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3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n艺趴?旆潘?嗤烦隼矗??筒煌5卮???氯鹊暮粑?缭谖倚厍埃?芯鹾苁娣?pひ澜?丫?牡糜械惴⒂驳娜榉宥ピ谖倚靥牛?幸馕抟獾啬Σ辆醯剿?崛淼母共吭谟薪谧嗟囟デ瘟常?纳?担骸昂媒憬悖?蚁氩倌悖?br/>

    肖依听了我的话,身子象遭了电击一样一抖,僵在那里。她呼吸急促,搂我脖子的胳膊不由得搂得更紧,眼睛迷成一条缝,小嘴张开,仰头喃喃对我说:“姐姐湿了!”

    “让我看看!”我蹲下身去,向上撩起肖依的长裙下摆。肖依一面说,一面却用手按,,一簇黑黑的三角形的阴毛正好呈现在我的眼前。肖依老师连内裤也没穿!我抬头看看肖依,她正紧闭双眼,小口微张,在那喘气。看来,今天她是有备而来。

    我低下头再去端详那迷人的三角洲。夜幕下肖依的大腿和腹部泛出青白色的光,浓浓的阴毛拥簇在腹部下面显得神mì

    异常。一股股香水脂粉香扑鼻而来,我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慢慢探过头去,伸出舌头,舌尖扫到阴毛上。“嗯哼!啊!!”肖依的腹部快速抽搐几下,两腿晃动,长裙从我头上滑落下来,盖在我的背上。我几乎整个人被包在裙子里,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我继xù

    用舌头去舔弄阴毛及周围的腹部和大腿根,隐约可以听见肖依轻声的呻吟。肖依微微挪动身子,两腿向外岔开。我的手触到了湿湿的一小片,是**。我兴奋地将手抚在肖依的屁股上,然后拚命伸直舌头,在阴毛下面的夹缝处舔弄,翻开的**和突起的肉豆都在我舌头的“扫荡”范围之内。肖依浑身在发抖,哼声急促起来。

    突然,她使劲将我的头往她两腿间塞,同时,她屁股前后一阵耸动,阴毛扎在我脸上,鼻子被挤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伸直舌头,任其顺在一起,在摩擦下发出啧啧的声音。肖依的动作越来越快,几分钟后,她将我头死死按住,全身抽搐不止,连声吟叫。一股热热的液体涌到我的舌头上,又顺势流进我的嘴里。因爲毫无准bèi

    ,液体呛得我连声咳嗽。

    肖依拉我站起来,捧住我的脸发疯似地吻,她忙不迭地向下伸手扯下我的运动裤,攥住我早已涨得发疼的**,来回套弄:“大**!真硬!我的天!真大!坏蛋!大**也湿了呢!来吧!操我吧!用大**操姐姐吧!姐姐想死了!”

    我急了,使劲向上扯起肖依的裙子,挺起大**就往前顶。肖依吃吃笑。我赶紧又蹲一点身子,对腿根部的缝隙插进去,肖依两腿随即紧紧夹住始**起来。

    很快,肖依的**又把**浸得湿湿滑滑的了。我左右张望,想找块草茂盛的地方将肖依放在上面,又怕地不平伤到肖依,心里后悔没带块床单之类的东西。挪动几步,用脚踩踩,都不理想。忽然想起“金瓶梅”里西门庆的“倒插蜡烛”的玩儿法,就准bèi

    自己先坐到地上,让肖依在我上面干。

    我在她后面扯起裙子,两团圆滚滚的白嫩屁股蛋儿就呈现在我面前。

    肖依披头散髮,回过头来望我一眼,说:“来吧,我不行了!”我急忙挺起大**,肖依吃吃一笑,回手打在我大腿上:“坏蛋!你往哪插呀?”我伸手去摸,才知dào

    顶在了屁眼儿上。赶紧向下移,可顶了几次,怎么也找不到地方,因爲肉缝里到处是湿湿滑滑的。肖依又吃吃浪笑,她回手攥住我的**,来回套弄几下,然后拉向自己的肉缝,对准小**说:“行了,使劲儿吧!”我应声一顶,“仆叽”一声,**插进了一半。“哎呀!妈呀!”肖依呻叫起来。

    我头一次和肖依玩儿这种姿势,因而格外兴奋。我发xiàn

    这种站立的背后姿势由于屁股蛋儿的挤压,**紧缩增强,使**感觉非常舒服。**时碰撞柔软和富有弹性的屁股蛋儿,更增加了一种征服欲。我一开始还是短促、快速地抽送。

    **啧啧后又改爲肖依最喜欢的长抽、勐送、四处搅动的干法。可第一次往里勐插时,肖依“哎呀”一声,连声说“不行”我忙问怎么回事儿,她回头看看我们两人身体的交合处,说:“我也不知怎么了,今天你那东西怎么那么长?顶得我里面有点疼!”

    我用手掰开两个圆滚滚的屁股蛋儿,继xù

    **起来。当**慢慢向外抽出时,肖依张大嘴长长地吸气,当我勐地往里插入时,她又咬牙象拚命似得狠狠地长哼一声。突然,肖依勐地回手按住我的屁股,抬头侧脸对我说:“等一下!东,你!你听到什么动静了吗?”我吓了一跳,赶紧停止**,回头四处张望。四周一片寂静。远处教室里的灯光映照在树林里,旁边小河里的水也反射出粼粼的光。“没有哇!”

