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她第二个男人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丁梦梅问道:“娘,鹏哥哥不要紧吧。”

    陈天丽道:“应该说,算是运气不错了,要是中了「绝命五步散」,那是没有救了。鹏儿中的是「阴阳极乐散」……”

    萧琼华埋好瓶子,问道:“「阴阳极乐散」是什么东西?”

    陈天丽脸一红道:“「阴阳极乐散」是江湖上最霸道的媚药,中者不论男女,无不思淫,必须立kè

    与异xx合,直至泄身,否则,六个时辰之后,血管爆裂而亡。”丁梦梅和萧琼华都红了脸。

    丁梦梅「呸」了一口:“这恶贼真是死有余辜。”

    萧琼华梅看了一眼正在苦苦运功抵抗的蓝天鹏,对丁梦梅道:“梦妹妹,咱们都是姐妹,都已经是鹏弟弟的妻子了……”

    丁梦梅没等萧琼华说完:“琼姐姐,你不用说了,救人要紧,姐姐怎么做,妹妹决不会皱一下眉头。”

    萧琼华点点头,陈天丽道:“你们务必要让鹏儿泄身,药性才能去掉。”萧琼华和丁梦梅红着脸点点头,萧琼华点了蓝天鹏的穴道,将她抱起,朝屋内走去,丁梦梅也快步跟了上去。

    陈天丽则在门外紧张的守护着,屋内传来阵阵声音,也不禁让她面红耳赤,她与丁尚贤分居十多年,今年才刚三十八岁。多年没有尝过鱼水之欢,此时屋内战鼓隆隆,不禁也是心旌动摇,心醉神摇,不能自制,腿根酸麻一片,湿得几乎站不直脚了。陈天丽长长地叹了口气,突然惊觉自己的气息是如此灼烫,连身体最深处都为之火热。

    陈天丽虽然已经三十八,岁月流逝并未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只更显得成熟与娇艳,容貌秀丽,肌肤雪嫩,奶尖臀圆,盈盈纤腰,完全看不出生儿育女的痕迹,反而增添了母性的柔媚,彷佛一朵盛放雪梅,正是女性最有魅力的时刻。

    极其难耐的两个时辰过去了,屋内的战斗一刻也没有停息过,陈天丽不由羡慕起女儿好福气。突然,从屋内传来丁梦梅断断续续的声音:“娘……娘……快……来……”

    陈天丽大吃一惊,立kè

    进屋,发xiàn

    萧琼华已经无力倒在一旁,蓝天鹏正在丁梦梅的身上疯狂挺动着,而丁梦梅明显已经是支撑不下去了。陈天丽也不由大吃一惊,没想到蓝天鹏在中了媚药之后,如此生猛。丁梦梅断断续续地道:“娘……女儿支撑不下去了……女儿和琼姐姐都已经先后泄了六次身了……”

    陈天丽更是一惊:“你们都已经泄了六次身?”很显然,丁梦梅和萧琼华的身体必然也已经受损。

    萧琼华有气无力地道:“师母,梦妹也支撑不下去了,要赶紧想个办法。”

    陈天丽迅速思考一遍,毅然地迅速脱去了浑身衣衫,萧琼华一震:“师母……”

    陈天丽苦涩地一笑:“如今,唯有我了……”

    萧琼华热泪盈眶:“师母……”再也说不出话来。

    床上丁梦梅已经不行了,陈天丽点了蓝天鹏的穴道,将丁梦梅抱过一旁,自己躺下,又将蓝天鹏放在自己身上,一切瞄准,再解开蓝天鹏的穴道。蓝天鹏穴道甫一解开,即开始自动耸动起来。

    陈天丽只觉xx里突然塞进了一根火辣辣的宝贝,她感觉子宫里每一寸空隙,都让蓝天鹏的宝贝填满了,些许痛楚之外,更是涨的难受,在狂暴粗野的冲刺下,身体里还生出无法形容的酥麻,使她浑身发软,头昏脑涨。陈天丽只觉一根宝贝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秘洞深处,那股酥酸麻痒的滋味更是叫人难耐,不由得开始缓缓摇摆柳腰,口中哼啊之声不绝。蓝天鹏每次xx,都重重地撞击着那荏弱敏感的花芯。

