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3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啊……啊……不由的发出声音来,妈妈爲自己的一连串幻想全身抖动起来,不行啦!万一我在偷看我洗澡的话,一瞬间回到现实里,很害pà

    似的缳视一下周围,妈妈更加妖媚的期待使的她的心脏震惊起来,连续昨日,如果看到母亲那猥亵的痴态时,我一定将理性,抛到一旁而投入妈妈的怀抱,被我无理的强暴,明知dào

    不可能发生的事,但是心里深处确是多多少少有些期盼能够真zhèng

    的发生如果是以暴力强姦的话,自己也就承认是没有办法,那种女人卑怯的藉口是早已被她想好了。

    忍耐不住妈妈在**搽满香皂,弄出大量泡沫,再将食指伸到蜜湖的尽头,激烈的转动起来,整根手指头一边将沾满的,一边戳揉着媚肉,那种姿态完全就是一个只有追求欲情的淫荡又美丽女香豔淫妇、美豔妓女。

    她的手指则碰触到极爲敏感的肉牙,妈妈的全身如同电击般的痉挛起来,于是所有猥亵的构造都像要被看尽一样,**向后仰形成一个美丽的拱门,啊……

    啊……好舒服……好舒服!

    亮丽的**按耐不住冲击而来的快感,而産生了痉挛,从咬紧的牙根间露出了……呜……呜……的低沉呻吟声,同时裸身就像慢动作影片似的慢慢的倒了下去,毫无力qì

    的贴在浴室地板上的柔软肉块,被热水完全的淋湿了,一边接受这种愉快的刺激,妈妈已极爲满足的表情,品尝着快乐的馀韵。

    达到**之后,暂时回到现实的妈妈很悀懒得从浴室的地板起身,由于热水尚在往下淋,的缘故,浴室中充满了蒸汽及热气。

    走出浴室后,妈妈穿上了新的内裤,同时披上了新的浴衣,回房间喷香水、扑香粉、搽胭脂、涂口红,浓豔打扮。

    我仍然是穿着外套,平躺在沙发上看色情节目。妈妈慢慢的坐在我对面有座垫的发上面,身体靠在椅背上,然后又拿起口红来涂抹,香豔甜美的味道扩散在身体里面,呜!

    妈妈这时才发觉今天真的很疲倦了,一边揉着脖子,不由的歎了一口气!

    这时候的我将头抬起,母亲今天好真的很美豔样子,是啊!大概是年纪大了,很爱涂脂抹粉浓妆豔抹。

    妈妈,妈妈,我来替你按摩好吗?我于是站起来绕到沙发的后面,妈妈感到迷惑,我两手已抓住妈妈的肩膀,然后按摩起来,妈妈不由的张开涂满口红的香豔嘴巴,我和她轻吻了一下。她身体如同漂浮一般的觉得很舒服,按摩从潮湿且丰满的肩膀到达如陶器般的晰白脖子上,然后降落到细长的二隻手臂,妈妈也由于觉得舒服而感到安心,于是不知不觉的闭上眼睛,然后任由我在她身上按摩。

    母亲,怎么样!很舒服吧!在红润的耳垂上,一下子被我碰到,我摆动嘴唇,在耳根上热情的吐着气息。

    是,是啊!很舒服,好棒啊!对着隐藏起自己动摇的心态而如此说到的妈妈,我高兴的笑起来;如同扇动妈妈的反应一样,我在妈妈披散着头髮的粉红色脖子上吐着热气,温暖的热气一下子碰触到,一下子又离开的微妙接触,搅乱了妈妈的神经,是,是吗?

    如果从前面按摩的话会更舒服,妈妈忍耐住如果在稍微放鬆的话,就要发出甜美的呻吟声,她的声音是如此的灼热,湿润的回声如同谄媚我一样令她觉得羞愧不已,我的手指头将肩膀手臂,然后是脖筋柔开时,灼热的拨浪从**的深处涌了出来,理性从根底被摇晃的兴奋感,使的妈妈深深的觉得自己的**的猥亵,怎磨回事,刚才,自己才安慰过自己。

    但是,不知何时花蕊感到异常的疼痛,下半身烫的很,希望再被触摸,期待我手指的深入,这么棒得按摩希望能继xù

    下去,但是,如果再继xù

    下去的话,或许就是会有无法,收拾的后果发生也说不定,这时如同看穿妈妈的懊恼一样,我更是在妈妈的耳边轻声说出令她不安的话,亲爱的母亲,趴下来嘛!我好好的替你按摩一番,趴下来,绝对是不行啦!再不制止他的话,我会变得很奇怪,有了真zhèng

    的危机感,从将要制止我的妈妈的口中所说出来的话,竟然是令人大吃一惊,是,是的,谢谢你!

    想到糟糕的时候,以经是太迟了,妈妈拚命的替自己寻找藉口说词,是嘛!

