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1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啊…今晚怎麽回事……啊……如此勐烈……」我笑着不语,更加速腰力。

    我的情慾,更被高高的挑起。我因为拚命使力,连窗户的玻璃都发出嘎嘎的声音来。

    就在这个时候,大表姐突然听到屋里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从姨父夫妇的房间传出来的。

    「一定是姨妈在作恶梦?」于是她走了过去,靠在窗边。因为是玻璃窗,她一靠近,里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她在月光下,凝神一看,里面是二个重叠的影子在动,而姨妈口中不停发出呻吟声。

    当大表姐看清楚时,吓了一大跳,「他与姨妈……啊……」大表姐的血如沸腾般兴奋,没想到会是如此刺激。

    大表姐站在那里无法离开,而眼睛则盯在那里,看着事情的进行。我继xù

    我的兽行,腰部更是勐力地抽送着,并用手掌按着**,有时还用口吸。

    大表姐的身体也像火在燃烧一样,对于二人的行为,她已经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了。于是她蹲在原地,伸手进入自己的股间,开始抚摸起来。虽然她曾有数次自慰的行为,但是今夜特别不一样,整个身体好像要溶化般的快感,一直袭来。在抚摸中阴核开始膨胀,阴门也流出淫汁来。大表姐半闭着眼睛,鼻子的呼吸相当急促,她独自在窗外陷入无限的快乐之中。

    我开始玩弄女人最性感的地带,我横抱姨妈,右手伸入股间,开始抚摸阴毛,然后分开阴毛,开始抚弄阴核与阴蒂。于是姨妈说道:「啊…干什麽?啊……

    你再这麽摸的话……」

    她的声音开始狂乱,我则加强刺激,女人的阴门流出汁液来。此时,姨妈发觉情形有点不对劲,因为她的丈夫姨父从未抚摸过她的阴核,而且总是用那没多大用处的**,直接刺入里面而已。

    「是你?」我马上塞住她的嘴巴。长长的一吻,几乎令人窒息,姨妈发觉自己的舌头似乎被溶化似的。她终于发觉对方是我,但是,这时那男人的**已深深插入自己的体内了。我并温柔地揉着姨妈的**。

    于是她开始扭动腰部,血液更加沸腾,她再一次体会到官能世界的美妙,牠们像毛髮一样一丝丝地侵入她心灵。

    我让姨妈横躺着,我则把脸趴在她的私处。

    「啊……不要……」姨妈反射式地想盖住那个部位,但我抓住她的手,然后直接亲吻阴部,我用舌头分开她的阴毛,探索她那充血的阴核,并开始以强弱不定的方式舐着。姨妈发出淫荡的呻吟声,腰部不断向上挺,当手指在阴门上掏时,**不停地涌了出来。

    我手持自已变硬的**,把女人的脚分开,用力地往里面刺。

    「呜呜……」姨妈用白天穿的衣服的袖口摀住嘴巴,而头如发狂似地左右摆动。在溷乱中,我更是使劲地用力,姨妈不停地喘息着,那一付陶醉欲死欲活的样子,我知dào

    ,这个女人再也无法离开我了。

    「呜……呜……嗯……」姨妈拚命咬着袖子,沉浮在快乐的**快乐之中。

    啾啾啾啾……在月光斜射下,有点微亮的房间,传来**与**挤在一块的声音。当我正努力地冲刺时,我发觉窗外似乎有人在偷看,绝不是自己的错觉……

    「到底是谁呢?好像是大表姐」

    「怎麽办?真糟糕,我,赶快离开这里。」姨妈从棉被中坐了起来,脑中一片纷乱,而我反而镇定下来,再度抱着姨妈的身体。

    「姨妈,我们如此快乐,我还想要……」我们的唇再度重逢。

    「啊……」姨妈虽然耽心有人现在开门闯了进来,但是又不愿意放qì

    我,她心里怦怦跳着,依偎在我的肩膀上,自己去吸吮男人的舌头,这如走钢丝般危险的畸恋,令她感到特别快乐。

    「我们会再重逢的。」当双唇分开时说道,于是姨妈微笑地回答道。

    「晚安。」

    我蹑手蹑脚地回到我的房间,一定是他弄错了,姨妈抚着自己的胸口躺了下来。

    下弦月,杉木在矇矓月光中有一股奇异的美。大表姐与我并肩散着步,而胸口彷彿晨钟般撞个不停。我静静地握着大表姐的手,大表姐彷彿在瞬间触电一样,男人的手比想像中的温和柔软,我的手掌传来她所爱男人的体温。

