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芸芳母女

作者:龟甲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第三卷:龙霸黑道第二百二十一章李氏遗孀第3章

    姚芸芳看见龙刚的时候,龙刚已经有三分醉意了,一向

    爱托大的他与何振寰喝了不少的酒,如果不是记得与那李氏遗

    孀还有约定,龙刚可能真的会大醉一场。龙刚对龙玉兰说

    了一句,让她不要把自己去东星的事告sù

    妈妈,一是怕她担心

    ,二是怕母亲会唠叨个没完。龙玉兰本来坚持要跟着去的,被

    龙刚阻止了,他说,我一个人才好应对,如果你要有什么闪失

    ,岂不是划不来嘛。龙玉兰也无话可说,只好任由他一个人前

    去东星了。姚芸芳看见龙刚走向自己的时候,不知为什么

    芳心总是不能安定,也不知dào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只要一看这

    个年轻的男人她就会很紧张,而且在那紧张的一瞬间还有那么

    一股子兴奋。龙刚笑着对姚芸芳说道:“夫人,我准时赴

    会,没有迟到吧!”姚芸芳笑道:“没有。”龙刚打

    了一个饱葛之后便问道:“夫人找我来具体有什么事情吗?”

    姚芸芳看着龙刚笑道:“你不会害pà

    了吧?”龙刚一

    听仰天长笑,“哈哈哈,我会害pà

    ?哈哈哈,夫人太爱说笑了

    ,这天底下会有什么东西让我龙刚害pà

    的呢?”姚芸芳也

    笑道:“既然不怕就不要问什么,你跟我进去就知dào

    了。”

    龙刚一想也是,既来之,则安之。于是他便跟在姚芸芳的身

    后往东星的总堂走去,到这时龙刚才注意到前面这个美艳妇人

    的背影真是好kàn

    ,修长的身材纤细的柳腰还有那浑圆丰满的臀

    部,走起猫步来别有一番风韵,看得龙刚顿时兴起。东星

    的总堂设在一座三层楼的建筑物里,这里外面是一间酒吧,里

    面才是东星的总堂,刚进入酒吧的时候,一群男男女女正随着

    激烈的舞曲狂扭着,在后门门口有两个守门的黑衣大汉一看姚

    芸芳都没有阻拦,但龙刚要进去之时,却被拦住了。“对

    不起,这里不能进去!”一个黑衣大汉拦住龙刚说道。

    龙刚看了他一眼笑道:“你知dào

    我是谁吗?”姚芸芳在

    前面听到了立kè

    转身对那黑衣大汉说道:“他是我带来的人。”黑衣大汉一听立kè

    放下手,龙刚看着他笑了笑,“眼睛

    放亮点,”语气中极端的富有挑衅味道。黑衣大汉一

    听眼睛一瞪,龙刚也随即一瞪说道:“怎么,想打我吗?来呀!”姚芸芳一看立kè

    走过来说道:“龙刚,不要闹事。”

    黑衣大汉本来看在姚芸芳的面上不想跟龙刚一般见识,却

    听到姚芸芳喊出了龙刚的名字,立kè

    双眼冒火,一指龙刚,“

    就是你杀了我们大哥!”龙刚笑道:“正是!”黑衣

    大汉的拳头已经打出,可他再怎么快也没有龙刚快,龙刚一手

    就掐住了他的喉咙将他顶在墙壁上,同时另一脚便将站在他身

    后正准bèi

    偷袭他的另一个黑衣大汉踢倒在地。姚芸芳一看

    立kè

    制止道:“龙刚,你不想跟我进去看看吗?”龙刚笑

    了笑,“我还怕你那里面没料呢!”说完便将掐在墙壁上

    的黑衣大汉一甩,便将他诺大的身躯摔倒在地。姚芸芳一看气

    得没说话便又直往里面走去,龙刚自然也跟着她往里面走了。

    真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庭院,而庭院里已经坐了很多

    人,但也站了很多人,当姚芸芳和龙刚进入庭院的时候,那些

    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一起向她致意,“大嫂,大嫂好,大嫂”四五个人同时对她叫开了。姚芸芳频频向他们点头以示