    陈天丽的呼吸变的沉重急促,娇躯也失控地颤抖着。蓝天鹏继xù

    毫不疲倦的急风暴雨地狂抽猛插,每一记xx,宝贝都尽根而入,好像大铁棰般击刺着她的身体深处。也不知dào

    是如何发生的,在蓝天鹏的撞击下,陈天丽忽然感觉身体好像给他洞穿了,子宫里的酥麻,山洪暴发般从深处汹涌而出,急剧地扩散至四肢八骸,脆弱的神经更像寸寸断裂,使她的身体痉挛,娇吟不绝,她竟然在蓝天鹏的强攻下,很快泄了身子。

    陈天丽突然意识到,如果这样下去,她也支撑不了多久。所以,她打起精神,两手死命的抓着蓝天鹏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蓝天鹏的腰部,浑身急遽抖颤,秘洞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蓝天鹏的宝贝给夹断般,秘洞深处更紧咬着宝贝顶端不住的吸吮。蓝天鹏动作更加狂而且猛,他不知疲倦地狂抽猛插着,不久,陈天丽第二次泄身了。

    陈天丽还在支撑着,陈天丽的双手双脚,有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在蓝天鹏的腰上,柳腰粉臀不住的摇摆上挺,迎合著蓝天鹏的抽送,发出阵阵啪啪急响,必须尽快让蓝天鹏泄身。大约过了盏茶时间,陈天丽全身一阵抽搐抖动,两脚紧紧的夹住蓝天鹏的腰部,xx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绞紧。与此同时,蓝天鹏突然浑身一颤,一道热滚滚的精液直射入陈天丽的秘洞深处,射得陈天丽全身急抖,双手双脚死命的搂住蓝天鹏的身体,xx蜜汁急涌而出,两人终于同时泄身了。

    陈天丽长吁了一口气,蓝天鹏发泄完毕,立kè

    睡了过去。陈天丽搂着这个自己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也疲惫之极的很快睡了过去,在她的两旁,是萧琼华和丁梦梅两人。一男三女,沉沉睡去。

    第十五章深入险地

    刺耳的阳光将蓝天鹏惊醒,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陡然一震,唬了一跳。自己身下居然是师娘陈天丽,而两旁睡着的则是丁梦梅和萧琼华,蓝天鹏仔细一回想,昨夜的经lì

    似梦似幻,略一推敲,已知大概。丁、萧二女为救自己身体显然是受了重创,师娘陈天丽舍身相救,这份恩情,令人感动。

    蓝天鹏刚想动,身下陈天丽也醒了,羞红着脸,轻声道:“鹏儿,你醒了?”两人身体仍然处在一种紧密结合的情形,蓝天鹏也是没料到陈天丽正好醒来,一时也不知dào

    该如何。

    蓝天鹏低声道:“天鹏该死,沾污了师娘。”

    陈天丽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继xù

    说下去:“鹏儿,师娘这条命本来就是多余的,能够救你,师娘也算是稍微减轻了心头的一点罪恶,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只要你以后对梅儿好一些,我就很高兴了。”

    蓝天鹏激动地道:“师娘放心,天鹏一定不会亏待师妹的。”

    蓝天鹏粗壮火热的宝贝仍xx的置于陈天丽体内,此时目睹陈天丽xx嫩白的身体,立即使他产生强烈的需求,他的宝贝在穴内不安份的颤动起来。陈天丽和他犹是合体,当然知dào

    是怎么一回事,她见蓝天鹏眼放异采,显然已是情动欲起,当下她含羞带怯的轻声道:“鹏儿……你……如果想……要……师娘……愿意……给你……”她话声越来越低,到后来几乎声不可闻,但蓝天鹏听在耳中,却有如惊雷一般。

    他尚在天人交战,陈天丽已用实jì

    行动,表达了具体诚意,她温柔的亲吻蓝天鹏,软滑的香舌也伸进了蓝天鹏口中,蓝天鹏终于顺应男性的本能,再度展现了无比的雄风。此番情境大不相同,方才蓝天鹏受淫药驱使,神智模糊不清;陈天丽运气镇摄心神,意在救人;因此二人虽有肉欲之实,却乏性灵之美。而此刻二人均神智清醒,且系于肌肤相亲,身体密接之情况下,自然萌发出的xx之火,此正暗合易经「泽山咸」的卦象:爱苗滋长,萌芽出土。