    大表姐她很想见我,好像祇要开口,眼泪就会掉下来似的,所以一直压抑着。

    「大表姐……」

    我突然停了下来,大表姐也停了下来。

    「啊……」

    当大表姐要出声时,我早已用嘴塞住她的嘴了,那甘甜的唾液在口中扩散着,大表姐的身体也愈来愈炙热。

    「大表姐,我爱你。」

    我把大表姐的身体压上,并吻着她的唇,另一隻手则去解开她衣服的钮釦。

    她所穿的衣服,并不像穿裙子般容易侵入,所以我祇好慢慢解她的扣子。

    「啊……不行!」大表姐本能地拒绝着,但是我已经将扣子解开了,而且手指也伸入她的下腹。

    「不要!我……不可以!」

    「大表姐,我爱你。」男人的手指已经伸入她的阴部附近了,她虽然一直未允许我这麽做,但是一星期前,看到我与姨妈那偷情的一幕之后,常常浮现在她的脑海中。所以身体很快就慾火燃烧,虽然口中拒绝,但是下半身早已湿润了。

    当我的手指在抚弄时,更是发出啾啾的声音来。

    「啊……啊……嗯……」大表姐不停地喘息着。

    「摸看看……」我说完将大表姐的手,拉到自己的股间。

    「啊…」在不知不觉间,长裤早已滑下去,那里是一支耸立的**,她吓了一跳,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没关係,动一下,会更大的。」我笑着把腰往她身上挤,大表姐开始笨拙地用手去摸它。而男人的**,不知何故愈膨胀愈大,感觉有点可怕。

    「哇啊…真的变大了。」

    「很害羞哦……」

    「你不用害羞,大家都是这样的。」大表姐整个脸都胀红了。我将她的衣服拉到脚下,并将她红色的裙摆拉起来,而将那巨大的**刺入那秘肉中。大表姐也相当兴奋,不知不觉间,把大腿张得开开的,我让自己的腰部稍微弯一下,便于**的狙击。

    「我爱你,我!」然后她积极地挽住我的脖子,而我抬起她的一隻脚,将我坚挺的**,一口气地刺了进去。

    「啊……呜……」

    我的腰开始前后抽动着,大表姐也配合着我摇动着身体。

    「感觉如何?」

    「呜……呜……」大表姐不知该如何回答,好像炙热的铁棒在体内转动着,祇是一股痛楚与灼热感,但谈不上快感。我的热根整根插入里面,在男人激烈的运动中,大表姐陶醉在从未有过的幸福感之中。

    到了第二回合的时候,我要求浓脂艳抹后的大表姐趴着在床上,因为她的**略嫌宽鬆,我从后面跪着插进去,这样能增加些紧缩力。这种姿势,使我的硬傢伙挺进去的角度正好和方纔的相反。

    她承shòu的刺激又是别一种滋味。难怪她又大叫出声了「啊………碰到了……

    碰到了,哟………哎呀……」大表姐的**依然氾滥着密汁这次是从她自己的小腹,漫过肚脐,往前倒灌。

    我扶助她的**,用力地摇晃我俩密接的部位发出美妙的声音,她紧抱着的头,嘴里哇哇大叫。

    我快马加鞭,到后来抱紧她的腰部,全身一阵抽搐,终于发洩而出。

    大表姐脸上有浓艳的妆扮,她穿着一件低胸的睡衣,隐约可以看见柔软的**,那麽雪白地……

    我一颗心开始跳起来了,她走到沙发前,肯定了室内在也没有别人时,我突然两手搂住她的细腰。大表姐停住脚步,让我吻着她的颈背。她的肩膀弧度非常优美,很有魅力。她的手臂光滑而冰凉,摸起来令人感到舒畅极了。

    「你是白玉凋琢的美人!」我板过她的身子,深深地亲吻着她的香唇,舌头微妙地勾着她的牙床,下体紧紧顶住她的睡衣……

    她的两手渐渐地高举,几根腋毛飘浮着,我可以肯定她的阴毛一定不多,但是很黑。我搂住她的裸肩,发觉她轻轻地抖着。

    我出其不意地将大表姐推倒在床上,然后从衣角伸手进去,我的手滑到她稀薄的草原地带,那儿的肌肤有些冰凉,我的手指头伸向她的闭合处,感觉有些湿粘粘地。大表姐的双腿慢慢鬆开,我缓慢地将手指头勾入她的那里头去。

