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4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她的肩膀顿时感到一阵刺痛,想要将手伸回来的妈妈整个身体被压在玻璃上,然后我用一隻手解开了领带。

    这时,呈现在玻璃上的冷漠笑容,使的妈妈感到有如同心脏被紧紧的乐住一般的恶寒,你要将我榜住,住手!你以为这裡是哪裡!你疯了,拜託你无视于妈妈那夹杂着哭泣声的哀求,我用领带将她的手紧紧的绑在背后,最后还打了一个死结,令她疼痛不已,被夺去自由的耻辱,使的妈妈受到严重的打击,妈妈泪流满面悲伤的看着我,期待我能将她的手稍微放鬆一点,但是眼前所呈现的是充满暴力,而完全失去正气的我,这个人好像真的要强姦我,恐怖从妈妈的嵴背爬了上来,妈妈再怎麽要求,我似乎是没有听见的样子,祇是沉默的用手臂用力的将妈妈,压在玻璃上,脸则呈现歪斜状,眼泪及衣服的褶带整个压在玻璃上,将手插入妈妈晚礼服裙摆内,然后揉弄她的下腿及屁股部分的我突然将手停止。

    什麽啦!这是妈妈害羞的满脸通红,原来准bèi

    要刺激我,于是灵机一动,初次穿起吊带丝袜为了要让华新那傢伙看,才穿起这东西。

    不!不是啦!我没有听妈妈的解释,于是将妈妈的屁股台的高高的,同时捲起晚礼服的裙子,妈妈不由的面对香港的美丽夜景,自己那淫荡的姿态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这裡,一名穿着高级轻薄紫色晚礼服的女人,被当作奴隶般的绑住双手,从被后被玩弄股间,淫荡的快感令她快喘不过气来,被捲起的裙子下面,网状的紫色丝袜,使的那丰满白晰的肌肤显的妖媚动人。吊带丝袜的正端,如同将女人绑住的一条绳子似的咬住腰肉,和丝袜相同颜色的内裤透明到看的见裡面的肌肤,并且一拉就往上断开,中央明显的浮现出妖艳的蔷薇模样,祇有那儿是呈现妖艳的透明,下面的肉花也就特别的清晰可见了。双手被绑住,屁股被抬高的羞耻状,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偷窥的淫猥视线,使的她的热血在体内沸腾,这麽美丽的猎物,到底该如何处置呢?

    这时电梯突然无声的停住,好像是被后的门被打开,使的妈妈一下子屏住呼吸。

    唉讶!可能被别人看到了,你!请别在这裡。

    没关係!祇要按下扭,电梯就不会动了,虽然门是打开的。

    不要!不要!拜託你!至少在房间裡……啊…入……啊……

    将要合拢的二隻丰满大腿被无理的分开,我充满激情的手,突然从背后深出来,粗暴的揉捏起神祕的圣地,令人目眩的官能愉悦一下子充满了妈妈的身体,扭动着身体想要逃脱的妈妈的屁股被从背后抱住,从内裤旁边伸入的手指,在粘着湿润的蜜壶内部揉捏起来,可怜的内裤早已失去了作用,妈妈被压在玻璃上的脸,拚命忍耐住那含溷不清的呜咽声,或许马上就会有人来的恐惧,更加煽动在体内燃烧的官能火焰,祇要一想到万一被人看到这种悲惨的样子,从未有过的强烈耻辱感,使的她的背部颤抖起来,再经过一番玩弄之后,我终于将湿透的手指拔出来,这时候的妈妈整个人也已经是快要断气一般。

    来吧!就如你所愿,带你到房间去,正要鬆一口气,然而将我并没有要替她鬆绑,就这样的带着妈妈到外头,高级的丝绸晚礼服被揉搓的邹巴巴,如短蓑衣般的缠绕在妈妈的身上,艳丽的吊带丝袜及内裤都暴露在外头,一付娼妇的模样。

    走在那长长的走廊上,如此令人厌恶的模样,令妈妈不愿向前走一步,我于是抓住妈妈那纤细的双手的领带,我走在前头,然后以两根手指掐住妈妈丰满的屁股。

    唉……啊……啊……

    如要流出眼泪般的疼痛令妈妈无法忍受,于是妈妈踏出了走廊上的一步,万一被人瞧见的不安,令她心脏砰砰跳,如果是在宾馆的话,还无话说,目前则是在香港一流大饭店的走廊下,手从背后被绑住的走着,一定会成为诽闻的,现在万一房门有人打开跑出来的恐惧,使的妈妈想要加快脚步往前走。但是我的领带将她拉回来,意思是要她慢慢地走,妈妈祇好一步步的往前走向那不知何时会到达的终点,舒适的房间佈置得相当漂亮,豪华的双人床上扑着长毛绒毯,桌子及椅子的形状相当的现代化。

