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8 部分阅读

作者:1145892305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我发出激动的声音,身上只賸下乳罩和三角裤的雪子也忍不住阻止。

    「已经够了。」

    妈妈的意思是祇要洩出来就行了。

    「不,让我弄到满足为止吧……我已经没有感觉,大概痲痺了……真难为情,好像又有**了。」

    妈妈的**已经通红,从可怜的双丘沟里流出粘粘的蜜汁。

    「你……你会和以前一样插在妈妈后面的洞里吧……妈妈今晚希望屁股能得到满足,你可以继xù

    弄,但等一等要给这个屁股满足才行。」

    妈妈从嘴里发出淫荡的啜泣声,同时要求肛门**。

    「把**弄成这种程度,如果还不肯肛门**,我是绝不答yīng

    的!」

    「对,今晚我们都回到以前那种样子吧!」

    妈妈说完从眼里露出淫糜的神色看自己的儿子我。

    三个**的人在一个床上,任意採取淫荡的姿势。把化妆镜拉到床边,从镜子里看到三个**,一下接吻,一下互相看性器。女的自己涂脂抹粉搽口红,我亦往她们的**上喷香水、扑香粉、搽胭脂,使这个房间里充满欧洲高级妓女房间里的气氛。

    「妈妈,还从**流出蜜汁吗?」

    「我想要了。」

    妈妈拉开仍在刺痛的双丘,把囗红涂在**上。囗红有很多支,妈妈也拿起一支在自己的**化妆。二个女人的**都紧闭。大概有十天了,这二个美丽的女人都没有过香艳的**,因此都像处女一样紧紧封闭洞囗。

