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天黑时,郑一虎和马玲玲回来了,只见他们买了一大包东西。进房时,郑一虎没有发觉有人来到,他只催着玲玲换衣服。他把房门带上,走到朱萼那里一看,只见他还没有回来,于是他就在那边房中等,但见朱萼的行李也是随身带去的,心想:“他倒是老江湖,做事都很细心。”

    其实朱萼带走行李另有原因,他不怕遗失,而怕被别人看到他行李内的东西,当然,郑一虎一直都蒙在鼓里,所以朱萼说他糊涂。朱萼确是女扮男装,那个不知来历的中年人看出了破绽,而郑一虎却没有观察发xiàn

    女人的经验。开晚饭了,朱萼仍未回店,郑一虎只好和马玲玲先吃。

    二人在朱萼房间开饭,当马玲玲走近郑一虎时,他突感眼睛一亮,啊声叫道:“玲玲,你真美啊。”

    马玲玲喃喃道:“不来了,头一次穿新衣嘛。”

    郑一虎摇头道:“不,衣服与你无关,你变了,怎会变得这样快真不可思议。”

    房中都有镜子,不过马玲玲在自己房中没有照过,这时走近朱萼房中的镜子笑道:“我不相信。”照一照,她自己也愕住了,噫声道:“我胖了。”

    郑一虎笑道:“不是胖,只是你以前太瘦了,现在丰满一点儿。玲玲,你本来很美,就是瘦也美,现在不瘦了,因此更美。”

    马玲玲道:“早上我还照过镜子,为何不过半天就变了?”

    郑一虎轻声道:“玲玲,那是仙果的功效之一了,来,你再吃二颗。”

    马玲玲道:“不要吃光了,留下来给你自己的人吃。”

    郑一虎哈哈笑道:“我有什么自己人?现在算起来,你就是我的自己人,快吃。”

    马玲玲道:“你真的将我当自己人?”

    郑一虎逼她接过吃下后道:“我父亲没找到,现在只有你,因为你说过不再离开我呀?”

    马玲玲道:“我们将来大了怎办,那时不离开也不行啊。”

    郑一虎道:“大了怎么样?难道大了就非离开不可。”

    玲玲叹道:“傻子,你真糊涂,你将来要娶妻呀,我怎能永远赖在你身边。”

    郑一虎豪放的大笑道:“我就讨你作老婆好了。”他真是小孩子。

    马玲玲羞答答的道:“你怎么当着我直说呢,这多难为情啊。”女孩子十有九个比男孩子早懂事。

    郑一虎怔了一怔,他还是正经的道:“我喜欢你,你同意嘛?”

    马玲玲点头道:“我没有亲人,我本来打算长大了作尼姑,现在我有了你,我当然愿意啊。”

    郑一虎道:“好,这两把剑就是你的嫁妆,我的仙果算聘礼,咱们一言为定。”马玲玲自从她父亲卖剑时起,她就喜欢郑一虎了,因此她决心随着郑一虎东奔西走,不过她至今还不知dào

    郑一虎已名扬京师,声震西域哩。

    马玲玲小脸绯红,显出羞涩之情,郑一虎看得心中一动,这也难怪,少女的羞态最美了。郑一虎觉得马玲玲这时候的样子最美了,忍不住双手一圈,将马玲玲搂入了怀中。马玲玲心中一惊,才刚呼了一声:“小虎,你要……”

    「干什么」三个字没有说出口,她已经知dào

    了答案。郑一虎头一低,竟然吻住了马玲玲的樱桃小嘴,马玲玲「嘤咛」一声,浑身一软,瘫软在郑一虎的怀里,只知dào

    用双手紧紧吊住郑一虎的脖颈。两人都是初次尝此滋味,感觉既紧张,又兴奋、甜蜜,虽然刚开始都有些笨拙,但亲嘴可以说是人与生俱来的本领,根本不需yào

    别人教,两人很自然的就打起了嘴仗,忘记了身外的一切……

    “嗯……你把人家……喘不过……气来……”好久,马玲玲才气喘吁吁的将郑一虎推开。

    郑一虎则是意犹未尽,仍然拥着马玲玲不肯放松,马玲玲好不容易才顺过气来,斜睨着郑一虎道:“你真坏,差点让人家窒息。饭都快凉了,还不肯放开人家吗?”

