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1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我带着豔芳走进保健室。

    “老师该轮到我了。”

    我把拉链拉下,该用老师的小嘴帮我服wù

    了吧!

    “放心,我洗得很乾淨,现在不会有人来的。”我抓起垂下的**,要求豔芳跪在面前。

    “那个……我怕……”

    我强迫豔芳蹲在他双腿之间。

    “老师用你的手和嘴安抚它吧。”

    “啊……那种事……太难爲情……”

    “老师你不是第一次吧?”

    豔芳的手被我拉去握住**的根部。

    “要确实含在嘴里。”

    豔芳的头被压住,不得不把**含进嘴里。

    “唔……呕………”说她动作太轻,压迫她的头,**达到喉管,几乎要呕吐。

    “老师好像不太熟练,要缩紧嘴唇,用力揉搓,还要用舌头把**的沟舔干淨。”

    听我说没舔乾淨就不行,豔芳在能想到的地方尽可能的舔。

    “请不要看……”

    只顾拚命的吸允,忘记我的视线,到这时候才急忙要求。

    “我已经看的很清楚,老师好像感到很好吃似的舔我的**。”

    “哎呀……不要……”“啊……我要泄了……”“泄了……”

    到了中午,豔芳很平静,像是忘了早上的一场战斗,她快乐的吃午餐,高兴的和同学聊天,我感觉豔芳老师窥视他,豔芳心虚的眼睛盯着餐盘,豔芳被我注视的有一点不安。我邪恶的笑一笑,继xù

    他的午餐,和同学开玩笑。

    “现在,我到底要向谁求救,同事?还是学校………。”

    豔芳担心的胡思乱想,看着青少年的食欲旺盛,自己都没有什么胃口,她一直喝着咖啡。

    这时候,我加入了。我吃完午餐,远远的眺望豔芳老师,确认后,我走近老师,站立在老师旁边,对由美笑了一笑。

    “吃饱了吗?老师。”

    豔芳轻锁着眉头,不安的移动身体。我坐在豔芳的对面,看着豔芳的脸,自顾的傻笑,强调自己,在她心里的存zài

    。

    “老师,要调养身子啊,多吃点。”

    我话中带话的提醒豔芳老师,我在这个公共场合,露出不在乎的态度,豔芳的心脏快速的跳动着。豔芳低看着脸,埋首于她的午餐,她冷静的思考着,发出平静的样子,不让我知dào

    她早已觉得恐怖。已经有一半的学生吃完午餐了,他们各自出去,准bèi

    下午的课程。豔芳对于我吊儿郎当的样子,极爲不满。但她又不敢反抗。

    我脱掉了鞋,用脚抚摸着豔芳的腿,豔芳紧张的大腿之间冒着汗。我看一看周围,邪恶的用脚戳揉她的膝盖。他的右脚撩起了她的裙子,流着汗的脚在她的肌肤上爱抚着,在狭小的部位,脚是很容易侵入的。我爲了不让其他同学发xiàn

    ,假装吃饭的样子,右脚轻巧的动着豔芳拚命的把双腿紧闭的死死的,抗拒我的脚侵犯。

    豔芳将我的脚紧挟在膝盖之间,我看她的样子,觉得很有趣,她的下面被侵犯,但是她脸上也装的很平静,我用手将她的膝盖打开,左脚迅速的侵入,不让豔芳有所警惕。当脚到达大腿的内侧时,我觉得很刺激,用脚按着豔芳的肌肤,我的脚在她的大腿上爱抚,豔芳无力抵抗,忍耐着。

    我感觉豔芳老师的大腿光滑,我的脚在大腿上滑动着。豔芳看着我狂暴的表情,想像他就好像一颗小小的蜜蜂蛋,谁会料到它成虫后,是一隻人人畏惧的黄蜂,我就是从内向的性格,转变成狂乱变态的性格,完全让人无法捉摸。

    我的脚放下来,手爪进一步的侵入。快乐的用手在她的**上爱抚着,轻揉的抚摸着。

    豔芳对于我狡猾的手,无法抵抗,她坐在位置上,一动也不敢动,脸色惨白。

    这时邻座的女学生,看着豔芳异样的表情,豔芳装作平静的对邻座的女学生笑一笑。

    “老师!你的脸色………”

    “啊!老师!怎么了,是不是昨晚没睡好,脸色很不好kàn

    呢?”我和女学生一起说着。

    “哦!没关係,我只是贫血,稍作休息就好了。”