    妈妈拿囗红开始玩弄我的**。一隻手握紧根部使其直立,用另一隻手在**上涂满脂粉,又在**上涂口红。

    「妈妈,我们很像铮?龅男耘?ァ!刮宜低晡??Γ?业亩?骱芸煊财鹄矗?孤杪韪械礁咝恕?br/>

    这时侯妈妈露出怨尤的表情看我。

    「用囗红化过妆了。我,你肯插进来了吧!」

    「妈妈,我还是不大起劲。」

    直接了当的说,就是不愿意。妈妈美丽的眉毛皱了起来。

    「你想一想当初吧!插进去后不想拔出来。就这样干过五次呀,一枝口红都给你用光了。」

    「妈妈,不要这样,不要用怨恨的眼光看我。」

    妈妈凝视儿子的困惑表情。

    「我,你在想其它的女孩儿吧!妈妈能看出你的心理。」妈妈这样说时,儿子点头了,确实是点头了。

    「那个女孩是谁?是那个女孩儿吗?」

    「是,是那个女孩儿。」

    「你在想那个被轮姦的女孩吗?」

    「我喜欢她。」

    「已经不行了,完全投靠轮姦她的男人了。女人都会那样的……」

    「」也许是吧!但我喜欢。」

    叭的一声妈妈的手掌打在我的脸上,然后立kè

    採取狗爬姿势。

    「你,快插进来吧!快……不要让妈妈没有面子。」

    可是我双手抱在胸前没有动。雪子很有趣的看着我们的样子,但突然显示出淫艳**的老前辈的风度立kè

    趴下,让自己的屁股和妈妈的屁股排列在一起。

    我从化妆台拿来粉刷,我在粉刷上沾满乳液。

    「妈妈,让我看腋毛吧!」

    「什麽?这个时侯看腋毛干什麽?」

    妈妈一面说一面高高举起一隻手,露出腋毛给我看,妈妈在旁边笑。

    「妈妈,你不要笑。啊…,手酸了,我还没有好吗?」

    听我说好,妈妈才放下手。这时候**的粉刷转到**上,妈妈开始呻吟。

    「妈妈,怎麽样了好吗?」

    「好……痒痒的好舒服……不要只顾在**上,还有下面的洞。」

    「啊……不要这样欺负我,快在下面磨擦吧!」

    用粉刷在妈妈的肛门上磨擦,粉刷上沾满乳液,搽出大量又香又白的泡沫。

    「好……好……啊……这样的弄法真好。」

    雪子立kè

    开始扭动屁股,然后和妈妈一样要求**也要磨擦。

    「用那个东西玩弄我的阴核吧!你妈妈已经弄够了。求求你,开始弄我的阴核吧!」

    这时候我立kè

    搂抱雪子的腰,然后用力旋转她的身体,露出雪白的肚子。这时候我来到妈妈的头上压住雪子的双臂,妈妈也爬起来开始吸允雪子的**。妈妈的动作非常巧妙,雪子的**立kè

    开始勃起。

    「分开大腿。」

    我这样说时,雪子好像豁出去似的从雪白的大腿间露出**。

    「你,不要把我弄痛。」

    双臂被压住,**被巧妙吸允的雪子不所的呻吟也皱起眉头,但整根手指插入**里。**里虽然已经湿润,我不顾雪子痛苦的样子继xù

    用力推进去,雪子发出淫乐的叫声。

    其余人都屏住气凝视手指插入**里的模样。我低下头吻勃起的阴核。我讚美那里的景色,不停的亲吻,也用粉刷在最敏感的阴核上磨擦。

    我在雪子歎息的嘴上亲吻,妈妈再度吸吭**。可以说每个人都讚美她的**,为她的**陶醉。

    雪子感到至身都被金光灿烂的色情感包围,轻飘飘的向天空飞去。

    「求求妳们……谁在我的屁眼上……那样我就会啊……」雪子像说梦话,我被那种表情完全迷惑。那是花的化身,不然就是白蛇的化身。

    「我给雪子的屁股插进去吧!」

    雪子好像很高兴的扭动屁股,做出狗爬姿势高高抬起屁股。

    「快插入这个无耻的**的屁股里吧!」

    我脱光衣服,抱住雪子的雪白屁股就用力刺入**里。

    「啊……啊……」

    火热的**从肛门静脉丛通周的刹那,雪子发出从肺腑里挤出来一样的哼声。

    雪子坐在我的怀里喝涂口红,脸上露出恍惚的表情。因为她的屁股还是火热,有我的**深深插入**里。

    这是从狗爬的姿势直接变成坐在我怀里的姿势。

    「雪子,屁股满足了吗?」我的声音含着笑意,充满信心的样子。

    「雪子,回答呀!」

    「太难为情了,还是先让我涂口红吧!」

    「说,快说!」

    「是,很满足了。让我在香艳**中洩出来的,祇有你……」

    雪子陶醉的看镜子里浓脂艳抹的自己。

    「啊……我的脸像浓脂艳抹的妓女……像淫荡的妓女……因为快感太强烈了,妓女也快要消失……你,先不要射精,就这样一直插在我的**里吧!」

    这时候妈妈的**是被我的手指插入,而且勃起的阴核上涂满脂粉口红。

    「妈妈,我做了梦。」我一面抚摸**一面说。

    「什麽梦?是好梦?还是坏梦?」

    「妳们成为美艳的妓女,打扮得极为浓艳的妓女,脂粉口红涂抹得特别多特别艳的淫荡妓女,妳们轮姦我!」

    妈妈和雪子笑了,我也一起笑,妈妈眼睛又转向化妆镜。

    镜子里照出另一组的浪态。穿着黑色性感的衬裙,妈妈像狗一样趴在那里,用嘴贪婪的吃我的**,她的头不停的上下移动。这样的样子在镜子里和雪子的淫荡模样排在一起。

    雪子为镜里的景色陶醉。脸上露出艳丽的微笑,用手抓紧插入**里的**根部。

    「我给你这样弄。」

    「你还不能射,绝不能射出来!」雪子一面说一面开始呜咽。

    妈妈去香港,去那里和爸爸见面。是二天一夜匆忙的旅行。明知dào

    很快就会回来,但我的心里感受到很强烈的寂寞。在学校时还不严重,可是回到没有人的家里时立kè

    感受到可怕的寂寞。我丢下书包坐在餐厅的椅子上发呆。

    今天在教室里出现一个话题,那就是二年级的日本少年青木戒烟,服装也变了,在级任导师前发誓要做一名好学生,不知是真是假。

    总之,青木淳是突然转变学好,而这种转变的动机,是给一个女人做为爱的証明吧!我是这样想,反过来说,是女人的爱情使青木重新做人。

    日本美女酒井伊代在教室里表现的态度,最近是开朗多了。哀伤的阴影已经消失,眼睛也恢复光彩。没有人知dào

    轮姦的事,伊代的开朗态度有一种生命复甦的感觉,同时也有恋爱中女人的气氛。

    酒井伊代爱上青木淳,青木淳也以伊代的心做为支柱,重新做人。我在心里想,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是失恋了,我在教室里从后面看酒井伊代上课时的背影。

    下课后,我到体育馆练习,正在脱汗湿的练习衣时,星仔我走过来说。

    「听说青木离开他那做流氓哥哥的公寓回家了,回家后还帮忙做生意。」我在心里想,大概会吧!