    敬意,庭院正中间摆着一张空椅子,姚芸芳便直往空椅子走去

    ,然后对那些向她打招呼的人说道:“都坐吧!”龙刚站

    在庭院中间环视了四周的人,笑问道:“夫人,我龙刚已经来

    了,有什么事尽管说吧!”龙刚自报姓名,一副毫不惧怕

    的样子,不少人听到他自报姓名后都露出了火红的双眼,那是

    仇恨的眼光,可龙刚看在眼里却一点也不放在心里,“是我杀

    了李斯文,你们谁想替他报仇尽管来找我就是!”龙刚一

    副不可一世的霸气让这些人都有所畏惧,一是他的武功的确很

    高,已经有人从他的那股霸气当中看出来了,可也有人没有看

    出来,其中几个年轻人就比较突出,为了能够在帮会里长长脸

    ,逞逞自己的威风,也不顾长辈们的阻拦,四五个年轻人都向

    龙刚走来将他围在中间。龙刚看了他们一眼,感觉上他们

    和自己的年龄差不多大,一个个都是身材魁梧结实有力的高个

    子,龙刚已经算高了,但这五个人每个人都比他高一个头,龙

    刚冷笑一声,“我不喜欢抬着头跟人家说话!”说完就见

    他突然身体快速如闪电一般旋转了一圈之后,那原本比龙刚要

    高出一个头的五个年轻人立kè

    发出一声惨叫,身躯不由自主的

    蹲下去,立kè

    就让龙刚显出比他们高了。龙刚笑道:“这

    下感觉好多了!”那五个年轻人的左腿都被打折了,剧烈

    的疼痛感能不让他们弯下腰身去吗,龙刚一露真功夫,原本还

    有几个想上来逞逞能力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因为

    他们根本没看清楚龙刚是如何出的手。姚芸芳一看便说道

    “龙刚,今天我叫你来不是让你在这里逞威风的!”龙刚

    一听笑道:“那夫人有事何不早点说,免得又有些不知死活的

    家伙冲上来脏了我的手。”姚芸芳一听便说道:“你让我

    们东星现在群龙无首,你说我会找你会想干什么?”龙刚

    邪邪的笑道:“我怎么知dào

    你找我干什么,说不定也许是爱上

    了我呢,我的功夫可不只是手上和脚上的哟,”姚芸芳一

    听粉脸顿时羞红起来,她知dào

    龙刚说那话的意思是什么,立kè

    怒嗔道:“你少臭美了,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让我们东星的人看

    看你,认清你,好让你做东星的堂霸子!”龙刚原本还在

    邪笑的脸一听姚芸芳的话,呆了一呆,“让我坐东星的堂霸子?”姚芸芳点点头,然后对那几个坐着的人中年男人说道

    :“四筒,白山,猫眼,阿蛇你们意下如何?”那四人一

    听便同时站起来对姚芸芳一躬身说道:“我们一切都听大嫂的!”龙刚一看连忙叫道:“慢着,你们这是赶鸭子上轿呀

    ,我还没答yīng

    呢!”姚芸芳又看了龙刚一眼说道:“不管

    你答不答yīng

    ,你都要负起这个责任来,东星以后你就是堂霸子!”那四筒、白山、猫眼、阿蛇同时向龙刚一躬身说道:

    “大哥!”他们四人一说,那些晚辈们也就跟着叫了起来

    ,虽然龙刚听得出里面有些人不服自己,可是被这么多人叫“

    大哥”这种威风的感觉还是让他觉得很受用,他想了一想后便

    说道:“那好,你们既然一定要叫我大哥的话,那我就勉为其

    难的做一回你们的大哥吧!”那边姚芸芳从椅子上起来,

    站在一边一摆手说道:“大哥请上坐!”龙刚顿了一下,

    还是走到姚芸芳身边看了她一眼,然后慢慢坐了下去,姚芸芳

    一看龙刚坐下之后,便一拍手,只见美少女李诗蔓手拖一个长

    长的盒子进入庭院,走到龙刚面前把长盒子递给他。龙刚

    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姚芸芳说道:“这是东星堂

    霸子的执权杖!”美少女李诗蔓将长盒子打开,里面摆放

    着一根黑色的圆棍,圆棍之上一条黑色的巨龙蜿蜒缠绕着,制

    作相当的精美,龙刚一看便从长盒子里拿出圆棍,放在手里把

    玩起来。姚芸芳又说道:“现在你是东星的堂霸子,那就

    要为东星出力。而这一帮子兄弟你都要照顾,不能让他们吃苦

    受罪,不能让他们没饭吃,不能让他们没钱赚,不能让他们低

    人一等,不能让他们……”龙刚一听这么多不能,立kè

    抢

    着问道:“是不是他们找女人也要我负责呀?”姚芸芳和

    李诗蔓一听粉脸都羞红起来,“本来我身为女人是不应该过问

    帮会里的事的,可是自从你杀了我丈夫之后,我便有权替他寻

    找一位接班人,等你掌权之后,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龙刚一听又邪邪的笑了起来,看着姚芸芳那诱人的身段说道:

    “是不是真的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呀?”姚芸芳从龙刚的

    眼里看出了他那轻薄的意图,芳心不由自主的乱跳起来,赶紧

    避开他那充满xx的双眼说道:“是的。”龙刚一听姚芸

    芳如此一说,拍了一下大腿便站起来大声说道:“我知dào

    你们

    不服我,而我也不知dào

    为什么你们以前的大嫂要找我来做你们

    的大哥,但我现在决定了,就坐东星的堂霸子,如果有谁不服

    我,尽管说出来,我会给他一个满yì

    的答复!”众人都听

    不出龙刚这话是什么意思,就连姚芸芳都很纳闷,“龙刚,你

    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龙刚笑道:“不要让别人说我欺侮

    你们孤儿寡母,我龙刚从来不打女人,只会爱女人,所以我决

    定让你刺我一刀,就算是为你丈夫或者说是为你们的大哥报仇

    雪恨,无论谁不服我都可以刺我一刀,一刀刺死了我,你们就

    当是报了仇,可是如果一刀没刺死我,从今以后,你们就要老

    老实实的跟着我做一番大事业!”龙刚这番话说出,就好

    象那天神一般,威风凛凛,霸气十足,让整个庭院里的人都为

    之一呆,包括姚芸芳和美少女李诗蔓在内,她们简直不敢相信

    龙刚说得话,更加对他产生了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而那

    些原本李斯文的手下听了之后,都开始在想一件事,龙刚他是

    凡人不是神仙,这么多人,每人刺他一刀,他必死无遗,他敢

    这么说就一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要不他不是凡人,要不他就

    是一个神精病,几个坐二把手的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圈套,可看

    龙刚的样子又好象不是,众人看着龙刚走到庭院中间,龙刚把

    上衣一脱,露出他那无比结实的胸膛,宽厚的胸股和棱角分明

    的腹肌,真比那健美先生的肌肉还要好kàn

    。不是有人说过:越

    美的女人心肠越毒辣,越好kàn

    的东西越是危险大。龙刚一

    拍自己的胸脯说道:“来吧!”-)document.;第三卷:龙霸黑道第二百二十九章母女秘戏第5章

    美少女李诗蔓正沉醉在男人坚强巨龙淫弄自己而带来的极度刺激的淫乐世界里之时,看到男人正在亲吻着母亲雪白的颈脖子,而母亲则仰起头紧闭双眼享shòu

    着男人爱吻自己身体带来的快感,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散乱的垂在脑后,那副淫美的画面让她的身心再度掀起一股强烈的xx之火,双手紧紧搂住男人结实的熊腰,主动的挺胸抬臀去迎奉男人对自己的淫弄。从美少女主动献身的样子来看,龙刚知dào

    美少女已经从痛楚之中走了出来,现在已经是可以让她欲仙欲死的时候了,可他还是不忍离开熟美人妻的玉体,张嘴咬住美艳熟妇姚芸芳胸前那丰满坚挺的雪白xx一阵舔吸含弄,只觉得美味舒爽,快乐之极。熟美人妻姚芸芳随着年轻男人火热的双唇在自己胸前来回吸吮舔弄让她兴奋加刺激,浑身舒畅之极,忍不住从她那红润香艳的樱桃小嘴里再度崩发出淫媚的浪呤之声,“啊,好老公,芸儿好舒服呀!啊,芸儿好想要你!啊!给芸儿吧!嗯!”美少女李诗蔓听着母亲淫媚浪语之声,粉脸更加的羞涩起来,真没想到平时对自己管教极严,外表端庄高贵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亲生母亲在男人的爱吻之下竟然如此淫浪之极,实在好象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让她产生了强烈的羞耻感。而男人听到熟美人妻的淫媚浪吟声后,只觉得体内的欲火越烧越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胯下的坚强巨龙正在身下的美少女紧窄的蜜洞幽径之内挺撞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会将雄伟坚强的巨龙再度刺入熟美人妻的蜜洞之内,尽情享shòu