    餐厅还有一些学生,豔芳不安的看着四周,担心怕被人发觉,只好故作平静,但脸色衣然惨白。

    “老师!真的没事吗?要不要看医生?”豔芳摇摇头,默不作声,算是回答她。

    这时有二、三位女学生走进来,站立在豔芳的面前,手里拿着体温计和药品,看着豔芳老师的脸。

    “谢谢!我没关係的。”

    一位女学生看着老师的样子觉得很困惑!这时的我,更加的刺激她,我在椅子的空隙,将手伸了进去,开始了里面的行动,她感觉阴毛越来越卷缩,同时散发出热热的体温,豔芳发出低低的呻吟,旁边的女学生并没发觉到。

    我看着站在老师身旁的女学生笑了一笑,豔芳紧张的不得了。

    “老师,你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我这里有一些镇定剂,你需不需yào

    ,我要去倒水了。”

    我的脚趾在她的大腿之间侵入,豔芳忍耐着,看着我无理的笑容,女孩喝着水,站立在她身旁,想着老师怎么回事,好像怪怪的。脚继xù

    在她的股间揉着,豔芳羞耻的不敢作声,她看着女学生要去倒水,于是心生一计,想利用倒水的藉口,逃脱我的魔掌。

    “哦!我口也好渴,这位同学!请来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我看出老师想摆脱他,摆出绅士的模样,说“豔芳老师,这只要交待我就可以了,我是男生,我应该替美丽的女士服wù

    的,就让我来,你就坐着。”

    我不让她离开,急忙端来一杯水。

    “啊!谢谢你!”

    豔芳无奈的打消了逃生的念头,我坐在她的身旁,手掌贴在大腿,在大腿的表面爱抚着,手指在**上剥弄着,**就流了出来。

    豔芳很愕然,在这种场面,身体居然分泌**。我无理的手,不断的抚摸,下腹部的棒子,也早已挺立着。豔芳也感觉自己的上半身和下半身一样,开始了性的反应。

    “啊!我该怎么办………。”豔芳只想自己救自己了。学生餐厅里,被爱抚的流出**,这样的**感到羞耻。

    豔芳的脸上抹上一层的忧鬱,我从口袋拿出了,一颗像蛋的东西放进了肉缝里,手和跳蛋一起激动着,她的**勃起了。

    女学生喝完了水,手拿着杯子,与我聊天,突然,豔芳从她手中夺走了杯子,女学生很惊讶的看着她。

    “老师!你怎么了,没事吧!”

    “啊!对不起,我没事,杯子还你。”

    “要帮忙吗?”

    女学生说话的同时,我的手自豔芳股间拔出,豔芳的下半身被刺激着,她不愿意在公共场所,表演这种**,她害pà

    自己的丑态现形,她想要逃避,于是站了起来。

    “啊!老师!你的脸色好难看是不是要昏到了。”

    我假装很亲切的关心她,一旁的女学生扶着她的手腕,我也很自然的搭着她的肩。

    “老师!你不要紧吧!你在发抖呢?”

    豔芳一直靠着女学生,她想要拒绝我的碰触,她绝望的看着身旁的女学生,而女学生只以爲她非常的不舒服。

    “老师!你好像很严重,要不要我扶你。”

    “好!麻烦你了………”

    “这位女同学,你一定有课吧!就让我送老师回房就可以了。”

    我看透豔芳的计划,她感到好像世界末日要来临了。

    “哦!也好!你快点扶老师回去,老师看起来好像要昏倒了。”

    “老师!我们回去吧!要小心一点。”

    “啊!我没事………”

    “哦!没事吗?看你的样子,好像病的很严重,老师!乖乖的走吧!你不想在这里丢人现眼吧!”

    我带着意味的脸靠进她,那种脸像极男人寻欢,淫荡的表情,豔芳低晃头,随着我走了出去。

    豔芳进入自己的房间,在门口说“我,你可以走了,我想休息一下,你也该去上课了,我等一下也有课。”

    我想要关起门,我的手挡着,说“老师,你不要害pà

    嘛!我又不会对你怎样,你不觉今早的太阳很美丽,我们来点特别的。”

    我用力的撞开门,豔芳不支倒在地上,她急忙的往后退。我碰的一声,把门关上。我压着豔芳的身体,靠近她的脸,笑着。我的手在她的下半身侵袭。

    “不要!不可以!我是你老师啊!”