    我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做出奇怪的动作,紧紧只是替疲倦的母亲按摩而已,我如果犹豫的话,或许反而会令我觉得奇怪也说不定,即使明明知dào

    这是爲了说服自己的谎言,但是妈妈却始终相信它,假装很清松的样子,横趴在地毯上,两手重叠托住下巴,不使浴衣的裙摆弄乱似的,将两角紧紧的合拢,并且夹住,之后,在妈妈的背后,听的到我不规则的喘气。

    感觉如何!母亲,很舒服唉,谢谢你了。

    妈妈是一副很舒服的样子,她浴衣里面,只有穿一件内裤而已,在完全毫无防备的状态之下,背向充满**的我并且被他所触摸,心底深处则是期盼能有猥亵的事情发生,我的手偷偷的贴在肩夹骨下方时,妈妈不由的将指甲往内弯,啊!啊!

    随着浴衣,我的手抚摸着背部,仅仅是这样的动作,灼热的波浪就遍佈全身,而使的**摇动起来,不应该允许我做这样的按摩行爲才对,只是知dào

    很痛而已,不是期待,也不是不安,的想法令妈妈的新中感到很鬱闷。

    如猜中一般,很温柔的抚摸背部的我,好像要瞭解妈妈的反应似的偷偷将手插入,**下面的侧腹部,这当中无法形容的官能麻痹感从**的中心部位扩散开来妈妈如同被电击般的整个身体僵硬起来,接着,用手指头描绘被柔软的脂肪所覆盖的肋骨,不由的发出喘息般的甜美颤抖産生了,妈妈将上体往后仰,然后咬紧嘴唇,身体微微的抖动着。

    妈妈一句话也没有说,或许是允许我的行爲,于是我更大胆的来回抚摸母亲的肌肤,手指头偶而故yì

    从有感觉的腰部伸到腰周围时,妈妈知dào

    接下来将无法做一个了断,不赶快制止我的话,趁无法收拾的局面发生之前。

    但是,妈妈却只是吐气般的歎了一口气,身体是一动也不动,也许是我手指的效果,全身沉入妖媚的陶醉之中,下半身痛的毫无力qì

    ,而**则是极爲紧绷身体重心的肉丘抵抗似的向左右扩散,在腋下形成柔软的膨胀貌调皮的手指故yì

    假装偶然似的碰到**,另妈妈慌张起来。我的手指一边温柔的上下抚摸圆圆的斜坡,然后找到空隙潜入柔软的膨胀处的顶端,并且啄了起来。

    **如同被火焰包围般的灼热,**则是耸立着,妈妈不由的想要发出喘息声!

    但是却又儘量的咬紧牙根不让声音从牙缝中泄漏出来,我……那个部位可以不用按摩,谢谢你!

    妈妈全身搔痒,企图想停止淫猥的游戏?但是并没有刺激到我,反而是适得其反。藉着将上体扭歪的不自然的动作,趁着和地毯间有空隙的大好机会,我的手则已完完全全的潜到胸前了。

    不,不行啦……住手啦……

    已经不再是按摩的动作了,我抱起了浓脂豔抹的妈妈,柔软的肉丘从浴衣里面飞奔出来,在我的手中变成猥亵的形状,我非常得yì

    的将手从浴衣的衣襟处潜入,丰满豔丽的**掌握在她的手中。用力的揉弄着敏感的乳峰,对于按耐不住而发出喜悦声音的母亲,我也是高兴的,发出呻吟声。

    啊……啊……已经是不行啦!

    只有**被触摸有什么不可以呢?脑中所听到的猥亵的声音,夺去了妈妈的理性,心怦怦的跳着,她已经将整个身体完全让我愉快的爱抚着,不,还是不行啦!我并没有保证只触摸胸部而已其他的部位是绝对不能让他碰触的。

    妈妈如崩溃似的拚命找回理性,下定决心将毫无力qì

    敞开的腕部紧闭起来结果是将我的手夹在里面,调皮的手指头,即使是被夹住,更是大力的蠢动,玩弄着**,拜託你,我听母亲的话,做如此可怕式的孩子,母亲,母亲会讨厌的!

    我的动作停止了,将母亲从后面抱起的我稍微离开一下,拚命的说服他总算见效一副放心样的妈妈耳边所听到的是被母亲责备像孩子般的我的哭泣声对,对不起,母亲,请不要讨厌我!

    这回我从正面抱住感到困惑不安而起身的妈妈,被抱的紧紧喘不过气来的妈妈怀疑自己耳朵所听到的话。

    我,从以前就一直喜欢母亲,爱着母亲,因此,拜託你,母亲作我的情人好吗?