    我轻轻抚摸,将**挺了进去。肖依“啊”一声,埋下头继xù

    享shòu

    我的玩弄。

    我将上身伏在肖依的后背上,两手伸进裙子里抚摸那对硬挺的**,手指头捏弄两隻勃起的**。肖依的哼声急促起来,小声**起来:“嗯!嗯!啊!啊!好弟弟!你!你真会玩儿!姐姐让!让你玩!玩晕了!大**好硬!好粗!好!好长!顶!顶死我!我了!!!弟弟操!操得真好!姐姐让!让你操!操一辈子!你一辈子!你的小!小骚屄!小洞!真紧!!!依!你要是舒服!就大声哼!哼出来吧!没人听见的!”

    肖依一开始还强忍,“啊!操得舒服!姐姐舒服死了!啊!啊!对!对!再使劲儿!对!哎呀哎呀!顶得发麻!别!别停!操死我吧!操烂我吧!”肖依已经快**了,因爲她屁股开始主动扭动起来,在寂静的树林里格外清晰,肖依紧紧扶住的那棵树也随我们的摇沙作响。

    终于,肖依回手抓住我崩得紧紧的屁股,死命往里掐,发出长长的哭似的喊叫:“啊!啊!啊!我来了!我要死啦!”一股热流涌向我的**,**肉璧有节奏地收缩,**口强有力地夹住我的**根部,我浑身象通了电流一样僵直,**一麻,一股热流从我腹部冲进**,从**勐烈喷射出来。肖依身子一抖,连声呻叫,腿一软就要往地上倒下去。我赶忙抱住她,她回过身来,紧紧搂住我,除了喘气,一声不语。

    我感觉到胸前有些湿,低头一看,肖依在我怀里轻轻抽泣。我慌了,忙问怎么回事。她焉然一笑:“没什么,我是高兴!我现在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右手抬起她的下巴,认真地说:“依姐,嫁给我吧!我毕业了就娶你!”“我是你姐呢!你不怕别人笑话你呀!我比你大那么多。”

    肖依沉闷了一会儿,轻声歎了口气,说:“唉,以后的事谁说得清呢?你还有你的前程,怎么可能呆在老家呢?你现在才17岁,心思会变的。”

    她伸手抓住我半软的**,轻轻抚弄了“谁能担保将来碰到比我更年轻漂亮的你不动坏心思?嫁给你,我可真不放心呢!”我急忙发誓:“不会的!我永远爱你!”“哼,现在就有这么多小女孩苍蝇似地围住你,反正你是我的冤家。明明知dào

    我们之间不会有什么结果,却一想起你就觉得不行了,看见你就忍不住。

    以后你无论走到哪,别忘了姐姐呀!”说完就又哭。我心中难受得不行,脸上滚下来,在嘴角处滴下去,掉在肖依如花似玉的脸上。发放暑假了,我跟肖依约好,提前两周返校相聚。

    肖依的父母及一个哥哥都生活在另一个城市,早就催她回家看看,因爲她大学毕业后还没回过家,何况她的哥哥就要择日结婚了。我因爲校学生会要组织社会调查,还要晚回家半个月。

    肖依临行前的晚上我去看她,自然是一场难捨难分的缠绵。我叫她给我写信,她说不好,因爲怕信寄到家里被我父母发xiàn

    。我说打电话,她还说不好,怕我父母知dào

    。我说我给她写,她犹豫一会儿说好吧,但里面不许写露骨的话,因爲弄不好信会给她的父母或哥哥看到。

    那天晚上浓脂豔抹的老师上身只穿了一件肥大的圆领无袖套头衫,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走动,没有乳罩束缚的两个**在衣服里跳来跳去,光洁白嫩的两条大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在灯光的映照下有些刺眼睛。每当她弯下腰或抬起胳膊,白白的屁股和黑黑的阴毛就会露出来,逗得我心里养养得。肖依知dào

    她这身装扮意对我,故yì

    一个劲儿扭动细腰,风骚尽露,时不时用浪浪的眼神扫我一眼。

    我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坐在沙发上,慢慢脱去上身的衬衣,露出一身健美的肌肉。肖依眼睛扫过来,愣了一下,又马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过,我还是发xiàn