    「我妈妈今天去香港,是去见老爸,但住一夜就回来了。」

    「喔…,那麽妈妈今晚就住在香港旅馆里,夫妻要**了。」

    「不要嫉妒。说起来我们都有很奇妙的青春,是不是?」

    「有一天会结束,因为你的老爸会回来,结束了!我真想死啊…」

    星仔我这样对校园的天空大吼一声后,丢下我,勐踏脚踏车一个人走了。

    我回到妈妈不在的家里。感到很寂寞,想起小时候看到妈妈不在就哭泣的情景。

    电话铃响了。

    我想,一定是妈妈打来的电话,母亲不在,要他过去吃晚饭,我站起来,懒洋洋的拿起电话。

    「是我,妈妈。」

    「妈妈,是从香港打来的吗?」

    「是,刚才从一流的广东餐厅吃完饭后回到旅馆,也刚弄完夫妻的第一次**。爸爸说妈妈的那种哭声使他非常怀念,所以他的行为非常凶勐。」

    「爸爸在旁边吗?」

    「傻瓜,爸爸在旁边的话怎麽能说这种话。爸爸高高兴兴的洗澡,因为出很多汗。我……第二次时,妈妈想要求爸爸为我的**涂脂抹粉搽口红,这样可以吗?」

    「不行,妈妈,我不答yīng

    。」

    「为什麽?为什麽啊…?」

    「妈妈的**是给我涂脂抹粉的,所以不能再给别人。」

    「可是,妈妈的身体像火一样热。妈妈要像淫艳妖女一样的想引诱爸爸把口红插入**里涂抹。」

    我大声叫起来,但立kè

    产生莫名奇妙的哀愁感。

    「你这样拒绝,妈妈也很高兴。哦,爸爸快要出来,我要挂断电话了。」

    刚挂上电话,电话铃又响了。这一次是小姨妈打来的,正如我的猜想,要我去家里吃晚饭,因为刚才接到妈妈的国际电话,我的身体里产生性慾。

    我一面幻想小姨妈的美丽**一面答yīng

    马上就去。

    在前往小姨妈的家,我在中途停下脚踏车

    那是在酒井药房的一面。伊代的母亲雪子在灯光下站在店门前,脂粉口红涂抹得极为艳丽,美的令人震惊。我从脚踏车下来。

    「是你!」伊代的母亲雪子笑着说。

    我点点头走进清洁的药房里。美丽的药剂师急忙跟进来问我要买什麽东西。

    「伊代不在吗?」

    「他不是来买乐,而是来找女儿的,可是现在女儿不在。是去青木淳的家里。一年级的伊代给二年级的青木淳补习数学或英文。」

    「伊代出去了,可能要晚一点回来。要不要进来等,我给你泡茶。伊代是有事去了亲戚的家理。你母亲好吗?」

    「好,我可以进来吗?」

    我一面说一面想,我在做什麽事。可是身体里的性慾快要爆zhà

    一样的沸腾。

    酒井雪子走在前面,好像故yì

    扭动腰肢,我很敏感的感觉出来。

    雪丘进入房间后突然被我抱住。

    「你怎麽啦?吓我一跳。」雪子这样说。可是没有反抗,也没有吓一跳的样子。

    「你,放开我吧!」

    「不要。」

    她去关房门,所以我放开她,把店门关好。

    「在床上来吧!我喜欢高中生,不是高中生我恐怕不行了。如果你肯保密,我们就来吧!可是祇有一次,祇有今晚一这一次,可以吗?」

    我迷上她身体和香艳的脂粉口红。

    「不要问我过去和那一个高中生发生关係。什麽都不要问,和我**吧!**后就忘记吧!我做这种**的事,这是最后的一次。我相信你会保密,所以做最后一次的玩火。」

    她关上店门,在里面的房间上卧具,伊代的母亲雪子身上只賸下一件白色衬裙,这样说完以后就熄灭床头灯。

    房间理变成黑暗。在黑暗中微微浮显白色的肌肤,闻到甜美的女人味。从动静中感觉出来脱下衬裙和三角裤后,一阵翻动毛毡的风,雪白的**躺在卧具上。

    「你来吧!我已经脱光了,是**的,快来吧!」甜美的声音诱惑我。

    我脱下t卹丢在榻榻米上,然后脱裤子。

    「实在太黑了。」我对没有灯感到不满,也觉得不自在。

    「黑才好。要和女儿的男同学**,不黑就难为情了。你什麽也不要问,还要不告sù

    任何人,包括伊代在内,这两件事你一定要答yīng

    」

    「是,我答yīng

    ,什麽也不问,也不对任何人说。」

    我**后拉起毛毡进入被窝里。腿和腿碰到,温暖光滑而有弹性的大腿,在缠绕一起时,我的**激烈勃起,产生射精感。已经是**高手的这个高中生,几乎要做出像童男子一般的事情。我用力忍耐,转移注意力。