    并不是面对母亲,而是面对情人表明自己的爱意般的,浑身充满了年轻热情的禁忌告白,妈妈瞭解话中的含意,并不是单纯的因爲是母亲而喜欢她,而使将她看成女人般的喜爱,妈妈的心完全动摇了,告知喜欢母亲的真诚眼神中,很清楚的瞭解到是迷恋母亲,成熟的**的少年的邪恶淫情。

    昨晚她并没有拒绝不断要求揉弄**的我,而将全身任由我的爱抚,这到底是怎莫一回事!对于我那硬挺的**,妈妈不由的爱怜的伸手去触摸,是发生在今天早上的事,甚至于在刚才自慰的时候,脑中也浮现我的脸孔或许只要答yīng

    孩子一次爱的交欢,那么就能帮zhù

    他瞭解这种畸恋是不能发生的,只要想到马上就要进行非常重大的行动时,心脏就怦怦的跳。

    我乾燥的嘴唇和妈妈蔷薇般的红唇,悄悄的重叠再一起,对男孩来说连最轻微都能感受到的柏唇,不知如何是好的慢慢打开,妈妈很迅速的从唇的狭窄隙间将舌伸进去,从敏感的齿内侧开始,舔遍了口腔的内侧,这时舌头感受到有股真zhèng

    男人的味道,我也逐渐知dào

    要领,用力的吸妈妈的舌,然后和自己的舌缠绕在一起。

    嗯……嗯入…!嗯……

    她怜爱不已,妈妈抱住我的头部,更加用力的将舌压进去,我也很高兴的一边贪婪着母亲的嘴唇,一边则将手绕到背后,毫无空隙完全紧贴在一起的嘴唇,互相将柔软的嘴唇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其中并和黏搭搭的口水溷合在一起,啊…

    …啊……我…

    连和我都不曾有过如此激烈的亲吻,令妈妈感到昏眩,官能的火焰在**燃烧起来,将女体给击倒。

    我帮我脱衣服,脱……脱衣服……连自己都觉得猥亵般的声音在抖动着,于是我显的格外的兴奋,虽然巴不得早一点将浴衣的钮扣解开,但是激烈的抖动,使的他连抓紧钮扣也没办法,妈妈一边小心的帮zhù

    我镇定,一边则是轻轻的握住我抖动的手,于是慢慢的引导我的手去解开位于腰部的钮扣。

    我的手将仅有的一件衣服,如同水果皮般的给轻易剥开,接下来的一瞬间,妈妈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要用手去遮住前面的冲动,身上只剩下胸罩及内裤,一副淫荡的样子站在我的面前。

    母亲,好漂亮啊!实在太美了,我激动的声音,令她有一股酥痒般的自傲,同时羞怯不已,她觉得不应该穿睡觉用的白色木棉质料内裤,早知dào

    就像昨晚那样,穿着更有挑逗性的睡衣。

    啊……啊……我是一位淫荡的母亲。

    谢谢你,我,母亲我太高兴了来吧!这回脱下我的胸罩,你知dào

    怎么脱吧?

    故yì

    以明显违背道德的语气说出时,妈妈同时向后转背对我我站在她的背后,抓住背部勾子的手,显的非常的不中用,想要叫出快一点似的,令人慌张不已。

    啊……啊……赶快用尽全力帮我把胸罩拿下来,妈妈实在是按耐不住,终于挑到啪的一声,勾子鬆开来,妈妈不管,如同是在表演脱衣舞般的将半杯胸罩稍微的移开,露出内侧的柔软肌肤,我充血的视线盯住了柔软的肌肤,身体内産生一股骚热,男人的**焦躁起来,最后那令人受不了的淫糜动作,使的我忍受不了而将两手伸出去想要将那遮住**的碍眼半罩杯拿开,妈妈于是转动一下身体,发出了歌唱般轻快的声音,那种明显的动作,觉得就像是淫荡的娼妇一样。

    我很专心的抓住妈妈的胸部,用手臂报紧她的胸前,按耐不住的扭动着身体,我最喜欢母亲身上的**,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啊……啊……我……

    白磁砖般的裸身,由于我如此直接的说词而显的兴奋不已,在我的前面,暴露裸身的异样行爲,使的她的女蕊抖动,涌起一股热气妈妈一时冲动,悄悄的将手从胸部移开,纯白的胸罩不声不响的掉落在地上,柔软的双肉丘,摆脱了束缚,在胸前重重的摇晃起来,看到那晰白美丽乳峰的我,大大的吞了一口口水,乳峰的顶端,坚硬的**显的更加的红润且高高的耸立起来,妈妈露出了淫荡的表情。