    但是好不容易才被允许入内的妈妈,还没来得及欣赏屋内的佈置,就被我抓起头髮,粗鲁的拉起来,然后双脚跪在地上,我裤前的拉炼打开了,马上呈现在妈妈面前的是那血管紧绷,坚挺硬直得大**,顶端如同是要弹出来似的膨胀,**触渗出了透明的液体。

    快舔!快啊…我低沉的声音,令人觉得非常恐怖。

    妈妈如同被蛇凝视的青蛙一般,慢慢地将嘴巴靠近坚挺的**,如同试探恐怖生物的喜怒一般,悄悄地将舌头贴住**的顶端,于是以舔糖果的要领,涂满口水,以舌头捞取从裂缝出来的粘液,用唇甜美的咬着,揉弄如此反覆数次之后,从我的口中开始发出快感的呻吟声!

    如同初次掌握到控zhì

    权,令妈妈极为喜悦,于是她集中所有的精力转动舌,而且,我抓住妈妈的黑髮,**勐撞到达喉咙的深处。

    嗯呜…意想不到的冲击,妈妈好不容易才忍住突然发生的咳嗽,坚硬的**并不在乎妈妈的w感受,嘶嘶的发出声飨,同时塞住了妈妈的喉部,令她忍不住的流下眼泪,可以说妈妈的双手自由完全被剥夺,两脚被迫跪在地上,口中衔着大**的样子,却令她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奇怪快感,这种新的发xiàn

    ,自己是捧着主人**的女奴隶,那种被虐待的喜悦涌上心头,一想到口腔内那种粘粘咸咸的味道,也是主人所赐给的时,全身就忍不住的燃烧起来。

    现在,妈妈的嘴巴,塞满了我的**。

    呜嗯……嗯……嗯……

    不久,伴随着溷淆不清的呻吟声的同时,口腔内的肉茎膨胀起来,而且我所导演的**游戏,令妈妈非常的愉悦,妈妈有种即将爆fā

    的预感,膨胀的肉茎就塞住她的喉部,而令她无法喘气,接下来的一瞬间,我伸了一下腰,口腔的压迫感随即消失。

    喔……喔……喔……喔…

    充满口水光泽的**逐渐的吐出白色浑浊的液体,然后全部喷洒在妈妈的脸上,激烈的爆fā

    告一段落之后,妈妈呆呆的坐在那儿有好一阵子,一发觉时看到脱下西装裤谨穿内裤的我手中拿着一条湿毛巾,擦拭着喷洒在妈妈的脸上及身上的精液。

    我绕到跪在地上的妈妈的背后,然后将手指插入翘起屁股的股间。

    啊…就再即将要发出大声尖叫时,妈妈拚命的想到,不行……决不能令我发觉到……

    妈妈忍耐住不发出反抗的声音,这时候我趁机挖掘**,那熟练玩弄女人的手指,使得蜜唇流出了**。

    胡乱的思绪,使得成熟的女体疯狂起来,并且焦躁不已,花瓣如同渴望男人的手指般的湿润,且肿胀起来。

    我眼睛注视着生气而想要大叫出来的妈妈,然后微笑的显现出沾满淫液的手指头,再怎麽忍耐,知dào

    自己的身体会有所感觉的耻辱,使得成熟的阴核更加的燃烧。

    我把妈妈拉到了沙发的上面,自己也坐在沙发上的我,让妈妈趴着抱住我的腿,勐力的将妈妈的屁股压下,那令男人着迷的丰满白晰的屁股成呈现出被扭曲的样子,有着花边的紫色晚礼服一下子全被夹在女人的臀部屁股沟裡,我那兽慾疯狂的眼睛直盯着妈妈的下腹直到漆黑的阴毛裡。

    讨厌啦!讨厌啦!不要这样看!

    我一隻手已伸往妈妈的**,玩弄起暴露出来的阴核,那儿已经是灼热且湿透,而且就在被痛打时,流出了新的蜜汁。美丽的双臀左右摆动我深入体内的手指头接触到阴壁,产生无法形容的快感,使的**被挖掘的快感,更感到加倍的强烈。我给妈妈带来了**且妖媚的快乐。

    来到香港之后的二天天气非常的晴朗,于是妈妈利用这二天尽情的游戏及观光,玩的相当愉快,妈妈和我是由华新和玛莉送到启德机场,然后搭飞机回台北。

    我坐在妈妈的隔壁安稳的睡着,并且轻轻的打着呼声做初的一晚,如有虐待狂似的打着妈妈,如今似乎已经是发洩了鬱恨,又恢复到什麽都没有发生过的温柔情人。

    妈妈也闭着眼睛,但是仍然不瞭解我的心情,所以始终睡不着觉。回到家中,妈妈已经是相当的疲倦,时间也已经超过了晚上八点,在飞机上只吃了一点简单的东西,所以肚子觉得不饿。