    蓝天鹏抬起身,两人暂时分开。陈天丽含羞仰卧,怯情于下。下方的是雪白粉嫩凝肤脂,其中暗藏风流穴;上面的是丈八长矛高高举,年少英挺好儿郎。二人此时下体已然分开,陈天丽顿觉无比空虚,她啊的轻呼了一声,似乎对于宝贝的撤出,感到遗憾与怅惘;她晕红满颊,目光满含哀怨期待,迷离恍惚的望着蓝天鹏。蓝天鹏此时运起「迅」字诀,宝贝立kè

    增大二分之一,他谨守「御女密要」之警语,不急、不浮、不燥,是故先静静的欣赏,陈天丽丰美的裸身,以诱发自我潜藏的生命之火。

    陈天丽的肌肤,光洁、润滑、白皙,并具有练武女子所特有的柔纫弹性,胸前xx,硕大、嫩白,弹性十足,高高耸起,乳晕粉红,xx深紫,色泽对比,协调和谐。双腿修长浑圆,比例匀称;肌理细致,触手软滑。胯间妙处,芳草凄凄,红唇两片,隐含玄机。蓝天鹏看得动情,心火已聚,于是抬起陈天丽的大腿,缓缓将宝贝插入湿滑的穴中。

    陈天丽只觉宝贝火热粗大,远胜方才,一时之间心生恐惧,慌忙以手推拒。但手触蓝天鹏胸膛尚未使力,宝贝已经尽谤而入,直顶子宫。充实畅快的极度娱悦,立即由下体贯穿全身,她原本欲行推拒的双手,已自动的转为环抱,她紧紧的依偎在蓝天鹏的胸膛,享shòu

    着锥心蚀骨的快乐滋味。两人紧拥,吻嘴吸舌,均感意乱情迷。

    蓝天鹏潜运「鼓」劲,xx立时一胀一缩,在穴内撩拨。由于xx直抵子宫口,收缩幅度又大,一会像个鸽蛋,一会又像个鸭蛋,收缩之间竟侵入子宫,连带使子宫也跟着收缩起来。陈天丽只觉有说不出的酣美畅快,就像怀胎孕育新生命一般,激发她原始的母性光辉。她只觉怀中的蓝天鹏,才是她最亲爱的人。

    完全插入的炙热宝贝,紧紧的顶住陈天丽的花心,抱着细腰的双手,把晶莹成熟的女体拉向自己,蓝天鹏用力的挺动xx。陈天丽在蓝天鹏激烈地插干之下,娇躯更是震荡摇晃,大xx像雨点似的顶在花心,香汗淋漓的xx,淫荡地扭动着。蓝天鹏用双手捧住陈天丽的白臀,激烈的加快抽送、猛搞肉穴,陈天丽更是挺乳抛臀地迎向蓝天鹏的每一次的狂插,疯狂的发出梦呓般的吟声。

    “哦……好爽……这……这么大……”

    “鹏儿……顶……顶到花心了……啊……”

    “哦……真美……插得好深……”

    “啊……这滋味……好美……好久……没……”

    陈天丽忘情的扭动屁股迎合著,形状完美的胸部随着插入的动作晃动着。蓝天鹏愉快的伸出双手,尽情的揉捏弹力十足的xx。不断挺腰干动的宝贝,强烈刺激着陈天丽的蜜唇。两人都已沉醉在快乐当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另外注视他们的两双眼睛。那自然就是萧琼华和丁梦梅两人,两人从睡梦中被惊醒,发xiàn

    蓝天鹏和陈天丽正在大战,两人不禁相视一笑。两人听着陈天丽淫荡的xx声,不由羞红了脸,想必也是想起了自己在床上的表现。陈天丽的身体被蓝天鹏抱得更紧,粗大的宝贝,一下下重重的顶在湿热的花心上,激烈挺动的xx,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哎……哟……鹏儿……你……的……喔……太硬了……”