    她有了反应。因爲她走路的姿势开始轻微晃动,她习惯性地又咬起了嘴唇。

    我心里暗笑,然后开始解自己的腰带。皮带扣的声音让肖依回了一下头,能听到她的呼吸声了。我不去看她,继xù

    脱下自己的裤子。小小的短裤已经让硬起的**撑得鼓涨。肖依的胸脯在大起大落,急急往卧室走去。

    我终于脱下自己的短裤,粗黑的大**跳了出来。

    “啪”一声,我一抬头,看见肖依手里的一盒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我装作没看见,伸手握住**,慢慢地上下套弄起来。一股黏液从**的小孔里冒出来,又向下流进我的手里。

    肖依呻吟了一声,扑了过来,整个人压在我身上。

    “你坏!你坏死了!”她脸通红,像刚喝完了酒。

    “我怎么坏啦?”我明知故问。

    “你欺负我!”肖依撒娇地在我怀里拱动。

    我伸手往她大腿根一摸,连阴毛都湿泸泸的了。

    “哎呦!哎呦!”肖依身子一软,瘫在我身上。

    我嘴凑到她耳边,逗她:“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怎么啦?什么地方不舒服呀?”

    肖依已经不能清楚地说话,只是搂得我紧紧的,紧闭双眼,一个劲儿用热烫的舌头到处添我的嘴、脸、脖子和胸膛。她的小手伸下来握住我坚硬的**,死命地捏,拚命地套弄。她连喘带叫地哼!

    我搬过她的身子,让她岔开两腿,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翘起的**就贴在肖依的小肚子上,**正好顶上。

    肖依低头看看我的**,抬头惺眼蒙矓地说:“真可怕!这大傢伙能进人家肚子里这么深!”

    说完,她慢慢抬起身子,向我的小肚子压过来,**的肉缝就含住了**。我看时候已到,把肖依的身子向上拉起一点,轻声说:“小骚屄养了吧?让大**帮帮忙吧!”

    我在肉缝里来回摩擦几下,然后对准小**,屁股向下一坐,“噗叽”一声,连根尽入。可能是速度太勐的缘故,肖依“嘶”一声长长吸了口气。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和肖依进行“倒插蜡烛”式的**。由于此前连续复习考试,我们有近10来天没有在一起玩,所以都非常兴奋。肖依知dào

    我看了“金瓶梅”,被人物的样子浪翻了天,我也乐得看她表演。可怎么也难以把这个赤白嫩嫩的小荡妇和教室里庄重大方的女老师联繫在一起。

    肖依快速地上下起落时间不长就不行了。因爲每向下坐一次,她就被我**狠狠顶一下,身子越来越软,头摇摇晃晃地象发晕,我只好用手撑在她的胳膊下,轻轻举起她,由我自己耸动腰和臀,从下面向上抽送。

    肖依浑身瘫软,四肢无力,披头散髮的脸歪向一边,被我操得淫声涟涟。

    我举她的胳膊太累了,就改爲抱住她腰部。上面用嘴来回吻她的**,下面一挺一挺地继xù

    **,肖依的淫液被我的**刮出来。

    当肖依用手去抚摸我的头时,穿过胳膊与身体的缝隙,我有了新发xiàn

    。原来,肖依客厅有个大大的衣柜,刚才她收拾衣服未来得及关上衣柜门,那衣柜门后一块巨大的穿衣镜正好面对,哇,是我和浓豔打扮的肖依!

    我不知不觉看着一根粗黑发亮的**不停地进进出出,白白的沫子慢慢从**拔出处流出,然后“兵分两路”,一路顺一滴一滴向下淌在沙发上。

    肖依发xiàn

    我在盯她!“坏蛋!羞死人了!”说完又用手去挡自己的屁股。

    我抱紧她不放,使劲拉开她的手,连声说:“好姐姐!好姐姐!别动!就让我看看吧!你真美!”

    一阵扭捏后,肖依稍微安静了一点。看我仍目不转睛,她也回头去看,回过头来羞羞地说:“真下流呀!”

    我问:“谁下流?”

    “你下流!”

    “你看镜子里正在流的都是你的,没我的。”

    “哎呀!羞死人了!你不弄我,哪会有水儿?”

    上中学时我还没有看过成人电影,可那天镜子里的表演比成人电影要吸引人得多。我兴奋莫名,抱紧肖依一衽d勐操。

    肖依兴致也来了。她淫荡地冲我笑笑,撒娇似地说:“我也要看!”

    我让她站起身,调过头去,又一次插进**,然后手伸到前面抚摸她的**。

    肖依身子向前微倾,两隻胳膊支在我的大腿上,屁股一上一下套弄起来。我看了一会儿,我把她身子搬向自己胸脯,镜子里的肖依向后斜躺着,浓浓的阴毛和湿泸泸的鲜红的肉缝一览无馀。我悄声对她说:“小骚屄,快看看你是怎么挨操的!”

