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阿姨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夜晚,丁少秋如约来到何香云的房中,何香云静静地坐在床边,看见丁少秋进来,何香云转过脸去,背对着她。丁少秋知dào

    她是不好意思,走过去,抱住了她,他只觉握住的是一个柔软纤细异常的腰肢。靠在丁少秋坚实温热胸膛的何香云,感官极度的敏感。那双紧握着自己腰肢的男性大手,令她不禁全身颤抖。一直守身如玉的她,未曾与男子有如此接近的时刻,如今她背靠着丁少秋,刹时心魂动摇。

    “云姨……”丁少秋地手自她双腋伸过,转过她的身子,两人下半身不可避免的接触在一起,丁少秋温热的鼻息吹拂在何香云的耳畔。

    “唔……你……”她一声嘤咛,丁少秋鼻中沁入一阵动人的香味。

    “嗯……好香……”他更靠近的闻着那香气,丁少秋低头一看,何香云的玉手,在他胸上抚动着,他瞧着她如桃花一般嫣红的脸,贝齿咬在丰润的下唇,像是在忍受着什么一般。

    何香云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廉的是丁少秋俊逸清朗的面孔。她第一次如此仔细的端详这位少年,一时芳心大动。丁少秋也定定地注视着怀中这个年近四十的女子,仍旧是花容玉貌。何香云举起细白的手,遮住他的眼。

    “别看……”她娇嗔着,被这个俊秀的少年如此看着,她觉得羞赧极了。丁少秋握住那双手,闻到自她衣袖传来一阵方才闻到的香气。他不住的嗅闻着,鼻息撩动着她的心。

    “云姨……”眉头轻皱,她讨厌听他叫她云姨。她拉下他的头,封住了他的口。两人烫热的唇贴在一起,丁少秋禁不住的吮啜着她的唇。何香云也吐出香舌,划着他的嘴角。他将那顽皮的舌儿含入口中,自己的舌迎着她,相互碰触着对方口内最私密的地方。

    结束长得令人喘不过气的热吻,俩人深吸着得来不易的空气,动情的望着彼此,相视一笑,何香云杏眼含媚的模样,令丁少秋下腹兴起一阵热潮,气息也粗重了起来。他吻了吻她迷人的眼,颊、下巴,含吮住她细白的耳垂,用舌头逗着她的耳背,发xiàn

    她那儿很是敏感,因为她不自禁的全身轻抖着。

    在他的嘴进占她白皙的颈子时,两人的手都不安分了起来。何香云的手伸入丁少秋的衣内,感受着他强健的肌理,发xiàn

    她的抚摸也能让他发出呻吟,她更愉悦的寻觅着他敏感的部位,享shòu

    着他的反应,也轻笑出声。

    “你真顽皮……”他不甘示弱的解去了她的衣带,拨开覆盖住她动人身躯的衣服,何香云全身只余一件粉色的肚兜,扶她坐起身,他退了一步,想看她的全部。她的手撑住地,肚兜遮不住她莹白的玉臂,及健美的长腿。臂膀上一点鲜红的守宫砂吸引住他的目光,他俯身吻了吻。

    “少秋……这……我……我……给你……”为了掩饰羞怯,她的脸埋进了他的胸膛。这样的美人投怀,除非铁打的人才能无动于衷。丁少秋在她香肩上洒下细密动人,无数的吻,大手爱抚着她无遮掩的肌肤。

    “云姨……你真美……”

    “少秋……”她拭了拭他额上因激情而沁出的汗。

    丁少秋解开了她身上唯一的遮蔽,看见她完美的身子,他赞叹的呼了一声。此时的何香云正当女人最美的时候,因练武而保持的凹凸有致的身段,处子之身特有的清纯与正当盛年的艳丽,和谐又奇妙的并存着。丁少秋的宝贝,硬挺的顶着裤子。他搂过她,深深的吻住她,xx的上身贴着她,丁少秋将她的下身压向自己,好让她感觉自己因她而起的激动。