    啊……啊……啊……啊…!母亲的**……

    长久以来一直憧憬的母亲美丽**,终于呈现在自己眼前,不知要如何表达这重喜悦的我,只是不断的说着,**……**……如同帮zhù

    他似的妈妈子温柔的细声说道,来吧!你可以摸摸看,真……真的……

    露出了无法相信的表情入,我畏畏缩缩的将两手张开,是嘛!母亲的**是如何的棒,让我的手来确认一下就知dào

    ,如同收拾起已遭破坏的东西般的手势,当抖动的手指头贴在**的那一刹那间,如作梦般的震惊充满了女体,并且燃烧起了火焰。

    当柔软的肉丘被手指抓住时,妈妈不由的将上体整个往后仰,啊……啊……

    对……对……对了就是这样,来,快触摸母亲的**,我一秒钟也不想离开似的,不断的用手指抚摸**,妈妈的全身不由的发烧起来,脚也变得无力,好不容易才支撑住即将要崩溃的身体。

    于是她轻声说道,我瞭解了,你,你是真的喜欢母亲的**,而且还真是会撒娇啊!

    手指头抓住了红润的**,很温柔的捏起来,当胸罩的勾子被鬆开来时,真不敢相信我的熟练技巧,不,这也许是本能吧!总之,麻必般的兴奋感扩散到妈妈的身体中,在下腹部温柔新鲜的液体,已经从龟裂处溢出来了,这种现象,使的妈妈早已忘记是爲人母亲,而成爲一美豔的淫荡妓女,吃了春药的香豔妓女。

    只想要得到女人的愉悦没有其她的想法,太棒了……母亲的**……又大…

    …又柔软……啊…啊……太棒了。

    啊!啊!你母亲也很高兴,啊!啊!太舒服了!

    强烈的兴奋使的妈妈抱住我的头部,我将头埋在乳峰中间,闻着芳香的味道,品尝柔软肉丘而出神的我,终于从口中将舌身出来,眼看着浑圆**已经到处都是,黏搭搭的口水,肌肤则是显的美丽而有光泽,光滑的肌肤被我的舌头从上到下舔着,妈妈发出了美丽的喘气声,我的舌从旁边伸向了中心,如同描绘圆形般的温柔舔着柔软的**,爲什么没有将舌爬过顶端最敏感的部位呢?

    只是稍微在乳晕的边缘触摸一下,慢后慢慢的舔着周围的部位,就是要使妈妈焦急起来!不知不觉间,或许是想起故yì

    要虐待女人,使出如此坏心眼的手段吧!

    妈妈忍耐不住的扭动着身体,在意识模煳当中,更加用力抱紧我的头部,如要令忘我窒息般的压住**。

    母亲的**搽了脂粉,很香,快吸嘛!

    难耐不住而发出嘶哑的呻吟声时,我同要将整个圆形桃子盖住般的将嘴巴大大的张开,然后咬住**。

    让我吸您的奶吧!这就是母亲的**啊!好好的尝一尝母亲的**,我高兴的尖叫声从喉咙深处发了出来,妈妈早已无法克制住那急迫的喘气声,发出了淫荡的声音,我很美味般的吸吮那极爲疼痛又肿胀的**,在充满口水的嘴巴中,稍微刺激一下就非常有感觉的**,被舌、牙齿、以及嘴唇所玩弄,柔捏着,如同电流般的兴奋感在肌肤的表面流动,和肉丘的底部被整个揉弄起来而互相辉映,身体整个燃烧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接连不断侵袭到**的兴奋感,终于使的妈妈按耐不住,而整个人依偎在我身上,虽然惊讶的我想要支撑过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边甜美的喘气从胸中发出,一边她已经是毫无力qì

    的整个人摊在那里。

    妈妈于是就这样的倒在地毯上,被妈妈抱住也一起倒在地毯上的我,这时很担心的看着妈妈,母亲您还好吧?

    啊……啊……啊……对不起一边让慌乱的喘气平静下来,一边妈妈不使我担心的露出微笑,母亲您有所感觉了,是我使母亲有感觉了,我口气中充满了温柔,而且有着使母亲成熟的女体有所感觉的自信,妈妈一边满脸通红,一边微微的点着头!

    是啊!我最厉害了,令母亲非常的吃惊!

    哈……哈…哈…接下来要爲我做什么呢?妈妈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忘记了自己是爲人母亲,如同要掩饰已经沉溺于爱子的**游戏之中,以很清松的口气细声说道。

    由于美丽成熟女人的媚态,而使的我不由的满脸通红的将头低下去,即使是这样,还是很有自信德,慢慢的将下半身滑落,使母亲得到满足,我的手指伸到妈妈旁边的腰部内裤上最细的部位,那部位早已经是因爲妈妈子的汗,及从**内侧所流出的秘汁而湿透了,大腿部位,则如同刚丢到洗衣机内的内裤一般,顔色都变了。

    母亲,真的可以脱下来吗?手指伸到内裤橡皮筋的内侧,我充满好奇的询问?