    郑一虎这才讪讪一笑,将马玲玲放开道:“玲玲,你知不知dào

    ,你害羞的样子太美了。”

    “我丑死了,只怕你以后看多了就会烦的。”马玲玲笑着道。

    郑一虎笑道:“要是我的玲玲还丑的话,那天上的仙子岂非个个似无盐?玲玲,你放心,我看一辈子也看不厌的。”

    “甜言蜜语,以后还不知dào

    要骗取多少女孩子的芳心。算了,我们不谈这个了,赶紧吃饭吧。”马玲玲笑着道。

    两人甜甜蜜蜜的吃过饭,郑一虎看朱萼还没有回来,就带着马玲玲上街找朱萼,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两人看看时间已晚,只得回到客栈。两人回到马玲玲的房间,郑一虎道:“这个朱萼,走的时候也不招呼一声。”

    马玲玲道:“或许他遇到了朋友或者什么人,被留住了。”

    郑一虎点点头,两人又闲聊一阵,马玲玲对郑一虎:“小虎,你该要回去睡觉了。”

    郑一虎突然拉住了马玲玲的手,轻声道:“我今天就睡这儿好不好?”

    马玲玲的脸嗵的一下红了,但却轻轻点了点头,那是同意了。她亭亭玉立像一朵含苞的花朵,青春的气息似乎在她的眉稍间跳跃。马玲玲的笑有一种青春的、耀眼的,而又带点野气、不驯的味道。郑一虎伸手去握住马玲玲的玉藕,马玲玲娇羞的把头垂得更低。这时郑一虎心房在受着冲激,使他无法约束,于是他为她宽衣解带。郑一虎的心跳的很厉害,脸上泛起了红晕。马玲玲轻轻地挣扎,郑一虎的手指触到她的小衣,郑一虎开始解她的扣子。终于郑一虎触到了她丰满高挺的xx,马玲玲激动得周身颤抖,连想说句话的力量都没有,只好微合著媚眼任他摆布。郑一虎一层层地把她的外衣脱去后,只剩下大红色亵衣及亵裤,她轻轻的坚持一下,郑一虎仍轻轻扶她躺下。

    媚眼全闭……樱唇娇喘……最后马玲玲被脱光了衣服。雪白的xx丰满又诱人,饱满的xx紧紧耸立,平滑的小腹与xx交界之处,乌毛丛生。再向下,是一个小洞口,伏在软软的毛里,好迷人。郑一虎用手指一碰,马玲玲的娇躯随之颤抖。

    “嗯。”马玲玲发出了令人消魂的声音。

    郑一虎看得心里猛跳,一阵热流直冲下体,宝贝渐渐发涨,挺直了,而且翘起来了。郑一虎的手逐渐在马玲玲身上抚摸,像是欣赏一块美玉似的摸弄着,手指顺着玉峰上爬去。啊!摸到xx了,就在xx上捏弄着。此时,马玲玲柳眉紧皱,小腰不住的在扭,像在闪躲又像是难以忍受。郑一虎的手指又向下滑去,所到之处一遍平坦,既滑且顺、温软细致,来到了小腹,手指触到软软的阴毛,他的手也紧张得颤抖着。