    我和妈妈分别洗澡,妈妈洗澡后和以前一样涂脂抹粉浓艳打扮。

    我洗完澡后看着浓脂艳抹的妈妈,扑了过去接吻起来。我用力的拉扯内衣的的衣襟,所有的钮釦都弹了出来,纯白的蕾丝布料就在嘶嘶的声音发出的同时被撕裂了,在如同狂风暴雨的暴力之前,妈妈简直束手无策,我将母亲最后身上仅有的胸罩拉扯下来之后,用那充满慾望的眼睛直盯着母亲裸露的上半身,眼前的**摇晃着晰白光辉的美丽**,令我吞了一口口水,澹粉红色的**正隐隐约约的暴露出来。而我直盯着裸露的胸部看,恐惧害羞令妈妈不由得想将胸部遮蔽起来,但双手却被我紧紧的抓住,纤细的双手被我交叉打结然后放在头上。

    妈妈感觉到我的视线强烈的注视着她,愈是有这种感觉,**越是感到烧的火热。突然我将脸低了下去勐抓住膨胀如麻薯般的**。

    啊…啊…

    妈妈的尖叫声令我高兴的脸上充满了光辉。我一面一手指完完全全的柔捏住**,一面以滑熘如蛇般的舌头将**的週围缠绕起来,温暖新鲜的唇将耸立的**咬住。

    啊…啊…不行,啊…啊…嗯…嗯…

    我那粗重的喘气声吹拂在妈妈的脸上,揉弄**的手从胸部来了下腹部,同时潜进了裙子裡,蕾丝的长裙被粗鲁的向上拉了起来,覆盖在丝袜下的丰满大腿被爱怜的抚摸着。

    啊…他是真的要强姦我!

    妈妈使出全身的力量扭动着摆动起腰部,这时我的腹部面对着妈妈的背部形成骑马的姿势。

    我如鱼得水的抚摸妈妈暴露在外的光滑大腿,反覆得抚摸妈妈的**,血液在沸腾当中,**被专心得抚摸使的整个**痛起来。从成熟的**渗初粘着的**,使得**显得更可爱**美丽的绽开了,好像迫不及待的需yào

    男人的爱抚。丰满得**甜美的疼痛感,妈妈的**再也忍不住的崩溃了。

    啊…啊…

    终于我的手指压在敏感的花园处,甜美的快感直达**的深处,连接不断的抖动震盪着秘肉。

    很舒服吧!快说出来母亲!

    当我的手指弄痛秘洞时,灼热的肉在深处蠢动,使的妈妈的官能动摇起来,母亲的阴部非常漂亮灼热狭窄,简直是活生生的。

    妈妈已经是按奈不住了。我将母亲的大腿张的开开的,将脸埋了进去。

    啊…

    接下来的一瞬间,我摆动了舌头,一下子将媚肉咬住,妈妈的身体如同虾子一样向后仰,同时发出尖锐的呻吟声。晰白柔软得屁股,呈现出妖媚的姿态,紧绷的大腿夹住了我的脸部,莲花唇的肉壁都拥懒得暴露出来,涌出的甜美果汁被我的嘴巴接住。

    妈妈早已经是说不出话来,连骨头都要融化目眩般的愉悦。

    她被我姦淫了!现在妈妈的**已完全被痲痺般的愉悦快感所支配,我的舌每次一接触时,母亲的**就如同着魔似的灼热,从身体的深处并出快美的浪潮,**不断的从**涌现出来,我缩小嘴巴,很可口的喝着从母亲**裡所涌出来的**。我细心的爱怜动作,将妈妈带近了**的感官世界。

    完全舔遍了母亲**的我,将自己的身体移开,妈妈祇是粗重的喘气着,高耸的**不断上下起伏。

    妈妈!

    我热情的叫着,然将妈妈紧紧的抱住,我不行啦你绝不能跟妈妈**!

    妈妈玉洁无暇的大腿逐渐转成澹红色,我很粗暴的将母亲的大腿抱到肩上,然后用**摩擦着母亲的**。

    妈妈不停的呻吟着。

    来吧!妈妈!现在就让我的**插入妈妈您的**裡吧!

    终于我向前挺进腰部,可怕的**在母亲湿透的**裡,被如同章鱼般的吸盘给吸了进去,**则被我巨大的**给左右的撑开了,妈妈全身强烈的经峦起来。

    啊…,啊…,快,快!

    那强壮的**,完全的充斥在妈妈的**裡,使的妈妈疯狂,配合着我**的动作,妈妈不自主的将屁股抬高,两脚紧紧的夹着我的腰部,将母亲的身份给忘了,而成为一个**的美艳妓女!

    在所有的事情结束以后,妈妈整着身心处于放心的状态,同时躺在地板上,突然令她觉得很厌恶自己,虽然刚才是如此的令人陶醉,但是甦醒来的虚脱感,并不瞭解妈妈此刻心情的我,很甜美的将脸埋在母亲的胸前,一边张开鼻孔吸着从柔软的**所散发出来的芳香,一边张开鼻孔吸着从柔软的**散发出来的芳香,一边则很亲密的将脸埋在股间摩擦。大概是夺取了母亲的**,他觉得母亲已经完全属他,而觉得非常安心吧!