    「唔………嗯。」她发出鼻音。

    「我要你,我一定要好好的享shòu

    你。」我一面说着,一面努力地勾弄她的阴核。大表姐的嘴唇微抖着,她合着双眼,头部往后仰着,颈部透明雪白的肌肤上可以看见微微青色的血管。

    我开始解除她的睡衣。在她的睡衣里头,竟然是一点儿什麽也没穿。这是平常难得见到的白白**。大表姐张开微微的嘴唇,是一种铮?实谋砬椤?br/>

    我的手开始轻捏她的**,用掌抚摸她的乳沟。她的胸部已经开始起伏着,喉咙发出朦胧不轻的艺语。我的手在她全身上滑动,从她敏感的耳朵、颈部而至柔细的香肩。滑过她凝脂般的**和平滑的小腹,最后停在她胯下的肉缝处,轻轻地勾弄着。我的手指感受到比刚才更强的力量的包围,如果想把手指头深入内部,不加点力qì

    是无法办到的。

    大表姐的双手已经移动到床单上,她的手抓住床单,不停地撕扯着。她的下颚微突着,那是**将临的颠峰状态。期待sex5接sex4于是我坐起身来,对于这样一位白美人,我最初就有亲吻她下体的想法。

    果然,大表姐的阴毛正如我所想的那样,不多,可是很黑。当我将大表姐的双腿分开时,她受惊地叫了一声,随即又带着鼻音地「唔……唔…」叫起来。

    「唔…唔…」

    大表姐把脸侧转,好像在忍受什麽痛苦一般,身体不住地扭转……

    她腋下稀薄而乌亮的腋毛,显得非常性感。我伏下身子,将舌头去舔她阴部的附近,然后在她的阴核上不住地吮吸着彷彿是在吃东西,舌头反覆地移动,轻轻地,左右上下旋着。大表姐很满yì

    我这么做,她忽而传出三两声“嗯,嗯……”的艺语,接着又发出“唔……唔。”的急促呼吸声。

    我将我兴奋膨胀的部份,送到她那柔软的手中,她紧紧握着,开始来回套动。她的身体像波浪般起伏着,我问她说:“怎么样?是我的大呢?还是………”

    “是你的,不得了。”

    “谁的硬呢?”

    “还是你,挺强劲地。”大表姐一面说着,一面自己激动起来,她的舌头开始一出一进的卷着。我凝视着她的下半身,爱抚着。

    片刻之后,我停止爱抚动作,决定要採取**的方式,于是我转过身来,使用舌头轻舔着大表姐的粉红色部位,以增加她的快感。大表姐也很技巧地用嘴含住我的命根子,她吮吸着,使我産生一种既紧凑且柔顺的感觉。

    我非常满yì

    ,这个女人的一切都和自己事先的想像完全一样。我在浑然忘我的情境里,险些克制不住地射出来。于是我惊觉地、慌忙地爬起来。大表姐的那部位已经相当潮湿,且泛起黏液,以接近快感状态了。

    我儘量使她的部位突出,以便插入。我将**沾了些淫液,对准洞口,一分一寸地鑽进去。我用力抱紧大表姐软滑的**,胸部压住她温暖的**。

    “不要太用力,慢慢地………。”大表姐叫着。

    “你喜欢深一点吗?”

    “是,喜欢,但是不要一下子狠冲到底。”

    “里面有什么感觉呢?”

    “很痒、酥麻的感觉。”大表姐开始发出满yì

    的叫声,缠搂在我身上的手也更加用力。我抽动着,一下比一下深入。

    “感到好吗?”“好,太美了………。”她用鼻音答道。

    大表姐的**里溢出温暖的液体。我知dào

    ,这是进入佳境了,于是快马加鞭地挺进。“不行了,唉……。”大表姐叫道:“嗯,嗯……不行了………。”

    我从多次**的经验中得知,当女人说出这种话时,一定还未达最高境界,因爲真zhèng

    上尖峰时,女人是没余力说这种话的。我又改变了作战方法,採取九深一浅的插入,这样更能增加快感。

    只见大表姐的**出入口渐渐地有了更美妙的感受,隐约可以听见发出“嗤……嗤。”的声音。“你听见了吧?”“嗯……。”“真好听。”我说:“真是太美妙的声音了。”**强烈的大表姐,全身泛起了排红的色彩。

    我时缓时快,时浅时深地**着。突然她沙哑地叫道:“啊!是那里,就是那里。”她的手指不自觉地插入我的背部。我于是更加卖力地插进她的肉缝深处。

    我搞过她们几姐妹已经有了经验,我的攻击并不是专注在某一点,而是循着她敏感的周遭,处处使力,处处磨擦。而大表姐叫出“是那里。”的当儿,原来就是她阴壁的右侧。她对于长驱直入时,不如对拔出的回程感到痛快,也就是说,她在被击中深处目标的感觉,不如对抽出时那种刮的感受来的兴奋,因爲这时她会说:“那里,那里。”事实上,我在那昂胀的顶头感到了有点阻挡,那儿的黏液特别浓厚,更像有一道吹气微声。