    “啊……”马玲玲惊呼了,原来郑一虎的手已滑至她迷人的玉户上了。

    马玲玲想一个转身羞得侧躺着,郑一虎一只手被她转身时,离开了xx洞口。雪白细致的曲线,暴露在郑一虎的面前,毫无斑点的肌肤,浑圆的丰臀,中间一条深沟,隐约可看到细毛。郑一虎被这美色迷惑了,忙脱了衣服,躺在她的背后,一只手臂通过她的粉颈,紧紧的抓住xx。两个xx的xx紧靠在一起,带有弹性的xx紧紧靠在郑一虎小腹上,又软又舒服,可是他下体那个宝贝,却悄悄溜进xx夹缝里,他好兴奋。

    这时马玲玲突然觉得有一个热热的触角,伸到她的xx之间。她微微显得有点心慌,虽然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可是那东西烫得令人好难过。她无法分辨这种感觉,她心跳口乾,忍不住娇喘连连。此时郑一虎冲动得无法忍耐,但他仍缓缓抚弄她的香肩,想让她平躺着,但她不敢,她很惧怕……

    郑一虎不敢过份用强,他轻轻地撤离了身体,越过了她的娇躯,悄悄的躺在她的对面,两人相对躺着。当马玲玲发觉郑一虎在看自己的时候,羞得又要转身。可是才转了一半,突然一个热热的身躯压了上来,刚要惊呼,小嘴就被人吻住了,想躲已来不及了。她开始瘫痪了,xx被人家分开了,那根热热的东西,抵上小洞口上,使她感到xx里像有小虫在钻动。她的xx开始向外直流。突然小洞一阵剧痛,全身急剧扭动,她由沉迷中惊醒了。

    “啊……痛……”马玲玲也顾不得羞耻,小手急忙握住尚未刺进玉户的宝贝,丰臀忙向侧闪。这时候的郑一虎已失去理智,用手扶住xx,并用嘴吻住樱唇。许久,马玲玲惊魂方定,睁开媚眼道:“我怕。”

    郑一虎道:“怕什么?”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

    郑一虎温柔地说:“不要怕,夫妻总要来这么一遭。”

    “那……你轻一点……”马玲玲很害pà

    的说着。郑一虎挺着宝贝轻轻放在桃源洞口,缓缓地顶着。马玲玲忙道:“等……等……”郑一虎不知dào

    什么事,急忙停止顶动,用奇异的眼光看着马玲玲。

    “你……闭上眼……不许看……”

    “什么事,还要我闭上眼?”

    “不管嘛,人家要你闭上嘛。”

    “好……好……”郑一虎半闭着眼,偷偷地看马玲玲的动作,忽然看她由枕边的包袱里取出一张白色的绸布,轻轻垫在自己的xx之下。啊,原来是她准bèi

    落红用的。

    “我看见了。”

    “人家不要你看嘛。”说着小蛮腰一挺,没想到外面还停着那根一直想进来的雄柱。

    “哎呀……痛……”小手想去推郑一虎,但已来不及了,只见郑一虎臀部猛然一沉。

    “啊……可痛死我了……”马玲玲感到一阵刺痛,洞口涨得满满的。这时的小玉户口,紧咬住大xx颈部肉沟,马玲玲痛得眼泪直流,粉面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

    “别动了呀……痛死我了……”

    郑一虎看她这样可怜,有点痛心,急忙温柔地吻着她:“玲玲,真对不起,痛的很厉害吗?”

    “还问呢,人家痛得流泪了。”郑一虎急忙用舌尖舔着她眼角边的泪水,表示无限温柔体贴。经过了一段时间,因为郑一虎没有挺动,所以马玲玲感到好多了,这才微微一笑的说:“好狠心,刚才痛得差点就晕过去了。”

    “玲玲,我听人家说破瓜的第一遭,是有点痛,但等一会儿就会好的。”

    “现在就好多了。”

    “那么我可以再动动吗?”