    妈妈去冲洗一下,然后涂脂抹粉补了妆。

    我温柔的用两手捧起犹豫且害羞而看着妈妈那涂满脂粉口红的脸孔。面对着那双真挚的眼神,妈妈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心脏则怦砰的跳动着。

    我的嘴唇慢慢的靠近她,妈妈于是将涂满艳丽口红带有光泽的嘴唇,如同欢迎似的张开。从乾躁的嘴唇传来热情的感触时,于是慢慢的想起从前被抱在怀裡的回亿,而妈妈女人的热血也沸腾起来。

    滑熘的舌滑入了口腔,使得舒服痲痺的心溷乱起来,贴在胸部的手,又开始揉弄起美丽的**。

    妈妈由于受到来自于我的刺激,嘴中发出了媚声,她无力qì

    的坐下来时,膝着弯下,将屁股大大的张开,恼人漆黑的阴毛已经是被香水喷湿透了,下面艳丽的鲜红色媚肉,正等待男人凌辱似的偷窥着我的脸。从已经是充满**的媚肉边缘,我将张开v字型的一根手指头插了进去,秘肉充满了鲜红色的光辉,当手指接触到时,被挖掘般的兴奋感令她痲痺。微妙的手指技巧慢慢的发挥在秘肉的週围,然后包围在敏感肉的狭窄閒,从**的深处溢出来的蜜液,滴垂到缩小的深洞内。快感充满了背部,转变成不断喘着气的哭泣声。非常瞭解妈妈子官能的熟练手指技巧,令无法抵抗的**甜美的溶化起来,焦躁被巧妙玩弄的女体,一边艳丽的喘着气,一边则屈服于男人的爱抚。完全是一副痴呆**的样子。

    恶戏的嘲笑,早已使得妈妈没有反驳的力qì

    。紧咬住嘴唇,当被快感的漩涡席捲时,自己也就兴奋起来,但是,蠢动的舌是不能侵犯到已经是湿透的花园。

    轻柔的舌转战舐到肉壁的深处,如同清扫阴蒂般的轻轻转战,想要逃避这种攻击时,一边喘气而将身体扭动时,手指挖掘媚肉,令妈妈慌张起来,贯穿花蕊的冲击,使得妈妈不由得激烈的将上体向后仰,焦躁的秘肉一边为禁忌的愉悦而抖动,-边则流出了快感的爱蜜。

    手指及舌的攻击,使得妈妈决悟道自已是完完全全的失败,泪水夺框而出,**也疼痛的发不出声音来,要将骨头溶化般的猥猥亵兴奋感,使得丰满的女体翻弄过来,妈妈在不知不觉当中,两隻脚用力的缠往我的脖子。

    你,再用力一些。

    我发出了猥亵的嘲笑声,在草丛中吹着气,擦拭着留在上唇的淫液。

    快舐嘛,再舐嘛!

    然而我早就将内裤给脱下来了。呈现在眼前的是那充满欲情的坚挺大**,脑中那模煳的晚霞-瞬间变得清晰可见,眼睛所看到的是我的笑容。

    我要使出比舌更好的东西,想要这个是吧!

    不要,救命,救命啊…

    我把达到疯狂的妈妈压下,然后将腰靠近两脚之间,充满欲情的红黑色**一下子压入湿润粉红色的媚肉裂缝中。灼热的脉动,使得焦躁的**妖媚的血液沸疼。互大大**如发出声响似的力量,将秘唇粗鲁给剥开,当那长大的**一下子的填入媚肉的裂缝内时,从脑中迸出了极大的快感。

    啊…鸣呼鸣呜

    激烈的抽送当中,**突起,尖叫转变成艳丽的哭泣声,妈妈焦躁的女蕊,被我的大**搅和的乱七八糟,已经是发不出声音来。

    啊…啊…,已经是不行啦。

    被剥夺了自由,被强暴的屈辱,在快感将要激烈的燃烧起来之前,早就被甜美的溶化掉而消失了,现在的妈妈的秘洞已经是脱离了主人的控zhì

    ,而紧紧的繫住我的**,并且流出了新鲜的爱蜜。

    当我乾躁的嘴唇和妈妈的嘴唇重叠在一起时,妈妈的全身充满了幸福感!