    我凝神倾听着从她**中发出来的美妙声音。突然,我看见大表姐的眼眶含着泪珠,她躺在床上的脸蛋比平常更妩媚迷人,浓密的睫毛,绯红的脸颊,由其她吐露在牙齿外侧鲜红可爱的舌头,不断地舔着上唇,真是叫人看了又爱又怜。

    我的嘴唇吻向她的睫毛,大表姐的胸部起伏的很厉害。

    我全身起了一阵快感,终于忍不住地射精了,强而有力地喷出来。“呵,呵,呵………”大表姐浑身无力地躺着。我看见她的嘴唇上豔丽的口红,便俯下脸吸吮着。

    我那条**虽已疲软了,但她依旧不肯放鬆地夹着,一点也不想鬆开。我的唇不停地吸吮着她的香肩和粉颈。她似乎不愿见到光线地半眯着双眼。这种神态比**之前更能显露她动人的性感,也使人一望之下,能立kè

    断定她刚和男人做过爱。

    “我有两件事,可是不好开口。”大表姐轻细细地附在我的耳边说。“儘管说吧,我愿意爲你效劳,因爲你是如此地叫我兴奋……我爱,白玉般的你……”“我要的是后面。”大表姐红着脸说道。

    我紧紧地压着她雪白的**,那停留在她肉缝中的**又开始勃起了。大表姐已感觉得到我的变化,全身开始抖动,呼吸又转成急促的喘息,双手抓住了床单,紧张的不能言语。我使用那根恢复了硬度的**,开始行动。

    她喘着气,张嘴土舌地。快感迅速地弥漫了她的全身,刚才咬破嘴唇出血的地方,此刻特别明显。原来大表姐在极端**时,**中的一小部份会突然增大,那好像是凸出了一颗小珠子,使男人的**在带入带出时会有一种轻微的碰撞、磨擦的感觉。我现在开始有点儿辛苦了。一方面要使用**去擦撞她的小珠子,一方面又得使用小手指去勾弄她的肛门。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倒浇蜡烛”的姿势。我让大表姐骑在腰上磨转,然后我的小手指沾些口水,就伸在肛门口轻轻掏着。“啊!”大表姐情不自禁地叫出声。同时那白玉般的**开始大浪般暴起暴落,那双抓住床单的手不停的发抖。“感觉如何?”我仰起头问着。大表姐此刻有着比上一回更强烈的反应,她好像十分痛苦地,喘息着回答:“啊,呵………呵,太好了。”我将力qì

    集中在那条**上,咬紧牙根,配合着她的起落而挺进。我看到她的眼神又流着泪水……。

    大表姐已经到达最顶峰了,翻转着眼珠了,低声地呜咽着。我感到快控zhì

    不了了,于是翻起身来,将她压在底下,把她的一双美腿高举着,狠狠地插抽了百来下,终于又勇勐地射出一次精液………大表姐晕眩了片刻,醒来之后,无限娇羞地说道:“我真是爱死你了,你是最棒的男人。”

    我一点也不客气地抓住大表姐的**,说道:“你真是淫荡美豔的女人,但是你这种淫荡的样子却有说不出的滋味,我看这世界上是很难找到你这种妙女人了。”大表姐微啓朱唇,粉红色的舌头卷伏在嘴中,舌尖贴在上齿的牙龈后面。

    “我要看你的美妙东西。”看着大表姐的整个**,她那粉红色的部位泛着湿润的光泽,两片**微微颤动着………。

    “你说呀,有什么………嗯。”大表姐好像要刺激在暗处的我,带着非常性感的声音说着。我又揉又摸又观察了片刻,这才一本正经的说:“我当然看到了,你真是淫荡的女人,你的**喷过香水搽上脂粉涂了口红,你那里头是柔软的海棉状肌肉,粉红色的,非常美豔。”

    “看够了吧?”“还不够,我知dào

    你正是喜欢被人看的。”我开始俯下脸去,用舌头舔着大表姐的那个部位期待sex6大表姐的小腹开始剧烈地起伏着,双手由紧抓着床单而换到床栏杆,全身宛如水蛇般弯扭着。她的身体娇小,但是**却算是丰满的,那么圆鼓鼓地、白细细地,我胯下物早已紧紧了。

    我终于不耐烦地命令道:“大表姐,你起来给我做吧!”大表姐撑起上半身,掠了掠散发,抓起了我那东西,张开嘴含了进去。她原先白白的肌肤泛起了红润的色彩。她努力地含进、吐出。因爲是俯伏的姿势,所以丰胖的臀部显得更爲突出。

    我的傢伙越来越壮了起来了,大表姐小巧的嘴似乎不容易含住,只见她大口吞了几下,然后放下,喘了一口气又大口地含了进去………我,心想,这美豔女人真是**!