    由于小玉户塞得满满的,一种从未有的滋味,使她感到心里酥麻,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着郑一虎的健腰。马玲玲轻轻地说道:“唔……不许你用力……要慢慢的……”

    于是郑一虎一挺,又是另一阵痛,马玲玲只有咬紧牙关忍耐着。郑一虎强抑欲火,缓缓地xx,每次xx吻着花心时,马玲玲的神经和xx都被碰得颤动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微有些痛。郑一虎连续抽动百余次后,马玲玲一阵抖动,终于泄了。

    郑一虎感到xx一阵热热的、痒痒的,急忙将整根宝贝退出,低头一看,只见一股乳白杂着猩红的精水,正由马玲玲的玉户缓缓流出。这时马玲玲一阵从未有的快美由xx传遍全身,像飘浮在云端,她正在品尝这奇异的快感。突然宝贝全部撤离,她下面又是一阵奇痒、空虚。她不由得睁开了眼,只见郑一虎跪在床上,下部那根大宝贝仍挺举着,并且不时点头,她看得又怕又羞,连忙闭上了眼。

    “玲玲,舒服吗?”

    “嗯,不知dào

    。”

    “好玲玲,睁开眼,让我们谈谈嘛。”

    “人家不要了,好羞死人哟。”

    “夫妻之间有什么好怕羞的,将来爱还来不及呢。”郑一虎说着,不停在笑。

    “才不看那丑东西呢。”

    “那我要生气了,人家等着跟你说话呢。”

    马玲玲怕他真的生气,连忙睁开一对水汪汪的眼睛,看了郑一虎一眼道:“你也躺下嘛。”

    “这才是我的好玲玲。”郑一虎喜爱得躺在马玲玲身旁,搂着她的粉颈,对准樱桃小嘴吻了下去,她也很自然的抱着他的阔肩。良久,两个人才分开。

    “玲玲,还痛吗?”

    “好些了,你呢?”马玲玲很不好意思,羞得半天才问出这一句。

    郑一虎道:“我现在才难过呢。”

    马玲玲听他说难过,紧张得严肃地问:“哪里难过?”

    “你说呢?”郑一虎用俏皮的口气反问着。

    马玲玲怀疑的回答:“我怎么知dào

    ?”

    “来,让我告sù

    你。”说着,将马玲玲的小手拉了过来,放在自己的宝贝上,那热呼呼的宝贝烧得马玲玲的脸通红。

    “你……你坏死了……”马玲玲羞得小拳打着郑一虎的胸膛。这一阵羞态使郑一虎爱得要命,不由得欲火再度燃烧,赶忙一把将美人儿抱在怀中,且将xx拉向腰部,让xx揉着宝贝。

    “啊……”每当大xx触到阴核上时,马玲玲的小屁股就是一颤,直被他磨得周身酥麻,xx直流。马玲玲娇声道:“嗯……快别这样……我……受不住……”

    “玲玲,你在跟谁说话?”

    “还有谁……哼……”

    “为什么不叫我呢?”

    “我不知dào

    叫什么?嗯……痒死了……”

    “那就快点叫我。”

    “叫什么嘛。”

    “我叫你玲玲,你应该叫我什么?”

    “哼,人家才叫不出口呢,酸死了……”

    “叫不叫?”郑一虎说着,用大xx的马眼顶住阴核一阵揉磨。

    “哎呀……叫……我叫……好……好虎哥。”

    “嗯,这才是我的好玲玲。”

    郑一虎听到她娇声娇气,就好像服了一付兴奋剂一样,迅速爬起来,握住粗长的宝贝顶着马玲玲的xx,就猛力向内挺进。这次因为马玲玲流了很多xx,又是第二次,所以就「滋」的一声,进去了。再用力,嗯,整根进去了嘛。顶得马玲玲叫道:“小虎,你好狠心呀。”

    郑一虎开始缓缓xx,最先马玲玲还咬唇推拒呢。慢慢的柳眉舒展了,两条白嫩的玉臂,也不由得围着郑一虎的腰身。

    “嗯……虎哥……我要哥……”