    「你怎麽啦?」

    「啊……差一点要射精……但已经不会了。」

    我在黑暗中露出笑容,伸手摸雪子的膝盖,是圆圆的膝盖,从这里向上摸去,有非常丰满的肉感。摸到腰。她什麽也没有穿,**躺在那里的女人露出美丽的曲线。我的手顺着曲线抚摸,从腰摸到屁股上。感觉出在这刹那女人的身体开始紧张。

    「你的**很美。」

    我一面说一面尽情的抚摸。丰满而光滑,因此臀沟显得很深,**在很深处的感觉。

    雪子好像要保护那个部位似的缩紧肉沟,但不停在屁股上爱抚时,肉沟开始鬆弛,同时开喘气。

    我摸到富有弹性的**房。我的手掌是比较大的,可是他的手掌也容纳不下丰满的**。在黑暗中无法用视线,所以祇有用触感享shòu

    成熟的**。

    「不但屁股大,**也很大。」

    我张开五指抓住左边的**时,不如为何雪子的屁股好像跳动一下,然后轻轻握住我正在巧妙揉搓**的手爱抚。

    「好像你对女人的身体很熟悉……啊……很会弄……你确实瞭解女人……」

    「我不会。」

    「你是不是喜欢伊代呢?」

    雪子的声音好像自言自语,大概是因为**的快感太强烈,精神已经不能集中。

    「我现在实在抚摸学校最美的酒井伊代的妈妈的**。」我说完就开始玩弄圆圆的**。

    「是啊…,你在摸伊代母亲的**……伊代的母亲因为**涂满脂粉口红,被你玩弄所以很兴奋,下面也流出水了。」

    雪子好像忍不住扭动屁股时,我含吻了她的**。

    「你的脂粉口红也许比伊代的还要香……抹了脂粉口红的**像成熟的果实。」

    「啊…,我想你该插进来了……已经这样**了……要立kè

    插进来……快一吧……伊代也许要回来了。」

    「伊代的妈妈……你要把什麽插入什麽地方呢?」

    「你这个人想欺负我,一定要我说出来吗……在**里……把你勃起的**……插入我那**又骚痒的**里吧!」

    「你说的真大胆。」

    「你又不是第一次插我。」

    「是你要我说出来的。求求你,快点把你的有活力的**给我吃吧!插入伊代母亲的身体里吧!」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起来打开床头灯。雪于的雪白**出现在灯光下。我的右手抚摸女人的**,左手压住女人的肩头。

    「让我看一看出生伊代的地方。」雪子产生有如被奸般的感受。身体里出现甜美的奇妙痲痺感,像懦弱的野兽立kè

    失去抗拒力。

    「你打开灯我也不反抗……你自己看生出伊代的地方吧!」

    雪子用双手摀住脸,任由他分开大腿,好像很大胆的露出有黑色的阴毛围绕的**。不过灯光照在肚子上,**是在阴影里。

    「还是很暗。」

    我说完就举起床头灯,拿到雪白的双腿间。受到灯光的照射,阴影消失,很清楚的看到**的颜色,和洞口**的模样。

    「这就是生出伊代的地方。」

    用双手盖在脸上的这个**的主人,发出羞耻的哼声。我低下头用嘴吻那里,然后悄悄说。

    「我喜欢伊代,这是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的祕密。」

    「果然如此。」雪子说的时侯双腿颤抖,因为吻过的阴部已经像火一样热起来。

    「伊代已经有男人了。所以你是没有办法了,祇有把我当成伊代。」

    「你比伊代美多了。」

    「是吗?是说真话吗?这些都不重yào

    ,快点插进来,我快要疯了!」

    我非常镇静,几乎到残忍的地步。又是瞪大眼睛贪婪的凝视。**是抹上脂粉口红的,但下腹和大腿根是雪白的。有弹性的皮肤上能看到青色的静脉,有蜜液的洞口有胭脂口红的颜色,丰满的阴毛形成美丽的三角地带。我又低下头奉上亲吻,但这一次是伸出舌头开始在那里舔。在涂满口红的**上从下向上舔,舌尖碰到阴核。阴核已经充血勃起,我在这理不停的用舌尖拨弄时,从洞口溢出大量的蜜汁。