    豔芳大声的叫着,并无法打消我**的念头。豔芳要确认自己的身份,一再的阻止我不良的行爲,此时的我早已被性冲昏了头,不管她的拒绝,手在她下半身,不断的抚摸。我的行动,使豔芳扭动的身子,拒绝着他的手,我总是个男生,力qì

    比女孩子大,三两下就摆平了豔芳。

    “啊哈哈!好兴奋。”我笑着,指尖突进了膣口。

    “不!不要!不要……………”

    豔芳的脸就打着我的脸,她抗拒着这个孩子,脱掉她下半身的裙子,手指伸进内裤里,剥弄着她的阴部。我觉得好刺激,好兴奋,伸手脱掉她的内裤,把她的内裤丢的老远。我的脸靠近她的两腿之间,**的肉芽勃起,受到我的刺激,微微的振动。

    “老师!都湿了。”说话的我,手指揉着肉唇,**又从膣口流了出来,他拿着两颗跳蛋,一颗从膣口塞了进去,一颗从屁股塞进去,那两颗小小的跳蛋,很快的滑入了膣口和屁股内。

    豔芳感觉下半身,冷冷的感觉,她闭起双腿,膣口收缩着,压着跳蛋。

    “老师,这是遥控跳蛋,只要我打开遥控器,它们就会开始振动。”说完,我打开了遥控器,开到弱的位置。在豔芳体内的跳蛋开始振动,豔芳感到惊慌。

    “把它关掉……”

    “老师这怎么可以呢?才刚要开始呢,怎么可以现在就把它关掉呢?”把遥控器开到强的位置。

    “你……快……把它关掉”这时豔芳只感到**及肛门内的跳蛋开始激烈的跳动着,她虽感到一阵快意,但爲维护老师的尊严,还是叫我把跳蛋关掉。我没理会豔芳的要求,把遥控器放在豔芳伸手拿不到的地方,开始用舌头去舔豔芳的肉芽。

    “老师舒服吗?”我边舔边问道。

    “啊……,不……要……”

    “老师,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吧,不要压抑自己!”我又用手去抚摸豔芳的肛门。

    “啊……感觉好怪……”

    “啊……好……舒……服……”豔芳随着我的抚摸和跳蛋的振动,渐渐地达到**。

    “啊……要……泄……了……”

    “老师,那就泄出来吧!我会把你泄出来的**全部喝下的。”

    “啊……泄了……泄了……”只见豔芳一阵抽蓄,便泄了。

    豔芳泄了之后,我便将跳蛋关掉。笑嘻嘻地看着豔芳“老师,如何?感觉很好吧,是不是很舒服呀!”

    “老师,下午上课时,把跳蛋带着,别拿出来,不然你就等着在公告栏看到你的照片吧!”

    我说完便带着遥控器走出了休息室。

    豔芳没回答,仍自沉浸在**的馀韵里。豔芳揉搓着胸部,很自然的手就伸进了裙子里。豔芳轻轻的抚弄那圆滚滚的小肉块,而后那里就开始变热,且会有点疼痛,将大腿紧紧闭拢,在裂缝处用手指上下摩擦着,那泉水一下就浸湿了,花瓣了,小豆豆也跳出来了。

    豔芳若是在家里,就会脱掉裤子,进行更激烈的动作,但在学校内,只好在裤上告sù

    小豆豆,“今天只能到这里”,并用手指紧紧的掐着。

    豔芳涨红了脸,且又害pà

    的低下了头,看着垫子,突然豔芳抓着豔芳的手腕,呼吸急促的说“继xù

    做刚刚你做的事”“不,豔芳,拜託,请原谅豔芳”我掀起豔芳的裙子。

    “不行,好像刚才在自慰吧?你看,裤子全湿的”豔芳的脸靠近的像要贴在裤子上似的。

    “啊,不,不要看”豔芳慌忙的用手遮住了湿透了的内裤。那里传来了比刚才还要强烈的热度及跳跃感。

    “你刚才是不是这样做?”

    我突然豔芳的手抓住豔芳的手往那里按下去。

    “不要……啊……不,不行!”

    被豔芳抓住豔芳的手指,没意识的动了起来,开始在花瓣的接合处开始抚弄着,并手指伸进了内裤,往湿透了的那里去……。

    “老师,你看,全湿了”豔芳炽热的喘息,吹向湿湿的花瓣。就这刺激让豔芳有非常大的快感。

    “老师,你好漂亮!你的脂粉口红真香豔!”

    “那么,你把手指伸进去吧!”

    豔芳答不出话来,只能点滴来回答。

    我抓着豔芳的手指开始在裂缝处来回刺激,并以指尖将小豆豆翻出,集中的开始摩擦那全露出来的小豆豆。

    “不要,不要……”那里好像要溶化似的,豔芳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他泄出淫荡的声音。

    “老师,好爽吧!”