    郑一虎知dào

    她要泄了,连忙又狠狠xx四十来下,突然宝贝一阵美感,一股热热的阳精直射马玲玲的桃花心,烫得她一阵猛颤,宛如魂飞九天之感,不禁也跟着泄了身。两人紧紧拥bào

    ,互相吻过来、吻过去。这是爱的巅峰,灵与肉的世界。郑一虎的宝贝渐渐缩小,慢慢地滑出马玲玲的玉户外。马玲玲连忙把垫在屁股下面的白绸拿出来,偷偷放在枕下,这才相拥睡觉了。

    客栈的喧闹声并没有叫醒熟睡中的人儿,直到骄阳透过窗廉,马玲玲才缓缓睁开了水汪汪的眼睛,当发xiàn

    自己被人紧紧搂抱着时,含羞的笑了。最后马玲玲轻轻推着郑一虎,当他醒来时,她羞得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小虎,我们该起床了。”马玲玲低低说道。

    “不要。”郑一虎托住马玲玲的下巴道:“这算是我们的新婚,晚一点没有关系。”

    “小虎,还是起床吧,等等……让人家看见了笑话。”

    “再躺一会儿吧,玲玲,我们如今一夕之间,就成了夫妻,而且又这么亲蜜。”说着还用力搂着马玲玲的小腰,吻着小嘴。

    “嗯,一大早又来了……”马玲玲向旁边躲着,最后还是被郑一虎吻住了。嘴在吻,而手在滑润的xx上爱抚着,轻轻地揉,慢慢地摸,在到达桃源洞口时停住了,于是就在上面摸弄着。

    “啊……小虎……天亮了……不要嘛……”

    “谁说天亮了,就不可以呀……”马玲玲娇声的喊着,一手去阻止下面的东西:“啊,那讨厌的东西……”说着小手轻轻打了一下,表示既惊又喜。

    郑一虎被打得猛然一缩,叫了起来道:“哎呀,痛死人了,你好狠心。”

    这一突来的举动,可吓坏了马玲玲,她急忙严肃地说道:“怎么样?痛得很厉害吗?让我看看。”说着也忘记了害羞,一把就将被子拉开,俯下身去,用小手轻轻握住粗大的宝贝,仔细地查看着。

    “还痛,可是……你握住就不痛了。”郑一虎开了这个玩笑,使他饱了眼福。马玲玲白嫩的xx整个露在外面,那光洁的白皮肤毫无斑点。两个丰满的xx,顶着两个粉红色的小xx,看得郑一虎心头狂跳,忍不住地捏着她的xx。惊醒后的马玲玲发xiàn

    郑一虎是在调逗她,羞得一个转身压在郑一虎的身上,小嘴一翘扭着身体不依。

    “我不要,你坏……我不来了。”说着还用两手猛捶郑一虎的胸膛,引逗得郑一虎哈哈大笑。

    “还笑呢……我不依……不来了……”郑一虎怕她真的恼了,连忙将她搂过来,吻着她的小嘴,一个转身就把她压在下面,八寸多长的宝贝也跟着吻着xx。

    许久,马玲玲呼出了一口气:“小虎好坏,我才不要呢。”嘴里说的不要,可是下面xx却悄悄地分开,郑一虎急忙扶着宝贝往里面送去。

    “小虎……轻……轻一点……痛……嗯……”痛字刚出口,那大宝贝已挺进一半了。

    “哼……小虎……嗯……”再稍一用力,已全根没入了,可是这次郑一虎将宝贝挺入后,就不再动了,只让大xx紧抵花心,在穴心上磨着,大xx在里面一胀一缩的。

    “啊,小虎,好难过啊。”

    “玲玲,哪里难过呀?”

    “不知dào

    ,人家都难过嘛。”

    “哪里难过?”

    “嗯……小虎坏死了啦……就在里面嘛……”

    “你不说我怎么知dào

    ?”