    “很好!”“就这样做好了,很棒!”我的那傢伙越来越坚硬。只见我一骨碌地翻身过来,将大表姐一推一抱,就密乎乎地覆盖上去了。我识途老马地一插而入,开始缓缓地飞天入地,左冲又撞。

    大表姐两手死紧地绕住我的双肩,细长的手指深深地插入我的背部。“唉!……哎呀,我快要………。”她娇叫着。“大表姐,大表姐,你那里面又凸出来了,好棒………。”“是,是的。”大表姐急促地叫出声:“我不行了,我要来了………。”

    我几乎要喷射出来,大表姐用力扭转下体,使我的那根傢伙更深入,更转磨得快。

    大表姐捧起我那根热滚滚的**搽乾淨,并在上面喷了香水扑上香粉,开始又舔又轻咬着。我双手玩着她细腻的**,心想:这个女人**强的惊人呀!

    须臾之后,大表姐发出了“唉!”声,放开嘴。我的傢伙已经膨胀到极点了,于是她整个身子往上一贴。很精巧地,天造地设的两件**器立即交合的密不通风,我在下面开始使力往上挺。双手抱住她的腰围,那种柔细纤弱的身体,给人非常满yì

    的一种触觉。

    我两一句话也不说地摆动着。这种偷欢的情境,既新鲜又刺激。我感到莫名的兴奋。我一再地欣赏她那对白白丰满、迷人的**,心想:真是尤物,真是难得一见的妙女人。

    我仅抱住她的香肩,大表姐顶着舌尖,自作陶醉状。我感觉的到,来了,她的一股春水加上会凸出的珠子………“太美了………”大表姐发出了沙哑的喉音。“嗯………舒服。”

    这时大表姐说:“吻我那里面,吻深一点哦………”我把头探在大表姐的**口了。

    这一天,我偷看姨妈化妆,她脸上化好浓豔的彩妆后,我扑了过来。此时我抱紧了姨妈温热的身体,想去解放她令人垂涎的**。

    我把姨妈按在床上,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先是一阵热吻后,急切的把她脱成只剩奶罩和三角裤,然后从脖子沿着胸前、乳沟滑吻到腹下肚脐,姨妈抖动腰身。

    我慢慢拉掉她的胸衣看见了她绷紧跳脱的**,她把头撇开羞着脸,我抓握她有弹性的**揉捏着,我继xù

    吻着她的额头、脖子,心灵的**正交替着。

    她涂满脂粉口红的**极爲香豔,我舔上她香豔的**,碰触着**的上下部位,她闭着眼有点扭捏,我弹握起她的**,手按抚着腹丘的光滑,稍微动偏了就摸到肚脐下私处,我慢慢拉下她的三角裤,杂乱的阴毛分佈在鼠蹊部和大腿内侧,毛下暗红色的阴肉也微微显出来。那里的肌肤摸起来比较细緻,嫩嫩的,平常男人的眼光是无法透视到这里的。我抓紧她的腰,去抚摸她丰满的曲线,臀部。

    姨妈让我知dào

    她如何解决**,耻骨和耻骨的叩触让我感受到她大腿下身的性需求。我掏出浊黑勃起的**在她杂乱的臀间阴毛上摩擦,我把手摸进两腿内间,手沾到一阵湿热。她感到我的手指慢慢地伸进,屁股也开始摇晃起来。

    我挺着**对着她的两腿间摩擦,她朦胧眼睛扭动着细腰。我吻上她的唇,舌头对舌头的交缠加上沾满脂粉口红的口水,在呜呜声中,我把她的腿缠绕在腰上,手指于是就拨开她的两阴片间,摸抚着她的阴肉。

    手指一根根的摸动,阴肉渐渐湿润,涨红的**肉上皱摺抖动像是在呼吸似的,她微微张开嘴,眼神呆滞地让我手指的动作在她变成淫荡的神mì

    地方游移。

    突出的阴蒂受到刺激而变硬,手指滑触着她眩?拥囊跸鹿乖欤??朔艿姆从臣涌炝宋业亩?鳎?野???崾档钠ü伞⒋笸扰?说拇笸纫坏?蚩?司陀锌赡艹蔂懛⑶榈囊笆蕖n业娜獍舨温兑恍┩该鞯闹??τ驳酶?绷恕n曳???纳恚?湎卵?程?殴杉淙ス鄄炫虼蟀岛斓囊醪浚?嗤诽蜻醯揭跞獾幕?砗宛な??br/>