    终于,我放开了老师的手,直接的“折磨”小豆豆。

    “啊…爽…,好爽,好舒服”豔芳忍不住开始发出了呻吟声。

    “爽吧!我会让你爽个够”我用手把一边刺激着小豆豆,并扑向豔芳那里。

    “啊……,那里不乾淨,不要…”因爲,今天豔芳在上面喷过香水和搽了脂粉,而我吸吮着“豔芳,豔芳的阴部好好吃,真受不了”发出了滋滋喳喳的声音在汲吮着豔芳的**,并将舌头在裂缝之中像疯了似了般的滚动。

    “不,不行,我会受不了”这种快感是**无法比拟的。豔芳的两隻手抓着我的头按在下面那里,并将腰部更靠近我以便我的嘴能更接近那里。

    我的手指不断的爱抚着豔芳的小豆豆,同时,舌头在豔芳裂缝中到处舐舐,并将舌头卷的像棒子般的在处女洞内进进出出,豔芳舒服的都快要哭泣,并在那时,豔芳到达到了**。

    恍惚了一阵,意识恢复时,我已脱掉衣服,温柔的抚擦着老师芳的奶奶。

    “对不起,看到老师芳好像在**,不由自主的……这件事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说,好吗?”

    “是,当然。”

    当然老师是不会向其他人说的,我抱紧了豔芳,真想一直这样的抱着她。

    突然,豔芳觉得有个硬物就在下腹部,就顺手向它摸去。

    “啊……”

    那是我硬绑绑的那根**。

    我伸手向老师裤子上的拉链,一口气向下拉开。

    “不,不要,豔芳”豔芳更希望自己也能舒服,老师从拉链口掏出了我的**。

    红黑色的**,非常烫,非常粗,**闪闪发光,**部份则有一根根突起的血管。

    握住了**的底部,开始做杂志上看来的招数。最初,像是在舐霜淇淋般的,用舌头在**全体舐着。在**前端的裂缝中渗出了透明的液体,豔芳也用舌头轻轻的舐着。

    “老师,你是真的愿意吗?”

    我的**抽搐着,温柔的抚摸着豔芳的头并说“舐**下的折缝”老师照着我的话,用舌头像拍打似的舐着,在**的内侧,有个y字着的接缝,豔芳认着的舐着,豔芳发出了“嗯…好舒服”的快乐的声音。豔芳高兴极了,又觉得光舐似乎不够,就张开嘴,将**含在口中。

    “嗯…嗯”下巴好像要脱落似的,而且**含到根部时,**的前端抵到了喉咙深处,好像要窒息般。

    “很好,用嘴唇来摩擦它”豔芳闭紧嘴唇,我上下的进行抽送运动。

    “用,用舌头舐”看着老师很舒服般的喘息着是我最大的鼓励。豔芳忘我的将舌头像螺旋桨般的转动着,并激烈的用唇爱抚**。

    豔芳明显的感觉到**在嘴中变得更大了。

    “老师……要出来了……。”

    怎么好像很难过似的扭动着腰,紧紧的按着豔芳的头。

    “啊………嗯……”

    瞬间,我的**大大的抖动一下,并咻…咻的喷出了热热的口滴。豔芳浑然,忘我的喝下那粒粘的液体,喝下后又涌出,溢满了嘴,终于“啊…”豔芳吐出了我的**,精液洒向了豔芳的脸。粘粘的精液,像酱煳似的。用手擦拭后,因那是我给豔芳的重yào

    宝贵的东西,并用舌头舐了手。

    我吻了吻豔芳。

    “啊!老师。我的……射精了还很硬……”

    豔芳骑了上来,并用手爱抚着,豔芳的那里已很湿润。马上**进入了花丛,一直往里冲,**压迫着豔芳的湿润的洞头,花瓣被挤的偏向了一旁。

    “啊,啊……要,要进去了”一点一点的,**压迫着进来,刺向豔芳的肚脐。有点痛,豔芳紧抓着我。这时我已在进行抽送运动,此时涌出了要溶化掉似的快感。没有很疯狂的**,但能与豔芳结合,已让豔芳有充分的满足感。

    老师完全主动了!