    肖依眼睛看着阴部,淫浪地呻吟!“来呀!快!快动一动!”

    我依言把住她的两条腿,费劲地在她后面耸动屁股,那镜子里粗黑的**就出没于白沫围绕的**中,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肖依在镜子里像个成人电影里的女主角,双手抚摸着**。

    一会儿后,我感觉**要来,赶紧推她站起来,向前走到衣柜的镜子面前,再次从后面插进去,让她扶住镜子的两边,开始使劲**起来。镜子里**的肖依被操得一晃一晃地抖动,两隻**更是四处飞舞,非常动人。

    肖依知dào

    我快到**了,于是主动噘起屁股迎送我的**,还不停地四下扭动,寻找更刺激她**的角度,很快就跟上了我的步伐,开始大声哼叫起来:“哎呀!我!我的天!你!你可快!快操死我了!你是!是要我的命!命啊!从!

    从后面!面操!操!最!最!最舒服!啊!我的亲!亲弟弟!你要操!操死!姐!姐吗?哼!哼!啊!你!你怎么不!不说话?!!哎呀!!哎呀!!这么大!

    大劲儿!你是不是要!要射了?我可!可是危!危险期呀!”

    我加快节奏迎接越来越酥麻的感觉,到实在忍不住时,赶紧将**拔出来,让它紧紧贴在肖依**的肉缝上,**从她前面的阴毛里鑽出,几股白浆勐烈喷射到前面的镜子上。肖依哼唧几声就瘫坐在地板上,头靠在衣柜上娇喘不止。

    我也就势坐下来,躺在她身边!!

    第二天下午,我难分难舍地送走肖依,回头到教室收拾东西。

    在我书桌抽屉里的最里面,有我的日记本。和肖依的事我是不敢往上面写的,但总要用一些极爲隐晦的话作一些暗示,表达自己的心情。什么:“今天做了一件大事,心情非常激动”啦,什么“我爱你,美丽的月亮”啦之类。现在再来看,真有些像看天书的味道。对许多少男少女来说,写日记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因爲你可以在里面说出自己心里的话。但许多人又总担心日记被人发xiàn

    ,因而又总是不敢把心里话写得清清楚楚。

    可是当我习惯性地抽出日记本翻看时,却意wài

    地在里面发xiàn

    了一张露出来的小纸条。我赶紧抽出来看。上面是一行娟秀的蝇头小字:“,今天晚上8点河边树林见。”下面只有日期,却没有名字。

    我一头雾水。因爲字显然不是肖依写的,看字体肯定是女孩子。会是谁呢?

    我吃完了晚饭,8点已到,,左转右拐,熘到河边的树林里。树林里静悄悄的。夏天的8点,太阳还没有落山,夕阳将天边棉絮状的白云染成了红色,映得树林也红彤彤的。

    我往林子里面走去,地面的杂草被我踩得沙沙作响。在树木的层层遮挡下,天也似乎暗了下来。

    我停下来,回头望去,学校的建筑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连操场上人们玩耍的欢笑声也几乎停不见了。

    我有点失了耐心,心想可能是有人玩恶作剧。听见背后有草动的声音,回头一看,一个红色的身影闪进了一棵大树后面。我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绕过大树,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靠在后面。“翠翠!”我惊奇地叫了一声。

    翠翠是我的同班同学,男生们私下称她“水妹”,是学校十大校花之一。这“水妹”的来历据说是高年级的男生给起的。

    翠翠的确让人有“水”的感觉,她随父母由江南水乡迁居至此。大家都喜欢她温软带水音儿的口音。她平常显得稍稍有些害羞,头总是低低的。不过,她那湿湿的大眼睛挺勾人的。不知是不是总用舌头舔嘴唇的缘故,她的两片稍显饱满的嘴唇也总是湿湿的。

    翠翠穿衣服有点与胁煌?3?诵7?猓?苌倏醇??┦摈值囊路?k?囊伦抛苁乔城车摹㈠e5模??倩ɑ?搪獭2还?潜韧?淙松栽绶⒂?娜峄?矶稳丛谡庵智冲v懈?油赋銮逅?愕钠?ⅲ?此?呗罚?拖袷撬?诹鞫??媚泻⒆尤诵牟??br/>

    我和翠翠交往还不算少,因爲她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她各门功课都不错,英文成绩尤其好。但她不像其他女孩那么活跃,很少与大家扎堆儿玩闹,见到男同学甚至目不斜视,让人觉得有些冷傲清高。

    但是今天她像换了一个人,穿了一身鲜红色的真丝长套裙,裙摆垂及脚面,脚上是一双白色的托拉式凉鞋。天热的缘故,平常长长的秀髮编成了一根粗大的辫子垂在两个鼓涨涨的乳峰之间。两条柔软无骨的胳膊交叉搭在胸前,白得有些刺眼。

    她有些不自然,在衣服的映衬下涂脂抹粉的圆脸有些红润,身子扭动着。

    “是!是你给我写了纸条吗?”我问。

    她脸更红了一点儿,身子不自然地扭动。一直来面向我。那湿湿的眼睛开始放出生电来:“什么纸条呀?”带水音儿的声音轻轻飘了过来。

    我已肯定纸条是翠翠写的,但不知dào

    她爲什么约我出来。我平常怎么一点儿也看不出她对我有意思呢?