    「求求你,快插进来吧!」

    雪子的声音已经变成迫不及待的啜泣声。双手不知何时离开了,握紧垫被的边缘端。枕头已经不在原位上,扬起头露出雪白的喉咙。

    看起来像蛇是妖艳的白蛇,这样的形象和二个女人的性感模样重叠。他分不清对方是姜佐子还是妈妈,还是雪子,在模煳的感觉中,我把火热的**插入艳丽成熟的**里。

    刚一进去,雪于就贪婪的开始扭动屁股,张开嘴好像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双脚围绕我的腰上勐烈扭动丰满的屁股。

    「啊……用力……用力的插吧……太好了……你真会弄……生出伊代的地方像火一样热了,啊…要洩了……洩了!」

    走出药房,从脚踏车的握把和脚踏板都滴下水珠,不知何时开始下雨了。汽来往很少,行人更少,从路两侧的房屋射出来的灯光,在雨中显得很美。

    我的魁梧身体躲在药房的屋顶下避雨,想到母亲是不是正在看香港的灯海,香港的夜景是全世界最美的。

    这时候我莫名奇妙的眼睛里涌出泪珠,灯光开始朦胧

    「你。」

    好像故yì

    压低声音。这不是幻觉,是真实在在的声音。回头看时,在侧门边有一个影子向他招手。那个招手对我产生强dà

    的吸引力,使他无法抗拒。

    「下两了,带伞吧!」

    雪子对我说。可是并没有拿伞给他,用眼光催促我进去。我从刚出来的门走进去,雪子锁上门露出艳丽的笑容。

    「伊代会很晚才回来。不用担心她,刚才对不起了,刚完就催促你走。对不起,再进来一次吧!」身上穿的祇有一件白色的衬裙,我看着她性感的姿态。

    「你!看,你看!雪子立kè

    撩起衬裙,露出下腹部,我看到雪白的肚子和三角形的阴毛。我感到一阵目眩,同时心中好像有魔鬼向他走近。

    「看吧!」雪白的手指做成剪刀形,雪子自己分开大**给他看,那里**的还有白浊的液体,那是我刚才大量放射出来的精液。

    「你,你要丢下这个东西走吗?我不要你走!」雪子说完就像不能站稳似的蹲下去。

    「性慾是魔鬼。」伊代的母亲开始在那里呜咽,一面哭一面露出哀怨的眼光看我。

    我脱鞋走进房里,立kè

    脱去所有的衣服。外面下雨,气温下降有一点寒冷,但我的**微微出汗,**已经挺立。

    「躺下!快躺下!」我发出吼叫般的声音。

    「快抬高**躺下去。」

    我不顾一切的抱住雪子接吻起来发,强迫使她躺下。

    「随便你弄吧……看伊代的母亲有什麽样的**,也看肛门吧……」

    一面说一面高高抬起雪白的丰满屁股。在我的面前出现**和**的**。

    「母猪!你是伊代的母亲就应该知耻!」

    「随便你说什麽……就把这个母猪当成伊代用力插进来吧!但这是最后一次,真zhèng

    是最后一次。从明天起我们就是不相关的人,知dào

    吗?」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干第二次……也没有想到你会把我叫回来……你真是淫荡的女人。」

    「插进来吧!你究竟和什麽人有过性经验……真奇怪……你会使女人痛快死了。」

    「是在香港的美艳妖妇。」

    「香港?去当妓女?」

    「这个不关你的事。」

    我脸上出现微笑,用手摸一下自己的火热**,打在**的肉缝上,溅起蜜汁发出清脆的声音。

    「求求你,插弄吧!就把我的**当做伊代的**,用那美妙的淫棒插弄吧!」

    雪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兴奋之故流出大量蜜汁,顺大腿流下去。我在**上也用****很多次。雪子说,要想插入那里也可以。

    「伊代!」

    我大吼一声插入雪子的阴孔里。**二、三次就产生火烧般的热感。雪子也摇动丰满的雪白屁股,二个人的下体相碰发出很大的声音,有如野牛的**。

    雪子好像在说话。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要求不停的**。当我听明白时已经来不及了,我开始射精。