    郑一虎说着,猛力将大xx颤了两下,直抖得马玲玲浑身酥麻,忍不住道:“啊……不行……我要……”

    “说不说……”

    “小虎……我说……xx难过嘛……”话刚说完,小脸羞得通红,引逗得郑一虎缓缓xx起来。

    “小虎……快点嘛……唔……”

    “我就是要……玲玲……浪……”

    “人家不会嘛。”

    “不会就不弄了哟。”郑一虎说着,表现一付无精打采的样子,并且慢慢向外抽出宝贝,刚抽到小玉户的洞口。马玲玲忍不住抱着他,不让他抽出。

    “小虎……不要抽出来嘛……逗得人家难过死了……小虎……我要……”

    “要什么呀?”

    “好虎哥,人家急死了,干我嘛。”郑一虎被逗得欲火上升,便将宝贝插入洞内,狠狠地xx起来。

    马玲玲被插得浪水直流,口中不断呻吟着:“嗯……唔……唔……”

    “小虎……玲玲不行了……哎呀……”郑一虎知dào

    她泄了,连忙把大宝贝往回一抽,再深深的向里面一挺,阵阵麻痒,周身发抖,不由自主地花心再度流水。

    “啊……小虎……不能再动了……”郑一虎不理她,依然狠狠地干着。

    “小虎……哎呀……不行了……不能动了……”郑一虎知dào

    她忍不住了,连忙用足力qì

    ,猛力地xx数下后,自己也一个颤抖,「噗」、「噗」射了阳精。

    射得马玲玲张嘴直喘:“啊……小虎……嗯……”

    两个人都泄了精,相互传缠在一起,浪水淫精顺着丰臀流到床单上,弄湿了一大片。一会儿,马玲玲才嘘了一口气说:“小虎……差点儿要了玲玲的命。”

    “玲玲,舒服吗?”

    “嗯……好美呀……魂差点都离去了……”说着自动搂抱郑一虎献上香吻,软小的香舌也送到郑一虎的口中。

    两人片刻温存,最后马玲玲说:“该够了吧,快起床,看别人不笑死才怪。”

    郑一虎道:“这有什么好笑的,我们才不怕。”

    “嗯……不……快起来……”马玲玲扭着小腰撒着娇,那样子可爱极了。

    “好,我们起来吧。”

    “你先起来。”

    “为什么你不起来?”

    “不……小虎……人家怕你看……”

    这时郑一虎笑了起来,找着衣服穿,走到床前道:“玲玲,我来拉你。”

    “那你闭上眼睛。”郑一虎很顺从的紧闭双眼,等一会儿,马玲玲递给他手,他轻轻的一拉。

    “呀……哎唷……”

    “怎么啦?”

    “痛……下面很痛……都是你害人家的……”马玲玲用着埋怨的眼神看郑一虎。

    郑一虎笑着说道:“谁叫你刚才动得那么凶,现在又怪我。”

    “小虎……坏你……我不来了……”她说着,伸手要打他。最后她又给郑一虎抱住了,一阵甜蜜的吻,这才嘻嘻哈哈的换衣服……

    当然,他们也不会错过这么好的单独相处的机会,经常重温鱼水之欢。这天两人又开战了,在地上躺着的马玲玲,一丝不挂。红润艳丽的俏脸,乌黑的长发,雪白的肌肤。浑身洁白得像只小白羊,酥胸上高耸饱满的xx,有如春笋般地挺立着,修长的粉腿,滑软的小腹,黑密的阴毛,好一幅诱惑的美女图。

    郑一虎伸手轻轻摸着马玲玲的xx,又柔又细又滑又嫩,多丰满的一对xx呀。又向下摸到马玲玲的阴毛,湿湿地伏盖在马玲玲小巧的xx旁。郑一虎毫不浪费时间地脱掉衣物,全身光光地地压上马玲玲那雪白嫩滑的玉体。

    “阿虎……”