    “嗯……少秋……”何香云蠕动着,想再接触多一些。

    “别动……云姨……”她尖挺的乳峰撩得他快发狂了,她附在他耳边轻轻的呢喃:“少秋……要我……我爱……”她来不及说完,因为丁少秋吻住了她的朱唇。

    丁少秋扶她躺下,双手揉着她丰满的xx,低下头含住红嫩的xx,公平的爱着两个迷人的尤物,手移至她的处女地,盖住那饱满的隆起,手指探入那密缝中,经过方才的挑弄,那玉贝早己露湿了:“云姨,你好湿呀。”一边说着,手指顽皮的在她的两片小xx中游移着,另一手更不轻饶的在她的xx上抚揉爱怜着。

    “啊……啊……”何香云只能握着他的手臂,口中吟哦不己,她第一次,接受如此的激情,丁少秋的手指更进一步的拈着她的乳峰及玉贝里的珍珠,她激烈的颤抖着,即将达到他带给她的第一次xx。丁少秋移到她双腿间,她迷人的xx透着充血的潋滟,他凑上咀去,舔着那尚在抽动的穴口,轻轻吸吮着突出xx彷佛等着人怜爱的肿胀阴核,才刚自xx顶端下来的何香云又娇啼出声:“啊……别……别吻……那儿……那儿……啊……”她几乎语不成调的。

    “那儿?是哪儿?告sù

    我,嗯?”丁少秋抬起头。

    “嗯……不要……你坏……”她扭动着腰,不依。见她的娇态,丁少秋气血翻涌的,再也忍不住了,扯下了自己仅剩的衣裤,他覆上她的娇躯,奋起的大宝贝顶靠在她的腿边,两人唇舌交缠,口沫相濡。

    丁少秋分开她的双腿,手扶着她的雪白臀部,宝贝在她的穴口亲蜜的逗着,弄得何香云心痒难耐,张开了原本闭着的媚眼,怨怨的微支起上身,睇着丁少秋这冤家,只见他唇角泛着性感的笑。

    “云姨,你看清楚,我要进去了。”丁少秋红通通的xx抵在她的入口,缓缓的推进,她心跳不己的注视着,感觉xx内无可言喻的快感与轻微的疼痛,宝贝噗的穿过了她的处女膜,直往xx内深深的贯入,俩人一同轻喊出声。

    “啊……少秋……好痛……”何香云初经人事,何况又遇上少秋这样的大宝贝,自然要吃点苦头。她痛得咬牙切齿,丁少秋当然明白,只好一边安慰,一边亲吻抚摸,尽量减轻她的痛苦,如此足有一刻钟,何香云才渐渐适应。

    何香云的肉穴紧凑无比,丁少秋只插入就觉得自己快到xx了,他慢慢的抽出,用力的再进入那xx穴,渐渐加快速度。何香云分泌出的大量蜜汁,使得他的抽取动作更深更快,他无法控zhì

    自己的力量,每一下都撞入她最深处,每一次都将自己尽根送入。丁少秋让xx抵在她的花心上,只用腰力,磨着她,何香云几乎是尖叫着呻吟。

    “啊……不行了……不要……啊……少秋……啊……太深了……别……别……再进去……啊……”她又一次xx。

    丁少秋开始用力的插着她,除了喘息声,娇吟声,尚有xx相交的啪啪作响声,他享shòu

    着肉穴磨擦着宝贝的美妙滋味,他躺下身子,变成何香云在上的姿式。这种更深入的方式,使两人有更大的快感,丁少秋扶着何香云的腰,指引她上下律动,她抵住他的胸,脸庞涨红,慢慢的抛动自己的纤腰。

    看着美艳的何香云,丁少秋的手,抓着那一双xx,反方向更用力的插入她。在他感到自己的xx快到时,再度将她压在身下,抬起她的腿放在肩上,疯狂的抽送着宝贝,不顾一切的将他滚烫的精液射入她的深处。

    “云姨……我……我射了……啊……”

    “少秋……啊……我……我也……来了……”在丁少秋射出他的精华时,何香云也呐喊着进入xx。

    丁少秋首先张开了眼睛,两人在xx后的疲累下都睡着了,他的肉柱还深深埋在她的美穴中,吻住她的红唇,身下不知足的又硬了起来,温柔的抽动着,何香云也在半梦半醒中,承接着他另一波的占有。在这美丽的夜晚,两人的xx浓烈的发酵着,一发不可收拾。