    呜呜的叫声刺激了我用两手拨开肉唇对着她的会阴部勐舔。**内外咸腥的味道加上她喔喔的哼声,舔过的口水和**内部迸流的淫汁溷在一起,我的舌头把阴蒂由包皮内翻出,沿着涨大的**内外舔到近于下面的害羞部位,伸进了结合的**。我的**已经膨胀得抖动,她的反应随着我的挑逗也开始激烈起来,肩柙、臀部的摆动对男人而言是很兴奋的,我拉着她的头髮,把她的头按在**前。

    **一股脑就塞进她的嘴里。整根的没入,那一根直**着她的嘴,她用舌头含舔着这个直硬弹性的肉物,她脸上散乱的头髮披着,我亢奋地看见她在吸吮我下面的那根。从**舔到**根,再抓弄着阴囊,没想到她会跪在我眼前吹喇叭。而且如此**裸地在眼前!

    几次的吸吮使我快要发狂了,下半身的搔痒使我差些控zhì

    不住,真想要赶紧把**送进她的阴部享shòu

    结合的快感。

    她倚站在牆壁边弯下了腰,浑圆的屁股翘对着我,这个羞耻的姿势竟然在我眼前呈现,我按着她的屁股抓紧了腰,分开她的大腿,一手抓着挺直的**碰触阴部肉缝,**对准了**,向前的一挤,插进了紧密的**中……

    她的**包紧了我热热的**。我急着想要抽动让她发狂。一次又一次肉膜互相的摩擦,她仰着头喉咙哽噎着,胸脯的振动和腰臀的摆动,噗吱噗吱的挺着屁股配合我的动作,忽深忽浅的**动作加上她平时难见到的舒爽表情,我很用心地扭着屁股,转着那一根想要更深入地被肉膜拉到洞内,加强运动。她**受到背后体位直接的冲击,丰满屁股的摇晃夹着男人的那根扑吱扑吱的进出,**被我用手包握着,她害羞的摇着头,这是多么**的景色啊!

    **在洞内乱鑽摩擦,她紧闭着唇、时而眼神像似无助望着坐在旁边的我,我腰力的摇摆加强了,我努力的干着。那根硬挺的**地用力干着姨妈的阴部。

    姨妈感受到了快感。

    在体内进进出出给她快感竟然是我的**,女人的身体真是奇妙,给她刺激和快乐的,就一定是她的男人吗?在我眼前一对**的男女正在做**的动作。

    我趴在姨妈柔软的背上加强**的速度,姨妈的洞内开始渐流出密汁到大腿边。面对男人的贴身动作,透红的脸颊加上下半身夹紧的抖动,她已经很兴奋了。交缠了很久,我突然停止了动作,插出了满含着**的**“你在上面吧!”

    女人在上面是很害羞的,这样的体位就会改变成女人主动。但对姨妈而言是很刺激的,姨妈迟疑了一会儿,动作缓慢地两脚跨过我的脚边,一手抓住我的**,一手撑开自己的肉唇,蹲者身子预备把臀部接近我的大腿上。对准了位置屁股坐了下去…嗯…!

    一个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姨妈全身**的骑在我身上。姨妈两手撑在我的肩上,摇摆着屁股噗嗤地上下套弄我的性器,胸部在我的眼前晃呀晃,我还不时的用手去抓那两粒**!

    姨妈撇过羞红的脸,长髮因摇晃而散乱披肩,她仰着头挺起胸脯接受我的冲击。哼哼哼地套动肉感的臀部来表示她的淫强。我现在在下面已经无憾,我更努力的向上顶,从下面看大胸脯的晃动更是刺激。

    扑嗤扑嗤的声响以让我沸腾到极点。随着快感的增加,**的冲击快让她的理智迷昏了。

    我抬起身来,抱着姨妈做起正常体位。温暖的身体及汗水,让两个人默默地透尽心力,我加速地**着她的阴部,手一直摸她的丰满屁股、大腿,把她的一只腿放在肩上进行刺激一些的交合动作。姨妈的阴肉这时一阵紧缩,一张一合的急速蠕动使得我感受到她要泄了身。

    “我!啊………啊……………啊………………射…精…液…给…我…!”姨妈已达到**,我抱紧了她,腰身贴紧耻部咻咻咻地把精液射到姨妈洞内…

    我摊在姨妈的身上,激情的余韵使两个人的胸口是一直在震荡着的。我疲惫的抽出**,摊躺在一旁喘息着…姨妈两腿张得开开的…,我只见一股白稠的精液缓缓从她的两片泛红的**之间流出来,那是我干姨妈射出的精液……