    十三、高中情史

    说来惭愧,我虽然长得很精神,很多女孩说我帅,给人一种深沉和多情的感觉。但实jì

    上我与女孩的性体验却并不早。

    记不得是小学几年级时我开始了**。班里有一个清纯亮丽的女孩,能歌善舞。就是因爲有一次联欢会上我们两个合唱了一首歌,一些捣蛋的同学就整天把我们俩视爲一对儿,编了许多顺口熘。我当时心里美滋滋的,但表面上却是一付生气的样子。本来我们两个平常放学一块儿回家,手拉手挺亲热的,可谁知当她知dào

    传言后,竟大哭了一场,对我也爱搭不理的了。

    现在想来,那时思想和环境的确很保守,让人知dào

    两个男女同学很要好是一件丢的事。

    其实这女孩子很喜欢我,只是让人戳破觉得生气而已,这当然是后来长大后她亲口告sù

    我的。不过这事对我的影响很大,从此我对与女孩子接触总是慎之又慎,许多**只好埋藏心里,晚上用**解脱。

    总之,**是我小学时最大的秘密,几乎每天都要进行,否则会很难睡着。

    至于幻想的物件则不确定,有时是女同学,有时是女老师,或者电影明星。

    还记得小学的一位年过三十的语文老师,许多人都说她是“破鞋”,与别人乱搞。不过她对学生很好,特别是对我,也许因爲我的作文总是被当做范文来读。我有时暗暗想,她爲什么不找我搞呢。不过什么是乱搞我也真的不知dào

    。

    小学毕业后我到外地寄宿中学读书,临行前的晚上,我背着家人跑出来,与那个和我唱歌的女孩约会。我们两个都紧张得不得了,连说话都喘气。那天我第一次亲吻女孩,她羞得不敢看我,两手全是汗,小鸟依人地偎在我怀里。我僵硬地抱着她细小的腰身,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开始发育的胸和臀。晚上看不到她的表情,但那热热的呼吸却吹得我脸和耳朵养养的,不由得抱得更紧。不过也仅此而已,再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此后两人回忆这段往事,都说后悔没有再进一步动作,不过也的确不知dào

    该怎么做。

    初中时我是全校瞩目的优等生,又是学生会的主席,因而接触女同学的机会就多多了。许多被男同学背后评爲校花的女孩都有意无意地找我搭话,不用说,那含情脉脉的眼神透出的内容是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都读得懂的。

    不过老师盯得也紧,往往刚有女孩子和我搭几句话,第二天就有老师叫我进办公室,详细询问都谈了什么,似乎总有人暗中跟踪我监视我。

    不过虽然这些女孩都正值青春无dí

    的年华,但因我性知识贫乏,胆子又小,生怕破坏自己在老师同学眼中的形象,即使有机会也多错过了。她们单独和我在一起时,也只知dào

    拥bào

    接吻什么的,其他也比我强不到哪去。

    一次集体郊游在外面过夜,一个比我高一年级的女孩和我约会,在一片绿树荫荫的小溪旁,我大着胆子从她运动裤上面把手伸进去,去抚摸她的私隐处,发觉那地方佈满细软的毛,温暖湿润。她兴奋地喘着气,嗲声嗲气地说“你真坏”。

    我一下子慌了神儿,赶忙缩手,因爲这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说自己坏。谁知她却马上用手按住我的手腕,然后双臂搂住我的脖子,挺起屁股将我的胳膊紧紧夹在我们两个中间。她看着我吃吃地笑,说:“你可真是个好学生呀,这么老实,人家是说反话的嘛。”

    我还是紧张得不得了,因爲这毕竟是我第一次摸女孩的私隐处。当我心情慢慢平静一点时,开始感觉到女孩子那地方的温暖和柔滑。在一小片软软的细茸毛中,我的手指蓦然感触到一条细细的却温热的肉缝,而女孩却突然低低地娇哼了一声。我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轻声问“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她不回答,却搂紧了我的脖子,再次挺起屁股将那肉缝紧紧帖住我的手指,然后全身上下耸动,带动肉缝摩擦着我的手指。

    时间不长,我就感觉到手指周围湿津津得沾了许多液体。女孩子的脸紧贴着我的脸,很烫,连她粗重短促的呼吸也是热的,喷在我的脸和耳朵上痒痒的。

    这一会儿我们俩谁也不说话,我只感觉到女孩上下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急促的呼吸开始变成轻轻的哼声“好哥哥,顶紧点儿!对!往上点儿!再往上点儿!”

    我有点儿不知所措,只好机械地按她说的做,已经感觉到那肉缝的上端有一个黄豆粒儿大小的肉疙瘩。顿时,她的哼声转成了拉长的呻吟,我抬头一看,她头高高地抬起,脸冲着天,嘴张得大大的,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缝。

    一阵全身痉挛后,她慢慢平静了下来,睁开眼睛,冲我又开始吃吃地乐,扭捏着身子在我耳边说:“哥哥弄得真舒服!”