    当然啦!母亲是非常高兴被最爱的我脱下内裤。

    我的脸上一下子充满了光辉,于是大大向左右拉开腰的部份,紧贴住的内裤一下子,就被脱到脚底下,简直是如同陶醉在脱裤子乐趣中般的慢慢脱法,另妈妈忍不住焦躁起来,妈妈在无意识之中,将屁股翘起来,帮zhù

    我将内裤脱下来,覆盖住成熟花园的内裤被从紧贴在屁股上给剥了下来,一股香水脂粉的甜美香味。

    终于挑起了三十岁女人的**,马上就要发生的禁忌性戏,使的妈妈官能妖媚的疯狂起来,终于起皱纹的内裤,藉着一直线的指甲给拔取下来,母亲成熟的裸身暴露在我面前。

    啊……啊……这就是母亲的,是嘛!我,看到了,看到了吧!

    活生生的**被完全看尽的羞愧与不安,使的妈妈不由的发出近乎尖叫声音,我一言不发的盯着下腹部那茂盛的黑色阴毛,到底他的想法是如何呢?看到母亲的性器,大概会认爲美丽吧!

    来吧!请再子细的瞧一瞧母亲的那儿吧!

    妈妈在如同暴露狂般的猥亵冲动之下,爲了要让我明显的瞧见般的弯下膝盖,然后慢慢的将两脚张开,由于是今天第一次看见女人的阴部,使的我将眼睛睁得大大的并且吞下了自己的口水,强而有力的眼神正挖掘着毫无防备的柔软肌肤,使的妈妈的**疯狂的兴奋不已,秘唇本身如同喘气般的卷缩起来,有着鲜豔色泽的内侧媚肉,由于黏着的露气而闪闪发亮,湿润的黑藻缠绕在秘唇的周围,豔丽的红色及黑色成了强烈的对比,显的非常妖媚淫荡,被这种动人的画面所引诱,我松了一口气,直看着妈妈的大腿间,一下子张开的股间正在喘气,使的浓密的黑藻正在颤抖,那儿如同热水般的散出热情,引诱着男人**的豔丽味道刺激了我的鼻腔。

    妈妈好不容易克制住想要将自己的手指伸到那儿的**,以嘶哑的声音对我说道,你啊!每个地方你都可以触摸,呜……呜…嗯…

    快触摸母亲的那儿!按耐不住的扭动身体,然后将两脚大大的张开。

    我再一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决意的表情点头答yīng

    之后,我那微微颤抖的手指触摸到周围有着媚肉的美丽**,啊……啊……我…对…对了……就是那儿……啊……呜不灵活的手指慢慢的如同触摸肿胀物般的在秘唇的周围描绘,然后接近中心点,很温柔的玩弄敏感的柔软肌肤,按耐不住的**终于一下子涌上来妈妈的**深处,如同地震般的抖动起来,从内侧涌出了灼热的泉水。

    是啊!啊……啊…嗯…母亲……太棒了……完全任由我爱抚全身,发出甜美喘气的妈妈在接下来的一瞬间,被新的冲击所侵入,我的长舌头将湿透的秘唇分开,一下子就深入到达膣部。

    唉……讶……到目前爲止不断的喘息声,一瞬间,则完全便做了尖叫声,如同针所刺激般的锐利兴奋,使全身感到麻痹,妈妈整个人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我用嘴巴舔着母亲的女阴,妈妈不由的用大腿夹住我的头部,被剥开来的秘肉嘶的被压住了。

    啊……啊……如此猥亵的动作,不行啦!不可以有这种举动,所说的话和实jì

    的动作完全是被道而驰,充满粉红色泽的上体,整个的向后仰,**痉挛起来,从喉咙里不断的并出痛苦的呻吟声,媚肉被火焰包围般的熊熊燃烧着,强劲的官能波浪一下子冲了上来压倒妈妈。

    妈妈按耐不住的握紧抖动的丰乳,使的**的肉变了形,鲜红充血的**紧绷起来,从顶端放出了快乐的电流。

    我的舌充满了好奇心,如舔花蜜般的使的喉咙发出了声响,连肉壁最细微的皱纹处都被我的舌舔过,非常淫麋的感触使的妈妈疯狂般的不断喘气。

    你如此猥亵的动作啊!母亲我已经快招架不住了,妈妈以责备般的湿润眼神看着正在痛苦的喘气并且从大腿间抬起头来的我,妈妈额头上的黑髮被汗水弄得湿答答的,显的妖媚动人。

    假如,到目前爲止我的举动完全是如同拥有童贞般似的,那么我的演技时在是太棒了。

    呜…呜……恩……母亲怀疑是别的女人教你**而生嫉妒的心,你实在太厉害了!