    九、妈妈的美丽**

    我的房间是二楼的几个房间中最大的一个,而且面朝东南,採光最佳。高中一年级的学生使用这样的房间,似乎奢侈一些由这里也可看出父母是如何宠爱我。

    新年刚过,街上仍留有过年的气象。爸爸利用假期从欧洲回来。不久又回到欧洲的工作岗位的几天后,在假期间受到丈夫爱抚刺激的**,又开始感到强烈骚养。

    或许受到经期接近的影响,在做性梦的中途醒来时,妈妈觉得胯下□润,悄悄用手指摸那里。

    果然,洗澡时才换的三角裤,裤底部份陷入**里,**的。妈妈立kè

    脱去三角裤,和新的三角裤一起拿在手里,走进浴室,此时好像听到呻吟声。

    “是怎么回事呢?”妈妈自言自语。好像是来自我的房间,妈妈认爲不会听错。妈妈急忙推开我的房门,一时之间当然也忘记敲门。站在落地灯前的是我。

    而且我全身**,左手握住一本色情画册,右手握着勃起的**。

    即使女人看到,也一眼可看出正在做什么事。房门突然打开,我无法掩饰自己的行爲,只有呆立在原处。

    妈妈也相同,突然出现意wài

    的情景,使得不知如何是好。甚至于没有发xiàn

    手里的三角裤掉落于地,也忘了身上除了睡衣之外什么也没有穿。我很清楚的看到她睡衣之下的**曲线。

    爲什么不敲门!我愤nù

    的声音夹带着可耻行爲被看到的不满。

    “对不起。”

    虽然很任性,但很少发怒的我这样吼叫时,妈妈感到畏惧。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状况,心慌意乱,觉得都是自己的错。

    我露出前所未有的可怕表情走向母亲。妈妈对我胯下的勃起物産生压迫感。

    身高七公分,体重仅五十公斤的瘦长身体,也许肌肉尚未完全发育,多少予人中性的感觉,可是唯有勃起的**,其长度和硬度不次于丈夫。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勃起力,完全露出背面,**不是朝前,而是朝向天花板。紧缩的阴囊看起来很适合他的年龄,唯有**在妈妈的眼里显得特别大。事实上,确实很大。就算转移视线,我也已经来到面前,不想看也看得到。

    “对不起。”妈妈像做坏事的小孩被抓到时一样,重复说同样的话。

    我看着露出恐惧表情的母亲,然后慢慢蹲下去。妈妈向下看时,我拿起妈妈的两件三角裤。

    “啊………”

    妈妈发觉那是自己掉落的三角裤时,急忙伸手抢过来。可出仍有一件留在我手里,而且是性梦弄湿的那件三角裤。

    “湿了,但有香水和脂粉香味。”我只说这句话。

    妈妈听后心跳不已,全身火热。

    就在急忙抢回来时,我突然隔着睡衣吻**。

    “痛……………”强dà

    的力量使妈妈皱起眉头。过去也有好几次摸到**,当然是从衣服上。

    “妈妈的奶奶好香。”这样俏皮的说着,轻轻抚摸,完全像小孩恶作剧的动作,妈妈还産生做母亲的亲密感。现在却不同,不是抚摸,而是用口吸吻。

    “我要你负责。”

    妈妈对我粗鲁的口吻不知如何是好。

    于此之际,我抓妈妈的手,往房里拉,同时关上房门。

    经常和我在一个房间里,唯这一次的感觉完全不同。后背産生一股凉意。

    妈妈发觉自己薄薄的睡衣下一丝不挂,感到十分狼狈。

    我虽说是我,但全身**。而且像征男人之物在母亲面前勐烈勃起。

    “坐在这里吧。”受到我的摧促,妈妈坐在床边。妈妈感到呼吸急促。

    从**顶端溢出透明的露水。“我弄到一半………就突然闯进来。妈妈给我抚摸吧。”

    妈妈这时才知dào

    要她负责的意思。

    妈妈和爸爸新婚之时,几乎每晚都**,月经期除外。年轻充满精力的爸爸,遇到此时就利用妈妈的手浸缅在性感的世界中。知dào

    这样能使男人高兴的妈妈,以后就主动的这么做。见男人兴奋的模样,妈妈也从中分享到欢悦。现在我要求的就和那种情形一样,是妈妈的手。

    “可是……”妈妈终于开口说话了,但只是形式上,并未说出反对的理由。

    “可是什么!”

    “快一点摸呀!”