    要不是这天晚上的经lì

    ,我还真不知dào

    女孩子也**。我正在发愣,这女孩抬头盯着我的脸,又用柔软的小手摸了摸我的下巴,突然问我:“喂,你们男同学,我是说你,也这样弄自己的吗?”

    这问题一下子碰到了我几年来最大的秘密,出于维护自己的形象和自尊,我赶紧摇摇头。谁知她鬼头鬼脑地斜了我一眼,突然伸手摸向我的下身,触到我早已坚挺的**,顿时坏笑起来,“哈哈,你骗不了我,你的**真硬!”

    我被这突然袭击搞得头“嗡”地懵了。正当她急不可待地去拉我的裤链时,我才似乎勐然清醒过来,二话不说,我推开她,立起身就往回跑,那带点儿淫荡的吃吃的笑声就被我抛在了身后。

    回到宿营地时,同学们都在忙着准bèi

    晚上的联欢会,也没注意我的慌张神态。联欢会开始了快一半的时候,那女孩子才悄悄回来。

    我一直不敢与她那火辣辣的目光对接。月光下,那红红的篝火将她那圆圆的细嫩的脸庞映得通红,那湿润的厚厚的嘴唇上却闪着亮亮的光。许多男孩子请她跳舞,她都拒绝了,坐在角落里不动。每当我眼角扫过她时,都能感觉到她其实一直在盯着我。

    在以后的一年多里,我们俩再也没有约会。这不光是因爲我被她的大胆所吓,也是因爲大家都住在寄宿学校,除了极少数郊游外,几乎再也没有机会约会。

    不过我们倒是可以经常在学校的食堂或是下课时见面,虽然不能公开交谈,但她那双亮亮的眼睛却总是在我身上打转。而我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儘量不去看她。我们的交往也就划上了句号。

    后来她的大胆还是出了事,在与一位校外小痞子偷偷摸摸好了一阵后,终于怀了孕,让学校知dào

    后开除了,此后再无她的消息,现在,我连她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

    初中二年级的那件事虽然并不算什么真zhèng

    的情史,但毕竟对我性心理的发育産生了难以忽视的影响。我的**更频繁了,**时脑子里的想像更具体化了。

    那温软湿润的肉缝像一直贴在我的手上,挥之不去。我很后悔当时没有敢用眼睛看一看,那个神mì

    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学校开了生理课,书上仅有一幅女性性器的画,偷偷研究了很长时间,还是无法与那真实生动的实物联繫起来。

    我开始用另一种眼光去看周围的女孩,想像她们是否与那位女孩一样,是否也偷偷自己或与男孩进行我遇到的活动。越是这样,我的心越烦躁。上课也不太专心了,那些平时对我挤眉弄眼的女孩成了我脑海里的小荡妇。

    我的个子高,在班里座位排在最后面,这爲我在课堂上偷空**提供了条件。每当大家都聚精会神听老师讲课时,我却难忍下身勃起后的冲动,隔着裤子攥紧自己的**一阵捏弄,下课后又赶紧到厕所擦洗射出的精液。

    终于有一天,我的这种行爲引发了我16岁上第一次浪漫的情史。

    刚上高一,我们学校来了四个刚从师范大学毕业的年轻老师。在一次全校大会上,他们都上了主席台挨个儿和大家见面。一个名叫林肖依的女老师马上吸引了我的目光。当她从主席台上站起来向台下的我们点头致意时,我眼前一亮,心跳勐然加快,感觉就像以前见过面似的。如果各位非要我描述她的相貌,我恐怕用文字难以讲清楚,不如说出一个也许大家能够有所比照的人,她简直就像香港影星朱茵的孪生姐妹。

    我能感觉到我周围的窃窃私语马上沉静下来,不管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都瞪大眼睛看着她。我的下身早已硬了起来,我偷偷用眼角扫了一下周围,挪动一下屁股,双手护住裤裆,以免被人发xiàn

    。

    以后有一个多月,这些新来的老师进行了一系列的课堂实习后开始分别到各班上课了,我知dào

    林老师是教英文的,但可惜我们已经有了英文老师,因此从未奢望她能教我们,只希望每天能看到她就满足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我们慈祥的英文老教师突然因肝病住院了,作爲英文课代表,我刚刚带领几个同学到医院看望他,一回到教室,班主任也随后进来,大声对我们说:“同学们,张老师不幸住院了,今天我给大家介shào

    一位新的英文老师,大家欢迎!”。话音未落,一个娇小的身影闪了进来,定睛一看,哇,竟是林老师!全班顿时一片寂静,随后就是一片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那一时刻,我有了一种预感,我的一生注定要与她有些什么了。