    成熟美妇人极度诱惑自己的娇美xx。姚芸芳的细腰已经弯得不能再弯了,年轻男人火热的双唇逐渐向她的下身吻去,在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上一番热吻之后,她便迫不急待的将年轻男人的头捧了起来,看着他淫邪的双眼无限妩媚的说道:“好老公,芸儿爱你,来要芸儿吧!”龙刚看着面前绝美的熟妇竟然如此迫切的想要自己,不由的心花怒放,淫笑道:“乖芸儿,等老公我先疼完我的好妹妹再来要你吧!”说完转头俯下身子狂吻住美少女的樱唇,便开始对美少女娇嫩的蜜洞花心进行了一番狂野的凶狠的挺撞,每一下都将坚强的巨龙刺入美少女娇嫩的花心最深处,以致于美少女在男人狂吻之下从秀挺的琼鼻之内发出一连串淫媚的呻吟声。一旁的熟美人妻看着男人如此凶狠的淫弄着亲生女儿,竟然没有了刚开始的羞辱感觉,反而被一阵强烈的妒忌感所代替,毕竟女儿年轻又是处子之身当然会吸引男人了,可是身为人母她还是会关心女儿,在妒忌的同时又产生爱hù

    之情,这恐怕天底下也只有她一人有此奇怪的感觉吧。她羞红着粉脸淫声嗔道:“好老公,轻点,诗儿她刚破身,别弄痛她了!”美少女李诗蔓虽然在享shòu

    着男人强烈凶狠冲刺带来的兴奋与快感,但听到母亲如此关心爱hù

    自己,也不禁觉得心头一热,同时更加羞涩起来,因为从母亲的话语里她听得出来,自己日后恐怕会少不了要和母亲一起共同伺候同一个男人,只要一想想那种禁忌的尴尬画面就让她体内的春情更加汹涌起来,淫媚浪吟之声也就更甚了。龙刚听到熟美人妻如此一说,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他一手抓住美少女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揉搓着一边抬起头对着姚芸芳淫笑道:“好老婆,我知dào

    了,老公我会很温柔的疼爱好妹妹的!”说完就转头含住美少女胸前一座丰满雪白的玉女峰吸吮起来,同时胯下更加凶恶的挺撞起来,仿佛要将自己雄伟坚强的巨龙整个贯穿美少女的身心一样,让美少女在瞬间又达到了一次xx,攀上了那向往已久的xx巅峰,红晕布满了她娇美的粉脸之上。姚芸芳看着女儿在年轻男人如同野兽一般的凶恶淫弄下达到了xx,让她体内的欲火也窜至最高点,那醉人的蜜汁从蜜洞花心最深处狂涌而出,就这样看着年轻男人与女儿的激烈交欢场面而达到了一次小xx,淫欲的春情充满了整个身心。龙刚在享shòu

    着美少女泄身之时那醉人蜜汁冲击巨龙龙首带来的快感之时,只觉得一股强烈想要暴发的欲念顿生,他强吸一口气搂紧美少女的柳条细腰,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冲刺与挺撞之后将巨龙龙首死死的顶在美少女的蜜洞花心最深处将那一道道滚烫的熔浆无情的浇灌着那娇嫩的花心,享shòu

    着淋漓尽致的兽欲发泄之后带来的极度刺激极度兴奋的极度快感。美少女李诗蔓也随着男人那滚烫的熔浆无情浇灌而浑身一阵抽搐,高高抬起自己的xx竟可能的享shòu

    男人赐予自己的爱,整个身心已经完全臣服于男人,一种被征服和被占有的感觉让她觉得幸福其实离自己并不是很遥远。龙刚在美少女身上发泄完兽欲之后,将巨龙从美少女的蜜洞之内抽出,熟美人妻便看到男人那依旧坚强的巨龙已经变成红色了,顿时粉脸羞涩无比,她知dào