    “啊……好爽……顶得好深啊……美……好美……”陈天丽早己汗湿的艳丽xx,不断的扭腰配合著蓝天鹏的干弄。柔嫩细致的肌肤泛起一层粉红的光采,散乱的发丝、冶艳媚人的面容、淫美的嘶喊xx着。

    “啊……xx好胀……好舒服……师娘被干得……升天了……喔……顶到花心了……鹏儿……你的宝贝好大……好长……啊……又顶到了……”

    “我……爽快死了……太……舒服……大宝贝好硬喔……”陈天丽被蓝天鹏搞得欲仙欲死,修长的双腿紧紧的夹在蓝天鹏的腰上,穴口的两片xx像小嘴似的一夹一夹的夹着蓝天鹏大xx在吸吮。被插得浑身酥麻的陈天丽,忘记了她是蓝天鹏的师娘,只是不停的扭动屁股,配合著蓝天鹏的插入。

    “我……快来了……不行了……鹏儿……师娘……快……来了……”

    “啊……好爽……喔……鹏儿……实在太美了……”

    “不……行了……啊……要泄……泄出来了……啊……啊……丢……丢了……啊……”

    蓝天鹏改运「旋」劲,宝贝立kè

    在穴内扭动旋转了起来,陈天丽顿时如疯了一般,她嫩白丰满的xx,不停的扭曲摆动,口中也急促的娇呼xx。她舒服得实在受不了,激动之下一张嘴竟狠狠的咬住蓝天鹏的肩膀。激情之后的陈天丽,满怀羞愧的道:“鹏儿,对不住,我实在是太……那个了,忘情之下咬了你,你……你……痛不痛?”

    蓝天鹏笑道:“一点皮肉之伤,不碍事的,师娘舒服就好了。”

    陈天丽一听真是羞死了,她嗫嗫诺诺的道:“鹏儿,你舒不舒服?怎么你都没有……那个?”

    蓝天鹏知dào

    她的意思,因此道:“师娘,我不能让你太累了。”

    陈天丽闻言又高兴,又感激,她认真的问道:“你都没有那个,会不会很难过?要不要师娘帮你?”

    蓝天鹏道:“师娘不要太勉强了。”

    陈天丽不禁固执的道:“鹏儿,你是不是有过许多女人?你是嫌师娘又老又丑才不要我帮忙?是不是?”

    蓝天鹏忙道:“那有这回事,师娘年轻貌美,想都想不到,我怎么会不识好歹?况且……况且……”陈天丽见他况且了半天,也没况出个结果,不禁急急追问。

    蓝天鹏从不说谎,被她逼急了只得实话实说,他满脸通红的道:“我是说,况且师娘那儿,软软、紧紧、湿湿、滑滑,我的……那个在里面,也一样舒服的紧……”

    陈天丽闻言喜不自胜,一时之间,她全身轻飘飘的,就好像陷入棉花堆里,软棉棉、晕陶陶,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欢喜、安慰。她爱怜之情大起,道:“鹏儿,你是师娘的第二个男人,也将是最后一个男人,师娘心里真是欢喜。可师娘也不能只顾自己舒服,让你难过,鹏儿,让师娘也来疼疼你,好吗?”

    她温柔的亲吻蓝天鹏,双手也充满爱意的,在蓝天鹏的身体上抚摸了起来。蓝天鹏给她弄得欲火熊熊,不由得也在她柔滑的身体上来回搓揉。蓝天鹏再次兴奋的把软瘫在床上的成熟女体抱起,用力的扭动自己的腰,顶着陈天丽的xx做着磨臼的动作。蓝天鹏一边手指头捻动她豆蔻般的阴核,一边用硬翘的大宝贝频频顶弄着她的下体!陈天丽被蓝天鹏挑逗吮弄得春情荡漾、欲潮泛滥。那大宝贝塞满xx的感觉真是好充实,使她不由的发出令人xx的呓语哼声。

    “啊……好胀……鹏儿……你……”

    “好美……爽死师娘了……啊……又顶到了……”蓝天鹏看陈天丽又动情了,当下也不客气,大刀阔斧,又大起大落。

    “哎……唷……太美了……啊……鹏儿啊……你害死师娘了……”