    我眼睛充满了光辉,并且抬起头来,然后用手慢慢的将沾满嘴巴周围鼻子以及下巴舔着的**给擦掉,活生生的女人欲情被表露无遗,害羞的恨不得就此消失。但是妈妈繦忍住羞愧,以温柔及欢迎般的态度将两手伸出来,来吧!拥bào

    母亲!

    我奋勇的抱住妈妈,然后和妈妈那充满母**的**一起倒在地毯上。

    啊……啊……母亲我爱你……

    被紧紧的抱住几乎无法呼吸的妈妈,由于我的尖叫声而感动不已如此强烈的要求,是没有女人不会感到心动的。

    母亲………我不断的发出感性的呐喊,并且着急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呈现**的我向着妈妈的两脚之间进攻,虽然有着少年般的幼小下半身,并且是显的稍微有点纤细,但是那不输给大男人的**,却是耸立着,一副认真的眼神一直盯着妈妈的眼睛看,身爲母亲得自己,一想到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时,妈妈的心脏就怦怦的跳动着,由于被我拥bào

    的所谓违背道德的行爲,而显的非常激动的母亲妈妈悄悄的将手放在我的**上面,紧紧是这样,我就按耐不住快感。

    我呜呜的呻吟起来,**一下子伸的更直,从红黑色的顶端渗出来的透明黏液,将妈妈的手弄湿,男人精液的味道弥漫着全身,很舒服吧!母亲!

    妈妈已经成爲忘记理性的俘虏,紧紧的握住我那硬挺的**,然后用自己的手指,将黏着湿润的花瓣给拨开,慢慢的引导进入中心部位,**膨胀的顶端贴住黏着,湿润的**窄处,妈妈由于媚肉的疼痛而颤抖不断。

    你看,啊……啊……看到了吧!

    看到了,母亲,啊……啊…实在是太兴奋了,肿胀的肉唇妖媚般的张开,成熟澹红色的肉壁将**给吞了进去,中年女人咬住年轻男孩的**,没有比现在更加猥亵情景,使的妈妈感到一阵昏炫。

    太棒了,我,啊……啊…快点进入……突然而来的热情悸动,令她实在是忍耐不住,于是妈妈发出了尖叫声,配合妈妈的举动,我于是扭动腰部,一股冲击直达头顶,妈妈那仅仅留下来的一点点对于违背道德所造成的罪恶感,也就在这一刹那间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啊……啊……我……抱紧我……快紧紧的报紧我!

    母亲,太棒了,母亲的**里面是如此的灼热,紧闭,太棒的感觉,是啊!

    我也觉得很舒服,啊……啊……

    由于我的**带来无法形容的快感,年轻强有力的撞击及律动,使的媚肉不断的抖动,**形成火焰的燃烧起来,被猥亵的冲动所驱使,我的两手用力的抓住妈妈晰白的肉丘,并且胡乱的揉弄起来,不断的被揉弄的肉丘,那坚挺的**被我的牙齿咬住,连续而来的粗暴爱抚,使的成熟的女体高兴的抖动起来,从下半身流出了大量的媚液。

    啊……啊……哈…啊呜呜呜…太太舒服了,不断冲击而来的官能刺激,使的妈妈的**整个往后仰,而形成美丽的弓形,并且一直发出兴奋的呻吟声,坚挺的**扰乱的**,已经是快要气绝了,但仍然是贪婪的要求愉悦,现在只是想到如果贪婪得到那深长的愉悦,将会令她无法满足,但是太过于坚挺的我的**,已经是早已超过此境界了。

    啊……呜…母亲啊!我,已经……

    那种急迫的呻吟声,另妈妈觉悟到我马上就要爆zhà

    了。

    不行啦!妈妈配合着我的律动,于是将腰部翘起,同时能够达到**般的,用力的将秘部在我的下半身摩擦忍耐一下,拜託,忍耐一下嘛!

    母亲!啊……啊……母亲!伴随着痛苦般的尖叫声的同时,我那纤细的身体大大的抖动起来,**在妈妈的**痉挛起来,于是吐出了灼热的精液,同时充满了母亲的子宫内。

    那一次和我秘密作爱已经是过了一星期,我自从那夜之后,不断的向她求欢。

    署假期间,我找了分工,照预定的计划跟人到香港去洽谈生意,我把妈妈也带上了。

    预定的时间是三天,所有的工作在抵达香港的第一天就结束了。

    妈妈因爲是第一次到香港,所以,往后的两天就完全是我的安排,将要慢慢的观赏香港的风景。

    我是在数天之前先行抵达香港,飞机在超高楼房林立的啓德机场降落。

    唉讶?你终于来了!办完通关手续的妈妈,接下来的一瞬间,被前来迎接她的我给永抱在怀里,等一下嘛,我!人家在看我们啦!

    就在被抱的两手都无法动弹之际,眼看我的亲吻就要过来了,平常在别人面前不会做出这么大胆举止的我,来到陌生之地,反而变得大胆开放太可怕了!太突然!