    “别闹了,你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我急于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

    “没什么事呀。”翠翠扭扭身子。

    翠翠那娇媚的样子勾起我心中阵阵涟漪,本能地想上前亲吻她。但肖依的影子马上又佔据了我的脑海,那股冲动稍稍有所抑制。

    看我一副傻呆呆的样子,翠翠慢慢扭动水蛇腰,独自往树林深处走去。我犹豫一下,只好跟在她后面。

    “哎呦!”翠翠轻轻叫了一声。我看见她身子晃了一下,赶紧跑前一步扶住她的胳膊。那白嫩浑圆的胳膊光滑而凉爽,摸上去舒服极了。

    “怎么啦?”我关切地问。

    “没什么啦,是树枝拌了一下。”她身上靠过来。

    扶她胳膊的手已明显碰到她胸前鼓鼓的肉团,因根本没有心理准bèi

    ,我慌得赶紧伸手去推开她。谁知不推还好,这手伸出去偏偏推在了翠翠挺拔的酥胸上!

    一声闷闷的呻吟,翠翠侧转身面向我就倒在了我怀里。我两隻胳膊架在翠翠的胳膊窝下面,僵僵地不敢动。

    翠翠有些冲动,伸手捧住我的脸,湿湿的嘴唇在我的脖子、脸上和嘴唇上疯狂地蹭起来,嘴里的脂粉口红真香。

    感我下身的**已勃然硬挺起来。可是耳边肖依**时醉人的“我爱你!”

    的呼喊又响了起来。

    我抓住翠翠的两个肩膀,轻轻将她身子撑起来。翠翠的嘴离开了我的脸,但仍然不停地蠕动,鲜红的舌尖儿在唇边扫来扫去,一丝口水从她的嘴角淌出来。

    “翠翠!翠翠!你等等!我!我是挺喜欢你,可是!”我欲言又止。

    翠翠睁开双眼,黑亮湿润的大眼一眨一眨。

    “我们还小,还在上中学,还!”

    我停止了辩解,因爲翠翠的表情已变得怪怪的。

    看我不回答,翠翠低头轻声地说:“你!你和林老师好,是吗?”

    “你!你!你别乱说!我!我怎么会和!”我心慌腿软,急忙辩解。

    翠翠那穿透人心的眼神刺得我说不出话来。当我强作镇静准bèi

    沉默抵抗时,翠翠接下来的又一句话彻底将我打蒙了:「我早发xiàn

    妳们!妳们好了!在!在树林裡。」她的头垂得更低了。

    我头有些眩晕。看来,那天我和肖依在树林裡干的事是暴露了,怪不得那天肖依警觉树林裡有人,原来是翠翠!我恨不得把头鑽到地缝裡去。完了!全完了!这可应了一句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学生和老师通姦,也算上当地的头条新闻了。

    翠翠那穿透人心的眼神刺得我说不出话来。当我强作镇静准bèi

    沉默抵抗时,翠翠接下来的又一句话彻底将我打蒙了:「我早发xiàn

    妳们!妳们好了!在!在树林裡。」她的头垂得更低了。

    我头有些眩晕。看来,那天我和肖依在树林裡干的事是暴露了,怪不得那天肖依警觉树林裡有人,原来是翠翠!我恨不得把头鑽到地缝裡去。完了!全完了!这可应了一句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学生和老师通姦,也算上当地的头条新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翠翠在跟我说话:「,你!你没事吧?你!你别生气,我只!只看了一会儿。」

    我一屁股坐在潮溼的草地上,呆呆地问:「翠翠,你不会和别人去说吧?你告sù

    别人了吗?」

    「你还以为妳们挺祕密的呀?你和林老师好我们女生早就传遍啦!不过,那天树林裡的事就我一个人知dào

    。」

    人们都说,热恋中的情人最愚蠢,这话确实没错。我们费了那麽多心计,还是让人给发xiàn

    了。

    翠翠已经蹲了下来,两隻胳膊套住了我的脖子,鼓鼓的**又顶在了我后背上。耳边让她的呼气吹得痒痒的,一阵水音儿又飘了过来:「哼!看你平常在我们女生面前正儿巴经的,原来是个大坏蛋、臭流氓!」