    天尚未亮,丁少秋从睡梦中醒来,看着身旁沉睡的的美人。她一定累坏了,他拂了拂她颊旁因昨日激狂的欢爱而散乱的乌丝,失去了他的怀抱,何香云嘤咛了声,曲了身子,又睡得更沉,这可爱的模样,让丁少秋怜惜的笑了。何香云身子一动,她也醒了。她想坐起身来,只觉全身酸疼,轻哼了下,丁少秋忙扶着她的背,拥她靠着他的胸膛。

    “抱歉,云姨,我昨晚太激动,累坏你了,很疼吗?”他关心的说着,轻轻的揉按着她如凝脂般的玉背。那滑腻的触感又使他蠢蠢欲动了起来。

    “都是你这小坏蛋……”她轻抚着他的胸,脸上红得如春日最艳美的花朵,檀口欲言又止的,引得丁少秋忍不住倾身掬取她甜美的唇。深入又缠绵的唇舌交融,使得两人的xx如烈火般的点燃了起来。何香云额抵着他的,费力的娇喘着。

    丁少秋热烈的吻住她,何香云按着他的臀部,移近自己,深情的看着他,没有前戏,他直接深深的进入她的xx,她早己为他湿润了,俩人用尽心魂的交合着,细细的品尝那磨擦,那撞击,那滋润的湿滑,他反转她的身子,让她跪伏着,更深入更尽兴的与她的穴儿交接。

    丁少秋的动作几近疯狂,何香云的蜜汁流淌着,迎接他下下着力的抽动。在这情况下,丁少秋抬起她的腰臀,让她悬空的与他贴合。两人的灵肉在xx的刹那,呐喊着做最紧密的结合。直到天都快亮了,两人才相拥沉沉睡去。

    再睁眼时,已经是近正午,何香云却是腰酸背疼,动弹不得。丁少秋穿好衣服,笑着问道:“云姨,你感觉怎么样?”

    何香云笑骂道:“你这小坏蛋,还好意思问,云姨被你害惨了,那帮丫头还不知dào

    要怎么笑话呢。”

    “我们怎么敢笑话总管呢?我们还没恭喜总管呢?”服侍何香云的紫云、紫霞端着洗脸水,推门进来,何香云羞得满脸通红,将脸埋入被窝。

    紫云将面巾递给丁少秋,同时帮他整理束发,紫霞则在一旁帮他把衣服拉平整,丁少秋也是从来没享shòu

    过这种生活。洗过脸,趁二女不备,一把搂过二女,飞快地在二女樱桃小嘴上亲了一口,在二女的娇嗔连连中,飞快逃离。

    紫云捂着被「偷袭」的小嘴,娇嗔道:“他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紫霞接着道:“都是被门主和总管、护法给惯坏了。”

    床上的何香云笑着道:“你们得了便宜还卖乖,还不快过来扶我一把。”

    紫霞和紫云娇靥泛红,过来服侍何香云穿衣,看着床上的一片狼藉和何香云娇慵无比的神态,紫云咋舌道:“这么厉害呀?”

    何香云娇靥酡红,在二女耳边低声说了两句,紫云和紫霞同声娇嗔道:“总管,你又取笑我们……”

    隔天自然是任香雪的好日子,丁少秋推开房门,只见桌上两只红烛闪闪烁烁,一个女子半侧着身坐在床边,虽说穿得不少,但浮凸的身子仍清晰可见,可不是任香雪麽。三十七八的女子仍是含苞待放,丁少秋几步并作一步冲到床前,也不多说,一把抱住,就把任香雪给压在了身下。任香雪身子一软,再好的功夫也使不出来了。

    这时丁少秋心房在受着冲激,为她宽衣解带,手指触到她的小衣,丁少秋开始解她的扣子,终於他触到了她丰满高挺的xx。任香雪激动得周身颤抖,连想说句话的力量都没有,只好微合着媚眼任他摆布。丁少秋一层层地把她的外衣脱去後,只剩下大红色内衣及小裤,她轻轻的坚持一下,丁少秋仍轻轻扶她躺下。媚眼全闭、樱唇娇喘,最後任香雪被脱光了衣服。