    「不!!不要射!不要射出来!我还要!!」雪子大声的歎息着。

    「去洗个澡吧!」

    我出来了。

    「回去吧!把今晚的事情完全忘记。雨好像也停了,我不会再叫你回来的。」伊代的母亲雪子说完就去打开门催促我赶快走。

    「我很满足。」我一面穿衣服一面说。

    「不要说这种话了,趁伊代还没有回来快走吧!」

    我在心理想,已经完全失去伊代。用沉重的脚步走到外面。外面还下着濛濛细雨,在灯光的照耀中像一片雾。我扶着脚踏车,用空虚的眼光看着雨景。

    口中喃喃自语着,「雪子……」

    我的小姨妈名字叫做柔柔,她真可说是天生尤物,她雪白的肌肤、乌黑光亮且长及腰部的秀髮、丰满坚挺的**、细腰肥臀再加上修长的双腿相信没有男人看了会不血脉贲张的,更重yào

    的是她那宛如天使般纯真温柔的容貌丝毫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任何人看了都一定以为她祇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妙龄女郎,而她也一直是我心中最爱慕的人。

    我去年暑假时和小姨妈住过一段时间。酷热的天气更加令我的慾火难以控zhì

    ,每晚我都故yì

    等到小姨妈洗完澡后才进浴室洗澡,目的当然是为能够拿着小姨妈的蕾丝内裤自慰。或许是小姨妈对白色情有独锺吧!她所有的胸罩和内裤都是由白色丝质或是薄纱製成的,而且样式都极为性感。当我拿着小姨妈刚脱下且还留着体温的内裤靠近我的脸时,一股澹澹的幽香便向我的鼻子飘来。哦!这正是小姨妈残留的体味,一想到这就使我更加的兴奋,接着我便将小姨妈那柔软的内裤包住我早已朝天翘起的小弟弟开始自慰,恍惚中感觉就好像我的小弟弟插入小姨妈的**中一般,让我达到了**。虽然明知dào

    这样对小姨妈是一种亵渎,但我实在是没有其它的方法来发洩我对小姨妈满腔的爱意。

    后来就和小姨妈干上了。

    今天刚和雪子玩过,急忙赶往小姨妈处。

    「为什麽来得那麽晚?」

    「我路过雪子家,在她家坐了一会。」

    小姨妈刚洗好澡后,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就出来涂脂抹粉浓艳化妆。

    小姨妈笑和我一同走进她的卧室。

    因为我已经知dào

    小姨妈跟我同样也都有需yào

    ,我靠在她的身边,抚弄她的头髮游过她的耳垂,轻碰她的双唇,尽一切的在挑逗她。

    大胆开放的她也不讳的跟我说,「想不想跟我作爱?」

    说完翻过覆身趴在我的身上,小姨妈开始用那香嫩的舌尖舔触我的嘴唇啊…

    她要,她还想要哦。虽然隔着内裤,但小姨妈张开小口把茎管含在嘴里,一股热气从**上直传心坎不在意的打个寒颤。

    也许如此已不能满足于她,于是小姨妈把我唯一仅存的内裤拉下,坚挺的**瞬间弹跳出来。小姨妈一口将我**含在嘴里,不时的还用舌尖舔触我的马眼。

    小姨妈光滑的舌间温柔的在**上蠕动,尤其是在根部经过阴毛到达阴囊上被温暖的唾液包围,真的有如上天堂的幸福感。

    啊…,这不是作梦,是小姨妈在给我吸吮!我想用自己的眼睛确认,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下体。

    啊…这是真实的小姨妈确实的把**含在嘴里,吸得好深。似乎让**碰到喉管然后吐出,吐出时也不忘记让舌头纠缠在**的四周。

    小姨妈用涂满口红的红唇夹紧后,上下的磨擦,下半部还受到手指的温柔爱抚。

    啊…真的不行了,我将小姨妈的头拉起让她躺在床上。褪去她的衣物?个迷人的身躯映在我眼底,轻抚着小姨妈的**,温柔的用舌尖舔触她的**,把**含在嘴里,吸吮可以感觉涂满脂粉口红的**开始膨涨。

    我的舌尖也开始由**、乳沟、肚脐、小腹阴毛、大腿根部运用舌头轻点爱抚,最后我用舌尖碰触她的涂满脂粉口红的**,小姨妈似乎要崩溃了。

    而我更深入的用舌头进入阴穴,像一头小蛇在她穴内搅动。

    「啊…不行了,我要你,我要你插进来!」小姨妈抓住我的**往阴穴送,一口劲就全根没入。

    「唔!啊…啊…」小姨妈用最狂野的声音来表现出她的满足感。每当**深深插入时,**里面的粘膜就好像溶化,子宫也产生一阵阵的灼热感,贪婪的夹住**不放强烈的连成一体。

    「啊…你插得我好舒服,我要洩了。」

    「我的**好吗?」

    「好,太好了,你的是最好的啊…」

    小姨妈狂野的把声音表现出来,性的呼喊让我更加的投入,**插入,一次比一次强,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深入。阴毛与阴毛之间的磨擦,**与阴穴的**。

    唔,太美了,看着自己的下体,**被**紧包含着**时所产生的卜吱卜吱声,小姨妈被插入所产生淫浪的呼喊深深的刺激我的大脑。我的**,让我狠狠的插入,尽情的狂放,直到要啊…我要射了!