    看到我急躁的样子,自己也感到心急,只是无法立kè

    伸出手。犹豫时,我把她的手带到坚硬的**上。

    “啊……。”在这瞬间,我的全身因紧张而发出哼声。毫无疑问的,这是少年表达爽快感的声音。

    妈妈并没有发出惊叫声,然对手理的**硬度,热度感到心慌,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我所持有的性器。

    比丈夫的还要大………………握在手上的感觉确实很好,手掌好像要被弹开。振动的感觉几乎使妈妈头晕目眩。

    “还在干什么!”

    这样受到催促时,妈妈不由得点点头,轻轻的摩擦表皮。

    立kè

    听到急促的乎吸声。和成熟男人的欢喜表情一样,皱起眉头,微张开嘴,不停的喘息。

    奇妙的是妈妈并没産生哀怨或内疚的感情,甚至于对能这样进入我的私生活感到满足。此一满足感像我在幼儿期要求吃奶时,露出**喂奶时的那种满足感。

    “还要………快……快一点……”我的声音好像用哼的。妈妈加快手的动作时,手碰到阴囊,发出声响。

    “啊………啊………啊………”妈妈感觉得出我全身紧张,下腹部抽搐。

    手掌里的**增加硬度,好像更膨胀。男人发生这种现像后会是什么情形,婚后的妈妈当然很清楚。

    “怎么办……………”迅速望向四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接受喷射。床头有卫生纸盒,但伸手□不到。这样分心时,揉搓的动作变迟缓。

    “爲什么呀……………快一点……………”

    受到催促,妈妈又加快速度。

    就在此时,**勐烈振动,喷出乳白色的液体。“噢………唔……”喷射不只一次,次数之多,让妈妈惊讶不已。而且强烈的味道几乎使妈妈昏厥。

    喷射结束时,手里的东西就像泄了气的汽球一样萎缩。我深深吐一口气,仰倒在床上。

    妈妈急忙拿卫生纸擦拭消散的精液。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终于处理完毕,抬起头时,不知何时,我已经起来,坐在床上看妈妈“你快睡吧。”妈妈说完一,向房门走去。

    “妈,等一下………”妈妈回头看时,我手拿三角裤,指向她这一边。

    妈妈突然感到脸红。两件三角裤中,有一件是髒的,而且还被我指出髒了。

    急忙跑过去抢过来时,手腕被强dà

    力量抓住。在不瞭解我的意图下,被拉到床边坐下。我虽然露出说利的眼光,但好像爲强迫母亲做的行爲内心感到羞耻。

    “这样就好了吧。你睡觉吧。”怕伤害到我,妈妈用很自然的口吻说,但声音微微颤抖。

    妈妈准bèi

    站起来,我的身体突然压了过来。由于事出突然,无法支撑,形成拥bào

    我似的仰倒在床上。然后又从睡衣上被我抓住**。

    就在迷惑和犹豫中,我得手从领口伸入睡衣里。我的手火热。

    妈妈无法再镇静,身体也如火烧般的热起来。压在耻丘上的毫无疑问的是勃起的**。妈妈仍有难以相信的感觉。从刚才射精还不到几分钟,却隔着薄薄的睡衣强有力的振动着,正敲着女人的大门。

    我把脸压在乳沟。我闻到香水和脂粉香味。这是对男人而言,不论岁数多大都很怀念,也会引发甜美的回亿。拉开领囗,把**含在嘴里。

    让妈妈困惑的是身体的变化,自从意识到勃起的**压在身上,就産生搔养感,但**受到吸吮时搔养感更加强烈。

    妈妈稍爲用力推我的身体。**突然産生强烈痛感,是**被咬,发出轻微的叫声。就在精神集中于**时,我的手迅速拉开衣摆,抚摸性器,由于未穿内裤,手掌能轻易盖在耻丘上“不能这样!”妈妈用很大的声音叫出来,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同时脸也红了。这不是因爲肉缝被摸到之故,而是産生强烈性感的欢悦声。我的手在蠕动,目的是花蕊。

    “不要!啊……不行啊………你该知dào

    的………”然而,在性梦之后,性器特别敏感,又发生爲我**的意wài

    事件,所以很明显的,妈妈的性器是接受这样的刺激,而且反应也特别快,和心理相反的,对我的手有兴奋的反应。而且快感快速升高。

    妈妈发觉只是这样说无济于事,于是拚命的想夹紧双腿。此一动作也産生反效果。简直像阻止我的手离开。我也趁此机会将手指插入**里。

    “妈………好热………而且**的,……”

    我兴奋的口吻使妈妈无地自容,更坏的是受到这句话的煽动,**开始微微蠕动。妈妈觉得体内深处有东西溶化出来。而且另外的手指也侵入到**里活动。

    “啊……”拚命的想不发出声音,可是忍不住的发出哼声。

    “妈………是舒服了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