    其实,喜欢林老师的可远不止我一个,除了其他人不说,就是在我们班内,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概莫能外。因爲,只要是上英文课,平常调皮捣蛋的男孩们都出奇地安静,女孩们的穿着则明显变得漂亮了。而我却相反,变得更加六神无主,注意力怎么也集中不起来。

    林老师其实是个很活泼的女孩,总是一脸甜得让人心醉的笑脸。她个子娇小,但凹凸有致,穿什么都好kàn

    。她虽然是老师,但毕竟与我们年龄差别不太大,所以和所有同学都很和得来,课间休息时不断地一块儿说笑。几乎人人都愿意凑过去,哪怕就近看一眼。

    我却不然。我总是站得远远的,保持着惯有的虚假的矜持。但我发xiàn

    ,每当我眼光投向被同学缠绕的她时,偶尔也能与她若无其事地扫过来的目光对接上,她对我友善地一笑,又转头与她的“崇拜者”们谈笑。

    我们所有同学都住在学校,除了周末是不许回家的。我们每天早晨要集体跑步做早操,然后上早自习,下午最后一节课是活动玩耍时间。自林老师来后,每天上早自习时,都能从教室的窗口看到外面的操场上林老师穿着鲜红的运动衣跑步,漂亮的腿,鼓鼓的屁股和上下耸动的**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我们两个第一次单独在一起说话也是在操场上。那是她到班里上课后的第二个礼拜三下午,我们几个男同学正在操场上打篮球,我跑到操场边去捡球,她笑眯眯走过来,用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叫住我:“你来一下好吗?”

    我答yīng

    着把球扔回去,然后和她一起走上操场边小河旁边的林荫小路上。她想听听同学们对她讲课的意见。我其实根本没心思谈这些,只是不断乘她不注意盯着她的小山丘似的**看。

    不想她突然回头,捉住了我的眼神,她脸腾一下红了起来,不自然地去扯自己运动衣的下摆。我被她发xiàn

    ,更是慌得要命,话也说不成句了。

    尴尬了一会儿,还是林老师开了腔,她声音有点变样:“你,你的属相是甚么?”

    “龙”,我随口回答。

    “那你才16岁呀”我知dào

    她是明知故问,我们高一的同学,差不多肯定都是16岁。

    “我发xiàn

    班里好几个女孩子对你有点儿那个呢。”,她恢复了活泼的语调我红着脸看她一眼,“我才不稀罕呢。”

    她瞪大了双眼,“呦,这么大口气,眼光很高吗。”

    我心里说“老师,我看上的就是你”,可是嘴上说出来的却是:“我还是个中学生,怎么会交女朋友呢?”。

    她说了一句“可是”就停住了,没有再说下去。这时我发xiàn

    她故yì

    走得比我靠后一点,水灵灵的大眼睛上下打量我的身体。我知dào

    许多女孩喜欢我不仅因爲我学习好,还因爲我有一付好身材,显得早熟。

    这场谈话以敷衍了事告终,但此后我发xiàn

    老师看我的次数明显增多了,眼光里似乎还有别的什么内容。

    那大概是9月底的一天,我们上英文课。林老师回身去写板书,胳膊抬起,露出水蛇般的腰身和翘起的圆臀,我实在又忍不住,开始在课桌下面**。谁知正要到**的时候,我寞然发xiàn

    老师紧紧盯着我看,我因兴奋而张开的嘴来不及合上,僵在了那!

    “你把课文后半部份口译出来。”

    我慌慌张张站起来,翻开课本,结结巴巴开始翻译。一会儿,老师踱步走过来,站在我身边。当我刚翻译完放下课本时,才发xiàn

    老师的嘴巴也张了起来,眼睛却向下盯着我的下身。

    我赶紧一看,天那!我的裤子前方呈帐篷状,由于紧张,我丝毫没注意我挺起的**一直没有软下去!我没等老师说话就腾地一声赶紧坐下去,用课桌去遮挡下身。

    抬头再看老师,她已经低头走向讲台。直到这堂课结束,我再也没敢看老师一眼,而老师讲课的声音听着也有点变调,乾涩而生硬。

    晚自习的时候,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做作业,林老师悄悄走到我身边,用蚊子一样的声音对我说:“你,你出来一下好吗?”

