dào

    其他的姿势是什么滋味”,

    想到这里,任伯母忽地痛恨起自己来,只是几种奇妙的姿势,自己的xx就完全背叛了心神,而随后心神也受到了xx所带来的肉欲的刺激的影响,现在连心神

    好像也变得淫荡了起来。小天笑道:“当然还有,很多姿势都没用到!”说完一把抓住任伯母的小蛮腰,抬高她雪白的粉臀,任伯母一声娇吟,双手急忙用力撑住身体。小天跪在任伯母粉臀后面,双手抓住小蛮腰,卖力的运动!任伯母趴在床上,面对着阴暗的墙壁,紧咬着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刚才她的xx已

    经背叛过自己一次了,这次她说什么也要让自己保持住不被对方所控zhì

    。她苦苦的忍耐着。

    小天听不到任伯母的叫声,淫笑一声,暗道:“我看你能忍多久!”他抓住任伯母下垂的xx,揉搓了几下,忽地用力一摸,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得任伯母“啊!”的一声尖叫出来!任伯母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相对的,小天的运动也越来越快,任伯母下身感受到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就越来越在肉欲中沉迷,她双眼迷茫,已经看不见眼前的东西了,她只知dào

    ,她要拚命的放纵自己,摇动美丽的臻首,xx声声!

    “啊呀…好美!”

    任伯母的xx声越来越高,终于,xx来临了,任伯母浑身抽搐,粉臀更加疯狂的扭动,美丽雪白的xx左右乱甩,臻首用力的抬起,美目无神的望着屋顶,

    张大樱桃小口,惊天动地的号叫着,享shòu

    着情雨仇给她带来的快感,完全的沉浸

    在欲海之中!

    任伯母娇躯剧烈的动作和漫长的xx迅速耗尽她的体力,激烈扭动的身体慢

    了下来,高声的号叫也变成了低声的呻吟,同时小天也实在无法再忍耐自己快感的冲击,把任伯母纤细的小蛮腰猛力向自己一拉,她那雪白粉嫩的臀部撞在自己身上!

    大力的顶压使得任伯母又痛又舒服,任伯母哀叫一声,双臂无力,再也支撑

    不住上身的重量,整个娇躯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不断的娇喘着,小天趴在任伯母身上。小天毕竟内力深厚,很快就恢复了体力,而任伯母由于长期没有这么剧烈

    的xx,这次体力透支的太厉害,一时还无法恢复,仍然趴在床上娇喘。小天小腹压在任伯母的美臀上,轻轻的晃动着下体,蹭磨任伯母的粉臀,感受任伯母粉臀上那特别娇嫩的皮肤。

    经过几次xx的击打和小天的训服,此时任伯母已经堕落在小天的xx中,变成了一个淫荡的熟妇小天吻着任伯母,仅用大xx在那花心深处研磨着。过了一会儿,任伯母又开始娇哼了:“嗯,好舒服,小天,太好了,你的大宝贝真太大了,弄得伯母死了,不过伯母一下子还真享shòu

    不了,刚才那第一下弄进来时弄得伯母真的好痛,幸亏你这孩子知dào

    伯母,赶快停了下来。你的本事真不错,弄得伯母现在又舒服起来了,真的,伯母不骗你,伯母从来没有像这麽舒服过,快,快用力干吧。”小天觉得宝贝插在任伯母的中,滑溜溜的,轻轻抽动一下便发出“噗嗤”一声,不觉把腰肢摆动幅度加大,宝贝在任伯母的眼里越插越深、越插越快,顿时“噗滋”、“噗滋”的声响成一片外,任伯母口的嫩皮也跟随小天宝贝的xx而被扯出牵入,带出一股股黏黏滑滑的xx。“啊……小天……好孩子……快……快用力……好……很好……伯母美得……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伯母美死了……”

    任伯母五十多岁,而老头子早就不行了,如今自己又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久旱逢甘霖,大地回春,又碰上了小天这个能干的大宝贝,真是被逗得浪态毕现,娇媚万分。那熟透了的身材,全身白里透红,一颤一抖,逗得小天欲火更加上升,更用力地干了起来,弄得任伯母浑身颤抖,欲仙欲死,“乖小天”、“好小天”地乱叫一通。不大一会儿,任伯母就又支持不住了,浑身一阵乱颤泄了身,一股股的阴精涌出子宫外面,喷在小天的xx上,任伯母一下子就软了。

    过了一会儿,任伯母恢复了体力,说:“小天,你累了吧?来,换伯母在上面,咱们接着来。”说着抱着小天转了一下身,两人上下交换了位置,任伯母就在上面半坐半蹲地开始耸动起来。小天躺在床上休息,欣赏任伯母那迷人的跳跃着的双峰,一低头就能看到宝贝在xx中一出一进的情景,小天又伸出手玩弄那两粒红嫩软胀的奶头。任伯母半闭着媚眼,微张着樱唇,双颊通红,乌发飘摆,两手扶着膝盖,一上一下、忽浅忽深、前摇後摆、左挫右磨地套弄着,全身犹如盛开的牡丹,艳丽动人。“小天,这样干,你舒服吗?”“舒服极了,伯母,你呢?”“伯母也舒服呀,你知dào