    我将**拔出,用手不停的搓动,小姨妈也看出我的企图,用手提起我的**,往自己的嘴里塞。啊…啊…啊…浓浓的精液要射出。

    母亲的成熟**、

    在怎麽样也做不到那种事,这样的心情和为我牺牲的心情,在妈妈的心理交战。从火车窗外看到外面的景色。妈妈留下我,独自做二天的旅行。拜託邻居照顾我的三餐,所以没什麽好担心。

    昨夜在第二次的拥bào

    中,快要达到最**时,我提出的要求,对妈妈而言,可是晴天霹雳。就一般常识来说,绝对不可以接纳,当然也没有答yīng

    我的要求。

    在快感越来越**,脑海就快变成一片空白时提出要求,妈妈只顾追求更大的快感,所以根本无法回答。也许将这种情形看成是允诺,在性的暴风雨过后,我再也没有提及此事。因为事情严重,妈妈也没有勇气再问这件事。

    我的要求是妈妈和他的几个同学或学长**。按一般的观念,应该严词拒绝,但若因此使我受人欺负则又另当别论。条件是每个人祇有一次,想和妈妈**的人似乎不止一个。

    我要作那孩子的防波堤,这样的念头是否真的有用仍有待商榷。

    妈妈趁我上学时,给我留下字条后带着简单的行李离开家。

    「突然决定和朋友去温泉,准bèi

    去二天,三餐等都拜託隔壁的阿姨了。」当然没有朋友,祇是为了方便而说的谎言。没有写目的地。妈妈准bèi

    去曾经去的瓣天岛温泉,不想去很远的地方,太接近家也不好。

    到达旅馆后,妈妈立kè

    去大浴池。可能因为不是假日,游客较少。

    距离妈妈不远的中年女人催促孩子从浴池站起来时,由正面看到那个女人的性器。毫不掩饰的露出比妈妈浓密三倍的阴毛,跨出浴池。妈妈偶然回头看时,正好从正后方看到胯下,急忙转开脸。不是说那个女人的性器有多丑陋,祇要是结婚后生育过的女人大多是那种情形。

    妈妈觉得女人的业都集中在那里,女人对性的执着和贪婪,似乎都在那里面。在大浴池里有十多个女人,她们脸上的脂粉口红还没有洗去,她们有没有和自己的儿子发生过**关係呢?大概祇有妈妈一个人吧!也许,不是也许,大概我是最淫荡的女人,由于和儿子发生**关係,实在是偏离一般规则的范围,不能以儿子要求做为借口,社会也不会接受那样的理由。一定是藏在妈妈内心深处的魔性,借口我的慾望窜出来。

    妈妈发觉自己的心理对我的可怕要求,似乎准bèi

    接纳了。为阻止同学或学长欺负我,把自己的身体奉献出来,这种事根本不是美谈,不过是替自己找一个借口罢了。

    从母亲的立场看,我不止是任性,而且特别爱撒娇。自从纯一郎去国外工作后,这种情形更严重。

    然而,我很高兴的包容她,如果说母亲在照顾不到的地方,我受到欺负,那麽妈妈祇有自己做防波堤了。

    此时,妈妈突然想到自己的性慾很强烈,为什麽会这样呢?因为在这无人的空间里,唯一想到的竟然是我的**。

    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会产生如此的念头吗?身心都获得解放时,应该忘记一切,形成真空状态吧!

    可是妈妈想到我的巨大**,浸缅在淫荡的情绪里。几乎每晚我都来卧房,今晚当然不会来了,应当为能得到休息鬆一口气才对,可是妈妈却产生空虚感。

    当发觉那是**的空虚感时,妈妈更认定自己是淫荡的女人。有如云海的水蒸汽更增加她的空虚感。

    如果是在前些日子,这时候会有我的手到处抚摸,但现在没有。

    这种寂寞感究竟是什麽?有了这样的念头,**产生搔痒感,像在呼应似的,下腹部也产生难以忍耐的搔痒感。

    妈妈想到今晚无法入睡时,大浴池的门突然打开。距离妈妈的距离有一段距离。

    「哇,什麽也看不见!」年轻女人的声音像是来自远处。从妈妈这里隐约看到女人矮小的曲线。可是对方除非仔细看,是很难看到最里面倚着牆的妈妈。

    不知为何,那女人立kè

    走出去了。大概祇有她一人感到害pà

    吧!妈妈这样想像后露出苦笑。妈妈觉得如果是婚前的年轻期,也会和刚才那个女人一样不敢进来。这是証明了过去的人生中有了很多的经验,胆子也变大了。

    正在想的时候,又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这一次是两个人,而且从人影判断,另外一个好像是男人。