    我低头跟在林老师后面出了教室,因我是英文课代表,所以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我心里乱乱的,一方面觉得让自己这么崇拜的老师发xiàn

    自己的秘密实在丢人现眼,另一方面又感觉心里憋得慌,因爲我实在无法控zhì

    自己。

    那片我们两人曾散步的小树林到了。老师慢慢放慢了脚步,我也跟着停了下来。

    她回过头来,远处教室里的灯光映在她的脸上。不知各位是否有相同的体会,晚上灯光下看美人比在白天效果要好得多。她那瓜子式的雪白的俏脸泛着亮光,黑黑的大眼却让我觉得蒙矓和深隧。

    我不安的心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转爲一种莫名的兴奋,谁有我这样单独与这么美的大女孩在一起的运气?!

    她说话了,还下意识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你这样下去要影响学习的。”

    我低头不语。

    “你怎么会这样呢?是不是看什么坏书了?”

    我急忙辩解,“绝对没有!老师,我没有哇!”

    又一阵沉默。

    林老师稍微向我身边靠了靠,变换声调悄声问:“告sù

    老师实话,你,你那样,有多长时间了?”

    看我不回答,又靠近一点儿“别不好意思,快说呀”那声音里已经搀杂了颤抖的成份,我感觉到了,就越觉得委屈,顿了顿说:“从小学就开始了,不过老师,我没干过坏事,我只是有时觉得憋得慌,就忍不住”话没说完,眼泪就往下掉,心里想:“完了!我算彻底在老师面前暴光了!”。

    一隻纤细温暖的小手贴在了我的脸上,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用手握住,不断揉捏。老师的脸已几乎靠在了我的脸上。

    “老师没有指责你的意思,只是觉得,你总这样心不在焉,会影响你学习考大学的。”她声音有些沙哑,咽一下口水接着说,“其实!其实老师很喜欢你的,希望你将来能有远大的前途。”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老师的头揽在自己肩膀上,双手抱紧了她的后背。

    老师轻微挣扎了一下,但马上安静了下来。我语无伦次地说:“老师,我!

    我!我也喜欢你!你一来我就喜欢上你了,今天的事,就是因爲!因爲!”

    “因爲什么?”老师的声音有些娇嘀嫡的了。

    “因爲我一直想着你!”我鼓足勇气说了出来。

    “你好坏!”老师的回答让我激动,因爲这句话的意思我在初中时就已经领教了。

    我不再胆小和犹豫,双手捧住老师美如天仙的俏脸,一头扎下去,吻住了老师的嘴。

    “嗯!嗯!嗯”,老师被这突然袭击搞得连连出声,不一会儿,她的双手拢上了我的胳膊和头,嘴唇张开,迎接我急不可待的舌头。

    哇,老师的嘴简直妙不可言!柔软、湿润,还富有弹性,我有一种咬她一口的冲动。

    老师的眼闭得紧紧的,脸发烫,呼吸越来越粗重,我因而开始明显感到她挺挺的一对**上下起伏,禁不住抱得更紧。

    “你把我弄疼了!”,老师喘着抬起头。

    我哪顾得上这些,因爲我的**已经硬起来了,老师的腹部紧贴在上面,感觉有些涨痛。我根据以前的体验,伸出右手抚老师的屁股,老师身子一颤,贴得我更紧。

    手继xù

    游动,回到老师的腰部,开始从裙子上边往里伸。可是那裙子的腰带太紧了,根本伸不进去。于是又向下从裙子的底端顺着大腿向上摸。

    “你等等!”老师推开我,双手利落地鬆开了裙子的腰带。我迅速将手伸进去,穿过小小的三角裤,探到了那片茂盛的草丛。

    “你!我可是你老师呀!”

    老师在做表面上的挣扎,但她的身体却告sù

    我:“我喜欢这样!”我的手继xù

    坚定地向下伸,草丛尽头出现我朝思暮想的小溪!手指头迅速被小溪淹没,哇,多么温暖的小溪呀!

    老师的喘息已经变了调,小嘴张开,发出一种似哭非哭的声音:“嗯!啊!

    啊!”,她的手死死抓我的后背和胳膊,我已经感到有些疼了。

    整个小树林里除了旁边小河的潺潺流水和偶尔几个蝈蝈的叫声外,几乎听不到别的动静,从这里越过操场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一排排教室里射出的灯光。我和林肖依几乎同时感觉灯光都照在我们的身上,于是一起离开林荫小路向树林深处挪动。

    我因要调整姿势就准bèi

    将伸到她私处的手撤回来,可她像打坠似的抱紧我的脖子,两腿叉开夹住我的腰,继xù

    着她的喘息。我只好费劲地用左手抱住她的腰,一点一点地往里挪。

    刚站稳,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