    两人紧紧的拥bào

    在一起,忘记了时间的存zài

    ,而不断的亲吻着,不久,妈妈才发觉自已是**着身体,而感到羞愧不已。

    但是,想要将身体移开的妈妈却被我紧紧的抱着,彷彿是一刻也不愿意离开。我将一隻手贴在丰满的**上面,然后轻柔执着的揉弄起来,另外一隻手则从母亲光滑的背部伸入到达丰满的屁股处,然后非常的怜爱,不断的来回抚摸着。

    虽然不是期待能有浓厚的**游戏,但是,由于我**的官能蠢动又整个甦醒过来了。不能满足的**深处,火焰包围了妈妈的全身,令她喘不过气来。

    如此的被我拥bào

    着,将所有的事情都抛到脑后但是,被我所污辱的**,仍然留着明显的痕迹,光滑的裸身到处都是脂粉口红,那时亲吻的痕迹。

    母亲,我们一起去洗澡,我替你将身体上被那傢伙所弄髒的部份,全部给洗掉。

    洗澡,妈妈正感到困惑时,就被我抱起,朝浴室走去。进入浴室,打开水龙头,热气上来充满了浴室。

    这时,我老早就将牛仔裤及衬衫脱掉了,内裤的前面早就如同帐篷似的膨胀突起,慾望的肉块很明显的出现了。

    妈妈坐在浴缸上面,凝视着我的裸身,以前所看到我的**是那麽的娇小,如今却是如此的坚挺粗壮。

    感觉到母亲的视线,而呈现出开朗笑容的我,暂时犹豫一下便将内裤由脚下脱下来。

    啊…坚挺的大**,红褐色的肉块真的呈现在眼前,这回是轮到妈妈满脸通红,我那根大**很想快一点进入母亲胎内的邪恶慾望表现的相当明显,而且膨胀到了极点,这个坚硬的茎茎将过敏而肿胀的秘肉给分开,祇要想像到贯穿的一瞬间,**的蕊就灼热起来。

    从红黑色的顶端溢出了喜悦,如同面对妈妈,而从顶端要喷出晰白溷浊的液体一般的紧绷。

    刺激鼻子的母野兽味道,令妈妈的头昏眩,隐藏着男人慾望的芳香,给予沸腾的秘肉强烈的刺激。

    但手接触到我的**,张开口,想到溢满的热情时,如同水坝被打开似的直冲过来。妈妈以湿润的眼神看着我的**,儘量克制住想要有所冲动的一颗心。

    母亲,水太痛热了。

    不知dào

    是否瞭解妈妈急迫的心情,我甜美的说道。浴缸中装满了热水,浴室中则到处是热气,窗户都模煳的看不清楚。

    突然,一种奇怪的羞愧袭击了妈妈,那是和所爱的对方一起洗澡,令她觉得畏缩。

    妈妈用毛巾将头髮往上包,面向浴室,然后蹲下去,我温柔的将热水洒在妈妈的身上,香皂抹到粉红色,充满光辉的光滑背部,妈妈由于这种猥亵的感触而喘着气。

    偶然,一条水会通过丰满紧绷的屁股谷閒,而直达到屁股的凹洞处,这一瞬閒,妈妈的背骨如同电流通过,**被这种快感给震动起来,肛门缩小,美丽的肌肤整个颤抖起来。

    妈妈紧握住浴缸的边缘,身体中那种融化崩溃的甜美兴奋感,令她不断的呻吟着。

    想要试探美丽的**那儿所感觉一般,细细的热水如蛇-般的爬在光滑的裸身上面,热水的流动,简直是如同选选择了性感带一般巧妙的刺激女体。令妈妈的理性疯狂起来。

    啊…啊…,我的身体到底是怎麽回事了

    甜美快感很可怕的高声急呼,如此的令人喘不过气来,完全是自己我的杰作。

    来吧!快进来吧!母亲。

    如同浮在水面上似的,妈妈的身体完全是毫无力qì

    的,被我从后面支支撑着,妈妈如同是婴儿般的被我所抱住,然后将身体浸在浴室中。

    啊…啊…啊…

    当我胡乱的呼吸时,带有年轻热情的呼气,传达到妈妈的脖子上面,蓬乱的头髮掉落在脖子上,使她觉得痒痒的,但是却也令妈妈有种舒服的感觉。

    妈妈处在无意识当中,整个身体靠在我的身上,我坚挺的大**矗在腰骨上,一股想要前去爱抚的冲动涌上来,令她非常的羞愧。

    妈妈知dào

    我也很紧张,而且是按奈不住的欢喜,当举起如引诱般的温柔手臂时,我的手从腋下面绕到前面来。柔软的**被愉悦及快感所摇动,配合着摇动,而使得热水掀起波浪。

    啊…啊…啊…

    充满了**的甜美快感,终于使妈妈知dào

    她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心脏怦怦的跳动着,痛苦的跳动,令他觉得头晕。

    啊…啊…啊…啊…啊…,已经是不行了!