    雪白的xx丰满又诱人,饱满的xx紧紧耸立,平滑的小腹与xx交界之处,乌毛丛生。再向下,是一个小洞口,伏在软软的毛里,好迷人。丁少秋用手指一碰,任香雪的娇躯随之颤抖。「嗯」的一声,这是她第一次出声。

    丁少秋看得心里猛跳,一阵热流直冲下体,宝贝渐渐发涨,挺直了,而且翘起来了。手逐渐在任香雪身上抚摸,像是欣赏一块美玉似的摸弄着,手指顺着玉峰上爬去,啊。摸到xx了,就在xx上捏弄着。此时,任香雪柳眉紧皱,小腰不住的在扭,像在闪躲,又像是难以忍受。丁少秋的手指又向下滑去,所到之处一遍平坦,既滑且顺、温软细致,来到了小腹,手指触到软软的阴毛。

    “啊……”任香雪惊呼了,原来丁少秋的手已滑至她迷人的玉户上了。任香雪左闪右避,最後无奈,一个转身羞得侧躺着。丁少秋一只手被她转身时,离开了xx洞口。雪白细致的曲线,暴露在丁少秋的面前,毫无斑点的肌肤,浑圆的丰臀,中间一条深沟,隐约可看到细毛。

    丁少秋被这美色迷惑了,忙脱了衣服,躺在她的背後,一只手臂通过她的粉颈,紧紧的抓住xx。两个xx的xx靠在一起,带有弹性的xx紧紧靠在丁少秋小腹上,又软又舒服,可是他下体那个巨阳,却悄悄溜进xx夹缝,他好兴奋。

    这时任香雪突然觉得有一个热热的触角,伸到她的xx之间。她微微显得有点心慌,虽然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可是那东西烫得令人好难过。她无法分辨这种感觉,她心跳口乾,忍不住娇喘连连。此时丁少秋冲动得无法忍耐,但他仍缓缓抚弄她的香肩,想让她平躺着,但她不敢,她很惧怕……

    丁少秋不敢过份用强,他轻轻地撤离了身体,越过了她的娇躯,悄悄的躺在她的对面,两人相对躺着。当任香雪发觉丁少秋在看自己的时候,羞得又要转身。可是才转了一半,突然一个热热的身躯压了上来,刚要惊呼,小嘴就被人吻住了,想躲已来不及了。

    任香雪开始瘫痪了,xx被人家分开了,那根热热的东西,抵上小洞口上,使她感到xx里像有小虫在钻动。她的xx开始向外直流。突然小洞一阵剧痛,全身急剧扭动,她由沈迷中惊醒了:“啊……痛……”

    任香雪也顾不得羞耻,小手急忙握住尚未刺进玉户的宝贝,丰臀忙向侧闪。这时候的丁少秋已失去理智,用手扶住xx,并用嘴吻住樱唇。许久,任香雪惊魂方定,睁开媚眼道:“我怕。”

    丁少秋道:“雪姨,你怕什麽?”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

    “不要怕,女人总要来这麽一遭。”

    “那……你轻一点……”任香雪很害pà

    的说着。丁少秋挺著宝贝轻轻放在桃源洞口,缓缓地顶著。任香雪忙道:“等……等……”小手想去推丁少秋,但已来不及了,只见丁少秋臀部猛然一沉。

    “啊……可痛死我了……”任香雪感到一阵刺痛,洞口涨得满满的。这时的小玉户口,紧咬住大xx颈部肉沟,任香雪痛得眼泪直流,粉面煞白,下面像要撕裂一般:“别动了呀……痛死我了……”

    丁少秋看她这样痛,自然痛心,急忙温柔地吻着她道:“雪姨,真对不起,痛的很厉害吗?”