    ,伯母已经有十年没有这样了。”任伯母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停地套弄着,速度渐渐加快了,又猛夹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xx里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射在小天的xx上,又随着小天的宝贝的往返,顺着宝贝流到小天小腹上,两人的阴毛都湿完了,又顺着小天的大腿、屁股流到床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泄过之後,任伯母瘫软地伏在小天身上不动了,小天也被任伯母的阴精刺激得泄了精,一股一股滚烫的阳精,一xx地射进任伯母的子宫中,那灼热的精液强有力地喷射在任伯母的子宫壁上,每射一下,任伯母就被弄得颤抖一下,汹涌的浓精滋润了任伯母那久枯的花心,任伯母美得都快要上天了。“伯母,还是这麽硬,怎麽办?”小天翻身把任伯母压在了身下。“不行了,伯母不行了,你这孩子,泄过了怎麽还是这麽硬?”任伯母有气无力地说。小天把脸伏在任伯母两乳中间,向任伯母撒娇说:“人家硬得难受嘛,好伯母,就让小天再来一次吧。“好啦,乖小天,来干静儿的穴吧,静儿恐怕已经受不了了。”任伯母说道。小天来到舅妈身後,舅妈早己欲火难耐,自动弯下腰,双手扶着床沿,丰满的xx高高翘起,红彤彤的花瓣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小天眼前。小天用手拨开舅妈的花瓣,将大宝贝夹在舅妈的两片肥厚的xx中间来回拨动,并用xx在舅妈的阴蒂上轻轻磨擦,逗得舅妈xx直流,春心大动,屁股猛往後顶,口中xx着:“好小天……别逗舅妈了……”小天用一只手分开舅妈的xx,另一只玉手握住小天的大宝贝,将小天的xx塞进那迷人的玉洞口,然後再用力一推小天的屁股,“滋”的一声,大宝贝弄进了舅妈那久候的洞穴。舅妈立kè

    长呼了口气,显得很舒服、很畅快,而小天感到大宝贝在舅妈紧紧的xx包容下,更是温暖,痛快。小天开始抽送,手也在舅妈的身上来回抚摸,不停地抚摸舅妈那悬垂的xx房。舅妈被小天刺激得魂飞天外,口中淫声浪语,呻吟不绝,“好小天”、“好外甥”乱叫一气。过了一会儿,舅妈的丰臀拚命地向後顶,阴壁也紧紧夹住小天的宝贝,喊道:“用力……用力……快……要泄了……啊……啊……啊……”小天拚命地用力抽送,弄得舅妈娇躯一阵剧颤,阴壁猛地剧烈地收缩几下,丰臀拚命向後一送,一股热汤似的阴精从舅妈的子宫中喷射而出,射在小天的xx上,舅妈随之无力地伏下身子。

    小天还没有得到满足,转身躺在床上,让舅妈跨到自己的身上来,小天用手分开舅妈那娇美如花的xx,夹住小天的xx,一分又一分,一寸又一寸地将整个大宝贝吞进了舅妈那“小口”中,开始上下耸动。“好爽呀……舅妈……你真会干……干得儿子美死了……”“好外甥……亲小天……顶住舅妈的花心了……哦……”小天在下面看不到舅妈平日的矜持,舅妈淫、舅妈浪、舅妈荡,那上下耸动的娇躯,那蚀骨xx的呻吟,使小天快疯狂了,小天配合着舅妈上下套弄的节奏,向上挺动着下体,双手抚摸着舅妈胸前那不停上下跳跃的xx,这下刺激得舅妈更加疯狂,更加兴奋,上下套弄得更快更用力了,玉洞也更紧地夹着小天的宝贝,肉壁也更加快速地蠕动吸吮着。这时伯母也恢复过来了,见他们两个都快要泄了,就用手托着舅妈的xx,帮zhù

    舅妈上下套弄着。“啊……我完了……啊……”舅妈娇喘着,高喊一声泄了精。“等一等……我也要泄了……”小天在舅妈阴精的刺激下,同时泄了出去,阴阳热精在舅妈的xx中相会了,汹涌着、混和着,美得两个都要上天了。舅妈趴在小天身上,脸伏在小天的胸前,不停地喘着气,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温柔地吻着小天,小天也搂着舅妈,享shòu

    这灵肉相交的至高无尚的绝妙快感。舅妈搂着小天翻了个身,将小天带到任伯母身上,媚声说道:“乖外甥,在我娘身上睡吧,我娘的肉软不软?”“软,太好了。”小天趴在伯母身上,伯母一身白嫩的肌肤,如棉的xx,柔若无骨,压在身下妙不可言。伯母这时也躺了下来,享shòu

    齐人之福。

    xx过后,小天就给家里回了一个电话,说了下情况,然后索性在舅妈家做下了,晚上,二女一男说不尽的欢爱,直到等二天十点,小天才回到公司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