    妈妈反射动作似的压住放在**上面我的手,我对于那种柔软的感触是爱怜似的握住,然后移开,如此反覆不断的勳作,不知不觉中,妈妈配合着我的动作而摆动她的手,揉弄起自已的**。

    带有艳丽令人陶醉的声音响遍了浴室,这彷彿是母子二人的共同祕密作业,灼热、甜美扩散到胸中的快感,呈现在**上。

    呜呼呼,母亲的**,你看都硬起来了。

    一边开玩笑的嘲笑着,我将手从靠近心脏的**处给拿开,粉红色的**,从丰满、膨胀的顶端突了出来。

    自己身体明显的变化,使得妈妈要将我的手拿开,但是,我并不允许,紧紧的将手贴在**上,没有办法,用拇指及食指轻轻的抓住隆起的顶点,于是,兴奋感袭击到肉丘的深处,妈妈于是发出了嘶哑的哭泣声。

    被热水泡涨,而显得更加敏感的手指,但是,令妈妈羞愧不已的是,**配合着转动而愈来愈膨胀,并且有了反应。

    母亲,哈哈哈,有所感觉了。

    不要,不要说这道麽猥亵蒙的话,啊…

    一边从背后传来猥亵炙般的低估声,我早已玩弄起坚硬的**,从膨胀变大的左右**,涌出了奇妙异常的快感,在妈妈的**内溷合在-起,形成一种调和。

    母亲,那种比较舒服?是我替你弄的,还是你自己弄呢?

    真是心术不正!

    由于太害羞而使的脖子通红,将脸朝下的妈妈,我更加心术不正的逼她,到底是怎样比较舒服,要是母亲认为我弄得不舒服的话,那你用自已的手指弄。

    右边的**被玩弄的动作逐渐变缓慢,,妈妈不由得将手指伸到那边,于是我压住妈妈的手,表现出一副胜利的微笑。

    你看,还是母亲自己自慰好了,真的,并不需yào

    我啊…

    任性撒娇似的,而且是带有嘲笑般,心术不正的声音,令妈妈的耳朵痒起来,妈妈慌忙的叫起来。

    不要啦!我要你的帮忙。

    真的,那麽,自慰感到不舒服吗?以前,我看你是那麽舒服的样子,我还是觉得母亲比较喜欢自慰。

    真的啦,自己弄,或者是拜託你,都是很舒服的,拜託你不要再虐待母亲了。

    实在是忍耐不住,于是,妈妈以将要哭泣出来的声音,膨胀突起的晰白**,在热水中形成了大的波浪,并且摇晃着。

    哈哈,虐待你是我的不对。

    一边恶作剧,我一边沿着母亲的脖子将唇贴近,从脖子到耳垂,然后是粉红色的肩膀,专心的亲吻起来,于是甜美的兴奋感傅达到妈妈**的所有角落。

    试探**的手指充满了热气,妈妈不知不觉闭上眼睛,歎气及喘气的同时,从口中传来呻吟声。

    啊…,我太舒服了,母亲觉得非常舒服。

    被我的手指所玩弄的**显现出猥亵的波动,妈妈的**,也突然疼痛起来,发出了尖叫声。

    在热水中,如藻漂浮在在水面上浓黑色阴毛,涌出了新鲜温暖的蜜汁暴露出中年女人明显可见的慾望,令妈妈害羞不已,从背后那根大**传达了灼热的悸动,如同要将屁股给拨开,,使得妈妈不由的将手绕到背后,紧紧的握住我的大**

    当用手握住大**时,我很高兴的尖叫起来,然后用手指头抚弄妈妈最敏感的部位。

    啊…啊…啊…妈妈也惊讶似的大叫起来。

    太棒了,母亲,如此的舒服是吧?

    不要,我很害羞。

    不断的表现出期待去我去爱抚爱抚**的羞怯,使得妈妈如同花一般的脸孔通红起。

    那麽,我要让你更舒服,母亲。

    如同抚慰妈妈的羞怯,纤细的手指头,从大腿开始轻轻的玩弄着**,疼痛而紧绷的蜜唇被巧妙的爱抚,灼热的**溶化在热水中。

    由于专心的爱抚,阴核呈现呈现出来的甜美快感,不断的涌出来,甜美的喘气,逐渐转变成哭泣。

    不知不觉中,妈妈完全忘记**的疼痛,一边玩弄着在热水中,变硬膨胀的**,然后将整个身体靠在我身上。

    等待最容易有所感觉的地方被爱抚似的,将膝盖完完全全的背曲,,在狭窄的浴缸中,将两腿张的开开的。

    用手指紧紧的夹住我的大**,彷彿那是她唯一的依靠,终于妈妈在**中尖叫起来。

    太好了,母亲。

    全身无力,将**整个委託给我的妈妈,听到从背后傅来快乐的笑声,终于清醒过来。

    母亲,还是非常有感觉,自慰有如此的舒服吗?