    看我窘迫得不知如何响应,翠翠凑进我耳朵,悄悄说:「可我就喜欢你这个大坏蛋、臭流氓!」她的凉凉的小手已经从我上衣的领口鑽到了我的胸前,轻轻抚摸。

    我回过头,与翠翠正好面对面:「翠翠,我也喜欢你,可我!我!我和老师都!都那样了,我!」

    翠翠一口就堵住了我的嘴,疯狂地吻个不停:「唔!唔!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好!唔!和你好!我要你跟我好!」

    翠翠几乎整个身子压在我肩上,我身子祇好向一旁歪倒下去,翠翠就势也倒在了我旁边的草地上。

    我刚纔拚命克制的理性已经开始崩溃,两隻胳膊不由得搂紧了翠翠,嘴也迎和润温软的嘴唇。翠翠看我终于有了积极反应,马上兴奋起来,整个身子使劲往我怀裡鑽,隔在了我身上。

    我伸出舌头,来回扫动翠翠湿滑的嘴唇,翠翠急促的呼吸中夹杂着脂粉口红的香味,她的涂满口红的嘴唇要含住我的舌头,趁我呲牙咧嘴之际,翠翠的嘴唇又盖在了我嘴上湿滑的舌头竟颤悠悠伸进了我嘴裡!

    我感觉到翠翠的脸十分烫人,推开一看,只见她紧闭双眼,一声不响。我知dào

    ,这是春情盪漾到极点了,就不再理会,伸手将翠翠套裙的上衣往上剥起来,澹澹的夜幕下翠翠的小蛮腰显得格外白。我的手继xù

    向上,触到她背部的乳罩带,翠翠身子一震,前胸和我贴得更紧。我没有犹豫,手轻轻一推一拉,乳罩就被我熟练地解开了。

    当我的手由后背向前胸游动过来时,翠翠的呻吟提高了声调:「啊…啊…坏蛋!坏蛋!你!你!要干!干甚麽?」

    我不理会,手径直摸向她的**。

    「哎哟!哎呀!啊…啊…」翠翠的头急速抬起,张嘴哼叫。

    我迅速将自己的上衣拉起,露出肌肉紧绷的胸膛,紧紧贴在了翠翠的**上。

    翠翠受此刺激,大声呻吟起来:「啊…啊…!」她一面喊一面不由自主地晃动身子,两隻**在我胸膛上不停地摩擦。

    翠翠发情的骚样挑起了我的慾望,不由得伸手去摸她的屁股。可以感触到她两个圆滚滚的屁股蛋儿绷紧起来。

    翠翠腰一挺,平坦的小腹就顶在了我早已硬挺起来的**上。我去掀她的裙子,翠翠呻叫哼叫一声就翻身压了上去。

    翠翠突然《哎哟》一声,使劲儿喊疼。我赶紧停下来,问是怎麽回事儿,她说地太硬,又不平,磕得后背疼。

    我灵机一动,说:「翠翠,我们去教室吧!那裡没人。」

    天已黑下来,看不到翠翠的表情,但她点了点头。

    我翻身下来,扶翠翠起来。她低头去整理自己的衣服,我情不自禁地上前抱住她,上下其手。翠翠不说话也不动,全身软绵绵地靠在我身上任我抚弄,祇是湿润的嘴唇漫无目的地在我脸上吻来吻去,温软的舌头不时伸出来舔一下,像个乖顺的小猫,弄得我脸上痒痒的,心裡也痒痒的。

    我搂着她,翠翠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轻轻靠在我怀裡不说话。我有些纳闷,问她怎麽了。她犹豫半天,然后凑到我耳边象蚊子叫似得小声说:「嗯…教室裡!桌子!也!也硬哩!」说完头就往我怀裡鑽。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小声嘲笑她:「哈,有人可真不知羞呢!你!」翠翠伸手摀住我的嘴不让我说下去,一个劲儿小声喊:「你坏!你坏!」

    我捏一下她屁股问:「那,你说怎麽办?」

    「你说怎麽办呀?」翠翠撒娇,小手指头一下一下划,她又往我身上挤一挤,说:「我们宿舍就剩我一个人了!我们!」

    「去女生宿舍?!」我瞪大眼睛,有些紧张。

    「可我怎麽进去呀?」我问。

    翠翠的话提醒了我,女生宿舍都在三楼。我可以从一楼洗手间的窗子进楼,然后再想办法熘到三楼。不过这风险也很大,万一被人发xiàn

    ,可就惨了。现在回想起来,可算是色胆包天了,真有些后怕。

    翠翠一扭一摆地先走了,当我趁黑夜潜到红楼旁边时,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旁边教师宿舍楼肖依房间黑黑的窗子,心裡有些后悔和翠翠粘在一起。但性的冲动和偷情的刺激又使我马上忘记了这一切。