    郑一虎猛然把嘴唇盖住马玲玲的香唇上,接着舌头便深入她的樱桃小口里,交缠着香舌猛吸着,同时两只手也用力揉着那对坚挺的xx,底下粗长的大宝贝也朝着马玲玲两腿中间的小xx猛顶着。如此一来,直逗得马玲玲被揉得全身颤缩不已,脸儿火烫,喘气急促,娇躯发软,两腿无力,xx汨汨直流。接着郑一虎低头埋在高挺的xx上,含住xx,疯狂地吸吮着,伸手直探高凸肥嫩的xx,在春潮泛滥的肉缝中,用手指捏弄着渐渐硬了起来的阴核。

    马玲玲口中不停地道:“阿虎……啊……嗯……哦……”她被郑一虎高超的挑逗技术给弄得把持不住,春心荡然,热情如火,心痒难煞地分开两条修长的xx,浪扭着肥美的粉臀,娇喘咻咻地道:“唔……玲玲受不了……嗯……哼……阿虎……好痒……喔……好热……不……不要逗了……啊……啊……”

    马玲玲丰满白嫩的屁股,却酥麻难耐地随着郑一虎手指的挑弄挺动着。郑一虎被马玲玲的那种xx蚀骨,浪声连连的呻吟,刺激得无法忍受,叉开马玲玲的嫩腿,挺着屁股,挥动大宝贝,朝着马玲玲的xx乱顶。经过几下的顶弄,使马玲玲的穴内更是酸痒,xx狂冒,嫩臀直抛,再也顾不得娇羞,伸手就揪住郑一虎那根在穴口腾跃的大宝贝,一握之下,忽地娇叫着道:“啊……阿虎……你的宝贝……又大了……”

    郑一虎轻声安慰马玲玲道:“玲玲别怕,我会轻点儿弄,快把宝贝对准你的xx口。”马玲玲不安地扭着嫩臀,玉手颤抖地扶着xx直抵阴缝。郑一虎欲火如焚,等马玲玲一对准,腰部一挺,屁股下沉,大xx便滑了进去,马玲玲娇小的xx,紧紧地咬住了郑一虎xx的棱沟。

    马玲玲娇喊一声,道:“啊……轻点儿……好涨……”秀眉微皱,一付娇弱不胜的模样,惹人怜爱。郑一虎吻着马玲玲,用手揉着xx,以示怜惜之意。一会儿,马玲玲被逗得桃脸红晕,xx的骚水也流了更多出来,而且屁股一顶一顶地表示出她需yào

    了,小口中浪浪地哼道:“嗯……阿虎……唔……人家……好痒……你动嘛……动嘛……”

    郑一虎见马玲玲媚声荡气的骚态,知dào

    她已春心荡漾,挺着大宝贝缓缓地向xx挺进,只觉那娇嫩多汁的xx里,肉紧紧,热温温地挟着自己的宝贝,有一种美妙的快感。郑一虎轻抽慢送,左戳右顶,浅点深插,利用技巧来使马玲玲快乐。

    马玲玲用鼻子轻哼着道:“唔……好爽……啊……阿虎……人家舒……服了……嗯……哼……”才插了不到一百下,马玲玲就xx直抛,浪得泄出了阴精。郑一虎抽出宝贝,让xx混合著阴精,由马玲玲抖动的穴缝中流出。

    望着马玲玲如疑如醉的满足之媚态,揉摸着娇嫩的xx,笑着道:“玲玲,你舒不舒服?快乐吗?”