    男人巨龙身上的红色便是亲生女儿的处子落红,那鲜艳的红色更加刺激了她体内隐藏着的xx血液快速的在身体内流动。龙刚也低头看着自己的巨龙,心里一阵美意,舒爽的倒在美少女的身侧长长吁了一口气,然后看着熟美人妻艳色动人的脸蛋,淫笑道:“好老婆,还想要老公我吗?”熟美人妻姚芸芳羞涩的点点头,“老公,我要!”说完便翻身准bèi

    骑跨在男人身上,被龙刚一把搂进了怀里,“先等等,”说完龙刚便将仍旧沉醉在xx余韵当中的美少女李诗蔓也搂进了怀里,怀中一对娇艳诱人的母女花xx裸的便在男人怀里相对起来,让她们绝美的脸蛋之上同时泛起无限的羞涩感。龙刚淫笑道:“乖诗儿,好芸儿,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女人了,我就是你们的老公!”熟美人妻姚芸芳羞红了脸娇声嗔道:“老公,你坏死了,占有了芸儿还想要诗儿,芸儿可是诗儿的母亲,怎么能让我们母女同时做你的妻子呢?”龙刚淫笑道:“乖芸儿,你说得有道理呀,那你做我的老婆,让诗儿做我的女儿吧!”说完龙刚便对怀里的美少女叫道:“乖诗儿,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快叫我一声好爸爸来听听!”美少女李诗蔓一听粉脸更红了,羞涩的道:“坏蛋,就知dào

    欺侮诗儿,诗儿才不做你的女儿呢!现在诗儿和妈妈一起做了你的女人,我们就应该同辈才对!”龙刚一听点点头,又对美妇人姚芸芳说道:“乖芸儿,诗儿说得也对,你和诗儿都是我的女人了,那你和诗儿就该同辈了,我看不如就让诗儿叫你做姐姐如何?”姚芸芳和女儿李诗蔓一听都是粉脸羞红无限,姚芸芳更没想到男人不但占有了自己和女儿的身子之后还要如此羞辱她们母女,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叫自己女儿为妹妹,这叫她如何叫得出口,于是摇着螓首嗔道:“老公,你坏死了,那有让做妈妈的叫自己的女儿为妹妹的,芸儿叫不出口!”美少女李诗蔓一想到如果母亲叫自己妹妹的话,那感情一定很刺激,于是便搂紧男人的颈脖子在他脸上吹着醉人的香气淫媚的说道:“老公,诗儿答yīng

    你就是了!”姚芸芳一听女儿竟然如此说话,便没好气的冲着她一瞪眼,“死丫头,你也跟这坏蛋一起欺侮妈妈是吧!”李诗蔓一听便对母亲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笑道:“妈妈姐姐,既然我们都是老公的人,称姐道妹的又有什么呢,如果不是你先和老公在一起的话,反过来你就要叫我姐姐啦!呵呵!”龙刚在一旁听着这对母女花为称呼而挑眉对眼的,很是兴奋,她搂紧熟美人妻姚芸芳的细腰,淫声说道:“乖芸儿,你就听了诗儿妹妹的话吧,诗儿都喊你作妈妈姐姐了,不如你就喊诗儿作女儿妹妹吧!”姚芸芳还是拉不下面子,躺在龙刚怀里撒起娇来,“老公,不要了,芸儿真的叫不出口了!”她知dào

    自己一旦叫女儿为妹妹的话,那她仅存的一丝身为人母的尊严便会被无情的剥夺去,这叫她如何还敢面对亲生女儿呢,所以她坚持不肯喊女儿作妹妹。龙刚一看便压在她成熟丰满的玉体之上,用自己那雄伟坚强的巨龙研磨着美妇人身下娇嫩的蜜洞花瓣,淫声说道:“乖芸儿,如果你不叫的话,老公我就不疼你了!”说完又大力的研磨起来。姚芸芳被年轻男人如此一折磨,那原本就十分渴望再度得到男人临幸的玉体更加欲念狂涨,从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了淫浪的呻吟声,“啊,老公,别折磨芸儿了,快进来吧!啊,芸儿要你!”龙刚摆明了就是要折磨成熟美妇,继xù