    即使是在计程车中,我仍然是握住妈妈的手,不曾将手鬆开,妈妈虽然是陶醉在那种因爲手指头被弄得发痒的快感中,但是却不断的瞪着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就一直想着你,而且这边的人才不在乎在别人面前拥bào

    或亲吻,我已经是忍耐不住了,一边说着我以老练的动作,悄悄的将妈妈的手放到嘴边,当手指被温柔的亲吻时,官能的馀波使的妈妈的背部颤抖起来。

    华新那傢伙说这三天内要和你相处愉快让我瞧瞧!

    虽然明知dào

    妈妈要来,听到这些妈妈觉得心情变得不稳定,唉讶!那么,就介shào

    给他认识嘛!他一定不喜欢像我这样的欧巴桑,年轻又可爱的小姐到处都是即使怀疑自己会不会上当,但仍然是一副不和蔼的口气笨蛋!

    仅仅是这样说,我悄悄的抱住妈妈的肩膀,倔强的将脸转向一旁的妈妈,当她的下巴被温柔的抬起时,甜蜜的期待而将眼睛闭上,当两人的嘴唇叠再一起时,香烟的味道充满了妈妈的口中,充满自信的男性魅力将妈妈压倒,希望你能了解我的诚意。

    开玩笑的露出爽朗微笑的我,妈妈也忘了生气,而将身体整个依偎在我身上。

    华新的办公室是位在香港岛的香德拉中心地区,下了计程车抬头仰望那超过有四十层楼高楼的妈妈,听我说这层楼完全属于华新的令她非常的震惊。

    由类似秘书的美丽女子引导而进入豪华的接待室,对于洽谈对方的规模已经是,讚歎不已的妈妈,发xiàn

    在她面前竟然是一位尚未达三十岁英俊潇洒的男子更是令她惊讶得不得了!

    和台湾人有着同样的黑眼睛,虽然是黑头发,却有张和西洋人溷血的脸孔,并请频频的对着妈妈微笑,身穿深蓝色的高级西装,简直是像杂志内的模特儿。

    妈妈也就相信我所说的花花公子,看不出来还是香港少有的大富翁,女人门,应该是不会轻易放过如此优秀的男人才是!

    妈妈,这位就是华新先生!华新,这位就是我常提起的妈妈,我的情人!

    幸会了,我是华新!华新露出极爲和蔼的笑容,然后伸手要和妈妈握手,妈妈被他那一口流利的国语吓了一跳,见到了美男子连打招呼都忘了的妈妈,被我用手臂推了一下。

    于是!妈妈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

    幸……幸会……

    妈妈趁华新没注意时,偷偷向我送了一个秋波,然后将要洽谈的资料拿到桌上,当天从早上到下午都跟华新洽谈有关合zuò

    的种种细节,晚上则被招待到他所经营的高级俱乐部去用餐。

    华新的女朋友玛露,穿着一件和她的身材及美丽的容貌非常相配的旗袍,年龄大概是在二十出头的浓脂艳抹的女孩。见到她,都会被她那迷人的丰采给倾倒。

    妈妈带来晚礼服,就是和我一起去吃晚饭的那件澹紫色的丝绸衣服,妈妈那艳美的**曲线被完完全全的显现出来,那是像玛莉那种年轻性感的肢体所无法相比,妈妈在心底下决定,既然来到香港,准bèi

    买一件旗袍回去穿。

    就在品嚐美味的中华料理之际,舞台上的舞正配合disco音乐的节奏,而扭动着身体穿的少的不能再少的美丽肢体,在镁光灯下妖媚的扭曲着,一颗颗汗水则是闪闪发光,令人会觉得是淫荡还是美丽,完全是因为他们美妙的舞蹈,以及俱乐部那种高雅的气氛所致。

    太太,能否请你跳舞,用餐之后,华新向妈妈伸出手来,舞者们热烈得演出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乐队奏起了清柔的音乐,大厅中,好几队正装的男女,正配合着音乐而慢慢的舞动身体。

    在稍做犹豫之后,妈妈点头答yīng

    华新的要求,她认为祇是跳支舞,拒绝人家就太失礼了,而且鸡尾酒使她显的有些醉意,契约洽谈的事,比她所想像的来的顺利所以整个人显的非常轻鬆!很有礼貌的挽着妈妈的手,身高的华新进入了舞池的中央,将妈妈很温柔的搂进,然后将手绕到妈妈的背部,非常熟练的动作,一点也不会令人觉得不自然和我以及我完全不同,有着年轻热情的一名男子,另妈妈倾倒男人**的味道和柑橘味的古龙水相配合,给予妈妈一种微妙的刺激感。