    被这麽我一说,妈妈才发觉到-直紧握着我的阴除茎,于是脸又马上通红起。

    母亲,快点出来,我来帮你洗。

    背后,我一边用嘴唇咬着涨红的耳垂,一边甜美的轻声说道,妈妈毫无力qì

    摇着头。更加体会到快乐的馀韵,妈妈将身体依靠在我的身上,但是,我如同是情人似的,在母亲的脸上亲吻时,然后压了一下光滑的背部,于是,自己慌张的从热水中跳起来。对着妈妈的正面,祇要-伸手就能马上触摸到,那邪恶充满猥亵慾望的大**显的更加坚挺映直,不像少年的**,完全是大人的**样样。

    而且,我很自傲的将手插在腰部,使得那大**显得更加的突出。太过刺激的情景,妈妈的媚肉马上就觉得疼痛不已,我装作若无其事一般的坐在椅子上,催促母亲快点起来。

    妈妈如同在作梦般起身,身体如同被麻药麻醉一般,连跨过浴缸边缘的动作都觉得相当的辛苦,从豪无力qì

    张开的**,又再次溢出粘着液体,就这样坐下来。

    终于从浴缸出来的妈妈,打算要替我洗澡,于是便面向我的背部,准bèi

    坐下来,但是,我说道:不行啦,母亲,睡在那儿。

    一边犹豫,妈妈仍然听从我的命令,趴在垫子上面,于是,我将手伸到妈妈那被薄薄的皮肤所覆着的侧腹,然后使妈妈正面躺下来。

    啊…啊……

    妈妈由于害羞而用两手掩盖住脸部,同时发出了小小的哭泣声。在我面前,裸身躺着的妈妈,就如同是美神维那斯一般,被光辉的肌肤所覆盖的柔软腹部曲线,当喘息时就产生大大的波浪。而且始终是那麽的光滑,曾经喂奶给我的丰满**也娇嫩的往上翘,并且显出澹红色,鲜红充血敏感的**,由于爱抚而变得膨胀突起。

    这个如梦一般的**,现在就是属于我的了

    啊…啊…啊…太害羞了!

    妈妈的害羞,愈来愈满足我的征服欲。我于是来到妈妈所躺着的左侧前头,然后将淋浴乳倒在手中,两手揉搓之后,马上就产生了柔软白色的泡沫。

    嘿!嘿!嘿!我要用这种很香泡沫又多的沐浴乳替你洗。

    看着我一举一动的妈妈,觉得我那并非是属于少年所有的慾望,而显露出光亮的眼睛,以及使用手指的技巧,这些都令妈妈全身颤抖起来。

    充满泡沫的我手指,揉弄起**,祇要一想到要潜入秘门,猥亵的期待,便使得她的心脏怦怦跳,背部则发抖起来。好几天前的一个晚上,说是要替妈妈按摩,即使妈妈明白那是个谎言,却仍然暴露出肌肤的往事,很清楚的浮现在脑海裡。要将母亲的身体做彻底底的洗淨,那傢伙所碰过的地方,都要完全的洗乾淨……

    当我碰触到下腹部时,妈妈的全身产生了强烈的快感,首先将满是泡沫的手掌,慢慢的抚摸上下滑动的下腹,从妈妈的喉咙深处,发出了如同要将气全部吐出来的歎息声。

    很舒服对吧!我要让你觉得更舒服。

    所接触到手指是意想不到的柔软,非常容易有感觉的光滑肌肤,被柔软的手指头以按摩方式揉搓着。肚脐的週围沾满了粉红色的沐浴乳,手指头挖掘宽长的凹洞,即使是小小的游戏,激昂的**一下子就有所感觉,妈妈觉得有尿液感,而如少女般的哭泣起来

    啊…啊…嗯……感觉痒痒的,请你住手好吗?

    虽然嘴巴这麽说,但是,妈妈并没有去阻止我,暴露在我面前那非常可怕的痴态,自然的使官能燃烧起来,两腿大大的张开,毫无任何防备的躺着。万一让店裡的年轻女孩看到自己为了让我抚摸耻部,而裸身的躺在浴室的话,那该怎麽办呢?

    你看,肚子已经是洗乾淨了,母亲,这回想要宾洗那儿?说着说着,膨胀充满脂肪的下腹被细小白色的泡沫所覆盖,当发觉到我的两手慢慢的爬上丰丘时,英美由于猥亵的预感而心脏怦怦跳,并且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请你,帮母亲洗**,多抹点香皂,沐浴乳也可以,多一点!

    我高兴的答yīng

    ,然后将充满沐浴乳的手指头握住柔软的果实,紧绷的**在男人手中跳跃,快感涌出,集中在**。当二根手指抓住红色的**时,身体的蕊如同要融化似的疼痛起来,甜美的快感使得女人的情感激动起来,妈妈将胸部大大的向后仰,使我握住**。另外一隻手则探索到新的处女地,潜入密生的黑藻内侧,当描绘膨胀的乳丘时,花蕊由于猥亵的期待而疼痛,同时流出粘着的爱蜜。

    喂,母亲,祇有**是吗?其它的地方不想洗是吗?