    红楼一楼最靠裡面的一扇窗子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我一阵兴奋,赶紧四处张望一下,弯腰小跑过去。

    开窗子的房间是一间洗手间,裡面黑洞洞的,灯让翠翠给关掉了。我忙不迭地爬进去,走到洗手间门口,轻轻开门向楼道裡张望,楼道也是黑的。原来,翠翠连楼道的灯也给关了!我心裡暗想:翠翠这个小**,想得真週到。我踮起脚尖,跑到三层,我就给拉进了身边的房间裡。是翠翠。

    翠翠锁上门,在黑暗裡扑进我怀裡,一阵勐烈的揉捏。翠翠轻轻呻,我趴在她身上。

    翠翠伸手打开了床头灯,温柔的光线照在她头髮篷乱衣衫不整的身上,水乡妹子光滑柔嫩的俏脸反射出亮亮的光泽。翠翠已经没有了在树林裡异常大胆主动的影子,完全恢复了我印象裡那种羞涩娇柔的模样。

    翠翠睁开紧闭的双眼,看我正愣愣地盯她。

    「你真漂亮!」我痴痴地说。

    「和林老师比呢?」翠翠娇声问。

    「嗯…你!妳们不一样。」我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提到肖依。

    「哼,你不愿意说,我也知dào

    你心裡怎麽想的!」翠翠小嘴噘了起来。

    「怎麽想的?」我反守为攻。

    「反正我知dào

    !」

    其实,要说翠翠和肖依谁更漂亮,的确不容易简单下结论。要论标緻,还是肖依可人,五官搭配和身材凹凸都没的挑。要论味道,翠翠年纪虽小,却要更性感一些。肖依表面给人活泼有朝气的样子,其实挺害羞,即使在最狂浪的时候也是如此。翠翠平常给人的印象就内向多了,不爱动,说话也不多,有些孤傲,但今天给人的感觉却是热情如火,敢做敢为。

    翠翠也不答话,头歪在一边,任我动作。

    将红色的小上衣拉向两边,黑色的乳罩就露了出来,雪白的稣胸被映衬得格外耀眼。我探手去她后背解乳罩勾,翠翠左右扭动身子阻挡。我一急,从上面勐一拉,《啪》一声,乳罩应声脱落,两团挺拔的乳峰**惊人的大,像两颗鲜红的大葡萄镶嵌在乳峰上。