    用坚强的巨龙挑逗着身下美妇人性感成熟的玉体,将巨龙龙首顶入蜜洞幽径之后又快速的抽出,如此反复数十下后,成熟美妇姚芸芳实在受不了男人如此的淫弄了,紧闭美目,浪吟道:“好老公,芸儿答yīng

    你就是,快进来吧!”龙刚一听便淫笑道:“乖芸儿,你先叫一声诗儿妹妹给我听听!”美少女李诗蔓看着男人如此调戏母亲让她兴奋不已,xx的血液在身体内也越流越快,“芸儿姐姐,你想要老公疼你的话,就叫我一声吧!”熟美人妻姚芸芳睁开一双欲眼看着亲生女儿,羞涩万分的叫道:“好妹妹,诗儿妹妹,快让老公来疼疼芸儿吧!”龙刚本就因为这对母女花的姐妹情谊而弄得欲火难消,当他听到美妇人开口称呼自己的女儿为诗儿妹妹后,那暴涨的坚强巨龙便再一次的全部挺入美妇人那温暖潮湿紧窄无比的蜜洞幽径之内,感受着美妇人与美少女不同韵味的蜜洞幽径带给自己的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啊!好胀!”美妇人一声淫浪呻吟,只觉得自己那空虚的蜜洞又一次被年轻男人雄伟坚强的巨龙所填充,那份饱胀的感觉让她xx的芳心更加的舒爽起来,就当着亲生女儿的面与年轻男人开始了那激烈的男女交欢,享shòu

    着年轻男人带给自己向往的兴奋、刺激与xx。

    龙刚陶醉在一对娇艳的母女姐妹花身上,一手搂住一个,美滋滋的回味着刚才与她们的激情画面,而娇羞无比的成熟美妇人姚芸芳再度被男人宠幸之后,身体内的娇柔妩媚之色完全暴露出来,想到刚才叫自己的女儿为妹妹之时,那份羞辱的感觉就更加强烈,所以便一直将螓首埋在男人的怀里不敢去看男人,当然就更加不敢去看亲生女儿李诗蔓了。美少女李诗蔓在经lì

    了男人与母亲的激情欢好之后,又被男人淫邪的调教一番,那原本单纯的心灵就被蒙上了一层淫邪的外罩,此时的她正主动的献出自己的醉人小香舌任由男人吸弄着,体内无限的春情正在慢慢凝聚之中,渴望再度得到男人的宠幸,甚至是超越男人对母亲的宠幸,这样她才能更加稳固的在男人胯下承欢,而不会被男人只图一时新鲜而抛之脑后。龙刚一手握住美熟妇姚芸芳的丰满玉女峰,一边和美熟妇的亲生女儿xx蜜吻着,这种感觉让他觉得非常的满足,那胯下的雄伟巨龙又一次高高胀起,而美少女的一只玉手正好碰触到男人的胯下巨龙,芳心更加欢喜起来,本就渴望得到男人的再度宠幸,此番感觉到男人的胯下巨龙又一次雄伟起来,不由的淫媚的在男人耳边浪吟道:“好老公,再疼疼诗儿吧!”龙刚听着美少女在自己耳边淫媚的求欢声,内心的欲火也是高涨不停,感觉到美少女那只紧紧握住自己胯下巨龙的小手越来越柔软,让自己也越来越舒服,可是此时的他却又在心里升起一股淫虐的快感,他淫笑一声,在美少女的粉脸之上亲吻了一下后,便说道:“乖诗儿,让老公我享shòu

    享shòu

    一下你的口技如何!”美少女李诗蔓一听粉脸更加羞红起来,对于男人提出的要求,她就算想要拒绝也无法拒绝,听到男人如此羞辱自己的话语,芳心更加乱跳不已,娇媚的说道:“老公,你好坏,诗儿从没跟男人玩过,那里有什么口技,不如,不如让芸儿姐姐为你服wù

    吧!”美少女李诗蔓羞于为男人的胯下巨龙作口舌服wù

    ,可是又不好明正言顺的拒绝他,于是便将自己的母亲出卖给了男人,而且这也是一种淫虐的快感在刺激着她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