    是的,还有下面的地方……请你。

    充满液体,柔软的手指触感,仅仅祇是想到马上就要触碰到容易有所感觉的大**时,背部就抖动不已,即使是不想要,但是,自然的抬起膝盖,然后将大腿张开,等待最敏感的部份被爱抚。

    为了要让妈妈瞧见似的,再一次将粉红色的液体捻出来的我,于是将手指转移到下部,抬起脖子,充满猥亵的期待盯住妈妈的前面,手掌则握在妈妈丰满的**。

    终于,手指和大**相接触,尖锐的快感,使得秘肉痲痺,夹杂着歎息声及哭泣声一起发出,看到肢体突然向后往的妈妈,我得yì

    的轻声说道。

    母亲,这样可以吗?很舒服是吧?

    是啊……啊…,再一次……啊…啊……插深点,再多用点沐浴乳……对!

    配合着母亲的要求,我将手指从一根增加到二根,一边玩弄着含有水气的狭窄**间,一边则用手指的中间部位,轻柔的抓住阴毛,快感在**内产生,最后集中在女蕊,不断而来的兴奋感溷杂着尖锐的刺激,妈妈以溷淆不清的声音,开始呻吟起来。

    啊…啊…啊……好舒服啊…

    狭窄的浴室中,充满了从束缚中解脱的妈妈达到**的声音,按奈不住的解放感支配着**,现在的妈妈是贪婪着愉悦。

    不久另-波更强烈的官能袭击而来,妈妈如同在洗澡中一样,突然将两腿张开,由于沐浴乳光滑的缘故,我的手指从入口一下子就还入到达底部。

    这一瞬间,如遭电击般的颤抖,传达到妈妈整个**,被触摸到意想不到的地方,妈妈突然将两腿张开,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了尖叫声。

    不,不对,那儿是……啊…啊…啊……不对啦!快将手指拔出来,用香皂涂那儿……涂香皂……往裡面一点。

    妈妈疯狂般的摆动腰部,伸出手来,张开腿,企图要使侵入的香皂往深一点涂抹。

    我看着母亲那激烈的痴态。

    我正高兴的看着母亲的狠狈像,慢慢的将手指拔出以后,并且将晰白的臀部,大大的拨成两半,将头埋入大腿之间,舔吻涂满香皂的**。

    嘿嘿,这种地方会觉得舒服吧!好奇怪的感觉。

    涂满香皂的**被充满好奇的眼睛所盯住,妈妈简直是羞愧到了极点,被大大拨开的**深处,让人觉得好像有什麽污秽的东西正在蠢动着。不同于快感及羞怯,简直是奇怪,无法以言词形容的黑色火焰,使得妈妈的**燃烧起来。

    所谓的**,就是从这儿插入……

    别做种道傻事,拜託你,快离开……妈妈尖叫起来,但是,我的睑却是充满了光辉。

    哈哈哈,太高兴了,母亲的**涂满香皂……太可爱了……让我使你更有感觉吧……

    在胡扯些什麽!住手!不要去碰……

    不理妈妈的哀求,我用充满沐浴乳的手指揉弄起皱折的週围,由于太滑的缘故,手指很轻鬆的潜入内部。敏感的粘膜被摩擦起来,妈妈的背部充满了污辱的颤抖,虽然是对于初次被触摸的部位**抚,而有鸡皮疙瘩般的可怕感觉,但是,灼热的感觉从**的深处,如同岩浆似的喷出来,狭窄的肉门如同屈服于执拗的爱抚而缓和下来,于是,更加得yì

    的将手指头伸入**的深处。

    到目前为止,应该是保护圣殿的肉狭窄道路被缓缓的打开,如向高兴的欢迎侵入者似的显得出**的蠕勤,祇有我知dào

    母亲那猥亵的祕密。

    讨厌啦,啊……哈啊……

    由于我的手指,**开始慢慢的抽送起来,光滑的手指压入极为紧闭的肉狭窄閒,爬在肠中间,简直是如同**的内侧被寄生虫侵蚀般的奇怪感觉,使得妈妈的身体内燃烧着强烈的羞耻及愉悦的火焰。充满魔性的喜悦,开始侵蚀妈妈的全身,全身充满汗水,不断的抖动着,反抗的尖叫声转变成哭泣声,前方女阴处所流出来的灼热水滴,使得我的手指湿透了。

    当我发觉到粘着的蜜汁时,用别的手指揉弄前面的花园,三根手指,使得妈妈的**彷彿是漂浮在狂风暴雨中的小船,被吹的东倒西歪。

    喂,母亲,再将大腿张开一些,我要好好的清洗你的**。

    不要,不要!太髒了,哈啊…,呜呼呼……

    太过于羞耻,使得妈妈用两手掩住睑部,虽然嘴巴是说不安不要,但是两脚却违背主人意愿大大的张开,腰翘起来,等待我?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