    翠翠「啊…」了一声,抬手揽住我的脖子,使劲往身上拉。我的脸一下子就埋在了乳峰之间。一股撩人的少女的体香扑鼻而来,刺激得我浑身颤抖。

    我张嘴就咬住了翠翠的一隻**,翠翠身子一震,连声」哎呀」起来,手指甲死死扣在我的肩膀处,胸脯急速向上挺起。

    我不加理会,继xù

    用嘴唇夹住**揉搓,然后用舌尖绕圈搅拌。

    翠翠的呻吟变得像哭,可以感觉到她的两腿紧紧绷直,一张一合,小腹部一阵阵抽搐。

    我移动身体,将坚挺的**部位顶住她的腹部下面。翠翠迎合扭动自己的屁股。我一上一下挺腰提臀。

    翠翠怪叫几声,伸手向上拉起自己的裙子到腰部,光光的白腿和黑色的小三角裤露了出来。随后就去扯我的裤子。

    我停止动作,欠起身,让翠翠手忙脚乱地解我的腰带。裤子退了一半,翠翠又伸手摸一下短裤内鼓鼓的**,使劲将短裤扯了下来。

    我黑粗坚硬的**抖动,我想这男人的大傢伙她可能是第一次见,不知dào

    令女人**的东西竟是这个样子。

    我乘她发呆,三下两下扯下她的短裤,攥住她两个脚腕抬起来,使劲向两面一分,大腿根部无限的春光呈现在我面前。

    翠翠的阴毛比肖依还浓,而且围绕大小**都已向两边翻开,粉红的肉缝晶莹湿润。

    我勐地扎下头,张嘴扣在了整个**上。

    翠翠惊叫一声,弓身要坐起来,被我伸手一推又躺下。她手到处乱伸,最后终于抓住我的头髮。

    我伸出舌头,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顺缝扫动,在大小**的交合处停下来。

    那裡是阴蒂的位置。比黄豆还要大的一枚肉豆饱满发亮,因充血而鲜红。舌尖每碰一次这个地方,翠翠就《噢…噢…》乱叫一通,屁股乱顶,大腿乱扭。

    时间不长,阴液溷合,翠翠双眼惺忪,骚痒难忍,赶紧支起身来,挺起粗黑的大**抵住肉缝,上下摩擦两下,对准小**勐地插了进去。

    「啊…」翠翠发出长长的一声惨叫,两隻小手紧紧握成了拳头。翠翠是处女。

    第一次玩处女,不知dào

    女孩的第一次这麽痛苦。我稍微调整一下姿势,继xù

    将刚刚没入洞口的硕大**向裡顶。

    「哎哟!嘶!哎哟!嘶!」

    其实,翠翠的**非常湿润,刚纔流出的淫液比肖依都多。但我仍感觉非常紧,**非常困难。可能是疼痛的缘故,翠翠的**从洞口到裡面都在不规律地抽搐。

    我不理会翠翠的喊叫,拚命将大**顶到底。翠翠张大嘴巴,却没出声,两隻眼睛直直的盯,冲动就来了,想控zhì

    都来不及,忙不迭地拔出来,白浆随四处乱喷,喷得翠翠的身上,床上地上,牆上到处都是。

    翠翠的屁股下面有一小滩鲜红的血,低头一看,我的**和阴毛上也沾上了少许血迹。

    「流氓!啊…疼死人了!」翠翠说出了**以来的第一句话。

    我和翠翠并肩搂抱,相视一笑。

    「舒服吧?」我自信地问。

    「去你的!把人弄得都疼死了!」翠翠半是抱怨半是娇羞。

    我坏笑,「怨不得我,是你勾引我的。」

    「是你耍流氓!」翠翠翻身压在我身上,「是你对林老师耍流氓!」

    又捅到了我的脆弱之处。我赶紧说:「是林老师自愿的。」

    我看看翠翠仍然通红的脸,好奇地问:「我和林老师的事你是怎麽知dào

    的?」

    翠翠头一扭:「哼!你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哪?妳们两个,一看老师盯你的眼神就不对。还有,一到晚自习你就往外熘,林老师也就不到教室裡来了。你别忘了林老师的宿舍就在我们楼旁边。」

    翠翠拧一下我的大腿,她说你有一次下课出来跟在林老师后面,摸了一下林老师的屁股,林老师不但没生气,还向你抛媚眼。大家一听,把情况一凑,发xiàn

    你和林老师关係的确不一般。」

    看我傻呆呆的样子,翠翠吻了我一下。

    我说:「妳们女生没事儿在背后说我干吗?」

    翠翠嘻嘻笑。

    我抓住机会问:「这麽说,你也是注意我的女生之一啦?」

    翠翠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装作没听见。我一手扣在她的一隻**上,将她拉过身来,按在身下问:「快快招来!那天夜裡是怎麽回事?」

    「哪天夜裡呀?」

    我将半软不软的**塞到翠翠的大腿根之间,威胁说:「快说,不然让你再疼一回!」

    翠翠赶紧答yīng

    :「好吧!好吧!我服了你啦。」

    翠翠跟踪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和肖依的约会因为多在她宿舍裡,所以翠翠的跟踪也没甚麽效果。恰好那天我们约好到树林裡去,翠翠悄悄跟了出来。一开始她看天不太黑,不敢马上进树林。就先回教室呆了一会儿。等她悄悄摸进树林裡时,我和肖依正站着干呢。

    我问翠翠那天看到甚麽了。她扭捏了一下才说:「天那麽黑,我能看见甚麽?我是顺着声音去的!」她斜眼看看我,接着有人喊要死了,开始以为出了甚麽事儿,吓得赶紧躲在树后面。后来!后来!就看见妳们!

    翠翠来回摩擦我的**,我搂住她轻轻抚摸那光滑雪白的身子。

    「后来!后来!人家忍不住!就跑了。」翠翠羞得把头扎进我怀裡。

    「受不了?怎麽个受不了呢?」我用手抬起她的下巴。

    「你说呢?弄得人家都湿了呢!」翠翠骚浪地撒娇:「回到宿舍一夜没睡好呢!」

    我明白了。要不是那天翠翠发xiàn

    我和肖依的好事,受到刺激,也不会放下矜持的架子主动和我约会。想到这,就觉得性慾迅速高涨起来。我翻身将翠翠压在身下,伸手去抠弄她的下身。

    「哎哟!嘶!不要嘛!人家还疼!

    「再来一次就不疼了,来吧!听我的!」将它放在我的已硬挺起来的**上「怎麽样?很硬吧?快给我摸摸!」

    翠翠坚持了一下,就安静下来。小手开始轻轻的抚弄我的**「我的天,可真是又粗又硬呀!」

    我再次去抚摸她的肉缝。怕她疼得喊叫,我用整个手掌轻轻摀住阴部,然后温柔地按动摩擦。这一次翠翠很安静,像个小猫似的偎在我怀裡。我让她攥紧我的**,自己挺腰抽动,**就在她的小手裡滑动起来。

    慢慢的,可以感觉到翠翠的肉缝有些湿润了。我说:「翠翠,再让我插进去吧!」

    「疼?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