    “还问呢,人家痛得流泪了。”丁少秋急忙用舌尖舔著她眼角边的泪水,表示无限温柔体贴。经过了一段时间,因为丁少秋不再挺动,所以任香雪感到好多了,这才微微一笑的说:“你好狠心啊,刚才痛得差点就晕过去了。”

    “雪姨,破瓜的第一遭,是有点痛,但等一会儿就会好的。”

    “现在就好多了……”

    “那麽我可以再动动吗?”由於小玉户塞得满满的,一种从未有的滋味,使她感到心酥麻,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着丁少秋的腰。任香雪轻轻地说:“唔……不许你用力,要慢慢的……”

    於是丁少秋一挺,又是另一阵痛,任香雪只有咬紧牙关忍耐着。丁少秋强抑欲火,缓缓地xx,每次xx吻着花心时,她的神经和xx都被碰得颤动一下。既快美又酥麻,微微有些痛。丁少秋连续抽动百馀次後,任香雪一阵抖动,终於泄了。

    丁少秋感到xx一阵热热的、痒痒的,急忙将整根宝贝退出,低头一看,只见一股乳白杂著猩红的精水,正由任香雪的玉户缓缓流出。这时任香雪一阵从未有的快美由xx传遍全身,像飘浮在云端,她正在品尝这奇异的快感。突然宝贝全部撤离,她里面又是一阵奇痒、空虚。她不由得睁开了眼,只见丁少秋跪在床上,下部那根大宝贝仍挺举着,并且不时点头,她看得又怕又羞,连忙闭上了眼。

    “雪姨,舒服吗?”

    “嗯……不知dào

    ……”丁少秋躺在任香雪身旁,搂着她的粉颈,对准樱桃小嘴吻了下去。这时的任香雪比刚才好多了,由於两人发生关系,将彼此的距离缩短了,在丁少秋搂着她吻的时候,她也很自然的抱著他的肩。良久,两个人才分开。

    “雪姨,还痛吗?”

    “好些了,你呢?”任香雪很不好意思,羞得半天才问出这一句。

    丁少秋道:“我?现在才难过呢。”

    任香雪听他说难过,紧张得严肃地问:“哪儿难过?”

    “你说呢?”丁少秋用调戏的口气反问着。

    任香雪怀疑的回答:“我怎麽知dào

    ?”

    “来,让我告sù

    你。”说着,将任香雪的手拉了过来,放在自己的宝贝上,那热呼呼的宝贝烧得任香雪的脸通红:“少秋……你……你坏死了……”这一阵羞态使丁少秋爱得要命,不由得欲火再度燃烧,赶忙一把将美人儿抱在怀中,且将xx拉向腰部,让xx揉着宝贝。

    “啊……少秋……”每当大xx触到阴核上时,任香雪的屁股就是一颤,直被他磨得周身酥麻,xx直流。任香雪娇声道:“嗯……少秋……快别这样……我……受不住……”

    丁少秋听到她娇声娇气,就好像服了一付兴奋剂一样,迅速爬起来,握住粗长的宝贝顶着任香雪的xx,就猛力向内挺进。这次因为任香雪流了很多xx,又是第二次,所以挺了几下就滋一声,进去了。再用力,整根进去了,顶得任香雪叫道:“少秋……好满呀……”

    丁少秋开始缓缓xx,最先她还咬唇推拒呢,慢慢的柳眉舒展了,两条白嫩的玉臂,也不由得围着丁少秋的腰身:“嗯……少秋……我要……”

    丁少秋知dào

    她要泄了,连忙狠狠xx四十来下,突然宝贝一阵美感,一股热热的阳精直射任香雪的桃花心,烫得她一阵猛颤,宛如魂飞九天之感,不禁也跟着泄了身。两人紧紧拥bào

    ,互相吻过来、吻过去,丁少秋的宝贝渐渐缩小,慢慢地滑出任香雪的玉户外。

    到了谢香玉的时候,却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丁少秋进屋时,发xiàn

    她盘坐在床。她秀发披垂素肩,姿色动人,有如柳杨醉舞东风,玉貌花容,艳色照人,眉淡拂春山,双目凝聚秋水,朱唇最一粒樱桃,皓齿排两行碎玉,零龙嘴角,含着欢欣欣笑,一双明眸中,却是水光流转,实人间尤物。

    谢香玉看着丁少秋走到自己身边,嗅到他身上的男子气息,渐渐身体变化,血液翻腾,周身发热,xx发涨,感到各处有似麻似痒的味儿,直痒得心裹麻麻的好难受啊,脸上现一阵娇红的羞态鲜艳照人,春情荡样溢满双眼,春情然起,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丁少秋知是时候了,轻搂入怀为其解衣宽带,片刻裸露,真是个妙人儿,无处不迷人心智,看得心动,呆视不已。谢香玉已一丝不挂,xx畏依,酥胸如脂,王乳高挺,那峰顶上的两粒紫葡萄下那圆圆的小腹之下,两山之间,一片令人回肠荡气的丛丛芳草,盖着迷人灵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现地在他的眼前,娇媚望他荡笑不已,丰满润滑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