    音乐转变成更加艳丽,跳舞的人们,几乎是如同热恋中的情人般的将身体贴的紧紧的,绕到妈妈背后的那支手,慢慢的搂着她的背骨,然后移转到腰部及脖子当被触摸到时,如同被亲吻般的灼热,从皮肤的内侧产生了一种令人舒服的麻醉感。

    啊……啊……怎……怎麽会发痒……奇怪的感觉这时溷乱的妈妈再一次受到惊讶的袭击,从和华新紧紧相贴的下半身处那灼热的肉块已经是膨胀起来,而且是在肚脐的週围有感觉,慌慌张张的想要将身体移开的妈妈的腰部,被华新紧紧的抓住而不能离开并且动弹不得,柔软的腹部将男人坚挺的**压住的淫荡的感觉,使的成熟的三十岁**,如春雪般一下子给融化掉。

    不行啦!要将身体移开,但是……啊…啊……觉得好舒服。

    当淫荡的动作出现时,妈妈总是马上逃避,然后使以责备对方的眼神,但是祇有今晚却是一点也没有躲开,呆呆的任对方摆佈。

    她不知由于华新巧妙的接触,不知不觉中已侵蚀了**,而成为甜美官能的俘虏了华新早就藏不住淫荡的行为,缓缓的爱抚光滑嵴背的手指已经到达了屁股,不管她是已过了三十五岁的女人,极为喜爱的玩弄着臀部,于是隔着晚礼服将手指滑入谷间,和这种年龄一点也不相配的纯真动作,令男人按耐不住,沸腾的情慾更加燃起。

    华新于是将**更加用力的压在妈妈柔软的腹部上。

    拜託你!请离开!

    看穿了那毫无力qì

    ,轻声低估的妈妈所面临的危机,爱抚的手变得更加大胆,潜入腋下的手指头,悄悄的抓住**的膨胀处,当有感觉的膨胀处根儿被柔捏时,甜美的颤抖使的妈妈的理性愈来愈痲痺,**咻的疼痛起来,而且是自我主张似的耸立起来,妈妈,你太棒了,我想把你夺取过来,希望你一直留在香港。

    不行啦!不行啦!但是……

    华新热情的爱语,不断的在妈妈胀红的耳边响起,脑中如同晚霞般的模煳,整个**是完全没有力qì

    ,妈妈整个身体陷入快乐的陶醉当中,当呆呆的将眼睛闭上时,脑中出现了我悲伤的脸孔,不行啦!做了这种事的话,我将没有脸回去见我。

    想倒此妈妈那仅有的一点理性奋而站起来,妈妈将那快要崩溃的身体伸直,然后以如同母亲的温柔口气说道!来吧!回到座位上去吧!

    妈妈!华新带着一副不敢新信的表情盯着妈妈看,如此专心的将**融化,应该是会照他意思去做的妈妈,在最后的一瞬间逃离了他的手中,华新一定会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华新不准bèi

    强行要求妈妈,当他对妈妈露出如同没有发生过任何事般的笑容时,以幽雅的动住牵着妈妈的手,以护花使者的身份带领妈妈回到座位,真不愧是一名花花公子!

    到目前为止一直是一付很不和悦表情的我,终于脸上有了笑容,当华新让妈妈坐在我旁边时,虽然嘴巴说是将妈妈交给我,但是却仍然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妈妈想起我的笑脸,于是偷偷的鬆了一口气,当华新送妈妈及我回到饭店时,已经是过了十一点。

    以维多利亚湾为背景的饭店,当电梯到达十楼之后,从电梯的透明玻璃上,可以看到香港的整个夜景。

    突然在眼前出现了美丽的夜景,妈妈不由的贴住玻璃,高兴的大叫起来好棒啊…你看,实在是太美丽了,啊……啊…

    被夜景吸引住的妈妈,突然被袭击而来的刺激觉得全身震动起来,一发觉是我从背后以热唇亲吻她的脖子,两手则紧紧的抓住她的胸乳等……等一下啦!住手啦!啊……啊……不行……

    晚礼服被男人的手粗暴的柔弄着,丰满的**如同整个要弹出来似的,在感到惊讶的同时,已经是按耐不住的兴奋感一下子涌了上来,激情的波浪冲入妈妈的**内,**马上就坚挺起来,女因则流出甜美的蜜汁,重新准bèi

    接受男人的爱抚不行啦!啊……啊……外面或许有人在看也说不定入!

    大概是华新那件事另我兴奋起来吧!想到这些,全身就开始颤抖,我仍然是紧紧的抱住妈妈,然后爱抚她的全身,稍微发觉到一直是保持沉默的我时,妈妈更是努力的抵抗,将我的手从**甩开,我知dào

    愈是反抗,遇会令加我感到兴奋,即使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自己竟然是如此难以对付的女人。于是,突然,妈妈的两手被用力的抓住,然后一下子被柠转到背后,她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