    “太……舒服……太痛快了……大宝贝……好硬……啊……”蓝天鹏忘情的xx着,双手抚摸着师娘雪白晶莹的肌肤,柔软的丝衫被掀向两侧露出了白嫩嫩泛红的xx,随着蓝天鹏不断的抽动,陈天丽师娘更是欲火奔腾的猛摇玉首,乌黑亮丽的及肩长发左右摇晃的飞散着。

    “鹏儿……师娘从来……没……没这么爽过……”

    “啊……又来了……好……充实……好美……”

    “啊……鹏儿……快……师娘又要来了……”

    “啊……”蓝天鹏又抽动了百余下,突觉尾椎一酥,全身快感齐聚宝贝之上,他连连抽搐,滚烫的阳精狂喷而出,尽数进入陈天丽的嫩穴深处。陈天丽全身不停颤抖,舒服的竟不知今夕何夕,天上亦或人间。两人静静地拥bào

    在一起,享shòu

    xx之后的余韵。

    突听「噗哧」两声娇笑,蓝天鹏和陈天丽骤然想起身旁还有两个人,陈天丽羞得脸通红,拉过被子盖住了脸,口中道:“羞死人了,忘了两个丫头了。”

    丁梦梅娇笑着道:“娘,您也不用害羞,谁遇到了鹏哥哥都会是一样的,我比娘更不济呢。”

    萧琼华也适时道:“师娘,您昨日舍身救鹏弟弟,我们都很感激您,我们也欢迎您和我们一起生活。”

    陈天丽探出头来,叹了一口道:“我都老了,怎么能与你们相比?而且梅儿还是我的女儿,我与你们在一起像什么话?这话一旦传出去,鹏儿和我都没法再活在这世上了。”

    萧琼华道:“只要我们紧守秘密,别人怎么能知dào

    ?”

    陈天丽摇头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

    丁梦梅突然插话道:“娘,您跟我们住在一起,让鹏哥哥定期去陪您,你觉得如何?”

    蓝天鹏也说道:“师娘,我也希望能经常给您带来快乐,您就答yīng

    吧。”

    陈天丽沉思半晌,长叹一声道:“反正我的身子已经是你的了,你随时想要,我都会愿意,但这事还是知dào

    的人越少越好,否则,鹏儿一生就毁了,那我的罪孽就大了。”

    萧琼华和丁梦梅点点头道:“我们知dào

    了,我们不会随便告sù

    别人的。”

    陈天丽点点头,望着蓝天鹏,脸又一红:“鹏儿,你要不要她们再陪陪你?”

    蓝天鹏尚未做出任何表示,萧琼华和丁梦梅已异口同声道:“你还是饶过我们吧,我们到现在还未恢复呢,浑身腰酸背疼,难受死了。”

    蓝天鹏一脸歉疚地道:“都怪我,今天你们好好休息一下,我再助你们运功。”

    丁梦梅甜甜一笑:“鹏哥哥,怎么能怪你呢,都怪那贼子。”

    蓝天鹏道:“师仇已报,也找回宝录,总算不虚此行。”

    萧琼华点点头道:“嗯,咱们在此休息一天之后就赶赴崆峒吧?”

    蓝天鹏点点头,四人起身收拾,又生火做饭,吃过饭又聚在一起谈个人最近的动向。陈天丽、丁梦梅母女并不知dào

    蓝天鹏最近的情况,当下蓝天鹏又进来发生的事情讲述一遍,陈天丽母女才明白崆峒之事。陈天丽道:“我和梅儿去了反而成了累赘,我想上天台一趟,你们两人只要多加小心,必能如愿救出兰姑娘,梅儿,你可愿意?”

    丁梦梅点点头道:“嗯,娘说的有理,鹏哥哥,你和琼姐姐要多加小心。”

    蓝天鹏和萧琼华也没有意见,蓝天鹏道:“你们也要小心。”

    这天很快就过去了,丁梦梅和萧琼华二女恢复得不错,一夜无话,四人虽相拥而眠,但蓝天鹏考lǜ

    到三女身体都还没有完全恢复,因此没有动她们。但也是左拥右抱,甜甜睡去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