    这时丁少秋已周身血液沸腾,热流潮水般的清白下体,他那一根玉茎便「突「地一下,像旗杆似的直竖了起来。谢香玉现在脑中,只有欲念,原存道德、尊严、羞耻,荡然无存,见粗壮长大的宝贝,急伸玉手紧握,上下玩弄。

    丁少秋急环抱着她,如雨点般吻其娇容,两唇相合,热烈的吻、吸、允、含,四肢还抱紧紧的。这一代尤物,久蕴骚媚的浪态,淫荡之性,满腔热情,忽被引发不可收拾,那股娇艳媚劲,今天是碰着丁少秋,也是幸运,否则事後不知怎样处理,因普通人无法满足,只有像他这样人,才能使其屈服。

    丁少秋在她身上,猛烈的吻,大力的揉、摸、握,使其酥嘛之中,有种舒畅之感。迷茫的想异性给于欢乐,由少女至中年,从未想到这样快乐,今生可享,忽然得到,那不欢喜如狂,兴奋的奉献整个热情。丁少秋觉是时候,将大xx抵住穴口,轻轻的展磨,嘴含王乳,吸着。

    谢香玉被宝贝抵得,一股深流慰心,口吸xx,身上有舒舒畅快之感,但奇痒赞心,不觉轻抖,呻吟哼哼。丁少秋借淫液润滑之力,宝贝破关往里伸入,壁道渐裂,至处女膜,稍用力,冲破了,直至花心,血液淫精顺流而出。谢香玉忍着彻骨连心之痛,盘骨彭涨之酸,终於完成初步工作,而享其中的乐趣。

    可见任何女人天生需yào

    异性慰藉,这是天地间阴阳不变之理。丁少秋见其娇媚艳丽,其情如火,骚浪现形,与奋提起欲火,大刀阔斧,如狂风暴雨,使劲xx。两人如猛虎博斗,战得天翻地覆,天地变色,她这时xx被揉得要破,搞得魂失魄散,俱酸、甜、麻、痛於身,媚眼横飘,娇声淫叫,呼吸急喘,以一双抖颠的xx,磨着健胸,腰儿急摆,xx猛抬,双腿开合,夹放不已,高大肥嫩,丰满的xx,急摆急舞,如旋旋转,每配合其猛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

    丁少秋眼视娇容骚浪之状,嘴吻其诱惑的红唇,只手紧搂她,吸腹挺动,粗壮长大的宝贝,用劲的插其迷人之洞,发泄xx,享shòu

    娇媚淫浪之劲,偿视艳丽照人之姿,无尽无休,纵情驰乐。这时两人已到xx,乐得有点疯狂,如昏如醉,那汗水、淫液,喘气都不顾狠命的大干。终至欢乐之顶,精液互合,畅快的休息着,闭目沉思。

    丁少秋想刚才,她那骚浪淫媚,如火如荼的动作,内媚之劲,宝贝夹吻得舒畅,其娇艳见之眼花了乱,玩得心胸皆酥,痛快灵魂出,陶醉的昏沉沉,那股味儿,可说初尝到。谢香玉,觉得身形飘荡,神游太虚,再想到欢乐之境,又羞又喜,这可爱的人儿,给于毕生难忘美梦,舒适痛快,自己怎麽那处骚荡,赤体纵送,毫无顾虑。

    丁少秋的魔手,抚摸舒适,粗大的宝贝,肉得痛快,迷人眼神,照射入心胸,心神荡动不已,那当儿真好,谢香玉不觉四肢夹紧他,轻声的道:“冤家……我……三十多年的操守,为你一日损之无馀,唉,真是冤债也。”

    “玉姨,说真心话,你实在太美,我忍不住,何况你苦守空闺,我亦于心不忍。”