    「看,没有人吧!」

    「嗯…不过,男浴那边也是没有人的。」两人似乎都没有发xiàn

    妈妈,蹲下身,彼此给对方浇水。此时,男人突然把女人搂在怀里接吻。妈妈感到困惑,想到咳嗽一声,以表示有人在这里。但心里的另一个妈妈要求继xù

    看下去。是很长的热吻。

    两个人的身体终于离开时,女人就用娇柔的声音说:「不能在这种地方,会有人来的。」说着,想推开男人的身体。

    「有人进入更衣室,在这里立kè

    就能看到。我想不会有人来的,而且,」

    「啊…,讨厌!」女人突然发出兴奋的声音。

    「你这个人真是的,立kè

    就变成这样大了。」妈妈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失去镇定。虽然看不清楚,大概是男人要女人握住**。

    「你还不是一样,都这样湿润了。」听到男人取笑的声音。

    「有什麽办法,是身体太敏感。」女人很开朗的回答。两人再度拥吻,惊人的就是这样身体重叠,倒在磁砖地上。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看到年轻男女**裸的交欢场面妈妈一动也不动。刚开始还认为真不像话,但很快就把全副精神集中在两个人身上。因为在朦胧的蒸汽中,又距离相当远,看不清细部的动作,但还是看得出男人的身体重叠后向下移动,进入分开成m型的女人双腿间,不用过去看,也知dào

    在做什麽。

    女人很快的发出难耐的声音,双手抱住男人的头。不止是温泉的热水,还有另外的理由使妈妈的全身血液喷张。幸好祇有双脚置于浴池,如果是全身泡在里面一定会热晕。

    「好舒服。」听到女人的声音,妈妈产生自己的阴部也被舔的感觉。妈妈觉得自己的**膨胀,**也突出,而且不止有这种反应,还带来搔痒感和痲痺感,花蕊更加湿润。

    「啊…,祇是这样舔就快要洩了,」女人也不在乎头髮弄湿,甜美的哼声,不停的摆头。

    不知何时,妈妈用自己的手抚摸胯下。她是人忍不住要这样做。**的花蕊欢喜的蠕动,似乎想把手指吸入到里面的深处。手掌不小心碰到敏感的阴核时,妈妈不由己的发出哼声。

    可是只顾作爱的两个年轻人,根本没有听到。

    「我想要了,进来吧!这样快要洩了,还是插进来吧!」妈妈很想说同样的话,恨不得立kè

    嚐到唯有女人才知dào

    的**插入的刹那充实感。

    「这样的想插进去吗?」

    「要,插进来,****了,我好想要。」

    妈妈听到如此淫荡的声音,感到一阵目眩,恨不得也说出同样的话。

    「你想要插进那里呢?」男人开玩笑似的说,但充满信心的样子,这好相他们两人习惯上的前戏。

    「啊…,快用力插进我的**里吧!」

    妈妈对这个女人产生嫉妒。发觉那是没有道理的嫉妒时,妈妈忿怒似的把食指和中指插入自己的肉缝里。括约肌夹得很紧,表示**已经等待许久。妈妈开始不停的**。

    男人把女人的双脚扛于肩部,动作相当粗鲁。女人立kè

    开始发出忘我般的欢喜声。

    「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就像唱片坏了,反覆说这句话。因为是单纯的音调,显得很有魄力和真实感。两人发出野兽般的哼声,只听到两人身体相碰的声音。两个人的动作激烈到极限的刹那,同时发出吼声后毫无动静了。此时妈妈也把自己推向**,全身火热的染成红色。

    第二天,妈妈回家后不久,我放学回来了。我看到母亲,和往常一样,与母亲聊起学校的生活点滴。他把那件事忘了吗,?不再提起在****中要求和同学**之事。因为这几天相当紧张,妈妈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被放鸽子的那种不满感。

    妈妈不想做晚饭,于是她在浓脂艳抹后和我去附近的餐厅。吃完饭时,我紧挽妈

    三●五●中●文●网

    www.35zww.com,更新快、无弹窗!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