    马玲玲春意盎然,骚媚如火地用粉臂缠抱着郑一虎,以鼻音娇声道:“阿虎……嗯……痛快……死了……我还要……”

    郑一虎道:“好玲玲,来,把大腿分开宽点。”

    马玲玲抬起xx,大大地开着,使xx贴着郑一虎的大宝贝磨著,郑一虎也用手搓着马玲玲的嫩奶,经过这样的挑情,马玲玲xx里的xx又流满了,令她感到欲火难耐,心里酸酸痒痒地很不好受。马玲玲粉脸上呈现出妖艳迷人的媚态,这神情是郑一虎自马玲玲脸上从来也没看过的,马玲玲用双腿紧夹着郑一虎,娇声地道:“唔……嗯……人家好痒……哦……哥……大宝贝哥哥……嗯……快插嘛……人家要嘛……”

    马玲玲的媚态使郑一虎看得是神魂颠倒,肉欲横生,恨不得一口将马玲玲吞下肚里。忙压着马玲玲那丰满美艳的xx,坚硬巨硕,火热也似的大宝贝用力一挺,直捣黄龙,施展着无比的xx妙技,靠着天赋的异禀,大展男性的雄风,猛插狠插,花样百出,姿势翻新,猛攻猛打,恨不得把马玲玲捣死才甘心。

    欲火高涨的马玲玲,被郑一虎火辣辣的插干,刺激得骚浪异长常,此时若录下马玲玲的媚态,恐怕马玲玲自己也不会相信,竟然会如此不顾羞耻地和郑一虎插弄着。只见马玲玲直摇着屁股,xx着:“啊……阿虎……插……插的玲玲好美……哎呀……干得……人家爽……爽死了……对……用力……呀……唔……哎……哎呀……哟……插……玲玲快不行了……啊……酸死了……妹妹丢了……唔……”

    浪声像野猫叫春,xx直抛,浪肉颤抖,最后尽情地一次又一次地泄出了阴精,再加上郑一虎滚烫的阳精,射在马玲玲花心上的爽快感,美得马玲玲全身酥软地抖躺在床上。风平浪静,郑一虎温柔甜蜜地吻着马玲玲,马玲玲也回吻着郑一虎。

    马玲玲问道:“阿虎,美不美?”

    郑一虎道:“舒服死了,玲玲,你的嫩穴真好,使我很爽快。”

    马玲玲也满足地道:“嗯……玲玲也……美死了……可是……”她突然羞红着脸,说不下去。

    郑一虎笑道:“玲玲,我们都欢好这么多次了,你还害什么羞嘛,有什么话就说出来。”

    马玲玲羞红着脸道:“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浪了,真是羞死人了。”

    郑一虎笑道:“床上无淑女,女人越浪,男人才喜欢呢。”

    “呸。”马玲玲啐了一口:“你们男人真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个道理难道你没听说过吗?”郑一虎笑道。

    “算了,我说不过你。”马玲玲顿了一顿,又轻声道:“阿虎,我发xiàn

    ……发xiàn

    ……”吞吞吐吐的,不知又有什么话要说。

    郑一虎奇怪的道:“玲玲,你今天是怎么啦,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

    马玲玲娇羞的道:“人家害羞嘛,哪像你厚脸皮。”停了一下才轻声道:“阿虎,你自己有没有感觉,你……那儿好像越来越大。”

    郑一虎当然知dào

    马玲玲指的「那儿」是「哪儿」,闻言笑道:“我当然有感觉啦,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应该是因为我的武功又有长进吧。”

    马玲玲羞道:“那岂不要越来越大,那怎么受得了?”

    郑一虎闻言笑骂道:“傻丫头,你以为是什么地方,难道那地方也会疯长不成?再说了,男人的宝贝再大,女人的xx也能容下,要不怎么生孩子?”

    马玲玲闻言突然问道:“阿虎,要是我有了孩子怎么办?”

    郑一虎道:“玲玲,女人有孕是需yào

    多种条件都适合才能成功的,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能怀上的。你要是有了,我当然高兴,真要是那样,我就把你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等我办完事之后,就回来陪你。”

    “我才不希望这么早有孩子,我要留在你身边陪着你。”马玲玲道。

    “我当然也希望这样了,何况我们还都小,想要孩子,有的是机会。”郑一虎也同意她的想法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