    “嗯,你说得好听,我这一生送在你手里。”谢香玉抱得紧紧的,似怕他跑了,并送上香舌。丁少秋知其娇情,故yì

    吊其味口,以衣服擦去汗水,温柔的吻,含允着细嫩的舌头拥bào

    温存着。

    “玉姨,你像盆火,差点将我容化,那股骚媚之状,使我陶醉。”

    “嗯,你的狠劲,加上粗壮的东西,也搞得我魂飞魄散,使我迷茫,快乐得如登仙境,少秋,我爱,你真是我的心肝,望你今後不要抛弃我,我们永久在一起,享shòu

    人间极乐。”

    谢香玉手抚摸其面,注视着他,一对修长舒展得像两支长剑,一张大小适度的嘴,展露出一丝密样的微笑,两须和额角,皆着一些汗水,粗壮的臂,紧搂着,纠缠着,其粗壮的宝贝硬挺着,还插在穴里。丁少秋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她,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随着均称的吸吸,一起一伏,显得那麽壮而有力。

    谢香玉情不自尽的,抱着其首,一阵狂吻,一股男性气息诱惑,使之心里一阵神荡心摇,飘射着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沉醉在美妙的音乐里,一个心儿,狂跳飘荡,飘、飘、飘。丁少秋为其艳姿,惑人目光,丰满白嫩娇柔的玉体迷醉,像得到鼓励似的,更抖擞精神,再度寻欢,猛抽猛干,宝贝的内茎,在穴中猛用劲的,提起出头,大刀阔斧的干。

    才数下,谢香玉已被干得欲仙欲死,阴精直冒,穴心乱跳,xx阵阵抖颤,口内不住的浪哼道:“好乖乖……你肉死我了……咬呀……呀……冤家……不能再动了……哎呀呀……不能再干了……”

    “我没有命啦……呀……哎……你真要干死我……xx……嗯……”谢香玉这时已被干昏了头,猛勇的大力xx,使其又连续的插了数次,全身酸软无力,这也难怪,三十馀年都末近男人,今日初经,而宝贝粗壮有力,如此狠干,怎不令她吃不消呢。

    谢香玉娇媚的浪哼着,激起他像野马,在平原上尽lì

    驰聘着,丁少秋紧搂着她的娇身,也不管她的死活下用足气力,一下下狠干下去,急插猛抽,大xx像雨点般碰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阴精被带着「滋」、「滋」的发响,由xx里一阵阵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湿了一片。直干得她死去活来,不住的寒颤,抖颤着,嘴吧张着直喘气,连「哎呀」之声都哼不出来,他才轻抽慢插。

    谢香玉此时才得喘气的机会,望着他媚笑,并擦其汗水,温情的吻着他,玉手爱抚健壮背肌道:“少秋,你怎麽这样厉害,我差点给你捣散了。”

    “玉姨,你说我什麽厉害?”

    “小坏蛋,不准乱讲,羞死人。”

    “好玉姨,你说不说?”丁少秋猛的xx数次,紧顶她的阴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阴核与嫩肉,酥酥的,心里发颤,谢香玉连忙大至叫道:“我说……我说……”

    “好玉姨快说。”

    “你的大宝贝真厉害,玉姨差点给你捣散了。”丁少秋故yì

    使坏,要征服她,还顶着揉旋不止,干得更粗野。羞得她粉脸通红,但又经不起他那轻狂,终於说了,只乐得他哈哈大笑,他轻轻打了他一下笑说道:“冤家,真坏。”丁少秋心满yì

    足的,继绩xx。

    丁少秋经过多次冲刺,紧小的处女穴,已能适应,并且内功深厚,可以承shòu粗壮的宝贝,於是转动着臀部上下左右迎合着他直冲,浪哼不已,曲意奉承。丁少秋抽得急,谢香玉转得快。丁少秋感觉其穴内,紧急的收缩,内热如火,xx一阵热,知她又泄了,自己有点累,紧紧互抱,阴内喇叭口,如张合含允着xx,一阵酥麻,寒颤连连,二人都舒畅的泄了,躺着喘气,二度春风後,谁也不愿再动了。暴风雨过去了,又恢复静寂,只听到急促呼吸的声音。

    片时的休息,紧抱着的人儿,又在动,谢香玉醒了。她张着一双媚眼,看着紧压着她的丁少秋,方面大耳,威武雄俊,剑眉舒展,两眼紧闭,挺直重大的鼻子,下端放着一只不大不小的嘴,唇角微向上翘,挂着甜甜迷人的笑意,加之劲大力足,粗壮长大的宝贝干得舒适,使女人若仙若死的内功,这样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荡妇淫娇,她真爱他如命一般。

    想到自己原为烈女,现为荡妇,赤身和其裸抱着,不禁羞红着脸,轻吻了他一下,又得yì

    的笑了,再想到刚才和他舍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紧硬的大宝贝,真捣心灵深处,把她领入从未到处的妙境,打开人生奥秘,又不由心里乐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抚着他坚官的胸肌,爱不释手抚摸。

    原来宝贝挺直坚硬,还插住末出来,现被淫液及温暖的穴儿滋润着更加粗壮长大,把xx内塞得满满的,大xx顶紧子宫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气呼喘喘的道:“心肝,你这宝宝使我又爱又怕,险险我又出了。”说罢嘴舔舌的,好像其味无穷。

    丁少秋沉思中,静静享shòu

    安宁中的乐趣,为其淫浪之声所扰,张目凝砚,娇媚丽容,手摸高隆xx,谢香xx峰被揉着,酥痒到心里,摆首挺胸,轻扭细腰,丰肥的xx轻慢摆动,不时的前後上下磨擦,专找穴内痒处摩擦迎合。丁少秋也把腰提起,挺动xx,宝贝配合着她的磨动迎合,只乐得她,喜喜的xx:“呵……冤家……”

    丁少秋低头看她的xx含着大宝贝进出xx,xx收缩,红肉吞吐翻飞,猛挺急抽,运动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时尽根插入,有时磨穴口,子宫口又紧夹着xx酥快,痒到心底,也乐得直叫:“玉姨……你的功夫真好……啊呀……好玉姨……美死我了……加速的旋……唔……唔……好xx……嗯……用劲的夹啊……”

    两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团,因得更加痛快淋离,伊伊唔呀呀的,淫声百出,浪态万千,那大xx插进抽出,带着骚水淫精,越肉越多,流得满腹满腿,屁股地上都是,其滑如油xx更加快速,舒畅抉乐,如疯如狂,勇猛大力玩乐,挺抬旋转如飞,吞吐xx不停。

    谢香玉实在觉得不行了,浪得xx成河,腰腿酸软,不动一动,全身如散的,「格格」浪笑。丁少秋抱紧娇身,压得紧密,继猛抽狠插数下,宝贝紧顶着阴核四周,子宫口和阴穴底处,在最嫩最敏感的软肉上,轻轻揉转。

    谢香玉闭着双眼,品尝着这刻骨难忘的美味,美得她赞口不绝,口哀浪哼着,头在左右摇摆,身随其动摇动,粗壮的宝贝,转动得地无法不摆动,她实在禁不住,这内媚之功,心底内的扭痒,乐得忍不住的,泊泊又出了,急得xx连连。

    “好冤家……咬呀……嗯……唔……你饶饶我吧……我不能再玩了……唔……唔……不……不能再揉了……嗯……我受不了啦……xx又出了……”

    丁少秋粗壮的宝贝,实在把谢香玉干得太舒服了,虽然内功深厚,但还是抵抗不了粗壮宝贝猛烈的攻势,阴精像开关似的向外流,通体酥麻,酸软无力,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真是有生以来,初尝这样的美味,从未领略的妙境,怎不使她乐极魂飞,死去活来。

    丁少秋见她两夹火赤,星眼含泪,话语已含胡不清了,周身都在剧烈的头抖,又烧又热的阴精,直射不停,觉得自己xx酥麻似的,阴壁似颤抖的收缩,紧夹宝贝吸吻,脱阴昏死过去。连忙紧搂着,吻其唇,以舌伸入其口里,向口中不停的运气吹吸气,才使其醒转。

    眼珠已能转动,渐渐恢复精神,然後托那润滑,紧弹的丰臀,又猛力抽、插揉数下,紧顶着花心,再忍不住精关,千股热热的阳精,射入张口的子宫里去,热得她寒颤连打,疲乏的不动。恩爱缠绵的战斗终於停,狂欢一夜,已享shòu

    了极乐,急需宁静的休息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